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唯一的你2(六)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余生唯一的你2(六)

文/灭绝

余生唯一的你2目录

第一章:余生唯一的你2(一)

第二章:余生唯一的你2(二)

第三章:余生唯一的你2(三)

第四章:余生唯一的你2(四)

第五章:余生唯一的你2(五)

第六章:余生唯一的你2(六)

余生唯一的你2(六)

上期回顾:沈余上岗兼职家教再遇应元青,在应元青的帮助下成功抵达雇主家。聪明厉害的沈余获得雇主的认可签了长约,来不及高兴就接到母亲再婚消息。沈余心情低落,应元靑贴心安慰。言情醋坛子彻底翻了!!

答应邵明浩的邀请之后,沈余喝着奶茶慢悠悠回到了寝室。她刚坐下,手机QQ里就收到了江江发来的一条消息。

“进展如何?”

“他去实验室了,手机关机,我晚点再过去找他。”沈余将消息发出去后,又想起一件事,“对了,我十一月要去趟江城。”

“诶?什么情况?”江江的QQ头像瞬间亮了起来。

“我妈订婚……”

江江大致了解沈余复杂的家庭情况,发了个拥抱的表情给沈余:“无论有没有需要,随时喊我!”

沈余看到消息,忍不住傻乐起来,回复了一连串拥抱的表情:“好!等我回江城就来找你玩。”

当年刚和江江认识的时候,何曾想过,有朝一日两人会成为闺中密友呀。所以说人生是一段奇妙的旅程,即使猜不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收获永远大过于失去。

天边的夕阳一点点西斜,直到完全躲到地平线下面,埋头做了一整天实验的言峥终于走出了实验室。

他刚将手机开机,就被一连串关于未接来电的短信提示轰炸了。两个来自寇北,一个来自家里,一个来自邵明浩,一个来自姜蔓冬,剩下八个都来自沈余……

言峥扫了一眼沈余拨打的八个电话之间的时间间隔,顿时无语。这家伙大概是时不时就打个电话过来试探一下,看看他的手机究竟有没有开机。言峥想象了一下画面,微微扬了扬嘴角。他想都没想,直接点开沈余的手机号码回拨了过去。

与此同时,窝在寝室的沈余正时刻关注着自己的手机,铃声刚响,她立即接了起来。

“哇,阿峥你终于想起我来啦?”沈余激动地说完,又猛地顿住,觉得自己好像太不矜持了,遂调整了语气,“那个,有什么事吗?”

“……你打了八个电话,却问我有什么事?”言峥无奈地伸手揉了揉眉心。

“从时间上来看,我没有问错呀。你昨天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手机正好没电了,然后我昨晚有给你回电话的,不过你手机也关机了。所以,我们扯平啦。”

“对不起,打错了。”言峥说完,直接挂掉了电话。

其实沈余不提昨天还好,一提昨天,言峥就不由得想起沈余和应元青畅聊的一幕,想起这一幕就胸闷!

沈余连忙回拨过去:“阿峥啊,你说你一言不合就挂电话的毛病能不能改一改?你现在在哪?我过来找你,我有事想和你当面说。”

言峥没有再逃避,而是选择了从心,“钟楼碰面。”

“好!”沈余一口应下,收起手机,风一般溜出了寝室。

当沈余在钟楼见到比自己早到的言峥后,深刻体会到大长腿的重要性。因为她一路小跑过来,竟然还比他慢!

听到动静,言峥抬起冷若冰霜的脸,语气也冷得仿若冬日的风,“你十一月要回江城?”

“嗯,”沈余一下子猜到告密者是谁了,“江江跟你说的吧?”

“沈余,你有没有脑子?”一想起沈余曾因此受到的伤害,言峥就觉得无法心平气和,“你难道不知道……”

沈余小声打断他:“我自己也想回去一趟……”

言峥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徐丽女士再婚的对象就是裴禹的父亲裴正国,即使如此她依然想回去?是对裴禹旧情难忘?还是想和裴禹再续前缘?

