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尺有海市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咫尺有海市

文/池薇曼

我是沙漠旅行者,你则是咫尺之遥的海市蜃楼,触手可及却又遥不可及。

——无论多少次,我仍然无法放弃靠近你。

Scene 01

放学路上,秦佑雅被人跟踪了。

暮色浸染大地,脚步声如影随形,她联想到新闻报道的绑架案件,头皮发麻。偏偏这段路很少人走,她想求救都困难。

与其求救,不如自救,走到转角处,她毫无预兆地举起路边的垃圾桶砸向那人。

“是我,秦同学。”

少年侧身避开,他身后,落日缓慢跌向地平线的怀抱,云团或紫或橙,浅金色余晖落在他周身,让人目眩。

秦佑雅认出是谁,立刻为自己的小题大做感到愧疚:“对不起,我把你当成跟踪狂了!”

“不好意思,吓到你了。”言恒笑笑,打量散落一地的垃圾,“我们先把这些收拾好,下次可不要随便拿公物砸人。”

秦佑雅老实地弯腰捡垃圾。跟学校里赫赫有名的美少年言恒的初次近距离接触是蹲在地上捡垃圾,她还真是浪漫绝缘体质。

话说,他跟踪她是有什么事吗?

送秦佑雅回到家,言恒从校服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说明他的来意。

“听说你家开钟表修理店,我想请你帮忙修理这块机械表。”

秦佑雅的爷爷是钟表匠,她从小对修钟表有兴趣。初中时,她替语文老师修好手表,那以后,不时有人找她帮忙解决手表故障,她乐此不疲。

她被言恒手里机械表繁复的设计所吸引:“爷爷住院了,要不我来帮你修修看?”

“麻烦你了。”见她兴致勃勃地研究着表,他又问,“郊游时发生的事,你还记得吗?”

秦佑雅当然不会忘记。两个月前,学校组织到鹿场郊游,他们一班的车走在最前方。巴士经过山间公路,言恒跟司机说,他接到前方路面坍塌的消息,让司机停车。司机半信半疑地下车检查,发现路面有道巨大裂缝,郊游因此中止。若非发现及时,很可能造成重大事故。

秦佑雅恍然大悟:“这么说,你算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收你的修理费。”

言恒愣住,随即叹息:“你果然不记得了。”

少年匆匆告别,秦佑雅目送他远去,百思不得其解。

除却郊游的巴士事故,她还好几次目睹言恒救人。有一次,她在学校停车棚看到言恒让推自行车的同学快离开,不一会儿,车棚散架,所幸有言恒提醒,才没有出现伤员;还有一次,她去市民体育馆打羽毛球,言恒救下一个在泳池角落溺水的小孩,据说要是晚一点发现,后果不堪设想……他仿佛能未卜先知,让人惊叹。

虽然秦佑雅经常看见他,但是,今天应该是她跟言恒第一次说话,她忘记什么了吗?

Scene 02

周六清晨,有位阿姨带着个哭哭啼啼的小男孩来到钟表店。小男孩玩耍时把手表的秒针碰掉了,秦佑雅把秒针装好,他才破涕为笑。

送走母子俩,余光里有道人影走进来,她声音响亮地招呼道:“欢迎光临,请问你要什么?”

“我是来接你的。”

秦佑雅抬头,言恒真的来了。

前几天,秦佑雅给英语生词注音时,发现言恒不知何时坐在她旁边。

她以为少年要问修表的事:“你的表齿轮错位,我修好后带过来给你。”

“谢了。”他双手交叠趴在桌上,仰望着她,“周六你有空吗?上午九点,我到你家门口接你,我们一起去游乐场。”

言恒家的游乐场新增迷宫设施,目前尚未开放,父亲让他邀几位同学来试玩。

对上他无辜的眼睛,她实在不忍心拒绝:“有空。”

他们来到游乐场,工作人员热情地介绍迷宫构成。迷宫有三个入口,内部相通,一行六个人分成三小队,分别从不同的入口进入。最先走出迷宫的小队,将有机会得到丰厚奖品。

秦佑雅的搭档是言恒,他体贴地朝她伸出手:“里面有些暗,牵着我的手。”

“不用,我的视力特别好。”

说完,她大步朝入口走去。怎知脚下有台阶,她一脚踩空,幸好有一股力道紧紧拉住她。

少年无奈的声音传来:“你不喜欢我碰你的话,就抓紧我的衣服下摆吧。”

她并没有嫌弃言恒的意思,光是牵着她的衣角,她就感觉心跳震耳欲聋,要是碰到他的手,估计她要紧张得晕过去。

望着少年挺拔的背影,她想起之前的疑问:“言恒,上次你说我果然不记得,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言恒突然停步,秦佑雅猝不及防,脸险些撞到他背上。她连忙退后,脊背却贴上冰冷墙壁,退无可退。

言恒反手撑在墙上,脸骤然朝她凑近:“郊游时是你救了大家,你记得吗?”

