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与你永不相欺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岁月与你永不相欺

文/甜牙(来自鹿小姐

她恍惚间认为自己变作一棵静静的树,或悄悄的石头,而姚仲豫是浓雾绿野中穿行的少年,也是临泉洗发濯足的妙人儿。

作者有话说

我年纪还很小的时候看《呼啸山庄》,看到那段旷世情话——我和你的灵魂是用同样的材料做成的,非常感动。人如果有一个理解自己,和自己心灵契合的伴侣,一定过得非常开心,琐碎的日子也会变得动人。我提笔写这篇文章时的想法就是这样,加上我一直立志要写小清新加上小变态感觉的故事,最后的成品就是这个。(话说男主角是照着英国第一情人休·格兰特写的,想想休·格兰特站在薄雾里读诗给你听,那真是……)

1

进入冬季以来,欧登塞便常常落雪。姚仲豫造访那天,雪落得最大。大瓣大瓣的白色雪花从天际坠落,像是一场盛大烟火过后的袅袅余音。

苏楠将门打开一条缝隙,凛冽风雪和着他的声音吹了进来。

“请问你是《蔚蓝深海》的作者吗?”他说一口流利的丹麦语。

苏楠点头,她的住处算得上偏僻,平日里除了杂志社编辑上门索要漫画原稿外,很少有人上门,更别提姚仲豫这样的亚洲面孔。

风将雪粒卷入门扉,姚仲豫从背包里掏出一沓纸递过来:“这些是我画的漫画,我曾经在2010年年初,将这些漫画上传到个人网站上……”

姚仲豫欲言又止,苏楠却吃了一惊。

画面风格同自己的《蔚蓝深海》如出一辙,人物造型也十分相似。

“我不知道你是否曾经看过我的漫画,但是这两个故事整体的走向和风格都十分相似,你的漫画又是同年三月份才开始在漫画杂志上连载……”

“我没有看过你的漫画,《蔚蓝深海》的每一个分镜都是我自己所思所感,没有抄袭任何人。”

“那请你拿出证据。”

那天的最后,两人不欢而散。苏楠告诉他,《蔚蓝深海》是她很早就开始创作的作品,2010年三月份才在漫画杂志上连载,是因为前期的分镜修改和杂志社审核耗费了许多时间。

“杂志在连载之前的几个月已经开始在做预热宣传,我那时已经完成了前三章的内容。”

姚仲豫坚持索要证据,要看一看苏楠口中的杂志。

可苏楠搬来欧登塞不到一个月,那些杂志并未随身携带。

“我一个星期后再来,那时你应该能做好准备了。”姚仲豫丢下这句话后便离开。

苏楠不屑于同他证明,是以未将这场对话放在心上。一个星期后姚仲豫再次拜访,苏楠仍旧两手空空。

窗外刚刚下过一场雪,整个世界晶莹剔透。

姚仲豫站在窗外,整个人蜷缩在宽大的蓝色羽绒服中,露出一双黑色的眼睛,像一只机灵快乐的小熊。

“这里没有杂志,我也没有抄袭你。”苏楠不耐烦。

姚仲豫似乎准备说什么,苏楠看到他的嘴唇一张一合,可声音被吞没在巨大的闷响中。对面一户住所的屋顶坍塌,无数雪粒溅起,如同腾起的粉尘,像是一朵膨胀的云。

对面住房因为长时间没有人居住,无人打扫屋顶积雪,雪层太厚,屋顶承受不住重量坍塌。

消防员确认没有人员伤亡后,嘱咐住户们要定期清扫屋顶积雪,又因为其他任务匆匆离去。

苏楠看了看对面仍旧陆续腾起的白色雪雾,又瞧了瞧自家屋顶上接近二十厘米厚的积雪,心里一阵战栗。

她有轻微的恐高,爬上屋顶对她来说太过艰难。

那天的后来,是姚仲豫帮了她。他接过她手中的梯子,拎着扫把上屋顶替她扫完了厚厚的雪层。

他很沉默,也很坚持,只笑笑说:“举手之劳而已。”

欧登塞是安徒生的故乡,纬度极高,有着漫长的黑夜,黄昏对住在那里的人来说格外短暂。

可苏楠一直记得那天的黄昏,她站在屋前空地上,有细细的雪粒弥散在空气中,隔着淡淡的雪雾,她能看见站在屋顶上的姚仲豫。

她恍惚间认为自己变作了一棵静静的树,或悄悄的石头,而姚仲豫是浓雾绿野中穿行的少年,也是临泉洗发濯足的妙人儿。

2

次日是个晴天,姚仲豫再次敲响苏楠的门,他语气诚恳:“我绝对不是故意找你麻烦,但是事情太奇怪了,《蔚蓝深海》和我漫画故事的走向几乎一模一样,可是……世界上怎么会有两个人想法毫无差异?”

