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川明月不如你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山川明月不如你

文/森木岛屿

零食很好吃,小说很好追,游戏很好玩。

但是如果跟你比起来,就都还差那么一点点。

01

“夏夏!不是妈唠叨,你都二十七岁了,楼上跟你一起长大的阳阳,比你还小两岁,上个月都生二胎了,你看看你……”

简夏听着电话里妈妈一天能念八百遍的话题,默默地把手机拿远了点,换了只手拎超市购物袋。自从身边朋友接二连三结婚之后,催促她谈恋爱结婚生子就成了简妈妈的重点加急任务。

“听妈妈的,你王阿姨的侄子真不错,还是国外留学回来的,我都帮你安排好了,这周六中午十一点,在人民广场……”

“妈——”

简夏终于忍不住了,把袋子放在地上弯着腰休息。

她刚搬来这个小区没多久,今天大采购的全是生活用品,这会儿手掌已经被勒出很深的红印子。她扫了一眼也没多在意,拿出工作手机一边回复邮件一边应着妈妈:“我说过了我不想恋爱,不想结婚,更不可能去相亲的!”

“这孩子!”简妈妈也有点气了,“我找算命先生算了,说是你今年有桃花运,保准可以结婚的那种,你还不抓紧机会就……”“妈妈,我这边有个客户电话,就先不跟你说了啊!”

不等对方回应,她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对着空气翻了个高贵冷艳的白眼:“桃什么花啊,姐姐我要的是财源滚滚、发家致富

、‘欧气’冲天!”

她看了眼手机里难缠的客户,用力做了个深呼吸压下胸中那股浊气,提起袋子就往楼下走。

“咚——”

“嘶——”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她撞上一堵结结实实的人墙,东西洒了一地。她缓了缓,才揉着撞得生疼的脑袋抬头,对上一双漂亮的桃花眼……

两个人都怔了一下,然后简夏皱着眉头叹了口气。

长得倒是怪好看的,只不过这表情嘛……

面前的男人捂着胸口,眉头皱成一团,看上去痛苦得不行,额头沁了一层细汗,多看了她一眼,然后才嘶着气开口:“你得陪我去医院!”

简夏:“? ”

不是,就这么撞一下,难不成我长了颗金刚石脑袋?

“我说大兄弟!”她仰着脸往后退一步,摆足了气势,“撞到你是我的错,但是仗着自己长得好看碰瓷就是你的不对了吧?再说了,你这碰瓷是不是也太没水平了一点。哎哎哎,不是,光天化日之下的,你干什么……”

她话没说完,被人扯着后领跟拎小鸡仔一样拽上了出租车。

不等她反应过来,司机师傅一脚踩了油门狂飙出去,眼看着她与散落一地的家当越来越远,她捂着额头无力地叹了口气。

什么桃花运,看这架势是桃花劫吧!真是撞了鬼了!

02

“陈征。”

见外边半天没反应,小护士从诊室出来,环视一周又扫了一眼,语气有些不耐烦:“208号,陈征在不

在?”

简夏低头回复着客户的邮件,前两天刚接了个大项目,酬劳是相当可观,客户的破事倒也不是一般的多,她没日没夜地赶着设计图纸简直用尽了洪荒之力,偏偏对方还是不满意,多次打回来修改,真是龟毛!

小护士又喊了一声“陈征”,简夏忍不住不耐烦地“啧”了一声——这陈征到底是哪个傻子啊,排上号人都不……

下一秒,身边的男人半握拳挡着嘴轻咳一声,然后起身进了诊室。

简夏:“……”

好,很好,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住,看来这个碰瓷儿的脑袋还不好使。

她倒要听听医生的说法,看着他怎么在她面前啪啪打脸。

她低头快速回复完手里的邮件,紧跟着进去。

“别进来!”

