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风越江州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山风越江州

文/狸九隅

不用什么事都自己扛,你可以试着去相信我。

“六度空间理论——两个陌生人之间,经过不超过六人就可建立联系……”

夏岚紧盯着维基百科中“六度空间理论”的词条页面,似乎下一秒就会将屏幕击穿。可没过多久,她将手机往桌上一丢,颓然地倒向身后的床铺:“可为什么我已经将所有人脉都用上了,却还是找不到那个人!”

室友赵茜推门走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被A大机电系公认为才貌双全的“一枝花”正歪歪扭扭地躺在床铺上,表情诡异,长发凌乱。

“怎么,人还是没找到?”

闻言,夏岚撕拉头发的手终于停了下来,有气无力地摇头道:“没有。”

赵茜顺势拿起夏岚扔在桌上的手机,手指轻点几下,打开了躺在她微博经常访问栏的最上面的那个头像。

主页上展示的对方的资料只有寥寥几条,信息:20岁、A市;学校:A大;注册时间:2020年5月25日。

“难道资料是假的?”赵茜蹙眉。

“不知道。”夏岚摇头。

夏岚是真的不知道了。

对方是个没有发一条微博的新用户,她根本无从下手。后来,她无意间听说用户选取的社交头像其实潜意识里隐含了一些个人信息,这才终于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对方的头像上。

对方的头像是一张风景图,草木青山,意境深远,倒是很有文人雅致的酸臭……哦,不,清高感。夏岚想了想,福至心灵地将范围缩小到了文学院。

可没想到,几天过去,她利用自己的人脉几乎已经将整个文学院翻了个遍,却仍然毫无结果。

就在夏岚逐渐被绝望笼罩的时候,赵茜突然尖叫了一声,将手机举到她的面前。

“山风,你快看这是什么!”

只见手机屏幕上,原本空白的微博界面突然更新了一张青山绿水的照片,主角没有露脸,却有一只指向青山的手,白皙纤长,骨节分明,十分漂亮。而更让夏岚瞬间一扫绝望的是,这只手的虎口处竟然有一道浅浅的月牙形疤痕。

夏岚之所以会大费周章地去找这个微博的主人,其实完全是因为二郎神。

二郎神是夏岚家领养的一条战功赫赫的退役军犬。一般来说,长年累月的训练和实战,军犬退役时多少都会带有伤病,而二郎神的情况更糟。就在它退役前一年参加的救援中,它意外被砸伤了脑部,不幸罹患了癫痫。

癫痫发作的时候,犬类是会处于完全失去意识的状态。于是,就在二郎神再次癫痫发作时,夏岚闻声赶来安抚,失去意识的它咬碎了被她顺手放在一旁的一张老照片——爷爷最喜欢,也是唯一一张他和奶奶年轻时的合照。

她本已联系好洗印店,想要带着照片去放大,然后装裱,作为送给爷爷八十大寿的贺礼,可没想到,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外,一切都化为了泡影。

为了补救,她甚至找来了PS合成的高手,想要用单人照进行合成,可不管技术多厉害,年事已高的爷爷总能一眼看出,这不是他的那张。

“夏岚,如果爷爷生日前你拿不出这张照片,惹他不高兴,我们就把你的房间使用权变更到二郎神的名下,你去睡它的狗窝。”

……果然是亲妈。

睡不睡狗窝是其次,但无论如何,她不能让爷爷的八十大寿因为她而徒留遗憾。

说干就干!夏岚立刻将目光放在了寻找底片上。

她记得爷爷记性还好的时候跟她提起过,那张照片是在B市的一家照相馆照的。照相馆的名字,他记不得了,只记得去照相的那天,满墙的爬山虎翠绿欲滴,门前两棵桃花树开得鲜艳绚丽。

