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发型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谁动了我的发型

文/倾情一舞

简介:江澈自问,自己一个高富帅,想找什么样的经纪人来引着自己进入娱乐圈不好,怎么偏偏就挑中了母老虎怀素?可他偏偏还就吃她的这一套,就只想跟着她,宠着她,爱着她。

1.

锦荣娱乐公司的第十三楼是董事长的办公层,不但空间开阔,并且隔音效果极佳,可再好的隔音效果也抵不了江澈的鬼哭狼嚎。

他在江澄那张宽大的办公桌上不停地拍打着,一遍又一遍地诉着苦道:“哥,我的亲哥!你必须、立刻、马上给我换一个经纪人,那个怀素根本就是一只母老虎。”

江澄老神在在地好半晌才将手中的报纸放下,又悠悠地呷了一口茶水,慢吞吞地掀起半掩住的眼皮说道:“怀素可是咱们锦荣娱乐的金牌经纪人,能得她的全力打造,你还怕你不能在娱乐圈中有一番作为?”

“就她还金牌经济?你看看她干的好事!她一上工,就伙同造型师剃了我的头发。可怜我留了好几年的长发被他们几下子薅得精光,就这几根毛,我还能凹什么雅痞人设!”江澈摸着一脑袋的小短毛号道。

往事不堪回首,那一日的惨状至今仍历历在目。

那一天,他和怀素正式见面,本着日后能友好合作的原则,他还特意做了个发型,在她开门的一刹那,扯出自己标志性的笑。

挑起眉峰,扯歪嘴角,眼神迷离,他就是靠着这雅痞绅士的“笑容三件套”,迷晕了一大堆美貌少女。他自信满满地认定她必然会被这样养眼的笑容晃晕。

怀素果然不负他所望,虽然没有像其他小女生一样捂着心脏当迷妹,也不可避免地微微红了耳根。颇为害羞的怀素少了几分干练的气息,她垂着头,低声细语地道:“你这样的造型已经很好看了,就是刘海儿还需要修剪一下,我给你去喊咱们的造型师阮晚来。”

江澈心花怒放,志得意满地由着阮晚给自己披上理发罩,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怀素意味深长的眼神。阮晚手持理发剪,顶着一脸纯良无害的笑容,手下的动作却毫不留情,一剪刀下去便将他前额的刘海儿全部剪去。他被簌簌直落的发丝吓了老大一跳,下意识地便从座位上跳起,谁知变了脸的怀素动作更快,两臂伸直,直接将他拍回座位。

“阮晚,你不必客气,赶紧把他的这个流氓头给剃干净。”她头也不回,快速对阮晚下命令道。

“什么流氓头,我这是雅痞绅士造型!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懂不懂啊你?!”他气急败坏地道,板直了身子意图反抗。可没想到这女人看着娇小,力气却比他还要大。

“不是留个头发就叫雅痞,你这张脸不适合走这个路线。我作为经纪人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既然已经和你绑在了同一条船上,你就必须听我的。现在我看你头发不顺眼,你就必须、立刻、马上换造型。”怀素轻嗤了一声道,眼底的不屑如利箭一般“嗖嗖”射出。

“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毁。”他涨红了脸,梗着脖子不肯服输。

“你现在身子又动不了。”怀素双臂持续用力,笑得奸猾,“不过你可以动动自己的脑袋,让阮晚给你搞个鸡窝头的发型,说不定鸡窝头和你漂亮的小脸蛋更配哦。”

“骗子!”他咬牙切齿地道,可到底不敢再动,眼睁睁地看着阮晚干净利落地将他剔成小平头的模样。

当时的场景,每多回忆一次,就多一份心痛。江澈用手捂心,改用怀柔策略,他委委屈屈地从桌子边绕过来来,拉住江澄的胳膊继续号:“我不管,你一定要给我换个经纪人。”