她刚推开门,陈征半转过来头,对着她就是一嗓子。

简夏被他吼得一时有点蒙,脑袋里有什么念头闪了一下,她没来得及抓住,一抬眼看见他半裸的肩膀。

他侧对着她,看不清神色,衬衫被解开,松松垮垮地落在腰间,肌肉线条流畅。

简夏半晌没反应过来,没出息地吞了口唾沫,不由得在心里又感叹一句:这好好的肌肉男做什么不好,非要出来学人家碰瓷?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她站在门口半天没动,医生是个白头发老头,见状也不知道脑补了什么,白了她一眼:“现在不忍心了?”

“来!”他指了指陈征的胸口,“姑娘,你自己过来

看看,你男朋友这都伤成什么样了?小情侣之间有什么话说不开的,啊?吵起架来也不能不分轻重就动手?这伤口再耽误两天,感染了到时候有你们好受的……”

不分青红皂白,老医生对着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指责。

啧!说得她差点儿都愧疚了!

简夏干巴巴咳了两声,不动声色地往前两步,瞄了眼老医生胸前的名片,确定这医生不是他的托儿,再看了看他胸口包扎到一半的血淋淋的伤口,然后偷偷捏了把大腿,瞬间疼得龇牙咧嘴。

不是,她也没做梦啊!

可是……她真的真的真的只是撞了他一下。

她表情更复杂了,莫不是自己真的长了颗……金刚石脑袋?

陈征看着她呆愣愣的表情,心里忽地软了一下,伸手把衬衫揽起来穿好,牵了牵嘴角,按着她的脑袋将人转过去:“别看了,没事!”

有那么一瞬间,简夏胸口像被什么东西重锤了一下,她固执地转过身,定定地看着他。

“我……”

陈征刚抬手,被人一把拍了下去。

陈征:“……”

简夏哼了一声,仗着他坐在椅子上比自己矮一截儿,仰了仰头,颇不屑地斜睨他一眼:“心机狗!别以为玩个摸头杀就能遮掩你碰瓷儿的龌龊行为!再说了,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玩这种把戏,你行不行啊?还想用美色诱惑我?小子哎,先看看你智商负了多少吧!”

陈征嘴角抽了下:“……”

03

从医院出来,简夏看都没看他一眼,几乎一路试图狂奔,可偏偏身后的脚步声匀称有力,始终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像……一坨不小心踩到的狗屎,怎么都甩不掉。

她猛地停下来,一转身差点又跟他撞了个满怀。

这次她学聪明了,反应很快地往后退了两步,跟躲瘟疫似的,不不不,是瘟神!

谁知道他会不会来个二度碰瓷儿呢?

“哎,我说这位大哥,”她叉着腰仰头看他,“医药费我都付过了,剩下几天只要你按时去换药就行,你还一直跟着我是想怎么样啊?”

“我事先说明啊!”不等对方说出话来,她径自急匆匆打断,“做人不能太贪得无厌不是?你要是还想跟我谈什么精神损失赔偿之类的,我告诉你,我也不是好惹的。我哥同学的舅舅的小姨子,我二姑夫的小女儿的堂妹都是学法律的,不行了你就等着收律师函吧!”

这气势够足了吧?

她摸了把鼻子,强压着心虚故作镇定地看着他。

陈征倒是没什么所谓,等她说完话,才懒懒散散笑了下,把话头收回去,随意应了句:“哦。”

简夏以为他被自己唬住了,转身拔腿就跑,以八百米冲刺的速度直奔小区,她确认身后没人了才弯着腰大口大口喘气,然后按了电梯直上17楼。

就在她刚从包里摸出钥匙的时候,身后响起一阵脚步声,她下意识回头,看到陈……啊呸!看到“碰

瓷怪”不急不缓地正朝她这个方向走过来。

她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完了!

