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孤独为伴的午夜荧光果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与孤独为伴的午夜荧光果

文/夜未央

执迷

阿沉坐在她的小椅子上打瞌睡,大东趴在办公桌上“吸溜吸溜”吃一碗面。此刻是下午三点半。可以说,这家小公司的管理真是糟透了。

老板兼董事长、总经理、副总经理三重要职,老板娘是财务同时干了出纳的活儿。当两人离开办公室后,整个公司的氛围又民主又自由。反正工资万年不涨,所以没什么雄心的人都乐得在这里混日子。

阿沉不靠工资过日子,但大东每个月过得都很紧巴。所以小财主阿沉时常带着长工大东改善伙食。下班后两个人坐在韩式料理店。大东不凑巧地打了个饱嗝儿。他觉得好遗憾啊,早知道。那包面就等到明天再泡了。

阿沉说:“我梦见你吃得不好。”

“肯定是泡面的味道馋到你了!”大东毫不害臊地说。

他还想接着说,但阿沉没给他机会。她夹了一大筷子牛肉放到大东的碗里,说:“方便面包装上的牛肉掉这里了。快吃!”

大东很乖,低着头很认真地吃。他的胃是可以撑大的,压一压就好了。更何况泡面不顶饿,他知道。吃着吃着,想起自己渺茫的前途,他就感伤起来,说:“怎么办啊,吃了你这么多顿,还不起了。”

他破罐子破摔,又吞下一大口羊肉,用含混不清的声音说:“嗯,太好吃了!”

阿沉看得想笑,不过她忍住了。她很认真却又故作云淡风轻地说:“欠着呗。”说这话的时候,她又给自己夹了一筷子软骨,边嚼边说:“一……直欠着呗。”

不如

别人都说阿沉是爱上大东了。

这些别人里,有她的闺密,有她的同事,还有餐厅的服务员。他们真是八婆,嘴太碎,怎么可以四处传播别人的心思呢!

不过阿沉还是要矢口否认的,她几乎跳了起来。很严肃地说:“没有!你们的眼神真是差劲!”说完这些话,她得迅速撤退,多撑一秒都会怯场!

那些风言风语最鼎盛的时期。阿沉多少有些心虚。早早地收拾好东西,一下班就闪人。她在家里吃酸梅,看悲剧,总管不住眼泪。

大东耳聪目明,只道阿沉是脸皮薄。在别人聊天打游戏的时候,他把她拖到楼梯口。抽着烟说:“我知道。你喜欢长得好看的。”

阿沉点点头。借着腾起的白烟,她看着他棱角分明的脸。正是她中意的那一款,可以用好看来形容。大东吐了一个烟圈,然后又用食指把它戳碎,接着说:“和你一样,我也喜欢长得美的。”说完,他摸了摸头,显得很不好意思。

这一刻,阿沉失望极了。别人不知道,但她自己明白,她总叫自己四分姑娘。也就是,十分是满分。自己只能得四分。上学时成绩如此,工作后情商如此,而长相,一贯如此。

大东又说:“每个人都有个遥不可及的梦,每个人都不切实际。”说着说着,他把自己的胳膊挂到阿沉的肩膀上,说,“反正长相欠佳。不如我们试试看?”

回答

阿沉拒絕了。

她说:“你认真一点,我就答应你。”

自知

没成为情侣,两个人依旧相处得很融洽。或者说,在这间办公室里。除了每个月发工资时还有点可爱的老板与老板娘外。其他人一直相处得很融洽。

大东的工作是维护客户。老板只有一个要求。不能让客户退货。所以大东搜肠刮肚地忽悠客户。人性里的虚伪在办公室表现得淋漓尽致。但大家早已见怪不怪,反倒觉得这个为五斗米折腰的男人有点可爱。

其实大东一开始并没有得到这样的待遇。大家集体嘲笑他,纷纷表示不能和他做朋友。大东一脸无奈。想说什么,却又觉得没有反驳的理由。阿沉站起来,只说了四个字,大家便心悦诚服地沉默了。

她说:“只是工作。”

如果不是工作,大东还是一个沉默的人。打完一个漫长的电话后,他会有些回不过神来。人就是这样,和自己赛跑,让自己过关。过不了心里那一关时。他就悄悄往外投简历。可有时候换一份工作就是这么难,连面试的电话都接不到。因为在别人看来,他只是一家不知名保健品公司的小员工。

阿沉看着心疼。她悄悄给他推荐了一份工作,公关副经理的职务,月薪一万二。在这座三线城市,绝对称得上是高薪。但大东没去。他把这件事告诉阿沉,然后摇着头说:“我不值这个价,不想坑人。”

这份率真,让阿沉原谅了他所有的软弱与退缩。

她怎么可以不爱他?