“呸,现在全公司都知道了我是你的经纪人,把我换了是想打我的脸吗?”正在此时,怀素推门而入,她一把将江澈从江澄的身边拎过来,抵在宽大的老板桌上凶狠地说道。

穿着高跟鞋的怀素气场强大,江澈如一只小绵羊被迫靠在老板桌上瑟瑟发抖。她“啪”的一声将手按在桌面上,锁住他全部的退路,又低下头,伸出另一只手拽住他的衣领,一字一顿地道:“你要是还想走这条路,我怀素就是你唯一的经纪人。这年头除非我炒人,还没谁能将我给炒了。”

江澈浑身一抖,连忙侧头向亲哥求救,谁知江澄早就默默地退出战圈,另选了个绝佳的位置喝茶看热闹,显然是不愿多管这档子闲事。

江澈欲哭无泪,想着大丈夫能屈能伸,只得暂时认输道:“行,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捧到什么样的高度。”

2.

狠话已放出,怀素自然敢下狠手。江澈叫苦不迭,后悔自己一时嘴快,竟真的让自己掉入了火坑。

业内精英怀素一出手,竟然给他这个尚未出道的新人挣来了一份极具含金量的广告代言。可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对方就已打开24K纯钛合金眼,同造型师一起对他进行全方位、无死角的改造。

为了达到她所谓的“最佳上镜状态”,他被迫在健身房里挥汗如雨,一日三餐尽是些毫无味道的水煮蔬菜,通宵熬夜也成了无法追忆的过去。

俗话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他苦苦煎熬了一个多月,终于找到了一个报复怀素的绝佳方案。在“唯爱”广告拍摄的休息室里,“母老虎”怀素竟然对着“唯爱”的经理池易笑靥如花。

刚刚拍摄的疲惫一扫而空,他瞬间一个激灵,暗自躲在不远处小心观察。怀素笑容腼腆,双颊的红晕尚不曾消退,一双水眸波光潋滟,时不时地偷瞄对面的池易。

这般模样,可是标准的暗恋节奏。他计从心起,嘴角又不由自主地扯出一抹坏笑。他整了整衣袖,又对着旁边的镜子理了理头发,确定无一丝差错后,才大摇大摆地朝怀素走去。

“小素,你怎么在这儿?我找了你好久。”他笑嘻嘻地道,单手自然地搂过她的腰,摆出一副标准的情侣架势。

对面的池易明显一愣,微笑的表情似乎多了一条裂缝。再看怀素,淡定自若的神色中也多了几分慌张。他自得地一笑,将她的腰搂得更紧了些。

“不好意思,打扰两位了。”池易见此倒也颇为识趣,连忙道了声抱歉匆匆离开了。

怀素急得两眼喷火,想追出去解释。江澈哪里肯给她机会,立刻单手变双手将她拦腰抱住,等到池易彻底没了踪迹才肯放開。

“哎呀,看样子那人是误会咱俩的关系了,这可怎么办呢?”他恬不知耻地故意说道,“要不然我去帮你解释解释。”

“好!好!好!”怀素气得连喊三声好,她克制住想要暴打他一顿的冲动,只是握紧了拳头在虚空中张牙舞爪地晃了又晃,才从牙齿中挤出狠话,“你给我等着!”

江澈吊儿郎当地摆摆手,他才不在乎对方的招数呢,不过是起得更早、吃得更少,再严重点儿便是健身房中多些训练。反正他也差不多习惯这种节奏了,在这日日的压迫生涯中,如何给予“母老虎”怀素迎头一击,才是他最关心的事。

他心情极佳地拍摄完广告,又哼着小曲儿回了公寓。想到怀素不在,他愈加兴奋地掏出手机,熟练地登录网游组队厮杀。自从被怀素盯上,他已经很少有时间能够玩儿网游。今天的她必然要伤春悲秋,他机会难得,抓紧时间上线消遣消遣。

谁知今日的对手极其厉害,他和队友还没来得及出寨,便被对方的人马团灭。他不甘心地满血再上,谁知那帮人竟在原地等候,一见他的队伍出来,三下五除二地再次团灭了他们。更为过分的是,他们扬长而去后居然还敢在评论区留言。

