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岁思温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岁岁思温

文│荼小白

手机响起“叮”的一声。

“用户您好,您有一个新的陪吃邀请~”

温柚看着页面上的小红点叹了口气,这个人已经坚持不懈地约了她一周了。

要不接受一次,顺便问问用户体验?这样想着,她把手指往接受键上挪动。

页面上突然又跳出一条新提示:“对方将陪吃时间绑定为一个月,是否接受?”

手指触碰到屏幕,等温柚看清弹出的新消息时,已经晚了。

绑定成功。

“第五食堂”是华江大学的一款校内软件,学生注册以后填写信息就可以在软件上约饭,发出邀请的人只需要负责支付两个人的饭钱。

温柚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第五食堂”的开发者,她使用软件只是为了检测运营状态,并不想真的和不认识的同学进行长达一个月的约饭。

她赶紧点进主页给对方发消息:“不好意思,同学,我刚刚点错了,你那边可以取消吗?”

隔了两分钟,对面回复消息:“手机快要没电了,我在西操场打球,9号白色球服。”

想商量就自己来找我。

温柚读懂了对方的言下之意,那种隐藏在文字下的傲慢让她有点儿恼,但她还是收拾了书,抓起包离开了自习室。

在“第五食堂”的程序里,有一个毁约惩罚机制。要解除长期邀约必须经过双方的同意,如果有一方拒绝,申请解除的那一方就必须付给对方三百元才能强制解除。同时,如果一个月里有一方长期不赴约,也要赔偿三百元。

温柚顶着烈日穿过整个校园到达西操场时,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密的薄汗。她站在刷了绿漆的网栏前,放眼整个操场,寻找那个“9号白色球服”。

目光所及之处,穿着9号白色球服的男生坐在香樟树下的长椅上,悠闲地靠着椅背,随意抛起一个水瓶又接住,整个人闲散又惬意。

“同学你好,我是来找你商量取消一个月陪吃绑定的。”她走到那人身边,弯下腰拍了拍他的肩。

一阵风吹过来,那人在徐徐清风里回眸,树枝间漏下的阳光将他的轮廓衬得清晰明了。他抬起眼眸,又长又密的睫毛轻轻一晃,整个人干净又明朗。

然而两人对视的一瞬间,温柚的脸就黑了下来。

“左思衡?”

作为本省顶尖的高校,外人总是会用“神仙打架华江大”来介绍华江大学。打架的神仙,正是温柚和左思衡。

两个人的渊源甚至可以追溯到高考结束,填报志愿的那段时间。那时,左思衡带着一种“你爷我无敌”的态度在华江大学的论坛里发了一篇分数线预测帖,末了还跩跩地说:“只高出一本线二十分的就别报了,早点儿认清现实。”

第二天,就有一个网名叫柚子白的女生在他的帖子下发了千字长文,反驳他的预测。她列出了各种数据回呛:“一本过线几分的同学也是有希望的,只是可能去不了志愿专业而已。”

后来华江大学招生结束,分数线正好划在一本线往上五分。

温柚和左思衡的战争并没有因此结束,两个人从古今辩到中外,从数学辩到英语,后来论坛管理员看两人的“打架”帖子里知识点太多,甚至设置成了精华内容。校辩论队把两人盯得死死的,心想,随便拉进来一个,这几年的KPI就不用愁了。

还没等校辩论队那边挖到人,两人的战争就从辩论发展到了实战,计算机系的温柚在大二下学期推出了“第五食堂”App,借此在战争中占了上风。

数学系的左思衡不甘落后,利用一个假期学习了简单的编程。他联系了本校计算机专业几个研究生学长,又去校外拉赞助,推出了一个叫“小橙同学”的校内共享电动车。

两人的战斗又进入僵持阶段,唯一的受害者就是计算机系那个被左思衡追着问题目的老教授,老人家本就少的白头发看起来都快秃了。

时间拉回到现在,两个大三的老油条正死死地盯着对方。

“你没事儿吧?约我吃饭,约一个月?”温柚难以置信道。

左思衡站起身,一下子比温柚高出一个头来:“果然,跟笨蛋沟通就是比较麻烦。”

“还没意识到吗?你的软件设置得不合理。”他摇摇头,一副指导的语气,“邀请和修改时间申请应该由两个指令来完成,如果一开始就是你这边接受邀请了我才能修改时间,那你还会点错吗?

