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而我只爱你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12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89 次围观 / 哄女朋友的睡前故事

神爱世人,而我只爱你 - 头号粉丝番外

文/薇拉

1

“你玩的这是什么游戏?”

“哦,这个啊,叫‘黑白无间’,是一款以经典犯罪案例为蓝本重新设计改编的线上推理游戏,我……”宋清溪抬头望向来人,正准备更详细解释的时候堪堪愣住。

刚刚因为沉浸在游戏里,她完全没听出开口问问题的人就是自己的男神,当红乐队的成员之一,黄梓榆。今天的他穿着普通的白衬衫、牛仔裤,如同初夏荷塘边的晚风,带着无限的清新和适度的暖意。

身边的姑娘才刚说话就顿住,黄梓榆以为是自己的座位有什么问题,略带狐疑地问:“这位子有人?”

幸福来得太过突然,宋清溪咬住下唇,愣住几秒后,才露出一抹诡异的笑,摇头否认:“没……没有的。”

“梓榆,走那么往前干吗?这边坐啊!”后排有男生拍着身边的空位喊他的名字。

这邀请令宋清溪瞪大眼睛,她过激的反应引得黄梓榆侧目。他对着她微微抬头,那眼神仿佛在询问什么。黄梓榆的嘴角有着天然上翘的弧度,再加上眼神清亮,看谁都无限温柔。

原来跟喜欢的人对视真的会有过电的感觉,宋清溪的目光跟他触碰一秒,旋即垂头看向桌面。没过多久,她手指下笔记本的一角已经被捏得皱皱巴巴。

“快点儿,嘿,别磨磨叽叽的。”他的朋友开始催促。

宋清溪竖起耳朵,紧张到肩头都耸了起来。正是因为黄梓榆,她才考的电影学院,而且等了好久才等到一个跟他共上一节课的机会,还是坐同桌,她当然不想就这样被他的朋友“拆散”了。

“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

追星少女真是卑微,不能大胆说出口的心事,只可小声在心中默念。

不知是不是上天听到了她的心声,黄梓榆转头笑着跟友人比了个手势:“没戴眼镜……”

修长的手指在空中画出优雅的弧线,宋清溪怀疑自己对他的滤镜厚过了北京城墙,才会连他的指尖都一并喜欢。

谢天谢地今天是经典电影鉴赏课,稍微清醒后的宋清溪忍不住贼兮兮地勾起嘴角。她坐的是第一排,是距离大屏幕最近的位子,轻度近视的黄梓榆肯定不会走了。

终于迎来这宿命般的一天,宋清溪激动的心情无处安放,拿起手机想跟一起追星的好姐妹炫耀。她这边刚点开微信群,那头就听到黄梓榆低声问她:“今天放什么电影?”

他离得太近了,以至于她的耳朵能够敏锐地感受到他的气息。宋清溪手忙脚乱地把手机反扣在桌上:“好……好……好像是《绿皮书》。”

抬头跟他对视又默默错开眼神,宋清溪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壳是黄梓榆官方卡通形象,下面印了一行可爱的字体: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这下真的糟糕了,因为她的手机此时正放在两个人中间,黄梓榆显然也看到了。他似笑非笑的表情让宋清溪一脸懊恼,早知道会遇到他,她绝对不会用这么露骨的定制手机壳。

老师进来了,宋清溪默默地把手机翻到正面,本来是黑屏的,可手机有重力感应,翻面后屏幕会亮起。屏幕保护图片是黄梓榆给某知名时尚杂志拍的单人照,上P两个大字——老公。

身边的黄梓榆咳嗽了两声,宋清溪头皮发麻,收起手机尬笑着解释:“那个……我手机壳是生日的时候朋友送的……”

黄梓榆颔首,眼睛仿佛弯得更狠。

“屏保是,自动更换的……”

不解释还好,这么一说黄梓榆好似来了兴致:“iPhone可以自动替换壁纸了?”