“我是怀素”四个大字清晰又刺目,“开门”二字则用粗体标红。

原来所说的报复在这里,江澈气急败坏地打开门,正看到怀素一边得意扬扬地走进来,一边晃着手中的手机。

“小样儿,居然敢算计我。以后但凡你上线,我立刻跟上团灭了你,让你在这游戏中毫无立足之地。”怀素双臂环抱在胸前,大大咧咧地靠坐在沙发上说道,“我看还是我的训练强度不够,才让你还有心思想这些歪门邪道。不如从明天开始加大训练量,也好早点儿把你拾掇得能出门。”

“怀素,你就是个母老虎!”他恶从胆边生,“嗷”一声扑了过来,“你居然让我不能玩儿游戏,你居然想将我封杀在寨子里,我和你拼了!”

他玩儿这款网游多年,早就是能大杀四方的王者级别,没想到今日被围堵两次,这还让他以后在网游圈中怎么混?是可忍,孰不可忍,他今天一定要让怀素知道他的厉害。

只听“吧唧”一声,细微的响声在安静的室内被无限制放大。他不可思议地睁大双眼,有些不敢低头看自己的嘴。就在刚才,他只是想简单表达一下自己的愤怒,谁知用力过猛,竟一下子将她扑倒在地。由于身高差,他的唇瓣成功地贴在了对方光洁而饱满的前额上。

一瞬间,他心跳如擂鼓,下意识地垂下眸,眯着眼偷看对方的神色。怀素的睫羽轻颤,每一次晃动,都似乎能撩动他心底的弦。他手忙脚乱地爬起来,克制着正急剧升温的脑袋,将她推出了大门。

门扉隔开两人,也彻底隔绝了空气中若有似无的暧昧。他浑身紧张,几乎四肢酸软地爬到沙发上。他不停地晃动着自己的脑袋,可方才那温热的触感怎么都甩不出去。

原来母老虎长得很好看!察觉到自己的这个想法,他的心不由自主地漏跳一拍,忽发现原本湿润的空气有些热度灼人。

他忍不住自我安慰道:“一定是我很久都没谈恋爱了,才会错把母老虎当天仙的。”

3.

即使这样自我催眠,他还是辗转反侧了一夜,甚至在迷迷糊糊的梦中,都能看到怀素的那张脸。他吓得尖叫而起,坐在那里半天都没回过神。

他神情依旧恍惚着,外面的敲门声却已是震天响了。他战战兢兢地下床去开门,等从猫眼中看到是怀素后,心脏又不自觉地“怦怦”地跳起来。

“昨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只不过是个意外而已,是个意外……”他不断地做着心理建设,好不容易等心情平复了些,才勉强挤出一丝平静的笑容,镇定地将门打开。

门外的怀素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将手中的合同敲得震天响,说道:“江澈你是不是皮痒了?居然敢睡到这个点才起,你是不是忘了今天要干什么了?”

果然还是原来的母老虎,他悄悄地松了口气,总算将心底的那点儿波澜暂时压了下去。

“算了,算了,下不为例。你赶紧洗漱洗漱,我们过一会儿要快点儿赶过去。”她大发慈悲地挥挥手道。

江澈这才想起来,前几天她为他争取到一部名叫《花开年少》的青春戏,据说戏中男主角十分符合他现在的人设定位。最重要的是,该部戏改编自网络大热的文学作品,粉丝基础非常牢靠。更何况,执导此剧的导演、精于扩展剧本的编剧,都是业内数一数二的名人。

“郭掖导演最不喜欢等人,你给我麻利点儿。”怀素冲进衣帽间,迅速挑出一套服装扔给他道。

“别人也就算了,只要是你,那郭掖肯定会等。”他一边接过衣服,一边酸溜溜地道。可话刚说完,他就被自己话语中的酸腐气息给震住。不是早就知道这个郭掖追怀素三年未遂,怎么现在反而别扭起来了呢?更何况,母老虎的恋爱情史,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他心浮气躁地关上更衣室的门,对着镜子张牙舞爪了一番,才磨磨蹭蹭地走了出来。

