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和我恋爱,成败都可爱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请和我恋爱,成败都可爱

文/枕衣衫

和陆瑾然相处就要做好被欺压的准备。这是她从小就明白的道理,现在居然忘记了!

有理有据,令人生气

考试月,手机在图书馆桌子上振动起来时,时真正趴在那儿,昏昏沉沉地半打瞌睡半复习。

一感觉到手机振动,她吓得将手中的笔给扔了出去。

在对面兄弟因认真复习被打扰而愤怒的眼神下,她歉疚地拿起手机,滑开屏保,上面是一条微信。

【陆瑾然】:躲我?

在看到“陆瑾然”这三个字的时候,时真的心头就涌起一阵不妙。

果然,十分钟后,她的手机再次响起。

【陆瑾然】:找到你了。

【陆瑾然】:回头。

她僵硬地扭过脖子,在她的身后,陆瑾然斜倚在书架上,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冲她晃了晃。

他的笑容肆意又阳光,偏偏让时真打了一个寒战。

见她愣愣地望着自己,陆瑾然嘴角边的笑又扩大了几分,他动了动唇,无声地比口型:看手机。

多年来相处的默契让她瞬间就读懂了他在说什么,她下意识地低头看向手机。

【陆瑾然】:和好吗?

看了看“和好”这两个字,时真抬头看向一脸笑容的陆瑾然,摇了摇头,以示不。

谈及陆瑾然,时真觉得自己有话要说。

两人自幼相识,自从幼儿园被对方人畜无害的样子坑了三颗糖之后,她就对陆瑾然秉承着小心谨慎的态度,奈何她偏偏就和陆瑾然结下了孽缘。

小学、初中和高中都在一个学校就算了,就连高考她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发挥超常,平时中等偏上的水平,硬生生在高考时考到了年级前十,只比陆瑾然低了五分。

在祈求上苍、吃素一周后,时真还是万般遗憾地和他上了同一所大学。

于是陆瑾然又将魔爪伸向了她的大学。

大一军训时,她和隔壁连的男生一起站军姿,培养出了革命情谊。就在他们之间的革命情谊要往前再进一步的时候,那个男生苦着脸一瘸一拐地走过来说:“抱歉。”

时真满脸问号。

“你哥说你是在军区大院长大,最喜欢有体力的人。”男生用手指了指她的身后,看起来相当委屈,“昨天他拽着我在操场上跑了二十多圈。”

二十多圈?!

她顺着男生的手指向后望去,看见了满脸笑意的陆瑾然。

这一切只是开端,这三年来,只要时真有一点儿恋爱苗头,均会被陆瑾然无情掐掉。

四天前,她终于忍不住了,跑过去找他说理,可他相当理直气壮地说:“他们连我这一关都过不去,就说明他们还不够喜欢你。”

时真:……

他的话有理有据,令人生气。

时真活了二十一年,单身了二十一年,再想到罪魁祸首丝毫不内疚的模样,她决定和对方冷战。

《脱单手册》怎么用

时真怎么也没想到,这才冷战了四天,就被陆瑾然逮到了。

为了证明自己不想和好的决心,她抿了抿唇,抱起书撒腿就跑。

一溜烟地跑进电梯内,她不停地拍着上面的按键,希望电梯的反应能快一些,可上苍从来都听不见她的声音。

和高考填志愿那阵子的祈祷一样,在电梯门快要合上的时候,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扶上了电梯的门。

陆瑾然的脸出现在她面前,他缓步跨进电梯,电梯门缓缓合起。

他伸出手戳了戳她鼓起的脸颊:“还在生气?”

时真拍开他的手,刻意板起脸:“你怎么找到我的?”

“买通了你的室友。”他毫不避讳地晃了晃手机,上面还有两人的聊天记录。

【陆瑾然】:打扰了,请问你知道时真现在在哪儿吗?

【室友】:她现在在图书馆。

【室友】:她埋怨你好几天了,说自己好不容易把书看完,结果没有半点用武之地。

【陆瑾然】:书?

【室友】:对啊,就是最近很火的那本《脱单手册》。

时真:……

《脱单手册》是最近网上很火的一本脱单全书,里面记录了很多脱单招数,非常符合她。她一直想要利用书中的路数尝试一番,可惜每次她都还没有来得及施展,就被陆瑾然打断了,像是他在她身边安插了眼线一样。

眼线……

她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防火防盗防陆瑾然,可她怎么偏偏忘了声称自己是“陆瑾然脑残粉”的室友呢?