啊?好像……不能。宋清溪头顶灼灼的目光,再开口时舌头都打结了:“不,嗯,我自己换的……因为……喜欢你……”

2

被男神当众拆穿后表白是什么感受?宋清溪现在可以写一万两千字的小论文发在黄梓榆的微博超级话题下面。

但假如有机会,那种尴尬的场面还想再来一遍吗?如果对方是黄梓榆的话,宋清溪的答案是:当然。

也许是人性的贪婪在作祟,在那次电影鉴赏课偶遇之后,她总有种幻觉,自己还会同黄梓榆有第二次亲密接触。然而SYF乐队那么红,黄梓榆的工作那么多,即便是同班同学,每学期能见到他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同学,到你了。”排队点餐的时候,一个男声在她耳边响起。宋清溪心跳加速,回头一看,哦,不是黄梓榆,只是声音比较像而已。

她真不是一个合格的粉丝,连他的声音都可以轻易认错。心情宛如坐过山车,宋清溪点好餐端到角落里找了张桌子坐下。此时已经过了饭点,食堂里人很少,她嫌三鲜面有点烫,再次点开“黑白无间”,盯着屏幕等待抽牌。

“同学,这儿能坐吗?”

宋清溪头也没抬:“嗯,可以。”

“吃饭还玩游戏?什么游戏这么好玩?”

“哦,不怎么出名,是TSAG新出的一款线上推理……”宋清溪说话间抬头,再次看见黄梓榆。

她瞬间愣怔,他在同一时间弯起笑眼。那双眼睛会说话,隔着屏幕都能在宋清溪的心里掀起无声的波澜,更不要说是面对面了。

“上次看你玩,之后我也下了这款游戏,玩了几天觉得很有意思。”她没开口,黄梓榆却先说话了,依旧是平易近人的语调,“TSAG是一家新公司吧,以前都没听说过,你玩这个很久了吗?”

宋清溪是“黑白无间”的元老级玩家,每次跟人聊起这个游戏都可以滔滔不绝地说上三天三夜,但在黄梓榆面前,她却像是得了失语症,失神了半天才答非所问地憋出一句干巴巴的回应:“是吗?”

好在黄梓榆并不介意,微微颔首后无比自然地向她发出邀请:“你叫什么名字?我加你好友。”

宋清溪有些吃惊地望着他。

黄梓榆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扬了扬自己的手机:“在游戏里。”

又自作多情了,宋清溪感觉自己的脸至少膨大了三圈。

“怎么了?怕我拖累你?”黄梓榆开着游戏等待却迟迟得不到她的回应。

“不是,不是的,我叫……”宋清溪否认,后一句话犹如蚊子哼。

黄梓榆没听清,蹙着两条好看的眉毛凑得更近:“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周遭的空气因为他的靠近而产生了“核爆”。宋清溪握住手机的指尖泛白,嘴唇都被自己咬得没了血色。

“其实我玩游戏不错的,虽然是新手,”黄梓榆替自己辩护了两句,说完又不忍看她满脸纠结,“不过你不想加我的话也没关系,我……”

这种失落的声音让宋清溪觉得自己的行为无比欠揍。

“黄梓榆的正房太太……”

“啊?”

宋清溪深吸一口气,耳尖像是被餐厅的大厨刚刚拿去红烧过:“我的网名是,黄梓榆的正房太太……”

“……”

3

假如宋清溪是只兔子,她会一个洞直接挖到地核深处去藏上十天半个月。

网名奇葩也就算了,关键是她的游戏签名也特别丢脸。以“黑白无间”的游戏性质,别的网友签名都是什么“杀遍天下罪犯”;到她这里,头像用的是黄梓榆的照片,签名——神爱世人,而我只爱你。

加了黄梓榆之后,宋清溪感觉自己是在他的“注视”下改了名字、换了头像、删了签名……自那以后她好久没敢上线,主要是太“囧”。

“你这几天愁眉苦脸,该不会是看了兔区那个爆料吧?”

一天,在宋清溪正在发愣时,室友从她身后经过,冷不防地问。

“啊?什么爆料?”宋清溪皱眉。她知道兔区的那些爆料人对黄梓榆一向不太友好。

“你还不知道啊?!”室友拿了手机搜出帖子给她看,上面说黄梓榆拍戏的时候被警察找过,还配了一张图片。

一颗心迅速坠落,宋清溪看着那张模糊的照片,觉得像是有人在她头上敲了一记闷棍:“他……为什么啊?!应该是假的吧?是不是他参演了什么警匪剧?”

“也就你们这种无脑粉丝会这么想,‘哥哥是无辜的’‘哥哥是天下最纯洁的BOY’‘哥哥才不会犯罪’。”室友撇撇嘴,掰起手指头,“演艺圈人士被人民警察召唤还能有什么事?不是那啥就是那啥。出轨什么的他不太可能吧?也没听说黄梓榆有女朋友。我打赌这次吸毒组将再添一员大将。”

宋清溪立刻否定:“他才不会!”