这范围太大了,无异于大海捞针,权衡之后,她将关于照相馆的信息写在了流量最大的微博上,期待能够发生奇迹。

没想到,两天后真的有一个网友发来了一条私信,内容正是一家老照相馆的门脸。

夏岚第一时间拿着照片去找爷爷求证,而记忆已经模糊的爷爷只看了一眼便笃定,这就是那家照相馆。

得到肯定的答案,夏岚立刻发私信联系这个网友,可对方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再没有任何回应。

六月末的傍晚,热意已然削减,残存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洒在女生高挺的鼻梁上,留下一点金色的光斑。

她视线低垂,似乎是在思考什么而微蹙着眉头,几丝长发轻轻柔柔地垂在脸颊边,为她本就漂亮的脸更添加了妩媚,坐在她对面、被她握着左手的男生瞬间就脸红了几分。

“这位同学,你……”女生抬眼,轻轻开口道,“你是典型的土形手,善于把握时机,事业发展前景良好,所以不要担心,这次校招好好准备,会有好结果的。”夏岚微笑着看着桌对面的男生,话音落下后,松开了握着他的手。

“下一位。”

男生依依不舍地起了身,下一位男生应声落座。

站在一旁分发排号的赵茜看着面前长到看不到尽头的队伍,突然就有些后悔,如果知道事情会这么发展,她昨晚绝不会说出那句话……

在得知对方的左手有疤痕的细节以后,夏岚立刻拉着赵茜开始了头脑风暴——离爷爷的大寿只剩三天,如何在三天里,通过疤痕找人。

可眼看零点已过,她们仍然没有想到办法,赵茜却已是昏昏欲睡,再也坚持不下去。

就在夏岚第N次将她大力摇醒以后,她被扰清梦的无名火突然就上来了,也不管自己说了什么,劈头盖脸就是一句:“想尽可能多地接触人的手,除非你是街头摆摊算命的神棍!”

就这样,山风遇星火,一下子燎原了。

夏岚连夜绘制横幅,当起了“神棍”。

“这位同学,你……”夏岚看着眼前毫无疤痕的左手,心底失望地叹了一口气。可失望归失望,她刚想要开口点评,未承想,一只大手突然从天而降,将她手里握着的手抽了出去,带着霸道的、不容置喙的气势。

他的力气太大了,撞得她手生疼,她抬眼就要斥责这个野蛮的不速之客,却在下一秒被眼前的手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手指修长有力,骨节分明,无疑是她今天见过的最漂亮的一只手,而更让她惊喜的是,这只左手的虎口处正好有一个疤痕,和照片里的位置、形状一模一样。

“终于找到你了!”夏岚欣喜若狂,一把便握住了面前的大手。

而与此同时,一道好听却隐含揶揄的男声缓缓响起:“一个星期不见,你果然又刷新了我的认知底线,怎么,这是要凭手选妃吗?”

闻言,夏岚像触电一般倏地甩开了握着的大手,脸上突然就变了神色。

“江泊舟?”夏岚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手上那个伤疤,重复了好几次,“怎么是你!”

江泊舟是谁?

简而言之,A大计科系总分第一,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常任青年科学家代表,让无数女生趋之若鹜的高岭之花。

