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末的和声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夏末的和声

文/林湛汐

这场仲夏之梦,请永远别忘记。

1

“陈熙和,把学生证还给我!”

五月早夏,六号男生宿舍楼下,夏娓已经跟陈熙和对峙了半个多小时。刺目的日光倾泻而下,她额上沁汗,头重脚轻直犯晕,面前的陈熙和却依然一副面沉如水、云淡风轻的模样。

这场拉锯战的缘由还得从几天前说起。大学旁边的餐饮店向来竞争激烈,为了提高营业额,新酒川菜馆策划了一场街舞比赛吸引人气,三甲不仅能获得大额优惠券,还有一笔可观的奖金。夏娓学习虽然不拔尖,但唱跳却很在行,所以怎么能错过已经向她招手的奖金呢?

报名这天,她特意起了个大早,还穿了件特别个性的嘻哈风卫衣,一路小跑向报名地点冲去。然而,半路却杀出了个陈熙和,以影响复习为名将她拦下。

“阿姨说了,你高数补考过关后,才能有娱乐活动。”陈熙和一把抢走了她手里报名用的学生证,语气不容置喙道,“再有一个多月就补考了,不好好复习,你的暑假生活会很惨。”

他挺拔俊朗,眉目清秀,明澈的眼底平日自带一抹笑意,生起气来却像凝了一层寒霜,十分清冷。

夏娓恨恨地盯着他,气得胸膛起伏不定,对方却无视她的敌意,大有对峙到底的势头。他们是青梅竹马,父母是大学同学兼同事,两人在一个小区长大。她一度认为陈熙和是专门为克制她而生的,不然怎么会早早成为她爸妈的“爪牙”。

太阳越来越晒,小腿不停打战的夏娓终于濒临崩溃。“熬鹰大佬”陈熙和,真不愧是继承了家族的优良传统,她终究斗不过。

据说,陈熙和的奶奶曾经“熬”垮了一个保健品机构。当年机构利用免费送鸡蛋的噱头,吸引老年人前去听课,继而推销自己的产品。自始至终,奶奶都没被洗脑成功,硬是免费领了三年鸡蛋,没花一分钱。这种毅力,这种定力,真是非常人所能及。

不久前,陈熙和突然跟她告白时,她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跟这样的人谈恋爱,将来可是不好甩!

望着夏娓愤然离去的背影,陈熙和冷峻的神色一秒回暖,继而喜不自胜地乐出了声。其实不让她参加街舞比赛是有私心的。她选择的搭档是经管系的宣赫,那小子人高脸帅,还是个惯会哄人的花花公子。万一夏娓一时眼瞎,被那人哄了去,他哭都没地方哭。所以,他一定要将这件事早早扼杀在摇篮里。

二教旁小花园的长椅上,宣赫交叠着长腿已等得不耐烦。看见一脸丧气的夏娓,立刻起身迎过去,迫不及待道:“怎样?学生证拿到了吗?”

夏娓郁闷地摇了摇头,瘫坐在长椅上叹气。宣赫急得来回踱步,忽然桃花眼一抬,计上心头,俯身跟夏娓说:“要不你先以伴舞的身份报名,伴舞不需要学生证。”

夏娓疑惑地看着他,不置可否。宣赫却说得起劲:“等木已成舟,陈熙和肯定会将学生证还你,届时再补签。别忘了,其中一个评委可是我朋友的哥们儿,绝对没问题!”他说得信誓旦旦,让人想不信都难。

夏娓烦躁地扒了扒头发,想不出其他办法,勉强同意了。宣赫轻舒一口气,眼里闪过一丝狡黠。他有自己的小九九——选择跟夏娓搭档,不过是因为她长得实在好看,届时可以吸引一大拨男生投票。

他不知道,夏娓也是这样想的。两人表面一团和气笑嘻嘻,其实心里都怀揣了小心思。

2

得知夏娓以伴舞的身份报名后,陈熙和权衡再三还是将学生证还给了她。替她去补签的宣赫不懂就问:“你都这么大的人了,为什么还要被陈熙和管?”