他说着拿出手机,打开网站,递到苏楠面前:“这是我故事接下来的发展,你可以看一看。”

几分钟后,苏楠放下手机,却还未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姚仲豫接下来的故事走向同自己故事的走向如出一辙,她还在脑海中酝酿情节的细节,可姚仲豫已经付诸在作品上。

苏楠一向以情节出人意料为业界称赞,何况故事最后有数个翻转。可姚仲豫的故事情节同自己正在思索的一模一样,说明两人的思维相差无几。

“很不可思议对吧,我起初认为你抄袭了我的作品。”他顿了顿,“可……你的样子实在不像撒谎。”

苏楠一阵头疼,身子一歪就要倒下去。

她醒来已经是下午,姚仲豫从外间进来:“医生说你是劳累过度,没什么大事,但需要好好休息。”他端着一碗小米粥,“我看你工作台上的画,是要到截稿期了吗?”

苏楠没有否认,她这段时间精神状态一直不好,助手前不久跳槽,又面临截稿期,她已经熬了几个通宵。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要不要考虑让我帮你忙?”

姚仲豫就这样成了苏楠的助手,两人配合十分默契,因为思路接近,苏楠几乎不用费什么口舌就能向姚仲豫表达清楚自己的想法。

两人日夜赶工,总算在截稿日之前完成任务。

当天晚上,苏楠请姚仲豫吃饭,并且将当年的杂志交给姚仲豫,证明自己没有撒谎。

姚仲豫笑着说:“虽然这件事难以解释,但是现在心里总算是踏实了……”

吃完饭后,苏楠站在街口同姚仲豫道别。

风粗糙劲道,夹杂着雪粒拍打在脸上,姚仲豫说:“苏楠,虽然这件事我不该过问,但是……你是不是需要去看心理医生?”

在做助手的这段日子里,他发现她精神状态不好,常常梦魇。

苏楠嗫嚅道:“我一直在接受治疗……”

苏楠自从父母飞机失事后便一直精神恍惚,被几个重复的梦境折磨已久。梦里有父母,和那些年来的点点滴滴。

里面还有诡异的场景和人物,她常常在梦中见到年幼时的自己,还有一个小男孩。男孩在机场一路追逐自己的身影,躲过机场工作人员的追捕,踩着栏杆叫自己的名字。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男孩消失,自己站在种满行道树的校园小径中间,面前站着穿黑色学术袍的年轻男人,他眼镜上布满雾气,似乎正在对自己说着什么。苏楠拼命去听,却只听到风吹树叶的簌簌声响。

漫天的树叶纷纷坠落,世界也开始坍塌,苏楠总是在这样的恐惧中惊醒。

“那你……还记得梦里那个人的样子吗?”

“我不知道,但我碰到一个人,跟梦里的人很像,他叫宫和。”她顿了顿,“明天是截稿期,他会来收原稿。”

3

姚仲豫第二天如期见到这个名叫宫和的男人,出生在丹麦的华裔,相貌清俊,待人也十分热情。

苏楠为人冷傲,对待宫和却十分亲和,似乎还有些小心翼翼。同原稿一起交上的还有一个装满现金的信封,宫和假意推辞几次,最后还是心满意足地收下,嘴里说着多谢苏楠对同胞的支持,如果工作室能够挺过危机的话,苏楠便是最大的功臣。

姚仲豫坐在一旁冷眼旁观,看着宫和拿到现金终于意兴阑珊地离开。

之后苏楠也将一个装着现金的信封交给姚仲豫,他将信封推回去:“我在欧登塞大学里做讲师,现在正值假期,做你助手帮你画画,是我自己的兴趣。”

