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唯一的你2(一)

发布时间:2020年2月11日 /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余生唯一的你2(一)

文/灭绝

余生唯一的你2目录

第一章:余生唯一的你2(一)

第二章:余生唯一的你2(二)

第三章:余生唯一的你2(三)

第四章:余生唯一的你2(四)

第五章:余生唯一的你2(五)

第六章:余生唯一的你2(六)

余生唯一的你2(一)

【第一章重逢】

[1]

金秋九月,丹桂飘香。

北城大学一年一度的新生典礼上,一名外形俊挺的年轻男孩正作为本科新生代表在台上致辞。因为男孩犀利又不失风趣幽默的演讲,偌大的礼堂里时不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笑声。

沈余抱着一大束鲜花坐在观众席上,目光锁定讲台上那个侃侃而谈的身影,秀眉微蹙,红唇紧抿,神情严肃,仿佛今天她不是来献花而是来寻仇的。

坐在她身旁的室友谢甜甜终于忍不住扯了扯她的衣服,压低声道:“少女,你确定你不是去砸场子的?今天的场合太重要了,切记三思而后行啊!!!”

沈余递给她一个‘你放心’的眼神:“别怕,我保证我是个良民!”

谢甜甜听到她的回答,嘴角微抽,还想再说什么,见沈余的注意力已经全部移回讲台,只好作罢。

当讲台上的演讲进入尾声,沈余猛地一下从位置上站起来。动静太大,立即引来周遭无数侧目。可此时的她却无暇顾及这些,捧着花,越过人群,飞快地朝自己的目标人物奔去。

没有人知道,她此刻有多么紧张与激动。

时隔两年未见,她有满腔欢喜思念想与讲台上的那个人倾诉。

双方的距离近了一点,更近了一点。

讲台上的人已经开始鞠躬准备离场,沈余连忙加快步伐。她一颗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满脑子都是见到对方后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

然而,你永远不知道生活什么时候会绊你一脚!

因为,就在沈余踏上最后一个台阶要立住之际,脚底不知怎的突然一个打滑,然后整个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前飞扑而去——

意外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原本准备离场的大学新生代表言峥同学直接被飞来之物扑倒在地,当场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只听咚的一声巨响,然后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冻结,整个世界都静止了。

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有如期来袭,沈余呆傻了好一会儿,终于偷偷睁开了眼睛。只是,当她透过花束封系看清楚垫在自己身下那位肉垫,整个人惊得魂都没了。

明明预想了无数次唯美的重逢,可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连开头都没猜对!!!

她欲哭无泪地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某人,伤心地解释道:“言峥,对不起啊。看到你,我的脚就不受控制了。苍天可鉴,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扑倒你的……那个,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其实我是来献花的……”

言峥看到女孩熟悉的眉眼,整个人如被闪电劈中,愣在当场。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反应过来,黑着脸,咬牙切齿道:“沈余,你的手放在哪里???”

“啊!对不起、对不起,看到你,我的手也不听使唤了。”沈余连忙拿开自己按在他胸部的双手。不过美男在怀,她一时忘了场合,没有起身,反倒叙起旧来,“言峥,好久不见呀,你有没有想我?”

“你是谁?我认识你吗?”言峥冷笑。

“不认识?那你怎么知道我叫沈余?你这是自相矛盾啊。”沈余笑嘻嘻看着他。

言峥心里闪过一丝懊恼,再看她若无其事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压低声音道:“还不起来?你打算被人当猴子围观,别带上我。”

“……”后知后觉的沈余终于反应过来,余光一扫四周的动静以及正朝这个方向跑来的工作人员,立即一骨碌爬了起来,同时还不忘抱起那束被摧残的鲜花。

言峥冷着脸站起身,没再多看她一眼,直接与之擦肩离开。此刻若无其事出现在我面前的你,一定不会知道吧?发现你消失的那天,我心碎不已。

沈余连忙伸手去拉他,却连一片衣角都没有抓住。她愣了愣,终于无声叹气。完了,某人生气了……后果好像还挺严重……

不知道现在忏悔,还来不来得及?