说着,他将她脖子上的表链拉出来,露出沉甸甸的金色怀表。

根据言恒回忆,巴士驶上山间公路后,路面突然开裂,车身陷进巨大裂缝里,跟在后面的车刹车不及,引发了追尾事故。车上不少同学都受了重伤,言恒幸运地没有受伤,他起身察看大家的伤势,秦佑雅拉住他的手。

“请你救救大家,我会让时间回到一个小时前,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大家。”她额头上有血迹,眼神异常诚恳,“我没有在开玩笑,请你相信我。”

言恒相信了她的话。少女拨动怀表,让他抓住怀表的另一端,时间果真倒退到一个小时前,他才得以阻止司机,避免惨剧的发生。

Scene 03

迷宫的灯光太暗,衬得少年的神色凝重。

秦佑雅清楚言恒没有说谎,这确实像她会做的事,她不想让任何人受到伤害,为此,必须借助怀表的力量。

既然把他卷进来,她就有义务跟他说明一切。

“这个怀表确实能让时间倒退一个小时。但作为代价,我将失去倒退的那一个小时的记忆。”

“没有未来记忆的我,即使回到过去,也无法做任何改变未来的举动,因此,我还需要一个协助者。”

只要让别人碰到怀表,就可以“携带”那个人回到一个小时前,并且那个人的记忆不会被消除,因而能拜托他改变未来。

她的解释,和言恒猜测的基本无差别。

但他还有一件事不明白:“为什么是我呢?你明明能找别人。”

超过五分钟的“壁咚”对秦佑雅而言有些负荷过重,她低头,从言恒臂弯下钻出去。

“我不知道,我没有那时的记忆。”

言恒垂下手:“我以为,我对你而言是很特别的存在,你才会找我帮忙。你跟我说,‘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这句话给了我莫大的勇气。”所以,他才敢做出那么荒唐的举动。

他这番话让秦佑雅脸颊更烫了,她转身,大跨步往前走。

“快走吧,我们要比其他组先一步走出迷宫。”

言恒快步跟上来:“如果我们赢了,下次我可以找你出来玩吗?我想了解更多你的事。”

少女回头,盈满笑意的眼眸,宛若隐匿于深蓝星空的星子。

“等赢了再说吧。”

灯光将他们交叠的影子投到墙上,秦佑雅听着身后少年的脚步声,觉得异常安心。

她内心的情感犹如休眠期的种子,因为少年的话语破土而出,迎着阳光惬意地舒展腰肢。

等走出迷宫,她就告诉他为什么选择他吧。

迷宫错综复杂,走过没多久,他们听见一阵急促的求救声。

言恒侧耳,很快锁定声源处:“在这边!”

走过几个拐角,他们遇到跟沈弥弥同组的刘继楠。

根据刘继楠描述,天花板突然垮了,将沈弥弥整个人压住,情况紧急。

言恒的手机没信号,更糟糕的是,迷宫有些难度,恐怕一时半会儿难以走出去呼救。

秦佑雅扯了把他的衣角,捏紧怀表,少年会意地点头。这应该是她第二次和言恒联手,彼此却很有默契。

他们来到角落,言恒遗憾地说:“刚刚的约定,你很快又要忘记了。”

她故作开朗地答道:“来日方长,你有的是机会了解我。”

如果此刻的感情能不忘记,该有多好。内心仿佛有针刺着,隐隐作痛,她远比自己想象中珍视和言恒的记忆。

想要得到什么,就该有失去什么的觉悟。当务之急是救沈弥弥,其他都是次要的,她如此劝说自己。

Scene 04

秦佑雅今天受言恒的邀请来闯迷宫,顺便给他提供游玩体验。

来到迷宫前,言恒让他们稍等,跟工作人员说了些什么。

完毕,他朝众人露出带歉意的笑:“迷宫的最终检修还没有完成,我们先玩其他项目,大家有什么想玩的项目?”