“脱单手册”四个字在他的舌尖翻滚重复,他轻笑了一声,道:“能不能告诉我,你想怎么用?”

本来她看完他们之间的聊天记录就已经很羞耻了,他此刻的问话更是让她瞬间脸红到脖子。

《脱单手册》怎么用?

当然是脱单用!

似乎看出了她的腹诽,他嘴角的笑意满是戏谑:“买奶茶加了芒果,结果对方芒果过敏;看电影选恐怖片,结果硬生生将人家男生吓哭;坐球场边喊加油,结果被飞过来的篮球砸昏——这就是你的用法?”

“我还没正式开始呢!”被人看扁,时真也顾不得两人现在正处于冷战时期,不服气地嚷嚷道。

“那你想不想知道这本书有没有用?”

“你不阻拦我谈恋爱了?”

“我什么时候阻拦过?”陆瑾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开口,“说起来,我也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挺想试一次的。”

时真掏了掏耳朵,满脸不可思议:“什么?”

他模样俊朗,经常收到小姑娘递的情书,可他从来都是以笑示人,温柔拒绝。

于是,时真情窦初开时,就深深地怀疑过陆瑾然的志向可能是出家当和尚。

可就是这样一个顿悟红尘的人,今天居然跟她说,他也想要谈恋爱?

“要不要互帮互助?”他漫不经心地开口,“试验一下《脱单手册》究竟好不好用。”

《脱单手册》第一章

仔细思考了一晚上,时真才反应过来陆瑾然说的“互帮互助”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可她已经错过了拒绝的机会,在她沉默的第三秒,陆瑾然就权当她欣然答应了。

他向来是个行动派,很快便将《脱单手册》整理出来了——每个章节的方法梗概,他都整理得细致又清晰。

看着手中打印下来的文档,时真抽了抽嘴角;“这么严谨?”

“做什么都得严谨。”他一边审查着手中的文档有没有什么错误,一边凑了过去,“那我们现在开始吧?”

话是这么说,可她将文档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开始茫然了:“怎么开始?”

第一章梗概:脱单从寻觅到良人开始,喜恶的一致性决定了能否和对方携手同行。

她想了想,还是犹豫着开口:“互帮互助的手段是不是不太对?我们两个彼此那么熟悉,况且将要执行的计划也都各自了解,这要怎么脱单?”

“所以是练习。”陆瑾然依然坚持着,“我做你的搭档给你练手难道不好吗?哪怕你犯了错,我也不会说什么。”

时真对这个“不会说什么”持谨慎态度。

按照书中的规划,他们先进行了第一章第一节的剧情,了解对方的偏好,给对方创造惊喜。

慎重起见,双方各自做了一张调查表,交给对方来填写。

对于这项流程,时真是反对的,奈何严谨的陆瑾然同志不同意。

拿着他做的调查表,她情不自禁地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问题一:对方最喜欢的水果?

她想也不想地写下:芒果。

问题二:对方最讨厌的食物?

瞥了一眼对面正在认真答题的陆瑾然,她抽了抽嘴角,再次提笔:讨厌芹菜、胡萝卜、豆芽和蒜,友情提示,你讨厌的食物有点多,挑食是不好的习惯。

……

一题一题地答完后,两个人同时交换答卷进行批改。

作为相识了十八年的青梅竹马,这份问卷两个人自然都得了满分。

陆瑾然抖了抖手中的调查问卷:“我还不知道,你居然这么了解我。”

时真看着手中的满分答卷,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实不相瞒,我觉得我们彼此没有办法给对方创造惊喜。”

事实证明,找熟人来验证《脱单手册》是否可靠,从根本上就是错误的。

在专业上击败你

第一步的失败显然没有打消陆瑾然的积极性,他很快便制定好了第二章的内容——私人约会。

第二章梗概:将人单独约出去,去电影院、餐馆和游乐园这种指代明显、恋爱气息浓厚的地方,哪怕不说明,对方也会清楚你的心意。

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陆瑾然将地点定在了图书馆。

看着面前密密麻麻的专业英语单词,她抽了抽嘴角,小声问道:“不是去约会吗?”

