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辰未迟(三)- 桃之夭夭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4日 / 分类:雾里看花 / 46 次围观 / 哄女朋友的睡前故事

良辰未迟(三)

良辰未迟

第一期:良辰未迟(一)

第二期:良辰未迟(二)

第三期:见本文

第四期:良辰未迟(四)

良辰未迟(三)

上期回顾:

自从结识了辅国公叶将白,赵长念的生活便顺风顺水起来。宫人对她礼貌尊重,就连父皇都待她温和疼爱,她想这一定是叶将白的功劳,然而身边总有人告诉她:辅国公精于算计,怎会平白无故来扶持你呢?

可赵长念总觉得,叶将白或许是个好人呢……?

典狱史被刺一案公之于众,朝上一片热议,有八个言官向皇帝上了折子,要求追责宫中禁军以及其余负责寿宴之人。太子当堂认罪,并求皇帝重罚。又有数位重臣出列相劝,释太子之过。

叶将白就站在左下首看热闹,该说的话他在御书房都同皇帝說过了,这回太子的责罚不会轻,任他舌灿莲花也无用。

“陛下。”太史公出列,没再提典狱史之事,而是拱手道,“朝中调度三品之下官员的折子臣已经拟好,但还有一事,有些为难。”

“爱卿直言。”

“是。”太史公低头道,“鞍山一带官员作风不佳,导致流匪极多,百姓不安。此状况已经有三年之久,半个月前议过选一四品京官前往正风气,但如今看来,京官也不足以镇压。微臣与吏部几位大人商议之后,认为选派皇子前往,更加合适。”

听见这话,叶将白挑了挑眉。

选派皇子去鞍山,说白了就是封王外放,这路数大家都熟悉得很了。

皇帝显然也不意外,只问:“爱卿觉得哪位皇子合适?”

尚在京中的皇子,除太子之外,三皇子内敛沉稳,立功不少;五皇子家世显赫,权力不小。这两人中的随意哪一位,都是上好的人选。

然而,太史公说:“微臣以为,七殿下合适。”

叶将白站在旁边,毫不犹豫地轻笑出声。

他的举动一向被人关注,此番突然有反应,连龙位上的人都忍不住侧头问:“国公?”

叶将白抬袖掩了掩唇,出列行礼:“微臣失礼,没料到太史公会说七殿下,实在是猝不及防。”

太史公幽幽地看他一眼:“国公最近与七殿下来往不少,下官以为国公也对七殿下甚为看重。”

“太史公多虑了。”叶将白一眼也没看他,拱手就对皇帝道,“要行镇压之事,非手段强硬、身份尊贵之人不可,七殿下久居深宫,政绩无建树,性子也不若其他皇子那般强硬。让他去鞍山,实在是药不对症。臣不知太史公是何居心。”

还能是什么居心啊,太史公跟太子关系甚好,太子看不惯七皇子了,人家可不得想个法子把他放出去吗?大家都是老狐狸,心里都门儿清。

然而,在这朝堂之上,场面话还是要说的。

太史公感叹道:“微臣倒是觉得七殿下胆识过人,颇为合适。”

叶将白微笑道:“太史公有所不知,典狱史一案,七皇子是重要人证。太史公这个时候要把七皇子送出京城,未免不妥。”

“臣惶恐。”太史公连忙朝皇帝道,“臣不知此事。”

皇帝摸着龙头扶手,等他们吵够了,才道:“换个人去鞍山。”

“是。”太史公讪讪地退下。

于是,赵长念趴在床榻上吃点心的时候,就听得宫人声情并茂地道:“说时迟那时快,辅国公一撩朝服就站了出来,舌战群雄,力求将殿下留在京城。百官横眉,太史公冷目,却谁都拿他没有办法啊!”

“多么有魄力的男人啊!”宫人双手捧心,面带桃花,“这简直就是话本子里写的英雄救美!”