看来这家伙不只是个碰瓷怪还是跟踪狂,他该不会劫财又劫色完了入室杀人……

简夏越想越没底气,一边默默地把手伸进包里去摸防狼喷雾,另一边做好报警的准备,面上依然假装淡定:“那个什么,陈大哥是吧,撞到您确实是我的不对,对不起啊,我先跟您道个歉,这个伤筋动骨一百天,您有什么需要就跟我说,包售后直至您痊愈……”

“咔嗒”一声。

面前的男人极自然地从兜里摸出一把钥匙,插进了对面的大门锁孔,毫不费力地开了门,还回头冲她笑了下:“好,那就麻烦你了。”

简夏:“……”

对面什么时候搬了新邻居?

她愣了下,然后发现前几天因为对面搬家一直堵在她门口的那个笨重木沙发也没了踪影,物业小哥哥终于良心发现了?

她瞄了对门一眼,从包里摸出钥匙开门。

“哎,那个谁,你过来,我饿了!伤口不方便!”

她还没来得及反驳,身后一重,被人拎着衣领直接扯了过去。

陈征你大爷的,伤口不方便,拎起我来倒是挺方便哦?

04

迫于碰瓷怪的淫威,简夏一日三餐基本都挪去了对面,还得保证随叫随到,从煮面条到包饺子,从白米稀饭到皮蛋瘦肉粥,跟中了邪似的,顿顿她都得亲自下厨。

不得不承认,这货的作息是真的规律。

早上七点起床跑步,早餐要保证营养,中午准点午休,下午要吃水果,晚上十点半准时睡觉,不仅这样儿,他还强制性要求简夏作息跟他保持一致,理由竟然是为了配合他养伤!

几天下来,简夏之前熬夜的黑眼圈都淡了一层。

不过,他嘴巴也是挑得厉害。

简夏煮了两天饭,就被嫌弃了,皮蛋瘦肉粥腥味太重,土豆烧牛肉肉质太老,红烧鱼……鱼鳞都刮不干净!

呃……

好吧,是她的问题。

毕竟自己忙于工作好几年,吃外卖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哪还有时间折腾这些!

于是,说好的照顾伤员,反倒变成了蹭吃蹭喝。

她抱着平板电脑窝在沙发上改设计图纸。

说来也是好笑,之前火急火燎催促的客户,这几天反倒消停了,上次的设计图发过去之后,那边只回复了一句“改到你完全满意再发过来”,然后就没了动静。

开玩笑,戒指又不是给我用,什么叫改到我满意?

说是这么说,但也不得不承认,这几天她吃吃喝喝、改改图稿,倒是爽歪歪,而且……

她抬头偷偷瞄一眼身边的男人,他五官深邃冷硬,撇去这么龟毛的性格的话,看上去倒是挺祸害少女的,看得久了,还总觉得莫名有点眼熟。

她悄悄笑了下。

嘿嘿嘿,全天下好看的小哥哥都眼熟,是她上辈子的后宫佳丽!

“麻烦擦一下你的口水,谢谢。”

他盯着笔记本电脑,头也

不抬:“笑得那么猥琐,简夏,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别的企图?我看你撞我那一下是故意的吧?”

哎哎哎——

简夏揉了揉泛红的耳朵。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知道不?

等一下,这个人……是全身上下都长了眼睛吗?她就瞄了那么一会儿,都能被发现?

“呵!”她光明正大地移开视线,“看你一眼犯法吗?再说了,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我看是你对我有什么企图吧?”

“嗯。”他笑。

“嗯?”

简夏怔了下,她咳了声,别开视线,皱着眉头:“你……说什么?”

“我说你电话响了。”陈征起身,也没看她,嘴角的笑意还没散去,但表情已然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随手拎起桌上的手机递给她。

简夏扫了一眼屏幕,瞬间变了脸色,然后灰溜溜地抱着手机去了阳台。

“妈……说了我不去,谈什么恋爱结什么婚啊!”

“条件再好也没用,反正我不去!”

“性取向没问题!为什么不结婚?”

“零食不好吃吗?小说不好看吗?游戏不好玩吗?我为什么要结婚?”

