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在璀璨之巅(五)

发布时间:2020年1月11日 /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念你在璀璨之巅(五)

文/云拿月

念你在璀璨之巅目录:

第一章:念你在璀璨之巅(一)

第二章:念你在璀璨之巅(二)

第三章:念你在璀璨之巅(三)

第四章:念你在璀璨之巅(四)

第五章:念你在璀璨之巅(五)

念你在璀璨之巅(五):喻凛然娶我

这是江嘉树第一次在现场看比赛,被场馆内的气氛感染,多少也有点儿兴奋。特别是支持的队伍最后获胜了,那股激昂和振奋,走出场馆还在心里涤荡难平。直至人群散去,晚风拂面而来吹散心头热意,他才慢慢冷静。

应援灯牌交托给申城本地居住的一个群友带回去代为保管,散场后聊了聊比赛,群友们各回各家。

和江嘉树一起走在街上,迎念一直没有说话。江嘉树盯着她的侧脸看了几秒,难得安静。他第一次见识这样的迎念,或者说是他第一次,对迎念这个人开始有所了解。

她对以迎老爷子为首的迎家人,总是漠然中带着一丝抵触。他一直以为她执拗、古怪、脾气大,如果不是并排坐在同一个场馆里,他真的不知道,原来她那双看着他除了抗拒基本没有别的情绪的眼睛,也会有熠熠生辉的时候,像是亮着的霓虹灯,和星辰一样耀眼。

她也会嘶声呐喊,会因为紧张而露出揪心的表情,会有激动到甚至眼眶泛红的时候。

真好。迎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她样样全优,但也有血有肉。

江嘉树装模作样看向街景,提议:“进场前就吃了两个面包,有点儿饿了,我们去吃火锅。”

迎念瞥他一眼,有点儿不乐意,“都这么晚了,去哪儿吃?”

“火锅店,这种店开到天亮的都有,你只管跟着我走就是了!”

看在江嘉树今晚举灯牌还算卖力的份儿上,迎念默然同意了他去吃火锅的提议。江嘉树来过申城,心里似乎早就选好了火锅店,言毕往路边一站,拦了的士招手喊她上车。

在后座并排坐好,江嘉树兴致勃勃和迎念聊天,“刚才比赛,中途暂停的时候,现场导播给了你镜头,你看到没?”

迎念轻轻点头。怎么看不到,她盯着大屏幕正紧张得屏息,游戏突然卡住,暂停了长达两分钟。

比赛的现场导播们一向最喜欢在暂停的时候给好看的观众妹子切换镜头,迎念来之前听说过这个“惯例”。没想到在等待游戏继续加载的空档,自己的脸竟然会出现在大屏幕上。

几场比赛总共暂停三次,导播给了迎念两个长达数秒的镜头。

江嘉树笑:“还算不错,没太惨。”

迎念瞪他:“你才惨。”

“看在你没丢人的份儿上,这顿火锅我请了。你只管放开肚皮吃,吃多少我都包了!”

她冷笑:“本来就是你请,我根本没打算买单。”

江嘉树:这妹妹,怎么这么不可爱!

江嘉树带迎念吃火锅的地方,评价似乎不错,人也不算太多。他们俩要了一个小包厢,迎念在服务员递来的平板电脑上选了几样食材后,递给江嘉树。

男生胃口大,他选的东西不少,在这方面倒也不磨叽,很快便完事,只等开吃。

先上锅底,后上其他,东西陆续摆满桌面。江嘉树吃相挺斯文,但吃得莫名的香,叫人看着很有食欲。迎念被他感染,难得地也多动了几下筷子。

“吃得差不多了吧?那我先买单。”江嘉树抽纸擦嘴,见迎念不吃了,摁铃叫服务员。

铃摁了三四下,不知外头是不是太忙,半天没人进来。

“得,”江嘉树正要说话,手机响了。他一看来电,结账的事先搁置,起身,“我去接个电话,你等我一会儿。”

迎念点点头,一边玩手机一边消食。江嘉树刚出去不到半分钟,门被敲响,服务员进来,“您好,请问摁铃是需要什么服务吗?”

