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妃已被移出群聊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爱妃已被移出群聊

文/蛮知云(来自桃之夭夭

简介:为了报仇,我计划三年,扮成狗皇帝的妃子,让他喝下毒茶。没想到狗皇帝不仅死而复生,还变得疯疯癫癫:“我竟然穿越了?怎么会穿越了呢?怎么能够穿越呢?”我已经杀他一次,不介意再杀他第二次!

一、皇帝

眼前的这杯茶水,透明澄澈。

没人知道,内有无色无味的剧毒,除了我。

我端着它送到黄金龙椅旁,轻声道:“陛下,茶来了。”

正在看奏折的皇帝低声应了,没有丝毫怀疑就端着茶水一饮而尽。

我看着他喉结一动,想必所有的茶水都咽了下去。

为了报仇,我计划了三年,花费重金,混进皇宫,我扮成他的妃子,趁今日侍寝之际,奉上了毒茶。

今日,他必死无疑。

我内心默念了三个数,皇帝一头栽倒。

我上前探了探他的鼻息,已经没气了。

我面朝西方,缓缓下跪叩头道:“不孝皇女今日终于报得国破家亡之大仇,毁他江山,随后就来九泉之下见江东父老。”

说罢,我起身。

本应该已经死了的皇帝竟在这时呻吟了一声,捂着脑门起了身。

……

什么情况!我的毒药连一头大象都能毒死,他怎么还没死!!!

他看着我,我看着他,谁也不说话。

我该怎么办?我虽然会些武功,但狗皇帝武功高强,贸然行事恐生事端。

最后还是皇帝打破了沉默,他望着我:“古装戏?”

我怔了怔。

没有想到狗皇帝竟然知道我的大名古庄熙!

我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我可能要死了,我非但没有毒死他,反而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皇帝抬起双手看了看他身上的龙袍,又低头看了看御案上的奏折,也跟着我吞了一口唾沫,他道:“你不要紧张,我……朕只是有点儿失忆……那个,小姐,啊不,爱妃,如今是什么年份?”

他一定是在试探我,想用爱妃这个称呼引诱我背叛我的信仰。

我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又怎么会怕他?

我微微一笑,道:“清源十八年。”

皇帝大吃一惊:“什么?架空啊……”

架空是何意?我不太明白。

我更加不明白的是,清源这个国号早已被废除了,皇帝听了竟然没生气,反而皱着眉头嘀咕了半天:“我竟然穿越了!怎么会穿越呢?怎么能够穿越呢?”

我看着状似疯癫的皇帝,淡淡地笑着。我倒要看看狗皇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竟然就这样放过我了?

他骤然抬头,对我道:“那个……爱妃,我们国家叫什么来着?朕有点儿想不起来了。”

我冷冷一笑:“我的国家叫黎国。”

可惜在三年前被你的铁骑踏破,如今世上怕是只剩几个黎国人了。

皇帝捂着头,嘟囔着:“黎国啊!听名字像是个小国家!”

我的国家都灭亡了,你还侮辱它!

我面色一沉,就要上去跟他拼命。

皇帝又抬起头:“那个,爱妃啊,你叫什么?”

我所假扮的这个妃子名为贤妃,因为爱上了侍卫,偷偷地和人家私奔了。我跟她长得有七分相似,再加上易容术,应当不会被人发现。

砍头不过碗大的疤。我古庄熙国破家亡,又怎么会害怕死?

我镇定地对上他的眼睛:“我偏不告诉你!”

“……爱妃,你好有情趣啊。”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那爱妃,我又是谁啊!”

他还好意思问我!

我一拍桌子,指着他的鼻尖骂道:“你是狗贼。”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

我还没能杀死他,岂能随意暴露自己的身份?

皇帝愣了愣,道:“这名字取得太随意了吧!”

他还跟我装傻!

狗皇帝武功高强,心思缜密,我一个弱女子怕是打不过他。我一咬唇,抬头吻住了他的唇——听说这个狗皇帝,什么都好,就是贪图美色。

“姑娘!小姐!爱妃!我才过来,还没这个打算!!”他双手狂乱地挣扎着。

我擒住他的双手,将他往龙床上一推。

二、睡觉

为了转移狗皇帝的注意力,我跟他睡了一觉。

他睡着了,我却难以入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的毒药不可能没效……出发前我还用药毒死了一条野狗,确定万无一失才下的手。

月光从窗口射进来,我转过头去看皇帝的侧脸,鼻梁高挺,睫毛卷翘。

想想他少年登基,到如今也就七八年,竟已经灭了周围大大小小好几个国家,平心而论,他也算是一代枭雄。

难不成,他已经猜出了我来历,假借中毒,想要迷惑我,从而打探出我身后的势力?