姚仲豫的到来让苏楠的生活变得规律起来,按时吃饭是他的准则,他每天会购买新鲜食材,非常认真地做菜。苏楠很少见到像他一样有耐心的人,用认真到一丝不苟的态度对待生活,闲下来会帮自己打扫卫生。

苏楠房间的摆设少得可怜,墙壁上挂着装裱过的画作。苏楠注意到姚仲豫常常站在其中一幅画作前发呆,准确地说,那不是画,是《会饮篇》的截取片段,讲述几个人在酒会上辩论爱的真谛,关于爱的最罗曼蒂克的说法便源于此处。

男人女人本为一体,神将其分开,于是双方终其一生都在找寻另一半。我们本来都是完整的,渴望和追求那完整,就是所谓爱欲。

姚仲豫将目光投注在那上面许久许久,表情凄楚,苏楠拍拍他的肩膀问他怎么了。

“这东西对你很重要对吗?”

苏楠笑得漫不经心,坦然道:“我不知道,或许是,或许只是习惯。”她顿了顿解释道,“我父母因为空难去世后,我精神状态一直很差,现在记忆就像筛子一样,有的事情想不起来了。”

苏楠的笑容,落在姚仲豫眼底,写满了落寞苦楚。

雪季在两个星期之后告终,阳光开始崭露头角,日照时间依旧很短,温暖的阳光在此刻显得弥足珍贵。

虽然两人工作的画台正对着太阳的方向,却没有阳光洒进来,原因在于邻居安娜在周围种了大片的欧洲矮棕。

这种矮棕体型高大,叶片厚实,偏偏长势喜人,挡在窗前,将阳光遮掩得严丝合缝。安娜对这片矮棕十分宝贝,雪季时甚至动手搭建了一个小小的玻璃温室,助它们度过严冬。

因为是邻居,苏楠没法撕破脸面和安娜摊牌,对于阻挡阳光的这片矮棕也就一直听之任之。

姚仲豫却十分坦荡,抱怨几次矮棕阻挡阳光后,便撸起袖子说要休整一番。

他要将矮棕移栽到别处去。

那天下午,柔和淡逸的阳光洒满世界,苏楠站在一旁看姚仲豫拎着铲子刨土挖坑,忙得不亦乐乎。

夕阳黏稠迟缓,苏楠坐在窗前,第一次从室内感受到洒到身上的日光。

橘黄色的夕照里,透过矮棕层层叠叠的缝隙,她能看见姚仲豫黑色的短发和精致的眉眼,像是工笔画里被精心描绘的少年。

姚仲豫不经意抬头,两人目光相对,光线透过矮棕,落到他的脸上是一片浅绿色的微芒。

苏楠慌乱别开视线,转身听见自己急促的心跳声。

安娜回来后发现自己的矮棕被移栽到其他地方后,随便表面上依旧客气,连连说是自己的疏忽,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些植物阻挡了邻居的日照。可从安娜僵硬的面部表情和冷漠的语气中,苏楠明白,安娜生气了。

姚仲豫倒是毫不在意:“至少我们现在终于有了阳光。”

4

宫和作为责任编辑每月两次索要漫画原稿的同时,顺便带走苏楠的款额,这样猥琐而低端的行径,姚仲豫很难想象他能践行得如此自然。

“他缺钱,因为投入的事业正在起步,需要资金也是正常的。”苏楠解释。

“可是苏楠,你有没有想过……”

苏楠面色疲倦,用手撑住额头:“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她情绪猛地失控,拍着桌子站起来嘶吼:“你以为我愿意吗?我当然知道他在利用我……”

可她难以控制自己,宫和的面容同自己梦境的那人那样相似。她精神状态很差,对那个困扰着自己的梦境更是有很深的执念,拼尽力气想要知道梦中的人是谁。她竭力想要留住宫和,就像想要捉住求生浮木般。

可空气却突然变得安静,苏楠的话也堵在喉头说不出口,因为姚仲豫将她轻轻搂住,他们隔着一张不宽不窄的桌子:“苏楠,冷静一点,你只是生病了……”

苏楠有一瞬间的窒息,姚仲豫衣领上淡淡的香气传过来,让她无法动弹。

那之后的事情苏楠记不清,她因为情绪激动晕了过去,说是睡着了或许更加准确,她接受精神治疗一直服用的药物让她十分嗜睡。

她醒来已经是两个小时后,透过窗子能看见姚仲豫正在清扫草坪。

苏楠门前的那块草坪很难保持洁净,因为附近有只叫多利的斗牛犬,似乎对自家的草地情有独钟,每天来糟蹋草坪的同时还叼来各种垃圾,让苏楠格外头疼。

“不用清理,那条斗牛犬每天都会来,整理得多干净也没用。”

