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履何匆匆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7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步履何匆匆

文/莫莫(出自爱格

1

五彩斑斓的画页被随意地扔在地上,仿佛带着怒气。

虽然多半料到了会是这种结局,但夏桑还是不由得呆愣在那里,看着那用心描绘的每一页画纸,心里细小的伤心和难受一点一点溢了出来。

“夏桑!我提醒过你多少次,可到了时间你还是这样!”对面的袁喆愤怒地冲着她吼,把她递给他的插画扔了一地。

整家咖啡馆的人都回过头来看他们,像是准备看一场好戏的样子。

夏桑来之前在心里排练了好几遍的诚恳道歉,到了这时就忽然变成了结结巴巴的:“袁喆,我……我错了,我下次一定……”

袁喆举起手来打断她苍白的解释:“你别说了,我们之间到此结束吧。”

然后他三步并成两步,走出了咖啡馆,头也没回。大概他这回是真的生气了。

夏桑眼眶有点红,被咖啡馆玻璃墙斜射进来的阳光晃了眼睛。她坐在凳子上发呆,周围还时不时有人回过头来看她,大概是觉得这姑娘魂不守舍的,绝对是失恋了。

可她还真不是失恋了。

虽说袁喆一表人才,但到底也只是夏桑经常合作的插画经纪人而已。

他们的相识大概是始于夏桑最早发表在杂志上的几幅插画。袁喆看了之后,觉得她很有才华,便留了联系方式,与她长期合作起来。

夏桑画画有个毛病,慢和完美主义。

慢,就是有了灵感才会动笔,不会无时无刻地工作。而完美主义则让她时进时退,一幅画改好几遍才有眉目,搞不好都要交稿了还要推翻重画。

因此夏桑经常拖稿,拖来拖去,就让一向以利落和效率为做事方针的袁喆生了意见。

也不知道过几天上门负荆请罪的话,他会不会原谅我?夏桑忐忑地想。

“这些都是你画的吗?”一个爽朗的男声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夏桑从刚才的愣怔中回过神来,不巧有颗欲落的泪珠此刻趁机从眼角处溢出来,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直直地落在了嘴角处。

是苦涩的味道。

“嗯,是我画的。”她淡淡地说道,“谢谢。”

那个面容清秀的男生蹲在那里,拿起一张张画纸,一边若有所思地看,一边递给她。

画纸拿在他手里,有厚厚的一沓。

“你是画插画的?”男生继续问道。

“对。”她对他说道。他穿着一件好看的蓝色毛线衣,袖子边缘是黄色的,这样的颜色搭配有点可爱。他的脸也是俊朗中带一点娃娃脸的样子。

“画成这样也会被退稿吗?”那个男生好奇地问起来。她却没有继续答话,毕竟不太熟。

男生似乎察觉到了她微妙的态度,于是停止追问,转而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放在她的面前。

洁白肃静的名片。

“我叫程楚明,也是个插画经纪人,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合作。”他对着她古灵精怪地笑了一下。

可夏桑却笑不出来。这个叫程楚明的,刚刚可是见证了她作为插画师以来最狼狈的一幕。

沿海的小城,冬天没有那么冷。下过一场雪,雪花匆匆融化,只留下些许泥泞。夏桑就住在这样的小城里。

夏桑家旁边有一家小小的粥店,招牌是暖暖的米色,上面印着已经掉了漆的几个大字——程记粥店。

夏桑从咖啡馆离开。冬天天黑得早,路灯橙色的光在四下逐渐黑起来的夜里舞蹈着,在她的身后拉出长长的影子。

粥店里传出一贯好闻的香气,勾得人就要流出口水。

她毫不犹豫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淡黄色的灯光里,小小的粥店五脏俱全。

门口是深蓝色的脚垫、圆柱形的伞筒,再往里是一张张各具特色的小餐桌、被涂鸦得混乱的许愿墙,都是用旧了的样子。收银台后站着笑容可掬的程老头。

“今天来晚了啊,小夏!”他冲夏桑说着,就像是爷爷喊孩子回家一样。

“还是皮蛋瘦肉粥,程爷爷,再加一份烫青菜和一个烧饼。”夏桑熟练地说。在暖气的烘烤下,她的手和脚都暖和了起来。

粥店生意不好,大抵是因为装潢太过陈旧。

粥的种类不多,不然程爷爷和服务员小李两个人也忙不过来。

但粥是那种小火慢熬的粥。

有客人嫌太慢,可夏桑却不觉得。

这样熬出来的粥,皮蛋和瘦肉都能吃出新鲜的味道。

那香气溢出来,一下子就能治愈夏桑时不时躁动烦恼的心。

夏桑最近确实很烦恼。作为一名插画师,她却总是被自己的经纪人嫌弃。大概是她从小养成了做什么事都极其认真的性格,太过追求完美,步调自然就慢了下来。

这样不行,慢慢熬出来的粥虽然好喝,可做事怎么能像熬粥呢?再怎么辩解也说不过去吧?