“所以,你的操作失误其实是软件的编写问题。”左思衡扬起脸,做出了结论。

“谢谢你宝贵的意见,我会参考的。”温柚咬字极重,虽然她知道左思衡说得没错,但他的语气实在恼人得很。她道,“我全部得靠自己,的确会在某些时候考虑不周。不像你,团队那么大。”

“你说话不招人喜欢,所以拉不到赞助,怪我咯?”

两人在互相嘲讽上分不出胜负,温柚干脆直接进入正题:“我就不计较你让我长途跋涉来西操场的事儿了,你找出‘第五食堂’一个bug,我感谢您。那你这边方便取消绑定吗?”

“方便。”左思衡伸出手,手掌在温柚面前摊开,“按照规则转我三百块钱吧。”

“你……”

“怎么?我这是按规则办事,而且我帮你找bug,你不得给点儿好处费?”左思衡低头靠到她耳边,“傻了吧?我就赌准你不想跟我一起吃饭。”

温柚被他欠揍的语气惹起一股无名火,就想跟他较这个劲:“错了,我这人就喜欢别人请我吃饭。傻了吧?”

一阵大风吹过,把他们头上的树枝吹得相互乱撞。左思衡挂在长椅上的棒球帽被吹落到地上,温柚帮他捡起,嘱咐道:“未来的一个月,请不要太寒酸。”

当晚,“第五食堂”App就挂了公告:恭喜左思衡同学使用本软件约饭成功,学无止境,祝左同学在这里能学习到优秀的App运营,为使用“小橙”的同学们带来更完善的用户体验。

那天,华江大学的论坛出现了一个热帖:震惊!知情人士透露左思衡学长约饭对象竟是温柚学姐,因恨生爱,“第五食堂”公告实为官宣?

正在喝水的左思衡收到推送时呛了水,差点儿把半条命咳没了。

第二天,温柚就恢复了理智,自掏腰包在平台上补了三百块钱解除了绑定。

其实左思衡猜得很对,她的确不想跟他一起吃饭。

刚解除绑定不久,左思衡就发来了消息,只有一个字:㞞。

为了修复左思衡找出来的bug,温柚不眠不休地工作,终于在三天后的凌晨完成了版本更新。

温柚的App做起来以后,学校虽然贴心地为她指派了指导老师,但想着这是她个人的成果,也就没有过多干涉。而左思衡的“小橙”则不同,因为共享电动车存在安全隐患,他那边必须要跟校务组合作,因此团队算得上比较大。

她捏捏酸痛的脖颈,决定壮大一下自己的队伍。

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华江大学大大小小几十个社团在操场支起了小宣传摊。而“第五食堂”的招新就有牌面得多了,温柚申请到了长善楼的阶梯教室。

掐着时间赶到招新现场时,温柚被学弟学妹的热情惊呆了。教室里密密麻麻地挤满了人,连门口的走廊也难以通行。

教室门口起了争执。

“按照申请表,这个地方就是归‘第五食堂’。”

“跟你说了是学生会那边出了问题,‘第五食堂’在校内网提交申请的时候,张主任都给‘小橙’的审批签完字了。”

“但学院领导说按内网的算。”

好家伙,冤家路窄,学生会竟然因为失误,把阶梯教室同时批给她和左思衡了。

温柚的余光瞥到一个一米八几的身影靠了过来。

“怎么,你那边没人所以来眼馋我的了?”左思衡用胳膊轻轻撞了一下她的肩,一脸得意。

温柚转头望向他,才发现他胳膊上还挂着件外套。

她将手里的审批书敲在他胸前:“巧了,我也是这间教室。”

两人瞬间搞清楚了状况,表情皆有些无奈。

“那就搭伙用吧,我去处理一下。”左思衡目光看向起争执的地方,慢慢朝那里挤。

他走了几步,又回过身来:“招新至于化这么浓的妆?还卷了个头发。门口的枫树都开始落叶了还穿裙子,约会呢你?”

温柚回击:“外面风那么大,怎么没把你那刚做完定型的头发吹劈叉?”