思来想去,我决定趁着他睡着的时候行动。

我抽出了缠绕在腰间的软剑。这剑是我国传世秘宝,用金银线编制而成,寻常时候宛如纱巾,一旦注入内力,就会变得如同利剑一般。我贴身携带着它,就是预防会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

我左手握剑,藏在被褥之下,右手轻轻地推了推皇帝。

他毫无反应,睡得正熟。

正是好机会!我抬起剑,正要朝着他心口刺过去,狗皇帝睁开了眼睛。

我心头一惊,就这一晃神的工夫,皇帝抬手一挥,我就被弹飞了。

我撞到屏风上,头晕目眩,只听见皇帝喃喃自语道:“我竟然还有内力!”

我都被他打得快吐血了,他还说这样的话!

皇帝过来扶起我道:“那个,爱妃啊,我正在睡梦中,忽然感觉到眼前有个黑影,不由得睁开了眼睛。对了,你这是在干什么?”

我好不容易缓过气儿来,镇定地对上他的眼睛:“天寒地冻,我想要给陛下盖点儿东西。”

说罢,我手中的软剑已经变成了一条丝巾。

“这?这能保暖吗?”

我就知道他要这么问,我装出一副娇俏的样子说道:“讨厌,你明明知道人家的意思。”

他看了看我:“爱妃,那个……男女授受不亲!”

他明明后宫佳丽三千,儿子、女儿都有好几个了,还好意思说授受不亲?

狗皇帝真不愧是狗皇帝。

话假得有点儿太不可思议了。

三、陛下与我

这一夜我虽然恨得牙痒痒,可也不敢再贸然行动了,只能睁眼到天亮。

太监、宫女在床帘外齐声道:“陛下,该起了!”

皇帝躺在床上不动,我也躺在床上不动。

我想了一个晚上,决定暂且扮演这个妃子,看看皇帝打什么算盘。

我躺在床上不动,想要让皇帝打头阵。

至于皇帝,他双目紧闭,口中念念有词:“不怕不怕不怕,都是番茄黄瓜!”

他睁开眼睛,发现我在看着他,扯着嘴角对我虚弱一笑:“爱妃你别怕,我……朕是个‘死宅’,有社交恐惧症。人一多,就需要把别人想象成蔬菜。”

社交恐惧症是何物?不太理解。

皇帝接着说:“爱妃,朕发现你好淡定。”

我是一个刺客,淡定是我的必备技能。

皇帝目光炯炯地看着我:“爱妃,朕想问你个问题。”

“陛下请问,臣妾定当知无不言。”

“如果被人发现,有人假扮皇帝,会怎么样呢?”

我的心一抖,看向皇帝,他莫不是又在暗示我什么?可我又岂会怕他?我道:“莫说假扮皇帝,就是假扮皇妃都该当死罪!”

我昂首挺胸,只等皇帝一声令下,将我捉拿起来。哪知道皇帝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他犹豫了片刻,对我说:“爱妃……朕好像失忆了……一点儿也想不起之前的事情了。”

我狐疑地看着他。

他捂着脑袋看我:“现在,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了。你说,上朝的人多不多?要不要朕说话?”

果然是贪图美色的人,跟我睡了一觉,就相信我了?

皇帝的性格真是难以琢磨。

没有想到他雄才大略,竟然会怕起床!我心中不由得生起一个念头——让他痛苦就是我的乐趣!

我冷冷一笑,一脚将他从床上踹了出去。

“嗷呜!”皇帝惨叫一声。

接着我听见皇帝惊呼:“你们不要过来。”

他哧溜一下钻进床铺,将我抱在怀中:“爱妃,那么多人,我怕!”

他力大无穷,我差点儿被他勒死。

他说:“爱妃,你陪朕。”

为了避免出师未捷身先死,我艰难地回答道:“好……我陪你。”

我让皇帝先出去,而后拉开了帘子走了出去。

此刻皇帝看着太监捧着的衣服,对我耳语道:“爱妃,朕该穿什么?”