……

屋里,陈征嘴角的笑意僵了下。

05

“你不打算结婚?”

简夏收了手机,从阳台进来的时候,一眼就对上陈征的视线,她莫名有点心虚,把手机塞到衣兜里,避开了他的问题:“你这人怎么还偷听人讲电话啊,真不要脸!”

“为什么不想结婚?”

他从冰箱里拿出

两罐可乐打开,递给她一罐,顺势坐在了沙发上,一副家长谈话的架势,笑意不及眼底,语气淡淡:“就没有一个让你愿意放下零食、小说、游戏的人吗,还是……”

“打住打住啊!”

简夏伸手比了个停止的动作,及时把他的种种龌龊猜想扼杀在摇篮里,然后抿了口可乐,在他身边坐下来:“我一点问题都没有,也没说我真的不结婚。”

陈征眼睛亮了下。

“只是……”

简夏别过头看了他一眼,神色有些复杂。良久才缓缓叹了口气,有点挫败地低了低头,她灌下一大口可乐,勉强笑了下,更像是自言自语:“还有九天,再等等吧!”

陈征侧过头,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弯了弯嘴角,再抬头已恢复了漫不经心的语调:“怎么,有故事的女同学?”

“呸!”简夏抬手拍了他一掌,环视一周,故意嘲讽,“还说我呢!看看你自己,啧啧啧,老大不小的人了,还不是单身狗一个,受了伤还得靠我这个邻居来照顾,真可怜!我呢,是忙于事业不想嫁;你呢,是没人要,我们有着本质的区别!哎,我在你这儿几天,也没见你上过班,你比我还……”

手机忽然振动起来。

陈征把刚准备说的话吞了回去,抓起手机一不小心碰到了免提键,那边火急火燎的声音传来:“陆总……”

他立马按掉免提,不动声色地瞄了眼简夏,然后起身装腔作势地捂

了下肚子,往卫生间方向走过去:“陆总怎么了?”

简夏看着他鬼鬼祟祟的样子,不屑地哼了一声,也不知道谁是有故事的同学,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啊!

该不会……

她脸上的表情有一丝丝崩坏。

卫生间。

电话那端的人跟见了鬼一样:“陆……陆总?”什么叫陆总怎么了!

“嗯,”他淡淡地应了声,“有事说事。”

“哦哦哦,就是那个您一直亲自负责交接的图纸,我想问下进展怎么样了?因为这边老师傅就快要走了,图纸再确定不下来的话,戒指可能就没办法在这个月十七号之前做好了。”

“好,我知道了,图纸今晚给你。”

“哎,还有,还有……”小助理可怜兮兮地扒拉着手机,“陆总……我落你那儿的身份证……什么时候才能还我啊,你该不会给我弄丢了……”

“嘟——”

陈征直接挂了电话,没什么表情地在屏幕上噼里啪啦敲了半天。

门外忽然传来简夏“啊”的惨叫声。

06

“被猪咬了啊你?”

他走过去,瞄了眼她平板电脑上的设计图纸。

“被猪咬了!”

简夏可怜巴巴地点了点头,接着一边急匆匆地修改图纸,一边吐槽:“这个人有病吧,前两天才刚刚跟我说不着急,让我改到自己满意为止,今天就突然跟我说下午四点之前要定图稿,是不是有毛病啊?神经病,以后最好别让我碰见,不然老娘分分钟打死他不可

。一枚破戒指,我改了大半个月了都还不行,这人是有什么奇怪的病吧……”

陈征刚伸到一半的手顿在半空中,嘴角有点僵硬。

简夏回头扫了他一眼:“你中毒了啊,还是练什么功夫呢?没事给我泡杯牛奶洗点水果过来,我边吃边工作才有灵感!”

陈征:“……”到底谁是伤员啊!

他刚扭头打开冰箱,又被简夏叫住。她仰着脸,眼睛里有亮晶晶的……坏意:“哎,陈征,你过来,你过来!”

