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在璀璨之巅(四)

发布时间:2020年1月11日 /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念你在璀璨之巅(四)

文/云拿月

念你在璀璨之巅目录:

第一章:念你在璀璨之巅(一)

第二章:念你在璀璨之巅(二)

第三章:念你在璀璨之巅(三)

第四章:念你在璀璨之巅(四)

第五章:念你在璀璨之巅(五)

念你在璀璨之巅(四):迎念喜欢喻凛然。

江嘉树在迎念家门口蹲坐了很久,不是为了等舅舅舅妈回来。虽然他知道按照舅舅舅妈的脾气,看见了他,他们一定会让他进屋。

他不晓得自己在想什么,反正没哪处可去,离家的时候钱没带够,口袋里就剩最后几块钱,他不想给朋友们添麻烦,索性就蹲在这儿。

不知待了多久,面前突然响起脚步声。江嘉树蓦地抬头,迎念踩着拖鞋站在半开的大门边,皱眉俯视他。

他脸上一热,马上起身:“我这就走……”

“不用了,你可以进来。”还没说话,就见迎念双手交叉环抱在身前,“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原来她不是因为想收留他才改变主意,江嘉树莫名地有些失落。

“我今天收留你,不管你是明天跟你妈和好,还是后天妥协自己回家去,反正在这周末之前,必须得把离家出走的事解决了……”迎念眉头一挑,“然后跟我一起去一趟申城。”

“你去申城干什么……”

“到时候就知道了,先别问那么多。”迎念皱眉,“我一个人去我爸妈不会同意。”

每次她跟学校队伍出去比赛的时候,她爸妈就总不放心,不找个幌子,她一个人去申城怕是有点儿费劲。

“同意你就进来,不同意就算了。”迎念不给江嘉树太多的考虑时间,率先转身。

“冰箱里有水饺和汤圆,都是手工包的;汤包是外面买的速食。如果不嫌麻烦你也可以把手工面煮了,面的分量和配料都是均分放好的。”

“矿泉水在柜子里,要喝热水自己烧。”

“冰箱里还有冻好的水果汁,不过是冰的。厕所在走廊尽头,按那边墙上第二个按钮,大屏幕会放下来,要看节目自己找……”说完,迎念就朝楼梯走去。

江嘉树像受惊的动物一样紧盯着她:“你去哪儿?”

“我回房间。”迎念对他的诧异表示不解,“干吗?你一个人会怕?”

“等会舅舅和舅妈回来……”

“你就说是我收留了你就是了。”她脚步一顿,指着他,“别提申城的事,我自己会跟他们说!”而后,她步履轻快地上楼,留江嘉树一个人在楼下。

江嘉树稍站了站,迈步去厨房煮水饺。算了自己的分量,犹豫半天,再加上了迎念的那一份,水烧开、下饺子、盛好。

他把水饺吃完,迎念还是没有一点儿要下楼的迹象。江嘉树在餐厅枯坐着,洗干净碗、擦好桌面,已经再找不到别的事可做。他略作思忖,用大碗将锅里余下的水饺全部盛出,端上楼送去给迎念。

迎念的卧室门没关,她坐在桌前用电脑,江嘉树提步入内,咳了声道:“我煮了水饺,你……”

她闻声回头,江嘉树抬眼瞥见她的电脑界面,话音一顿。

“你要去申城就是因为这个?”江嘉树脸上写满了惊讶。

他没看错的话,她的电脑上显示的是某个职业战队的官网界面,赛程那一块写着最近一场比赛的时间,正好在这周末。

迎念没料到他出现,见他端着水饺,也没说不好听的,随意应了声:“啊。”

“你也玩这个游戏?”

“不玩,去看比赛。”

“你又不玩……”

“因为喜欢他们队——”迎念平静地转头看向屏幕,声音隐约有片刻的停顿,“一个选手。”

江嘉树端着碗愣住。玩游戏这种“不务正业”的事情,跟迎念这种十项全能的好学生似乎扯不上半点关系,她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游戏比赛的?

这厢他正想着,那边迎念见他既然看到了,也不再遮掩,大大方方继续浏览界面。

江嘉树好不容易回神,发现迎念的界面下拉之后,一直停在同一个选手的个人简介部分没有再变过,这才了然。

“你这是要为爱走面条!”

“什么东西?”

江嘉树撇了撇嘴角:“别人是为爱走钢丝,你这大老远为了一个人跑去陌生的城市,跟追星似的,比钢丝悬得多,一踩就断,可不就是走面条!”

迎念无语,江嘉树可真是个比喻鬼才!