红提嫌弃地看着这一屋子的人,白眼直翻。这摆明了是瞎编乱造的东西,傻子才信呢。

她扭头看向软榻,正想问主子午膳想吃什么,却见自家主子望着那些手舞足蹈的宫人,傻兮兮地笑着,眼里那高兴的神采啊,显然是一字不落地全信了。

红提:“……”

“国公真是个好人!”长念满怀欢喜,“幸好有他在,不然咱们可就要被扔出去十万八千里了。”

“殿下。”红提试图劝她,“知人知面不知心。”

长念才不管她在叨咕什么呢,一双大眼睛左看右看,突发奇想地道:“趁着国公还没出宫,你把这点心给他送去。”

点心?红提低头看了看,脸都绿了。

一盘绿豆糕被殿下吃得只剩一块,这惨不忍睹的卖相,也好意思拿给国公?

长念嘟囔道:“他们朝议这么久,肚子定然饿了。这点心好吃,该给他尝尝,也算我谢他的。”

红提的心情很复杂,人家送的谢礼都价值连城,她家殿下送一块不值钱的点心就算了,还是吃剩下的。她家殿下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明白,那是个金银财宝都看不上眼的大人物,更不可能喜欢这一枚点心啊?!

朝议结束,叶将白同风停云走在宫道上的时候,就听见人小声唤:“国公,国公!”

做贼似的声音,十分没有体统,要是在以前,叶将白定是当作没听见,继续往前走。然而想想最近侍着的那位没规矩的殿下,他顿了顿,还是扭头看过去。

红提揣着手躲在拐角的地方,焦急地看了看四周的人,为难地朝他招手,示意他过去。

“这……”风停云挑眉,看看那宫女,再看看叶将白,戏谑道,“勾搭小姑娘都勾搭到宫里来了?”

“闭嘴。”叶将白一袖子甩他脸上,抬步朝红提走过去,问她,“何事?”

红提看了看跟着过来的风停云,更不好意思了,嗫嚅半晌才放开袖子,端出那块绿豆糕,硬着头皮道:“殿下体恤国公辛苦,送这个来……来给国公垫垫肚子。”

叶将白低头看了一眼,眼皮跳了跳。

这是什么?绿豆糕?指望七殿下送那种天馐阁的极品绿豆糕是不可能的,所以她真的是给他送了一块普普通通的绿豆糕。

原以为那挂件已经是他收到过的最便宜的东西了,没想到七殿下永远这么出人意料。

风停云惊奇地听着小宫女的话,正想说哪个殿下胆子这么大,敢到宫道上拦着辅国公送礼,结果瞥一眼盘子里的东西,他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七殿下送的吧?”

红提脸上通红,讷讷地点头。风停云笑得更欢,手肘捅了捅叶将白,道:“这位殿下有趣得很,我能去看看吗?”

“你不是还有事要忙?”

“那点小事,算得了什么?”风停云搓着手就朝红提努嘴,“带路带路。”

分明方才还苦着脸说最近太过劳累,回去还有要事,忙得抽不开身,现在倒好,又成小事了?叶将白白眼直翻,不过倒没拦着,毕竟风停云也参与了典狱史的案子,就当过去叙事了。

然而,进了锁梧宫,他就后悔了。

“微臣给七殿下请安。”风停云上前行礼,一双眼不老实地往床榻上瞥。

長念正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吃东西呢,没想到突然有外臣造访,吓得差点掉下软榻,她扯着痛处,脸扭成了一团:“大……大人请起!”

这位大人也真是不客气,说请起,一撩袍子就在她床边坐下了,凤眼扫过来,很是温柔地问:“殿下的伤如何了?”

他突然凑这么近,长念毛孔都吓得张开了,她咽了口唾沫,弱弱地答:“上了药,好……好多了。”

“殿下这也是平白受了罪,委屈了。微臣府里有上好的药材,改日就给您送来。”风停云勾唇,很是自然地伸手替她掖了掖被角。

长念在宫里这么多年,见过的男人少,有这般手段的人就更少,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无措地看向旁边的叶将白。

叶将白半眯了眼,道:“风大人,注意仪态。”

风停云左右看了看,道:“此处又不是什么敞亮的地方,七殿下也不是个会刁难人的,国公还这般严肃做什么?”