他又折返回去,按照她的要求附耳过去。

“我问你一件事啊!”她抵着他的耳朵,压低了声音。

女孩子温热的呼吸喷薄在他耳边,是她特有的软软糯糯的语调,他不自觉心跳加快,耳尖染上了明显的绯红。

“你是不是……”她吞了口唾沫,“被人包养了?”

陈征:“……”

“你看啊!”简夏退开,下巴抵在膝盖上,“你又不用上班,每天吃好的喝好的,还养得细皮嫩肉的,刚刚打电话还鬼鬼祟祟,老实说,那个什么陆总就是你的金主吧?看看看,你耳朵还红了呢!”

陈征:“……”

他咬牙道:“没有!”

“哦。”她一副“我懂的”的表情,“那就是……同性恋?哎,放心,我又不会嘲笑你,看你这样子应该——”

他忽地俯身过来。

面前的男人忽然放大的五官,让她愣了下,一时间忘了躲开,心跳声明显剧烈起来。

他在距离她嘴角最后

一厘米的地方停下,看她从脸颊一路红到脖子根,得逞地勾了勾嘴角,然后起身,声音里满是藏不住的笑意:“想吃什么?”

“啊?”

简夏差点儿没反应过来,兮兮地垂下脑袋用力闭了闭眼睛:冷静冷静!不要被这祸水败了你的江山!

“我要吃草莓,凤梨也来一点!”

07

托那堆水果的福,她那天下午准时交了设计稿,客户那边这次倒也没再说什么,还很快给她打了尾款,看来应该还很满意,而陈征这几天也没了踪影。

她一个人趿着拖鞋从自家屋子踱到对面,再慢悠悠地晃回来,老实说,没他在还真觉得有点无聊。

她攥紧手指又松开,反反复复地看着微信上某个对话框,最后一条消息还是半个多月以前的。

她翻到日历上,看着近在咫尺的那个标红日期,距离现在只剩不到十二个小时。

过了明天,她就要妥协了吧,如果那个人,还没有来。

她用力吸了口气,转身扯了件外套准备下楼觅食。

“哐当——”

一堆工具箱落在她脚边,带头的物业小哥哥挠了挠头,怪不好意思地冲她打招呼:“简小姐!”

简夏看了看跟在他身后的电修工,想起之前一直堵在她门口的沙发:“那个……沙发的事,谢……”

“不好意思啊。”

没等她说完,物业小哥哥一脸尴尬地躬了躬身:“真的很抱歉,因为之前比较忙。这不,我一大早特意找了师傅

过来修楼层感应灯。等会儿把这个线路也一起查了,您看看还有什么我可以帮上忙的我也顺带一起弄了。那个沙发的话,您男朋友上次也已经挪开了,以后有什么事我这边肯定及时处理,能不能拜托简小姐跟您男朋友招呼一声,撤销投诉……”

简夏有点蒙:“? ”

哪个不要脸的打着她的名号投诉别人了?不对,等等……搬沙发,男朋友,碰瓷怪?

她脑袋里一些混乱的线索串在一起,忽地有了个大致的揣测轮廓。

电梯门打开,一个西装革履的小伙子直接朝她这边走过来,还特意瞅了眼门牌号,然后看了看简夏。

“那个……”

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自家老板没结婚是事实,可是也没听说有女朋友啊,所以站在他家里这位是……算了,不管了。

“您好,我是陆总的助理陈征,过来帮陆总拿户口簿,还麻烦您帮忙拿一下。”见简夏半天没动,他又补了一句,“或者,方便我自己进去吗?”

简夏大脑里简直乱成一团,然后忽地伸手将人拦住:“你的身份证给我!”

呵,狗骗子居然敢骗到我头上来?冒充什么人不好冒充陈征?你当我傻啊!

小助理越发为难了,不是,你们这一个两个的都怎么回事啊?明明老板拿了我身份证不还,现在进你家门办事还非得刷身份证?想开我直接说吧,不带这么为难人的啊!