“看来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聊的了。”言峥失望地看了她一眼,转身。

沈余见状,连忙拉住他的手。

她想告诉他,她选择回江城,是想直面过去的怯懦,直面曾经的自己。她想告诉他,她长大了,已经拥有足够的勇气直面这个残酷的世界。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再也无法伤她分毫。可深埋于心的话在唇舌间辗转,却不知该如何启齿。

然而沉默有些时候只会让误解更深。言峥在沈余的沉默里,一点点抽回自己的手,最终转身离去。

沈余知道言峥担心自己,她很想解释,但越是着急,就越是卡壳。等言峥快步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她才懊恼又沮丧地站在原地跺脚。

明明她是抱着表白的心情来的,怎么重点一句没说就被打入大牢了呢?

谁有她惨?

沈余耷拉着脑袋,在钟楼广场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她刚坐下,江江的电话就进来了。电话一接通,江江立即开始道歉——

“小鱼儿,我来负荆请罪了……偶像不久前回复我的留言了。然后聊着聊着,我一不小心就把你十一月要回江城参加订婚宴的事情说了……”

“没事,他刚刚跟我说别去参加订婚宴,我没答应,然后他生气不理我了。”沈余压根就没有半点怪罪江江的意思,反正回江城这件事,她早晚也会告诉言峥的,时间问题而已。更何况言峥生气也不是因为这个,主要还是因为她没有解释……

当然,比起这个,沈余现在更关心另一件事:“江江啊,你有没有顺便跟言峥说我之前主动去找过他这件事呀?”

“没啊,你不是要亲口说吗?”

“嗯,我原本是这么想的,但是刚才没来得及说出口……”

江江试探着说:“那我现在去发条消息提一下?”

沈余一口回绝:“别!你还是发挥一下你博览群书的特长,帮我想想言情小说里女主角搞定男主角用哪一招比较快准狠吧。”

江江绞尽脑汁想了半天,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沈余同志,我觉得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在言峥面前挤一滴眼泪出来,他就心软了。”

“……姐妹,我感受到了你强烈的求生欲。我还是自己研究研究吧,毕竟你看过再多的小说,实践经验还是为零啊。”

“……单身狗怎么了?单身狗现在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瓶醋!”江江说完,傲娇地挂断了电话。

心情大好的沈余,握着手机直乐。她没有留意到的是,不远处的花坛边上,一个身着黑衣、头发几乎遮住眼睛的男生偷偷注视了她很久,内心一直纠结着到底要不要主动上前打招呼。

沈余恢复好心情之后,起身前往食堂。

黑衣男生连忙跟了上去。只不过他做了一路的心理斗争,直到目送沈余走进学校食堂,也依然没能鼓足勇气上前主动说一句——

“你好,你还记得我吗?”

【第四章情书】

[1]

沈余在经历一番冥思苦想之后,决定给言峥写一封情书。

在敏感自卑又骄傲的少女时代,她其实也暗暗羡慕过那些勇敢写情书表达自己心意的女孩们。只不过那时候她一门心思惦记着曾给予自己温暖笑意的裴禹,忽略了身旁一直守护着她的言峥。当时蠢笨的自己,居然还帮无数女生转送情书给言峥,言峥那时候的内心估计是奔溃的吧?

想起以前她帮别的女生转送情书结果被言峥嘲讽的往事,坐在书桌前思考如何下笔的沈余忍不住咬着笔头傻笑了起来。

一旁的胡晶晶见她一副春心萌动的样子,面前还摆着一张粉色的信纸,不由纳闷:“你在干吗呢?”

“写情书呀。”

“……”胡晶晶和谢甜甜交换了一下眼神。

“对了,你们知道情书怎么写吗?”沈余星星眼看向她们。

“不要指望我,”谢甜甜一脸耿直地说,“题目超纲,谢谢。”

沈余只好将期盼的目光投向胡晶晶。

胡晶晶摸了摸她的头,笑眯眯道:“不好意思,姐姐收过很多情书,但从没写过。”

“……”沈余觉得还是指望自己更靠谱点。

沈余沉思良久,终于开始动笔——

亲爱的言峥:

这几天来,你失望的眼神一直在我脑中浮现。然后,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我们的过往,蓦然发现,之前对你视而不见的我,还真是可气啊!

这么多年来,你一直站在我身后,只要我想,只要我愿,触手可及。可我几乎不曾转过身去,好不容易转身一次,却又不告而别了。

我现在的难过,应该不及你的万分之一吧?

