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唯一的你2(三)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余生唯一的你2(三)

文/灭绝

余生唯一的你2目录

第一章:余生唯一的你2(一)

第二章:余生唯一的你2(二)

第三章:余生唯一的你2(三)

第四章:余生唯一的你2(四)

第五章:余生唯一的你2(五)

第六章:余生唯一的你2(六)

余生唯一的你2(三)

上期回顾:电话被拉黑的沈余主动找言峥询问原因,遭到言峥的冷遇;生气之余和室友谢甜甜一块去食堂,差点丢失新书,言峥主动提醒;两个寝室正式汇合,助攻天团闪亮登场!

[2]

沈余只好用行动表达自己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坚定意志,寸步不离地跟在他屁股后面继续打转。

这次,言峥挑好书之后,就近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沈余瞪着某人,气得牙根痒痒。她觉得言峥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因为他选的这张四人桌,其中有两个空位置上都放有私人物品,另外一个位置则坐着一个低头发信息的男生。

嗯,所以她现在正站在桌旁干瞪眼。

不过,当低头发信息的男生抬起头后,沈余这个跟屁虫的悲惨命运瞬间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反转。

“诶?学弟?这么巧啊。”男生认出言峥时,一张国字脸立即笑开了花。

“邵学长。”言峥显然也认出了对方,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过几天有社团活动,记得一定要来参加啊,到时候我会再发消息提醒你。”邵明浩一脸慈爱地看着小学弟。自打小学弟加入他们社团,社团立即迎来了春天,入社人数屡破新高,甚至颇有超越北城大学老牌社团的趋势!

“好。”言峥依旧言简意赅。

“呃,这位是……”邵明浩看向站在桌边存在感极强的沈余,暗自猜测了一下眼前这俩人的关系。

沈余抢在言峥之前开口:“嘻嘻,邵学长好!我们俩是一起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不信你问他。”

沈余话音未落,耳边就传来言峥无情的打脸:“我和她不熟。”

“……”沈余默然,这家伙的良心不会痛吗?

好在邵明浩拥有一颗成人之美之心:“学妹啊,你就先坐学弟旁边那个位置吧,我朋友估计还要过一会儿才到。”

“好嘞,谢谢学长!对了,请问学长你们是哪个协会的呀?”

“天文爱好者协会。”

“哇!高大上!我从小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观星赏月探索星空的奥秘,所以学长,请问你们社团还缺人吗?”

“缺啊!那改天你来社团找我,我给你发入社申请表?”

“好的好的。”沈余越看越觉得眼前的学长和蔼可亲,当即开始交换手机号码。

言峥第三次站起来的时候,正与邵明浩聊得热火朝天的沈余放松了警惕,没有跟上去。万万没想到,等她反应过来不对劲的时候,图书馆里早就没了言峥的身影。

沈余在借阅台登记表上看到言峥的名字时,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啊。小学课本里那则“狼来了”的寓言故事,果然很有警示作用……

傍晚时分,搞定作业的沈余独自出门去食堂吃晚饭。沈余吃完饭,回到寝室门口的时候,意外听见两位室友在里面聊天——

“……是煎熬吧。”

“岂止煎熬,要疯好吗?”

……

沈余纳闷地推开门走进去,“你们在聊什么奇奇怪怪的话题?”

胡晶晶晃了晃手机,说:“我们俩在聊校BBS上看到的一则讨论帖,曾经喜欢你的人突然不理你了,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沈余一听,将手里的钥匙往桌面一拍,顾不得手痛,深有体会道:“应该是分分钟都想打死他!但是,又舍不得……”

“啊?”两位室友纷纷震惊地看着她,“居然有人这么不长眼?想不想吐槽发泄一下?我们帮你一起骂他!”

“一把辛酸泪,不提也罢……”上一秒还气势如虹的沈余,秒变萎靡。骂他?舍不得。其实她刚才说得也不太对,言峥虽然不理她,但是还喜欢着她呀。

胡晶晶哭笑不得地搂住她的肩膀,帮她打气:“振作一点!这年头,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但两条腿的男人遍地跑!你有什么要求?说出来,姐姐帮你介绍一个靠谱的。”

“算了,跟不喜欢的人谈恋爱还不如兼职赚外快。”

“噗——”胡晶晶和谢甜甜当场笑喷。紧接着,谢甜甜突然想起一件事,“你前天是不是说要找兼职?”

