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唯一的你2(五)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余生唯一的你2(五)

文/灭绝

余生唯一的你2目录

第一章:余生唯一的你2(一)

第二章:余生唯一的你2(二)

第三章:余生唯一的你2(三)

第四章:余生唯一的你2(四)

第五章:余生唯一的你2(五)

第六章:余生唯一的你2(六)

余生唯一的你2(五)

上期回顾:言峥得知沈余加入天文社主动退社,沈余有些伤心但是并没有气馁!学校BBS上开始流传沈余的死缠烂打八卦,言峥暖心留言维护。这期会发生什么有趣的故事呢?请接着往下看吧。

[2]

而彼时,言峥因为一些事情耽搁,最后一个抵达寝室。

进门后,他状似随意地问了句:“刚刚有人来找我吗?”

室友们摇摇头,倒是都没察觉异常。言峥掩下自己心头隐隐的失落,重新翻看了下手机,一个未接来电也没有。

“不过,胡晶晶打电话约我们寝室周末一起去爬山,但寇北说你周末两天都要泡实验室,所以我就拒绝了。”瞿思远顺口提了下胡晶晶发出的周末爬山邀请。

言峥“哦”了一声,瞥了眼满脸求表扬的寇北,再没有多余的反应。

直到当晚,四个人窝在寝室里玩化学智力扑克牌。

扑克牌的玩法是,出牌时尽量凑齐一个完整的化学方程式,一局中谁先将手中的牌出完,谁就是赢家。大家提议输的人脑门上贴纸条,寇北可能中了邪,非得提议输的人惩罚弹脑门。

正式开始没几分钟,寇北就捂着微微红肿的额头嗷嗷大叫:“阿峥,我们真的要情断今夜吗?”

身为常胜将军的言峥斜睨了他一眼,反问:“我们之间有感情吗?”

被嫌弃的寇北当场泪奔:“呜……我想念蔓冬小姐姐了。之前有一次竞赛,大家私下玩这个,她弹我的时候可温柔了,一点都不像阿峥这样没人性!”

言峥无动于衷:“人性是什么?能吃吗?”

“……”寇北默默捂住心口。

“要我说,蔓冬也太惨了,开学前一个月把脚给摔了。不知道她的脚现在好全了没有?什么时候来学校报到?”

瞿思远话音未落,一旁的徐莫立即接了句:“下周五。她说要参加今年的新生舞会。”

“咦?”寇北看向徐莫,“徐三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徐莫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镇定:“我比较有同学爱。谁像你,过了这么久才想起来有蔓冬这么个人。寇二,你还玩吗?”

“玩!我要一雪前耻!”

“呵呵,为了你的额头着想,还是改成贴纸条吧。要不然明天别人看到你的额头,还以为你遭受了寝室暴力。”

“……”

最终,莫名其妙把寝室另外三人都得罪光的寇北,脑门上被贴满了“我傻”“我笨”“我蠢”“我丑”等字条,还被拍照留念。生无可恋的寇北同学总结了一下自己今晚的心路历程,五个字:人间不值得。

这年头,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所以,沈余决定在追言峥的道路上先缓几天,努力把周六的家教兼职搞定再说。介绍兼职的学长说了,如果她表现不错,小孩的家长很有可能会聘请她当长期家教。

唯一不太好的一点,就是对方家离学校有点远,坐地铁后还要再转公交车,得一个多小时。不过这都不是事儿,毕竟家教的时薪可比超市卖姨妈巾高多啦。

路途遥远,在地铁上无聊的沈余决定找点事情做,于是她想起了自己一直没有点开的那个八卦贴。

打开帖子之前,她做好了心理建设。打开帖子之后,发现帖子里除了主楼内容以及那几张偷拍的照片实在难看了点,并没有见到什么对她进行人身攻击的言论。当然,也可能是因为那些说话难听的都被禁号了。

她将评论一条条看下来,目光忽地被其中一条评论吸引。这条引起她极大舒适感的评论是这样写的——

“如果一个男生不喜欢你,你压根连靠近他的机会都不会有。所以,言峥当然也是喜欢沈余的。”

是啊,像言峥这样的人,如果他不喜欢她的话,偌大的校园里,她估计连见他一面都难,更遑论天天在他面前晃悠。

所以,言峥当然也是喜欢沈余的!