室友却不买账:“做音乐的哎!灵感又不是能时时出现的东西,没灵感的时候靠什么?我不说你也能想到吧?!”

宋清溪越听越生气,直接从室友手里夺过手机:“你这是偏见!不许你这么说他!”

跟室友闹了个大红脸,熄灯后,宋清溪躲在被子里睡不着。她在床上翻腾了一会儿,打开“黑白无间”的游戏界面,闪退,再打开,再闪退。如此循环往复,好不容易稳定上线,见好友列表里貌似只有一个人还在线上,正是黄梓榆。

宋清溪承认自己没出息,只看到他头像边的绿色小点亮着,一颗心就开始狂跳。她正在犹豫要不要主动打招呼时,他已经发送了一个游戏邀请过来。“接受”的字体那么大,她手脚慌乱,硬是点了“拒绝”。

游戏同步提示联机失败的时候,宋清溪差点痛哭失声。还好,他再次发送了游戏邀请,宋清溪慌乱地接受了。真奇怪,明明以前没合作过,他们在游戏里却珠联璧合,携手过关。

要下线的瞬间,宋清溪忽然在对话框里叫住他:“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黄梓榆的回复没有让她等很久:“你说。”

黑夜就像是魔鬼,蛊惑了她用最直接的方式提问:“我今天看到兔区的帖子……”

“有一个跟警方的合作在谈,别担心。”他耐心看完她发来的信息和截图,很快回复。

一颗心终于可以放回肚子里,宋清溪下一秒又觉得羞愧:“对不起,这么不信任你。”

“没关系,”在对话框里,他打出一个微笑的表情,紧跟着又发了一句,“我很开心。”

4

黄梓榆开心是为什么呢?是因为误会解除很开心?是跟她联手打游戏闯关很开心?是半夜跟她聊天很开心?还是……

宋清溪不敢往下想。

“哇,小溪,你大早上的思春吗,脸这么红?”编剧姐姐路过正在刷牙的她时随口问。

宋清溪闻言,一口泡沫呛在嗓子眼里,咳得差点没背过气去。

本以为这已经是今日的极致了,没想到编剧姐姐却再接再厉,在剧本只有五集的情况下,下午就带她去见了男主角候选人之一的黄梓榆。

他做艺人真的没得说,抵达约定的地点竟然比她们要早。彼时阳光正好,顺着他的侧脸勾勒完美的曲线。咖啡馆的喧嚣在一瞬间离宋清溪远去,整个世界在她眉眼里只有这一个人。

在这样一个时间、地点见到彼此,他们都有些意外。两个人虽然年龄不大,还好都够专业,整个见面的过程很顺利,带宋清溪的编剧姐姐也挺喜欢黄梓榆。告别的时候,宋清溪小声对编剧姐姐说自己要直接回学校,被黄梓榆听到,他看着她说:“一起啊,我也回去。”

幸福来得太突然,宋清溪当场愣住,倒是编剧姐姐反应迅速地替她应了下来。

随着他一起到地下停车场,她才知道他是一个人开车来的。

她心情复杂,既骄傲又怜惜。骄傲是觉得他没架子又认真,怜惜是在气他的公司资源分配不均,他出门连个司机和助理都没有,是不是太过分了?!

彼时宋清溪行使一个“唯粉”的基本权利,在心里骂了他的公司一千遍。

“凭什么你开车啊?”心里还是过不去那道坎,她直接说了出来。

黄梓榆似乎误会了:“我有驾照的。”

他是认真的,说完还把自己的驾照找出来递到她手里。

宋清溪接过那个小本本,定住。

“持证上岗,你放一百二十个心。”他看她神色异常,又强调了一遍。

明明不是这个意思,却因为他的安慰心里直发烫。车子缓缓开出停车场,她按捺不住好奇心,抿着唇偷偷翻开他的驾照,再次没出息地红了脸:上面的证件照,好帅。

“你最近……”

他突然开口,宋清溪猛地合上驾驶证,并第一时间藏到身后,像上课时被老师抓到的偷看闲书的小学生。等她意识到自己又说了那句“对不起”的时候,黄梓榆已经看着前方笑起来。

宋清溪“囧”到深处自然“嗨”,也跟着他傻笑。这个小插曲像是打破了两个人之间横隔的那道墙,她终于可以跟他比较自然地聊天了。

“没想到你在学校就能跟着名编剧写作了。”他说。

“嗯,挺幸运的。”宋清溪说着看向他,“你会来演吧?”