我知道你肯定很生气很生气,我也知道你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消气的。可是这迟了无数个日夜,深埋于心的话,我依旧想说给你听。

我亲爱的高冷少年,我也喜欢你呀!

真抱歉让你等了我这么多年,这一次,换我来等你。

爱你的小鱼儿

沈余耗费心血将这封两百多字的情书完成之际,接到了邵明浩打来的通知她当晚去参加社团活动的电话。邵明浩大概怕她拒绝,交代完活动的时间、地点,特意又补充了一句言峥也会参加。

沈余听到言峥也会去,立即就答应参加了。

晚上,她小心翼翼怀揣着用粉色信纸写好的情书出发了。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走在校园里,她老觉得似乎有人在跟踪自己。因此,一路上愈加谨小慎微,不知情的人估计以为她身上怀揣着几千万的支票呢。

天文社这次的活动,主要是为了向各位萌新们普及一些天文常识。沈余抵达教室时,活动还未正式开始,倒是看见言峥被一群女生围在中间。

啧,这家伙果然无论在哪,都魅力爆棚啊。不过大学可不比从前,即使此刻的他冷着一张脸,还是有热情不怕被冻的女生们前赴后继。

沈余和邵明浩打过招呼,便笑眯眯地找了个座位作壁上观了。

其实沈余一进门,言峥就留意到了。

他还以为这家伙会主动上前解释一二,谁知道她竟然坐一旁看戏。言峥看她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就来气,于是拨开众人,一反常态地主动朝她走去。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坐在了沈余左手边的空位上……

沈余瞬间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风的杀气,不过言峥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她开心地差点原地蹦起来。

她开心地双手攀上身旁人的手臂:“阿峥,你终于不生我气啦?”

言峥低低地冷哼了声:“有话好好说,别随便动手动脚。”

机会难得,谁松手谁是傻子。

沈余不仅没松手,还得寸进尺地凑到他耳边,轻声耳语:“等下活动结束,你能不能留一下?我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说。”

温热的气息犹如羽毛般拂过耳朵,带来一阵酥麻感,言峥不自在地别过脸去。他努力压下心底泛起的涟漪,可发红的耳朵却暴露了此时真正的心情。

这世上最要命的是什么,是明明眼前人是心上人,却还要努力克制住想拥她入怀的冲动,假装讨厌她。

言峥轻咳了一声,抽回自己的手,双手抱在胸前,目光直视前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和平日一样:“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

眼尖的沈余留意到言峥泛红的耳根,笑弯了眉眼:“有啊。我不仅有很重要的话要当面跟你说,我还有东西要交给你。所以,等下活动结束,你一定要等我呀。好不好?”

言峥瞥了她一眼,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女孩娇软甜糯的撒娇声钻进耳朵里,让他心尖发酥。任凭他有再大的气性,这一秒也都消失了。眼前这个家伙大概不知道,从小到大,只要她一服软,他就只有服输的份。

沈余的心情却好到飞起来,因为不拒绝就等于变相答应了嘛。

待所有人入座后,教室灯光暗了下来,天文社社长开始一边播放幻灯片一边进行讲解。

沈余之前恶补过这些常识,所以这会儿坐在底下开起了小差。例如等下向言峥表白的时候,自己应该先说哪句话,以及言峥可能会说的几种答复等等。她想了很多……她以为自己今夜会是王者的……

谁知一摸口袋,沈余整个人都不好了!

因为,她藏在口袋里捂了一路的情书……

不、翼、而、飞、了!

那一秒,沈余觉得自己脑中貌似想了很多,但似乎又什么都没想。她保持着僵硬怪异的姿势,将自己今晚的路线以及各种举动回忆了一遍。悲催的是,毫无头绪。

如果她现在站起来,吼一声,有人捡到了我的情书吗?不知道会不会被当成神经病叉出去?

她僵硬着扭动自己的脖子,将视线投向言峥。昏暗的光线下,那张棱角分明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脸,让她忍不住想叹气。要是知道大学以后的求爱之路如此艰辛,她怎么着也得提前把该做的都做完啊……

在经历了一番漫长的心理斗争后,沈余含泪放弃了今夜的告白大计。

言峥在她怪异的注视下,缓缓转过头来,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她。沈余摇摇头,打定主意死也不能将自己的悲惨经历告诉他。因为,他绝对会笑话她一辈子的!