沈余正打算追上言峥,却被身旁热心的工作人员拦住,在反复确认她身体无碍后,这才放她离开。只是,这短暂的耽搁,满目人海里,早已分不清哪个是言峥的身影。

接下来的时间里,沈余一心想着言峥,压根无心观礼。

即使台上致辞的那位年轻优秀又温润如玉的男性校友代表应元青,引发了观众席上阵阵掌声和尖叫声,也没能吸引她的丝毫注意力。

新生典礼结束后,垂头丧气的沈余与周围兴致高昂的新生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谢甜甜以为她是在纠结新生典礼上摔倒一事,赶紧安慰道:“少女,别伤心啦。谁还没一两次失误?最重要的是,跌倒了要爬起来!我敢保证,你刚才跌倒的时候,脸是朝下的,基本没人看清你的脸。”

沈余本来没想起这茬,听到她的话顿时心塞,“那我上下台的时候呢?”

“你怀里这束花都帮你挡住了!”

沈余低头看了眼怀里的残花,长叹一口气。为什么她觉得自己一点都没有被安慰到?想了想,她决定集思广益:“小甜甜,我问你个事儿,如果你不小心惹一个人生气了,该咋办?”

谢甜甜理所当然道:“当然是原谅他啊!”

“呃,可是罪魁祸首是我……”

“那也选择原谅他!你为什么会惹对方生气?那肯定是因为他招惹到了你啊!”

“哈哈哈为什么你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算啦,我还是乖乖去道个歉吧。那家伙太记仇了,我要是不理他,他真的有可能不搭理我。我走了,你自己先撤。”想开之后的沈余一扫低落,抱着花转身就往化院男生寝室所在的方向跑去。

“诶,等一下,你手里的花太显眼了……”谢甜甜提醒的话一出口就消散在了九月燥热的风里,早已跑远的沈余完全没听到。

站在目的地后,沈余懊恼地发现,自己居然忘记事先探听一下言峥的寝室以及手机号了。她拦了几个看起来像是刚参加完新生典礼的男生,在得知言峥还在队伍后头后,她就安心地开始蹲点了。

化院男生寝室楼前,清纯漂亮还抱着花束的年轻女孩一站就是半个小时,很快就引来无数侧目和议论。

言峥老远就看到站在寝室楼前当壁花小姐的女孩。灿烂的阳光透过树叶缝漏下来,在她身上留下摇曳的光影。她唇角微扬,清丽的眉眼好看地弯着,周遭往来的人影丝毫不曾将她打动半分,她抱着花专注地等候着自己的意中人。

原本走在几个室友身后的言峥,不自觉加快了步伐,很快就走到了一行人最前方。然后下一秒,他就看到女孩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生怕他看不见她似的,整个人自原地蹦起来,挥舞着手臂,大喊道:“言峥——”

前方的动静太大,走在言峥身后的仨人就跟闻到肉香的小狗般几个大跨步奔到言峥身旁,一人一句八卦了起来:

“哟,美女啊。阿峥,你女朋友?”

“初恋脸!不过不对啊,这才开学没几天,阿峥你什么时候瞒着我们偷偷脱单了?”

“蠢蛋,一看就是以前谈的嘛。没看出来啊,阿峥你居然也早恋?我还以为学神对谈恋爱这种事完全没兴趣咧……”

“啧啧啧,看来一大拨女生要伤心喽。不过话说回来,你们有没有觉得这妹子怀里的那束花有点眼熟?”

