拦截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拦截

这是老黑预谋已久的一次行动。

落日在老黑的身后投下浓重的阴影,酷热并没有消褪,黄沙漫漫,热浪袭人。老黑昂首屹立,大马金刀的站在路当中。

送水的车队每隔三天就要从这条路上经过,这也是老黑摸索出来的规律。

这是沙漠腹地一个小村庄,没有任何水源,终年缺水,所有的生活用水都是由驻地部队的军车运送,三天一趟,严格按照人头数限量供应。

前面的道路扬起轻尘,车队果然如约而来,老黑将身体一横,挡住了这条并不宽阔的沙漠之道。

汽车慢慢地停下来,司机不停地按着喇叭,老黑充耳不闻,置之不理。

几个穿军装的男人气咻咻地下车来,嘴里吆喝着,驱赶老黑。老黑抬头望了望,老黑认识他们,他们是送水兵。那密不透风的车箱里装的都是水啊,老黑可以想像出它们清亮可人的样子。这些水贵如黄金,是送水兵从遥远的地方运来的,村里每个人的用水都有严格限制,因此老黑有很久没有享受到水的味道。

喂,这是谁家的牛呢!兵们做着手状的话筒,大声喊着,喊出了村民,也喊出了老黑的主人。

主人闻声而来,一边给兵陪着不是,一边轻声喝斥着老黑:我说怎么找不到呢,原来挣脱缰绳跑到这里撤野来了。去!别挡道!

老黑的鼻子边缘有着凝固的鲜血,它的自由是牺牲了半边鼻孔为代价。

老黑抬眼望了望主人沧桑的面容,不为所动。

畜牲!主人扬起了鞭子,示威性地在空中甩了二下。

老黑轻蔑地望着这根能给自己带来痛苦的鞭子,目光从容而坚定。

喇叭声接二连三地响着,车队已经等得相当不耐烦了。

叭的一声,主人的鞭子毫不留情地抽打在老黑的背上,老黑本能地一哆嗦,可是它没有退缩,反而站得更稳了。

畜牲!你怎么能挡解放军的道呢。主人骂着,鞭子又抽打下去,老黑的背上立即起了几道红印,鲜艳夺目。

主人趁势想把老黑牵走,老黑低下头,展示它尖尖的犄角,鼻子里发出一声示威的低哼,一改往常的温顺。主人恼羞成怒地嚷:畜牲!当真要造反不成?

主人不再怜惜老黑,鞭子如雨点般的落在老黑的背上,很快,老黑的背上叠加着大大小小的血印子,登时皮开肉绽。

老黑痛苦地叫着,可是它没有退缩分毫,四条腿深深地,钉子一样地钉在地上。

老乡,你别打了!你这样会打死它的!

从汽车上跳下来一个很年轻的兵,眉清目秀,一排白亮的牙齿,一看就知道是个南方兵。

它是渴了。南方兵望着虽然遭受鞭打仍然冥顽不化的老黑。

我们不渴吗,我们也等着这水救命啊。主人颓废地放下鞭子。

南方兵不再说什么,却又跳上车去。

你想干什么?班长喝住他,班长知道他要干什么。

这是给老乡们的救命水,严格按人头限量供应,任何人没有权力开绿灯!班长又厉声道。

班长,回去我愿意接受处分,什么样的处分都行!南方兵已经端下来半脸盆水,步伐坚定地走向老黑,班长黑着脸,可是班长没有制止。

南方兵将一盆水放在老黑的面前。

老黑抬起头,仰天叫了一声,声音悠长苍凉,它静静地看着南方兵,目光里充满感激。

喝吧。南方兵声音有些哽咽,他突然想起家乡,那片水美草肥的土地,做一头家乡的牛是多么的幸福啊,小时候他经常悠然自得地骑在牛背上,家乡的牛也和老黑这般慈祥。

老黑静静地望着眼前这小盆水,本能地伸出舌头,却又缩了回去。它再次抬起头,目视着面前的人群,又一次仰天长叫了起来,像是感恩,又像是召唤。

突然,从前面的沙丘后面跑出一头小牛,也是浑身黑色,它欢快地跑到老黑身边,挨挨擦擦。

牛尾欢快地甩动起来,小牛哞哞地叫着,看着眼前的清水,像小孩子看见花花绿绿的糖果,它在老黑的怂恿下欢快地低下头,随即发出动听的汲水声。

老黑又再次长叫了起来,怜爱地望着汲水而欢的小牛,然后望着南方兵及众兵们,温顺的大眼睛里突然流出一串泪。

沉默的兵们无言,他们站成一排,突然齐刷刷地向老黑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读者

上一篇 : 手谈
下一篇 : 青春风铃 | 亲爱的质数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