姚仲豫笑着眨眼睛:“山人自有妙计。”

姚仲豫做什么都有板有眼,训起斗牛犬来也十分有架势。多利贪吃,姚仲豫几次引导,它便明白不到这处践踏草坪,不要叼来垃圾才能得到吃食。

多利活泼好动,围着食物来回跳动,憨态可掬。看到这幅画面的苏楠不自觉露出笑容,转身欲叫姚仲豫的名字,可一扭头,才发现他就站在自己身后,两人面庞离得很近,彼此的呼吸萦绕在彼此脸上。

电光石火之间,苏楠还未回过神,只察觉到唇畔一阵柔软的触觉,像是细微的电流从唇畔延伸至全身各个角落。

他俯身吻了她。

“原来一秒钟可以有这样多的变化。”苏楠想,一秒钟之前她还在思索为何他眼眸的颜色那么沉郁,一秒钟之后她在自己擂鼓般的心跳中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远处的天空是渐深的蓝色,像是无心落入水中的蓝色墨水。

苏楠看着面前的姚仲豫,他垂首道:“苏楠,如果我说……我已经爱了你很多年,你会不会相信?”

她看着他漆黑的眼,身子往后退了几步,脑中杂乱的思绪被一点点理清。

其实在姚仲豫最初敲响门扉时,她就应该察觉到,世界上怎么会有思维方式那么相似的两个人,灵魂是相同材料做成的两个人又怎么会存在于现实生活中?

这里面另有玄机,她早就应该发现才对。

“你是《蔚蓝深海》的粉丝吗?”

姚仲豫许久都没有回应,半晌后才出声:“算是吧。”

5

苏楠一直记得那天的黄昏,雪季过后的欧登塞,夜幕快要降临,姚仲豫站在她对面,眉宇间写满落寞。

她半是愤怒半是无措地质问他:“这算什么?你先是找上门,说我抄袭你,又说你爱我?狂热粉丝的激进行为吗?”

他们僵持了许久,最后苏楠对这些行径感觉可笑,她摆摆手:“算了,我贴在网站上的助手招聘今天已经有人回应,从明天起,你不要来了。”

“至少给我一个机会。”他顿了顿,“今天是我生日,给我留点好的回忆,就当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苏楠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她同姚仲豫跳上公交车。两人一家又一家酒吧喝下去,在深夜的欧登塞街头拎着酒瓶唱歌喝酒,跟着流浪歌手一起跳舞。

苏楠很少有这样开心的时刻,如果没有撞见宫和的话,这一切会更加美好。

人群拥挤的酒吧,几乎半数人围住宫和,听他讲述自己如何用特有的魅力迷住一个来自中国的愚蠢女人。

他怀里搂着一个浓妆女人,醉得摇头晃脑:“那女人一点自尊都没有,不停地给我钱,生怕我离开。”

苏楠面色惨白,几乎站不住。她手中还拎着啤酒瓶,只觉得啤酒瓶变得好重好重。而姚仲豫何时冲入人群,拎起宫和的衣领,对着他的面颊重重挥出拳头,她没有清晰的记忆。

周围的人拿打架当热闹看,吹口哨,喊口号,苏楠站在人群外围,能看见两人扭打在一起。半个小时后,这场闹剧以宫和倒在地上大叫着认输告终,姚仲豫虽然是赢的那个,可姿态也十分狼狈,眼角流着血,嘴角也青紫一片。

酒吧里的男人们纷纷上前,吹着口哨赞姚仲豫好身手。

后来苏楠站在卫生间的走廊等姚仲豫,能听见他清洗伤口时倒吸凉气的声响,苏楠捏紧手心:“姚仲豫,你不必为我做这些的,何况,他说的原本就是事实。”