“呃,寇二你这么一说我也发现了……”

男生八卦起来,简直比女生有过之而无不及。仨人边聊边盯着沈余猛瞧,企图看出个子丑寅卯来。

一直沉默的言峥终于顿住步伐,面无表情地抬眉扫了仨人一眼,忽地露出一个亲切的笑容:“瞿大、寇二、徐三,你们口渴吗?要不要我去帮你们买几瓶水?”弦外之音——你们三个今天话太多了。

“不用这么客气啦,我来瓶农夫山泉就可以了。”因为扫雷垫底而排行老二的寇北同学完全没听出弦外之音。

“呵呵呵,那什么,人有三急,我们俩就先撤了。阿峥你忙你的哈,千万别把我们放在心上!”瞿思远和徐莫两人同情地看了寇二一眼,决定死道友不死贫道,迅速尿遁。

“这两个家伙跑这么快干吗,后面有狼在追啊……”寇二不解地摸了摸脑袋,转头对上言峥依旧亲切的笑容,猛地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干了件多么愚蠢的事情!他当下连说话都不利索了:“阿峥我我我错了,我我我去看看他们需不需要帮忙……”

话音未落,寇二已经飞出老远。

一旁的沈余听到这里,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言峥却早已敛了笑,漠然的目光从沈余脸上滑过,很快又收了回来,紧接着抬起脚步继续往前走去。

沈余见状,连忙伸手拉住他的手臂:“言峥,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我早上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看,我现在就是特意来道歉的。中午一起吃饭呀?”

言峥听到她的话,眉目冷了几分:“请问你哪位?”

“……”沈余默了默,然后露出一个特别真诚的笑容,“言峥同学,既然你诚心问了,那我就告诉你吧!我叫沈余,法院一年级新生,与你同年同月同日生。我的手机号是18×××××××××,最最最重要的一点,我是你失散两年的女朋友啊!!!”

言峥听到最后一句话,高冷的表情差点维持不住,“这位同学,我是不是得罪过你?”

“你真的不记得了吗?”沈余嘟了嘟嘴,忽然又紧张兮兮地看着言峥,“你刚才在典礼上是不是摔到脑袋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要不我们先去医务室检查一下吧?”

言峥深吸一口气,将自己的手臂抽了回来,“我很好,谢谢。不过如果你离我远点,我会更好。”

沈余有些无奈地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阿峥,你别生气嘛。你看我千里迢迢来送花,你是不是先把花收了,然后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聊聊?这么久没见,你一点都不想我吗?”

听到沈余的最后一句话,言峥原本松动的表情再次转冷。他伸手抽回自己的衣袖,语气里尽是冷漠:“同学,请自重!”

言峥说完,头也不回地大跨步离开。

“诶??你这就走啦?不留个手机号吗?”

风带着一阵桂花清香,却无人回应。沈余看着他毫不犹豫离开的背影,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一直到那个俊挺的身影消失在视野范围许久,沈余才失落地抱着花束慢吞吞离开。

这一场久别重逢,她还以为,他会和她一样,欣喜若狂……

可是,究竟哪里出了错?

沈余离开后,三楼某个寝室阳台边聚集的几个人影立即叽叽喳喳议论了起来。

“妹子真的走了!而且看起来相当失落啊!这两人是不是吵架了啊?”

“那还用说?阿峥刚一进门,寝室里气压立马降低,连冷气都可以省了!”

“话说,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早上的典礼,阿峥不是被一个妹子给扑倒了吗?会不会是因为这件事吵架啊?”

“相当有可能!!!”

仨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望向了坐在桌前看书的言峥。

瞿思远略一思索,迈开步伐朝低气压源头走了过去,语重心长道:“阿峥啊,虽然长得帅不是你的错,但是哥哥我以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女朋友是用来哄的。咱们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嘛。你现在主动打个电话过去道个歉,你女朋友一准原谅你。”

“是是是,在恋爱这门学科上,阿峥你多听听瞿老大的话。”

徐莫和寇北两人也凑了过来。不过仨人聊着聊着,很快话题就歪到了瞿思远的丰富恋爱经验上面去了。

沉默许久的言峥终于从书中抬起头来,说道:“我突然发现一件事。”

“什么事?”仨人异口同声。

“如果一个女生等于五百只麻雀的话,那么一个男生可能等于一千只麻雀。”

“啊?为什么?”