“是啊是啊,有活儿要介绍给我吗?我瘦瘦有肌肉,能打还能扛,你值得拥有!”

“哈哈哈哈哈哈,报名那天怎么没发现你是个活宝!我同学那有个超市促销员的兼职,明天上午十一点到晚上七点。不过超市周年庆活动,会比较累,然后一天一百,不包午饭。你想不想去?”

“行啊,正好明天周日没什么事。”一百块钱是什么概念呢?食堂一顿饭,荤素搭配十块钱以内。

沈余至今还记得,暑假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她的父亲搂着一个大肚子的女人坐在家中客厅里,对她说的那段话。大意就是,你成年了,以后你的人生你自己负责。随后他们拿走了她考上大学的二十万元奖励金,只留了三万块和一个行李箱给她。

然而,大学学费四年加起来就两万多了,再加上生活费等七七八八的,她得提前攒钱啊,不然连学都上不起咯。

“×××卫生巾大减价,满五赠一,多买多送,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错过一次等一年……”

人头攒动的超市周年庆,沈余和早上刚认识的女同伴穿着促销品牌的衣服,站在姨妈巾的促销展台前叫卖,心情甚是微妙。

这年头,钱果然不好赚啊!大型超市的周年庆活动就像个灾难现场,大爷大妈推着手推车就跟打仗似的,为了抢一盒鸡蛋能上演“全武行”。

此时此刻,人声鼎沸,加上播着促销信息的喇叭声此起彼伏,沈余和小伙伴弱鸡般的叫卖声迅速被淹没。

旁边驻扎超市的姨妈巾促销员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姐,对她俩的表现非常不满意:“你们这些小姑娘是不是没吃饱?怎么声音这么小?我示范一下,都学着点啊!”

大姐不愧是久经沙场,声如洪钟,一开嗓就吸引了一堆顾客。在顾客的咨询声中,大姐游刃有余,轻轻松松就卖出了许多商品。

沈余和小伙伴当场受教,学着大姐的样子,开始叫卖。不过因为不好意思,所以沈余在叫喊的时候,投机取巧地将双手放嘴边做喇叭状。结果,被大姐点名批评了。

“小沈,叫卖的时候不要用手挡住脸!卖卫生巾又不是做贼,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呃……”沈余默默将手放下,一张白皙的脸早已红到了脖子根。

不远处的货架边,应元青抱着一个五岁的小男孩经过,目睹这一幕,下意识停下脚步,只是并没有走近。

小男孩见他突然停下不走了,好奇地问:“爸爸,你在看什么?”

应元青收回目光,温和道:“没什么。康康,我们先去买你喜欢的芝士和牛奶,好吗?”

康康乖巧地点点头,“爸爸,我们买完东西后,可以去看小鱼吗?”

“可以。”应元青笑起来。小家伙对鱼的执念还真是深,每逢逛超市,必定要去海产区看鱼。

约莫半个小时后,应元青买好所需的物品,抱着娃准备去海产区看鱼,无意间看到角落里一位上了年纪的大妈正在费力地拿货架高层上的物品,便主动朝对方走了过去。

“康康,你站在这里别乱走,我先帮奶奶取一下东西,好吗?”应元青温声询问完,得到孩子点头后,将其放在了地上。

在帮人取下货架高层上的物品后,又收到了另外几名老人的求助。他倒是没有一丝不耐,好脾气地一一点头应允,且一边拿东西,一边还不忘关注孩子的动向。不过再周到,也会有失误的时候。当他搞定手头的事情,突然发现明明上一秒还回应自己的孩子,此刻却没了身影。

平日让五岁的小孩在超市乱跑已经够危险了,更何况今天还是超市周年庆,人流量是平常的好几倍。他眉头紧锁,立即开始四下寻找康康。

可惜,周围找了一圈都没见到康康。紧接着,他又去了海产区,结果依旧没找到人。最终,他决定不浪费时间,直接去服务台求助。

令应元青没想到的是,他还没抵达服务台,超市广播里就传来一则语音通报——

“请徐昊康小朋友的爸爸速来服务台!请徐昊康小朋友的爸爸速来服务台!请徐昊康小朋友的爸爸速来服务台……”