两个国家礼法虽然有不同之处,但大体应该是相同的。我记得每次父皇在母后宫中歇过后都要换好朝服去上朝。

我低声回他道:“朝服。”

皇帝点了点头,道:“把朝服拿过来。”

太监们面面相觑,有人出来一步,说道:“陛下,今天不上朝。”

皇帝看了看我:“嗯?”

我的表情毫无破绽,但我的心情大概比皇帝还要震惊。今天怎么就不上朝了?

到底还是他找到了做皇帝的架势,开口问道:“今天为什么不上朝?”

“陛下,您难道忘了吗?今天是要去祭祖啊。”

我们两个人同时咳嗽一声。

皇帝道:“原来如此。”说完,疑惑的目光朝着我射了过来。

我冷静地说道:“原来陛下当真连祭祖这种大事都忘了,怪不得连臣妾的这点儿小情趣都分辨不出。”

四、疯癫

换好礼服,就该出宫了。

趁着宫女、太监们不备,我写了一封短信:暗杀皇帝之事已经失败,现在皇帝变得疯疯癫癫,我要在宫中多待几日,静观其变。

本以为,去祭祖是我将消息传递出去的大好机会,可是皇帝不仅让我跟他坐了同一顶轿子,还怎么都不松开我的手:“爱妃,还好有你陪朕。”

“陛下不要客气。”

“朕如今真的想不起来这些宫廷礼仪该怎么做,不如你在前面,我跟着你学。”

他一定是在考验我。

虽然我是黎国皇女,为了暗杀他也学过他宫中的礼仪,可两个国家各自有着各自的传统,保不齐什么时候就露了马脚,再说了,我也没算到要和他一起祭祖。

但他的眼神如此深沉,我只好僵硬地点了点头。

没过多久,十六人抬的大轿停下,我跟皇帝下了轿子,在众人的陪同下,进了太庙。

和尚正在念经,皇帝装模作样地听着,还暗中掐我,问道:“他在念什么?”

我一边敷衍他,一边转动眼睛四下打量。忽然我眼前一亮,我看见了站在一旁的小和尚,那是我们的人。

人这么多,我要怎么才能把消息传给他?

我急得抓耳挠腮。

这个时候,外面有人通报,太后到了。

可谓是老天助我,狗皇帝饶是地位再高,也不敢当着他妈的面轻举妄动。众人转身向太后行礼,而我也趁此之际,把纸条偷偷地传给了小和尚。

给太后行了礼之后,就要开始祭祀了。

皇帝说要跟着我学礼仪,但是我根本没有参加过祭祖的仪式,自然不懂其中的礼仪。

我正在盘算要怎么糊弄过去,太后出声道:“贤妃,你怎能够走在皇帝身边?还不快退后一步!”

太后真是我的好帮手,我赶紧退后,站定不动。

皇帝回头看我,我对他露出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狗皇帝再怎么疯癫,也不至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他祖宗的面前发疯吧?接下来,我只要跟着他学就可以了。

皇帝端着茶杯,走着走着忽然就把茶杯摔在了地上。

这个国家有这样的传统吗?

我眉头一皱,很是不解。对了,有个说法是岁岁平安——碎碎平安,难不成是取这个意思?

我学着他的模样,也将手中茶杯摔到了地上。

太监、宫女面面相觑,太后皱紧了眉头,几个妃子有的瞪大了眼睛,有的张大了嘴巴。

糟糕,这定是不对。

不过跟着一个雄才大略的皇帝就有这点好处,就算众人都觉得他行为诡异,也不敢上前去指出来。

他朝前走,我跟着他走。正要跨过门槛的时候,忽然一旁的太监提点道:“陛下,娘娘,此刻应当是先迈右脚。”

“原来他们国家还有这个传统。”我心里正纳闷着,就听到皇帝这般嘀咕道。

我们走过了两道门槛,到了第三道门槛,我俩抬起右脚就要跨过去,太监又提点道:“陛下,娘娘,此刻该先用左脚了。”

皇帝又嘀咕道:“这都是些什么糟粕!”

我听他说话,有些大不敬的意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被门槛绊了一下,朝着前面摔了过去。我正暗道不好,一个身影飞扑过来——哪知道他将自己化成了肉垫,垫在了我的身下。

……

等到下山回宫的时候,太后颇有怨气地看了皇帝一眼:“陛下要是实在有气,不愿意来祭祖也就罢了,何苦如此,惹得天下人笑话呢?”