里面只传来淅沥的水声,苏楠只觉得眼眶一阵酸热,借口要出去透透气。

苏楠出了酒吧门,撞上一个红发男人,那人见到苏楠表情十分欣喜,张开手臂要同她拥抱。

“可是,我不认识你。”苏楠与他拉开距离。

红发男人倒不在意,笑着耸肩:“好吧,可能是我认错人了。”男人没有离开,而是停下来继续同她说话,“我以前有个酒友,跟你长得非常像,事实上,简直一模一样。她是个非常有趣的人,也是一个既可怜又无比幸运的女孩。怎么说,她有某些缺陷,总会陷入一种令人无措的状态。但是据我所知,一直有个男孩守护在她身边。”

苏楠虽然不认识面前的男人,却觉得他的模样透着说不出的亲切。

“他们之前发生了什么故事……”苏楠的话还没有说完,男人便抬手瞥了眼手表,称自己还有事情,要先走一步。

6

苏楠开除了姚仲豫这个助手。

他在苏楠的生活中消失,却留下了许多“姚仲豫”效应。

比方说苏楠会在购物时买一份狗粮给多利,但她似乎不讨多利的喜欢,没有姚仲豫在,多利离她远远的,只有等她走进屋子,才会去吃她给它的食物。

再比方说,经姚仲豫移栽过的那片矮棕一点点枯萎下去。安娜也因为这件事对苏楠十分不满,两人偶尔在庭院里遇见,安娜总是冷面相对。

身为全职漫画家,苏楠的生活总是围绕着一个又一个的截稿期,她几乎没有心思去思索身边发生的古怪现象。

以至于所有事情接踵而来的时刻,苏楠十分无措。

第一件事便是,在折磨了她许久的梦境中,她终于看清了那个梦中人的面庞。

苏楠从梦中惊醒,手足无措般抓起画笔。恐惧和兴奋就像一簇燃起的火焰,来回炙烤着她的理智,最后她手中的画笔因为力竭而掉落,她大口大口喘着气。

眼睛盯住画纸上的人的面容,心却像是被重物狠狠撞击。

较之常人更深的眼窝,飞扬入鬓的细长眉毛,画上人的面容与姚仲豫如出一辙。

她靠在椅子的后背上,午后的阳光像是纷纷扬扬的雪,一层又一层地铺上来。无数破碎而凌乱的画面在脑中缠绕纠葛,似乎有什么呼之欲出,却又被死死压制住。

屋外的敲门声打断了苏楠接近崩溃的情绪。

敲门人是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没和苏楠打招呼便冲进屋子。女人疯狂地将桌上的摆设和画台上种种工具摔在地上,掀翻客厅中的玻璃茶几,语气狠恶:“你这个疯子,钱是你自己要借给宫和的,现在又用受害者的姿态去找麻烦!”

苏楠有片刻的怔忪,反应过来后拨通电话报警,手机却被女人夺去。

对方目眦欲裂的表情让苏楠有一瞬间的胆寒,却也终于想起来面前这女人便是前几天在酒吧遇到的,被宫和搂在怀里的女人。

她身材高挑,金色长发,典型丹麦人的长相。

“请你离开我的住处,否则我会报警。”

对方满腔怒火:“要报警也是我们报,宫和被你打断两根肋骨,现在躺在医院里动弹不得……”

苏楠蹙紧眉头,一口恶气在胸中冲撞。对方也情绪激动,面容扭曲地扯起苏楠的衣领:“就算他说的话过分了,可那天在酒吧,他不是已经被教训了吗?你又去攻击宫和又有什么意义?”

苏楠双手垂在身侧,脑中嗡嗡作响,自己什么时候深夜袭击了宫和?

“这是怎么了?”两人的争吵声把周围的邻居吸引了过来。

7

二十分钟后,在邻居们的帮助下,警察们赶到现场。

她在警局待了一晚上之后,她的心理医生风尘仆仆赶来,带着她离开。

但警员的话一直盘桓在她脑海中:“小姐,你的邻居们特意指证你有异于常人的行为,具有一定程度的暴力倾向。”

在苏楠的一再坚持下,警员将各方提出的视频证据展示给苏楠观看。

漆黑夜色中,她手持棒球棒,动作凌厉,击打在宫和腹部。面无表情的她推开窗户,将一壶滚烫的水浇在窗前的矮棕上,深绿色的舒展的叶片因为高温蜷缩枯萎。她表情邪恶地一脚踢开那只斗牛犬多利,看着多利一瘸一拐负伤逃走而哈哈大笑。

她全身抑制不住地发抖。

之前存于心中的疑问也终于被以这种方式解开,那些视频中的人千真万确是她,可她自己却没有半点记忆。

可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多利在姚仲豫走后害怕同自己接近,解释了安娜对自己的不满,解释了警员对自己的态度在自己的心理医生到来之后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

“医生,我是不是有精神分裂的症状?”