不问还好,一问夏娓就悲愤不已,恨不得回到小时候从头来过。很早以前,她就被爸妈扔给陈熙和管了,他说东边好,爸妈就绝不会让她往西去。

两个小孩一起长大,难免会被比较。在她随着性子肆意生长时,陈熙和早早就动了碾压她的心思。她爱无理搅三分,做事还没长性,专门惹大人生气;陈熙和却恰恰相反,小小年纪就懂得审时度势,察言观色,性子认真又执着。久而久之,在对方的衬托下,她的风评越来越差。

上中学后,每逢冬天,她就变成了彻头彻尾的起床困难户。迟到次数多到让班主任忍无可忍,家长会上狠狠给她告了一状。爸妈觉得丢人,劈头盖脸一顿骂,无奈她脸皮极厚,大言不惭道:“谁让你们把我生在夏天呢,当然跟冬天八字不合!”

夏爸爸气得瞪大双目,指着一旁坐姿端正的陈熙和说:“小熙也是夏天出生的,怎么他就不迟到?”

歪理被击碎,夏娓吭哧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话反驳,只能不服气地翻了个白眼。

这时,看够戏的陈熙和说话了,他脸上挂着无公害的笑容,出的却是最恶毒的主意。他建议将夏娓每个月的零花钱交由他保管,迟到一次扣二十,扣完为止。夏娓跳起来反对,她爸大手一伸直接将她摁住。最后一不敌三,她只能认栽,在陈熙和每天一大早的威逼利诱中,她彻底改掉了迟到的坏习惯。为此,班主任还特别为她颁发了进步奖。

爸妈高兴坏了,从那之后,大事小情都以陈熙和的意见为主。陈熙和也不负众望,一路鞭策着,带她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至此,她的翻身计划彻底失败。

……

陈熙和会出现在二教舞蹈室,夏娓一点也不意外。毕竟“熬鹰大佬”不是白叫的。

夏娓和宣赫跟着音响跳街舞,踩点准确,动作利落。本该是一场视觉盛宴,无奈两人之间像隔了山海,不知道的还以为在独舞。

一道带刺的目光从高处的座位上远远射来,自带分割功能。陈熙和已经盯了他们快两个小时,名义上是等着给她补高数,实则是监督,不让宣赫有任何可乘之机。

“你家保姆可真敬业。”喝水休息的间隙,宣赫不屑地冲陈熙和撇嘴。夏娓虽然也不喜欢他跟着,但听到这话却直觉刺耳,瞬间有点没好气,闷声道:“今天先练到这儿吧。”

宣赫来回打量两人几眼,耸耸肩拿起书包走了。

“喂,街舞比赛你为什么不叫我,我也会跳啊。”两人并肩出了二教大楼,陈熙和“啪”的一声撑开遮阳伞举过她头顶,语气酸溜溜的。

遮阳伞有点小,夏娓伸手接过,毫不客气地将他推出阴影,低头瞥了眼他的腿,阴阳怪气道:“你的脚不想要了。”他是会跳街舞没错,可上星期打球崴了脚,医生说不宜过度运动。

“你这是在心疼我吗?”陈熙和灵巧地又弯腰钻进来,长长的睫毛眨两下,笑得像个偷心贼。

“你又来了。”她轻啧一声,侧身绕过他就走。因为离得近,她还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木系香,心脏微微一颤。

夏娓虽然没谈过恋爱,但看着周围浓情蜜意的情侣们,哪儿有陈熙和这么讨厌的?她越想越觉得他在开玩笑。

于是她三步并作两步折回来,凶巴巴地质问他:“你喜欢我什么?”