申城的四月总是笼罩在绵绵的阴云之下,这几天难得迎来好天气,晴日当头,微风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浅浅拂过面颊,舒适宜人。

从机场出来坐上出租车,江嘉树有点儿恍然。春节时他和迎念还是见面互不搭理仿佛陌生人一样,谁知道转眼不过一两个月,现在竟然会一起来申城……看比赛,真是不可思议。

他有多惊讶,迎念爸妈和他的爸妈就有多惊讶。两边父母初闻消息都十二万分不可置信,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复确认,事情才成功定下。

作为一个男孩子,江嘉树曾经也很想要一个妹妹。

可惜迎念太过彪悍,这么多年的相处下来,硬生生用一身冷气把他对妹妹的所有美好期待冻得粉碎。

兄妹头一次一起出行,别说,他还真有几分紧张。

“咳。”出租车开了半天没人说话,江嘉树主动开场,“我们住哪儿?”

迎念说了,申城是她要来的,一应事宜她都会负责好,连机票都没让他买。

迎念看着手机头都没抬:“酒店地址微信已经发给你了。”

江嘉树拿出手机,微信里果真有未读消息。他一看,道:“是那边。我上次和我爸妈来散心的时候就住在那边。在商圈里,挺热闹的,下午要是想逛的话可出去转转,很多卖礼品的店,你……”

“没空。”迎念不像他,她就是秉着一颗来看比赛的心出门,没有半点儿要借此行和他改善关系的意思。

江嘉树尴尬一瞬,很快敛好神色,小声地“哦”了一句。

一路上,迎念都在忙着捣鼓手机,对江嘉树欲言又止的表情视而不见。到了酒店,一人背一个包各自回房间放东西,江嘉树稍作休憩,起身去找迎念。还没敲门,收拾整齐的迎念换了身衣服打开门,正好要外出。

“去哪儿?”

“你管我?”

管是管不了的,但烦还是可以接着烦。

江嘉树跟在迎念身后,说什么都不肯一个人行动。迎念也没坚持撇下他,带着他打车七转八转,抵达申城出名的一处标志性景点。不多时,和几个人碰面会合。

一群人有男有女,江嘉树从他们彼此的问候里听出,包括迎念在内,应该都是第一次见面。

“他也是我们群里的吗?昵称是什么?”问话的女生叫潇潇,二十多岁,指着江嘉树问迎念。

“他不是。”迎念解释,“他是我表哥,陪我来的。”

“我表哥”几个字听在江嘉树耳里十分受用,几个小时的舟车劳顿刹那烟消云散。他忙笑着跟人打招呼:“你们好。”

“他是你哥!哇,你们看起来都好小!”那个叫潇潇的姑娘不好意思道,“在群里聊天的时候听你讲话挺有条理的,我还以为你在上大学呢。”

迎念还没开口,江嘉树反应过来:“什么群?”

“应援群。”

这几个都是SF战队粉丝应援群里的成员,迎念加群以后,聊到今天的比赛,得知群里有十多个成员都会去现场,于是和他们商量起了应援的事情。

另外几个男生打完招呼后都没怎么说话,在群里聊天时也是潇潇带动气氛,他们便不插嘴,只听两个姑娘家聊。

正说着,潇潇像是想起什么,微微睁眼:“你还在读高中?那你买应援物品的钱是……”

“这个别担心,我用的是我的奖学金。”迎念忙道,“我的奖学金归我自己支配,我爸妈从来不过问我用在哪儿。”

“奖学金……够吗?”

迎念淡定一笑:“我从初中开始就每个学期拿奖学金,并且每年至少参加两场全国性的比赛,第一名也都是有奖金的。放心,绝对够!”

潇潇和几个男生一听,略感吃惊,连连夸赞她厉害。

江嘉树更是眼角抽搐:“你每个学期都有奖学金拿?”

迎念挑眉:“那不然,你以为学校费那么大劲儿评十佳优秀学生干吗?”

他无言以对。迎念的优秀,江嘉树是知道的,但他没想到的是……原来会读书真的可以当钱花!

让迎念注意到SF战队的那一场引起网络舆论争议的比赛,是春季常规赛中的一场。大大小小的战队都有参赛,一般玩家和观众大多挑自己喜欢的战队的比赛场次看,所以SF战队早先并未引起过多关注。

然而谁都没想到,SF战队竟然能从春季常规赛里成功脱颖而出,跻身八强,打进春季季后赛。对于这么一支以往从未有过亮眼成绩的队伍,可以称得上是极大的进步。

如果SF战队年年都能在春季季后赛或夏季季后赛之类的比赛中占据一个八强位置,至少从此能在游戏玩家和观众心里拥有自己的姓名。就像这一回,不少人因他们挺进八强,开始对这支队伍有了那么一点儿了解。

SF战队的发言人及队长是队里的辅助选手,姓喻名凛然,注册账号名称“103”。他刚从国外归来,此前没有比赛记录,似乎是外服玩家,被SF战队的教练注意到后才引进。也就是说,他是个新人选手。