讲台上,常识科普告一段落,社团的前辈们开始和萌新们互动交流。

沈余全程不在状态,活动全靠一个“熬”字。好不容易熬到活动结束,她立马对身旁之人说:“阿峥,我有事得先走一步……我明天给你打电话!”

言峥还没来得及回应,沈余已经火烧屁股般冲出了活动教室,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其他事情比她要告诉自己的这件事情,更重要?打电话要留到明天再打?今天不行吗?

被放鸽子的言峥站在原地,黑了一张脸。他觉得,有必要怀疑一下,自己在某人心目中究竟是什么地位……

沈余摸黑找回寝室,最后也没能找回自己莫名其妙丢失的那封情书。

回到寝室后,她痛定思痛,拿起纸笔重新写了一封情书。这一次,她没有原原本本重复先前那封情书的内容。写完情书,沈余很用心地将信纸折成了一颗爱心,然后放进了明天上课的课本里。

不过,虽然今天出师不利,但是沈余收到了两个好消息。

第一,银行卡里收到了兼职当家教结算的工资;第二,邮箱里收到了林霖父母那边发过来的家教合约。

尽管合约内容就一页纸,但是沈余在看过之后,纠结了好一会儿,还是决定厚着脸皮拜托应元青帮忙看一遍。毕竟,自己没什么经验,万一看漏了呢。

沈余找出应元青的电话号码,发了条短信过去:“应学长,你好,我是北城大学法学院的沈余。我刚刚收到了林太太那边发过来的家教长约,可以请你帮忙过目一下吗?谢谢。”

“好,你把合同发我邮箱。”应元青那边很快给了答复,并附上了一个邮箱地址。

沈余再三感谢之后,将合同文档发到了对方的邮箱上。她本来想问下什么时候能搞定,但是又觉得这样太不厚道,所以只好憋住。

没想到的是,五分钟后,应元青就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合同基本没什么问题,不过有个别措辞不够严谨,我修改了一下,已经把修订版发到你邮箱,你记得查收。”

沈余看完消息,立即去查收邮件。点开之后,发现姜还是老的辣,修改过的版本果然没有丝毫漏洞可钻。

她先将修改过的版本发给了雇主,接着开始回消息。

“邮件已收到,超级感谢学长!学长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饭。算上之前那次,两顿!”沈余发完消息,内心其实是忐忑的。因为她想请应元青吃饭,又怕对方到时候去一个昂贵的消费场所……呃,穷就是这点不好。

“谢谢小学妹让我终于有机会回味一下母校食堂的味道。那就等我什么时候有空回母校了,再喊你?”

“行,没问题!那我不打扰学长休息啦,晚安。”应元青贴心的答复,让沈余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晚安。”

第二天,心情大好的沈余给言峥打了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言峥才接起来,语气是一如既往的高冷:“有事?”

“阿峥,今晚我们一起吃饭吧?我请你呀。”

“什么事直接电话里说吧。”

“呃,这种事电话里说不清楚,只有见面才能说得清。而且,我还有很重要的东西要当面给你。所以,今晚一起吃饭嘛,好不好?”

沈余说完,手机那端没了声音。沈余看了看手机屏幕,不由开始嘀咕:“没挂断啊?难道是生气挂断了?言峥不像是这么小气的家伙啊?唔……好像没挂断啊?怎么没声音了?难道是信号不好……”

一直没说话的言峥,听到她的嘀咕声,顿时一脸黑线:“时间地点?”

“晚上六点,在南区食堂门口集合,可以吗?我们要五点半才下课,加上老师拖延的时间以及我走过来的时间……”

“嗯。”言峥应了一声,随即挂断了电话。

言峥握着手机坐在教室,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过了好一会儿,反应过来的他无声笑了起来。刚才那些自言自语,她是怕自己拒绝,所以故意说给自己听的吧?