不说还好,一说陈熙和立刻入戏,眼神柔情似水,像有千言万语要诉说。记忆中面容稚嫩的男生已变得帅气逼人,只用一双含情眼就能撩得人脸颊涨红,落荒而逃。

陈熙和带着点坏笑,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眉眼舒展的模样好像多看他一眼,就会让人迷失在五月天。

在很多人看来,一直都是陈熙和压制夏娓,两人甚是不平等。其实只有他知道,她到底有多难带,这些年自己费了多少心思,生了多少闷气。

高考前几天他还在一个人挑灯夜战,为她写数学大题的详细解题步骤。

“讲了好多遍,还是写不全,笨死算了。”腰背酸痛的他蹙眉闷声抱怨,手里的动作却一点没停。

妈妈进卧室给他送牛奶,忍不住打趣道:“娓娓也麻烦不了你多久了,等她有了男朋友自然有人管。”

因为这句玩笑,快累成狗的陈熙和失眠了。想到自己细心打理多年的带刺玫瑰要落到他人手里,他就抓心挠肝般难受,恨得直捶床。翌日,看着镜子里的熊猫眼,他灵机一动,顿觉不妙,敢情这是——动心了?

在最好的年纪,他理所当然地爱上了自己的玫瑰花。

3

夏娓之所以参加街舞比赛,是因为暑假想去夕阳岛旅游。

几天前值周时,他们组负责打扫宣传栏区域。那里贴满了各种兼职、补课和旅游相关的宣传单,那是她第一次知道夕阳岛。那里有蔚蓝的大海,山坡上种满凤凰花,夕阳下蓝红相对,热烈如夏日绚烂,盛大如青春浪漫。鲜艳的海报瞬间击中了她的少女心,登时下决心要赴一场夕阳岛之约。

夏娓蹲在地上拿着手机清算零花钱,发现只剩一千块时,不禁忧愁地叹了口气——不够她和陈熙和两个人的花费。直到街舞比赛正式开始,她都没意识到,为什么她一有好事就会理所当然地想起陈熙和。

新酒川菜馆举办的街舞比赛定在某周日下午,露天舞台虽然简陋,还四处弥漫着辛辣的川菜味,但依然不影响围观人群的热情。

为了拉票,夏娓一组结束舞蹈后,两人又是眨眼又是扮可爱,做作得让她自己胃里都泛酸。最后,辛苦总算没白费,夏娓一组荣获第二名,她和宣赫每人可以分到一千元。

“为了赢,你还真舍得下血本。”场下休息区,陈熙和把纸巾使劲按在她额上,太阳晒得妆有些花,眉眼却更显神采,让人有些移不开眼。

“对呀,我要拿奖金去……”夏娓薄唇一咬,赶紧将话吞回去,故意轻咳一声,傻笑着转移话题,“一会儿领奖的时候记得给我拍照。”

阳光下陈熙和站姿笔直,挺拔得像棵柏树,夏娓一笑,他好像又舒展了几分。然而,她却没等到领奖机会,因为第二名上台领奖的只有宣赫一人。他意气风发地发表获奖感言,丝毫没提夏娓。她的脸色逐渐变得铁青,手掌握成拳状,心中了然发生了什么事。

宣赫眉飞色舞地从舞台上下来,被夏陈二人堵个正着。他也不意外,嬉皮笑脸地说忘了给夏娓补签。

这么假的理由,傻子才会信。

“奖杯我不稀罕,把我的奖金拿来。”夏娓上前一步,咄咄逼人道。

宣赫转了转眼珠,勾唇一笑,低头从红包里扯出二百块钱,甩了甩递到夏娓跟前:“这是伴舞的钱,你收好。”

夏娓感觉受了极大的侮辱,双眼喷火,她怎么也没想到宣赫能无耻到这种地步。二百块钱轻飘飘地落在地上,在哥们儿的簇拥下,宣赫吆五喝六地消失在人群中。

陈熙和微微眯了眯眼,一脸平静地蹲下身把钱捡起来,拂净上面的尘土。

“我们先回去。”他握住夏娓的手腕,轻轻抻了几下,看向她的温柔目光像掠过湖面的清风,很神奇地抚平了她些许烦躁的心情。从小到大,只要他在身边,她就觉得可靠。

陈熙和伸出长臂环上她的瘦肩,打道回府。走出几步,他默默回头,嘴角晕开一抹嗤笑,眼神带了尖锐的寒光。

不用多久,他就会让宣赫体会到惹上“熬鹰大佬”的后果。

4

宣赫敢明目张胆地“诈骗”,一则是因为夏娓的确没亲自报名;二则,他肯定跟主办方的评委有勾结,她再去闹也讨不到什么便宜。除了大骂宣赫一顿,她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泄愤方式。

平时没事,陈熙和总围在身边不停聒噪,如今她满心怒火想找人吐槽,他却给她布置了高数试卷后,就匆匆离开了图书馆。接连三天皆是如此。

近日有关他的绯闻不绝于耳,夏娓忍不住猜想,难道是因为她这座堡垒太难攻克,他知难而退了?