皇帝清了清嗓门:“朕失忆了。”

太后转头更是一脸怨气地看着我:“身为妃子,不好生提点陛下,还扰乱礼法,贤妃,你配得上这个‘贤’字吗?”

我清了清嗓门,正打算学着皇帝样儿说我也失忆了,不承想,皇帝伸出手护在我的身前道:“太后,你说朕就是,不要说她。”

五、穿越

在太后的训斥下,我俩回宫了。

一路上我心情复杂。

今日在祠堂,在他的祖宗面前,狗皇帝竟然为了救我,扑倒在了我的身下。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偷偷地转过头去看了他一眼。

我五岁那年,父皇宠爱的妖妃记恨我的母亲,一直打压母亲与我,父皇也从不理睬。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狗皇帝今日的举动让我有些意外,还有些……

我无法控制情感,但是还保留着理智。

眼前是我的亡国仇人,我们之间的仇恨不共戴天,我必须杀了他。

待只剩下我跟他两个人后,我试探地问道:“陛下何必对臣妾这么好?”

他挥了挥手,道:“你是因为受我连累,才被太后责骂的,于情于理都该由我来认错。”说着,他动情地抓着我的手,“爱妃,你今日本不用这样装傻来陪伴朕的。或者——”他眼中精光一闪。

我紧张得背上都全是汗水!

我生怕他发现我的来历。

皇帝将我的手握得更紧了:“难不成你也是穿越来的?”

……什么叫穿越?

皇帝说:“你不愿意说也罢,那我只有派人去调查你的身份,如果你是这里的人,一定会有身份、来历及亲戚、朋友。”

我一听他要去查我的来历,大吃一惊,赶紧抓住了他的手。

在他疑惑的眼神中,我坚定地说道:“不瞒你说,我也是穿越来的。”

他大喜过望:“你是从什么时候穿越来的?什么地方?你也是中国人吗?”

我完全听不懂。

为了避免被他发现端倪,我反问:“你是从什么时候穿越来的?”

“2020年。”

“那我就是2120年来的。”

他大惊失色:“原来你是未来的人,怪不得不愿意跟我说话。”他在我身上摸索了一阵,“看样子你同朕一样,身体没有和灵魂一起穿越过来。放心,同是穿越人,我会保护你的。”

我没有跟上皇帝的思维,只听懂了他说他要保护我。

我赶紧要下跪,感谢他的恩德。

皇帝一把扶住我的手:“爱妃,《名侦探柯南》有结局了吗?谁是最后的凶手,你知道吗?国足进入世界杯总决赛了吗?”

我只听清了最后一个问题,什么进入什么杯了。

我盯着他的眼睛说:“大概进了吧!”

皇帝一听这话,立即脱下衣服,光着膀子绕着御花园跑圈:“没想到一百年以后国足终于进入世界杯总决赛了!嗷呜嗷呜!!”

他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状似疯癫!

我默默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心想,那毒药可能将皇帝毒傻了。

六、救人一命

夜深人静,我思绪纷飞。

皇帝疯了,我决定改变计策。

想一想,如今他这般相信我,那我岂不是可以做一个祸国妖妃,毁了他的江山,来报我的国仇家恨。实在不行,我也可以假借他的名义,光复我的国家。

念头一出,我便提起笔墨,给我在宫外的伙伴们写信,告诉他们我另有打算。

正写着,门一下子被人推开,皇帝站在门口,神色严肃地对我说道:“我们要好好计划一下。虽然当皇帝挺好的,但我还是想活到2120年去看国足进入世界杯总决赛。”

我想国足定是个绝色女子,才会让皇帝这么着迷,愿意抛弃皇位随她而去。

心里这么想着,竟然涌上了一层酸楚。

“不瞒你说,我是个科学家,正在做穿越时空的实验时被电击中,就到了这里。”他低头看向我手中的书信。“这是什么?”

他忽然到来,又没有旁人通报,我根本就没准备好,正要偷偷地将我写的东西给藏起来,却已经被他抓住了手臂。

我本来想要拼死护住那封信,不过他手劲太大,两下就将我的手给掰开了。

真是“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我的计划这么快就要泡汤了。

“爱妃,你写的是什么?朕怎么一个字都看不懂?这文字太古怪了。”

我忽然反应过来,我所写的是黎国字,只怪我太过紧张,忘记黎国字与中原字不同,没有学过的人不会认识。

“这是情书。是我给陛下的惊喜。”我已经搞清皇帝的弱点了,每当我提到情爱之事,他就会很不好意思。

“我都不认识,怎么是惊喜?”

