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笔记]阿弟,你慢慢跑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流年伴夏说:看到最后被感动了,真的被感动了。

题记:我对着他的背影喊道:“阿弟,你给我跑个第一出来!”

[成长笔记]阿弟,你慢慢跑

文/路内

1)

阿弟吴双峰生于1985年。

阿弟自小多病,稍微长大一点以后,可以看出是一个吊眼梢、翘嘴唇的男孩,皮肤黝黑,并且是个胼胝,左脚有6根脚指头。小时候我和阿弟坐在家门前的台阶上数着脚趾,我有10根脚趾,阿弟数来数去都是11根,他的翘嘴唇包不住口水,全都流在了脚趾上。

小时候,阿弟在家备受宠爱,吴家三代单传,只得这一个男丁,理当如此。可是,每次爸妈单位里有外出旅游的机会,带上的都是我,美其名曰“双峰年纪还小”。

六趾跑不快,阿弟五岁那年动了个手术,将胼胝切除,不料医生说:阿弟不但是个胼胝,还是平脚底,即使动了手术也还是跑不快。从小到大,我无数次地看到男孩们欺负阿弟,阿弟抡着他那两条曾经胼胝永远平足的腿狂奔着,眼泪和口水向身后飞溅。

阿弟的童年时代是在一片悲惨中度过的,直到小学五年级,他的翘嘴唇还是会令口水滴在作业本上。我小时候听到最多的就是家里人对他的呵斥:“双峰,把嘴巴并拢!”。由于自卑和怯懦,阿弟的学习成绩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偏偏有几次考得还不错,被老师诬赖为作弊,告到家里挨一顿暴打。阿弟哭得天昏地暗,无论如何解释也没用,其解释又继续被误读为撒谎,最后他对我说:“姐姐,我认命了,随便吧。”那时候他才十二岁。

阿弟初中毕业,想去考个烹饪职校之类的。这对我们家这种书香门第是个巨大的精神打击,在家人的坚持下,阿弟到底还是念了高中。以阿弟的烂成绩,头一年高考他考出了217的”优异“成绩,全家傻眼。第二年的复读总算考取了上海的一所烂学院。

阿弟在高中时代发育成了一个胖子,又是近视眼,戴着一副铜绿斑斑的金丝边眼镜,样子很矬。别人家的男孩,总有一点课余爱好,哪怕看看动画片、打打电子游戏呢。阿弟却是标准的生无可恋,他既不爱看书也不爱运动,甚至连电视都不碰。我不知道他的人生有何乐趣,直到有一天晚上,我在新村附近看见一群男孩女孩,围着一个倒地不起的人,大喊道:“奶茶!奶茶!”我知道奶茶是阿弟的绰号,我走过去一看,真是他,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我无法相信,我的亲弟弟在18岁时就沦为了一个酒鬼。

我大学毕业后在一家时尚杂志社上班,这期间阿弟上大学。有一天他告诉我,他参加了学校的足球队。我实在想象不出他在绿茵场上飞奔的样子,后来才知道为了让足球队长收下自己,他把自己价值两千多的三星手机送给了他。

后来我去看过他们踢球,一群高矮胖瘦的男孩在胡乱踢球。阿弟穿着我送给他的曼联七号球衫、耐克足球鞋,分外醒目。在这烂操场的边上永远会有一些女孩子充当啦啦队,我听到她们说:“那个七号还挺拉风的。”

那是阿弟的黄金时代,他瘦了,练出了一身肌肉,戴上我送给他的白框眼镜之后,吊眼梢也不那么明显了,甚至他的翘嘴唇,他告诉我:“别人都说我的嘴唇和巴罗什有点像。”

2)

那时候我不住家里。我妈妈告诉我,阿弟有女朋友了。

那是四川女孩,叫卢勤勤,比他高一届,是个瘦而苍白的女孩,还算漂亮,很懂礼貌,她身上有种凄愁的味道,与她的年龄很不相配。

后来阿弟跑到找我,非常苦恼地说:“爸妈不同意我和卢勤勤谈恋爱!”,我问为什么?,阿弟说:“他们说,卢勤勤家太穷了,而且是外地人,她就是看中了我们家有钱。”我嗤笑道:“我们家有钱?真是没见过有钱人啊。”阿弟说:“爸妈也是这么说的!”