手机一震打断她的思路,提示栏显示的名字碰巧是陈熙和的绯闻对象之一——徐沐。待看清短信内容,她顾不上想入非非,撑开书包一顿乱装乱塞,起身踮着脚尖小跑出图书馆。

徐沐是陈熙和班上的团支书,不算传统意义上的美女,却有一张高级脸,可盐可甜,御姐萌妹模式随意切换,很招人喜欢。她告诉夏娓,听人说陈熙和在三教跟宣赫吵起来了,还有人说已经上升到了肢体摩擦。

夏娓火急火燎地直奔三教,一路上都在祈祷千万不要打架,为宣赫那种人记过实在不值得。转过二楼拐角,她刹车不及,扑在了前脚刚到的徐沐身上,两人相互搀着,同时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嘈杂人群里。

“你都跟我三天了,有完没完?”宣赫教室门口,刚下课的一众学生纷纷驻足,他一脸恼怒地瞅着陈熙和,帅气的面容变得狰狞。

“你还夏娓钱,我自然就不跟着你了。”陈熙和气人的本事堪称一绝,如此剑拔弩张中,他依然一脸镇定自若,仔细看嘴角还带着笑意。

“你是她什么人啊,男朋友吗?”后几个字明显带了嘲讽。

“暂时,还不是。”夏娓的心不由得一紧,脸也跟着热起来,只听他继续道,“我现在是她的案件委托人。”

“案件委托人?”随着周遭的鄙夷之声渐起,宣赫神色愈发恼怒,梗着脖子冷声道,“你再跟着我,我就告你妨碍他人人身自由,等着收律师函吧。”

“用不用我介绍律师给你?我们法律系最不缺的就是律师,熟人介绍还能打折。”说罢,陈熙和像逗完耗子的老猫,开始摆白纸黑字的证据。他从背包侧兜摸出一份打印表,上面清楚记录了事件的起因、经过,还有主办方的签字确认——宣赫根本没有给夏娓报名。就算忘了,责任也应该由他承担。而且,据主办方透露,为夏娓投票的人数丝毫不比他的少。以上种种,夏娓都有权获得一半奖金。

义愤填膺的夏娓拉着徐沐挤进人群,颇有架势地挡在陈熙和面前,抨击宣赫不好好做人,小心遭报应。对方看到徐沐,脸色灰败的速度更快,气急败坏地从包里拿出还没花完的现金,连红包一起丢进夏娓怀里。

他长臂一挥拨开人群,还不忘回头大放厥词——这事不算完。活脱脱一枚战败的“校霸”。

看客离去,三个人随着四散的学生慢慢往楼下走,看完戏的某男生似乎还嫌不过瘾,多嘴调侃:“不愧是法律系的,吵架就是厉害!”

陈熙和只顾替夏娓开路,无心理会,同为法律系学生的徐沐——未来的律政佳人,却忍不住辩驳:“瞧你这话说的,谁学法律是为了吵架啊?我们明明是有理有据。”

闻言,夏娓与陈熙和默契对视,一阵尴尬,某人很是心虚。

初中时,有同学看不惯陈熙和与夏娓形影不离,暗嘲他们关系暧昧。当年的陈熙和还没现在会气人,无所适从地挤在女生中间,一句话也插不上;夏娓武力值尚可,却和她寓意能说会道的名字完全不同,吵到最后差点把自己气个跟头。人家都走远了,她才想到上句话该怎么回击,恨得直拍脑袋。

两人一路走一路嚷嚷,想起那伙人趾高气扬的模样,夏娓就肝疼。口才不济的陈熙和,为了让她消气,煞有介事地举手保证:“我以后学法学,当律师保护你。”