红灯了,他松开方向盘,转头同她对视,眼波流转,可以轻易掠夺她的呼吸。

“你希望我来演吗?”他提问时眼神清亮,又好像带着无尽的缠绵。

被那种神态撩到分不清南北东西,宋清溪呼吸停滞了半天才重重地点头:“嗯!我其实写的时候就……”

啊,糟糕。话说到一半,她只想把自己的舌头咬掉。

“写的时候就什么?”车子重新启动,他的语调循循善诱。

“就……”车内的空气凝滞,她不明白为什么有这么多巧合,几乎次次见他都要表白,“会想着你……”

宋清溪说完又害羞到炸裂,内心仿佛有个小人在仰天长啸:天上哪位神仙比较有空,可不可以来救救命?!

5

宋清溪早年喜欢黄梓榆的时候,为了给SYF乐队的专辑冲销量,甚至省下爸妈给她吃饭的钱来买专辑。身边的同学都知道这事,又因为她那个“囧囧有神”的网名,还常常笑她是白日做梦。

当宋清溪趁着五一假期兼职当私人助理又见到黄梓榆时,她觉得梦还是要做的,万一实现了呢?

这次私人助理的活是学姐给介绍的,主要是受雇于金主爸爸,也就是AG葵花油,在广告拍摄现场打打下手,给大家端茶递水。

黄梓榆当天从外地回来,下了飞机就直接赶到拍摄现场。看着他按照要求一遍一遍地炒一份虾仁蛋炒饭,宋清溪心疼不已。

现场很忙碌,直到黄梓榆拍摄完成后立刻换装准备离开时,宋清溪才有机会跟上去,只是为了把一早就准备好的美式冰咖啡递给他。

“让一下。”走在黄梓榆身后的助理把她当成了狂热“私生粉”的一员,简单粗暴地拨开她的手。

宋清溪站了一天也有点累,助理力气也大,一个没留神她手里的杯子就掉到地上,咖啡洒了一地,其中有一大半溅到了黄梓榆的白球鞋上。

“对不起。”宋清溪慌忙掏出纸巾,正要蹲下身给他擦的时候被他转身扶住。

他握住她手腕的手掌柔软而温暖,一如他的语调:“别管了,没事的。”

怎么可能没事?男生们最爱鞋了,黄梓榆更甚,平时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更新动态,配图除了鞋还是鞋,间或拍自己新买的游戏手柄跟粉丝炫耀。

那晚他还要赶下一个直播通告,跟她告别后便匆忙走掉了。宋清溪失魂落魄地坐公交车回学校,路上还不断接收到来自微信追星群的消息。

“连一双干净的鞋子都不给我儿子准备,公司死了啊!”

“什么时候单飞我出资自己全年的生活费!”

“助理是干什么吃的!连刷鞋也不会,还不如让我去!”

……

姐妹们的谩骂让宋清溪头皮发麻,她默默地在网上搜索他脚上的那双白球鞋。官方网站上的价格令人咋舌也就算了,重点是还没有货。

没有黄梓榆直接的联系方式,宋清溪只能一直蹲守在“黑白无间”的线上,直到晚上十点才蹲到黄梓榆上线。

宋清溪没有多想,发送了一条“对不起”过去,竟然在同一时间收到黄梓榆的慰问:“你没事吧?”

“对不起。”宋清溪重复自己的抱歉。

她是真的没料到,喜欢了他那么久,自己唯一能给他做的,竟然是拖他的后腿。他直播的造型就因为鞋子脏了,被对家截图嘲讽了好久。

也许是觉得她答非所问,黄梓榆又打了一个问号过来。

“我没事。”宋清溪再次发送微笑的表情。

她还在想要不要告诉他,自己一定会买一双同样的球鞋赔给他,就看到黄梓榆接着发来一条信息:“不好意思,没保护好你。”

宋清溪心颤到手抖。

“以后都不会了。”他又追加了一句。

因为这两句话的余味在心中发酵,宋清溪不知道自己是在梦里还是醒着。第二天醒来查看聊天记录,她发现那两句话还在。

人们经常说的“男友力MAX”就是这样吗?即便他已经在第一时间护着你了,却还是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

6

假如说因为工作遇到黄梓榆是巧合,那她在学校上自习的时候看到他就真的很让人意外了。

快要英语四级考试了,宋清溪每天都泡在学校最老的那栋教学楼里看书。这天她还在做真题,忽然看到一只手伸过来拿走了她放在案头的杂志。宋清溪顺势看上去,就瞧见黄梓榆在垂眸认真地翻看。

“那个……”

“这杂志借我看看。”他的目光掠过书页,看着她的眼睛,说出的是肯定句。

一颗心都能给他,更何况是一本杂志。可问题是那是一本满是爱情故事的少女杂志啊!