正在开车的医生愣了愣,沉默许久后回答:“是的,但是你不要胡思乱想,你的病情正在好转,而且并不严重,也没有反社会的倾向,只要配合治疗,很快就会康复。”

她只知道自己精神状态十分差,常常会陷入错乱的神思中,被不断重复的梦境困扰,却不知道自己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医生将她送回家后嘱咐她按时吃药,控制情绪后便离开。

苏楠瘫坐在地上,月光好似浓雾,一层层涌上来,紧紧包裹住她。她仰着脖子,眼睛蓦地睁大,脑中闪过一个可怕的想法——

根本不存在姚仲豫这个人,他完全是她的想象。

姚仲豫如同幽灵一般多年徘徊在自己的梦境之中。

姚仲豫对《蔚蓝深海》的了解熟知程度丝毫不亚于自己,甚至能够准确预料故事接下来的发展趋势。苏楠之前以为他找上门状告自己抄袭只是狂热粉丝的恶作剧,此时此刻才明白,如果他只是粉丝,又怎么会预料得到剧情的发展呢?

姚仲豫知道她内心所以有想法,那些隐蔽的、晦暗的想法,比方讨厌那棵长在窗口挡住所有日光的矮棕,比方那个总在自己草地上撒泼的斗牛犬多利,比方那个冠冕堂皇、不断伸手向自己索要钱财的虚伪男人宫和。

他比自己还要了解自己,移走矮棕,训练多利,在拥挤的酒吧里教训不知廉耻的宫和。可是,他明明只是个自己刚认识不久的人,又怎么会这么了解自己?

于是只剩下一种可能,姚仲豫是她想象出来的人,他们共处过的时光,移走那棵碍事的矮棕,训练多利都是她自己的臆想。

她心里充斥着恐惧,她掏出手机想要拨通姚仲豫的电话才发现自己从未留下过他的联系方式。苏楠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见不到他,明明每天一打开窗户,就可以看到他站在楼下。

苏楠有过无数孤独绝望的时刻,就像沉溺在漆黑而沉寂的海底,没有一丝一毫的光线,冰冷海水涌入鼻腔,是辛辣,是足以催人落泪的滋味。

她拼命挣扎,却总也找不到可以支撑的支点,就这样一直漂啊,奋力地游着,可是这一刻,她太累了,所有的勇气和希望都耗尽了。

她倒在地上,泪水顺着脸颊,滴滴答答地落在地面上。

除了惊愕、恐惧之外,还有一种锐利的疼痛,是失去一样珍重东西时的感情,就像父亲和母亲因为空难去世时一样。

8

苏楠按照医嘱吃药,控制自己的情绪,想象中的姚仲豫果然没有再出现。

她精神不堪重负,最终还是把这件事告诉医生,关于她幻想出一个人,百分百了解自己,也百分百包容自己,关于她对那个自己幻想出来的温柔的人产生了微妙的感情。

“苏楠,你要知道,这个病就是这样,反反复复,时好时坏。治愈的过程也不是那么简单,就像爬螺旋式的楼梯,但有时候你自认为的坏事,或许也有好的方面。”医生安慰她。

她没想到会再见到姚仲豫。午后时分,她趴在画台上睡着了,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便看到了姚仲豫。

他站在窗外,离自己非常近,手中拿着一张报纸,灵巧地折成各种样式。没一会儿,一个活灵活现的纸青蛙就出现了。

苏楠的嗓音沙哑:“你怎么又出现了?”

姚仲豫的身子似乎僵了僵,半晌后他才开口:“学姐,我去拜访过医生了,我……我是真实存在的人,不是你的幻象。”他说着抬起头,眸光闪烁,“你还是……没有想起我来吗?”

苏楠望着他的眼睛,眼泪却控制不住地落下来,这双眼睛,无数次出现在自己的梦境中。破碎的记忆、错位的梦境如潮水般涌入脑中。

在机场踩着栏杆叫自己名字的人是他,他一路追逐着她的身影,像个小英雄。

在苏楠回过头来后,他郑重其事地看着她的眼睛道:“学姐,你出国没关系,去到再远也没关系,因为我会找到你!”