迎念道:“买单。”

“好的。”服务员朝外做了个请的姿势,“这边柜台请。”

“那……”迎念想着人来都来了,低声嘀咕了句“算了”,起身跟她出去。

迎念到柜台前,服务员报出包厢号,工作人员在柜台内捣鼓一番,忽地抬头道:“抱歉,您稍等一下,系统卡住了,我们重启一下,很快就好!”

迎念抿唇淡笑:“没事。”

等待系统重启的时间,迎念低头继续刷手机。身后似乎有人排队,她没回头看,隐约能感觉到对方非常礼貌地和她保持着安全距离,同样耐心地在等。

过了几秒,身后的男生似乎在打电话,清朗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焦急:“喂?哥!你出来一下,我支付账号好像用不了,提示要我重新进行身份验证……”

不多时,后面又响起动静。迎念下意识想回头,却被柜台里的工作人员叫住:“您好,已经可以支付,请问您用现金还是电子支付?”

她忙低头,点开支付页面:“微信。”

“好的。”

“这是您的小票。”

迎念接过小票,正欲转身,一扭头,被撞入眼帘的熟悉颜色弄得一怔。

SF战队的队服!

在看清身后两个穿SF战队队服的人的脸那一刻,迎念反应比思维更快,脚下灵活一转,当即站到了旁边。

她低头拉开包,把小票放进去,又掏了两下找出一把钱,作势站在原地整理纸币。

多亏包里放了零钱!天知道,迎念这时候有多么庆幸自己出门前往包里放了零钱。

在她背后排队的,是SF战队的打野选手易慎!他打电话叫来的“哥”,不是别人,正是喻凛然!

喻凛然!活的!

迎念屏住了呼吸,假装整理纸币和包内物品,实际微垂的眼一直暗暗偷瞄近在咫尺的两人。

“哥你先垫一下钱,等会儿回去我转给你……别说不用,我猜拳输了,愿赌服输……”

易慎本想搭着喻凛然的肩,奈何喻凛然的身高是全队最高的,姿势有点儿别扭,遂只好在他肩上拍了拍,道完谢老实收回手。

柜台内的工作人员道:“您好,我们店里现在在办活动,你们的消费达到折扣数额,再加五元可以换一张6.8折的折扣券,可以在下次消费时使用。”

易慎道:“五元?我刚好有硬币……”他在口袋里摸了摸,摊开一看,只有四个,“欸?”他转头看喻凛然,“哥……”

一直默默听他们说话的迎念蓦地抬头:“我有。”话音落下,易慎和喻凛然的视线齐齐朝这边看来。

迎念心里怦怦直跳,手心微微沁汗。她佯装镇定,当即从包里拿出一个一元硬币,放在易慎面前的柜台上。

易慎只是稍稍看了她两眼,之后马上不好意思起来:“不好吧?”

喻凛然的眼神就没那么好熬了,迎念察觉他在打量自己,被他盯得头皮发麻,根本不敢和他对视。

稳住!这个时候不能太热情把人给吓到!

迎念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笑,道了声“没事”,离开前顿了一下,明知故问:“你们是SF战队的选手吗?”不等他们回答,她又道,“晚上的比赛我看了,你们打得非常好!特别厉害!”

后一句话说得十分真诚。或许是感受到这份情绪,易慎微愣之后,回以一笑,“谢谢。”

就到这里!迎念抑制住自己特别想留下的冲动,“艰难”地转身离开。

不能一来就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太低,那样会使对方心里产生天然的隔阂,但是存在感必须要刷!不管深不深刻,一定要给喜欢的人留下一点儿印象!哪怕只有一丁点儿也好!