那些内心深处因为重逢后言峥的冷淡而生出的困扰,因为这个结论,烟消云散。

沈余独自坐在拥挤的车厢里,低头看着手机屏幕,拼命抑制住想给言峥打电话的冲动,然后在旁人异样的目光里,咧着嘴笑得像个傻子。

一个半小时后,沈余终于抵达目的地。

手机显示电量不多了,她赶紧调到省电模式。雇主家所在的小区管理非常严格,非请勿入。她站在门口给对方打了三个电话都没人接。无奈之下,她只好给介绍人打电话,结果屋漏偏逢连阴雨,那位学长也没有接电话。

就在她一筹莫展之际,一辆从里头驶出的黑色小汽车突然停在了她身旁。车窗摇下来,露出一张熟悉的温和俊颜。

“小学妹?你怎么在这?”应元青原本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她。

“一位学长给我介绍了一个家教的兼职……”沈余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遇见应元青,瞬间联想到室友说起的应元青的感情八卦,然后再看他就觉得自己的同情心在发作……

“没及时联系上对方?”应元青从她未尽的言语里猜到事情的原委。

“嗯,电话没人接。介绍家教的学长说帮我联系一下,暂时还没有动静。”沈余看着眼前的应元青,突然眼前一亮,看对方这模样像是这个小区的住户啊。她连忙厚着脸皮求助,“应学长,请问你认识五幢一单元701的住户吗?我刚刚给对方打电话,但是没联系上……”

应元青主动提议道:“上车,我送你过去。”

“好嘞,谢谢应学长!”沈余也没客气,直接打开车门坐了上去。好歹是同一个学院出来的,也算是自己人了。

待沈余系好安全带,应元青立即掉转车头,轻车熟路地驶入小区,没过一会儿,车子就停在了五幢楼下。

“谢谢学长,那我先上去啦!学长再见!”沈余说完就下了车,径自朝大门走去。

应元青却没有就此离开,而是一同下了车:“我陪你上去吧。”

“不用了……”沈余婉拒的话语刚说出口,就看到了楼下的门禁。

应元青仿佛没看到她的尴尬,拿出自己的门禁卡刷了一下,然后非常绅士地推开门,让沈余先进去。

沈余后知后觉道:“咦?原来学长你也住这幢楼啊?”

应元青对上她惊讶的眉眼,微微笑起来,语气温和道:“嗯,我住702。我记得林先生家的孩子今年小升初?你是负责教小朋友哪一门科目?”

“数学和英语。不过今天算是变相面试,得家长满意了才有后续。”沈余第一次当家教,难免觉得自己有些底气不足。

应元青看着电梯门上映出的女孩略显苦恼的面容,不由出声安慰:“不用紧张,先和家长以及小朋友沟通,找到小朋友薄弱的知识点,抓重点进行突破。家教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至少比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简单不是?”

沈余点点头,并暗暗将他的指点记下。

两人来到七楼,应元青帮忙按响了701的门铃。很快,大门从里面被打开。打扮素雅的女主人看到门口的两人明显愣了愣,“应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他们虽然是邻居,也不过点头问好之交,所以难免有些惊讶。

“林太太你好,这是我在北城大学法学院的小学妹沈余,之前跟你们约好今天过来上数学和英语的家教课。不过你们刚才可能在忙,她打电话没能联系上你们。所以,我就带她过来了。”应元青礼貌地说明来意,并将身旁的沈余以自己学妹的身份介绍给对方。

“啊,我正纳闷怎么人还没来,快请进,快请进。”女主人说着,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看了一眼,果然有几个未接来电,“抱歉啊,手机不知何时被我调成了静音,一直没发现……”

“那你们忙,我还有事就不进去了。”应元青婉拒对方的邀请之后,轻拍了拍沈余的肩膀以示鼓励。

大概因为多了应元青这层关系,女主人对沈余亲和有加。沈余要教的小朋友叫林霖,是一个乖巧、聪明的小女孩。沈余灵活运用了以前言峥教自己学习时所用的教学方法,几个小时下来,双方各有收获,旁边的女主人脸上满是对沈余的赞赏。家教课结束之际,女主人更是主动提出要和沈余签家教长约。