话音刚落,她突然感受到一股外力袭来——左思衡竟走了回来。他用外套垫在她的后背上,轻轻推着她向前。

“怕你挤不进去耽误协商,勉强带着你走。”

明明隔着外套,但温柚总觉得有些别扭。他的气息离得太近了,令她有些心乱。这种感觉很怪异,和左思衡打一架的感觉只怕都比这好得多。

最终,双方协商共同使用阶梯教室。“小橙”在左侧,“第五食堂”在右侧。为了疏通人流,学生会临时批了隔壁的普通教室作为等候区。

下午四点半,温柚终于面试完了最后一个申请者。左思衡那边也才结束不久,正在整理资料。

温柚揉了揉眼睛,起身去教室后的饮水机处接水喝。

“帮我也接一杯吧。”她弯腰的时候,听见左思衡这么说。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们的关系好到这种程度了?”

“我俩不是老熟人了吗?虽然这些年相处得不怎么愉快,但我还以为你跟我惺惺相惜。”

温柚白了左思衡一眼,还是多接了一杯水。

她缓步走过去,还差几级台阶就到的时候,她又看见左思衡那纤长微卷的睫毛,这是每每提到左思衡她最先想到的东西。

他的睫毛弯成好看的弧度,垂眸时恰到好处地掩盖住他眼里的那股傲慢,只剩下幼态与温柔。

温柚曾不止一次地被左思衡的长睫诱惑,每每这时,她就想扳住他的脸看个够。

好在,每次他都能以欠揍的方式将她从不理智的边缘拉回来,比如此刻——

“果然,没有女生可以拒绝我的。”左思衡说。

温柚重重地把杯子放在他桌上,毫不客气道:“你应该庆幸我的助人为乐并不挑对象。”

这样好看的眼睛长在左思衡脸上,可真是暴殄天物。

十一月,温柚和左思衡像是进入了休战期,两个人都没有在那个帖子里争论学术问题,也没有攻击对方软件的漏洞。

大家纷纷猜测,两人在为争夺十二月的校园优秀项目暗暗发力。但其实是因为两人都遇到了棘手的问题。

温柚这边出现了一个叫袁远的痴情学弟,他三天两头地制造偶遇,一碰上面就要和温柚聊上半小时的人生。

起初,温柚并未发觉袁远的目的,她抱着指导学弟的想法强耐着性子为他答疑解惑。后来袁远提出要给她送早餐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对方的醉翁之意。她开始躲着袁远,也不再回复他的消息。

她越躲,袁远就越是黏着。他不断用消息轰炸她,还常常在她宿舍楼下一坐就是两个小时。温柚觉得对方带着执念的眼神太过可怕,干脆窝在宿舍不出来,后来还悄悄跟另外一栋楼的同学换了住处。

左思衡那边则是小橙电动车的问题。从十月底开始,小橙电动车就开始出现二维码损坏的现象——有人故意用烟头烫坏了它。起初,他还以为是有人想要独占那辆车的使用权,为了让别人无法识别才弄坏的。但后来这种情况越来越多,左思衡才意识到是有人在故意搞他。

“在校园优秀项目竞争上,咱们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第五食堂’了,难不成是温柚学姐……”QQ群里,有社员提出猜测。

第一个反驳的人是左思衡:“温柚不是那样的人,没有证据不要瞎猜,多去保卫科查查监控吧。”

一看他出来说话了,社员们纷纷闭上了嘴,良久才有人继续发消息:“你们听说了吗?最近有个法学院的在追温学姐,那叫一个上头哦。”

正忙着找人重做二维码的左思衡一眼瞟到这条消息。

追温柚?就她那脾气还真有人敢?他摇摇头,打了个冷战。这么多年来,他就没遇见过比温柚还难对付的女生。

想了想,他切换了小号,第一次在群里冒头。

X:为什么追她?她脾气不是挺坏的吗?

“除了对咱们社长的敌意大了些,温学姐其实是个挺温柔的人了。”

“对,之前我在学生会跟她对接过,的确很好说话。要不是知道咱们社长也是个挺好的人,我都以为社长做了什么天打雷劈的事儿惹到学姐了。”

看了群里的消息,左思衡轻哼一声:“嘁。”

除了长得帅,人也优秀到天打雷劈,他还能有什么罪过?