叶将白冷笑:“‘慎独’二字,想来不必在下来教大人,七殿下有伤在身,烦劳大人收敛些。”

见他不高兴了,长念连忙道:“不妨事,不妨事的。”

人家两人关系那么好,在她跟前吵起来,那多难看啊,和事佬该当还是要当。

然而,她这一开口,风停云当真就觉得不妨事了,贴得她更近,手也伸向了她的手腕,轻轻一挠:“微臣家里出过两代御医,懂些把脉门道,殿下看样子还很气虚,要不要微臣替您把把脉?”

长念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连连摇头:“这就不必了吧?御医早上来请过脉了。”

“多把一次也没什么坏处。”风停云笑弯了眼,伸手就将她的手腕从被子里拿出来,握在了手里。

细嫩非常的腕子,手感非常好,风停云略微挑眉,伸指就要按上她的脉搏。

长念脸色更红,挣扎了两下,把手收了回来,又觉得失了礼,小声道歉:“得罪了。”

谁得罪谁啊?这摆明了是风停云的不对,她还没底气了?叶将白冷笑,怪不得这么多年在宫里被人欺负,柿子这么软,可不得谁都上来捏一下?

“殿下太见外了。”风停云没有生气,倒是很伤心地叹了口气。

废话,才第一次见面,不见外,难不成见内吗!叶将白看得不耐烦,上前将风停云扯开,沉声道:“你若没别的事,就先走吧。”

“哎哎,别啊,我有事!”风停云抓住叶将白的手,朝着长念眨眨眼,“殿下可知,今日朝上有人要殿下出京?”

“方才听宫人们说过了。”长念欣喜地看向叶将白,“多谢国公!”

风停云失笑:“国公力保殿下,可花了不小的力气,殿下总不能拿一块绿豆糕敷衍国公。”

长念慌张起来,看向叶将白:“国公喜欢什么?我……我想想法子。”

风停云道:“国公还能喜欢什么?整个京城都知道他嗜玉,上好的和田,番邦进贡的冰种,什么贵你寻什么,保准他喜欢。”

叶将白侧头看过去,就见赵长念脸上冷汗都出来了,嘴唇嗫嚅了两下,眉头和鼻梁皱在一起。下意识地,他握住了腰上挂着的把件。

七殿下那千把两的家底都在他这儿了,还能送他什么啊?瞧把人愁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在欺负人。

“贤真,闭嘴。”

被人叫了表字,风停云就知道这人是真不高兴了,连忙伸了食指按在自己唇上,朝长念挤眼。

长念笑不出来,愁苦地想,她的小金库已经没了,还能从哪儿弄银子给国公呢?

叶将白扫她一眼,抓着风停云就往外拖:“时候不早了,大人先出宫吧。劳烦红提姑姑送送,他不认识路。”

“哎?”风停云看了看窗外,“哪里不早了,天还大亮呢。”

叶将白笑了笑,很是体贴地“送”了他一程,并让人狠狠地合上了锁梧宫的大门。

门外传来风停云不满的低咒声,叶将白没理会,转身回到内殿,朝着那掰着指头在算的小傻子道:“谢礼殿下已经给过,不必再给,倒是那风大人,以后少接触些。”

听到不用谢礼,长念松了口气,可一想又觉得奇怪:“朝中多有人说,风大人办事牢靠,人品上乘,为什么不能与他多接触?”

“他好色。”叶将白眯眼。

“呃……”长念挠挠头,食色性也,好色虽说不好听,但终究也不是什么错,这朝中官员谁还没个三妻四妾的,且听说这风大人家中也并无乱七八糟的人,怎么就让国公不喜了呢?

赵长念偷摸看了看他的脸色,知道他是不高兴了,也就没敢顶嘴。

“这一个月,殿下且好生养伤。”垂眸思忖片刻,叶将白平和了表情,开口道,“等伤好了,还可以办点差事。”

一个月后朝廷就该采买军粮了,这肥差本是太子的,但太子如今犯错,又有辅国公在旁煽风点火,皇帝定是要换个人来用,以灭太子骄纵之气。其实接任的人选,三皇子和五皇子都比她合适,但是听辅国公这话,这差事是要落在她头上?