沈余给对方留了邮箱地址以便对方给自己发电子版本的合同文件,然后婉拒了对方的晚饭邀请,与之礼貌道别。

下楼后,沈余拿出手机打算将之前的静音模式调回来,却意外看到屏幕显示的三个陌生的未接来电。她点开未接来电列表,准备回拨过去,却在看到归属地来自江城时硬生生顿住。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种直觉,如果回拨这个电话,自己可能会后悔。然而,内心深处那些暗暗潜藏的期待还是战胜了一切。

电话响了好几声,终于被接通,中年女人不耐烦的声音在电话那端响起——

“你电话买来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当摆设吗?给你打了无数个电话都没人接,如果不是裴禹一直在问我你的消息,我才懒得给你打电话!简直跟你那个死鬼爸爸一样……”

母亲徐丽那尖锐又熟悉的声音在手机里响起的那一瞬,沈余心中那点期待被浇灭了。人呐,果然还是不能心存侥幸啊!从来就没有爱过她的母亲,怎么可能会因为想念就打电话给她呢?更别提主动关心地问一句,你过得怎么样。

她打断母亲徐丽的喋喋不休,直奔主题:“妈,你打电话找我到底什么事?”

自从两年前他们举家搬离江城后,半年不到,她的父母就选择了离婚放过彼此。她跟随父亲沈平一起生活,母亲徐丽则就此没了踪影。此时,听到母亲徐丽提到裴禹,沈余身上的弦不由紧绷,想起了不太愉快的往事。裴禹是沈余学画画时的师兄,后来又成了高中校友。以前沈余曾暗恋过裴禹,而裴禹得知徐丽女士与自己的父亲裴正国有了婚外情,特意接近沈余,各种示好之后,在关键时刻揭开了这块丑陋的面纱,以此报复沈余……

“我要订婚了,你十一月八日来江城参加订婚宴!请帖我就不给你寄了,地址晚点发给你,你到时候直接自己打车过来。我还有事要忙,先这样吧。”电话那端的徐丽用命令的口吻将话说完,然后毫不留恋地挂断了电话。

“……”沈余站在原地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一时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

难过?悲伤?好像都不是……但接这通电话之前因家教而得到认可所获得的喜悦感,此刻统统消失不见了。

沈余就近找了个公共长椅坐了下来。她觉得自己需要好好消化一下刚才电话里所获知的信息。徐丽女士重新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她究竟该不该去送上祝福?不知怎的,她想起了当年裴禹憎恶的眼神,以及孤身站在暴雨里目睹那个肮脏秘密时绝望又无助的自己。

那时候,如果不是言峥从天而降,她可能会选择自暴自弃吧?当他牵起她手的那一瞬,她重新有了拥抱世界的勇气。

应元青出现的时候,沈余正坐在长椅上发呆。

其实应元青原本是开车从她身旁经过的,不过等他将车停入地下车库,坐电梯直达家门口后,沈余坐在长椅上的画面却一直挥之不去。于是,他过家门而不入,鬼使神差般又下了楼,重新出现在沈余面前。

夏日傍晚的彩霞将天空印染成一幅绚丽的画布,可长椅上的女孩却笼罩在一种低落的情绪里,低垂的眉眼让人看不出她在想什么,但微抿的唇角仿佛在隐忍着什么,让人不由心生怜惜。

“小学妹?”应元青喊了沈余好几次,她才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

“哦,是应学长啊……”沈余看到对方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连自己都没察觉的失望。

应元青一向心思细腻,自然捕捉到了她的情绪变化。虽然有些好奇,但有些话并不太适合说出口。于是,他换了一种方式打开话匣子:“我可以坐下来吗?”

沈余有些心不在焉地点点头。

应元青也不气馁,坐下后,主动询问:“下午的家教课还顺利吗?”

“嗯,林太太说要跟我签家教长约。”

“看来你下午的表现完美征服了林太太。如果有需要的话,到时候我可以帮你过一遍合同。”

“好啊,谢谢应学长。”

“不客气,反而是我要谢谢学妹,让我学了这么多年的专业,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应元青调侃的话语,让沈余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她看着眼前笑容温和的年轻男人,郑重地致谢:“应学长,谢谢你。我现在心情比刚才稍微好了一点。”

“只是稍微好了一点?看来我逗人开心的能力还有待提升啊。”应元青耸耸肩,“没办法,职业所迫,只能努力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久而久之就忘记如何开玩笑了。”

沈余忍不住笑出声:“应学长,你知道我现在内心有多复杂吗?”