沈弥弥欢呼:“去坐海盗船吧!”

秦佑雅不是运动派,玩过一个上午,她感觉整个人快要散架。虽然很累,她却觉得很开心。

一行人在便利店吃过简单的午饭,言恒站起来,拿起她的外套。

“我送你回家。”

走出便利店,他却径自往前走。

秦佑雅连忙提醒他:“回家不是走这个方向。”

“我知道,我们去坐摩天轮吧。”少年侧过脸,嘴角上扬,“刚才你一直在看摩天轮,难得来一趟,把想玩的项目玩够了再回去也不迟。”

她跟言恒总共没说过几次话,他却如此贴心,让秦佑雅心一暖。

“谢谢你。”

摩天轮的观光车厢只能容纳两个人,她要是提出想坐摩天轮,其余两名女生绝对会为跟言恒一个车厢争得头破血流。虽然……她也想跟言恒一个车厢。

观光车厢缓缓升高,离地面越来越远,看到窗外碧蓝如洗的天空,秦佑雅想起小时候听过的传说。

“听说摩天轮到达最高处,人离天堂最近。你说,妈妈能不能看见我呢?”无论多么愚昧的传说,只要和重要的人有关,人们总会忍不住想去相信。

她趴到窗前,朝虚无的天空招手。温热的呼吸扫过后颈,少年也靠过来,跟她一起向窗外招手。

观光车厢只在高空停留一瞬,车厢下落时,言恒轻声说道:“她一定看见你了。你得努力成为她的骄傲,让她看见更优秀的你。”

善意也会让人想哭。秦佑雅早已不觉得难过,言恒的话,却让她几乎要落下泪来。

送她回到家,言恒问她:“以后我还能来找你吗?我想了解更多你的事,无论什么都好。”

言恒是个很温柔的人,大概不忍心看她落单,才特意照顾她。

她当然不能辜负他的好意:“随时欢迎。不过我事先说明,我家没什么好玩,没有游戏机,也没有电脑——”

“和你在一起,就算是无所事事,我也很开心。”

秦佑雅忙摸着耳垂给耳朵降温。他是只对她这么说,还是对谁都这么说的呢?不行,她不能再想,要是再细想,她的头估计要像气球一样炸开。

言恒注意到她的小动作,连忙道歉:“抱歉,我说的都是真心话,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轻浮呢?我会改正的。”

——在我心里,你是很熟悉的人;而在你心里,我却像个陌生人。

她慌忙摆手:“没有这回事。”

确实,他对她的态度有些亲密,但是,她并不讨厌。

因为那个人是他,她一点也不反感。

此后,言恒不时跑来秦家的钟表店,让秦佑雅教他修钟表。

父亲在外工作,爷爷住院后,钟表店基本是秦佑雅在打理。少年的到来,让只有“滴答”声响的屋子多了几分生气。

除却修钟表,他还会把素描本带过来画画,或者教她做数学题,他就像一个只属于她的美梦。

Scene 05

秦佑雅整理好桌上的钟表配件,今天久违地有人来委托修表。

一张传单落在面前,言恒带来了美食节的宣传广告:“周末我们去美食节吧。”

美食节有很多免费小吃,她咽了咽口水:“还有谁一起参加?”

“没有其他人,就我们两人。”

她看向言恒,这才发现他左手撑在桌上,托住弧线优美的下颌。彼此的距离很近,她能清楚看见他卷翘的睫毛,眼眸通透。

如果说她此刻心动了,他会不会觉得她很肤浅呢?

“可以是可以,但我这个人没什么意思,就像酱油拌饭一样简单,和我一起没什么好玩。”

言恒生气了:“是不是谁这样说你?我替你揍他。”

并没有谁这么说,是她自己妄下定论。秦佑雅连忙转移话题:“我们上午九点在市场入口会合。”

言恒想了想,赞同她的提议:“好,不见不散。”

美食节在南市场举行,秦佑雅走下巴士,发现有个浑身裹得严严实实,戴着口罩还有棒球帽的人朝她招手。

她以为是什么可疑分子,正想视而不见,那人反而快步朝她走来。

“秦佑雅,是我。”

她诧异地问:“言恒,你感冒了吗?”

“不是,今天有很多同学来参观美食节,难得跟你出来一趟,我不想被他们打扰。”

秦佑雅不禁偷笑:“你这副装扮比平时更引人注目好不好。”

他清了清嗓子,朝她伸出手:“人很多,小心走散。”不等她表态,他连忙改口,“要不你抓着我的衣服下摆?”