“看你们就知道了。”

“……”阿峥这是在嫌他们聒噪吗?可是他刚刚明明盯着书本看了半天都没翻页,一看就在发呆嘛!他们四个可是从高中参加竞赛开始结下的深厚友谊啊,没想到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言峥没有再理会他们,啪的一声将书本合上,起身去了阳台,目光落在某棵树下,然而那里早已没了某人的身影。

他拿出手机盯着刚才默默存下的那一串手机号许久,在好几次差点按下拨号键之后,嘴角终于溢出一丝苦笑。

这世上的女孩千千万,却只有一个你。我怎么会蠢笨到以为可以将你放下?

[2]

年少时定下的约定啊,是不是真的会随时间一起无声流逝?

可是亲爱的你不知道吧?我对你的喜欢,却随着时间愈发浓烈了呢。

沈余抱着花,吸着刚刚在楼下小卖部买的酸奶,漫无目的地走在校园里,思绪还停留在“言峥不想与自己相认”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上面。

因为没有留心,她低头走着走着就撞上了一个人。没想到对方纹丝不动,她却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手中的酸奶更是被当场撞飞,而娇艳的玫瑰花则更憔悴了。

幸好对方眼明手快迅速扶住了她,避免了她今天和地面的第二次亲密接触。待她站稳后,男人非常绅士地松开了手。

“你没事吧?”男人温润又不失礼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刚刚没看路。”回过神的沈余连忙边摇头边致歉,“请问你要不要紧……”

眼前的男人非常年轻,眉目英俊,气质儒雅,穿一身得体的白衬衣配深色西装裤,西服外套搭在臂弯里,似乎刚刚出席过一个很正式的场合。当沈余的目光落在对方身上的白衬衣时,瞬间呆住!因为,那件洁白的衬衣上留下了一片醒目的酸奶痕迹……

男人看到沈余的脸,似乎愣了下。不过当他顺着沈余的视线,低头看了眼自己衬衫上的污渍,不太在意道:“没关系,回去洗一洗就干净了。多亏你刚刚走的不是直线,让损失降到了最低。”

他开玩笑地说完,按了下手里的车钥匙,紧接着旁侧的黑色小汽车响了一声。

由于刚刚这段是下坡路,如果沈余走的是直线,依照刚才的状态可能会直接撞上一旁停车位上的黑色小汽车。而那辆汽车的主人,恰好就是眼前这位男士。

“真的很对不起……那个,请问衣服的清洗费用大概需要多少?我把钱赔给你……”虽然对方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坏人,但是这年头谁会在自己脸上刻字呀?所以还是当面两清的好!沈余边想边开始在口袋里翻找自己的钱包,随后才反应过来自己今天没有带钱包出门,口袋里仅剩的钢镚刚才买酸奶花掉了……大写的尴尬。

“小事而已,不用在意。”男人看出沈余不减反增的窘迫,微微笑了起来,目光落在她手中那束被摧残蹂躏过的花束上,随口提议,“不过你若实在觉得良心难安,不如将手上这束花送我?”

“啊?”沈余低头瞅了瞅手中早已不复早上青春娇艳的花儿们,再次看向对方时,整张脸都写满了痛心!眼前之人长得一表人才,但是脑子好像有点问题啊?她替祖国感到惋惜!!!

本欲替沈余解围的男人,因为沈余的反应,脸上的笑容不自觉深了几分:“抱歉,我似乎提了一个很无礼的要求。”

男人手中的电话恰好响起,他礼貌地朝沈余点头示意,然后接起电话,迈开步子朝自己的车子走去。

“哎,别别别,”沈余赶忙拉住对方,将手中的花束往他怀里一塞,笑容璀璨道,“成交!不许反悔哦!”

浓烈的阳光洒下来,女孩弯着眉眼,阳光透过缝隙落在了她明亮的眼睛里,让人目眩神迷。男人一手抱着花,一手握着电话,忽然就僵在了原地。

“元青?元青?你有在听吗……”电话里传来友人一连串疑惑的探寻,却无人应答。

沈余倒是没留意到对方突如其来的异常,把花送出去后就步履轻快地离开了案发现场。而她身后,外形气质俱佳的年轻男人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里,久久未曾动弹。沈余无意间回望了一眼,隐约觉得那个奇怪的男人周身似乎笼罩着一股莫名的悲伤?