一周时间过去,那个二维码杀手依然没有找出来。

事情从小橙内部传遍整个校园,温柚也在论坛里看到了这件事情。她晚上九点才下选修课,从教室回宿舍时故意经过小橙车的西门停放点。上前一看,果然,部分车头的二维码已经被损坏了。

温柚叹了一口气,要是她遇到怀有这么大恶意的人,只怕也觉得糟心。

突然,一个不速之客挡住了她的去路,正是那个疯狂追求她的袁远。

宿舍就快要落锁了,左思衡拿着夜宵悠闲地往宿舍走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温柚正被一个男生拉着不放手。

他心里一惊:“温柚什么时候谈恋爱了?”

不对,她更像是被人纠缠了。此时,温柚正试图挣开那人的手,而那个男生见她那么抗拒,干脆直接用双手从背后紧紧环住她。

左思衡沉下脸,心里升起一股怒气。

“在校园里耍流氓是吧?”左思衡一把推开袁远,将温柚护到自己身后。他长得高,看向袁远的眼神带着几分压迫感。

“是她先吊着我。”袁远的目光盯在温柚身上,“我就是想跟她说清楚。”

“吊着你?”左思衡轻笑一声,语气里满是嘲讽,“同学,你是怎么会认为一个品学兼优,连任三届优秀学生代表的女生会浪费时间来吊着你的?”

我这样完美的男人她都没吊过,来吊你?左思衡觉得可笑。

温柚从地上捡起白色的帆布包,轻轻拍了拍灰尘。她给了左思衡一个眼神,示意他放心,然后决定跟袁远说个清楚:“你才大一,今天的事情我不追究。但你记清楚,你再纠缠我,我会报警。”

说完,她看了左思衡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扯住他的衣袖拉着他走了。

袁远的声音带着哭腔:“学姐,你知道我为你做了多少事儿吗?”

温柚没有回头,直到走过拐角,她的心才渐渐平静下来。一时间,她竟分不清这份安心是楼前的路灯带来的,还是因为身后有左思衡。

他现在会是什么表情?温柚有些好奇。

温柚不知道。如果她回头看见左思衡的模样,只怕是会后悔方才心中生出那一丝温软的情感。因为这个人正仰着下巴,一脸骄傲的样子。他的表情就好像在说:天哪,我怎么这么帅!你这个刻薄且双标的女人赶紧满眼爱慕地感谢我吧!

果然,他最后还是没忍住,轻咳两声道:“虽然我不计前嫌,救你于水火之中的这份情谊实在难得,但你也不必太害羞,可以回头看着我,这样你应该会安心不少。”

攥着他衣袖的手一僵,然后松开来。温柚站定,回过头来:“左思衡,你是吃自恋长大的吗?”

“嗯?”好像跟想的不一样。左思衡仔细打量温柚的表情,她虽然比平时温和许多,但看向他时眼神依旧透着某种倔强。

双标。

他脑子里又想起社员说她对别人都很温柔,唯独对他本能带刺的事情。

“温柚,你对别人怎么就能那么轻易地不追究,是我不配吗?”

“主要是因为追究也没用。那一块又没有监控,他咬死不承认也没办法。还不如卖个人情,让他迷途知返。”

“但我感觉如果是我,没监控你也得追究到底。我哪里得罪你了?”左思衡挠挠头,颇为不解,“不对,我拒绝跟我告白的女生都很委婉来着。”

他的话,将温柚的思绪拉回高中的某个时刻。

良久,她开口:“你的这双眼睛,惹到过我。”