可这只是别人看来,因为对于夏岚来说,他不过是个妄图偷狗的跟踪狂,靠出卖颜值从她手中夺走iROBO队长位置的卑鄙小人。

“你和江泊舟还真是有缘,早知道发私信的是他,我们哪用这么麻烦。”天已全黑,赵茜一边收拾摊位,一边感慨。

“谁跟他有缘!我和他明明是有不共戴天之仇!”夏岚将刚叠好的横幅扔进纸箱,思绪突然就回到了她第一次见江泊舟的那天。

那天,夏岚突然接到电话通知,说她的领养手续已经走完,可以来把二郎神领走。

众所周知,退役军犬的收养者需要满足的条件极其苛刻,所以,当夏岚得知自己成功通过时,她立刻赶了过去。

为了不让二郎神步行太久而增加身体负担,回家的时候,他们走的是人烟稀少的小路。

二郎神虽然已年迈,但举手投足间仍然充满气势,走起路来虎虎生风。夏岚从小就喜欢动物,对它更是越看越喜欢。

可没过多久,一直走在前面的二郎神突然停住了脚步,紧接着,转头朝她身后看去,黑漆漆的眼睛里闪现出一丝寒光。

夏岚顺势也停了脚步,扭头看去。

只见十米开外的地方,正站着一个头戴鸭舌帽的高个男生。

夏岚记得这人,她在部队大院的大门口碰到过他,当时只觉得他是一个长相帅气、让人眼前一亮的路人而已,并没有太多在意。可直到现在,她才发现他竟然一直在尾随他们,跟了整整四条街。

夏岚再迟钝,也知道这绝不是巧合。

她突然想起电视上报道的A市近期发生的几则独行女生遭尾随袭击的新闻,蓦地心下一凉。

如果是平常,夏岚一定会尽可能地加快离开的速度以避免受到侵害,可现在有二郎神在身边,她突然就有了想要将他绳之以法、避免再有女生受害的正义感。

夏岚缓缓将手伸进了口袋,同时按下了手机侧边的按钮和音量键。这是之前赵茜为她设置的紧急联络呼叫方式,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真的派上了用场。

只要赵茜接到电话,察觉到这边的异常,定位报警抓人自是一气呵成。

就在她做完这一切的时候,一直站着不动的男生突然朝她走了过来。

“站,站住!你别过来!”

可没想到,男生根本没有理她,而是……径直走过。

就在他擦着她身侧走过的那一瞬间,男生低低地嗤笑了一声:“我对徒有其表的草包没兴趣。”

草包?夏岚瞬间愣在原地。

等她反应过来转头的时候,男生已经消失了踪影。

回想起刚才的情形,夏岚这才突然发觉,他好像真的从始至终根本都没有看过她一眼,而是一直看着她旁边的二郎神。

原来他一直尾随的是二郎神?

为了获知照相馆的位置,夏岚约江泊舟在A大门口的咖啡店里见面。

周末的大学城人群熙攘,来来往往,唯独他静静地坐在靠窗的卡座,微风不燥,阳光正好,像是电影里定格下的一帧绝美画面。

等一下,她这是在干什么!她怎么可以像那些女生一样被他的皮囊蛊惑!

夏岚飞快地摇头,直到眩晕感将无端升腾起来的旖旎思绪全部代替,这才稳住了心神,推门走进。

江泊舟为她点了她最喜欢的杏仁椰奶,热饮上桌后,她用手指摩挲着杯壁,心底突然就起了愧疚之意。

其实,为了给他下马威,她故意迟到了。

可没想到,他不仅没有计较,反而为她点到了这家店里需要提前预订才能买到的热卖饮品。

就在她开始纠结是不是应该将态度放软时,江泊舟却突然朝她探身过来。

A大的人都说,江泊舟天生长了一双桃花眼,看人的时候自带深情滤镜,对此,夏岚总是嗤之以鼻,只当他们是被猪油蒙了心。可现在,当自己也被他注视的时候,她才发现,空穴不会无端来风。

犹如上好晶石的赭褐色瞳孔里,她小小的身影映在其中,她看着看着,突然就觉得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轻轻地捏了一下。

可这感觉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他接下来所说的话打破了一切美好的幻想。

“你的头挺灵活的,竟然可以摇得像拨浪鼓,介不介意再摇给我看看。”

好吧,之前的愧疚之意,她全数收回。

“你要和江泊舟一起去B市?”赵茜看着收拾行李的夏岚,不可思议。

夏岚将最后一件外套放在包里收好,手指一拉,大力拉上了拉链。

是的,不管夏岚如何威逼利诱,让他说出照相馆的位置,他都不为所动,直到最后,他甩出一句:“想要知道,就跟我来。”