长念一颤,连忙道:“国公,我很笨的,这么多年了什么事都没做过,要是有差事给我,我定会搞砸。”

“殿下何必妄自菲薄。”叶将白坐下来,一双眼深邃不见底,“在下信任殿下,殿下自然就不会搞砸。”说直白点,就是我罩着你了,我说你行你就行,就算你搞砸了,也有我给你收拾。

长念这叫一个感动啊,鼻涕都快流出来了,眼里亮晶晶的,崇拜地朝他拱手:“多谢国公。”

叶将白勾了勾嘴角:“殿下不用客气。”

给她伤口换了药,叶将白从容地退出了锁梧宫。

“你想干什么啊?”风停云还等在宫道上,见他过来,微微皱眉,“二皇子也好,四皇子也罢,都是罪有应得,该出去就出去了。可这位七皇子没有任何过失,你作何要将他也拖下水?”

四处无人,叶将白卸了脸上虚浮的笑意,慵懒地白他一眼:“生在帝王家,能有安生命?”

“可你明明可以选三皇子。”风停云皱眉,“三皇子底子好,经得起折腾,哪怕被太子惦记,也能自个儿保命。你看看七皇子是个什么样子?那手腕細得……”他把拇指和食指比了个圈,给叶将白看,“就这么细,我一掰就能掰断!那小身板,就该锦衣玉食好生养着的。”

叶将白步子微顿,侧头道:“贤真,你是不是色胆包天?”

大家穿一条裤子长大的,谁还不知道谁是什么心思?打从见着七皇子起,这人的眼神就不对劲,还什么把脉,摆明了是找借口跟人亲近。

“冤枉啊,我怎么就色了?”风停云唏嘘,“人皆有爱美之心,七殿下生得清秀可人,姣若好女,你还不许我欣赏一二?”

“若是别人,随你。他,不行。”叶将白蹙眉,“早晚要散场的。”

七皇子是他选的跳板,为了真正想扶持的人设的障眼法,一旦有一天真相暴露,定是要舍掉的,到时候风停云若是与人有什么感情牵扯,那可麻烦死了。

风停云有点不高兴,嘀咕:“没商量了吗?我真的觉得那七殿下有趣,还给你送绿豆糕呢,肌肤也白白嫩嫩的,像个瓷娃娃,那么可爱……”

“闭嘴。”

“你定是也觉得他可爱,才护着他。”风停云撇嘴,“若不是,你完全可以在朝上就舍了他,再拉别人下水也不碍事。”

“不是。”别开头,叶将白抬步往前走,“护着他是因为……收好处了。”

他这个人,一向收人好处就会办事的。

风停云跟上他的步子,啧啧摇头:“你不承认也罢,我不掰扯。但你也别拦着我,我知道分寸的,就是逗逗他,也不会来真的。”

“他是皇子,不比寻常人家。”叶将白黑了半边脸,“风贤真,你上回惹了宋家,还没给宋家一个说法,你给我省点心吧。”

风停云失笑,袖子一甩:“我晓得的,我看人一向准,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清楚得很。”

叶将白咬牙,还想再劝,前头就遇见了同僚,风停云一扭头便上去跟人说话了,留他一个人在后头瞪眼。

真是个祸害。

于是,赵长念在养伤的时候,就经常看见风停云在她宫里进出。今日说来看看她,明日说国公有事,让他来传话,再隔几日,还给她带了宫外的小玩意,让她把玩。

“殿下的伤如何了?”风停云坐在床边,温柔地问。

长念笑眯眯地看着他,乖巧地道:“休养了半个月,已经可以躺下了,就是走路还有些不利索。”

“真可惜,外头的花开了呢。”风停云勾唇,深深地看着她道,“不若微臣抱殿下出去看看吧?”

