下半生不要只要下一秒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下半生不要只要下一秒

文/来可(来自鹿小姐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童简善微笑着问,“世界上唯一不变的真理就是变?”

作者有话说

这篇文章的灵感来源于我们家最近收养的小猫,从一开始的胆怯不安到后来的活泼放肆,猫咪的转变正是因为人类给了它温暖,所以我就塑造了一个像猫一样敏感倔强的主人公,希望以后不论是遇到类似的动物还是人,我们都能不吝于给他们一些温暖。

一下雨了啊

童简善趁着店里冷清去超市买了一大堆日用品,最近宠物店里忙,她很久没有逛过超市,家里都快断粮了。

回来的时候,她看到店门口附近蹲着一只浑身湿透的姜黄色花猫,它可怜地缩在屋檐下,不安的眼睛不停地打量着周围,大概是从家里跑出来后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几乎是在看到猫咪的第一眼,童简善就心疼起来,最近总在下雨,看它狼狈的样子,大概已经流浪好几天了。

她快步走入店内,将东西放好又拿了毛巾出来,小心翼翼地将猫咪抱了进去。

店长梁云看见她怀里的小猫,忍不住哀号:“老板,你又领流浪猫过来,我们赚的都没有赔的多。”

童简善朝自己花高价请来的店长赔笑:“你瞧它多可怜啊,怎么忍心再让它孤零零地经历风吹雨打呢?”

然后她一边细致地给猫擦拭身上一边开心地逗它:“是不是呀?小老虎。”

梁云也忍不住蹲在猫咪的前面:“你还别说,还真的蛮像迷你版老虎。”

“你看它的皮毛柔顺又有光泽,应该是好人家里跑出来的猫。”梁云歪着头看向自家老板,眼神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找到主人之后要按正常费用收钱,不能老做这么亏本的事儿。”

童简善戴上口罩、手套给小猫做常规检查,在梁云看不见的角度翻了一个白眼:“好啦好啦,都听你的啦。”

梁云满意地拿起手机给小猫拍了几张照片,发到网上寻找失主,又打印出这些照片写了启事贴在附近。

两天后,失主还没有来认领这只猫,梁云一边给小猫喂猫粮一边嘟囔:“你怎么这么能吃啊?主人到现在还没有来领你回去,你被弃养了知不知道?你怎么还有心情吃得下去,嗯?”

童简善颇觉好笑地看着梁云:“它只是一只猫啊,你……”

话没说完,就被一个疾步走进店里的男子打断,手里还拿着一张纸:“不好意思,启事上说你们捡到一只猫,我是它的主人。”

童简善回过头的那一瞬,时间仿佛停滞不前,她费了很大劲才收敛起所有不安分的情绪,保持得体的姿态朝余烬微笑:“原来是你的猫啊。”

余烬也有些惊讶,但他还和以前一样,面对天大的事都只一副淡漠的样子:“嗯,谢谢你啊,好像总是在麻烦你。”

梁云站在旁边疑惑地来回看着两人,好奇怪的对话,他们认识?

但她来店里也有六七年了,从没见过这个男人啊。

童简善的眼睛里满是不易察觉的欣喜:“不麻烦的。”——尽管来麻烦,没关系的,总比你一声不吭地消失要好得多。

当天晚上,余烬为了表达谢意请童简善吃饭,他们来到附近的一家比较清静的小饭馆。

梁云在童简善走后发了一条信息给她:搞什么啊?店里两个人,他只请你一个人吃饭!瞎了是不是?管他要猫粮钱!后面打了一连串的感叹号和愤怒的表情。

童简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对面的人抬头看了她一眼却没说话,继续挑碗里的香菜,挑完再放到她面前。

余烬还是那么细心啊,总能照顾到她的饮食习惯。

她神色温柔地看着面前久违又散发着熟悉香气的牛肉汤,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吐出一句话来。

“你知道吗?我一直都没谈恋爱。”

二过得好吗

“那只猫,是得意的小崽吗?”回家的路上,童简善忍不住打破了寂静。

“是的,叫作尽欢。”

“哦,我想起来了,这名字还是我们两个想出来的呢。”

说罢两人再度陷入了沉默,自从吃饭时童简善突兀说出那句话后,他们之间就一直弥漫着尴尬的气氛。

踌躇良久,童简善决定翻过那一页,她换了个话题:“你爸爸现在怎么样了?”