时间所剩不多,就算她讨厌他至极,可除了答应,她别无选择。

A市距离B市百里有余,等江泊舟和夏岚一起来到那家隐于闹市的照相馆前时,日已偏西。

夏岚和江泊舟推门走进的时候,相馆老板正在为最后一位客人拍照。得知他们的来意后,年轻的助手随即安排他们在一旁等待。

约莫十几分钟后,相馆老板终于结束了拍摄,急切地寻求底片的夏岚几乎是立刻从座位上起身的,可她还未来得及开口,就被相馆老板接下来的一句话惊得愣在了原地。

只见相馆老板上下打量了夏岚几次,而后微笑着转头看向了江泊舟,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原来,就是她啊。”

半个小时后,在相馆老板的帮助下,夏岚终于在堆积如山的底片中如愿找到了爷爷的那一张。

向相馆老板百般道谢后的夏岚刚想迈步走出储物间,之前接待过他们的年轻助手却急匆匆地跑了进来,不偏不倚正好挡住了她的去路。

“老板,出事了!”

小助手可能是真的慌了,前言不搭后语地说了很长。听到最后,夏岚终于明白,原来是约定要为相馆参加“全国百大老相馆主题展览”拍摄宣传照的两个模特突然爽约,无法按计划在傍晚前来进行拍摄,而后天一早展览就要开始。

拍摄,洗片,布展,都需要在明天一天的时间里完成,很显然,他们已根本没有时间再重新找合适的模特。

就在相馆老板急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他的目光突然落在了站在门边的夏岚身上。

少女亭亭玉立,眉黛青颦。

他原本暗淡的眼神突然就有了亮色:“有办法了。”

“老板,我们这样真的不会帮倒忙吗?”夏岚不自在地拉扯着旗袍的开衩,想要尽力遮住一点皮肤,可她刚拽了这边,那边又露了出来。

为了回报相馆老板帮她找到底片的善意,夏岚几乎是瞬间就答应了作为模特拍照的邀请,可等真的到开拍前一刻的时候,她却有了犹豫。

不要说她和江泊舟并没有过拍摄经验,单说他们相看两相厌的关系,怎么可能满足相馆老板对拍浪漫双人合照的需求。

“姑娘放心吧,我拍了这么多年照片,不会看错人的。”

相馆老板一边调整相机,一边用话语宽慰夏岚,无意间一抬眼,正好看到男更衣室的大门被推开。

“看,你的搭档来了。”

夏岚闻声看去,只见视线尽头,穿着中山装的青年正朝她走来,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

“女生离男生再近一些,手别那么僵,挽住男生的臂弯。”照相师从相机前抬起头,第N次看着身体和表情几乎发僵的夏岚说道。

被点名的夏岚觉得自己的脸烫得快要烧起来了。

虽然从小到大,围绕在她身边的男生并不算少,但因为家教严格,她本身又很慢热,总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错觉,所以,二十年来,她其实根本没有恋爱经验,更不知道该如何和男生演出一副亲密的样子。

就在夏岚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她的耳边突然传来江泊舟的声音。

“你什么都不用想,只要配合我就好。”话说完,他轻轻揽住了她的肩膀。

江泊舟的声音好听、低沉,像是交响乐中作为整首曲子的基石的定音鼓,带着安抚人心的魔力,夏岚烦躁的心突然就平静下来。

她突然就想起了初见时相馆老板被江泊舟打断后又偷偷借着寻找底片的机会在储物间告诉她的话。

“我们B市的老相馆几乎都知道有江泊舟这个人。那天他找到我店里的时候正在下大雨,他没有带伞,全身湿透。我们还在想他究竟为什么这么急切,一定要找到我的相馆,原来,是为了你。”