粉红的颜色慢慢爬上耳根,长念低头:“不……不用了。”

“殿下是不信任微臣?”眉梢一耷拉,风停云满脸委屈,“都这么久了,微臣还以为殿下已经能把微臣当半个知己,结果殿下还防备着微臣。”

“不是这个意思。”长念为难地道,“是有些不合规矩。”

“这宫里又没有外人。”风停云朝她伸手,“微臣也不会告诉别人的。”

长念僵硬地道:“风大人,国公说您要记得‘慎独’。”

“管他呢。”风停云撇嘴,伸手拿了旁边屏风上挂着的斗篷,将床上的人一裹,轻轻松松抱了起来。

“啊!”长念是真的惊到了,她没想到这位大人胆子这么大,行为这么放荡不羁,小脸都吓得一白。

被她的反应逗得笑出了声,风停云甚是高兴,掂量两下她轻巧的身板,就大步跨出了殿门。

秋高气爽,哪怕是殿前的花坛里,也开了一丛丛的秋花,迎风摇曳,色泽动人。置身其前,鼻息间便盈了淡香,和着微凉的风和昨夜雨水润过的泥土味,叫人心里舒服。

然而长念是没有心思欣赏的,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她身体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风停云便笑:“殿下在屋子里待久了,总是要出来看看。”

“多谢大人,但……”长念抓着他的衣襟,颇为别扭地道,“这般是否不太妥?”

“有何不妥?”风停云一脸正气地道,“微臣与殿下都坦坦荡荡。”说着,他将她搂得更紧了点。

于是,心情甚好的叶将白跟着红提过来,刚跨过门槛就看见院子里站着的风停云与七皇子,正亲密地欣赏着花坛里一朵硕大的金菊。

叶将白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握拳放在唇边,轻咳了一声。

一听这声音,长念连忙喊:“国公!”

救命啊!

叶将白大步走过去,盯着风停云:“宫闱之中,规矩也不要了?”

风停云轻笑:“你这个人,朝上说规矩律法,朝下还说这些,腻不腻啊?内殿里有新泡的秋茶,来尝尝。”

这话听着,活像他是这锁梧宫的主人一般。叶将白微微眯眼,将目光转向了他怀里的人:“殿下伤好了?”

“没……”长念可怜巴巴地看着他,“还有些疼。”

“那折腾什么?下来。”

“是。”挣扎两下,长念捂着屁股站到了地上,飞快地推开风停云,咧嘴笑道,“二位大人都请坐下喝杯茶。”

“一杯就够了。”叶将白道,“风大人还有事,立马要走。”

风停云一脸不解。

叶将白扭头看他,云淡风轻地道:“户部在城郊修筑的新院需要人去看看,刘尚书让在下来知会大人一声。”

城郊那个?风停云垮了脸:“那也太偏远了,我现在过去,晚上许是都回不来。”

“回不来就歇在那边吧,房间已经收拾好了。”叶将白温和地道,“刘大人的意思,似乎是让你多看两日。最近正值官员调度,你还差点功绩才能继续留在京城,可不能怠慢了。”说着,自个儿走去内殿坐下,捧了红提恭敬递上来的茶,优雅地抿了一口。

长念眼观、鼻观心,老老实实地在软榻上趴着,心想这风大人也不知是哪儿得罪辅国公了,按理说就算他功绩不够,以风家的祖荫来说,留在京城也是妥妥的。

虽然外人都说风停云此人颇为荒唐,可就这几天的相处来看,长念觉得他是个挺有想法的人。

并且,不像好色之人。

想着想着,殿里就慢慢安静了下来。长念恍然回神的时候,就见座椅上只剩了叶将白。

“殿下很喜欢与贤真来往?”他捧着茶盏,慢条斯理地撇着茶叶,语气平淡,带着丝秋风般的凉意。

长念面皮一紧,霎时想起来这人说过少与风停云打交道,立马结结巴巴地道:“不……不喜欢!”

“那为何他总来?”

废话啊!腿长在他身上,锁梧宫又不是什么守卫森严的地方,且又靠近他们下朝的宫道,可不是想来就来吗!

心里这么想,长念却不敢顶嘴,只小声道:“风大人心善,念我这地方冷清,我又有伤,所以常来走动。”

风停云心善?