怀素本有些等得不耐烦,可看着从更衣室款款而出的他,瞬间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她不得不承认,即使自己日日吐槽江澈,但这小子的颜值确实一流,只要拾掇得好,绝对能拉来一堆外貌协会的死忠粉。就比如并不是太看重男生颜值的她,此时都有些心跳加速。

江澈本来还有些别扭,可一看到她的表情,就如同炎炎夏日里灌下了一大桶冰爽凉茶,立刻从身到心地舒畅起来。他欢欣鼓舞地又凹了凹造型,如孔雀一般到处招摇。

美的杀伤力就是大,等他犹如谪仙一般地到达试镜地点,自然又引出了无数工作人员的啧啧赞叹。他假装不经意地在人群中逡巡,等目光定位到胡子拉碴、不修边幅的郭掖时,笑得愈加肆意。

需要试镜的戏是剧中的高潮段落,男主角在樱花烂漫的操场中吻女主角,因为是年少时青涩的初恋,这个吻带着足够的忐忑与小心翼翼。前面都表演得很到位,可等到真正捧着女主角的脸时,他的脑海中立刻喷薄而出昨晚的场景。

他抿着嘴唇,却怎么都吻不下去。位于观众席的郭掖脸色铁青,显然已有了放弃他的打算。幸好怀素及时出现,郭掖总算稍稍缓和了表情,大力将手一挥,施恩道:“休息十分钟重来,要是再不过就算了。”

自己的命運被郭掖掌握在手里,江澈更加郁闷了。他躲到角落里画圈圈,等看到谈完话的怀素一出来,立刻气势汹汹地冲过来拉起她就走。

“选不上就选不上,我男子汉大丈夫才不要靠女人去找工作。”他口不择言道。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她和郭掖单独谈话,心中的酸气就不断上涌。

怀素双手叉腰,道:“我是你的经纪人,这是我的工作好不好!你要是争气点儿,就应该是一群导演来求着我,让我接下他们的戏给你演。”

江澈瞬间软成一团,可怜巴巴地拽住她的衣角道:“好嘛,好嘛,是我说错话了。我也想争气,可那女主角……我实在吻不下去啊。”他给自己找了个最佳理由,又不断地加强着自我暗示,越说嘴越顺溜,“要不然你配合我一下,虽然你的性格……但长相还是很符合我对理想女友的要求的。”

怀素两眼翻白,恨不得给他的头来一个栗暴。江澈以为没希望了,谁知她忽然低下头来,放柔了表情轻轻地问道:“是不是这样?”

说罢,她踮起脚,将自己的唇贴近江澈的嘴角处。刹那之间,火花四射,电流攒动。他将眸子瞪得极大,不可思议与隐约的狂喜交错在眸底闪烁,感觉心跳快要停止,就连呼吸都中断在鼻翼之间。

“发什么愣,你倒是吻啊,就把我当作你的初恋情人。”怀素不满地表达着,伸出手环住他的脖颈。

江澈直接“石化”,好半天才能勉强移动身子。他哆嗦着嘴角,让彼此的唇瓣更完美地贴合,细碎的电流来回在身体里流窜,激得他额角汗水涔涔。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一会儿过去,把人家女主角的脸当成你初恋的脸就行了。”怀素完美抽身,又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总算将他拍得神魂归位。

他似乎意犹未尽,双颊红晕久久未退。他下意识地往前走了数步,又猛然回过头来。怀素依旧站在原地,他又看得愣住,仿佛听到心底开花的声音:原来,她真的很不一样。

4.