咔嚓。

快门声突然响起,男生女生依偎相坐的那一刻永久定格。

闪光灯亮起的那一瞬间,夏岚突然觉得,江泊舟好像没有以前那么讨厌了。

爷爷的八十大寿因为这张底片洗出的照片,终于圆满度过。

可八十大寿结束后的当晚,夏妈妈却把夏岚堵在卧室,一脸神秘地晃了晃收拾时无意在她衣服口袋里发现的两张照片——一张是iROBO的队员合照,而另一张正是他们为相馆拍摄的宣传照。

“和你合照的男生就是这个iROBO的队长吧,你们……”

“我们什么都没有!”不知道是心虚还是什么,夏岚立刻扬高了声音反驳。

“我又没说什么,你这么大反应干吗。”母亲自觉没趣,将照片塞给她后,就离开了。

夏岚低头看向照片,男生剑眉星目,神采飞扬,站在他身边的自己却低眉丧气、兴致缺缺。

没错,这就是他们相看两相厌的第二条导火索。

作为代表大学生机器人最高水平的中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从举办起就是热爱机器人的大学生们为之奋斗的最高殿堂。作为机电系的当家花旦,夏岚自然也不例外。

如果说机械是机器人的骨骼,那么程序就是机器人的大脑,全力支持夏岚的机电系导师立刻就联系了计科系的同事。

参加比赛当然是好事,两个院系一拍即合,收到去办公室见未来搭档的短信的夏岚为了给对方一个好印象,还特意打扮了一番。

“快来,夏岚,这就是你未来的搭档。”

“你好,我是夏岚,很……”

夏岚温温柔柔地打招呼的话随着眼前男生的转身而全数堵在了喉咙:“怎么是你!”

iROBO就这样在两位核心成员不愉快的会面中成立了,随后,导师们又选拔出了另外九名队员作为辅助。

团队成立,必然就要选出队长,这其中自然是夏岚和江泊舟的呼声最高。

夏岚对此信心满满,先不说她是iROBO的发起人,单说队员构成,机电系就比计科系的人多。

可万万没想到,投票日那天,她竟然以三比八的大比分输给了江泊舟。

“你作弊!”唱票结束后,义愤填膺的夏岚将江泊舟堵在了教学楼后的小路上。

“我哪里作弊了。”江泊舟好整以暇地看她。

“你!”

夏岚看着他云淡风轻的表情,突然就有一种想要把这上好皮相撕碎的冲动。如果不是队员中有一个女生与她私下交好,偷偷告诉了她,她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竟然在她背后耍手段拉票。

而更让人火大的是,赢过她的手段竟然如此简单,就是单纯靠脸!

“不就是看不惯我吗?有本事把你的脸遮住,我们实打实单挑啊,背后耍阴招算什么男人!”夏岚扬起拳头,大有一种“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巾帼英雄的气势。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我算不算男人,你怎么知道。”

一直没什么表情的江泊舟竟突然笑了,而后突然就弯腰凑到了她的耳边,带着上扬的尾音像一根轻柔的羽毛,直直地拂过了她的心间。

夏岚莫名就走了神。

“果然是个小草包。”他像拍小狗一样拍了拍她的头,话说完,不等她反应,便转身离开了。

很久后,教学楼的后山突然爆发出一个女生的尖叫:“我才不是草包!”

自从那次合照之后,夏岚和江泊舟的关系缓和了很多。

而随着比赛时间越来越近,夏岚待在实验室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常常是其他队员都离开后,她仍独自留在实验室作业直到凌晨。

虽然她不是队长,但这个比赛对她意义非凡,她必须全力以赴。

回来拿被自己遗漏的笔记本的江泊舟走到实验室门口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摆满了各种机械器材的桌前,手持焊枪的长发女生背对着门站立,被长发覆盖的背部轮廓鲜明,线条竟十分漂亮。随着电流声响起,黄色的焊花在一片刺目的强光中翻飞,而她在焊花之间,像极了灾难片中拯救世界的女英雄。