应元青听到广播,紧蹙的眉头微微舒展,加快脚步直奔目的地。

当他看到被人抱在怀里的小家伙时,一颗高悬的心终于安稳落下。正被沈余抱在怀里的小萌娃一见到应元青,立即从她怀中挣脱,朝应元青飞奔而去。

应元青将小家伙紧紧抱在怀里,一开口语气却异常严肃:“康康,我不是告诉过你别乱跑吗?知不知道独自乱跑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你如果再这么不听话,以后我都不会带你出门玩了。”

小家伙被批评,噙着眼泪,委屈地道歉:“对不起……”

沈余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她连忙上前提醒对方:“这位先生,你先看看孩子有没有哪里受伤,他刚才不小心被人撞倒了。”

应元青闻言,赶紧检查询问孩子是否有哪里受伤,然后又了解了下经过。原来独自跑开的康康想去看鱼,结果迷路了。在经过沈余所在的展台时,不小心被人流撞倒,差点撞到展台,所以沈余才抱着他来服务台找家长。

应元青在确认孩子毫发无损后,松了口气,随后正式向眼前的女孩道谢:“你好,我是康康的家长,刚才真的非常谢谢你的帮忙。请问你中午有时间吗?我们想请你吃饭以示感谢。”

“咦?你是徐昊康小朋友的爸爸?”刚才就觉得对方面熟的沈余终于认出了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开学典礼那天被自己撞到的那一位。对方看起来似乎没有大自己几岁呀?儿子居然都这么大了?吼吼吼,果然人不可貌相!不过长得倒是真得挺帅的!

沈余摆摆手拒绝了对方的邀请,“你太客气了,吃饭就不用啦!举手之劳而已,不用太放在心上,最重要的是孩子没事。”

应元青倒是没有勉强,将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以后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

沈余接过名片,随意瞄一眼,没想到当场被对方的姓氏吓到。她伸手一把抓住准备离开的应元青,防备地盯着他问道:“你确定你没搞错?他姓徐,你姓应?孩子是随妈妈姓吗?”

康康奶声奶气地纠正她话中的错误:“姐姐,我妈妈不姓徐,我是跟爸爸姓的哦。”

沈余这下更懵了,拽住对方的手的力道更紧了几分,内心开始盘算着如何把小朋友抢回来。

应元青见她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笑着解释道:“别紧张,我发誓我真的不是人贩子。其实康康是我姐的孩子,只不过他在外面老喜欢乱喊。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打市法院的电话去询问,确认我的身份。”

“虽然你看起来一脸正气,说得也很有道理,但是这年头坏人可不会在自己脸上写字……”尽管她已经基本被说服。

“如果你实在不放心的话,也可以打给你们学校,确认一下我的身份。”

“呃?校友?”沈余低头看了眼手中的名片,发现对方的职业居然是法官!应、元、青?这名字听起来似乎有点耳熟啊……

“北城大学法学院××届毕业生。”

“哇,居然是学长?!”沈余画风一转,双手抱拳,“失敬失敬!请原谅内心狭隘质疑你是人贩子的我,我们法院人光明磊落堂堂正正,怎么可能会做违法犯罪的事情嘛!”

应元青眼里的笑意深了几分,慢悠悠补充了一句:“不久前北城大学的新生开学典礼我也在场。”

沈余听他这语气,小心脏当场一紧,生怕他会蹦出一句“你摔倒的那一幕我刚好全程目睹”。

应元青倒是没有直接调侃,而是说了四个字:“精彩纷呈。”

“呵呵呵,那个学长啊,我还得回去工作,咱们就先不聊了哈。小康康,再见啦!”沈余想起自己在典礼上的乌龙事件就觉得心虚,既然康康的事情已经解决,那还是抓紧回去工作吧,不然一百块都要扣光了……于是她没再等对方回应,风一般迅速跑远了。

应元青直到她的身影消失,才收回目光,推着超市手推车去结账。一旁的康康不解地问自己的舅舅:“舅舅、舅舅,你不是说只要我出门的时候喊你爸爸,你就给我买小乌龟和小鱼吗?小乌龟我已经有了,但是家里的小鱼还少一个好朋友。”

“……”应元青默默扶额。

昨天他被家长安排了三场变相的相亲,不堪其扰的他只好抱着康康去赴约,并且和康康签订了“不平等条约”,最终因为康康的助攻,顺利让女方们不战而退。他奖励了一只小乌龟和一条小鱼给康康,但是……他怎么觉得自己掉坑里了?

