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青葱岁月中的喜欢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3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1,592 次围观 / 哄女朋友的睡前故事

那些青葱岁月中的喜欢

文/安诺

认识你整整十一年,喜欢你的时间不长,爱你大抵是谈不上,只是有过难过有过想念有过执着有过想要一起的感觉。

——题记。安诺。

年少时,你有没有遇到过这样一个人,在你漫长的青春岁月里给了你一种感受,酸酸甜甜涩涩,姑且将这种感觉称之为喜欢。喜欢一个多简单呐,吃饭的时候会嗤嗤的笑出声来,看见他专注听讲的模样会心生欢喜,和他分到一起打扫卫生都觉得是一件满足的事。

这么一个人让你懂得喜欢暗恋心酸,想要在一起的情绪是那么强烈的在叫嚣。可感情是有时间的,你喜欢他却无意,也许到最后都只是一个人的空欢喜。但有关于这个人的记忆却在你脑海里占据了长长一段时间,并不见得有多喜欢,只是记得这么一个人曾经在你的生命里扮演着不一般的角色。

2003年我初三,你转来我所在的班级。开学第一天你和另一个同学来报到,人群中你笑的那般好看,立体的五官,一头黑色碎发随意散在额头,一米七五左右的个,随意一件T恤搭配一条休闲裤,整个人显得很修长,只是晒的很黑,看上去却特别有精神。想来,无论怎样形容当时的你都不为过,那是那年我眼中最好看的你。

那年我们是按照成绩也按高矮来排座位的,三人一桌,恰巧你我靠右同桌的后一排,上学时我们总是先和同桌前后排熟悉,而你也不例外,一开始你很局促,而后你能和你同桌侃侃而谈了,也能和前排的我们有说有笑了。我同你也熟了起来。

一开始是借笔,起先你很有礼貌,会问我有没有,能不能借支笔给你。我说有的。随手丢了一支笔给你,就这么随手一丢,演变到最后你只是拽了拽我的衣服说,喂我没有笔了,还不给我支笔。你任性嚣张又自恋,喜欢拍着桌子说,我不好看么,难道我不帅么,走起路来风风火火的,笑起来肆无忌惮,透过玻璃窗户能看到阳光折射在你眼睛里的温度,那么明亮那么炫耀。

在无聊又枯燥的学习氛围里,除了上课写作业吃饭就没有其他多余的,而你成了那段时间最耀眼的记忆。上课你总爱揪着我的马尾晃来晃去,我则恼羞成怒的让你放开,有几次被语文老师看到,一度被她在课堂上指责,说我上课影响其他同学。想来好笑,明明是你总爱惹我,挨批的却变成了我。下课了我会转过身子把脸对着你会八卦一下同学之间谁喜欢谁了,我们的数学老师又说了他平常一贯说的那就经典句子,哪些作业该交了,你会在午休的时候带上你喜欢的CD机,拽着我的发尾让我趴在你桌前,把耳机的另一边给我,你说,来,让你听些好听的歌。

这个冬天 最后一夜我和你都在寻找

开往春天的地铁这里不是

我的世界我等了一天一夜

等开往春天的地铁我不怕

用任何代价只是我害怕

自己对付不了牵挂

我已经等你找你追你用尽所有方法

找啊 找啊 找啊

不过是爱了恨了分了合了变化

一时冲动的想法擦肩而过

目光交错我依然还在追赶

开往春天的地铁我不怕

受任何惩罚只是我害怕

有天你不和我说话

我被风吹得冻得醒了张不开了嘴巴

跑啊 跑啊 跑啊

一颗心哭了醒了丢了撕了痛吗,(别躲我了)

痛吗

你趴在桌上睡的很香,我能听到你浅浅的呼吸声,耳机里羽泉还在唱:“我已经等你找你追你用尽所有方法,找啊 找啊 找啊,不过是爱了恨了分了合了变化。”这种感觉很奇妙,莫名的欢喜和悸动,带着点茫然失措又微微的带着点甜。我像拥有着小秘密一样,会在上晚自习时对着书本笑出声来,同桌笑闹着说,怎的见你满面桃花相映红呢。我微囧,红着脸不搭理同桌。