童简善感觉身旁的余烬好像呼吸停顿了一秒,但随即又听到他略显清冷的声音:“挺好的,虽然还是对我很不满,但已经不那么排斥我了。”

童简善不自觉地叹了口气,余烬又补充道:“但我已经习惯了。”

但这句话令童简善更加心疼,她的余烬永远这样隐忍,这样孤寂。

第二天,童简善刚踏进店门就听到梁云凉凉的揶揄声:“脚踏两只船噢,真是可怜了唐家小开,尽心尽力替你保住宠物店,你却背着他和别的男人幽会。”

童简善哭笑不得:“瞎说什么呢。”却也只得将自己和余烬的关系全盘托出。

余烬是住她隔壁的弟弟,小时候养了一只经常生病的猫,恰好她父亲是兽医,她比余烬虚长几岁,父亲忙不过来时就会让她帮着去看看余烬的猫,久而久之,两人便熟悉起来。

“按你这说法,都十几年了,他那只猫看着没那么老啊。”梁云不解地问。

“那只猫已经不在了,尽欢是它的女儿。”

“尽欢?这个名字还蛮特别的,起名的人挺有趣啊。”

“她妈妈的名字更特别,叫‘得意’。”童简善先是笑了出来,又迅速敛起笑容,“真要说起来,这还是一个笑中带泪的故事。”

余烬的妈妈刚刚捡回得意时,余爸爸一脸不赞同,他不喜欢猫。

但奈何妻子和儿子都对那只小猫爱不释手,两人趴在沙发边上看着小猫咪,讨论着该给它起个什么名字。余妈妈转头看了眼自己的丈夫,调皮地说:“不如意事十八九,人生得意须尽欢,就叫‘得意’吧。”

余烬的爸爸忍不住笑了起来,当初还没谈恋爱时,他离家千里去当兵,两人经常通信,他在信里吐槽部队生活艰难,余烬妈妈回信写了那句拼凑起来的诗鼓励他。

但重要的其实是后面跟着的那句话:不如我们俩谈恋爱吧?

他们就这样确立了恋爱关系,后来他转业回来结婚,有了余烬,建立了一个幸福美满的小家庭。

生活的灾难突如其来,那场大火是天灾还是人祸早已不得而知,余烬失去了他的妈妈,甚至所有的生活痕迹都被火苗吞噬得一干二净,唯一能证明她曾鲜活地存在于人世的,是后来不知从何处蹿出来的得意。

余爸爸从此一蹶不振,他开始看谁都不顺眼,包括余烬和那只猫,甚至扬言要把得意扔掉。

但余烬一直护着得意,那是他妈妈喜欢的宠物,他得替妈妈保护它。

直到现在,童简善都还对那时的余烬记忆深刻,他抱着得意站在门口,眼神里有无限的落寞,倔强地开口:“我叫余烬。”

童简善先是错愕了几秒,但她很快便体贴地说:“你好啊,余烬,来我家坐一会儿吧。。”

再后来余烬和父亲搬到了别处,他们就此失去联系,直到最近余烬搬回来,因着那只走失的猫,两人才重新联系上。

童简善说完这个故事,梁云的眼眶早已湿润,她擦了擦眼泪:“我爸爸也是被一场火灾夺去了生命,他是一个消防员。”

童简善怔住:“怎么从没听你提起过?”

“没什么好说的,虽然他走得早,但我还是茁壮地成长起来了。”梁云吸了吸鼻子,咧开嘴笑,“但我妹妹就没我这么乐观,她平常很黏我爸爸,不太能接受这个现实,性情大变,最后去了很远的地方读大学,好几年都不回来一次,最近也刚回来,我都快不认识她了。”

童简善揽住梁云的肩膀:“你看,我爸爸平常也挺疼你的吧,还愿意把自己当兽医这么多年的看家本领教给你,他就算是你半个爸爸了。”

梁云笑道:“我这么会理财的人,怎么就多了两个把金钱当粪土挥霍的亲人?”