“情趣嘛!”

我表面上轻松,实则内心如同打鼓,生怕他拿去让人识别,到时候我肯定小命不保。

然而,皇帝将信还给我,表情颇为严肃:“爱妃,你不要爱我,我们之间是没有结果的。”

“哈?”

“其实我来到这个世界初次见你,就觉得你很特别,而后知道你我同是未来之人,更是生出了一种惺惺相惜之情。你知道吗?除了我妈,你是第一个跟我睡觉的女人。可是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把这段孽缘斩断在此!”

“哈?”

“我们不是同一个时空的人,我比你大一百岁……”

话还没说完,一阵阴风刮过。

这股气流过于熟悉,我急忙回头。

我自小不受父皇宠爱,唯有一个武师对我还好,一起学武的师兄是我在宫外的伙伴,名叫武怛翩。

武怛翩武功高强,但为人莽撞,他定是收到了我的信,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才夜闯深宫。

可区区一人又怎么能够抵挡住那么多护卫?更何况狗皇帝武艺高强,单靠内力就可将我弹飞,武怛翩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楼顶上现出一人的身影,他施展轻功朝着我们飞了过来。

皇帝大叫道:“武打片。”

我一愣,他怎么会认识武怛翩?

难道是我低估了皇帝?

难道他从来都知道我的身份?

那他为什么还要装傻?

我本来想要细细思考一番,但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我挡在皇帝的身前,表面上是用我的身体挡住武怛翩对于皇帝的进攻,实际上我想要救的是武怛翩。

武怛翩神情痛苦地看着我,仿佛是在质问:难道你已经爱上了狗皇帝了吗?

他来不及收剑,剑刺穿我的手臂,而我也趁此把小纸条塞到了他的手中。

武怛翩眼神中闪过一丝不解,飞快闪身离开。

皇帝要去追他,我拉住他,不让他去:“陛下小心。”

他一拍大腿说道:“我都忘了我自己现在是皇帝了,来人,有刺……”

为了给武怛翩多一点儿逃跑的时间,我眼睛一闭,装晕,倒在了皇帝的怀中。

七、胜造七级浮屠

我琢磨武怛翩应该已经跑掉了,便假装悠悠醒来。

皇帝双眼通红,抓着我的手不放:“我一定要将那个刺客抓回来,让他给你赔罪。”

这倒是不用了。

我旁敲侧击地问道:“陛下可有线索?”

他说道:“没有。”

那他是怎么叫出武怛翩的名字的?

我继续试探道:“方才刺客来之前,陛下不是正在跟臣妾说话吗?陛下好像提到了你比我大一百岁?”

他一把将我搂入怀中,抱得我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大一百岁又怎么样?我本以为我可以控制自己的心意,但是看见你受了伤,我才知道,要是没有你,我也活不下去。”

从那日起,皇帝对我的宠爱便有目共睹。

我穿红衣服,他说我长相明艳动人,穿红色真是好看。

丽妃听闻了,也穿了红衣服,皇帝却说丽妃太招摇,不好看。

我不想引起那么多人注意,第二次聚会,我穿了一身白色衣服,还没到门口,就听见皇帝批评陈妃喜庆的日子里穿得太素雅。

我一进去,皇帝眼睛一亮,夸道:“爱妃气质高洁,穿白色真是端庄优雅,凌然如仙。”

皇帝对我太过偏爱,惹得众多妃子心中不平,就连太后也忍不住敲打皇帝,让他雨露均沾。

“朕不听!

不仅如此,皇帝还握着我的手说:“爱妃,我在位期间一定会好好当皇帝,决不让任何人欺负你。”

爱我倒也就算了,他竟还励精图治,爱民如子。

眼看着皇帝的声誉越来越好,我郁闷得要死。

这日,皇帝来跟我商议:“万一这世界上还有其他穿越之人呢?既然我们决定要回去,何不把他们也一起带上呢?”

我正要开口,他一拍大腿,把我的话堵了回去:“朕决定举行科举考试,挑选穿越之人。为了避免他们浑水摸鱼,我要自己出题。”

作为最会浑水摸鱼的人,我低头不语。

陛下命人写下他出的题:“偶变奇不变”的下一句是什么?“今年过年不收礼”的下一句是什么……

字我都认识,怎么每句话我都看不懂呢?