对于一个即将要中考的初三学生来说,有些事情变成了秘密,你不说,我也什么都不说,只是偶尔视线撞在一起时你会咧着嘴对我笑的灿烂。偶尔你会对着我做着鬼脸,学一些奇怪的声音逗我笑。我想,我们之间是和我想的一样吧,我同你的相处模式和从前一般,并无多大改变,依然喜欢斗嘴,记得很清楚的是,你和我争论着吴奇隆和谢霆锋哪个长的好看些。你说,明显是谢霆锋好看,霆锋是你的偶像,和张柏芝更是金童玉女,你懂不懂什么叫欣赏的。我说,我就喜欢吴奇隆,不行啊!

那年,吴奇隆和朱茵主演的的电视剧《萧十一郎》在内地非常受到很多人的喜爱,我没有机会把它全部看完,只有周末回家才能看到一两集,我喜欢那个无拘无束放浪不羁的十一郎,一股脑的觉得,再也没有比吴奇隆演古装更好看的男星了。其实,你的性格有点像萧十一郎,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大在乎别人说什么,大多时间你好像和谁都可以说的上话,和谁又都保持着些距离。

的确谢霆锋和张柏芝的确是金童玉女,可谁又能料到,在谢霆锋和张柏芝分分合合之间他们结了婚,最后却也离了婚。梁文道在书《我执》中写道:“人在被创造时本是完整的同体生物,后被分成两半,孤独的一半流落世上,永远追寻那与自己完美相合的另一半。爱情是对完满的追求,而其基础是核心性的匮乏。故事令人悲伤的注脚是,世界这么大,谁也保不定能够找到那完美的另一半,我们也许便会在孤独和缺憾中等待死亡。”也许是这般,遇到过爱了恨了,感情散了,怎么追都只能变成回忆。

一度我以为,初三那一年会同你在打闹嬉笑中度过。直到那天下晚自习,同桌跟我说,你知道小A有喜欢的人不,我说,啊。谁啊。同桌说,是他以前学校的一个女生,长的很高很有气质。两人曾经在一起过,因为分手才转学的。我曾侧面问过小A,是不是你喜欢,小A说,没有的事,我和她聊得来,纯粹是哥们。霎时,眼泪哗的从眼眶中掉下,只觉得有无限的难过却说不出来。同桌说,你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些事情,本来不想和你说,但又不得不和你说,这个时候,还是以学业为主吧,马上就要中考了,不管因为什么都不要分心。

昏昏然的回到寝室,看着室友们洗漱、谈论着学习、忙着看书。而自己却在自己编造的世界里怡然自得,脑袋疼的厉害,脱了鞋子一股脑的钻进被子里,眼泪汹涌而至,闭上眼睛让自己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要想,默念对自己说,没有关系,没有关系的,明天开始好好学习,什么都不要想。

第二天红肿的双眼去上课,看见你,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你却紧张的问,怎么了,怎么哭了啊。我不知道该问什么,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询问,你当我是哥们,你平时逗关心我都是因为我同你聊的来。多好笑,我们从不曾说过喜欢,从不曾有别于同学之间的情谊,我们只是比别人看上去关系好一点。原来,我们想的根本不一样。面对你的关心我不知道如何面对,我无法接受,你对我的感觉不是喜欢而是你口中的哥们。我开始躲着你,你和我说话我也应付着。终于你也生气了,下了晚自习你把我拉到操场,问我怎么了,怎么一下都不搭理人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看着你的眼睛,你的眼神里有疑问却没有喜欢。我对着你大声说,因为我喜欢着你,就是这个原因,你的眼睛里一下子盛满了慌张,开始躲避着不看我,最终你只是喃喃的说出来,对不起。

打那以后,我们像同陌生人一般,在临近中考剩下的日子里,真的不曾再讲过一句话。2003年11月我的生日,平时关系不错的同学说要给我过生日,晚自习之后大家聚了聚,而你也在。我并不是一个很会说话的人,大多时候也习惯了沉默,即使别人给我过生日,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关了教室的灯给我唱生日歌的第一个人却是你。那时,我忽然懂了,你没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你只是不喜欢我。

