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过爱情的青春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爱过爱情的青春

文/郁小词(来自《良人》)

在这样一个清风朗月的夜里,我隔着窗台眺望着整个城市。远的灯火,近的楼台,都嚣张地渲染上寂寞的颜色。

我坐下来抚着新做的窗帘,那幽蓝的仿佛年少时的海生的眼眸。

心里蓦地生疼起来,认识的都知道我有多么喜欢海生,不,更确切地说是疯狂地迷恋。

如果你在抽一根烟,嚼一粒口香糖,那么请允许我讲完这个故事,然后让这个故事随着烟火慢慢消失,也许可以像嚼过的口香糖丢弃在某个角落里了。

天知道我是多么不懂唱歌跳舞,却忘了我有多么胆大妄为。所以才有了我站在讲台上唱歌的这一幕。

瘦骨嶙峋的,短短的头发,声音是清脆的,可是不可思议的是我竟然一个字也不曾在调上。我昂首挺胸地唱着,起初一两个人偷笑,接着一群孩子笑作一团。我顿了一下看着音乐老师,女老师脸色微红,示意我接着唱,转身呵斥大家都安静。

写到这里我仿佛看到那时无所畏惧的女孩子,生生折腾大家二十分钟后瞪着眼睛,渴望得到掌声,却是一片笑声跌宕,这次连女老师也无法抑制地笑起来。

我默默地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心里不知悔改地想着:至少你们没有我这样的胆量。

如果我足够懊恼而没有听到海生在唱什么,我也不会惊鸿一瞥,而后心心念念至今难忘。

是一首粤语歌,黄家驹的《海阔天空》,我是听不懂的,但已足够烙在我心底,滚烫着,灼烧着。

午后的阳光透过梧桐枝落在我的书本上,我一笔一画地写着海生的名字,黑色的笔迹染上了黄晕,让人瞧出是带着心事的——少女的心事吗?

阿康是班里顶漂亮的女生。我注意到她,竟是因为海生和她走得那么近。

那时候我疯狂地迷恋看武侠小说,读完《鹿鼎记》时我趴在桌上,莫名其妙地想:也许阿康就是阿珂呢,他是小宝爱极的人,海生如果是小宝,那我肯定是双儿。

我从来没有嫉妒阿康的心思,海生喜欢的我都喜欢,就算是他喜欢的女生我也是觉得顺眼的。

晚上下课的时候他跟几个男生会一起回家,嬉笑着,也会一起大声唱羽泉的《最美》。哦,这首歌我是多么认真地学过,依旧跑调,真的无可救药了。

我远远地跟在他们的后面,看着他们散开了各自回家,我就跟在海生后面,不远不近,看着他开了门,锁了门,才回身疯了似的往家赶,每次一进家门把自行车一歪就咕咚咕咚地喝水。

海生喜欢在我歪着头看他时,冲我狠狠地瞪眼,我就会立刻扭回来,不敢再看他。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那时候我单纯地喜欢这句诗,并不是我有多懂,反而是因为似懂非懂才更迷恋着。

没有晚自习的周五,海生会和其他年级的同学一起打篮球。我们的教室在四楼,我会以写作业的名义留下来,坐在靠窗的桌子旁涂鸦着我心中的画,那是抽象的,只有我能读得懂的。

我斜着身子望了操场上,还有那飞舞着的身影,就接着安心地画着我的秘密花园。

过了多久我才蓦地惊醒,月亮都爬上了树梢呢,我忙起身收拾东西,迟了就被锁在教学楼里了。

常喜欢用跌跌撞撞这个词来形容我的人生,跌进了红尘,撞碎了青春。

最让我匆促不及的是我跑得太快,被台阶一绊从二楼跌了下去,那一刻闭上眼睛生死由命了吧。

地是软绵绵的,我一个激灵睁开眼睛,就看到垫在身下的海生,慌忙着爬起来,才后知后觉发现左脚扭伤了。

“别动!”海生看我龇牙咧嘴的模样,冷冷清清地说道。

“女人真是麻烦!”突兀的声音响起,我才注意到身后还站着另一个人,隔壁班的方正。

我懊恼地垂着头,怎么能这么丢人现眼地出现在我最喜欢的男孩子面前呢。

门岗的大叔隔着栏杆门道:“喂,你们几个,怎么回事?”