“嗯?”

“我现在的内心OS是,哇靠!应元青学长怎么一下子从神坛走下来了……也不给人一点适应的时间……如果我室友在这的话,肯定要开始怀疑人生的,她是你的超级粉丝。”沈余因为简短的交流,对应元青有了新的认知。

“小学妹,听完你的坦诚之言,我现在内心也有点复杂……”

“噗——”沈余觉得自己也要被眼前的学长圈粉了。初时的那种距离感,似乎一下子少了许多。

应元青见沈余的心情好转许多,低头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遂从椅子上起身:“好了,饭点到了,为了有朝一日重回神坛,请小学妹给我一个贿赂你的机会。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啊,不用了,我还得赶回学校呢。”沈余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眼时间,然后发现手机只剩1%的电量了……

“等吃完饭,我开车送你吧。”

“不用啦,一来一回太麻烦了。我搭公交车,然后再转地铁就可以了。”

“那这顿饭先记在账上,留着下次我再请,现在先送你回学校。”

“真的不用啦……”

“小学妹,请体谅一下我从小接受的绅士风度教育。So,MayI?”

应元青话音刚落,沈余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可惜,她还来不及细看,手机就因为没电自动关机了。将返校的路线记录在手机备忘录的沈余,只好选择接受对方的好意,“那好吧,谢谢学长。”

在返校的途中,依旧深受母亲订婚事件困扰的沈余,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还是决定寻求一下他人的建议。就目前而言,应元青看起来似乎是个不错的人选。

“学长,我可以请教你一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

“唔,就是如果父母做了一些伤害别人的事情,我们应该怎么办?”

“在我看来,每个成年人都应该为自己的人生负责。我们既然无权干涉别人的选择与决定,那么后果也不应该由我们这些旁人来承担。即使,对方是我们的父母。”应元青顿了顿,继续道,“这么说也许有点残酷,但很抱歉,这就是现实。”

“那……”沈余迟疑了好一会儿,又问,“如果父母改正了错误,重新收获了新的幸福,身为子女该祝福吗?”

“从心。”

沈余听完没有说话,而是陷入了长时间的沉思……

直到许久之后,车子停在学校门口,沈余道了谢,下了车,突然又重新敲开了驾驶座的车窗。

“学长,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你以及你今天做的所有一切!等我拿到家教的工资,我请你吃饭呀!”沈余说完,又十分不好意思地补充了一句,“不过得在我能力范围之内。”

“好。”应元青看着她脸上腼腆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的晃神。

“那你注意安全,拜拜。”沈余开心地朝他挥手道别,然后转身朝校园走去。

然而,沈余不知道的是,当她从应元青车上下来并开心与之交谈的同时,校门口的一隅,等了她将近一个小时的言峥,选择了默默地转身离去。

原本,言峥一直在等着沈余主动上门来找自己。但是他左等右等,就是不见沈余的身影。于是按捺不住的他,选择了主动给沈余打电话。结果,电话刚响了一声,紧接着就变成了“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言峥旁敲侧击地通过寇北间接从沈余的室友那边得知,沈余今天外出做家教了。不放心的他,选择了来校门口等待。在看到沈余平安归来时,他高悬的心总算落下。想要朝她狂奔而去,却又因为看见她与车里的异性开心畅聊,而硬生生止住了脚步。可即使拼命告诉自己要克制,却依然制止不了那颗想要靠近她的心,于是只好落荒而逃,以为如此便可以压抑内心的冲动,到头来发现原来这一切不过是无用功罢了。

喜欢一个人,大抵如是吧?

[3]

这世上,有一种痛,叫作喜欢的人给你打电话,你、却、没、接、到!

沈余看到未接来电上显示着言峥的手机号码,已经是好几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啊啊啊——”她激动地一把揭开胡晶晶一分钟前替自己敷上的面膜,“姐妹们!言峥主动给我打电话了!”

沈余话音刚落就见到谢甜甜趿着拖鞋快步跑向阳台。

沈余纳闷:“小甜甜你去哪?”