但在皇帝灼灼目光的注视下,我点了点头,一副很懂的样子:“甚好。”

他狠狠地抱住了我:“因为有你,我才不孤单。”

八、动心

科举考试如火如荼地开展着。

题目之诡异,令人发指。

我本以为没人能够答上来,哪知道没过几日太监来报:“陛下,有人答上了您出的试题。”

我大吃一惊。

陛下出的试题如此疯癫,能够答上的人,该是何等非同凡响!

皇帝一听这话,拉着我的手就要去见那人。

答上试题的人是位女子,名叫安若,貌美如花,气质清爽。

皇帝上前一步说:“偶变奇不变。”

安若接道:“符号看象限。”

皇帝:“今年过年不收礼。”

安若:“收礼只收X白金。”

如此你来我往三四个回合之后,皇帝激动得抓住了安若的手,我顿时眼睛瞪大,宛如铜铃。“男女授受不亲”这六个字,他们难道没有听过吗?

狗皇帝该不会又想讨小老婆了吧!

安若上前一步抱住皇帝,大声道:“亲人啊!”

我额头上顿时青筋暴起!

皇帝问:“你是从什么时候穿越来的?什么地方?也是中国人吗?”

我依稀记得,这话皇帝对我也说过。

如今他却对其他人说着我们曾经说过的话。

安若:“我是从2105年来的。”

皇帝:“原来你是未来的人。没想到我出的问题,你都能够答上。”

他这话我听得不太明白,只看见皇帝将安若上下打量了一阵。

我的手越捏越紧。

安若:“可别提了,我们那个时代已经发明了时光机,我是连带身体一起穿越过来的,路上机器出了问题,我无法将信号发送出去,这才留在了此地。你的问题,好些我都没听过,不过我的机器上储备了古今中外各种知识,可以离网搜索,这才答上来了。”

皇帝:“原来如此。”

这个时候,他看见了我,便又对安若道:“忘了给你介绍,她也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不过她是从2120年来的,比你的2105年还要远一些。”

“哦,是吗?”安若牵起了我的手,“难怪一见到你,就有种熟悉的感觉。”

哼,她以为我不知道她是什么心思吗?口蜜腹剑,想要在皇帝面前表现出一副和煦的样子……

皇帝一把扯过她的手,说道:“你来看看这个。”

眼看着皇帝带着她走远,我的心一阵阵地疼痛起来。

皇帝忽然转头道:“爱妃,你怎么不过来?”

我看着狗皇帝这张脸,越发觉得可气:“狗贼!”

“怎么了,爱妃?为何无端端叫朕的名字?”

我……

实在是待不下去了,我转身离开。

九、武打片

我站在楼阁上,看着外面的山水花鸟、蓝天白云。

我问贴身宫女小九:“奇怪了,我方才为何觉得心中这么难受?”

小九说:“娘娘,您是吃醋了。”

吃醋?!

我吃醋!我竟为了我的仇人,吃起了别人的醋?

我大声反驳道:“你胡说!”

话音刚落,一个冷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胡说什么?”

太后从身后走了过来,指着我鼻尖就骂:“妖妃,你迷惑皇帝,不仅让他在祖宗面前丢人,还在玩物丧志,弄出个不伦不类的科举考试。今天我非得替祖宗惩罚你!”

我被太后罚着跪了一个下午。

跪在那里的感觉倒也挺熟悉的。我爹宠爱的妖妃之前也这么折磨过我。

想必皇帝此刻正在跟安若两个你侬我侬,说些正常人都听不懂的话吧?

那天太阳特别大,我心里面却特别凉。

跪着跪着,我一下子倒了下去。

等我醒来就看见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两个膝盖非常疼。

小九垂着两行眼泪看着我:“娘娘,陛下得知您被太后罚跪,还晕倒了,气得不行,一下就把您抱回来了,现在正在跟太后娘娘闹呢。”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愣了。

他为了我跟太后闹起来,我……

还从来都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

虽然膝盖还很痛,但我还是站了起来。

我正要出门,却又顿住了脚步。如果他跟太后闹起来,那他岂不就是不忠不孝之人?若他是不孝之人的话,那么我们复国岂不是方便快捷许多?

我还未想明白,就不由自主地迈开了脚步。等我反应过来时,我已经走到了太后的寝宫。隔着老远,我就听见他在里面又吵又闹,高声谈论着人都是平等的,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太后的脸色都青了。

我适时走进去给他们解了围。

他将我抱回来,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接着就要看我膝盖:“没受伤吧?”