我顿时窘得无地自容,忙挣扎起来,海生伸出手扶着我,冲着门外的大叔道:“大叔,我同学从楼梯摔下来了,现在脚扭伤了,我们送她去医院检查一下。”

大叔半信半疑地让我们离开了这里。出了教学楼我把书包整理一下,踮着脚闷闷地说:“刚才谢谢你了,我自己能走的。”

那天晚上的星星都是带着心跳的,一闪一闪,晃动着。我也跟着星星一起晃动着——坐在单车后面,手紧张地抓着海生单薄的衬衫。

脚上在医务室敷了药,微凉的,手心却是沁出了汗。到了我家的巷口我懦懦地说:“我家到了,嗯……谢谢你送我回来。”

海生平日里极少和我说话,今天晚上他特地送我回来的事足够我用心回忆一辈子。

“好吧,我先回去了,按时敷药两三天就见好了。”海生细细地嘱咐我,我低着头一瘸一拐地往家去,我不敢抬头,没有人看见我已泪如雨下。

方正不耐烦地催促:“赶紧回去了,这都几点了,我妈要着急了。”车轮声渐远,我才敢回头张望。

日子还是按部就班地过着,我还是喜欢歪着头偷偷看海生,偶尔被他发现了依旧是狠狠地瞪我一眼,仿佛苦大仇深似的。

月亮和星星每天都在这里约会,隔着楼台,还有隔着孤单的我。

二楼的阳台有扶梯可以爬到屋顶上面,我总是在半夜蹑手蹑脚地从这里爬到星星的脚下。我看见了远处零落在黑夜里的灯光,我猜有一盏是海生的,他总是喜欢熬夜,阿康无意间说与我听的。

“要是能喝酒就好了!”我对冷月和酒的痴迷是因为喜欢李白,更因为李白是海生的偶像吧。

“海生,阿康说下午放学等你一起回去。”

“阿康,海生说他会晚点回家。”

……

我跟阿康的关系突然好得莫名其妙,海生因为我们走得近了也开始让我走进他的眼睛里了。

我就像那些快要走火入魔的武林高手一样,克制自己的心魔,人前威风凛凛,转过身吐血数斗。最害怕的是随着时间愈久,终归魔性大发。

海生看着阿康的眼睛是风清月朗的,看我时是风平浪静的,而我使劲掐着手心,才把风生水起的爱慕压在九万里云层下。即使背人处肝肠寸断,也不喜欢人前被嫌弃。

“木岚,你觉得阿康好不好?”海生歪歪斜斜地靠在窗台上,觑眼看着正在做作业的我。

我手一抖,钢笔甩出墨水落在刚画的抛物线上,完了,又要重新做了。

我停下来看了他一会儿,半开玩笑说:“别跟我玩抛物线的游戏,明知道我数学这么差。”

海生懒懒地换了个姿势,看着我懊恼地拿作业没有办法。最后我干脆放下笔,看着他说:“阿康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女孩了,漂亮,聪明,又善解人意呢。”

海生从窗台上跳下来坐到我的面前,大眼睛盯着我看,说道:“是吗?原来她这么好,那我追她你觉得怎么样?”

我立刻笑逐颜开:“好啊,其实我一直认为只有你们两个最般配了。不过,明年就高考了,我觉得还是以学习为重的好。”

“两面三刀!油腔滑调!”海生蓦地站起身来,从我身边走过。过了很久,我才松开自己握紧的手。

阿康在一个清冷的早晨跑来找我,拉着我的手说:“木岚,我和海生要转学了,可我舍不得你。”说完泪眼婆娑地看着我。

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呆呆地看着她,阿康的眼睛很大,像星星一样会说话。

浑浑噩噩地过了一整天,我反复地想,无法接受他们要转学的事实。

晚上我依旧跟在那些男孩子的后面,不远不近。

隔着路灯,我看着海生停在自家门外,把自行车立在墙角却没有进去。然后他回过头来,似乎早已经知道我在后面,向我走了过来。

我愣愣地看着他,忽然心慌起来,像是被发现做了错事的孩子。我忙踏上车子要离开,脑子里只有马上逃跑这一个念头。

“不许跑!”海生早已冲到我的面前,一下子把我从车子上拽了下来。我从未想过被他发现要如何是好,我使劲地挣扎,害怕他质问我“为什么跟着我”。

海生将我死死地困在他怀里,低声说:“别乱动,你想把我父母都惊动吗?”

路灯昏昏沉沉,我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海生,他终于松开我,浅浅地问:“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我扶起地上的单车,他黑夜里没有注意到我的紧张不安,我闷闷地说:“嗯,听说你要转学了,祝你一路顺风。”

“还有吗?”

“没有了,我要回家了,不然大人要担心了。”

我以为他会拉住我说些什么,他没有,直到我躺在床上都还淡淡地失望。原来不是每个情节都可以像电视剧里那么浪漫。

第二天,海生和阿康都没有来上学。我脑海里不断地重复昨天晚上他看我的眼神,也许,他也是喜欢我的吧。

这一纠结就是七八年的青春不复。

我开始留着及腰的长发,每次回家都会站在当初的路灯下,也许,也许他下一秒就站在我面前了。

他转学后就搬家了,这个路灯依旧昏昏沉沉,可是没有了我喜欢的那个少年。

最后一次听说他的消息,是在天津遇到方正,他说:海生啊,去深圳了,两三年没有回来了,他女朋友是那边的。

其实这样也好,在我最美好的记忆里,谁也代替不了他,而这样戛然而止的情注定让我缅怀一生。

手里的茉莉花茶已经凉透,我的故事到了这里成了缺月的模样。

信手打开音乐,是陈奕迅的《十年》,听着听着就如痴如醉了。醉了也好,醉了也好啊!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