唔,复杂的成人世界……

沈余回到寝室的时候,室友谢甜甜正和寝室长胡晶晶激烈讨论着什么。

她所在的寝室有点特别,目前只有三人前来报到,还有一位室友据说请了病假。三个人中,除了谢甜甜和沈余是念法学的,外号“狐狸精”的大美女胡晶晶则是念企管的。另外一个不得而知。

此番,谢甜甜一见到她,立即将其拉入话题:“沈余同志,我问你个很严肃的问题,你是喜欢新生代表呢,还是杰出校友代表?”

“啊?杰出校友代表是什么鬼?”沈余一时没反应过来。

“不是吧?当时风度翩翩的应学长一上台,全场都轰动了,你丫居然没留意到?早上坐我旁边的那个人真的是你吗???”

“呃,我当时没留意这些。”沈余弱弱地问了一句,“应学长又是谁?”

谢甜甜听了她的话,都要崩溃了。

胡晶晶看到夏某人吃瘪,立即不厚道地笑起来:“今天开学典礼上台致辞那位校友代表叫应元青,是一名年轻有为的优秀法官,大我们几届,咱们北城大学的传奇人物之一。小甜甜刚刚说了,应元青也算得上是你们俩的直系学长。她现在是你们家应学长的死忠粉,应家军的一员。”

“噗,应家军?怎么不叫应援军?我说小甜甜,你不是一向标榜男人是浮云吗?怎么这么快就沦陷了?早上出门吃错药了?”

“也有可能是忘记吃药了。”胡晶晶悠悠补了一刀,然后又将话题绕回去,“所以小鱼儿,你更中意哪一位?”

“那当然是选言峥啦!”沈余斩钉截铁地说完,随即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其实吧,你们说的那位应学长我都没记住长什么样。”

谢甜甜表示不愿意接受真相,自我催眠道:“我看这家伙之所以选言峥,完全是出自补偿心理啊。因为丫早上上台送个花,结果众目睽睽之下却把人给扑倒了。”

“什么?早上‘送花’事件的女主角竟然是我们家小鱼儿?”

“哈哈哈,你也没认出来是不是?幸亏她当时被花挡住了脸,不然现在就成全校名人了。”

“人有失足,马有失蹄,往事请别再提……”沈余默默捂脸。其实她觉得丢脸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言峥生她的气!唉,哄人是个技术活啊,要不她明天再下血本买束花赔礼道歉?

此刻,寝室另外两位小姐姐听到沈余押韵的话,纷纷笑成了一团。

“所以你那束花呢?最后送出去了吗?”

“并、没、有!”说到这个沈余就郁闷,“我在校园里不小心撞了人,弄脏了对方的衣服,然后我就把花赔给对方了……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两人听了沈余的故事,没同情心地再次捧腹大笑起来。过了会儿,谢甜甜忽然想起一件事:“话说回来,你不是说要去道歉吗?战果如何?”

沈余泄气地摇了摇头:“一言难尽。”

“这么难搞?介意我问一下你到底干了啥事吗?”

沈余挠了挠头,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在新生典礼上干的蠢事,有点不确定道:“可能是伤害了一个男性的自尊?”

胡晶晶闻言搂着沈余的肩膀笑得直不起腰:“少女,你简直就是我们寝室的欢乐源泉,答应姐,继续保持下去,好吗?”

沈余看着没有同情心缺乏姐妹爱的室友们,一脸生无可恋。

当天晚上,沈余接到了一通来自江城市的陌生电话。

沈余从小生活在江城,直到两年前才随着父母举家迁往洛城。不过她以前在江城没什么朋友,除了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言峥,唯一一个闺中密友大概就属高一寒假上补习班的时候认识的江江了。

所以此番看到来电显示,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江江。果然电话一接通,立即传来闺密江江熟悉的声音:“小鱼儿!这是我的新号码,你快存一下,我已经把你拉入亲情包了,以后我们可以天天煲电话粥啦哈哈哈……”

沈余听见好友活力十足的声音,忍不住翘起嘴角:“二江同志,我就猜到这个电话是你打来的。大学新生活怎么样?你们开始军训了没呀?”