一天的促销工作结束,夜幕已经降临。

沈余揣着自己辛苦赚到的一百块,在路边买了碗热乎乎的麻辣烫犒劳自己,然后踏着愉快的步伐返校。身体的疲倦,怎么能抵挡得住心灵上的愉悦呢?自食其力永远比仰人鼻息更容易获得幸福感。

回到寝室的时候,一位室友正在煲电话粥,一位正在电脑前上网。她和两人打过招呼,就收拾衣服去洗澡了。沈余刚洗完澡,突然听到外头传来谢甜甜的尖叫声,她匆忙穿上衣服冲了出来,然后就看见甜甜同学手里拿着一张名片,激动到手舞足蹈不能自已。

“我明天一定要去门口买张彩票哈哈哈哈哈哈!谁能想到,有朝一日,我竟然会在寝室地板上捡到男神的名片?难道连老天爷都在暗示我,爱情来了不要怂,勇敢上?”谢甜甜看着手里的名片,激动万分。而胡晶晶则嫌室友太吵,抱着手机继续去阳台煲电话粥了。

沈余凑过去看了眼,发现室友手里拿的居然是应元青的名片,不由伸手探了下室友的额头:“小甜甜你这是走火入魔了吗?为什么大晚上对着一张名片哈哈哈……”

“哈哈哈,少女你快看,是应元青诶!上次来参加新生典礼那个优秀校友代表!咱们直系学长,我梦中情人,有印象不?”

沈余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哦,怪不得我今天在超市看到名片上的名字,老觉得耳熟,敢情是之前在寝室听你提起过啊……”

“靠!”谢甜甜一掌拍在沈余肩膀上,“我就知道事情并不简单!原来这名片是从你身上掉下来的!你不是去超市兼职吗?怎么遇上了应学长?”

“今天在超市我帮一个走丢的小萌娃找到了家长,没想到小萌娃的家长就是你梦中情人。然后他说要请我吃饭,但是我拒绝了。最后他给了我一张名片,让我有需要就找他。”

“嗷,我怎么就没有跟你一起去呢!感觉错过了一个亿……不过,你居然没有认出他?”在谢甜甜看来,认不出应元青,简直就是一种罪过!

沈余耸耸肩:“我又不是你们应家军。我最开始还以为小萌娃是他的孩子,差点闹了个乌龙。”

“……应学长今年才二十六,怎么可能会有个四五岁的娃……更何况,我觉得应学长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结婚了吧。深情的男人啊,真是让人又爱又无奈啊。”

“咦?我好像发现了什么秘密……”沈余突然来了兴趣。

“也不算是秘密吧,只要在学校里稍微一打听,就能打听得出来。”谢甜甜的口吻忽然变得正经严肃起来,“其实应学长以前在校期间和传播学院的柳柳学姐是一对官配,大学一毕业两人就订婚了,感情非常好,羡煞旁人。可惜红颜薄命,柳柳学姐在去国外当战地记者期间遭遇意外身亡……本来等柳柳学姐回国,他们就准备迈入婚姻殿堂的……”

寝室的气氛好像因为这个话题,变得沉重起来。

以悲剧结尾的爱情故事总是容易让人唏嘘感伤,白日里那个男人的形象似乎一点点在沈余脑中清晰起来。不过,于此时的她而言,应元青依旧是一个很遥远的存在。她还是好好研究一下如何搞定言峥吧!

俗话说,美好的一周,往往从愉快的周一开始。但是沈余的周一,过得有点跌宕起伏。而这一切,要从她当天下午兴冲冲抱着自己的法理学课本去言峥他们班蹭课说起。

言峥他们上的是专业课,叫有机化学。班上几十个人,唯独沈余是来旁听的。

沈余的目的再简单不过了,那就是争取一切和言峥相处的机会,解决横亘在彼此之间的不知名问题,融化言峥这座冰山,让彼此坦诚以待,早日手牵手奔向幸福的明天。所以,沈余来到教室后,厚着脸皮拜托寇北和自己换了个座位,坐在了言峥的左手边。

言峥见沈余在自己身旁坐下,不由皱了皱眉,“你怎么来了?”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下午沈余她们专业有两节课。

沈余听到言峥主动开口,脸上乐开了花:“听说你们的专业课挺有趣的,所以我就慕名而来了。”

翘课就翘课,又在鬼扯。言峥目光落在她手中的法理学课本上,默默闭上了嘴。

某人难得主动一回,沈余要是轻易放过机会,那也太傻了。她开始没话找话:“阿峥,你们专业课难吗?”