只有迎念自己才知道,她的步子迈得有多僵硬。明明喻凛然就在自己面前,却硬要按捺住热情,不能在他面前流连,这件事着实考验她的定力。

走过拐角,确定不会被他们看到,迎念这才猛地蹲下,埋首在膝盖之内,长舒一口气。

江嘉树打完电话,怕迎念久等,火急火燎往回赶。一推开包厢门,坐着的迎念抬头看来,眼神亮得吓人。

迎念起身,慢慢走到他面前。江嘉树被她反常的模样吓到,往后退了半步。

她在面前站定,直勾勾的眼神看得他发毛。

“对,对不起,我出去久了点儿……”

她一只手搭上他的肩,江嘉树一颤,还没说话,她道:“没事,账单我已经结了。”

“啊?那……那我把钱转给你?”

“不用。”她郑重其事道,“就冲这顿饭,今年一年,我绝对不会再找你麻烦。我保证。”

迎念抱了他一下。江嘉树全身僵滞,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怎么回事!他是不是开门的方式错了?怎么接了个电话,回来时,整个世界都变了?

聚餐结束后,SF战队的人回了酒店。年轻人精神足,除喻凛然外,全都在套间的客厅里聊天玩闹。

聊着聊着,久不见喻凛然的身影,一群人去找他。果不其然,他正聚精会神地坐在电脑前观看比赛的回放录像。

“哥,刚打完,你怎么又看起来了?”易慎挤在最前面,靠住喻凛然的椅子边缘,微微皱眉。

“刚才的比赛,第二场有点儿问题,明天我们一起看一遍,讨论一下。”

喻凛然盯着屏幕,面色严肃。几个人齐齐应声:“知道了。”

其实大家年龄相仿,差也差不过一岁或者几个月,但喻凛然身上有种让人信服的气质,尤其是遇上重大事情的时候,可靠且稳重。

比赛中,一旦开始团战,所有人都听他指挥。虽然战术方面主要由教练们负责,但真正开赛,教练们却不能上场,在场上并肩作战的只能是他们兄弟几个,这时候,喻凛然的大局观十分有用。

几个人站在喻凛然身后一同看起了比赛录像。看着看着,游戏暂停。几人禁不住露出和当时在场上一般无二的神情。

可惜!如果不是游戏卡住,当时那一波包围,根本不会让对面两个人有机会逃走。

趁着这个空挡,几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说起这波团战。电脑上,解说和现场画面在切换。怎么讨论都遗憾,易慎摇了摇头,目光再次看向屏幕。导播正好给了现场观众一个镜头。

“哎!”易慎眯起眼,忽地指向屏幕,“她是不是今天晚上那个,就那个……”他拍了拍喻凛然的胳膊,“哥,那个,一元硬币!”

易慎“啪”地按下暂停键,盯着屏幕看。其他几人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喻凛然早就看到了屏幕里的脸。导播喜欢用镜头捕捉好看的现场观众,比如画面里的人。

这个在今晚聚餐结账时替易慎给了一元钱,并赞扬他们的女生,就坐在SF战队的观众区,身前是引得易慎在上台时忍不住侧目看了好几眼的巨型长灯牌。而她的头上,戴着一个发光的头箍,其上几个大字闪耀无比。

是他的名字——喻凛然。

迎念蜷缩在薄被里,许久不曾动弹。酒店房间安静无比,没了江嘉树那个闹腾的家伙在旁边唠叨,耳根清净得不像话。

拽着被角在床上来回打滚,迎念总觉得浑身都憋着一股劲儿无处可使。

明明累了一天,从早到晚几乎没有好好休息过,已经到了深夜的点,不仅不觉得累,甚至没有半点儿困意。

刚刚在火锅店里和喻凛然碰面的场景在脑海里不停浮现,像电影片段一样,一遍一遍来回重播。

见到喜欢的明星就是这种感觉吗?迎念从来没有追过星,这种体验还是破天荒头一回。

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嗡嗡震动,迎念停止回味,拿起一看,是潇潇给她发来的信息。

“回酒店了吗?”