“我身份证在陆总

那里……”他叹了口气。

“呵呵,”简夏冷笑一声,倾身往后整个人拦在门口,指挥物业小哥哥,“快报警,这个人是骗……”

“陈征,我跟你说了让你下午再过来,”电梯门打开,男人一边打开钱包摸出两张身份证,一边急匆匆地说,“现在她还在家,你要是露馅……”他一抬头看见自家门口围着的一堆人,以及简夏越发难看的表情,默默地闭了嘴。

他冲着助理使眼色,偏偏对方未能会意,直接冲过去盯着他手里的身份证:“陆总,求您快把身份证还给我吧!”

他扫了一眼简夏,立马把钱包往后藏,手腕却被人一把攥住。

简夏从他手里一点一点掰扯下来身份证,盯着上边熟悉的照片,仰着脸几乎快哭出来,他见状伸手去抱她,被她扯着身份证躲开。

“碰瓷怪!”她梗着脖子一脸凶狠,声音却有些哽咽,“不是说你叫陈征吗?说,从哪儿偷的陆回的身份证,谁派你来的,冒充他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我告诉你,别以为我喜欢陆回那个王八蛋啊,我就真傻不拉唧地在等他回国啊。我又不傻,鬼才会把他那句玩笑话当承诺……”

她撇开他过来抱她的动作,狠狠地抹了把眼角:“神经病啊滚远点,我妈喊我回家相亲呢,你再这样我报警了啊!”

“夏夏。”他笑了下,往前追两步不顾她的挣扎一把将人拉到怀里,“我是陆回

,我回来了。是我的错,抱歉让你久等了。”

简夏被他捂在怀里,鼻涕眼泪抹了他一身,模模糊糊地呜了几句,不知道说的什么。

陆回笑,将她松开一点:“上次在楼下跟你撞了个满怀,是你没认出我来,我刚好拿了助理的身份证,就想着逗逗你,看你什么时候才能认出我来,所以到底是谁没良心啊。”

“王八蛋,那我一直发微信你为什么都不回我了,我还以为……”

“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吗?我这几天不是一直在你跟前吗,你见过住一间屋子的人还要靠微信交流的吗?”

“晚了,我现在没有话要跟你说了!”

“可是我还有话跟你说。”他低头附在她耳边,笑,“我走的那年十八岁吧?我记得我跟你说过,二十八岁的时候才会考虑结婚问题。”

她无名指上一阵冰凉,是她前后修改了近一个月的那枚戒指实物。

“夏夏,明天是我二十八岁生日。”

08

“夏夏,我跟你说,你张阿姨家那小儿子我昨天见过了,小伙子长得又精神,脾气好工作好还……”

“妈!”

简夏趴在沙发上,张嘴从他手里咬了一颗樱桃,含混不清地打断她的话:“你别操心了,我有男朋友!”

“你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踏什么五彩祥云接你?”简妈妈叹了口气,“孩子,你都一把年纪了别做梦了好不好?妈求你了,别说什么‘总有一个人在等我’这种

蠢话了好吗?除了阎王真没人等你……”

“妈,我真有男朋友!”简夏皱了皱眉头,不满地对着电话,“明天就能给您带回去领证,成不成?”

电话那边的简妈妈愣了下,顿了顿,声音扬得更高了:“小兔崽子,你要是敢学别人去租个什么男朋友带回来,看老娘不打断你的狗腿!”

“……”

简夏也愣了下,然后反应过来,没忍住捂着肚子笑。

陆回伸手接过她吐出来的果核,也笑:“怎么,零食不好吃了?小说不好追了?游戏不好玩了?终于想起来结婚了?”

“嘿嘿嘿!”

她翻个身趴在他腿上,张嘴乞食,得到一颗草莓后心满意足:“零食很好吃,小说很好追,游戏很好玩,但是如果跟你比起来,就都还差那么一点点。”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