也不知是因为江澈后来的试镜表演到位,还是怀素的功劳,最后他成功地进组,抢下了男一号的位置。怀素不放心他,只能贴身跟着一同进组。郭掖倒是乐见其成,明里暗里寻找机会与她培养感情。她为了帮到自家艺人,自然也不遗余力地介绍着江澈的各种优点,只盼郭掖能够慧眼识才。

江澈却不管这些,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头有一把火,助燃剂就埋在郭掖与怀素的对话中。为了能浇灭这把火,他只能使尽各种幺蛾子牵扯住怀素的注意力。

当然他选的理由也足够冠冕堂皇,为了不和同组演员闹出过多的绯闻,他只能找自己的经纪人对戏。

说来也奇怪,但凡和怀素对过戏,他第二日的表演都极其到位,即使挑剔如郭掖也找不出多少错来。他很是骄傲,越发卖力地使唤起怀素,恨不得让她天天只围着他转。

郭掖看得心浮气躁,却也没法阻止人家艺人与经纪人的“友好交流”。可他苦苦地追求怀素多年未果,又怎么能容忍“情敌”出现?作为导演,他只能使出撒手锏——戏中找碴儿。

谁知江澈的基本功底扎实,他本身又是一个遇强则强的类型,在郭掖的专业性刁难与同组演员的精湛演技下,他还算接得住,尽量将每一场戏都演绎到极致。

这样做的结果便是成片效果极佳,画面的每一帧都透露着极致的美好。郭掖虽想找麻烦,可也舍不得剧作的完美质量,只能另辟蹊径,企图寻找到江澈的一些小失误。

这一次,机会终于来了。江澈的杀青戏是一场跳水的戏码,情节非常简单:以为自己失恋的男主角将与女主角的往来信件全都丢到水中,可又因为舍不得而跳水捡回。

江澈不会游泳,虽然表情到位,但在水中挣扎得十分别扭。郭掖眉头一挑,恨不得当场拍案叫绝。江澈麻利地来回跳了十几次河,即使身体素质过硬,也被这深秋的河水激得打了好几个冷战。

他心中的小火苗“噌噌”直蹿,好不容易等到戏拍过了关,就要找郭掖算账。跳水戏本是远镜头,郭掖却故意拉个近景,这绝对是在公报私仇。他正摩拳擦掌,怀素已经拿着毛毯走了过来。

“你没事吧?头晕不晕?有没有哪里被刮到?”她小心翼翼地替他披上毛毯,心疼地问道。

“疼,我浑身都疼,胸口还有些闷。”他本想拍着胸脯说没事,可对上她关切的眼神就改了口,恨不得半个身子都靠在她的身上。他说不上这样做的缘由,只是单纯地想要跟她撒撒娇。

怀素一听果然眉头紧皱,眼底的担忧又浓了些。江澈心底乐开了花,早忘了要去找郭掖的麻烦,只顾得装不舒服,将脑袋明目张胆地搁到她的肩上。

“我的头好晕,今天戏已经拍完了,我好想回去睡个觉。”他控制住上翘的嘴角说道。

“行,我们这就回去补觉,我替你将杀青宴席推了。”怀素不疑有他,心疼地半搀扶着他回了宾馆。等将他安置到床上后,她又忙前忙后地找来姜茶和感冒药。

江澈披着被子坐在床中央,看着怀素不停忙碌的身影,只觉得心底的花儿又开始悄悄地绽放。即使身体没什么大碍,他依然听话地吃了药,又乖巧地任她给自己掖好被角。

“怀素。”他张嘴喊道,聲音够轻够柔,仿佛在一步步地解着内心的谜团。

他抱着她心便会漏跳半拍,他亲吻她会有火花四溅,他看不惯郭掖的无事献殷勤,他更讨厌当初她看池易的眼神。

这一切,是因为什么呢?

他陷入深深的思考中,用各种各样的答案为自己的行为找着合理的解释。

怀素不明所以,以为他仍旧难受,只得拍了拍他的手臂安慰道:“吃了感冒药,睡一觉就好了。”

他哪里肯睡着?他怕一睡着,她就要偷偷溜出去参加今晚的杀青宴。郭掖肯定会找机会对她表白,他才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就算明知道她不会答应,也不能!