当年的一句承诺放到今日揣摩,夏娓竟品出了别样意味。陈熙和临窗而立,挺拔得像棵树,好像已在她身边生长了许多年。室外的光线倏然照进来,他整个人披了一身光芒。开雾睹天,原来所有事物都有临界点,一旦触及就是天翻地覆的变化。

就像她越来越无法回避陈熙和明目张胆的喜欢。

5

陈熙和一如从前般靠谱,在他的辅导下,夏娓顺利补考过关。不得不承认,因为他的存在,她的人生容易了好多。

暑假来临时,老辣火锅店开始跟新酒川菜馆打擂台,将要举办的歌唱大赛奖金足足翻了一倍。陈熙和想邀请夏娓参加,她想也没想就回绝了。一则因为有前车之鉴,不再想登台露面;二则,她还在为他们的关系困扰。最近只要看到陈熙和,她就浑身不自在,像困在大雨里的夏蝉,一身狼狈也找不到出路。

看她坐在沙发上不动,陈熙和以为她又犯懒,作势过来拉人。刚触到手臂,她一个激灵躲开,声音不大,语气却很别扭:“你这样让我很困扰。”

夏娓的本意是理不清烦乱的思绪,想要静一静。可面对她的忽然正色和这几天的无故躲避,陈熙和却理解成了他的穷追不舍让人厌烦。

安静微冷的空调屋里,陈熙和的眸光也渐渐降温。夏娓从未见过他如此受伤的模样,心跳漏了一拍。直到房门被轻轻合上,她放松下来,才察觉心口酸涩又失落。

后来,好几天陈熙和都没再来找她。听室友小沈说,他和徐沐组合报名了歌唱比赛,她在KTV偶遇过他们两次。

这是长这么大以来,他们第一次正式冷战。以前她总嫌他黏人聒噪,如今又觉得四周安静得怪异。于是,她主动约了小沈喝咖啡,就在偶遇陈熙和的那家KTV的楼下。

“还说不是为了等陈熙和,南城这么多咖啡店,你就偏偏选这里。”小沈咬了口黑糖蛋糕,含糊揶揄。她不是什么情感大师,但总归旁观者清。她理解不了明明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好事,夏娓就傻乎乎的不干。

通往二楼KTV的楼梯就在咖啡店门口,夏娓抿了口咖啡,眼光向楼梯口瞟了好几眼,低声道:“我不确定有多喜欢他。”陈熙和有多认真执着,她再清楚不过,所以她不敢轻易回应。

倾听了她的顾虑担忧,小沈无语到直想捏碎瓷杯。她定定地看着夏娓,像教育幼儿园的小孩般语重心长:“你喜欢他,喜欢到连自己都不能伤害他的地步,这还不算深爱吗?”

夏娓直愣愣地看着她,心里似有悬石坠落,撞出了一片敞亮的光。就如小沈所说,如果她不那么喜欢陈熙和,会连父母的话都不爱听,却口嫌体直地被他管束这么多年吗?会担心自己的喜欢不够深刻,万一分手会伤到他吗?如果他真的喜欢上别人,她舍得割爱吗?

她的双臂倏然从桌上垂落。原来,所有彷徨和迟疑,只不过是因为太在意。她还真是个笨蛋。

6

后来,小沈先走了。夏娓一直续杯到服务员脸色难看到要赶人,陈熙和与徐沐才从二楼缓缓下来,两人有说有笑。看到她后,陈熙和眼睛一亮,四目对视,继而又黯淡下去。

“夏娓,真巧!”徐沐小跑下来,拉着她的胳膊轻轻摇晃,“我都不知道熙和唱歌这么好听,好厉害啊!”说完她还特别温柔地看了身侧的陈熙和一眼。

亲昵的目光落在夏娓眼里,让她生出了一种想把他们使劲分开的冲动。她从没想过有一天陈熙和身边会站上其他女生,这种感觉还真是让她一言难尽。

将徐沐送往公交车站,看着她离去,两人慢吞吞地穿过夜市溜达回家。暮色四合,人影幢幢,热闹里的烟火气也无法抹平心里的烦闷。

夏娓和陈熙和一前一后地沿着拥挤的街边往前走。前面的人神情微妙,有点紧张;身后的人沉默不语,有点反常。闷头直往前走的后果就是被人撞个趔趄,待夏娓反应过来,忽然明白哪里不对劲了。