眼睁睁地看着他绕过一排椅子在她身边坐下,宋清溪想拒绝都来不及。她手里握着笔,却再也做不出题,黄梓榆则捧着那本杂志看得津津有味。因为两个人距离太近,课桌下他的膝盖偶尔会碰到她的,一开始宋清溪还会不好意思地移开,后来好像……也慢慢习惯了那种……小依赖。

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吧?连最微小的触碰都可以在心底蔓延滋长,酝酿出巨大的欢愉来。

三个小时才做完四道阅读理解题,还好对答案的结果也还满意。宋清溪合上真题的时候,黄梓榆也把那本杂志扣上了。

“饿了吗?一起去吃饭?”不等她开口,他先发出邀请。

在自习室里干坐了一下午,黄梓榆不会真的是来抢她的少女杂志看的吧?还有,学校自习室那么多,他是怎么找到这间的?

宋清溪不是傻子,心底有答案呼之欲出,却又不敢确定。

那种感觉太折磨人了,像是有人把她的心用刀切片搁在锅里,再用小火慢炖,熬得心慌。

就这么懵懂地被他带到车边,开车门时宋清溪才如梦初醒:“咱们不是去吃饭吗?”

“是啊!”他应着声替她打开车门,“出去吃。”

初夏的京城有着世间最绚丽的色彩,这一路宋清溪都在幻想他会带自己去哪里吃饭、吃什么饭。是浪漫的西餐厅,还是隐藏在巷子深处的小酒馆,又或者是他亲自下厨?

说起来,她以前一直以为明星在广告里炒菜只是做做样子,那天在广告拍摄现场她才发现,她喜欢的人是真的会做饭,并且色香味俱全。

这天天气不错,黄梓榆把车窗打开,温柔的晚风吹起他的发梢,看在她眼里全是甜蜜和心动。编剧姐姐的电话就是在这个时候打过来的,剧本临时需要修改,又要得很急,宋清溪得立刻回到电脑前。

天大地大工作最大,黄梓榆在旁边听了她打电话的全过程,没等她说话,已经转动方向盘。

“对不起啊,这么扫兴。”宋清溪满脸歉疚。

黄梓榆摇摇头,车子就在附近的星巴克前停了下来。他让她在车里等着,从星巴克出来时,他手里拎着咖啡和打包好的小蛋糕。

“为什么买咖啡啊?”宋清溪的疑问脱口而出,她觉得晚饭喝咖啡真的有点奇怪。

“我看你把头像换成了星巴克。”他声音闷闷地解释。

啊,原来是这样。但其实她头像上的那杯星巴克,就是那天她递给他的那杯,用来做头像不过是想提醒自己下次机灵一点。

她心里的一点甜慢慢释放,又很快融入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

“但是……怎么买这么多啊?”他坐上来后,她扒拉着那几个袋子喃喃自语。

“多出来的分给你室友。”他目视前方,沉稳地说。

宋清溪手上的动作定住,目光重新聚焦在他英俊的侧脸上。

假如硬要把男孩给一起上自习的女孩买晚饭说成是礼貌,那么连她的室友也一并请了这又算什么呢?这个问题一直在她脑子里盘旋,等快到目的地时,宋清溪才鼓起勇气叫他:“黄梓榆……”

他“嗯”了一声,等了许久,也没等到她开口。

车子一路开到学校,黄梓榆替她拎着打包好的东西,一直到宿舍门口才递到她的手上。

宋清溪垂眸看着星巴克的LOGO,低声跟他道别,走了几步她忽然转身。

黄梓榆还站着原地,他有点惊讶地问:“忘记什么了吗?我替你去拿。”

“不是,我就想问……”宋清溪鼓足勇气抬头看他,“你是不是对所有人都这么绅士啊?还是因为我是你的粉丝,所以对我特别照顾,特别好……”