童简善捶了捶梁云的肩膀:“明明是你太抠了。”

三你长大了

余烬的住处离童家很近,每天早上去附近买早点时,他总能碰到童简善的爸爸。

“哟,昭昭什么时候回来的?见着你童姐姐没?你走的时候她可伤心了。”第一次碰见余烬时,童爸爸的大嗓门就暴露了童简善没表露过的心情。

余烬腼腆地回答说已经见过了,童爸爸一只手提着粥一只手拿着咬了几口的饼朝余烬挥挥手:“你刚回来,需要帮忙尽管说,我先走了,你童姐姐还睡着呢,待会儿醒来看不见我该着急了。”

看着匆匆离去的佝偻背影,余烬嘴角的笑容变得苦涩,年过半百的童爸爸和以前一样,总是把童简善当小公主一样宠着。

而他的父亲,却连一句温和的话都吝于给予。

童简善十点钟出门去宠物店,恰好看到余烬和一个年轻的女孩并排走出小区,她在后面跟了一会儿,发现两人和自己是往一个方向去的,但她并没有贸然冲上前去,而是默默走在后头。

余烬无意中回头发现了童简善,便招呼她一起走。童简善只好快步迎上去,倒也不开口,只在一旁听他们讨论另一个城市。

“你们认识很久了吗?”她终究还是忍不住插了一句话。

“对啊,我搬家之后偶然间加了一个微信群,Moon是群主,经常组织大家去慰问那些死于火灾的人的家属。”余烬难得主动话多一回。

童简善越过余烬仔细打量着那个姑娘,脸上平淡的表情和余烬如出一辙,看来平常也是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主。

很快就到了店门口,梁云已经在里面忙活了,童简善请他们进去坐坐,女孩却摇了摇头:“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听说之前附近的宠物店都被一家大型宠物用品连锁公司收购了,你们是怎么坚持下来的?”余烬似乎是在店里待得无聊了,突然问出这么一句话。

梁云没多想便坏笑着回答:“我们童老板自然有她的妙计。”说完还朝童简善挤了挤眼睛。

“这可是我爸爸经营了几十年的宠物医院演变而来的,直到现在,他还经常来帮小动物们看看病什么的,店要是没了,他还不得郁闷死啊?”童简善四两拨千斤地跳过了重点。

“店子被收购之后,你们还是可以继续在这里工作啊!”余烬对这件事反常的关心让童简善疑惑起来。

“但那毕竟是别人家的店了,我爸爸一辈子都奉献给了童氏宠物店,不可能接受它易主的。”

余烬没有再说话,他又在店里逗留了几分钟才找借口离开。童简善透过玻璃看着他匆忙的步履,他已经成长为这个模样了。她从他的背影里看出了属于男人的担当,那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是属于小余烬的单薄与孤寂。

这一切和那个叫Moon的女孩有关吗?余烬的变化是因为她吗?

“回神了,回神了。”梁云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撇嘴道,“邻居家弟弟噢,眼神这么深情,骗谁呢?”

“不是的,我们不可能了。”童简善只是轻笑着否定。

四还记得吗

童简善回家的时候不意外地看到了余烬和Moon,他们貌似是在争吵,余烬想要拉走Moon,但后者却不为所动,固执地站在小区门口。

“我会帮你劝她的,你别硬生生插进来。她一向吃软不吃硬,你越是莽撞,她越不愿意答应……”

见童简善走近,余烬噤了声,Moon却冷静地开口:“童小姐,您好,我是Dona宠物用品连锁公司的分公司副主管,我希望您能考虑一下童氏宠物店被收购的建议,这对我们来说其实是一个双赢的选择。如果您不同意,我们公司可能会采取让您感到不适的举措。”

余烬拉了拉女孩的衣服,低声教训她:“别用这么不客气的语气,童姐姐是个很好的人。”

Moon的脸色缓和下来:“如果我有什么说得不恰当的地方,您别介意,我公司里还有事,就先走了。”

真是奇怪的人,说完这么一大通话就走,也不给童简善回应她的机会。

等她走远,童简善才开口问余烬:“有时间吗?家里没存粮了,我想去超市逛逛。”