下午,专业课老师在拖延了七八分钟之后,宣布解放。

沈余抱起课本就往教室外冲,心里暗暗祈祷今晚的告白不要再横生波澜。但是,著名的墨菲定律告诉我们,越是担心的事情,越会发生。

当沈余冲出教学楼,迎面撞上了一个人,手中没抱稳的课本哗啦啦掉了一地。小心翼翼夹在课本里的情书掉了出来,她连忙蹲下身去捡,一只手快了她一步将折叠成爱心的情书捡起来,下一秒递到了她面前。

“谢谢。”沈余头也没抬,直接将情书紧握在手里。

头顶传来一声悦耳的轻笑,紧接着一道熟悉的男声响起了起来:“看来它在你心中的地位非常重要。”

沈余连忙抬起头,眼前竟是应元青那张温雅熟悉的笑脸。

“咦?学长,好巧啊,怎么是你?”沈余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意外。

“不巧,我特意来找你的。”

“啊?”沈余第一反应是,应学长这得多想念食堂的饭菜啊!

应元青帮忙把地上的书一一捡起,然后好笑地看着眼前将小心思全部写在脸上的女孩:“小学妹,你的内心独白能不能稍微藏一藏?你这样会让我产生一种我是特意来蹭饭的错觉。”

“呃……”沈余心虚地挠了挠头,红着脸从地上站起来。

应元青笑着将书还给她,“其实我是顺道来给你送东西的。”

沈余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啊?什么东西呀?”

应元青将手里的文件袋递至她面前:“林太太得知我要来北城大学一趟,拜托我将这个带给你。”

沈余听到“林太太”这个称呼,眼前一亮,心里有了谱。她迫不及待地拆开手中的文件袋,果然看到那两份家教长约的合同。她忍不住亲了一口合同,笑容灿烂地看向应元青:“学长,超级谢谢你!”

应元青怔怔地看着她,眸中流露出几分怀念之色。

柳柳,你知道吗?我在母校遇到了一个小女孩。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像星星一样会发光,像极了你……

沈余有些奇怪地看着应元青,“学长,你怎么了?”

应元青回过神来,摇摇头:“没什么。这份合同需要我顺便帮你带回给林太太吗?”

“好呀!”沈余将两份合同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确定这份合同与自己发过去的版本无异后,才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将其中一份合同交给应元青,良心发现的沈余同学主动提议:“学长,你忙吗?不忙的话,要不吃了食堂再走?”

应元青佯装严肃地拒绝道:“还是不了,我可是有偶像包袱的人。”

“……”沈余默默用书本挡住脸。

“好了,我先走了。”应元青被她的反应逗乐,拿起手里的文件袋轻轻拍了下她的头,“你快抓紧去做你想做的那件事吧,希望我刚刚没有耽误你太久。”

“哎……”沈余搓了搓手,试探性地追问,“那、那我们就约下次?到时候你喊我?”

“好。”应元青笑着抬起手挥了挥,转身朝自己停在一旁的车子走去。

沈余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超过六点,当下再顾不得其他,拔腿就往约定地点狂奔。

彼时,沈余一路奔至南区食堂门口,却没有见到言峥的身影。她赶紧翻出手机,忽略室友打来的未接来电,先给言峥打电话。

电话响了一会儿才被接起来。言峥的声音透着冷淡:“有事?”

沈余被他的反问噎到:“……我到啦,你在哪呀?”

言峥语气透着不耐:“没空,不去了。”

沈余觉得他的态度很奇怪:“啊?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不知道。”

“……阿峥,你怎么了?”

“我挂了。”

“……”

沈余握着被挂断的手机站在食堂门口一脸懵圈。言峥今天真的太奇怪了!特别最后那三个字,总感觉他好像在闹别扭?

念头刚起,沈余就回拨了一个电话过去。结果,被对方拒接了。电话里的嘟嘟声,正式宣告她的第二次告白顺利失败!

沈余当下连吃晚饭的心情都没了,怏怏不乐地离开食堂。令她扎心的是,这天开始直到新生舞会到来,言峥都对她避而不见……

这期间,男生寝室持续被低气压笼罩,寇北因此一连发了好几条消息询问沈余是不是和言峥分手了。沈余不知从何说起,只好发了个“摊手”的表情回应,谁料寇北直接根据这个表情包脑补了一切……

[2]

北城大学每年的新生舞会都是几个院系一起举办的,有些为了平衡男女比例,还会邀请外校的一些院系。今年理学部的新生舞会联合了法院、经济管理学院、人文学院一起举办,所以沈余她们寝室三个人又可以凑一块了。