2004年,初三,我们忙着中考,各自忙碌复习看书选学校。

2005年,高一,我仍旧在同一个高中,只是不是同班同学。

2006年,高二,我从同学口中听说,你在学画画,因为你喜欢的女孩子也在学画。

2007年,高三,忙着高考忙着毕业,我们像脱缰的野马。终于有了可以不再忙碌不在学习的借口。

那年,我们初中同学聚会。那天是你我真正恢复邦交的时候,几个老同学在一起相互询问去哪里上大学,暑假去哪里玩,很自然的我们开始交流,你告诉我,你要去黑龙江佳木斯,我说,我要去河北衡水。聚会完了之后,我说,你们谁要陪我去一样教育局,你起身对着我说,走吧。你陪同我去教育局拿档案,交谈之中你仍如当年那般健谈爱耍赖像个大小孩。一路上我们聊了彼此的高中生活聊了学习聊了对未来的一点点期许和打算,你问我,好么,我说好。忙着功课忙着学习,忙着看一些闲书打发多余而无聊的时间。去教育局的路上会穿过几条车辆密集的马路,我习惯不看路灯不看车辆,你在身边直嚷着,怎么回事啊你,走路不看路,大马路的,能这么走路么,你伸着我把我拽到一边,牵着我过了马路。此情此景,就像当年,我们仍旧熟悉。其实又怎么能一样呐,自然界的万物每一天都在变。

我们在成长也在改变。你和我早就不是当年的你我。

2007年,大一,我们去不同的北方城市读大学。

2008年,大二,我们偶尔交谈偶尔会出来见面。

2009年,大三,我依旧独身,依旧在不同的时间想起你,想起你的笑。

那天晚上洗了澡,很惬意的躺床上听着收音机,寝室关了灯,三个人的寝室很安静。一个在看书,一个在电脑前打游戏。我躺在积攒勇气。最后还是忍不住按下发送键,也不过一会的时间,你发来:“谢谢。”是谢谢,不再是对不起,我大概懂了。懂的你委婉的拒绝。

再我以为,我们仍旧会陷入僵局时,你找我聊天,像老朋友般,聊彼此的近况聊城市的面貌繁华,不过分亲昵也不过分疏远。

2010年,大三,你的企鹅头像变成情侣头像了。

有些难过也有些失落也有些轻松,抱着好友在寝室哭的稀里哗啦,只觉得把这么多年的委屈全哭出来了,记了这么多年,终于再也不用记着你了。你是我心里的一个结一个,如今,你身边已有陪伴你的人,我也释放了自己,因为不曾得到,因为一直记得,因为你占据了我年少青春里那段最诚挚的记忆。如今,你已成为我记忆中的少年,你以后的生活我都属于旁观者。

蔡康永说:如果想念你,他会找; 如果想要你,他会说; 如果在乎你,他会真情流露;如果这些都没发生,那么他就不劳你费心了。

2011年,大四,大学毕业,寻找工作寻找人生的方向。

2012年,我见着你女友,长发很瘦,人很文静,很听你的话。

2013年,工作快两年,脾气一样臭,喜欢过我的那个男孩子M终于成婚了。

M结婚那天你也去了,你坐在我旁边问我,后悔没,看人家都结婚了,你还一个人,当初你不要的人,如今成了别人的人了。我说,后悔什么啊,不要乱说话喔,小心我揍你。沉默良久,你带着笑问我,当初你喜欢我什么呢。我歪着头想了想,这会正是十月的好天气,有风有阳光,迎着阳光说了句:当然是喜欢你长的好看,谁让我就喜欢长的好看的男人呢。

是。我到底喜欢你什么,当时的你又不爱学习,又不聪明却独独拥有一副好皮相。爱笑,笑得肆无忌惮。大概就是喜欢你从骨子里的那股洒脱。而我沉默谦卑惯了,你不知道,你就像太阳。暖暖的让人想靠近。如今,我只想寻着一个内心柔软的男子过好以后的好时光。记忆中的少年,我的世界你只是一次路过。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生命美丽,世界才美丽
下一篇 : 第89个夏天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