我很严肃地问他:“如果卢勤勤真的是为了钱呢?”阿弟说:“不可能的,我有什么钱啊,外面有钱的多着呢。”我说:“人们在相爱的时候,能真正忽略金钱的,其实很少很少。”阿弟说:“她要是个上海人,你就不会这么怀疑她了!”

谈恋爱当然是要花钱的。有一天卢勤勤叹息说:“我们太穷了。”阿弟心中一片凄凉,独自回家时经过人民广场,看见一辆采血车。阿弟想,今天豁出去卖血。他钻进汽车,对医生说:“抽两百。”医生帮他抽完了,阿弟说:“给钱。”医生像看疯子一样看着他,指了指车上贴着的标语,“献血光荣”。

阿弟拿着一罐牛奶回到了学校,他对卢勤勤说:“这是我卖血挣来的牛奶,我本来以为会有钱的,结果是献血车。”卢勤勤对他说,双峰我要爱你一辈子。

卢勤勤大学毕业以后在一家公司做助理,月薪1500元。阿弟也开始拿着简历找工作,社会对阿弟这样的人可能连欺负的兴趣都没有,直接就把他踢出局了。很长一段时间,他在各种各样的公司之间徘徊,面试、实习、混几个月、回家。

有一天我问他:“你到底想做什么工作呢?”,阿弟说:“我想去考警校”,说实话,我完全没把这件事当真,因为阿弟的人生非常可怕,任何理想和目标,只要他说出来,就必然会落空,简直像是挨了诅咒一样。

卢勤勤是个非常上进的女孩,很快就在公司里站稳了脚跟,业余还做兼职瑜伽教练,一个月的收入加起来竟有七八下,很快就租了一个两室的老公寓。

3)

卢勤勤的父母来到了上海。那天阿弟让我开着车带着他去火车站接人。吃饭时聊家常,知道他们都是下岗职工。卢师傅是个木讷的中年人,卢师母比较健谈,说一会儿话,就笑眯眯地看一眼阿弟,显然是很喜欢他。

那时候阿弟开始把家里的东西往卢家搬,起初是用不上的钢丝床,然后是柜子里多余的被子枕头,一应油盐酱醋。有一天我妈做饭找不到菜刀了,问了才知道是阿弟给顺走了。

我看着事态的发展,估计阿弟的婚期不远了,木已成舟了嘛。

没过几天,阿弟灰头土脸出现在我眼前,说:“卢勤勤有别的男人了。”我有点吃惊,同时也觉得没什么好吃惊的。

阿弟说,这事还是卢师母说的,卢师母看来是真心地喜欢阿弟,偷偷告诉他,最近有个男的经常送卢勤勤回家。阿弟一时气苦,跑到瑜伽馆门口去打埋伏,果然看见一个男的陪着卢勤勤出来。

崩溃的阿弟没能鼓起勇气冲上去,他回到家,把自己灌醉了。

那晚,我去找卢勤勤。卢勤勤解释,那个男的是她公司销售部门的主管,也在这家健身房健身,看到卢勤勤在教瑜伽,自然觉得奇怪,过来和她搭讪。她不想让公司的人知道自己在做兼职,无奈陪着这个人喝了几次咖啡。男的自然也有点追求她的意思,只是还没有挑明。末了她说:“我觉得自己是做得有点过分了。”

我说:“也不能这么说,这种事情谁都会遇到。我只是希望,如果有一天你放弃了我弟弟,请你不要伤害他太厉害。”卢勤勤说:“我好喜欢双峰的,就是觉得他太幼稚了,什么事情都靠不上。”我看了看她家里那些物件,叹息说:“他已经很努力地让你依靠了。”卢勤勤摇头说:“我不是要这些,我只是希望他能够有前途。”

我问卢勤勤:“那你到底决定怎么办呢?”