站在窗外的姚仲豫声音哽咽:“学姐,这些年,我每天都会读《会饮篇》。”

苏楠瞪大眼睛,记忆仿若惊雷。那时她跟随父母在伦敦读书,有门课的教授负责为学生解读《会饮篇》,学生们坐在地毯上,一人一段朗诵出来。苏楠坐在外围,听见身后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回头便看见姚仲豫的脸庞。他一脸得意,指了指身上的黑色校袍:“学姐,我连跳三级,现在终于跟你是同学了。”

屋子里依旧有朗诵的声音,读的是《会饮篇》,讲述爱的本质和真谛。

苏楠看着姚仲豫的眼睛,扬起一个微笑。

下了大雾的天气,他拉着她走到校园角落的桥洞下,神色认真:“学姐,我已经读过《会饮篇》了,你刚刚也读过了对吧?”他紧张地吸入一口气道,“所以,说这句话我是经过了慎重考虑的,我彻底明白爱的含义。苏楠,我爱你。”

雾气弥漫的伦敦,空气湿润,苏楠站在原地,似乎能闻见隐约花香。

她忍不住笑出声,喃喃道:“明明是冬天啊。”没有花盛开的冬天,她闻到了馥郁花香,除了爱的欢喜,没有其他原因。

苏楠费力地从桌边站起来,头痛欲裂,她用手撑住额头,听见姚仲豫的声音:“不管你推开我多少次,我都会找到你。”

一直以来的梦境终于变得清晰,站在种满行道树小径上,努力擦掉眼睛上雾气的人也是他。黄色的树叶被风吹得簌簌作响,他的声音忽远忽近:“你只是生病了,那又有什么关系……”

真相显山露水,谜团浮出水面。

姚仲豫和苏楠,他们年纪尚小时便相遇,对于感情的坚定也在许久之前已经埋下种子。苏楠跟随父母出国求学,他坚定地告诉她,不论多远也会找到她。

他们有过许多开心惬意的日子,常常起雾的伦敦,他们牵着手在大学的校园里漫步。

直到苏楠的父母因为空难双双去世,他们为了赶回来给女儿过生日,却在事故中丧生。苏楠难以承受这样沉重的打击,无法从阴郁伤怀的日子中走出来,最终患上了精神分裂。

“学姐,我不是你的幻想,你只是有了第二个人格,你原本的记忆被这个人格掩盖住了。”他的手臂越过窗户,揽住苏楠,将她紧紧揽在怀中。

苏楠能察觉到他的身体正在发抖:“但是,都在好转,医生说你一直在好转,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

姚仲豫知道《蔚蓝深海》的后续发展是因为他们在一起时,苏楠就将构思的这个故事的剧情告诉了他。

或许是因为潜意识里太害怕失去姚仲豫,加之精神状态紊乱,所以她才会认定他是自己幻想出来的人物。

她靠在他的肩膀上,却猛然想起那天在酒吧遇见的那个红发男人说的话。她如今才明白,那人口中的老友便是自己,自己如那人所言,病情反复,一次又一次陷入无措的境地,却也无比幸运,因为有人一直在身后追逐着自己,保护着自己。

她身体里的两个人格相互抵制,无法正常生活,原本的人格占优势时,她会想起姚仲豫,却不忍他同自己一样陷入生活的艰难之中,会义无反顾地离开他。她离开他,却又会在下一次与他相遇时动心,想起他,又忘了他。

可如今她同他紧紧相拥,连心脏都在颤抖。或许她一直以来都错了,她不想拖累他,于是将他推开,可他对自己毫不动摇的感情让他这些年来一直随着自己颠沛流离。

苏楠抬起手,紧紧环住姚仲豫,温暖的日光洒下来,她的泪水盈满眼眶。姚仲豫让她明白,无论什么样的人,只要愿意,都可以在这个世界平和安乐地生活。

她泣不成声地倚在他的怀里,心底却是从未有过的安静与平和。她倔强地在这山河壮阔的世界独自前行,品尝过苦涩艰辛,时至今日,终于明白,没有比牵住身边这个人的手更重要的事。

此后岁月迢迢,他们再也不会分开。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鹿小姐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