夏桑侧过头去看,粥店的涂鸦墙上写满了各式各样的话语,有很多看起来已年岁久远。

她心下一动,在一张便利贴上写下五个字——

步履何匆匆。

2

夏桑二十八岁了。

插画赶不上进度是一方面,可似乎她的人生也赶不上进度。

到了这个年纪,她连一个像样的男朋友都没有,周围的亲戚自然多多少少都为她着急上火。

在同龄的女孩中,夏桑算是长得好看的,用亲戚的话说,沦落到这种地步,肯定是她的态度有问题。

倒不尽然。

过去的很多次相亲,夏桑可都是当成家庭作业来认真准备了的。她每每用心地上妆打扮,大多数也没有因为男方不满意而不了了之。

问题是,每次结束都是她主动提出来的。

她发现,相亲这种方式大概不适合自己。

毕竟都是奔着结婚去的,稍稍一看对眼,看几场电影就要牵手,约几次会就要接吻,就像是婚前必须履行的某种程序一样。

即使恋爱经验空白如夏桑,但她也知道这样的程序大概离爱情差了十万八千里。

不在于快慢,而是原则问题。

况且比起所谓的一见钟情,夏桑更相信日久生情。

她已经想明白了,却依然被迫去相亲,毕竟拗不过周围那么多热心的亲戚。

周六的午后,相亲地点就定在幸福路上的一家咖啡馆。这是一家新开的咖啡馆,为了活跃气氛、炒热知名度,搞了一场单身男女的相亲会。

咖啡馆里摆了几排白色的桌椅,桌子上摆的是店里的各色招牌小零食。

那个大杏仁看起来似乎很好吃。夏桑刚走进门,视线就掠过屋子里的男男女女,直接落在了桌上的零食上。

果然很无聊。

是那种流水席一样的轮换相亲。

两个人一共有五分钟时间向对方介绍自己,然后男生就向后移动一个人,再度配对。

夏桑的自我介绍千篇一律,她嘴里嚼着大杏仁,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忘了上一个男生的名字。

不能打哈欠。她下意识地抿紧了嘴唇,视线也就跟着低了下去。

新坐下的人穿着好看的蓝色毛线衣,有点眼熟。

再度抬起头后,她微微张开了嘴巴,那是……

“你好,我叫程楚明,是个编辑,以及插画经纪人。”那个男生坐在她对面,狡黠地说道。

“怎么会……”她脱口而出。长得这么明媚的男生也需要相亲吗?

“所以?”那个男生指了指她,大概是提醒她要自我介绍。

“我叫夏桑,是个画插画的,家就在这里,Q市。”

“夏桑,上次就忘了问你的名字。”程楚明坐在对面,仿佛若有所思,“你后来没给我打电话?”他把手放在耳旁,俏皮地做出打电话的手势。

“啊,我大概是忘记了。”夏桑不好意思地说。

“像你这个样子也需要来相亲?”她还是把自己更感兴趣的问题给问了出来。

“不然呢……”程楚明坐在对面,一本正经地对她说,“婚姻可是终身大事啊!”

两个人东拉西扯了一番,五分钟时间很快就到了。

程楚明起身移动的时候,突然在她的耳边又说了一句:“其实我是来凑数的,咖啡馆老板是我朋友。倒不似夏小姐,好兴致啊。”

一句话顿时让夏桑涨红了脸。

程楚明后面的男人长得端端正正,却有点微胖,对夏桑很是感兴趣的样子。

男人叫梁江,是市立医院的一名医生。互相自我介绍之后,他竟然还详细地叙述了自己的资产和家人的情况。

五分钟快要到了,梁江匆匆忙忙写下自己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夏小姐,我知道,在这样的相亲会上很难留下什么印象,所以你记下我的名字和电话,我一定会联系你的。”