他的眼眸,曾让她心动爱慕,又让她如坠冰川。

自然,前半句温柚是不会说的。

她是在读高二时认识左思衡的。当时他们同校,左思衡上高一。他刚入校就相当惹眼,除了外貌优越,他中考门门课程都接近满分,人也张扬高调。

那时,温柚是作为美术特长生被招收进去的,成绩并不好。两人隔了一个年级,原本不会有什么交集。

一次周日返校,温柚比平时晚走了两个小时。当她匆匆跑到车站时,最后一班小巴车刚驶出站台。

“抄小路去前面红绿灯处可以上车,不想错过车就快点儿跑。”一个清朗的男声从身旁传来,左思衡一只手拿着一张车票,另一只手还抓着半个汉堡。

就在温柚愣神时,他把汉堡扔进垃圾桶,迈步跑出车站大厅。温柚反应过来以后,迅速跟了上去。

在红绿灯路口,他们在司机师傅的抱怨声中上了车。温柚坐在最后一排,左思衡坐在她右前方的靠窗处。除了之前说那句话时看了她一眼,他再没有给过她一个目光。

温柚忍不住去看左思衡。他戴着耳机,闭目靠在座椅上,手指在书包上不断轻敲。

她发现了左思衡脸上最好看的地方——他的眼睛和睫毛。

之后在校园里,她无时无刻不希望看见那双眸子。

身边的同学将明星的照片贴满卧室时,温柚想的却是左思衡。老师提到高一那个天才一样的男生时,她听得无比认真。周三能从窗边看到操场那边正上体育课的左思衡,她会整节课都无法专心。

温柚将这份额外的关注归结于他曾经帮助过她,尽管这种关注早已超出“感激”的范畴。

左思衡本人则对她的目光毫无察觉,再次见面的时候,他甚至已经忘了温柚这个人。

教务处,温柚和理科重点班的一个女生并排站着,教导主任身边一左一右坐着两个班的数学老师。

“说说吧,谁抄谁?”话是对两个人说的,教导主任的目光却落在了温柚身上。

重点班的那个女生率先开口道:“老师,我没有抄。”

温柚记得她,这个人月考时坐在她右边。考试的时候,那个女生做题很慢,只剩最后五分钟了,都没有做到选修题。而那道函数选修题,是温柚唯一会做的题,因为她在一本辅导书上刷到过原题。她花了半小时去解,最后还是把答案算错了。于是两道过程对了,答案却错成一样的题引起了老师的注意。

明明是重点班那个女生抄了她的。

“虽然我学习不好,但我也在努力。这个题我就是会做,是她抄了我的。”她坚定地说。

那女生也丝毫不松口:“前面的基础题你都不会,后面的选修题你会?同学,抄袭不可怕,抄了不承认才可怕。”

双方对峙时,教务处的门被敲响,左思衡拿着一摞书本从外面进来。

“我可以在教辅书上找出原题,你可以吗?”说完,温柚只觉得浑身发热,她心脏狂跳不止,不自觉地向左思衡那边看了一眼。

重点班的老师插话了:“一次的成绩说明不了问题,但两年来的成绩可以。你们谁抄了,我们在场的人都清楚得很。”

目光又投向温柚。

“一个是数学成绩长期在一百一十分以上的重点班学生,一个是平均分常年五十分左右徘徊的艺术班学生,”老师看向左思衡,“你觉得谁抄谁?”

左思衡轻轻摇头:“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我可以考一百一十分,那我可不敢去抄那位考五十分的同学的卷子。”

心凉到谷底,温柚看到他的目光掠过她,又迅速转开。在他眼里,温柚看到了不屑。

这一刻,什么爱慕都抛之脑后。

温柚盯着左思衡,她想在未来胜过他,想让他知道他是错的。

之后,温柚转去了普通理科班,在校外报了很多辅导班,终于在经过两次高考之后,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入华江大学,与左思衡同级。

“所以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办公室里?”左思衡难以置信地问道。

他皱着眉,眼里全是审视的意味:“不对,不应该的。你仔细看看,是我吗?虽然那话的确有点儿像我说的……”

他按住温柚的双肩,低下头来,认真地与她对视。

迎上他的目光,温柚第一次这样近地看他的眼睛。明明上一秒她还在理直气壮地说他的眼睛惹到了她,可为什么现在,她又觉得这双眼睛分明是在勾引她?

“而且,当时我只是一个局外人,你想证明自己,也应该是向那几个老师证明才对吧,为什么会是我?难道……你那个时候喜欢我?”

温柚心中一紧,看左思衡的表情,最后那句话他好像是在开玩笑。

“瞎说什么呢!不过,也没关系,反正现在你比我弱了。”温柚扒开他的手,转身快步进了宿舍楼。

“谁比你弱了?温柚你出来给我说清楚。”