言峥正在翻看课本,头也不抬道:“看智商。”

沈余听到他欠扁的回答,撇了撇嘴,凑过头去瞄了几眼他手中的课本,她立马就服气了。这些公式分开都认识,但是合起来就变成了似曾相识。听说数理化生这几大变态学院遍地都是大牛,随手一抓都是通过保送入学的各大竞赛得主。

哎,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咋这么大呢?

上课铃声准时响起,授课的老教授抱着教案走了进来。

阳光慵懒的午后,轻风拂过,桂花的清香扑鼻而来。老教授在台上讲解知识点,沈余在底下听得似懂非懂,于是只好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法理学课本上。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枯燥繁杂的法理学和复杂难懂的化学公式的双重催眠下,沈余开始昏昏欲睡。

不幸的是,老教授有一个特点,非常不喜欢学生在自己的课堂上睡觉。谁要是在课堂上睡觉,他就必定会点名让对方起来回答问题。回答对了,一切好说。回答错了,可能接下来连续几节课都会被点名……这就是为什么在他的课堂上,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旁听生少之又少的缘故。

沈余当然不知道这一点。她太高估法理学和有机化学的杀伤力,在撑了近四十五分钟后,终于光荣倒了下去。重点是,她还是全场唯一一个阵亡的。

于是,讲台上的老教授,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笑眯眯道:“那么讲了这么多,我们请一位同学来总结一下有机化合物的命名原则,并给图中所列的化合物命名。第三排左数第三个位置穿白衣服的女同学,请你来回答一下。”

全场的目光都投向了沈余的位置,已经熟睡的沈余却犹不自知。令人出乎意料的是,一旁的言峥忽地站了起来:“韩老师,这种锻炼的机会请优先考虑本专业的学生。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想回答一下您的问题。”

老教授自然认识言峥,目光在言峥和趴在桌上睡觉的沈余身上巡睃了几秒,然后伸手做了个“请回答”的手势。其实他出的题目对在座的学生来说,简直易如反掌,主要还是为了考察,不过成人之美也是中华民族的美德嘛。

“谢谢老师。关于有机化合物的命名有四个基本原则:第一,官能团次序原则;第二,最长碳链原则;第三,最低系列原则;第四,取代基次序原则……”

言峥回答完所有问题,还顺带进行了一系列知识拓展。

老教授站在讲台上满意地点头:“知识点掌握得很全面。不过言峥啊,平常有空的话,多和女朋友普及一下咱们化学的奥妙,说不定下次她就不会无聊到睡着了。外人老以为咱们化学是一门很枯燥的学科,殊不知咱们浪漫起来,压根没他们什么事。就拿写情书这件事来说吧,咱们随便一个方程式情书都能秒杀一大片。例如干燥剂的方程式情书就是,我存在的意义,只为抹去你的泪水。你们看,不读化学都不懂干燥剂的情深。所以别认为念化学就是上贼船,只要学得好,你们上的其实是一艘豪华游艇。”

老教授风趣幽默的调侃引得台下笑声和掌声一片。

沈余在这声浪里惊醒,脸色茫然地环顾四周,总觉得刚才那短暂的一觉似乎错过了什么重大事件。她正准备偷偷问言峥究竟发生了何事,坐在她后排的女生突然来了个河东狮吼:“韩老师,其实你搞错啦,咱们班言峥还单身呢!坐我前排这个女同学,其实是言峥的疯狂爱慕者!”

因为女生这一吼,沈余再次成为全场聚焦的中心。老教授一脸亲切和蔼地看向沈余:“第三排左数第三个位置穿白衣服的女同学,请你站起来一下。”

沈余后知后觉,下意识去看四周。言峥看不过去她的蠢样,提醒道:“别看了,老师叫的就是你。”

“怎么可……”沈余不信邪地默数了一遍,目光落在自己的白衣服上,最后一个‘能’字卡在了喉咙里。她硬着头皮站了起来,同时还不忘朝言峥投以求助的眼神。

言峥大概是看出了她的慌乱,难得好心地在课本写了两个字:“别慌。”