想念

其实阿沉后悔了。

管他什么美妙的过程,只要结果好就行了。她很想委屈一回。她自己演练了一下,想笑又想哭,没想好要用什么情绪来应对时,她先哭了出来。心里有个声音在对她说:我不想自己被试用啊。

这个想法她谁都不能讲。和闺密说,闺密会骂她;和同事说,同事会笑她:和妈妈说,妈妈会送她去国外。

阿沉还没有来得及补救,事情就有了新的发展。大东上班的时候带饭盒过来了,中午热完菜毫不吝啬地与大家分享。大家都觉得不好吃,可大东却赞不绝口。

大东也曾把热好的菜送到阿沉面前,阿沉只看了一眼,然后婉拒了。她说:“你知道的,我不爱吃香菜。”

气氛有一点小尴尬。之后大东独自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闷着头,在大家的嫌弃声中吃了个底朝天。他还咂巴咂巴嘴,那声音,在阿沉听来好刺耳。

发工资的前一天,阿沉请办公室的人吃自助餐,地点保密。当她派车把大家接到这座城市有名的旋转餐厅时,大家又惊又喜。

“这顿饭得吃你一个月工资吧。”一个生活精打细算的女生说。

阿沉摇头。说:“这一顿饭不要钱,大家敞开肚皮吃。”

旁人只觉得她是客气。

之后阿沉坐在靠窗的位置,接受大家的恭维,却毫无胃口。她看着大东胡吃海喝,恍惚间分外想念他桌上的泡面。这一天,她第一次发现,原来他的眼睛那么小,有理由装不下她。

般配

同事公开大东恋情的那天,阿沉开了一辆很丑的车去上班。

那一日全城大堵车,在慢如蜗牛的路中间,阿沉看到大东骑着车,载着一个短发女生去上班。那姑娘也不美,但她可以抱着他的腰。

在办公室里,大东尤其亢奋,说话嗓门大,还聒噪。比他更吵的是另一个同事。她从停车场上来,神秘兮兮地对大家说:“你们知道吗?我们楼里有一个隐藏的土豪,开了一辆六百多万的很小众的车哎!”

大东侧过头来看了阿沉一眼,阿沉立马把头低下去。

大东知道,旋转餐厅是她家的产业。因为他曾经也是可以去那里工作的,做公关副经理。世上没有那么巧的事,如果有,稍一关联,便会有不一样的结论。

大东与女朋友订婚的时候,阿沉送他一套房子,大东没接受。这礼物太重,他只受得起小恩小惠。阿沉还想坚持一下,说:“也许她在乎。”

“我懂她。”大东说,他还说,“不能让灵魂失重。”

这些话,像是在他的地盘对她下了逐客令。

有些人不爱钱,因为他们挣不着太多的钱。人与人是有差别的。有差别的人就应该过有差别的生活。他也爱过阿沉,但在他的眼中,阿沉是小仙女,而自己是凡间的劳碌客。

阿沉辞职的时候,大东为她送行。他说:“委屈你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

一句话说得阿沉差点哭出来。为答谢她这么些年的照顾,大东为她准备了礼物。

“便宜货,别嫌弃。”大东说。

一个荧光小苹果,在夜里能发出紫色的光,据说有助于睡眠。

阿沉很欣喜地接受了它。

她把荧光果放在枕边,陪自己入睡。

如果大东知道的话,一定会很高兴,因为他没花多少钱就买到好东西了。确实如店主所说的那样,夜里它一直在发光。

只是许多个夜晚,阿沉毫无睡意,总是睁着眼,直到天明。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