辗转反侧一晚上,左思衡终于从久远的记忆里寻出了有关那次事件的蛛丝马迹。他忘了自己当时是不是那么说的,但他记得那件事他的确是错了。

那时他听见温柚的话,又觉得这个女生眼神坚定,他觉得抄袭者不是温柚。但他理所应当地把温柚当成了重点班的学生,他还以为他在帮温柚说话。

至于那眼神……他为了在中二病时期保持高冷,所以对好看的女生故意装作不屑一顾。

恼人,他不知道要不要跟温柚解释这场误会。可以确信的是,如果他是温柚那么在意的人,那他是开心的。

他喜欢和温柚棋逢对手的感觉,甚至产生了“输给她也没什么”的荒唐想法。

一想到温柚气鼓鼓地跟他较了五年劲,他的嘴角就止不住地上扬。他心里的温柚变成了一只河豚,轻轻戳一戳就会“砰”地一下气得圆鼓鼓的。

半天没睡着的左思衡点开了“第五食堂”。他找到温柚的主页,又给她下了个陪吃订单。

不到半分钟,对面就拒绝了申请,还回了他一句:“发现了bug就直说,你下个九十九天的订单是要吓死谁?”

小河豚的语气总是凶巴巴的。

“没有bug,就是在想河豚,所以睡不着。”

“长得像个皮球,身上还有毒,有什么好想的!”凶不过三秒,温柚又发来消息,“别闹了,睡觉。”

“知道啦。”

晚安,小河豚。

第二天,袁远拿着带有左思衡鞋印的衣服去找校领导告状,说左思衡殴打他。

温柚赶去办公室的时候,左思衡正坐在外面,他的脸上没有一丝担忧,还哼着小调,看起来心情极好。

办公室里,袁远还在跟老师对话。

“他怎么说的?”

“说他喜欢你,但你一直吊着他,他去找你讨个说法,就被作为你男友的我打了。”左思衡的语气很轻松,甚至觉得袁远这一通胡扯有些可笑。

温柚皱了皱眉:“离谱。”

“对吧,这小子颠倒黑白的功夫真是……”

“全校都知道我俩不对付吧?你是我男朋友这种话怎么编出来的?”

左思衡迟疑了一会儿,脸上带了一丝莫名的绯色:“那个……你没看论坛吗?你上次在公告上挂我,后来我俩又没开撕,招新还一起,很多人就以为你跟我在一起了。还有,昨天有人拍了我俩在你宿舍楼下的照片……”

“这就更离谱了。”温柚连忙拿出手机登录了论坛。

“爷青结,神仙CP女生宿舍楼下难舍难分,含情对视深陷偶像剧情结。”

“因爱失智,左学长暴打女友追求者,是优秀学生失格还是男友力无处发泄?”

温柚简直无语了。

“听说是新闻系那几个学妹写的,大概是平时学新闻被教授逼疯了,写娱乐稿发泄一下。”左思衡有些尴尬。

气氛微妙之时,办公室里传出脚步声,老师让袁远出来,然后换温柚进去。

温柚把实际情况说了以后,双方就成了各执一词的状态。但袁远的确是负伤在身,老师也就往让他们向袁远道歉赔偿的方向协调。

袁远却要求学校开除左思衡,又说左思衡是温柚指使的,也要给温柚记过。当然,事情是不可能由着他的想法来的。

小橙车的社员从一个同学拍的日常视频中发现了那个毁坏二维码的人,正是袁远。见自己干的事儿被扒了出来,袁远还嚷嚷着这都是为温柚做的。

温柚的同学证实袁远对温柚存在骚扰现象,校领导见袁远这个学生品德有问题,也不再理会他。

“有这样的追求者,你可真惨。”左思衡向温柚投去同情的目光。

“见义勇为反倒受牵连,你也挺惨。”

事情解决以后,华江大学论坛里温柚和左思衡的辩论帖子就变了味。

“这两人都能在一起,天下还有什么不可能的?所以我应该可以在不复习的情况下及格对吗?”

然后,那个帖子就变成了锦鲤帖、百年好合求缘帖、考试不挂科帖、化干戈为玉帛帖。管理员看帖子的水分越来越多,无情地取消了精华置顶。

“感觉事情弄成这样,我俩不在一起没办法收场啊。”左思衡看一眼手机又看一眼她。

温柚咬牙:“你在告白吗?如果是,那给爷爬。”

“我的意思是……你要不要体验一下被正常人追的感觉?”左思衡俯身靠近她,干净的眸子里带着笑意,“我追你怎么样?”

长睫微微颤动,泄露了此刻他的紧张。

在左思衡无比真诚的目光注视下,温柚突然意识到,岁岁年年,她从未停止过对他的注视。

睡前小故事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