我的脸红彤彤的:“还行。”

我又说:“你以后还是不要跟太后吵了。”

“我那是吵架吗?我那是跟她普及社会学知识。常言道,活到老,学到老,太后不能因为自己年纪大了,就不再学习。对了,爱妃,你方才离开,该不会是看见我跟安若两个人走开去就吃醋了吧?”

“吃醋?你想得倒美。”说起安若,我就一肚子火,忍不住挑皇帝的刺,“再说了,我晕倒后,你抱我回来时不是应该先看伤口的吗?而且难道不应该先等我醒来再去争吵的吗?”

“朕知道你晕倒后,方寸大乱,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说着他拿我的手,抵在他的胸口,“这里很痛很痛。”

我微微一愣。

他伸出两根手指撑开我的嘴角:“来,笑一个。”

“陛下,还有人看着,你不要这个样子。”

“那没有人看着就可以这个样子吗?”说着,他低头吻上了我的嘴唇。

十、武打片的上演

这日清晨我方才醒来,一个太监畏畏缩缩地走到我身边,递给了我一张纸条。

是武怛翩约我见面。

我把纸条烧掉了。我意识到我在皇帝心中的地位,也意识到了自己犯下了爱上仇人的大错,心情沉重起来。

我思来想去,决定杀了皇帝之后,就自杀。这也算是两全其美的办法了吧?

这几日皇帝跟安若两人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在修建天文台。

我便带上了我的软剑,朝着天文台走去。

我一进去,皇帝就抓着我的手道:“爱妃,你可算来了!我们今日已经想办法解决了安若的时光机上的一个问题。”

“哦?是吗?”不懂的问题就用反问句,这是我最近的心得体会。

“没错,我当日在实验室做实验,不小心被电击了,一醒来就穿越到了这皇帝的身体中,算是借尸还魂了。不过能够遇见你,也算是三生有幸。”

安若:“你运气还不错。哪像我?我驾驶着机器到了这个时代,机器突然出了问题,就被滞留在这里了。”

他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我终于听明白了。

原来,狗皇帝已经被我弄死了,活下来的是另一个人。

原来他们两个人都是从另外的世界过来的,那里的科技要比我们这边发达得多。他们说我们这边还是冷兵器时代,皇帝他们那边已经进入了航空航天时代,而安若他们更是到了太阳系征服时代。

他们两个人看上去是那么相配。

而我与这个地方明显是格格不入。

我想了想,对皇帝说:“我困了,我要走了。”

皇帝回答道:“你最近辛苦了,赶快回去休息休息吧。”

说话间,大雨倾盆,一道闪电劈在他们的发射器上,一道光闪了出去。

他们两个人高兴得不行。

我说:“这就算成功了吗?”

安若信誓旦旦地说:“没错,我的时光机上有发射器,等到我的同事接收到了我发出去的光信号,就会明白我留在这里了,一定会来接我离开。

大抵明天我们就能离开了。”

他们两个是真的很高兴,我却只能够装出很高兴的样子。

皇帝以为我会跟着他一起走,但是根本就没有这个可能。

大仇已经报了,我爱上的人也不是我的仇人,忠义竟然还能够两全。

能够与别的时空的人相知相遇,这辈子也算值得了,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

他们与这里格格不入,是该回家了。

世界上还有谁比我更加清楚离开家乡的痛苦呢?

唯一遗憾的是,原来他对我那样好,是因为他以为我是跟他一样,是穿越来的人,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呀。

打定主意之后,我正要转身离开,就看见皇帝站在我的面前。

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这样也好,多看看他,免得将来没有机会看了。

我正暗自思量,他说道:“我看你心情不太好。”“哪里的话?”

十一、最后的最后

我在宫中见到武怛翩的时候,非常担心:“你怎么又来了?”

他对我道:“你可知道,皇帝修建的那个天文台,其实是一个炼丹炉?皇帝已经参透玄机,决定提炼出长生不老的药丸。只要我们能够摧毁他……”

我打断他的话道:“那根本不是什么炼丹炉,而是天文台。”

他的眼神一瞬间凶狠起来,盯着我说:“没想到,你真的跟狗贼在一起了,现在满脑子都是男欢女爱,已经忘记了你的国家,你的爹娘。”

“古庄熙不会对不起爹娘。”

“那你为何还跟狗皇帝待在一起?”