可药效袭来,逼得他不得不垂了眼眸。他艰难地伸直手臂,总算牢牢地拽住她的衣袖。

这样,她便去不成了吧。他幼稚地想着,终于沉沉地坠入梦乡。

5.

这一觉他睡得分外沉,等醒来时天已几乎全黑,偌大的房间里早就没了怀素的身影。他失落地倒回床上,对着虚空悠悠地叹了口气。扎根在心底的花儿在慢慢地回拢着花瓣,又在无尽的虚空中掉落成泥。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突然,黑暗中响起悠扬的女声,然后有一团火光亮起。微弱的光亮映出怀素柔和的侧影,他倏地睁大眼睛,仿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你傻愣着干什么啊,忘记今天是你的生日了?本来我们都在杀青宴上给你安排了庆生环节,没想到你这么脆弱,现在就只能由我一人代劳了。”怀素推着小推车,将生日蛋糕推到他的面前说道,“你放心,等到了明年,你的人气上来之后,我就会为你举行一个盛大的生日派对,让你站在万千粉丝中央,做聚光灯的宠儿。”

他呆愣愣地看着,一会儿看着满是烛火的蛋糕,一会儿看着烛光下的她,原本空荡荡的心底又似乎开满了花儿。花儿临风绽放,似乎要将花瓣伸展到极致。

“别愣着了,快许愿吧。”怀素推了推他,将他从迷蒙中推醒。

一簇烛光将二人的面容都映了出来,他下意识地捏了自己的胳膊一下。疼痛刺激了他敏感的神经,他陡然清醒过来,心中的迷雾也被吹散。

喜欢她,才会加速心跳;喜欢她,才会电流丛生;喜欢她,才会醋意横行。原来这些莫名其妙的情感,都只是因为,他喜欢上她了。

他似乎又想起了选她当经纪人的初衷,不就是因为五年前的惊鸿一瞥,才让他将她记在了心底吗?

五年前的怀素不过初出茅庐,只能带一带三四线的艺人。那时,他正去公司准备抱亲哥的大腿,企图让江澄说服父母,让他能够进娱乐圈打拼。在底层会议室里,他见到了她。

那时的她扎着可爱的丸子头,眸子里的光却足够摄人。她将一大堆文件拍在桌上,将沮丧的女艺人高高拎起来,说道:“你怕什么,有我在,我一定会把你送上热搜的顶端。”

“扑哧”,女艺人不屑地笑着,就连门外的他都露出了笑容。

“我现在虽然还不出名,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成为这个圈的金牌经纪人。”她自信地说着,整个人焕发出别样的光彩。

“像我这样的艺人,需要的不是你这样初出茅庐的小经纪。我已经和公司说好了,你还是去带带新人吧。”女艺人高傲地转身就走,怀素愣住了,手中的文件散落一地。等到女艺人离开后,她缓缓地蹲下身,将脸庞埋入双膝中。

明明不关他什么事,偏偏他挪不开脚。他以为她会压抑不住,无休止地哭泣,可她不过片刻便擦干眼泪,发狠道:“你今日对我爱搭不理,明日我让你高攀不起!不就是带新人吗?我一定能让新人红遍娱乐圈。”

简单至极的豪言壮语,忽然就打开了他的内心。他忽然就放弃了找江澄求情的想法,他得学着自己抗争,和父母展开关于事业的拉锯大战。

在以后的每一次,当他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就去翻一翻怀素的新闻,看着她一步步从小透明努力向上攀登,最后终于成为锦荣娱乐的门面。

他坚持了五年,终于等来了父母松口的时刻。在挑选经纪人时,他下意识地选了怀素。他以为自己不过将她当成了普通的合作对象,才会在自己刚受挫时就想换她做自己的经纪人;他以为自己不过将她当成了进步的阶梯,才会老老实实地听从她的安排。