江泊舟睫毛颤了颤,下意识地拿出手机拍下了这个背影。

“怎么还不走。”夏岚停止的间隙,江泊舟走到了她的身边。

“之前不是测出机器人在斜坡上的稳定性很不好吗,既然你那里暂时没有更好的算法,我就想看能不能从机械结构上加以改进。”夏岚刚想要抬手抹掉额头渗出的细汗,却不料有一只大手挡了下来。

夏岚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男生略微清冷的手,还有带着薄荷味的气息。

“其实,你真的不用什么事都自己扛,你可以试着去相信我。”

夏岚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男生,看着他眼底自己小小的影子,只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那一瞬间,她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巨大而清晰。

突然,江泊舟的口袋里响起了手机铃声,刺耳又猝然,像是一把利刃划破了两人间的平静。

江泊舟收回手,低头看了一眼屏幕,什么都没有说,立刻转身离开了实验室。

沉重的关门声过后,垂眼看着桌上的半成品机器人的夏岚,心底突然泛起了一阵酸涩。

虽然只是余光一瞥,可刚才的来电人,她还是看得清楚,正是刘宁。

刘宁是谁?如果非要从计科系中找出一个能与江泊舟比肩的人,那无疑就是刘宁。

她是高他一届的学姐,毕业后直接被麻省理工学院录取读研,肤白貌美,天之骄女。

而更重要的是,她就是所有人口中江泊舟独身到现在的理由,是他之前不惜推迟iROBO研发、消失一个星期的理由,也是他为什么一定要赢过夏岚拿到iROBO队长的理由。

是的,江泊舟之所以一定要取得队长的头衔,根本不是因为他与夏岚关系交恶、相看两相厌,而是因为这次比赛的冠军队伍的队长可以获得免试进入麻省理工深造的资格。

而他消失的那个星期,去的正是美国,因为刘宁的生日。

郎才女貌,才子佳人,他们在一起才是理所应当。对此,她本应该祝福的,可为什么她会觉得如此难过?

拥有计科系和机电系最强王牌的iROBO的确不负众望,一路过关斩将,终于进入了决赛。

在iROBO队员的操控下,机器人精准而又迅速地经过一道道转弯,一个个障碍,直至来到指定的投掷点,只见它调整角度,迅速以三足而立,剩下的一足夹起赛道上的方块稳稳地举过头顶,一个弹射后,方块正中投掷区的中心。

投掷完成后,机器人再次调整恢复四足,迈腿快速攀上坡道,这一刻,iROBO队员的心都吊了起来。

爬坡,是机器人面临的最后的难关。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机器人四足交替,快速而又稳定地爬过了四十五度的坡道,站在最高点的瞬间,它举起了象征完成赛道的红旗。

是的,在开发的最后一刻,江柏舟运用最新的步态算法,终于力挽狂澜。

“十九秒八九!A大的四足机器人打破了全国的纪录,获得今年机器人设计大赛总冠军!”

一切付出终于有了回报,夏岚在与队友的欢呼拥抱中,终于喜极而泣。

就算她和江泊舟的相遇注定只是个错误,但她还有二郎神和四足机器人的梦想,她并不孤独。

是的,她不想再骗自己了,她已经喜欢上了江泊舟,但这份喜欢,就到今天为止。

iROBO的庆功会是在大学城生意最红火的醉仙居举办的,结束的时候,已经临近午夜。

挨个拥抱告别送走队员的夏岚如释重负地轻吐了口气,一扭头便看见站在门口不知看她看了多久的江泊舟——月影华光,修长挺拔。

夏岚飞快地移开了视线,转身就要离开。

可还没走几步,她的手腕突然就被人攥住了。

“你最近为什么一直在躲我。”江泊舟的声线有些急切。

自从那晚过后,她的躲避就变得异常明显,除了为开发进行的交流,她几乎一个字、一个眼神都不曾分给他。就连刚才的庆功会,她拥抱了其他队员,却单单跳过了他。

他们之前明明是有过一段和平共处的好时光的,为什么一夕间又退回到了原点。

“比赛结束了,以后我们不用再联系了。”夏岚垂着眼,一字一句,道,“关于刘宁……祝你心想事成。”