陆瑾然扬了扬下巴,轻声回道:“我没有喊第三个人出来。”

时真:……

就这种直男水准,怪不得他需要练习。

她偷偷翻了个白眼,翻开了面前的专业英语。

陆瑾然时不时伸头看一眼,然后小声指出她的错误。

“Antibacterialactivity是抗菌活性,题干里面压根没有问到活性问题,你为什么要选它?”

“啧,那么多杀菌方法,你是只知道巴氏杀菌法这一种吗?”

“Hypercholesterolemic,你再检查一遍,拼错了。”

……

半个小时被纠正了四五次,时真终于崩溃了:“一个恨不得把二十六个字母全部用上的专业单词,你一个计算机专业的为什么会知道啊?”

面对她的质问,陆瑾然不紧不慢地将最后一行代码写完,盖上笔帽,抬眼看着她:“因为你要学。”

因为她要学,所以哪怕这些东西和他的专业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也要知道。

她愣了一会儿,下意识地避开他灼灼的目光。

心跳不受她控制般加速,可他偏偏不懂得什么叫作见好就收。

他拿起笔,在纸面上快速地写下几行字,然后将写了字的那面推到时真面前。

那是她的考试时间安排,他比她记得还清楚。

衣料摩擦的声音响起,他的气息往她这边凑了凑,男生低沉的嗓音轻轻响起:“别任性。”

自从那天从图书馆出来,时真就觉得自己不对劲了,她一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就有一种气血翻涌,甚至想唱歌的冲动。

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她干脆起身戳了戳对床的室友:“我问你件事。”

“如果两个人去约会,男方将女方带去了图书馆,这个举动要怎么理解?”

室友正在打游戏,闻言敷衍地回答道:“是为了告诉她:我一心向学习,女施主请别叨扰我。”

“如果他连你的专业知识都知道呢?”

“那是为了嘲讽你,在你的专业上击败你。”

时真:……

唱歌的冲动瞬间消失,她重新缩回自己的被子中,仔细回想了一下陆瑾然从小到大的所作所为,对室友的高见表示深以为然。

功过相抵

陆瑾然跟时真认识十八年,还是头一次看到她脸红。

原本他打算再好好欣赏两天,结果等他第二天醒来见到时真时,时真就已经恢复了往常的模样,甚至眼神里都隐隐带着些微谴责。

他忍着满心的疑惑,将刚买的包子递了过去:“早餐。”

时真接了过来,恶狠狠地咬了一口:“你来做什么?”

“《脱单手册》第二章,细致体贴要从生活中的小事做起。”他挑了挑眉,“感动吗?”

她两三口就将包子啃完了,评价道:“菜包子,不感动。”

陆瑾然这下终于可以肯定,一定有人在从昨晚到现在这段时间内惹到她了。

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开口:“中午我带你去一家餐馆吃饭,保证符合你的口味。”

“那我们现在去做什么?”

“当然是去图书馆。”他理所当然地接话,“我记得你后天考试的科目是你的短板,我先带你复习一遍……”考完试再带你去其他地方。

可这句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时真打断了:“不去。”

“啊?”

“不去。”她回想起室友昨晚说的话,对陆瑾然这种想要在专业上击败她的做法相当气恼,因此她又恨恨地补充了一句,“直男。”

说完,她转身回了寝室。

接下来的几天,一直到考试结束,陆瑾然都没有见到时真的身影。

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她这次生气生得相当莫名其妙。

C语言考试时,看着屏幕上的生物英语专业词汇,陆瑾然决定不再这样坐以待毙。

考试周结束后,他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行李,然后候在时真的寝室楼下。

时真一下楼,就看到陆瑾然坐在行李箱上,眼巴巴地张望着。

盛夏时节,金色的阳光洒在陆瑾然头顶上,为他镀了一层薄薄的光。他的腿很长,穿着九分裤,脚踝露在外面,坐在行李箱上,有些憋屈。看见时真,他立刻站了起来,主动走过去,接过她的行李箱。

过了这么多天,她心底的气也消了一些。

“感动了?”他跟在她身后,开口问道。

“勉强功过相抵吧。”

她的话刚出口,陆瑾然便隐隐感觉到这件事有些不对:“功过相抵?”

他不提还好,一提这件事,时真便像是奓了毛的猫,龇牙恼怒道:“我知道你学习好,但你也不能这么羞辱我!”