可原来所有的以为,都不过是他的托词。五年的默默关注,竟然真的会发酵成一份喜欢。

他微弯了双眼,在怀素的期待下双手合十,道:“我许下的愿望是——我要做怀素的男朋友。”

他的话语很轻,却很郑重。不长的话语在寂静的空间中反复游荡,一字不落地钻入怀素的耳中。她惊愕地抬头,正准备递出切刀的手停在半空中。

他隔着烛光看她,温柔至极的脸在忽明忽暗的烛光中闪烁。他的眸子紧盯着她,即使足够自信,也不可避免地在眼底透露出丝丝忐忑来。

“哈哈哈……”她尴尬地笑了起来,连忙替他将烛火吹灭,好不让自己绯红的脸颊暴露在烛光下。她手忙脚乱地将切刀重新递到他的手上,说道:“这个玩笑开得一点儿都不好笑。”

“没有开玩笑。”江澈在黑暗中探手过来,精准地将她的手放到自己胸膛的位置,一字一顿地道,“你感受到我快速的心跳了吗?我许下的愿望就是我喜欢你,想做你的男朋友。那么,你呢?”

6.

怀素落荒而逃,她在黑暗中不小心踢翻了蛋糕,又落下一只鞋,这才成功地从江澈的“魔掌”中逃出,快速地逃回自己的房间。

怀素冲进卫生间,将脸埋在凉水中,才总算让脸上的温度下降了几分。看向镜子里狼狈的自己,她又不由自主地回想起江澈的话,脸颊上的热度又不自觉地回升。

她气呼呼地跳到床上,干净利落地打开手机登入网游,谁知江澈也在线,并且自动自觉地给她送人头。她吓得一哆嗦,连蹦带跳地缩进了被窝中。

说出来可能都没人信,她怀素谎报绯闻的本事一流,可实战经验确是为零。上学时忙着学业,工作后忙着事业,二十八岁了她还没谈过恋爱。

如今被对方突然这么一表白,她似乎除了逃再沒其他的选择。网游还在继续,对方居然停止战斗,暗暗地在屏幕上发送心型表情,她盯着那爱心看了好一会儿,直看得面颊发烫。

“该死的。”黑暗中,她不停地给自己扇着风,喃喃自语道,“这位大爷,我惹不起,难不成还躲不起吗?!”

怀素说到做到,第二日便麻利地退避三舍。江澈满心郁闷,只能旁敲侧击地献殷勤。见不到面时他就在网游上自动送人头,能相遇时便穿过层层人群对她释放温柔的笑意。

怀素如芒在背,总是不自觉地同手同脚行走,耳根的热度火辣辣地烧了好几天。她恨恨地回头瞪他,恰撞进他满含笑意的眸子中。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竟视周遭人群如无物。对面的江澈眉眼温柔,点滴柔情全都投向了她。一时间,她差点儿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只觉得心脏已跳到喉咙口。她的脸“唰”地一下红透,手中的文件又跌落了一地。

怀素深吸一口气,收拾好文件再次落荒而逃。说对江澈没有好感实在是骗人,他长得好看,业务能力也强,这些日子还对她百依百顺。能被一个优秀的男人这么依恋着,她傲娇感爆棚,早就有些如坠云端。

可如何回应,她真的还没想好。所以,她只能躲着、逃避着,等待着早日寻到一个切实有效的办法。

这么一躲就是一个多月,江澈的新戏上线,不出意外地大杀四方,战胜了同期的各路电视剧,在收视率上一骑绝尘。

江澈火了,火到微博粉丝数突增了好几百万。无数粉丝挤到公司门口,举着应援灯牌给他加油打气。

各路通告接踵而来,怀素忙得不亦乐乎,自然将这份尚不曾着地的感情暂时放到了一边。兴许是荧屏情侣形象实在深入人心,《花开年少》的女主角苏文的经纪人发来洽谈需求,希望自家艺人能和江澈合作炒一炒CP,好进一步提升各自的热度。