眼看巡逻人员投来审视的目光,她拉住他的外套下摆,拿起绘有摊位分布图的宣传单,干劲十足地奔向人声鼎沸的市场入口——

“我们今天的目标是把所有摊位全部吃一遍,加油!”

明明是第一次拉着他衣摆,她却觉得很是怀念,鼻子有些发酸。

美食是好心情的最佳催化剂,秦佑雅敞开肚皮大吃特吃,言恒只是微笑着看她。

她将炸得金黄酥脆的肉丸子递到他嘴边,摘掉他的口罩:“这个很好吃,你也尝尝!”

“不用……”

言恒刚张嘴,她已经将丸子塞进他嘴里,他烫得脸通红,却又不好意思吐掉。

秦佑雅哈哈大笑:“你该不会是怕烫才不吃吧?”见他有些难为情地点头,她环顾四周,“那我们去吃凉拌菜。”

他清了清嗓子:“我不吃辣。”

“好,我看看有什么摊位卖不辣又不烫的食物。”她拿过传单想看摊位图,眼角余光看到几位女生经过,顿时双眼发光,“有了!”

跟着秦佑雅站在队列尽头,言恒有些无语,她说既不辣又不烫的食物是……棉花糖,与他形象完全不符的食物。

等摊主把棉花糖做成花束的形状,少年接过来,递给她,笑容灿烂。

“美丽的小姐,送你一束玫瑰花。”

她羞涩地接过花:“谢谢。”

秦佑雅手持一大团棉花糖,跟言恒走在摩肩接踵的街道上。迎面走来几位同学,少年连忙拉住他,躲到卖章鱼小丸子的摊位后。

两人的距离骤然拉近,她用棉花糖挡住通红的脸。

“言恒,我也想了解更多你的事,你能告诉我吗?你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颜色,雨天喜欢打伞还是穿雨衣……无论多微小的事都可以。”

“我喜欢咖哩,喜欢蓝色,雨天喜欢打伞,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呢?”

当然有。她深呼吸,努力保证声音不颤抖:“你——”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传来,紧接着,是混乱的尖叫声和哭声。

人群尽头火光一片,宛若科幻片里的特效画面,有人大喊着“电缆爆炸了,快逃!”人们相互推搡,跌跌撞撞地往这边逃来。

Scene 06

顷刻间,场面混乱不堪。

言恒拉着秦佑雅往回走,人潮涌来,棉花糖掉在地上,被无数双鞋子踩过。她顾不上惋惜,注意到路边有个小孩在哭,连忙关切地拉住他。

“小朋友,你怎么了?”

逃生中的路人狠狠撞了秦佑雅一把。她跌倒在泥泞的地面,旁边摊位的遮阳伞散落,她感觉眼前一黑。

预料中的痛楚并没有传来,言恒替她挡住砸落的遮阳伞。秦佑雅脊背发冷,她看到一根折断的伞骨扎进他的后背,他却紧紧护着她和小孩,一声不吭。

“你受伤了,得赶紧处理伤口。”

他朝秦佑雅挤出个笑容,试图安抚她的情绪:“我没事,小伤而已。”

他们帮小孩在混乱的人群中找到家长,少年脸色愈发苍白,秦佑雅连忙扶住他。

她的掌心触到大片温热粘腻的液体,收回手一看,掌心猩红一片。

言恒穿的是黑色外套,血迹并不明显,她注意到有血滴沿着他的外套下摆滴落,不由得直冒冷汗。他伤得很重。

她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她不能让言恒有事。

秦佑雅捏紧怀表:“言恒,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用怀表的力量,将时间倒退到一个小时前,对吗?”

秦佑雅心一紧,她应该没跟任何人提到过怀表的力量:“你怎么知道?”