为什么要问这样的话呢?宋清溪也不太清楚,又或者她太清楚了,反而对那个答案的期待大过于恐惧。然而私心作祟壮了她胆后,立刻又缩回保护壳里。

其实只过了五秒,宋清溪却觉得自己等了一辈子,心慌、气短。不敢再看他,她垂下头,目光不由自主地聚集在他的手上,只见他手指僵了数秒,又无意识地在腿侧敲击了一下,小动作仿佛慢镜头回放,每一下都触碰到她的心底。

“就这么不明显吗?”他终于开口,抬手挠了挠额头,“我是在追你啊!”

宋清溪猛然抬头。

一向从容的黄梓榆竟然脸红了:“对不起,小溪,我第一次追人,可能方法不对,但以后我会多多学习……”

最后他还说了,宋清溪完全听不见了,她整个人都是懵的。

尾声

宋清溪做助理的第一个剧本叫《追星少女的初恋》,整个剧情跟她的实际经历有着某种程度上的相似。因为倾注了太多真实的感情,所以剧本虽然简单却非常打动人。不过很可惜,他们俩确定关系后,这个剧本被黄梓榆拒接了,理由是:吻戏太多。

“当红偶像不拍吻戏,看不出来你们家教这么严哦,小溪……”编剧姐姐知道黄梓榆拒绝的理由后调侃宋清溪。

“你下次可不可以不要再这么说了……”这个圈子里没有秘密,宋清溪被同行揶揄多了,只想把自己埋到土里。

彼时是她跟黄梓榆相互表白后的第三次见面,约会内容是两个人坐在他家的沙发上打游戏。

黄梓榆闻言,头也没抬:“我只是陈述事实。”

在游戏里,宋清溪的身份被识破。她放下手机,看着他有点郁闷地说:“可这句话听上去很像是嫌弃。有吻戏怎么了?而且我们那是甜剧,甜剧你懂吗?”

“我不懂,”因为她情绪激动,一向玩起游戏不认人的黄梓榆也破天荒地放下手机看着自己的女朋友,“但你可以跟我解释一下。”

宋清溪皮肤白皙,情绪一激动脸蛋就红扑扑的,超可爱。黄梓榆忍了好久,才没有伸手上去掐一把。

一定是他的眼神无限诚恳,宋清溪才轻易上了他的套,掰着手指头认真地解释:“甜剧就是那种啊,没什么起伏,没什么阴暗面,基本剧情就是谈恋爱,每个人都在谈恋爱,变着花样谈恋爱。”

她说得认真,黄梓榆一副十分受教的样子,抿唇点头后还虚心提问:“所以这种剧的特点就是吻戏多?”

“那不然呢?”宋清溪觉得自己仿佛对着一个榆木疙瘩,“吻戏又怎样?有的还有床戏呢!哦,你家谈恋爱不接吻啊?”

“是啊。”这么容易就等到这句,黄梓榆嘴角微勾,抱起双臂。

“啊?”这个转折令宋清溪猝不及防。

她这边还在发呆,黄梓榆已经凑到她跟前来,再开口时嗓音低沉又沙哑:“我家谈恋爱还没有接吻,又或者我家没接吻,还不算是谈恋爱?”

“明知故撩”的意图太过明显,但因为对方是他,效力加倍,如同有人用羽毛的尖部一遍遍轻拂她的心尖,宋清溪深呼吸后嘟囔:“那还不是因为你都在闭关拍那个罪案电……”

宋清溪没有机会说完那句话,最后一个字被某人吞进嘴里……

被他放开的宋清溪呼吸都不顺畅了。她脸红心跳,黄梓榆看上去却毫无异象。

宋清溪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很久以后才点着他的胸问:“哎,作为一个拒绝拍吻戏的Boy,你的表现是不是过于纯熟了?”

黄梓榆闻言弯起眼,头顶的灯光在他眼里倒映成星光:“我可能跟别人不一样,技术是从纯熟往青涩走的。

宋清溪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看着她可爱的模样,黄梓榆脸上的笑意更深:“毕竟我这种男人,是先有‘正房太太’才有初恋女友的。”

窗外的天更暗了,有人被“正房太太”用抱枕家暴啦!

——《头号粉丝》番外系列·初恋粉黄系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关于父子
下一篇 : 一家四口,我爸最丑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