这种合作模式由来已久,懷素拿着这份需求单,手却不自觉地有些抖了起来。明明知道这是现阶段增加知名度最快捷的方法,可她就是说不出“同意”二字。一股酸涩感冲天而来,她默默地站起身,想去听一听江澈的想法,可走到门口又徘徊了好几圈,迟疑的脚步来来回回地踱着。

她磨蹭了好一会儿,总算挪到了江澈的休息室,刚要敲门,便被里头的说话声吸引住。是一男一女的声音,男声是江澈,而女声正是苏文。

“江澈,其实炒CP是我经纪人的主意,而我的意思是,咱俩其实可以试一试成为真的情侣。”苏文羞涩地说着,含情脉脉地看向江澈,希望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

居然敢跑到锦荣来挖我的墙角!怀素大脑死机,胸腔中燃起熊熊怒火。她早已忘记自己还没答应江澈的告白,只觉自己的人竟被他人觊觎实在不能忍。

她拽住门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入门内,伸手拉过江澈挡在身后。

“我的男人你也敢想,果然有胆儿啊。”她气势汹汹地拦在江澈面前,先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再居高临下地对着苏文说道。

她今日穿了双高跟鞋,比起娇小的苏文来气场十足。苏文当场“石化”,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二人。江澈本来也被吓了一跳,但看到是怀素后立刻眉开眼笑。他在她身后伸出双手将她牢牢地圈住,乖巧地将脑袋搁到她的肩上,眼波流转,深情款款。

7.

这一次,是受惊的苏文飞速离开。

怀素喘完气,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似乎做了件出格的大事。

她心虚地看向江澈,默默做好后退的准备。谁知江澈的动作更快,他紧紧地揽住她的腰,直到确定她逃无可逃时,才扬起自己的招牌笑脸,道:“我刚才貌似听到,有人说我是她的男人。”

“你听错了。”怀素立刻装鹌鹑,悄悄地将红了一半的脸藏到阴影里。

江澈含着笑,不费吹灰之力地将她的下巴捏住,又用另一只手覆住她的双眼。陡然失去了光明的怀素敏感地察觉到一个吻落在她的唇上。

很香、也很软。

她的脸颊又在升温。这个吻够轻够柔,恍若春风拂过杨柳岸,又如清辉洒向明月渠。

似乎有无数烟花在她的头顶炸开,她调动着感官,感受着自己的唇齿被对方的气息一寸寸地覆盖。

一吻尽,狭小的休息室似乎又逼仄了几分。江澈将怀素放开,偷看了她好几眼后又忍不住拉进怀中。她便躲在他的怀中轻笑,她能听到他铿锵有力的心跳声,当然,也听到了自己的小鹿乱撞。

恋情还是被公开了,苏文表白失败,出于报复,她捅出了这份恋情,而江澈顺水推舟,干脆明明白白地牵着怀素的手站在闪光灯前。

众娱记对他们的恋情好奇不已,好事的八卦层出不穷。等到记者问答环节,娱记们自然迫不及待地询问道:“江澈你才刚刚出道,而且你的粉丝大多都是女友粉,现在就公布恋情,会不会对你的演艺事业有着很大的影响?”

“就算脱粉无数,我也不会后悔我的选择。”他环顾四周,在众目睽睽之下牵住怀素的手。

怀素的脸再次涨得通红,她甚至不敢抬头,生怕让自己心花怒放的模样暴露在闪光灯前。

他将温柔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坚定地道:“做我们这一行,在戏中演绎千般柔情、万般蜜意也就罢了,可下了戏,我只想喜欢她,只想和她一起去看人间风月。”

怀素终于忍不住,她侧过身将江澈紧紧地抱住。他亦温柔含笑,将她轻揽入怀。

原来,相爱便是这么简单,不过一次相遇,一段柔情。(完)

飞言情在线阅读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