茶杯一扣,叶将白冷笑出声:“殿下还是要会识人才好。一旦涉水,少不得有人在您面前献媚进谗,若是谁说点好的您就信,那可不妙。”

“啊?”长念没听明白。

叶将白忍不住瞪她一眼:“殿下独居久了,人情世故都不清楚,就不要轻信于人!”

“可是……”长念指指桌上堆着的几个礼盒,道,“风大人是您的挚友,又待我极好,挺照顾我的,我连他也不能信吗?”

叶将白顺着她指的方向扫了一眼,眉心几不可察地跳了跳。

他起身,走过去拿起最上头的那个礼盒,打开一看。

红彤彤的枫叶贴成了一张信笺,上头的字写得很是潇洒——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啪”的一声合上盖子,叶将白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转手把东西递给红提:“拿去扔了。”

“是。”红提吓得两腿打战,抱着盒子就跑。

“国……国公?”长念小声喃喃。

叶将白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咬牙切齿地道:“这红枫题诗,他风停云每年秋天能送出去八百张,没一份是真心,就会骗旁人的真心。若是送去别处还好说,送来殿下这里,怕是不想活了!”

“国公息怒啊!”长念抱着脑袋满脸惊慌,“我没怪他的意思!”

“你这还不怪他?”叶将白更气了,“你是皇子,身份尊贵无比,就是性子太软弱,才会招来这些个任意妄为的人!你看他敢往三皇子宫里送这些吗!”

长念低头,认真地想了许久,然后低声道:“我比三哥长得好看吧?”

叶将白噎了噎。三皇子是个面容一般的人,而这七皇子,是七个皇子里长得最清秀可人的一个。这是客观事实,辩无可辩。

不过噎过之后,他更气了:“是这个原因?”

这人生得好看,动起怒来却骇人,外头站着的宫人都吓得面无血色了。长念也心惊胆跳的,左右乱看一圈,想了想,撑着身子下了榻。

叶将白眉目凌厉,看着她动作,连扶都懒得扶。

然而,七殿下捂着屁股一瘸一拐地走到了他跟前,一双眼眨巴眨巴地盯着他看了看,然后轻轻地拿起他腰上挂着的东西,塞进他的手心。

冰冰凉凉的把件,瞬间压了他掌心的热气,连带着情绪也稳了些。叶将白低头,撇了撇嘴:“殿下是早知会气着在下,所以才送这把件的?”

“不是呀,我怎么会想着气国公?”长念乖巧地站到他身后,伸手按上他的脑袋,小声道,“母妃以前常说气多了身子不好,我是希望国公安康常健,所以才送的。等发月钱了,再给您换个吊穗,冰蚕丝的那种,更搭些。”

十分明显的谄媚讨好,配着她那无辜可怜的小眼神,任是冒了三丈的火也得消下去二丈五。

叶将白伸手按了按眉心,又气又笑:“殿下,遇事应虑怎么解决,不是说好话就可以糊弄过去的。”

这就是在解决啊!长念偷摸看了看他和缓下来的表情,觉得自己解决得挺好的。不过既然他还不满意,那她还是低眉顺眼地道:“国公只管训诫,我都听着。”

叶将白想了想,道:“殿下今年也该满二十了,宫里还没有女眷伺候?”

一听这个,长念汗毛都竖起来了,按在他脑袋上的手也抖了抖。

“嗯?”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叶将白微微侧头,“殿下?”

“我……那个不着急的。”长念眼神乱飘,心虚地道,“锁梧宫里冷清,让人来伺候我也是委屈了。”

正常男人,早就该知人事了,朝中七位皇子,六位已经立了三个侧妃,这位倒好,身边除了个小宫女,再没别人了。就算不受宠,也不至于这般。想起方才她与风停云那亲亲热热的模样,叶将白打了个寒战,扭头神色复杂地看着她。

“国公?”长念慌了,脸上的心虚藏也藏不住,完全不敢与他对视。

叶将白心一沉,皱了眉:“殿下莫非对风停云有什么想法?”