“刘宁?和刘宁有什么关系?”江泊舟不明所以。

夏岚闭了闭眼,既然要彻底划清界限,不如趁机一次说明,就算给这段情不知所起的单向感情一个交代。

“谁跟你说的,我在追刘宁?”夏岚的话刚说完,就被江泊舟蹙眉打断。

夏岚苦笑了一下,这还需要别人说吗,他们的传言,他们的合照,他们参加的每一个比赛,他们互相看对方的眼神……

“我的天,你的脑子里装的真是草吗,还是说,我表现得还不够明显。”江泊舟哭笑不得,话落,将手机举到了她的面前。

手机锁屏的桌面上,长发女生手持焊枪,星火闪烁,英姿飒爽,不是别人,正是夏岚。

冠军报告会是在iROBO回校的第二天召开的。这次,江泊舟破天荒地没有再与她争抢,而是自觉将发言的资格给了她。对此,他只说了一句话:“比起我,你更有发言的资格。”

事实证明,夏岚的确不负众望。

“我之所以要致力于四足机器人的研制,其实是因为我的家人——二郎神。

“二郎神是我领养的一只退役军犬,战功赫赫。像它这样的军犬还有很多,它们把一生都献给了国家,退役的时候,落下一身伤病。所以,我想,能不能通过开发四足机器人来代替它们从事危险的任务,以减少军犬的伤亡。当然,这条路还很长,这次比赛也只是个开始,但我和iROBO将一直在路上。”

掌声雷鸣。

台上的夏岚和台下的江泊舟越过人海,相视一笑。

江泊舟承认,一开始,他的确对她是抱有敌意的。

江泊舟十五岁那年,A市大地震,他被掩埋在了一片废墟中。三天后,就在他再也无法靠意志坚持下去的时候,一声犬吠突然传来,被抬上担架的那一刻,他挣扎着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救命恩人。它却已经跟着士兵前往了下一个救人点,废墟的石砾上只留下一串鲜红的脚印。

从那以后,江泊舟便一直默默关注着它的状况。半年前,他得知二郎神即将退役,便立刻提交了领养申请,可很可惜,因为条件不符,被驳回。

后来,他得知二郎神被一个女生领养。于是领养那天,他特意赶去,想要看看她究竟是谁。

女生拉着二郎神,一路上对着手机对面的人表达着自己的兴奋,直到他听到一句“领养军犬很拉风”。

原来,她领养二郎神,仅仅是因为军犬拉风,原来,她是个徒有其表的草包。

那么,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对她动心的呢。

大概是他无意中得知,他听了一半的那个通话其实还有前半句:“我收养它是为了给它一个幸福的晚年,难道是因为领养军犬很拉风?”

大概是他看到她为了研发四足机器人作业直到深夜。

大概是看到她带着二郎神散步时,它癫痫突发,她一边有条不紊地处理,一边又心疼得扑簌掉泪的模样。

大概是发现,她和他的梦想完全一样。

至于他为什么突然去了美国一个星期,没错,他的确是去找刘宁的,但并不是所谓的为她过生日。而是因为,她的导师正好是四足机器人界的权威,是步态算法的专家,经过她的推荐,他前去寻求指导,为的就是解决iROBO机器人攀爬斜坡稳定性差的难题。

而他之所以一定要获得iROBO队长的位置,理由更是简单——他怎么可以让自己喜欢的女孩承受作为队长的压力。她只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背后的支持,由他来。这也是他翻遍B市只为找到她想找到的那家老照相馆的原因。

我见众生皆草木,唯有见你是青山。他将满腔的心意化作微博头像想要让她知晓,可奈何他的小姑娘太迟钝了,竟迟迟没有参透他的用意。

不过,没关系,他还有很长的时间,把她不知道的这些事情一件件说给她听。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