“羞辱?”

“你就是想在专业上击败我!”她愤愤道,将室友的话一字不漏地复述了一遍,最后还加了一句,“互帮互助行动结束,你找别人和你练习《脱单手册》吧。”

陆瑾然站在她的身后,微微蹙眉,长长的眼睫遮着他眼中的所有情绪。

公平竞争

时真放暑假了,可她没有往年放暑假的兴奋感,成天趴在床上,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她一向活泼过头,像只上蹿下跳的猴子,此刻萎靡的状态让她娘也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你怎么不出门玩?”

“不想动。”

“别趴在那儿,去找陆瑾然吧,”她娘一拍她的屁股,吩咐道,“顺便帮我把西瓜带过去。”

捧着一个沉沉的大西瓜站在门外,时真相当郁闷。

虽然陆瑾然和她住在同一个小区,可她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陆瑾然。

自从那天回家之后,他和她就像是失去了联系。

正想着,她的手机突然振动了一下。她眼睛一亮,单手抱着西瓜,另外一只手迅速将手机从兜里掏出来,可给她发消息的人不是陆瑾然,而是一个添加好友请求——西红柿炒番茄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时真愣了一会儿,最终点了同意。

【西红柿炒番茄】:你还记得我吗?

【时真真啊】:你是?

【西红柿炒番茄】:唐一鸣!军训时你们旁边那个连的!

对方这么一提醒,时真就想了起来。

自从认识这个男生之后,她和陆瑾然就陷入了破坏与被破坏的死循环中。

【西红柿炒番茄】:原来陆瑾然不是你哥,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呢?

时真看着对方新发来的消息,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要问这个问题。

【西红柿炒番茄】:如果他不是你哥哥的话,我要和他公平竞争!

【时真真啊】:……什么公平竞争?

【西红柿炒番茄】:其实我一直很喜欢你,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追你吗?

不知道为什么,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时真抱着个大西瓜,觉得人生真的很奇妙。

她隐约记得对方的名字,却不记得对方的长相,也不记得她和对方说了哪些话,做了哪些事,只记得陆瑾然搞的破坏。

这可真糟糕,她心想。

时真抱着西瓜在小区里面踢踢踏踏地走了一圈,最终停在了小区里的超市门口。

她朝老板借了把水果刀,和老板一人抱着半个西瓜啃得汁水淋漓。

“老板,有酱油吗?”

她吃得正欢,陆瑾然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或许是吃了原本要送给他的西瓜,时真莫名有些心虚,她默默地抱紧了西瓜,问道:“你来做什么?”

陆瑾然看了一眼正在拿酱油的老板,答道:“……买酱油。”

“哦。”时真挖了一勺西瓜塞进嘴里,香甜的汁水在她口中流淌,她垂下头,含糊不清地开口,“有人要追我,你怎么看?”

陆瑾然接过酱油的手顿了一下,“嗯”了一声,道:“挺好的。”

他的声音有些低,时真说不出来为什么,总觉得自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等陆瑾然渐渐走远,她气恼地拍了一下怀中的西瓜,发出“啪”的一声闷响:“好什么好?要是我走了,看谁陪你练习《脱单手册》。”

因为不是他,所以不一样

唐一鸣坚持要来找她玩,以表自己想要追她的决心。

【时真真啊】:其实我跑步比陆瑾然还厉害,我能跑三十圈。

【西红柿炒番茄】:经过三年的锻炼,我已今非昔比了。

时真的目光无意间扫到了桌上《脱单手册》的总结,心一横,将自家地址报给了唐一鸣,决定给他一个证明自己今非昔比的机会。

她去机场接机的那天,一个看起来阳光爽朗的大男生在她跟前站定:“想好带我去哪儿玩了吗?”

时真:……

她还真没有想过。

看出来她的尴尬,唐一鸣十分体贴,道:“没关系,就去你觉得有意义的地方就可以了,反正我没有来过这里,什么地方对我来说都很新奇。”

时真挠了挠头,一个地方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第二天,时真带着唐一鸣来到了游乐场。

望着周围的游乐设施,他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看起来……和学校旁边的游乐场,好像没什么不同?”