卢勤勤说:“双峰说要去考警校,我想,无论如何都等他考试以后再作决定吧。”

阿弟和卢勤勤的关系,被这件事维系住了。警校考试分为文化考、体能考和面试三项,阿弟的任务就是努力复习功课,锻炼身体。

4)

可是阿弟落榜了。据说,落榜的原因是阿弟专注于肌肉锻炼,而警校的体能考试偏偏是5000长跑,比的是耐力。

我感到,卢勤勤和阿弟之间是不会长久的了。

是阿弟伤害了卢勤勤。有一天他们在一起,为了一件小事争吵起来,阿弟大吼道:“你去找那个销售主管吧!”女孩当街甩了阿弟一个耳光,跳上了一辆出租车消失了。

这一天夜里阿弟忽然大哭起来。全家惊醒,爬起来劝他,还打电话叫我回家。阿弟对我说:”姐,我心里难过死了。“

和卢勤勤分手后,阿弟被几个朋友撺掇,开了个奶茶店。我去了一次,小店有声有色,阿弟亲手给我做的奶茶也比街上的好喝。看着他在柜台后面娴熟地操作着,收款,找钱,我终于有了一丝安慰,阿弟啊阿弟,但愿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吧。我开着车回家,很自然地观察了一下,发现在一公里的街面上至少有十家奶茶店,我的心轰的一声又掉进了海底。毫无疑问,店亏本了。

有一天阿弟独自坐在店里,黄昏的阳光照着街道,他看到卢勤勤出现在眼前。卢勤勤说:“一杯奶茶,不要加珍珠。”她也认出了他。卢勤勤说:“吴双峰,你现在在奶茶店打工吗?”阿弟说:“我自已是老板。”他看到卢勤勤穿着一件紫色的防辐射服。

卢勤勤说:“我怀孕啦。”

阿弟说:“你和销售主管结婚了吗?”

卢勤勤说:“没有啦,我已经辞职了,和一个台湾人在一起,就住在这附近。”

阿弟说:“你怀孕了,不要喝奶茶,对身体不好的。”

那天阿弟骑着自行车把卢勤勤送回了家。分手时,卢勤勤说:“双峰,我在你人生最错误的时候认识了你,真是运气坏透了。”阿弟沉默,卢勤勤伤感地说:“你记住了,我是你遇到的最好的女孩,你是我遇到的最糟糕的男人。”就这样,阿弟惘然地看着她缓缓走进了楼里。他回到奶茶店,想了想,拔掉了所有的电源,拉下了卷帘门,宣告奶茶店破产。

阿弟再也没有见到过卢勤勤。

5)

此后,家里托关系让阿弟在一个公司做后勤保障,这份工作相对比较安逸,有几个女孩子在追求阿弟。我对阿弟说,适当的也可以找一个了,毕竟他也二十四岁了。阿弟说:“等我考上了警校再说吧。”

为了这次考试,阿弟戒了酒,每天复习功课,跑步健身,并且动手术治好了近视眼。我感觉到,阿弟的霉运好像走到尽头了。

他顺利地通过了体检、文化考和面试,最后一关是跑步,依旧是5000米。

那天我陪着阿弟去了考场,他有点紧张,做准备的时候,阿弟从包里拿出了一双成色很旧的跑鞋。我说:“我送给你这么多好鞋都不穿。”阿弟说:“这是卢勤勤以前送给我的,分手以后我一直都没穿,以后也不会再穿了。”我说:“好吧,你好好跑。”阿弟说:“我跑个第一名给你看。”我说:“你只要达标就够了。”

在他走上起跑线的时候,他又回过头来对我说:“我真的跑第一给你看。”

天上下起了细雨。20个男孩在跑道上移动。领跑的是一个细瘦个子的男孩,看身材明显是跑步的料子,比阿弟那臃肿的肌肉男匀称而轻捷。

细瘦男孩跑得像一头羚羊,逐渐甩开了后面的人,他的姿势非常好看,跑过我们身边的时候,还不忘记朝他的父母挥挥手。而阿弟神情严肃,脸上沾满了雨水,他甚至都没有看我一眼。

半程以后,我发现阿弟跟在细瘦男孩身后5米,而其余的人已经被甩出去小半圈了。雨下得有点大了。我看着阿弟在雨中奔跑,好像是把人生中所有的遗憾都扔到了远处。我对着他的背影喊道:“阿弟,你给我跑个第一出来!”

亲爱的弟弟,世界是很简单的,只要你跑得够快够远,对吗?

冲刺阶段,阿弟紧跟在细瘦男孩的身后。我们等待着这最后的时刻。在距离终点还有10米处,阿弟超过了他。

我已经看不清阿弟脸上的表情。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