以往陈熙和都紧跟旁边,从不会让她撞到人,今天堪称破天荒。她惊疑地回头,只见他来不及收回的手臂僵在半空中,对上她探究的目光,他眼神一躲,身体僵硬地转向旁边的鲜花摊。

应季鲜花或插在剔亮的花瓶里,或用漂亮的印花纸扎成一束。修长的手指拨弄半天后,他挑选了一束扎着蝴蝶结的白茉莉。

夏娓刚才心里的不快瞬间消失殆尽,难得羞赧地摸了摸鼻子,一路噙着笑回到小区。两家住对面单元,眼看陈熙和要进对面大门,夏娓忙喝住他,对方回头,她却又四处乱瞟,含糊道:“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陈熙和指尖掐紧手里的茉莉,待明白她的所指,不太自然道:“这个啊?”花被举起,“我妈说屋里有蚊子,让我回来时给她捎一束茉莉。”

原来是驱蚊的!

来不及收起的欢喜生生僵在嘴角,僵硬又滑稽。她悻悻地笑了笑:“告诉阿姨,防蚊还可以喷花露水。”

说完她一阵风似的“噔噔噔”冲向五楼,连电梯都没等。

陈熙和真的是出息了,连生气都这么高段位,明明那会儿还和徐沐有说有笑。

回到家,她把房门摔得震天响,在客厅看电视的老夏惊得手里的遥控器都掉了,捂着胸口冲她嚷嚷:“这么大脾气,小心嫁不出去!”

此话犹如火上浇油,她一下就想起了徐沐那张笑盈盈的清秀脸庞。书桌上还放着夕阳岛的旅游宣传单,她想也没想,伸手抓起揉皱,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如果陈熙和不去,那她自己去还有什么意思。

7

翌日,气闷半宿的夏娓直接睡到了中午,起来吃过饭,开始在游戏的世界里厮杀。她火气大,一下午频频跟玩家发生冲突,直到傍晚都没能赢一局,简直有失水准。楼下的路灯骤然亮起,正是某人练歌回来的时间。她犹豫片刻,还是起身去阳台牵上自家的小柴犬下了楼。

故意在楼下大门口瞎转悠的她,没撞上陈熙和,反而遇见了他妈妈。

“娓娓啊,你没事的话骑车去接下小熙吧?”阿姨刚从超市回来,拎着一兜子新鲜蔬菜,“这几天他脚伤复发,我让他打车回来,他说不想浪费钱。”

夏娓不敢相信,陈熙和居然还有抠门的一天?平时明明一派少爷作风。

“你们要去旅游,阿姨出钱就行,非去参加什么比赛?怪累的。”

后来阿姨又絮叨了好多,说什么陈熙和说她想去夕阳岛,但是钱不够;去KTV练歌还是拿了他爸的免费会员卡……不等对方说完,夏娓将手里的遛狗绳往前一递,冲到小区门口,踩着自行车骑远了。