这哪能啊!虽然她是个爱男色的姑娘,但对风大人是万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的!只是这国公突然问起,到底是什么意思?赵长念十分苦恼。

见赵长念神色犹豫,叶将白“唰”地站起来,一连退后两步,下颌紧绷,看着她的眼神变得锐利又复杂。

長念的手僵在半空,有点哭笑不得:“国公,不是您想的那样。”

还不是他想的那样?那岂非有别的更过分的想法?!叶将白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好色之徒,有一个风停云已经够了,他要不是风停云的挚友,早就翻脸了,平日容忍已极是辛苦,结果七殿下这儿还来一个?

叶将白打了个寒战,很想扭头就走。然而,套已经下在这儿了,他走了也早晚得回来。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叶将白脸色铁青,沉默许久,才道:“殿下是何喜好,为人臣子也不该过多干涉。只是……良人难寻,还望殿下慎重。”

怎么就要慎重了啊?!长念腹诽,然后抬头,满眼真诚地道:“我记住了。”

叶将白垂眸,“嗯”了一声,然后站在原地不动,似是还有点芥蒂。

长念见状,扭着还在疼的屁股龇牙咧嘴地过去,拉着他坐下,双手恭恭敬敬地给他奉茶:“国公请。”

白瓷的杯子捧过了头顶,露出一截皓腕来。叶将白看着,想起风停云说的话,心想也真是没错,这七皇子着实没点男儿样!

气闷地接过茶喝了,他放了茶杯,沉声道:“在下今日来也是有正事要说,太子今日在御书房提起官员调度之事,说是有几个人难安排,需要人帮忙调和。也不知陛下是怎么想的,就指了殿下您。”

长念吓得呛咳一声,抬头,瞪大眼指着自己的鼻尖:“我?”

其实本来指的是别人,但叶将白插了嘴,于是这差事就落在她头上了。官员调度说起来简单,其中人情往来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十分难拿捏。故而他说让七皇子试试的时候,太子想也没想就附和同意了。

当然,真相是不能让面前这个人知道的,叶将白缓和了眉目,安抚道:“在下会协助殿下成事的。”

长念虽脸色有点发白,表情却还算镇定,抱着手臂思考了良久,还是点了头:“再等两日走路顺畅了,我便去办。”

“殿下不用亲自奔走。”叶将白道,“明日我便请两位大人入宫,与殿下喝茶聊天。”

“哪两位大人啊?”

“朝议大夫徐游远和宁远将军谢晖。”

宁远将军是个武散官,调派不足为奇,可徐游远?长念睫毛颤了颤,咬着唇低了头。

她母妃是秦家人,秦家与徐家有姻亲,那徐游远虽与她没有血缘,但也算亲人。如果她没记错,徐游远功绩不俗,算起来应该是要升迁才对,怎的不升反降,还要她来说?

“国公,我要是办不好,会拖累您吗?”

叶将白认真地点头:“会。”

长念一张小脸垮得厉害,趴回软榻上,缩成一团:“那……那我尽力试试吧。”

这人总这样,一不高兴就缩成一团,远远看去跟个小包子似的,可怜得很。叶将白瞧着,却是没心软,捏了捏腰上的把件,起身就告辞了。

回到自个儿府里,叶将白还忍不住想,幸好皇帝年轻时沉迷女色,一口气生了七个皇子,不然这平白断了根香火,可不得气死。

叶将白冷笑,垂着眸子发呆,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白玉把件,脑海里却浮现出赵长念那白嫩柔软的腰身和纤细的手腕。

当天晚上,辅国公做了一个春梦,梦里的人纤腰款摆,柔软地在他身上起伏,凝着皓月的手腕搂着他,乌黑的长发垂在他身上。

情动最深之时,叶将白看见了那人的脸。

下期预告:

叶将白和风停云去了烟花柳巷之地,老鸨问叶将白中意什么类型的女子,他开口便道:“十八九歲的,性子乖顺,不吵不闹,不媚不精的。”

风停云一口茶喷在屏风上,他琢磨着,符合这类型的,除了赵长念便无第二人了。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良辰未迟(二)- 桃之夭夭
下一篇 : 记忆面包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