“大学生活我要开始放飞自我了哈哈哈。不过,明天就要开始为期半个月的军训了。我觉得我好不容易积攒了一个暑假的赘肉要保不住了……好羡慕你们,大一结束才军训。”江江羡慕嫉妒恨了一小会儿,突然想起重点,“对了!差点忘了问一下,你跟我偶像重逢了吗?”

作为言峥的脑残粉,江江口中的偶像特指言峥。而沈余之所以认识江江,也是因为言峥这一层关系。当然,一切归根结底主要还是因为缘分啦。

此刻,沈余听到江江的最后那句话,顿时泄了气:“重逢是重逢了,但是那个家伙不理我……”

“啊啊啊什么情况这是?”电话那端的江江听到好友的话,急得直跳脚,“不可能啊!你转学后,偶像从此生无可恋,不近女色。每次找我,都是来询问关于你的消息的。但是我答应过你要保密,所以就没说。我到现在都还深感内疚,为了我最好的朋友,我辜负了我偶像的信任……我有罪……小鱼儿你快详细说说你们俩到底发生了啥事,我帮你分析分析。毕竟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嘛。”

沈余和言峥之间的事情,江江知道得一清二楚。当年如果没有江江一语惊醒梦中人,沈余可能早就放弃言峥了。于是,此刻正愁无人指点的沈余,连忙一五一十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然后,她不太确定地问道:“江江啊,你说我是不是伤害了言峥的自尊心,所以他才生气不理我呀?”

江江听了沈余画面感极强的描述,当场笑喷,缓了好一会儿,她才开始支招,“小鱼儿,你说你送个花也能把人扑倒,我也是服气!你等下赶紧打电话约言峥出来,请他吃饭,外加道歉。我跟你说,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一顿饭解决不了的。如果有,你就多请几顿!”

虽然来自吃货友人的建议不太靠谱,但沈余还是决定采纳。然而下一秒,她握着手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吞吞吐吐道:“可是,我没要到他的手机号,也不知道他寝室的电话号码……”

江江重重叹了一口气:“朋友,我问个问题你别打我,你怎么上了大学反倒比以前怂了?”

“这个问题,等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就知道啦。”沈余也觉得很无奈啊。想当年,她没有意识到自己喜欢言峥这个家伙的时候,胆子可是比天还大的。

“虽然单身狗表示受到了伤害,但还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偶像寝室的电话号码我没有,但我今天恰好存了他的手机号码。我现在就发短信给你,你抓紧时间打电话。你们俩这部言情小说,我从高一追到现在了。请答应我,一定要发糖好吗?!”电话那端的江江发出了最后的呐喊。

沈余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手机里就传来了电话被挂断的嘟嘟声。

很快,一条饱含期待的短信就进来了!沈余看到江江发来的那串电话号码,第一时间将号码保存通讯录,然后深呼吸几次,开始给言峥打电话。

第一次,电话响了好多声,没人接;第二次,又没人接;第三次再接再厉,结果依旧没人接;第四次就变成了“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天真的沈余还以为对方在打电话,结果半个小时之后再次拨打过去,依旧提示对方正在通话中。到了临睡前,沈余又试了一次,结果对方手机还是正在通话中。

嗯???她该不会是被拉黑了吧?沈余带着几分不确定询问两位室友:“打对方电话一直显示正在通话中是什么情况?”

正在敷面膜的胡晶晶好心解答:“被拉入黑名单了。”

“……”被证实心中猜测的沈余气得当场胸痛!

因为从言峥拉黑她这件事可以得出两点:第一,言峥肯定是记住了她白天自报的那串手机号码;第二,言峥知道是她,但还是选择了拉黑她。

嗯?不是约好做彼此的天使吗?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暗恋离奇事件
下一篇 : 余生唯一的你2(三)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