时真无法辩驳。

她刚想要开口说“要不然换个地方”的时候,余光却瞥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她匆忙偏头去看,发现旁边只有缠着男友买冰淇淋的少女,刚刚的身影似乎只是她的幻觉。

“怎么了?”唐一鸣体贴地问。

“天气太热,我给你去买冰淇淋吧。”

她晃了晃脑袋,想将脑海中的那抹身影晃离。

没关系的,只不过是《脱单手册》练习结束,现在她要一个人真刀真枪地上阵了。

时真努力地让自己将注意力放到唐一鸣身上,可她脑海中总会浮现出陆瑾然的样貌,他扯着嘴角,带着嘲弄的意味。

她咬了咬牙,买了两个芒果味甜筒回去,唐一鸣还站在原地,见她冲了过来,满头大汗,便掏出纸巾给她擦了擦汗。

“给,芒果味的。”时真不自在地偏过头,将手中的冰淇淋递了过去。

可唐一鸣半天也没有接过她手中的冰淇淋,她疑惑地抬起头,唐一鸣神色复杂,道:“你以前给我买奶茶的时候也是买了芒果味,你还记得我当时说了什么吗?”

她讷讷开口:“什么?”

“我对芒果过敏。”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唐一鸣接过冰淇淋,笑着缓解气氛:“不过,我只要不吃上面的芒果就可以了。”

事不过三,接下来的一切时真都小心翼翼,严格遵循《脱单手册》准则。唐一鸣也很上道,那副绅士的模样让游乐场其他的小姑娘们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

气氛渐渐回暖,时真却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高兴。

夕阳西下,天边的云被染成了橙红色,唐一鸣看着她,轻声开口:“你不开心吗?”

她正想着自己的心事,下意识回道:“感觉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

这个问题让时真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

半晌后,她才舔了舔唇,歉然道:“明明游乐场的构造没有变,设施也没有什么改动,可我和他来时的感觉不一样。”

那个“他”是陆瑾然。

她原以为唐一鸣会愤怒地质问自己,却没想到他长舒一口气,道:“你可以出来了。”

时真不可置信地睁大眼——一道颀长的身影从唐一鸣身后的门柱后缓步走出,是陆瑾然。

你不能永远假装看不见

她被骗了。

当她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唐一鸣已经不知道溜去了哪里,她和陆瑾然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在街道上。

又踢飞了一颗石头之后,时真快跑两步,在陆瑾然面前站定:“我要听解释。”

“解释什么?”他挑了挑眉,明知故问。

“你为什么会在游乐场?”

这件事情明明只有她和唐一鸣知道,可看陆瑾然的举动,明显他是一开始就知道他们会来这里。

时真很肯定自己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他,那么就只剩下唐一鸣了。

一定是唐一鸣通风报信,将两个人要去游乐场的事情告诉了陆瑾然,可他们两个人究竟是怎么联系的呢?如果她没有记错,大一的时候,唐一鸣对陆瑾然是避之不及。

她越想越糊涂。

“吃同一种口味的冰淇淋,吃饭的时候帮你拉椅子,帮你排队,给你递纸巾。”他不答反问,“《脱单手册》上游乐场攻略这一节的内容他基本都做了,你觉得心动吗?”

时真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你不心动,”他替她回答,又问“你为什么不心动?”

时真隐隐明白过来,他究竟想要问出什么,可她动了动唇,说不出口。

这次陆瑾然没有替她回答,而是耐心地看着她,执着地等着她回答。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眼中的希冀渐渐淡去,随之浮现的是一抹深不可测的失望:“既然这样,我为什么来这里的答案,也没有必要说出来了。”

他作势要走,衣角却被人一把攥住。

“因为……”时真将掌心的衣角攥得更紧了几分,终于将埋藏在心底的话全部说了出来,“因为人不同。”

因为陪在她身边、陪她笑闹的人不同。她想要练习《脱单手册》,却只想和固定的那个人练习。

她总是下意识地买芒果口味的东西,不过是因为有人喜欢芒果口味,而她喜欢看见从他眼角露出的那点心满意足。

听到她的回答,陆瑾然露出一个浅浅的笑。

“现在换你来回答了。”坦白的言语破碎于空气中,她的声音恢复了往常的音量,“你为什么会跟在我们身后?”