“嗯,准备休息了。”

那边又发来消息:“今天你辛苦了,下回有机会我们再见!”

迎念一行字还没打完,列表又新增一条消息:“对了,你玩微博吗?我们互相关注一下?”

“好。”

潇潇把自己的微博账号发来。迎念登上微博一搜,发现潇潇的主页内容只有和电子游戏相关的东西,别无其他。她好奇地问:“你的微博里怎么全都是游戏的内容?”

“那当然,这个本来就是我用来关注电子游戏的微博。”

怕迎念多想,潇潇解释了一句:“我平时的生活内容比较无聊,没多大意思,所以日常博基本没啥东西。我身边很多人都不关注游戏,理解不了我。我怕自己老发这些惹人烦,就另外开了一个专门用来关注电子游戏的微博。”

迎念听她这么一说,略作思忖。她的微博和不少同学互相关注,是不是也应该稍微注意一点儿?

不到两秒,迎念考虑完毕,给潇潇发了句“等我几分钟”,当场开始注册新微博。

新微博叫什么名字好呢?

喻凛然……迎念下意识打出他的名字,后边接上几个字,但连在一块总觉得不好,又删掉,来来回回好几遍,始终不满意。

烦躁地抓抓头发,迎念一掌捂上胸口,对自己进行了一番短暂的扪心自问后,突然心念一动,打出两个字。

五个字的账号名称映入眼帘:“喻凛然娶我。”经系统检验,这个名字还没有被人注册。

正好!迎念一边觉得心里发虚,脸上有那么一丝丝灼烧感,一边却很诚实地点下了确定键。

看着新账号“喻凛然娶我”注册成功,迎念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她对着空空如也的主页欣赏半晌,关注潇潇以后,点开聊天界面对她道:“我弄好了,你看看新增粉丝,带喻凛然名字的那个就是我!”

潇潇发了个微笑的表情:“带喻凛然的名字?这么直接?”

迎念给自己辩解:“不不不,我很低调的。”

消息发出去后,那边有半分多钟没有回复。潇潇大概是上微博去看新增粉丝列表了。迎念从床上起来,喝了两口热水。再回到手机边,就见潇潇发来消息:“你是不是对低调这个词有什么误会?”

迎念没说话。潇潇的语调很无奈:“行,叫什么都行,你自己喜欢就好。我已经关注你了。”没过两秒又说,“对了,明天咱们应援群的微博会发现场图,到时候参与名单里也带上你的账号名称?你为应援的事情出了这么多力。”

迎念忙拒绝:“不用!我是低调的人,低调一点!”

潇潇发来两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稍稍聊了一会儿,潇潇隔天还要工作,两人互相道了别。迎念去卫生间洗了把脸,重回被窝,临睡前掏出手机习惯性地看最后一眼,刷到潇潇新发的一条关于今天看比赛的动态,迎念点了个赞。

刚想关手机,迎念想了想,点开编辑,发出了这个账号的第一条动态。

喻凛然娶我:今天的比赛非常精彩。SF战队,一往无前!

配图是几张现场照,迎念没有放露脸的自拍,唯一一张出镜的照片,她只露出了额头以上部位,主要拍摄的是她那个戴在头上的灯牌发箍。

全场几百名观众,支持SF战队的只有那么几十个。大家都是第一次应援,举的都是队伍的牌子。只有她,在订做的时候给自己额外订了个喻凛然的牌子,算是满足自己的小愿望。

她是专程来支持喻凛然的,不管他会不会看到,她都想传达这份心意。

她也不会想到,很久以后,几乎所有看比赛的观众都知道,SF战队的应援口号有两句:

“一往无前!So Fast!”

“Walk the line!SF战队!”

这两句响彻在每一个SF战队支持者的心里,也响彻在世界所有玩家与观众耳边的口号,就诞生于这支新生队伍的第一场正式应援。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念你在璀璨之巅(四)
下一篇 : 日月如移越少年(一)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