他诚恳的语气把旁边心不在焉的程楚明都给吸引了过来。

“先生,看你的样子,像是找到真爱了啊!”他说完,调侃地看了夏桑一眼。

这欠揍的表情顿时引来夏桑的回击,她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当然,”梁江毫不掩饰地说道,“我对夏小姐是一见钟情。”

虽然周围人群喧哗,但梁江的这一声“一见钟情”倒是掷地有声,两旁的人纷纷投来艳羡的目光。

夏桑刚准备起身,此时穿着高跟鞋的脚却突然狠狠地扭了一下。

平时她多是喜欢穿休闲的平底鞋,这次为了相亲临时准备的高跟鞋并不合脚。

她为了稳住身体,伸手扶住了桌子,却恰巧把桌边的咖啡杯给抡了下来,碎了一地。

褐色的液体溅到她的白色裙子上,一片狼藉。

夏桑的脸上火辣辣的,咖啡馆的服务员赶紧过来收拾,深情表白被打断的梁江则有些尴尬。

她别过头去,却发现程楚明在一旁直直地盯着自己看,嘴边漾起止不住的笑,似乎洞察了她比外表更狼狈的内心。

究竟是什么仇、什么怨,这个程楚明每次都会出现在她最狼狈的时刻。

3

糟糕的相亲会结束之后,夏桑又来到粥店。

照例是一碗皮蛋瘦肉粥。可这一次,热乎乎的粥并没有治愈她的心情。

想起相亲时的狼狈场景和程楚明揶揄的笑容,夏桑好一阵胸闷。她安慰自己,大概以后再也不会见到程楚明了,又有什么关系呢?

想到这里,她又有一点莫名的失落。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程爷爷高血压突然犯了,恰巧夏桑在粥店吃夜宵,就帮忙一起把程爷爷送去了医院,还垫付了一部分医药费。

待一切都安顿好之后,夏桑逃离了充满消毒水味道的医院走廊,坐在院子里的长椅上发呆。

那时她才发现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害怕。

生命如此脆弱,像是随时都会倒塌的积木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一件衣服披在了她的背上。她转过头,发现竟然是程楚明。

他穿着一件修身的白衬衫,路灯的橘色光晕勾勒出他侧脸的棱角,但仔细看却能看出一丝疲惫和憔悴。

“程楚明?”她惊讶地说,来不及思考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我来看一个病号。”程楚明简洁地回答。

她理解地点了点头。

“看来我们两个人很有缘。”程楚明说。

夏桑仰起头,程楚明好听的声音伴随着他外套上的剃须水味飘散过来,让她惊魂甫定的心不知怎么的就安定了下来。

“谁知道呢,我们俩这是第三次遇到,没准不会再有第四次了。毕竟事不过三嘛。”夏桑故意说道。

“那倒也是。”程楚明随声附和,“你今天是来找梁医生约会的吧?”他的声音里充满调侃。

夏桑的脸颊发烫,刚想发作,却被程楚明转移了注意力。

“下雪了。”他突然说道,又伸手过来替她拍掉头发上的一朵雪花。

他的手指掠过她的脸颊,竟让她的心漏跳了半拍。

第二天,Q市还在继续下雪。

夏桑蜷在温暖的家中,打算一天都不出门。

门铃却在这时突然响了起来。

她不情愿地起身,从猫眼往外看去,却是一个有点眼熟的身影。

打开门,是程楚明。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夏桑惊讶地问道。

“秘密。”程楚明得意地回答。

“我今天是来谈业务的,能进去喝杯茶吗?”趁着夏桑愣怔的工夫,他调侃地问。

“啊……当然可以。”夏桑把他让进屋里,“你等等,我去准备一下,要喝点红茶吗?”

“都可以。”程楚明冲着她笑笑。

他在玄关处换上一双淡蓝色的卡通图案的拖鞋,进屋后一抬头,却被震惊了。

这里简直是一个色彩的海洋。

屋子不大却很温馨,有一个客厅和一间卧室,客厅里还做了很精致的榻榻米,墙壁是彩色的,大概都是夏桑自己绘上去的图案,十分有想象力。

墙上还贴着好多夏桑的习作。

榻榻米上散乱地放着电脑、手绘板和各色画笔及颜料。

活脱脱一个创作家的天堂。

夏桑把小桌子上散乱的东西胡乱地收到一旁,红茶的味道漫溢过来。

“这张好漂亮。”程楚明指着墙上的一张作品说。那是深紫色的调调,里面有一个住在气泡里的少女。

“那是以前的作品。”