其实她好几次都看到了陆瑾然的身影,可那时她居然天真地以为那只不过是她的幻觉。

“你说呢?”他微微俯下身,声音压得有些低。

他靠得越来越近,时真的嗓间带着些微痒意,她的心跳声如雷鸣一般,可她没有往后退。

男生俊秀的五官在她眼里放大,一只大手盖住了她的眼睛,她的世界突然变得一片黑暗,可随之而来的,还有唇瓣柔软的触感。

街角的店子里传来咖啡与面包混合在一起的香气,带来一阵香甜,唇瓣相接间,她听见了他的呢喃。

他说:“你不能永远假装看不见。”

他不近女色,独独近一个她

和陆瑾然相处就要做好被欺压的准备。

这是她从小就明白的道理,现在居然忘记了!

街角那个甜腻的吻后,陆瑾然直起身就不认人:“解释我暂时不会告诉你,你如果想要知道,就看你表现。”

身为当事人,她想要了解事实真相,居然还要靠表现?!

虽然心中腹诽着,但时真还是乖乖地按着他的要求行事,每天定时报到,二十四小时待机,送爱心、送温暖,力求贴心服务。

可就是这样,陆瑾然依然表示不满意:“阿姨说,前几天让你送了一个西瓜过来,我的西瓜呢?”

就一个西瓜,他居然惦记到现在!

时真抽了抽嘴角,老实交代道:“到我肚子里面去了。”

他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那你要不要赔?”

“怎么赔?”她立刻警觉起来,“你不会想让我赔两个西瓜给你吧?我跟你说,那个西瓜可沉了!”

陆瑾然屈起手指在她脑袋上敲了敲,无奈开口道:“谁让你赔我西瓜了?”

“那你想让我赔什么?”

她这副完全不开窍的模样让陆瑾然恨铁不成钢地磨了磨后槽牙:“《脱单手册》的附录看没看?”

时真仔细地回忆了一番,后知后觉地红了脸。

附录上是成功脱单后的相处技巧,里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恋爱时的情趣很重要,将自己赔给对方,永远是最美的情话。

“想起来了?”他抱臂而立,好整以暇地提问,“赔吗?”

抑制住即将脱口而出的那一个字,时真吭哧吭哧地开口:“我们俩到那一步了吗?”

除了那个暧昧而模糊的吻,他们俩没有说过任何确立关系的话。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他往前凑近了一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我喜欢你这件事,你难道没有感觉到?”

时真的身子僵住了。

“看来你是真的傻,”陆瑾然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喜欢,我为什么要拦住其他男生向你告白?如果不是喜欢,我为什么要追着你上同一所大学?如果不是喜欢,我为什么就想和你练习《脱单手册》?”

他每问一句,时真脸上的歉疚就加深一分。

“这么多的蛛丝马迹,你不是没有察觉到,而是不敢察觉。”他淡淡开口,“可我想要的从来都是站在你身旁,站在你抬眼便能看到的位置,而不是你的身后。”

所以他才会找上唐一鸣,两人演了一出戏,用的全部都是《脱单手册》上的招数,而这些只不过是为了逼迫她面对自己的心意。

听着她想要知道的答案,时真心尖却是一片酸涩。

陆瑾然说得没错,那些暗示显而易见,她早就应该知晓他的心意,可她偏偏选择视而不见。

她自以为是地认为两个人是青梅竹马,她只不过将那份熟稔误判为喜欢,等陆瑾然辨别清楚后,便会抽身离开。

时真咽了咽口水,主动拉近两人的距离,踮起脚,冲着那抹浅淡的唇吧唧一口。

似乎没有想到她会用这招,陆瑾然下意识地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歉礼!”因为害羞,她的声音比往常还要高出几个分贝,“这个赔偿可以吗?”

陆瑾然愣了半晌,眼看时真的脸色越来越红,他伸手将人圈进了自己怀中:“这么敷衍的歉礼可不过关。”

她恼羞成怒:“不过关就还给我!”

“不还。”他轻笑着,赖皮赖得理所当然,“赔偿不够,加上你才可以。”

“说好的不近女色呢?”

“嗯,不近女色,独独近一个你。”

作者的话

每次写青梅竹马的题材,我都心存怨念:为什么我没有一个很帅的竹马?!他会记得你所有的糗事,将你气得吱哇乱叫;他会为你自学你的所有课程,仅因为你偶尔的需要;他会挡掉你所有的桃花,因为那些男生都没他好。所以,一个超甜的竹马,要签收吗?

——枕衣衫(新浪微博@枕衣衫)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甜文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