余烬点了点头,一高一矮的身影在夕阳下肩并肩走向超市,中间隔了一拳的距离,不能算是疏离,但与八年前的手牵手比起来,那种亲密的关系终究是被时光割断了。

“还有印象吗?以前你一躲在家里哭,我就敲敲你的门,带你来超市。”童简善笑着问余烬。

“嗯,我那时候很胆小,你一定在心里笑过我。”余烬回想起从前的糗事,也扬起嘴角。

“没有啊,妈妈去世后,爸爸不在家的时候我也会哭,但他告诉我,如果害怕就去超市转转,那里人多,烟火气重,转着转着就会忘掉害怕。”

余烬没有接话,童简善继续说道:“时间过得真快啊,你走的时候还只是个沉默脆弱的大男孩呢,回来的时候都学会保护女孩了。”

“但我也是女孩啊,尽管比你大了几岁,但也始终是个女孩啊,是因为我一直扮演保护者的角色,所以你就觉得我不需要被保护吗?”童简善轻轻柔柔的语气里带着不甘心,她看着长大的余烬为了另一个女孩子试图从她嘴里套话,还剖析自己的性格,想要利用自己的弱点来达成目的。

余烬不敢直视童简善,他把头转向一边:“你误会了,Moon刚被调回来,想做出一番成绩证明自己,我只是想帮帮她。其实被收购对于童氏是利大于弊的,我注意到你们店里现在生意挺萧条,在Dona的排挤下,你们一定支撑得很艰难吧?”

童简善摇了摇头:“在你们回来之前店里并没有这么冷清,那个Moon所说的措施,应该早就实施了,我们的客户资源被他们以低于市场价格的手段恶意拦截,所以最近才没什么客人。”

余烬皱起眉头反驳:“她不是这样的人,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童简善听到余烬维护对方的话反倒笑了起来:“或许吧,或许是我们多年的客户突然觉得一个从没接触过的品牌更好,所以才弃暗投明了呢。”

余烬愣了一下,他记忆中的童简善永远是温和包容的,从没用过这种嘲讽的语气跟他说话。

童简善也被自己刻薄的语气吓到了,随即却又释怀,时间改变的又何止余烬一个人,她也不再是那个连句重话都舍不得跟余烬说的童简善了啊。

回到家后,童简善拿起手机翻开通讯录,对面很快便接起了电话:“善善。”语气里的欣喜几乎要溢到手机这边来。

“一起吃晚饭吧。”

五怎么样了

“你最近怎么了?对我好冷淡。”唐季岩洗完澡穿着浴袍从身后抱住看夜景的童简善,委屈地说道。

“遇到了以前的邻居,忙着和他叙旧呢。”童简善扯出笑容安慰他。

“一个邻居都能让你冷落我,他真有那么重要吗?”唐季岩忽然有些吃味。

童简善被他逗笑:“不是的,还有店里的事情,最近客源少了很多,我和梁云都在忙着找解决的办法,实在是太忙了。”

“实在不行,你就考虑下收购吧,成为Dona的分公司,不愁客源的问题,你也乐得轻松,有时间多陪陪我。”

“这个问题我们不是讨论过了吗,你还重提?”童简善不悦地看向唐季岩。

“好好好,不提,不仅不提,还帮你查清楚原因好吗?”

日子太平地过着,店里的生意稍有恢复,但客人依旧稀稀落落,Moon每天都在小区门口等她回家,试图说服她改变主意,却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句冷硬的话。童简善自然是不同意的。

转机出现在童爸爸中风倒在小区门口的时候,他那天下棋回来得早了,正巧看见陪着Moon的余烬,想抬手打招呼时却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然后便失去了意识。

童简善急匆匆地赶到医院,父亲已经脱离危险,只是还在昏迷中,她忧心忡忡地站在病房外等待。

Moon却不合时宜地跳出来,大概是想要在童简善脆弱的时候攻破她的心理防线,奈何实在是不善此道:“童小姐,您父亲现在这种情况,后面会需要很多钱来调理身体,但贵店生意不怎么好,还是……”

余烬见童简善的脸色越来越差,便出来替Moon救场:“童姐姐,伯父现在需要的不仅仅是钱,还需要你的陪伴,童氏宠物店被收购后你会得到一笔钱,也不用那么忙,不是一举两得吗?”