“多久以前开始画画的?”程楚明拿起面前的茶杯喝起茶来。醇厚的红茶入口,他听到她有些落寞的声音。

“十八岁那年开始画的。

“现在想想,已整整十年了。”

4

程楚明惊讶于这个小姑娘的毅力。

照夏桑目前的样子,若是全力以赴画插画,收入应该也过得去,可是她偏不。

夏桑所有苦恼的来源,在于她坚持画的那本漫画册子。

红茶喝到底,夏桑去帮程楚明加水,顺便拿来了她一直以来视若珍宝的画册。

出乎意料,厚厚的一沓,甚至都有些拿不动,全是她手绘的。

最开头用“卡哇伊”的字体写了名字——少女历险记。

他默默地翻着,开始只是觉得有趣,到后来还真看入了迷。

“所以,画完了吗?”他抬起头来,等待着夏桑的回答。

“还没有……”说到这里,夏桑倒是轻松愉悦了许多,“还有好多地方需要修改。”

“干吗不直接找家出版商做连载呢?”程楚明问,“毕竟默默地攒稿会有些辛苦吧。”

“我这个人吧,大概有些慢性子,定期连载什么的,最做不来了。”夏桑冲他笑了笑,眼睛笑成弯弯的月牙。

程楚明望着她,不由得也笑出来。

“怎么了?”夏桑微微有些诧异。

“你说自己慢性子,可在谈恋爱这件事情上倒是很着急嘛。”程楚明挑了挑眉,很明显又是对她参加相亲会的事情进行揶揄。

这一下让夏桑措手不及,她还没来得及反驳,就又被他抢了话头。

“不过我很喜欢你的《少女历险记》,若是哪一天你打算出版的话,希望我能荣幸地帮上忙。”

有了这次拜访,两个人熟悉了不少,程楚明也开始帮夏桑介绍一些简单的活儿。由于大致了解她的性子,这些活也都是些时间期限比较宽松的。

他们会不时地在咖啡馆碰个面。

偶尔程楚明还会八卦一下她和梁江的进展,脸上总是带着些许揶揄的笑容。

冬去春来,天气温暖了很多。有一天,程楚明接到夏桑的电话,让他去她家做客,却不提有什么事情。

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却还是准时到了她家里。

所有的布置都和上次一样,时间就像是在这里缓缓停滞了,没有任何变化。

只是,他左右扫视了一下,屋子里凌乱了不少。

“这本漫画集给你吧,帮我卖个合适的价钱。”夏桑开门见山,就把那沓沉沉的手稿递给他。他低头,视线掠过她的脸,一眼就瞥见了那双潮红的眼睛。

“等等,是怎么一回事?”程楚明敏锐地察觉到,她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他们一起去了海边。

春日的海边,潮湿的海风吹拂在脸上,还有点冷。

正是傍晚时分,落日在海面上洒落下淡红色的余晖。

夏桑脱掉鞋,光着脚和程楚明并排走在空无一人的沙滩上,风把她的鬈发都吹乱了。

“喏,这里哦。”她指了指沙滩中间的一个小台子。

“根据我的经验,在这里看落日最美了。”她说着便坐下来,把瓶装啤酒放在一旁,“我啊,最喜欢在这里看太阳一点一点慢慢下坠的场景。”

程楚明也坐下来,发现从这个角度看过去,不仅是落日,大半个海滩都尽收眼底。他打开啤酒瓶与她碰了一下杯。

落日随着四周的温度一起慢慢下降。

在这伤感的光影之中,夏桑终于开了口。

“妈妈生病了……需要医药费。”她说着哽咽起来,“她一向是最支持我画插画的……

“这些年我也有一些存款,但是不够。所以你一定要帮我把那部漫画卖掉,即使价格低一点也可以,我听说有的出版社可以提前支付稿费。”夏桑一口气说完,之后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沉默地坐在一旁。

程楚明本来就不擅长安慰人,这个时候就更觉得自己笨拙了。

“夏桑,你别急,我可以借你一些钱。”他只憋出了这么一句话,语气倒是十分真诚。

夏桑却露出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疲惫的笑容:“你倒是个好人啊。”

转瞬之间,她那种神情便被落寞的阴影所覆盖:“但是不用。也许这是上天在用自己的方式提醒我,这些年来我已经任性够了。”

说完,夏桑就喝了一大口啤酒,程楚明拦也拦不住。

夏桑本来酒量就不好,几口啤酒下肚,果然醉得一塌糊涂。

程楚明只得从海滩把她背回家。海风吹过来,她的发丝扫过他的颈窝,还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香气。