她一路火急火燎地往前冲,心中似有千言万语急待宣泄。要不是夜市区人多要减速,她差点没看到巷口那抹熟悉的身影。

刹车返回,抬眼望去,陈熙和被宣赫一伙人围在了墙角,身后还跟着一脸肃然的徐沐。

“只要你退出歌唱比赛,咱们的旧账就一笔勾销。”宣赫站在最前面,手里拿着双节棍,示威似的甩了甩,一看就很菜。

原来他想成为南大一哥的传闻居然是真的。

“凭什么?这次,你又想使诈?”陈熙和真是极具嘲讽天赋。仗着身高优势,他正眼都不看对方一眼。

夏娓攥着手指,踏着一地碎光大大咧咧地走过去,一脸不好惹的表情。现在不是在学校,她可不怕。

“你先走。”众目睽睽下,她略抬了抬下巴,示意徐沐先走。徐沐聪明,在她的掩护下跑去搬救兵了。

宣赫本来就没想堵徐沐,他对她还很有好感。故此,他更讨厌在初赛中大出风头的陈熙和。

“你是不是有病啊?”新仇旧账积压在一起,夏娓真想打得他满地找牙。

陈熙和自觉地站过来跟她背靠背,两人举起手臂,跨开弓步,动作如出一辙,甚是默契。也许是被他们的强大气场震慑,其中一个跟班压低声音说:“宣哥,咱还来真的啊?”

宣赫不忿地瞪了他一眼,气势汹汹地挥着双节棍冲向前。怎奈,道具质量不好,还没正式开打就断了,其中一半,直冲夏陈二人飞来。

本来他们都能躲开,怎奈两人都想拉对方一把,霎时动作一滞,最后还是陈熙和反应略快,后背生生受了一击。

夏娓被他环住,待转身反应过来,他已慢慢滑倒在地,她身体一沉,跟着单膝跪地扶住了他。

小跟班们以为伤到了要害,一阵惊呼,登时作鸟兽散。宣赫手里的半根双节棍如烫手山芋,被狠狠丢在地上:“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就是想吓唬人。”

“陈熙和,你怎么样了?”夏娓半抱着他晃了晃,手心起了一层薄汗,声音很不连贯。怀里的人悄然搞怪地眨了眨眼,她动作一滞,收到暗示后瞬间入戏。

“是不是脊椎骨断了?这可了不得!故意伤人罪轻则判……”装晕的人扯了她三下衣角,“三年以下,重则判十年以下,我们要请最好的律师团队……”

还没说完,宣赫猛然蹿扑过来,神色惶恐,哽咽道:“我真不是故意的,我马上送他去医院,千万别惊动警察,我不想坐牢。”

咋咋呼呼的“校霸”,此刻被吓破胆,五官都变了形,实在有够好笑。地上的人再也装不下去,跟夏娓一通傻笑,互相搀扶着站起来。陈熙和拍怕身上的尘土,居高临下地看着半跪在地上的“校霸”警告:“以后别再出现在我们面前,否则这事真没完。”

宣赫吓得不轻,居然没有辩驳,起身踉跄着跑了。原来是个色厉内荏的假“校霸”啊。

刚才那一下虽然没砸到骨头,陈熙和肩下方还是隐隐作痛。他放慢脚步,呼吸轻缓,嘴唇抿得紧紧的。默不吭声忍痛的是他,看着一脸心疼的却是她。

“你和徐沐……”她本来想问他们怎么在这里,陈熙和看她吞吞吐吐,会错了意,想起近日的流言,赶紧自证清白,“我们真的没什么,我选的歌需要和声,就同意了和她搭档。我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不会见异思迁!”

前面是熙熙攘攘的夜市,抬头是明亮的灯盏,夏娓在心里无声叹了声“傻子”。她深吸口气,定住脚步,郑重地牵起陈熙和的左手。在他闪烁又紧张的目光里,小声却坚定道:“我好像比想象中,更喜欢你。”

这些年他对她的好,她是知道的。只因太过美好而惶恐不安,唯怕辜负,她一直不想觉醒。如今她已笃信,自己永远不会伤害他。

片刻沉寂,朗笑响起,女生翩跹的裙角在空气中画出好看的弧度,咚咚的心跳分不清彼此。远远望去,深情相拥的人,像极了舞台剧的Happy Ending(幸福结局)!

也许,这一天,她也等了好久。

8

八月尾声,夕阳岛上。海浪拍打着岸边的礁石,声声入耳;满山花团锦簇的凤凰花,开得热烈。夏娓与陈熙和手牵手漫步小径间,眉眼温柔,歌声轻曼,一唱一和,散落山海:

夜空下也会彷徨

因为比谁都爱你

我们的梦想与憧憬

总有一天会化作永恒的回忆

这场仲夏之梦

请永远别忘记

睡前小故事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

// 此处地址改为你的js文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