童简善的脸色阴沉得可怕,她皮笑肉不笑地对Moon说:“我可以答应你们,但是你得去告诉你们老板,我要亲自和他谈。”

Moon的脸上浮现出喜悦的神情,她抿了抿嘴唇:“我现在就去说。”

童简善神色莫辨地看着她走出医院。余烬留下来陪她,轻轻对她说:“谢谢。”

“谢什么,我照顾了你四年,你都没想着要谢我,现在我只不过是改变了想法,你就要谢?”童简善轻笑一声,出声嘲讽。

余烬第二次被童简善呛回,大概是心虚吧,这一次他仍然没有反驳,只默默陪着她等童爸爸醒过来。

童简善却在看到唐季岩来到的时候冷淡说道:“你先回去吧,不用陪我。”

唐季岩和余烬打了声招呼,待余烬走远后小声朝童简善埋怨:“都不在你的邻居面前介绍介绍我,什么意思啊?”

“咱爸怎么样了?”见童简善没反应,他故意这样亲密地问,却换来对方一个白眼。

这时梁云处理好店里的事情,也匆忙赶到,张口就问:“咱爸怎么样了?”

童简善看着面前的两个活宝,终于卸下心头重担,忍俊不禁地回答:“医生说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就等他醒过来了。”

六她不懂事

童爸爸清醒过来后做了个全身检查便嚷嚷着要出院,童简善拗不过他,拖到了第二天傍晚便怎么也拖不下来了,但是不作美的天公一整天都在下雨,她只得打电话让唐季岩来帮忙。

唐季岩把童爸爸送到车上又转身回去接过童简善的东西:“你店里的事我已经找到原因了,是个刚调来不久的副主管,不知道我和你的关系。我已经让她停止拦截客源了,顺便还让她给你道歉,她有没有联系你?”

“还没有呢。”童简善淡淡回答,“应该快了吧。”

“我跟她说了,你要是不原谅她,我就把她炒掉。”唐季岩小心翼翼地看着童简善的脸色。

童简善摇了摇头:“没必要小题大做,给她点教训就行了。”

是的,童简善那间小小的店怎么可能斗得过大公司呢,不过是仗着唐家公子的喜欢,才成了这个地区唯一的坚守者。

天真如Moon,竟真的以为她是凭着一己之力争取到了,殊不知自己得罪了童简善便是得罪了自己的老板。

回到家时天色已黑,童简善替父亲撑着伞,刻意忽略站在楼下一言不发的Moon,径直上了楼。

梁云下班回家途中顺道来看望童爸爸,却不期然看到妹妹:“梁月,你站这儿干吗?怎么也不打把伞?”

Moon,也就是梁月,终于开口回答姐姐的问题:“我在等童小姐原谅我。”

梁云摸不着头脑,也深知自己劝不了妹妹,只好将伞塞给她,跑上楼找童简善问清楚。

“哦,她是我们客源流失的罪魁祸首,唐季岩让她给我道歉,但她一句话也不说,我就上来了。”童简善风轻云淡地向梁云解释。

“你能不能原谅她?我妹妹她没什么恶意的,只是为了公事……”

童简善打断梁云的话:“她就是你那个性情大变的妹妹?”

见梁云点头,童简善看向窗外笔直的身影,心软说道:“那你劝她回去吧,我其实也没有多生气。”

话刚说完,她就看见余烬匆匆赶来的身影,想着若他知道了这件事,怕是会觉得让Moon这么可怜的自己坏透了。

童简善又叹了一口气,这两天医院家里两头跑,实在是累得紧,也没空细想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她知道自己不是因为客源流失才设了这个局给梁月,她就是不满,自己一直挂念的人,只不过离开几年就不属于自己了。

说到底,自己并不是和名字一样,是个简单善良的姑娘啊。

唐季岩从童爸爸的卧室走出来,没有改口:“爸已经睡着了,你还没吃晚饭,我替你去买。”

“我跟你一起下去吧,顺便去劝劝梁月。”童简善却是不在意了。

梁月本来还在和余烬他们争执,一见到童简善便紧闭双唇,不再言语。

童简善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因为父亲不让得意进家门便也固执地不肯进家门的余烬,甚至连童爸爸善意的邀请都充耳不闻,最后还是童简善强硬地把他拉进自己家。

此刻余烬便做着相同的事情,他把自己的车钥匙扔给梁云,拽着梁月的胳膊将她塞进车厢,让梁云载她回家。

然后他走回童简善身边,接过她手中的伞,几分埋怨、几分调侃地说道:“你也变了,变得会给人下套了。”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童简善微笑着问,“世界上唯一不变的真理就是变?”