谢甜甜认真道:“我去看看月亮是不是从西边升起了。”

一旁看不下去的胡晶晶直接揭下自己脸上还未到时间的面膜:“我真是服了你们俩!这个时候难道不是应该抓紧接电话吗?”

“呃,他是傍晚给我打的电话。我当时手机没电自动关机,正好完美错过……”沈余想到这里就心痛。

“让你明天再给对方打电话是不可能的了,因为你会失眠。”胡晶晶看了下时间,直接替沈余做了决定,“男生寝室现在应该还没睡,你回拨过去看看什么情况。”

“嘿嘿,知我者晶晶也。”沈余笑嘻嘻按下了回拨键,脑中思考着电话接通后的第一句话应该怎么说。结果,预想的一切并没有发生,因为,对方关机了……

这个没能顺利打通的电话,成功让沈余失眠了。

不过,作为沈余的好闺密,远在江城的江江同学恰好也失眠了。她失眠的原因,与沈余有关。所以,在经历了无数次的内心挣扎之后,她决定发条短信过去,看看自己的闺密究竟睡着了没。

“小鱼儿,你睡了吗?”

沈余收到信息时,正睁着眼睛瞪着天花板发呆,她迅速回了条消息过去:“没有。”

“那你打算睡觉了吗?”

“失眠……”

“哦,那我就放心了。上QQ聊吧!”

沈余带着疑惑和不解打开了手机QQ,并主动发了一串问号过去——

“???”

“我偶像知道我们俩高中一直暗通款曲的事情了!”

“暗通款曲是什么鬼?不要瞎用成语,语文老师知道了会气死的!”沈余回复完这条消息,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劲,连忙又补发了一条,“你是说言峥知道我高中转学后和你私下联系的事?”

“对,他今天说在QQ上跟我说的时候,我吓一大跳,还以为他是来让我互删好友的……话说小鱼儿,你说言峥重逢之后不理你,会不会是因为你转学后一次也没有主动联系他?”

沈余看到江江的猜测,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说出了自己埋藏许久的秘密:“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搬家后去找过他的。”

江江看到这条消息,也不管已经深夜近一点,直接一个电话打了过去。不过电话刚响一声,就被沈余按掉了。江江好奇得要死,用最快的手速发了一条新消息过去:“你居然主动找过他?什么时候的事情啊?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当时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看起来对这件事并不知情的样子……”

江江一连串的问题勾起了沈余偷偷藏在青春时光里的一段回忆,她好像再次看到当年卑怯地躲在角落里的自己。

“有一回,竞赛决赛在我们那边的大学举办,我得知消息后特意跑去找言峥。本来想去恭喜他的,不过当时他正和他那些参加竞赛的朋友们聚在一块,热烈讨论着我听不懂的化学专有名词……他背对着没有发现我,然后我最终也没主动上前……我当时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努力让自己变得优秀,然后再出现在他面前。”

沈余没有告诉江江的是,当时那一群人里,有一个女孩。那个女孩身上有她羡慕的一切,阳光、自信、从容,最关键是她总能轻而易举接住他抛出来的问题。他们站在一起侃侃而谈的样子,般配极了。那一刻,她深深地感受到了彼此间的差距。所以,她离开的时候暗暗下决心,一定要等自己有资格与他并肩了,再自信地站在他面前,说一声好久不见。

那些百转千回欲语还休的少女心事,即使没有细细描绘,也让人隔着遥远的距离感受到了呢。

江江发了个拥抱的表情:“我觉得你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言峥!因为有些事,你不说出来,对方很可能永远也无法得知。我现在非常怀疑,聪明的偶像很可能早就算准了我一定会把他跟我说的话转达给你听,所以才告诉我的。我要大胆猜测一波,他的主要目的,应该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

“……不明白你的意思……”

“意思就是,他在时刻等着你主动去找他呀,这样的话他才能有机会原谅你,然后你们才能来个happyending!”哎呀,如果是真的,她偶像这个人未免也太幼稚和别扭了!啧,爱情啊爱情,比世上任何事物都复杂难懂啊。

“……你知道我为什么失眠吗?他今天终于给我打电话了!但是,我竟然错过了!等我晚上回拨过去的时候,他手机已经关机了!”

“妈呀,听你这么一说,我越发觉得我刚才的推测靠谱了!小鱼儿你现在赶紧睡觉,养好精神,明天去找他当面聊聊!后续进展请务必告知深爱着你的我!”