“要是我说你忘记了我六次,你相信吗?”见她一脸迷茫,他接着说道,“你第一次告诉我怀表的事,是小学三年级时。

“那天,我参加完伯父的葬礼,沿着河滩走,不小心把伯父留给我的机械表掉进河里。

“我蹲在岸边抽泣时,你恰好路过。你跟我说,你会把时间倒退到一个小时前,让我要抓紧表,不要把它弄丢。就这样,本该落水的表再度回到我手里。”

高一开学,在新班级遇见她,他简直欣喜若狂。去郊游时,他跟她说起当年的事,她却完全不记得他。巴士陷进塌陷的路面后,她将时间倒退,大家才能得救。

后来,他在停车棚叫住她,跟她说了巴士事故发生时的事。不一会儿,车棚毫无预兆地坍塌,导致好几名学生受伤,那次也是她使用了怀表的力量,才让大家免受伤害。

再后来,他在体育馆遇见她,他告诉她,他能预知车棚发生的意外,其实是因为她用了怀表的力量。他们遇到儿童溺水身亡,秦佑雅让时间倒退到一个小时前,他才得以救下溺水的小孩。

……

他们联手过六次,记得这些事的人,只有他。

言恒的声音越来越虚弱,秦佑雅终于明白,为什么她好几次遇见言恒时,他都恰好阻止了意外发生。并不是他料事如神,而是他经历过发生事故的未来。

至今为止,言恒说过的话,做过的举动,在她脑海里快速地闪回。

刹那间,她明白过来:他说想了解更多她的事,还说跟她在一起很开心,是因为她对他而言,是很特别的存在。就像在她心里,他也很特别。

温热的水滴零散地滴落,她哽咽着问他:“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让我知道,原来你这么重要。”那样,我不就又会忘记你了吗?

言恒苦笑:“佑雅,我告诉过你好几次,可是没用的。

“每当我告诉你那些被你遗忘的记忆之后,总会发生事故,导致你不得不使用怀表的力量再度回到过去。冥冥中,仿佛有什么力量在阻止我告诉你真相。”

为什么会这样……她努力回想,她有忘记了什么吗?

她想起来了。蒙尘的旧年记忆里,母亲弯腰,将怀表给她戴上后,爱怜地轻抚年幼的她的脸颊:“阿雅,你要记住,一旦使用了怀表的力量,作为代价,你将失去一个小时的记忆。这一个小时的记忆是必须的代价,绝对无法取回,无论用什么手段。”

还有一点,即使动用怀表的力量,也无法拯救已然故去之人。你如果要救一个人,必须在失去他之前动手,绝不可迟疑。

Scene 07

消防车的警笛响彻天际,摊位紧挨成一片,火势快速蔓延,伤者不计其数。

秦佑雅捏紧怀表,她如果再犹豫,言恒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到时就算有怀表也救不了他。

这是她绝对不容许发生的事情。

仿佛看穿她的想法,言恒抓住她的手,合上怀表。

“要是现在用怀表的力量回到一个小时前,你又会忘记我。你不知道,这对我而言是多么残忍的事。”

他们之间存在着无人能跨越的羁绊,但记得的人,只有他。

她能够轻易提出使用怀表的力量回到过去,是因为她忘记了他,忘记了他们之间有过什么约定。不记得的人,不会知道这些记忆多重要。

“对不起。”

她把救人的责任全部丢给他,根本不知道,他有多不安。

她或许能救全世界,却只让他一个受伤,这对他不公平。

即便如此,她还是得回到过去。言恒受伤了,她必须保护他……她不想再失去任何重要的人。

“妈妈让我用怀表来保护重要的人。言恒,对我来说,你便是那个很重要的人。请你原谅我,除了你,我无法依靠任何人。”

少年紧皱的眉头舒展开,他的眼瞳里有光在燃烧,仿佛雨后云缝间跳出来的太阳。

“你这么说,我不就无法拒绝吗?”他轻声叹息,“我们一起回到过去,阻止爆炸,拯救大家吧。”

秦佑雅捏紧怀表,即使她会忘记,但他仍然记得,她要把现在内心的想法传达给他。

“言恒,你对我而言很重要,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时间倒流前,落入她眼中最后的画面,是言恒宽阔的肩膀。

——我看不见你的表情,是因为你紧紧抱着我,这个拥抱,下一秒的我却完全不记得。

秦佑雅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跟言恒在卖棉花糖的摊位前排队。昨晚太过期待跟言恒来美食节,她完全没睡好,精神有些恍惚。

突然,言恒离开队列,大跨步往前走去。

她困惑地跟上去:“怎么了?”

“这一带的电缆有安全隐患,很可能引发爆炸,你能帮我一起找找哪里有异常吗?”