“他不是皇帝,他是借尸还魂。”

“你还听他狡辩!”他不耐烦地说道,“古庄熙,我看了你给我的纸条,上面让我等,可是等来等去,等到了什么?我听见外面人说皇帝越来越喜欢你,上次我要杀了他,你却挡在了他的面前,你还记得你的使命吗?”

我让武怛翩再等一等,再等最后一天——他们回到他们的世界,一切都会尘埃落定。

“我没法再等了,古庄熙,你背叛国家,不配再指挥我,现在我要用我自己的法子报灭国之仇。”说罢,他用剑抵在我的脖子上,让我带他去天文台。

他要去摧毁他心目中的炼丹炉。

皇帝为了避免时光机被人破坏,在天文台周围派了许多人看守。

我才走到门口,守卫们齐齐散开到了一旁:“参见贤妃。陛下正在里面等着你呢。”

今日是他们说好要走的日子了。

武怛翩乔装成太监跟在我的身后。我不在乎生命,到这里来,就是想要最后再看他一眼。

我想要对武怛翩说话,他狠狠地说道:“你不要开口。”

为了能够悄无声息地离开,天文台内部并没有人守着。

我进去之后,看见了安若口中的时空机,白色,圆形。陛下跟我说过,这上面连接有发射器。等到天上闪电的时候,电流会被引导到机器上,就能够通过发射器将信号发出去。

皇帝看见我走了过来,大声道:“爱妃,你来了?”

此刻,武怛翩拿起刀要杀人,天空中电闪雷鸣。

他们两个就要准备离开了。

就在刀刺向皇帝的时候,我挡在了皇帝的面前,感觉到武怛翩的刀穿透了我的身体。

我看见天空中闪过一道刺眼的闪电。

皇帝抓着我的手,想要跟我说话。

我想告诉他,我根本就不是他们那个世界的人。,武怛翩推开他,非常揪心地看着我。

这个时候,我已经动弹不得了。我这一生中一幕幕场景走马灯似的从我眼前闪过。我本来是一个不受宠的公主,母亲早早去世,又遭遇国破家亡的变故,我没想到,到最后竟然还能够遇到这么一个特别的人,他还特别喜欢我。

我缓缓地闭上眼睛,觉得遇上这么一个人,我这一辈子已经足够了。

忠孝两全。我无怨无悔。

尾、现代生活

我醒过来时,看见了一片白色的墙壁,旁边镜子中还是我曾经的脸。

门口走进了两个穿白褂的人,见我醒来,这才舒了一口气。

我问他们,我在哪里,他们告诉我,我在医院。

那我是来到了2020年吗?

我抬起头,问道:“那国足进入世界杯决赛了吗?”

医生听完扑哧一笑:“这让我想起一个很热爱国足的人。”

“嗯?”

“他现在都是著名科学家了。”

说着,他指了指墙壁上一个方形的东西,上面正在浮现人的样子。

医生告诉我这叫电视机……

电视上的人说:“插播了一条新闻,某某科学家研发出了著名天体行动仪器,有望冲出太阳系。”

这是一个举国轰动的事情。

我看着电视节目,医生告诉我,我可以出院了。

可是出去后我该去什么地方?

这个时候,电视上,记者采访那位科学家,他们问他最喜欢什么。

他回答:“我最喜欢古装戏。”

虽然电视上的人外貌变了,我却觉得他分外熟悉。

医生说道:“小姐,我已经给你的丈夫打过电话让他来接你了。”

我跟他重逢在医院,他走过来一把将我抱了起来。

他说:“你不知道我想了多久,才想明白原来你根本就不是2120年的人!”

据他所说,我受伤时,恰好安若的同事过来接他们走,便将我一起带走了。

“我们先回到了2020年。你伤得太重,禁不起折腾,不能再进行时空旅行,就留在了2020年,让医生给你治疗。”

安若安若!虽是安若救了我,可听到他一口一句安若,我心里就不痛快,我问道:“安若回去2105年了吗?”

“自然。”他促狭地看着我,“你该不会是吃醋吧?”

说到吃醋,我瞪了他一眼:“国足是谁?”

我倒要看看那人到底有多美。

他微微一愣,伸出手轻轻地刮了我的鼻子一下,对我道:“爱妃,你有得学了。”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养一只我吧,保证很乖
下一篇 : 恶女难为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