真奇怪,沈余所有的不安都在这一瞬间被抚平了。她镇定地看向讲台上的教授,心里却因为言峥的举动而涌起说不出的甜蜜。看吧,她就知道,言峥这家伙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一点都不在乎她,其实心里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嘛。

老教授将两人的互动看在眼里,笑呵呵道:“别紧张,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你是哪个专业的学生,毕竟敢来旁听我上课的学生,胆子都挺肥的。”

沈余听到老教授的自我调侃,微微笑起来:“老师您好,我是法学专业一年级的学生,我叫沈余。”

“哦,怪不得,原来是法学院的同学。很感谢你今天到场来听课,我知道来旁听无非两种原因,一种是喜欢化学,一种就是喜欢我这个糟老头。所以呢,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老教授话锋一转,“沈余同学啊,你刚刚上课为什么打瞌睡?对我的教学方式是不是有什么好的建议?”

“呃……”沈余当场卡壳,在电光石火之间,她想起了马太福音里的一句话,“老师,我的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

沈余回答完,默默在心里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不过下一秒她就笑不出来了。

“很好,马太福音很熟嘛,那就站着听课吧。”老教授笑眯眯地将了她一军,“总要警醒,免得入了迷惑。”

巧妙的一问一答,再次引爆全场的掌声。

无言以对的沈余侧过头去看言峥,平时冷若冰山的他此刻眼角挂着笑意。她心想丢人就丢人吧,博美人一笑也算是值了。

沈余并没有真的站很久,老教授大概今天心情不错,让沈余站了一两分钟就宣布课间休息了。甚至放学的时候,老教授还一脸和蔼地欢迎沈余下次再来旁听自己的课程。

一战成名的沈余,听到老教授的话,脸上露出了礼貌又不失尴尬的笑容。

课后,沈余继续厚着脸皮跟着言峥一行人,其间遇到几个一起上课的男生来要联系方式,都被沈余一一婉拒。

“老师,我的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寇北惟妙惟肖地模仿了一遍沈余在课堂上说话的语气神态,然后乐不可支道,“沈余同学,你也太可爱了吧哈哈哈。”

瞿思远也是一脸笑意地追问:“沈余,你是怎么想到用马太福音里的句子来回答的?我们还以为你会被列入韩老师的黑名单,没想到你居然逃出生天了!”

“别提了,我觉得我已经够机智了,万万没想到你们的老师竟如此优秀……”

“哈哈哈,下节课还来吗?我们帮你占座位啊。”

“成。不过要看看我们专业的课表,冲突的话可能不去了……”

“你QQ多少?到时候QQ上面聊呗。”

“好啊……”沈余和言峥的室友们聊得很愉快,一抬头发现言峥不知何时已经和他们几个拉开了很长一段距离。她赶紧抛弃言峥的室友们,噔噔噔朝言峥跑去。

此前心情似乎不错的言峥,此刻又变成了冰美人。

“你走那么快干吗?”沈余不解。她还想和他加个QQ好友呢。当年他帮她申请的那个QQ号,她一直没记住密码,所以搬家后再也没有登录过。她现在用的QQ,是高中转学后重新申请的。

“腿长。”言峥没好气地回了一句,他想起这两年自己发了无数QQ消息给没良心的某人却都石沉大海,心里就来气,于是再次加快步伐,留给她一个背影。

“……”

彼时,负责为天文社招新的邵明浩正巧迎面走了过来。言峥和邵明浩简单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沈余站在原地,气得牙根痒痒。

邵明浩看着沈余一脸阴晴不定的样子,迟疑着问道:“学妹啊,你什么时候有空?记得去我那里领入社申请表啊。”

“择日不如撞日吧。”

“好,正好这周有个社团活动,到时候一起来参加吧。”

“言峥也会去吗?”

“我跟他确认过,他会来。”

“没问题!”沈余总算恢复了点斗志。

“话说,学妹啊,你跟学弟是什么情况?我昨天让学弟把申请表捎带给你,但是他说你俩不熟。”

“……”沈余再次受到会心一击!她觉得很可能自己还没搞定言峥,就被言峥气死了!

下期预告:言峥得知沈余加入天文社主动退社,沈余小可爱终于爆发了!言峥开始慌了!让我们一块期待下期失态的言峥!(PS:灭绝大大的《小时光》和《余生唯一的你》第一部都在热卖哦,千万不要错过!)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