七养只猫吧

“你知道吗?我以前很羡慕你,同样是失去了妈妈,童伯伯就对你那么温柔,而我爸爸则变得暴躁。我很感激你那时对敏感执拗的我好,像姐姐一样包容我,照顾我,保护我。”余烬想起往事,眉头间是抹不去的愁意。

“搬家之后,我依旧胆怯,依旧不善表达,父亲发脾气的时候默默受着,不说一句话,直到我碰见梁月。她是一名罹难消防员的女儿,跟我的性子简直一模一样,平常不说话,做出决定后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雨停住,余烬收起伞递还给童简善。

“第一次见她哭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个男子汉,心理要变得强大起来才能保护她。梁月不善言辞,我就得学会说话;她顽固执拗,我就得懂得变通,她使我成了更好的人。再后来,我开始试着和父亲认真沟通来改善彼此之间的关系,开始学会多看看这个世界的美好之处。”

余烬的眉眼里开始浮现笑意,可能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在说这段话的时候,他的表情很温柔。

“最重要的是,在她之前,我总能梦见大火中我妈朝我笑,她说‘昭昭,我进去把得意给你抱出来’,但是我等了很久她都没有出来,最后我看见得意从楼道里蹿出来。不仅是我父亲,连我自己都一直在责怪自己,如果当初我没有说得意还在里面,或许我妈就不会进去了。”

童简善的眼里浮现疼惜,她抬起手臂,想像以前那样抱住余烬安慰他,手却在半空中停顿几秒后悄无声息地垂下。

“后来我再做梦就是梁月笑着对我说‘林昭,你看得意多调皮呀’,她叫我林昭,而不是余烬。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可以丢掉这个为赎罪而起的名字,我可以走出阴霾了。你明白那种感觉吗?”

童简善不明白,尽管母亲早逝,可是父亲给了她双倍的宠爱,她沐浴着爱长大,成长为一个温和有礼的姑娘,她不懂余烬的感受。

但是梁月懂,她和余烬于寒冷中抱在一起取暖,又互相拉扯着走进了阳光里。

童简善觉得自己错了,她不该一厢情愿地认为他始终都只是在自己身后哭鼻子的小余烬,他会长大的,他已经长大了。

“是我不好,忘记改口了,你早就不是余烬了,是林昭。”童简善故意用俏皮的声音说,“还有,其实我是骗你的,我谈了恋爱。”

唐季岩提着晚饭走过来,体贴地接过她手中的伞:“回去吃饭吧。”

童简善挥挥手和余烬作别,看着余烬渐渐走远的高大身影,她想,这一次,他是真的彻彻底底走出自己的世界了吧。

唐季岩担心童简善还在为客源的事儿耿耿于怀,开始出声哄她:“梁月年纪还小呢,不懂事,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她计较。”

童简善主动挽住唐季岩的手臂,清脆的声音在楼道中回荡:“我年纪不小,就不能不懂事儿了吗?”

“能能能,你七老八十都能,行不行?”

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猫叫声,童简善顿了一下说:“我们家开宠物店开了多少年了,我还一只宠物都没养过呢,不如我们以后搬去有院子的地方,养一只猫好吗?”

“好啊。”

唐季岩不知道童简善只不过是想起了很久之前,她和余烬商量着如果得意生了小崽要起名叫“尽欢”时的情景。

那时候童简善的想法简单又美好:等她年纪大了,就搬到有庭院的房子里,和同样年纪垂暮的余烬在院子里坐着聊天,桌上一杯清茶,园中三五花树,门口尽欢兴奋地和自己的尾巴打架。

但是现在她的想法改变了,身旁的人换成唐季岩不是更好吗,年纪再大都允许她撒个娇。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鹿小姐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