又向前走了一段,程楚明听见她趴在自己的后背上低声啜泣。

他回过头来想要安慰她,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脸颊却莫名地心跳加速。

她的呼吸喷在他的脸上,让他几乎窒息。

“这样放弃真的可以吗?你说呢,程楚明?”他听见她淡淡地说,眼泪像小溪,从白皙的脸上匆匆流过。

5

夏天来临的时候,夏桑的妈妈的病情终于稳定了。

夏桑的父亲去世得早,一直都是她们母女二人相依为命。这些日子以来,夏桑几乎常驻医院照顾妈妈,整个人瘦了一圈。

偶尔也会有亲戚前来探望,代替她一两天,并带来一些营养品。

在这期间,她最感谢的人大概就是程楚明了。

他时常会来探望,陪她聊聊天,甚至和她妈妈都混了个脸熟。

最重要的是,程楚明真的在短时间内把她的那本漫画集给推了出去,替她拿到了预支付的稿酬。

对此,说是雪中送炭都不为过。

其实当初夏桑把画册给程楚明时,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可是他竟然给她带来了最好的消息。

“T出版社你知道吧?”他问她,有些喜形于色。

“嗯,就是那家中等水平的。”她赶紧回答,急切地想从他的口中听到确切的消息。

“他们愿意预支付稿酬,下周钱就可以到账。”

听到这个好消息,她激动得不行,抱着他的一条胳膊,又是笑又是哭的。

所幸钱凑得及时,妈妈的病终于好转了。

每每想到这里,她便心存感激。从前她对梦想怀有执念,但再锋利的棱角也终究会被慢慢磨平,遗留下的也仅仅是淡淡的遗憾罢了。

在那段时间里,她也重新考虑过以后的生活,大概是时候找一份稳定些的工作安定下来了。

如果不是那次偶然的机会,她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程楚明的谎言。

那天在咖啡馆,她碰见了T出版社的一个朋友。虽然只是认识的关系,但她也颇有礼貌地上前打招呼寒暄,顺便感谢他们在自己最窘迫的时候,能够接收那份还不完善的手稿。

“嗯?”与其说是不熟,对方脸上的表情更像是毫不知情的诧异。

“我们出版社一般是不预付稿酬的啊,你是不是搞错了?”礼貌的微笑渐渐浮现在对方的脸上。

她这才知道,程楚明所说的一切可能只是一个谎言。

程楚明曾经给过她家里的地址,只是她从来没有去过。此刻,她把他的地址找出来,立刻打了个车过去。

她敲开程楚明家的门时正好是晚饭时间,他诧异地看着怒气冲冲的她毫不客气地进了屋。

屋子是一个典型的单身男性的住所,整个客厅凌乱不堪,餐桌上还摆放着程楚明刚点的外卖。

“你骗我。”夏桑直截了当,“T出版社根本就没有接收我的稿子。”她急切地说着,还伴着喘气的声音。

程楚明似乎对于她的质问早有预料。他直直地走过来,拉着她坐到沙发上。

“是我骗了你。可要是再让我选一次,我还是会骗你。”

“那……那些钱……”夏桑吃惊地说。

“是我自己的存款,就当是借给你了。”借出一笔巨款被他说得云淡风轻。

“为什么要这么做?”夏桑看着他,眼眶渐渐湿润。

“我只是觉得,既然你想要坚持,又何必放弃呢。”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既然习惯了慢慢来,就不要在这种时候急匆匆的。

“夏桑,那一天,是你叫我慢一点的。

“所以不必想着匆匆赶上其他人的步伐,就按照自己的习惯和步调,继续你的梦想吧。”

程楚明从屋内拿出了她的手稿。

沉甸甸的稿子攥在手上,是熟悉的铅笔的清冽味,她抚摸着那一页页手稿,泪水终于流了下来。

6

夏桑的成名几乎是在一夕之间。

虽然在那之前,她已经等待了太久。

她把漫画集又重新改了一遍,直到十分满意才把稿子投出去。她没想到的是,投第一家出版社时就被看中了。

新书上市后反响很好,良好的口碑迅速传播,漫画集的销量节节高升。她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

坏事扎堆,好事也扎堆。人生就是这样,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就会突然觉得顺风顺水了。在断断续续的约会后,梁江向夏桑求婚了。夏桑除了惊讶,更多的是尴尬。

梁江算是相亲市场上抢手的男人,资产丰厚,家世又清白。而且,就因为夏桑调侃他胖得可爱,他还专门去减了肥。

只是……

夏桑坐在程记粥店里,对着面前的绣花餐垫发呆,突然感觉自己正面临人生中又一个重大抉择。

她缓缓抬头,看见自己之前写的便利贴上被人补上了一句话——

步履何匆匆,山海日月长。

山长水阔,追梦已然艰难,又真的能找到所爱之人携手共度余生吗?