“好的,晚安。”沈余发了个晚安的表情,然后就退出了QQ。

过了一会儿,准备入睡的沈余突然收到了一封来自江江的彩信。沈余好奇地打开彩信里的这张照片,当场愣住。因为,照片的主人公居然是高中时代的她与言峥……

照片里,穿着校服的少女趴在教室靠窗边的书桌上午休。眉目清俊的少年正倚靠在少女前座的窗边,目光温情地注视着少女,带着几丝浅淡的笑意。而他的身影,恰好替少女遮挡了窗外照射进来的刺目阳光。

原来,她在一个人心目中曾可爱到,就算是趴在课桌上小憩,也都闪闪发光呀。

那些关于青春的斑斓回忆,一下子如潮水般翻涌而出。那句一直来不及说出口的我喜欢你呀,也许是时候鼓足勇气大声说给对方听了吧。

只是,当你对生活满怀期待的时候,生活常常会给你一个无情的耳光。

沈余睡醒第一件事就是给言峥打电话,谁知言峥手机关机一直打不通。她只好厚着脸皮询问寇北,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言峥一大早就泡实验室去了,天没黑估计都不会回寝室。

因此,她只好暂且先将自己想见到他的迫切心情藏起来。可这世上,能控制得了的,就不叫喜欢了呀。

手机响起来的那一瞬,沈余还以为言峥给自己打电话了。她迅速拿起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着“邵学长”三个字,心头掠过难以言状的失望。

邵明浩在电话里请沈余下楼一趟,说是他正在她寝室楼下,有事相商。

沈余走到阳台往楼下一瞅,果然看见邵明浩手里拎着一个小袋子正站在楼下。她带着满腔疑惑,快速下了楼。

邵明浩一见到沈余,立即万分热情地将手中的小袋子递了过去:“学妹,这是我特意为你买的奶茶,你拿着,天这么热,喝杯冰奶茶解解渴。”

“……”沈余被他突如其来的热情惊得往后退了一小步,狐疑地打量着眼前这个笑眯眯的学长以及他递过来的奶茶,没说话。

邵明浩因为沈余的反应,装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学妹,不要怕,大胆说出你此刻的想法……”

沈余内心复杂地看着他:“学长,你这无事献殷勤,有诈啊……”

邵明浩忍着笑,换上一副语重心长的口吻:“学妹,看来咱俩缺乏必要的相互认知啊。你看看学长我这张脸,有没有看到四个字?”

“什么?”

“我、是、好、人。”

“……”大热天的,沈余被对方的笑话冷到了。不过她还是接过了对方特意买的奶茶,“学长,你直说吧,你找我究竟什么事?”

“沈余学妹,请问你有没有兴趣重新加入咱们天文社?”

沈余一口奶茶差点喷出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好像刚刚被社团请退吧?当时还是学长你亲自跟我说的。”

“呵呵呵呵,前尘往事,咱们就都忘了吧……我今天来是诚挚地邀请学妹你加入天文社!学妹啊,只要你答应加入社团,别说是看星星赏月亮了,你就是要流星,学长也努力帮你实现愿望啊!”自打言峥学弟退出社团,社团人气真的是一落千丈啊!邵明浩想起这件事就愁。

“学长,好意我心领了。不过如果想要流星,我会自己努力的,而且我当初加入天文社就是因为言峥也在……”

邵明浩连忙打断沈余的话:“言峥学弟亲口说了,只要你加入社团,他就不退社团了。”

“嗯?”沈余微微眯起眼睛,算起旧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学长你当时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吧……”

邵明浩一脸慈爱地看着她:“学妹,你不知道吗?你的存在可以动摇言峥学弟的一切决定啊。你在他心目中,很重要。”

沈余所有拒绝的想法,因为邵明浩这番突如其来的话语,瞬间消失了。

下期预告:鉴于总在言峥面前解释不清楚自己回老家的意图,沈余决定发起情书攻击。可乌龙不断,情书总是在关键的时刻不翼而飞。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几经周折,沈余决定请言峥吃饭,这回能如愿吗?言峥会卸下高冷的姿态,回应沈余吗?下期更加精彩哦!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余生唯一的你2(四)
下一篇 : 余生唯一的你2(六)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