其实除了喻凛然,SF战队里的其他选手在游戏玩家和观众们看来也都是新面孔。

ADC(游戏专有名词,意指物理伤害输出位置的玩家,后文同义)和打野(游戏专有名词,意指以野区资源为主的游走玩家,后文同义)的选手是从SF游戏俱乐部的青训队升上来的新人;上单选手(游戏专有名词,意指地图上路单线发育的玩家,后文同义)去年刚从SF战队俱乐部出道,正式注册成为选手只有一年,上个赛季的一半时间还都是在替补位置上坐冷板凳。

中单选手(游戏专有名词,意指地图中路单线发育的玩家,后文同义)打职业比赛的时间稍微长些,也是从SF游戏俱乐部出道的,但这个“长”只是相对其他几个人来说,中单选手总共也只打了不到两年时间的职业比赛。

老选手全都退役了,这支新组成的五人队伍,全员不到二十岁。不管是从比赛经验还是本身年龄看,都可以说是十分年轻。

今晚春季季后赛八强对决第一场,SF战队对上的队伍,是常进季后赛的常客,虽比不上国内最顶尖的几个队,但也有些粉丝。

开赛前,对方粉丝就在论坛里针对近期SF战队的“亮眼表现”发表了针对性评论,认为他们只是没有遇到实力强的对手,并不值得被大众期待。而SF战队粉丝量实在不足,这一点也被某些嘴脸难看的极端粉丝嘲笑。

“我要是SF战队的人,每次开场前听着那稀稀拉拉的加油声,心里肯定酸死了!”

迎念原本没想来看比赛,被这种言论气到,一怒之下不仅决定要亲自到场,还加了粉丝应援群,一个人组织应援事宜,并且承包了应援的所有费用。

她第一次做这种事,花样不多,贵在用心,采购了大大小小灯牌共几十个以及一个长达几米的巨型灯牌。

经过最开始几天短暂的心里挣扎,迎念如今已经坦然接受了自己是喻凛然的粉丝这件事。但作为粉丝,她订购灯牌时,心里也很纳闷。

真不知道这支战队的名字是谁起的,这么图方便?SF战队,SoFast战队?别人家名字那叫一个有气势,他们这算什么?

纳闷归纳闷,迎念还是将应援一事办得极为妥帖。灯牌一早预定,没有出半点儿纰漏,一群人碰面后到店取货,在比赛开始前分发给SF战队的粉丝区的观众,群里的人更是人手一个,谁都没落下。

尽管潇潇年纪比她大,也不住地称赞她做事靠谱,有条有理。

最大的灯牌铺展开,占了整整一排座位。不过原本场内就没坐满,对方粉丝也就一两百个,他们这边人数更少,加起来还不到四十人。

看起来确实挺寒碜,好在巨型灯牌往那一摆,再加上在队员入场时齐齐举起的手持灯牌,多少挽回了点儿面子。

江嘉树很捧场,在其他人举起灯牌时,也跟着把手里的应援物高高举起。余光瞥见身旁的迎念呆愣没反应,抬起胳膊肘碰了碰她。

“傻了?”他一胳膊下去,迎念蓦地回神,这才跟着举起手里的东西。

她的确呆住了。

在SF战队成员上台之后,眼见着那五个人稳步从通道里走出来,看着其中她最熟悉也是唯一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不是图像,而是真真实实活生生的人,她突然有点儿紧张,心怦怦直跳。如果不是江嘉树的提醒,她可能还会继续怔愣下去。

“迎念!”潇潇坐在她另一侧,单手举着灯牌,忽然激动地拍了拍她,“易慎刚刚上台的时候向我们这边看过来了!”

易慎是SF战队的打野选手。

迎念还未张口,镜头扫到SF战队那边,大屏幕上出现在电脑前坐下的几人。易慎还没戴上耳机,侧身正和喻凛然说着什么。

下一秒,喻凛然微微抬眼,正好和镜头对上,那眼神仿佛穿透大屏幕,朝屏幕外的他们看来。

迎念愣了一下。她抿了抿唇,只犹豫两秒,便从包里掏出一个发箍戴在头顶。发箍上有三个发光的大字——喻凛然。

先前没有戴,是因为潇潇他们说,网上现在很多人把支持SF战队的粉丝当成是喜欢喻凛然长相的粉丝。她原本想低调一点儿,可现在不想了。

在看到喻凛然的那一瞬间,她觉得别的都无所谓。

就算被人骂又如何?她到这里,就是为了支持他而来。

迎念喜欢喻凛然。她不吝,亦无惧向全世界宣告。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大约春光已老透
下一篇 : 念你在璀璨之巅(五)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