“程爷爷,你说,和什么样的人结婚才是对的呢?”程爷爷端来一碗海鲜粥的时候,夏桑终于苦恼地问出了口。

程老头早就看出她有心事,更乐得为她开解。

“要爷爷说啊,选择谁本来就没有对错,那只是你的一个选择。就像你程奶奶当时……”他冲夏桑和蔼地笑笑,说起自己的妻子,语气也变得温柔起来。

“那时候也有无数高干子弟追她,可她愣是被我这个老头煮的一碗海鲜粥骗到手了。后来她跟着我吃了许多苦,可风风雨雨这么些年,她的手我从来都没放开过,就这样照顾了她一辈子,直到她离开。”

夏桑听得入了神,感觉海鲜粥的香味更加沁人心脾,似乎还带着岁月里藏着的悠然爱意。

“跟随自己的心走,你就不会后悔。”程爷爷说道,脸上漾着温暖的笑容。

木门吱吱呀呀地响起来,夏桑回头去看,是程楚明。她约了他来这里。

“爷爷!”程楚明径直走过来,倒是先投入了程爷爷的怀抱。

夏桑满脸惊讶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抱在一起,张大了嘴巴,用手指了指程楚明,又指了指程爷爷。

“程……”

程楚明对着她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两碗海鲜粥冒着腾腾热气,程楚明问夏桑:“你找我过来有什么事吗?”

“我把钱打给你了,你借给我的钱,我还清了。”夏桑悠悠地说。事实上,这笔钱她一个月之前就已经还清了。

她只是想找个合适的机会,正式一点来跟他说。

程楚明又穿了那件她熟悉的蓝色毛衣,她看着他,仿佛想起第一次和他见面时,自己那副狼狈的样子。

“还有,梁江向我求婚了。”

空气静默了,她抬起头,看到程楚明的笑容僵在脸上。以往都是他调侃梁江和夏桑,却没曾想到他拿来开玩笑的事情这么快就要成真。

在触及程楚明脸上迷茫的神色后,夏桑的心开始怦怦跳快,里面像有根细小的银针扎了进去,开始泛起细细密密的疼。

“跟随自己的内心。”她想起程爷爷的话,刚想开口,却被程楚明的话硬生生地堵了回去。

“恭喜你了。”程楚明的话在空气中软绵绵地飘过来。

刺啦一声,夏桑突然站起身,桌子摩擦地面发出的刺耳的声音让两个人都一愣。

“我肚子疼。”说完这句话,她终于忍不住跑了出去,留下程楚明一个人坐在那里。

在傍晚的海边,夏桑又坐在海滩的那个小台子上,看落日西沉。它始终在那里,以不慌不忙的姿态慢慢落下。

突然,有脚步声从她后方传来,在海浪的背景音中显得很轻柔,却很坚定。

她回过头去。这时夕阳正好落在水面上,有橙红色的光芒照在面前的男人身上。

程楚明走到她身旁,跪下来,声音轻柔地对她说:“夏桑,很久以前我就想问你,想不想做我的女朋友。可到了今天,我想直接问,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他拿出一枚可爱的水晶戒指,像是有些年月了。

“你跑出去的那一瞬间,我真的慌了。然后我就决定一定要把话说出来,要把你留在身边一辈子。这枚戒指我是临时跟爷爷借的,是爷爷奶奶的定情戒指。”

“你知道我爷爷的,我们家的人都是慢性子,我一定适合你的。”他说着,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可因为紧张,脸依然紧绷着。

潮湿的海风吹来,夕阳欲落未落之时,夏桑终于缓缓点头,满脸幸福的笑意。

他们俩牵着手在海边漫步,一排排脚印缓慢地印在沙滩上,又被海水冲刷掉痕迹。

离三十岁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夏桑终于慢慢地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所在。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甜文

上一篇 : 岁值春仕
下一篇 : 这些爱情诗很美,我的心跳得很厉害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