换作是别人,大概会觉得是无稽之谈,但秦佑雅亲眼看到过言恒阻止了许多意外发生,她相信他的话。

她调皮地行了个礼:“遵命。”

到处人山人海,并没有什么异常。

秦佑雅仰起脸嗅了嗅,发现有塑料燃烧的臭味。她很快发现一处烧烤摊在烤食材时,明火烧到垂落地面的电缆。他们提醒了店家,又继续巡逻。

少年看了眼时间,本该发生的爆炸没有发生。

他们成功了。

言恒筋疲力尽,再也顾不得形象,瘫坐在路边。秦佑雅走过来,在他旁边坐下,递给他一颗糖。

“来,吃颗糖补充下体力。”

言恒接过糖,有些好笑:“你真厉害,闻一闻就知道电线烧焦了。”

她得意扬扬:“当然,我的鼻子比狗鼻子还灵。”

虽然她又忘掉了很重要的事,但他因此对她多了点了解,这算不算好事呢?

“言恒,你也来了吗?”

有路过的同学发现言恒,兴冲冲地围过来。

秦佑雅发现言恒在看她,连忙识趣地说:“你去跟他们玩吧,我一个人逛就行。”言恒跟她一起好像并不开心,都怪她太无趣。

言恒没有答应,他垂下头,她又毫不留情地推开他了。

他就像行走于沙漠的旅行者,遇见如海市蜃楼的她,他努力地一次次靠近她,她却总是在触手可及的瞬间,再次遥不可及。

他们之间相隔一个小时的咫尺天涯,仿佛此生无法抵达。

他真的累了:“我还有事,先回去。”

秦佑雅站在原地,目送少年的身影像一尾游鱼隐入深海,鼻子骤然发酸。

言恒一定是生气了,她要是能自信地说出真心话,让别人不要来打扰他们,该有多好。

Scene 08

美食节之行后,言恒不再来找她。

秦佑雅独自坐在冷清的钟表店,听着钟表“滴答滴答”地走过,眼前浮现出少年微笑时如新月弯起的眉眼,只觉得呼吸不畅。

她百无聊赖地打扫卫生,发现桌下有一个用透明胶贴着的信封。

信封里是她的画像,是言恒画的。之前见他把素描本带过来,她问他画什么,他神秘地说以后再告诉她。

她看到画纸下方用铅笔写的,字迹淡得快消失的一句话:你是近在咫尺的海市蜃楼。

最近完全见不到言恒,她细细回想他们的过往,发现她遗漏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实。

秦佑雅顾不上消沉,她拨通言恒的电话:“你在哪里?”

“我在马路边做志愿者,有事吗?”

“没有,突然很想见你一面罢了。”她总在等他走来,但这次,她想努力去靠近他。

他沉吟片刻,轻声说:“那你过来吧。”

秦佑雅赶到车流密集的十字路口。言恒穿着志愿者服,双手挥舞着小旗子,面带笑容地引导行人过马路。

终于等到他休息,少年朝她走来。他的刘海被风的手指拨得凌乱,眼眸波光潋滟,宛若两汪沉静的泉水。

他在她面前停下,忽然问:“你说,如果做一件事反复碰壁,每当快要成功时,总会遇到障碍前功尽弃,是不是放弃更好?”

秦佑雅没料到看似所向披靡的言恒也会失败,根据他的话,还是不止一次失败。

她认真地分析道:“你一次次尝试,明知会碰壁却还是不肯放弃,难道不是因为你喜欢吗?喜欢就要坚持到底,说不定下次就成功了。”

“咔嚓。”

轻微的碎裂声在头顶响起,言恒发现,笼罩着他许久的阴霾,刹那间仿佛灰色玻璃罩碎裂,露出被遮蔽许久的蔚蓝天空。

光明满溢的世界里,站着她。

——是啊,正因为喜欢,我才不肯放弃。

他朝她扬起笑脸:“嗯,我很喜欢。我不会放弃的,谢谢你。”

“我也喜欢你。”

秦佑雅脱口而出,才察觉她居然错把言恒的话听成是“我很喜欢你”。脑海里仿佛有一壶水烧开了,她正紧张得语无伦次,言恒已经率先往前走去。

“我早就知道了。”

她有些难以置信,连忙跟上他的步伐:“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她的心思有那么明显吗?

“保密。”

此刻你近在身畔,我才恍然醒悟:就算你忘记了一部分与我有关的记忆,那又如何?我们还有许多重要的回忆,谁也夺不走。

你是无比温柔的人,不忍心看到别人遭遇不幸。今后,你依然会为减少这个世界的悲伤而奔波,我将成为你永远的同伴。

我深深喜欢的,正是这样的你。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星河隔岸望
下一篇 : 一曲谁忆旧相识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