新生舞会举行的当天傍晚,沈余和室友们从街上回来,意外发现寝室那张空了一个月的床铺已经有人入住了。仨人都对新室友充满了好奇,奈何一直到她们出发去舞会厅也没机会一睹新室友的芳容。

沈余她们抵达舞会厅之时,舞会还没正式开始,但是布置浪漫的舞会厅里已经满是穿着礼服的年轻男女。

为首的胡晶晶同学动作优雅地撩了撩耳边的波浪卷长发,目光扫过大厅里的男男女女,笑着对身旁的室友们说:“听说每年舞会现场都会有对女舞伴的明争暗斗哦,所以相信我,坐着等男生来邀请就好了。”

谢甜甜闻言顿时露出一脸吃惊的表情:“怎么听起来很黑暗的样子……”

“毕竟理工科院校男多女少嘛。”

一旁的沈余没吭声。因为她一进门,目光就自动落在大厅一隅那个身姿挺拔正与人说话的身影上了。一直到室友们拉着她找地方坐好,她的目光也没从那人身上移开。

胡晶晶等人见她表情越来越狰狞,仿佛不是来参加舞会而是来寻仇的,不由纳闷地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只见那个地方站着几名穿着正装的男生,其中有一个男生特别受欢迎,同时被好几个女生围着。女生们似乎在热情地说着什么,男生不知回了什么,女孩们开始相继失望离开。但是一个走了,又会有新的补上。从这个角度望过去,刚好可以看见男生好看的侧颜。

胡晶晶盯着那张侧脸打量了一下,微微眯了眯眼睛,“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只要有言峥在的地方,小鱼儿的眼里就容不下其他人了呢?”

谢甜甜在一旁接腔:“爱情嘛,可不就是人来人往我也不会在意,我的眼里只有你。”

胡晶晶啧了一声,笑道:“小甜甜啊,你这话一出口,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你是个爱情专家哩。”

“没谈过恋爱怎么了?没看过猪跑还没吃过猪肉呀?不带这么歧视单身人士的!”

胡晶晶用手肘碰了碰谢甜甜:“嘿,择日不如撞日,要不要趁今晚见识一下猪是怎么跑的?”

谢甜甜一口回绝:“找什么对象啊?是小说偶像剧不好看还是游戏不好玩?你瞅瞅沈余同学这陷入爱情的模样……”

两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身旁一直在状况外的沈余,默默结束了话题。因为这小妮子压根从头到尾都没留意过她们的谈话,一门心思惦记着不远处被女生围住的言峥。

彼时,被室友强拉来参加舞会的言峥再次拒绝了一名女生的邀约。然而尽管已经有许多女生被男神冷然拒绝,依旧有新的女生前赴后继。

当又一名女生走上前开口邀请言峥当自己的舞伴时,一道清冷又透着高傲的女声突然响了起来:“言峥,一起跳支舞吧。”

言峥循声望去,看清来人,疏离的脸上露出一丝浅笑,然而开口依旧是拒绝:“抱歉,你找寇北他们吧。”

身穿一袭白色礼裙的姜蔓冬没有正面回答言峥的话,只是反问:“你今晚有舞伴了?”

言峥沉默了一会儿,摇头道:“没有。”

“正好,我也没有。”姜蔓冬挑眉,朝他伸出手,做了个邀请的姿势。

言峥站着没动,脸上的笑透着些无奈。

姜蔓冬也不开口催言峥,只是保持着邀请的姿势,望着他的目光里带着笃定。

她与他认识于高中竞赛,后来又一起代表祖国拿下国际奥赛的金牌,现在又一起站在全国最高学府。他们既是对手又是朋友,他们一样优秀,所以她相信他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言峥身形微动,刚要开口再次拒绝,突然觉得身旁一道黑影掠过,再定睛一看,只见一个身穿鹅黄色礼裙的女孩挡在了自己面前。

下一秒,言峥听到耳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女声:“小姐姐,你长得真好看!赏脸一起跳个舞吧?”

编辑有话说:《余生唯一的你2》的连载就到这里了,我们的青梅竹马CP,言铮和沈余的故事还在继续,撒糖高光时刻、甜蜜心动时光更多精彩都在后续!!喜欢的小可爱请记得多多支持我们的《余生唯一的你2》!!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余生唯一的你2(五)
下一篇 : 借我怦然心动的勇敢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