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狮子座遇上天蝎座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当狮子座遇上天蝎座

文/庞婕蕾

李一诺是我姐姐,虽然是一个爹妈生的,待遇可完全不一样。李一诺是在众人期待下来到人世的,而我,纯粹就是一个意外。对于要不要留下我,全家召开过隆重而热烈的家庭会议,除了妈妈,其他人都投了赞成票,理由是——

“李一诺不是老嚷嚷着想养只猫吗,现在多个弟弟妹妹可比一只猫有意思多了。”

“正好学区房也买了,两个孩子一起用,划算!”

“第一个孩子照书本养,第二个孩子当猪养,省心!”

……

总而言之,我李一言在大家的心目中,是一个非常划算、实惠、可以当猪养的小孩子。

“我不要妹妹,我要一只猫。”据说,我出生那天,李一诺看着襁褓里熟睡的我,扔下这么一句冷冰冰的话。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每次外婆带着李一诺外出散步,她都会跑去小区门口的宠物店,问人家可不可以用一个婴儿来换一只猫,宠物店老板娘直到今天还拿来当笑话讲给人家听。

用我去换一只猫,甚至把我直接扔进垃圾桶,这样的念头李一诺不止有过一次,我能顺利活到今天,多亏幸运女神眷顾,我很感恩。

此刻,做完手术躺在病床上的李一诺,会不会对我也心存感恩呢?

毕竟,昨天,她打心眼里瞧不上的亲妹妹是那样勇猛、果敢,救了她一命!

在德国出差的爸爸述职结束后取消了原定的参观计划,改签机票回国了。

接上爸爸,带他去病房的路上,我向他汇报我昨天的丰功伟绩:在止疼药不起作用的情况下如何果断拨打120,在李一诺痛得死去活来时给予她各种鼓励,妈妈不在场的情况下如何与医生沟通……

“嗯,言言,爸爸知道,你和姐姐一向感情这么好,好了,我得赶紧去看诺诺,不陪你聊了。”病房到了,爸爸心急火燎把门推开。

爸爸没有老糊涂吧?我和姐姐一向感情这么好?有没有搞错,我和李一诺明明水火不容好不好?

李一诺吃过药睡了,爸爸帮她掖好被角,还没来得及坐下就被妈妈拉到了病房外。

“你说,我大年夜就去了家附近的玉佛寺祈福,是不是诚意不够?”这两个月,眼见心爱的李一诺屡遭不顺,妈妈从一个无神论者彻底变成了有神论者。

“你别瞎想,诺诺现在不是好好的吗?”爸爸安慰妈妈。

“好什么好呀。”妈妈一把甩开爸爸的胳膊。

我知道,妈妈心里的那口气一时半会儿是不会顺的。

妈妈的骄傲——李一诺原本有机会拿到心仪高中的推优名额,却没想到,因为一通莫名的举报,名额旁落他人。

好不容易熬过了那一阵,等来了高中自主招生考试,李一诺报了三所学校,师大附中、实验中学和一中。前两场考试她都顺利参加了,看李一诺考完后的脸色,就知道胜券在握,谁能想到在准备一中考试前,她突发急性盲肠炎错过了考试呢?

李一诺住院的这段日子,我每天靠外卖续命。

妈妈忙得飞起来,家里、公司、医院,三头跑。爸爸呢,除了上班、去医院,还要完成妈妈给他布置的一项重要工作——收集国际高中的资料。

本来一中的自主招生考试错过了也就错过了,反正之前考的师大附中和实验中学都来了电话,说要和李一诺签约预录,没想到李一诺都拒绝了:“不去,我要上一中。”妈妈气得差点掀桌子,道:“没有推优,没有预录取,全指望中考,万一考砸了怎么办?!”

回家后,妈妈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她半夜把爸爸从被窝里拽出来商量,赶紧的,把全市的国际学校找出来,银行存款准备好,一旦考砸就走体制外吧。

爸爸连连应承下来。这不,下班一回家就盯着电脑收集各种资料,起身倒茶的时间都没,让我给他送进去。

“爸,我也可以去国际学校,到了那,没准我也能成学霸。”我把茶杯放桌上,对爸爸说。

爸爸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给我打气:“言言啊,虽然你和诺诺比起来成绩不是太理想,但你人是聪明的,就是坐不住,没个定性,等哪天你自己想学了,爸爸相信你能赶上来。”

爸爸说得那么诚恳,我自己都快相信了。其实,还不是舍不得钱,唉……

下午的自习课上,我在看《2001太空漫游》。

这不符合我的阅读口味,我的最爱是脑筋急转弯和笑话大全,是爸爸把这本书放进我书包里的。我昨天随口一说我最近对科幻有了点兴趣,梦想以后当个宇航员什么的,爸爸一听喜出望外,立马跑去找李一诺开书单。

爸爸事先给我打过预防针,说这本书是硬科幻,读起来会费点劲。可这也实在太硬了吧,我才啃了个开头就觉得牙齿碎成粉末了。

用妈妈的话来说,宇航员得是李一诺这样的才可以胜任,我吧,当便利店的收银员还差不多。

在家里,我就是这么不受待见。每到这时我就很羡慕我们班那些独生小孩,不管好坏都是家里的宝贝,比如陈南,都这么大的人了,她的爸妈还叫她“宝宝”,羡慕死我了。

“李一言,你看起来痛不欲生。放学后要不要去体育中心打个篮球换换心情?”

说曹操,曹操到。懂我者,陈南也。正好下课铃声也响了,我们背好书包,走出校门,来到了马路斜对面的体育中心。

本来纯粹是为了放松心情,可谁能想到冤家路窄,会遇上他呢?钱天耀,他在和几个男生打对抗赛。不就是他取代李一诺拿到了一中的推优名额吗?把李一诺和同学的聊天记录截屏举报到校长办公室,只因为李一诺对学校的某些管理方式发了些牢骚。小人!

李一诺这会儿动完手术,线都没拆呢还在坚持复习,他倒轻松,可恶!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把手中的篮球狠狠地砸了出去——

钱天耀来不及闪躲,来不及遮挡,我的球不偏不倚砸向了他的脸。他很快捂住了自己的额头,没一会儿,他的指缝间渗出了血……

“哎,李一言,快给人家道歉。”陈南吓得嘴唇都哆嗦了。

“才不!”我扔下两个字就跑出了体育中心。

我为什么要道歉呢?我觉得那一刻的自己像极了小说中打抱不平的女英雄!

没想到,英雄一回到家就变成了狗熊。

看到妈妈铁青着脸开门时,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妈妈,您回来啦。”我把鞋架上的拖鞋递给她。

“李一言,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啊?”妈妈拖鞋都没换,食指就戳到了我的脑门,“好好的,你拿篮球砸人家干什么?要是伤了眼睛,我们拿什么赔人家?早知道你这么让人不省心,当年我……”

当年就不该听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劝说留下我。这么多年,她后悔了,因为这个小孩一点也不划算、不实惠。

“是钱天耀抢了李一诺的推优名额,我在替李一诺报仇!”

“你姐姐从来就没说过举报人是谁,你怎么知道的?你成绩那么烂,狡辩能力倒是可以啊。”妈妈嘴里蹦出的一个个字就像一枚枚子弹射入我的胸膛。

“李一诺说什么你都信,我说什么你都不信,妈,你心里只有李一诺!”

我忘了自己还穿着拖鞋就跑下了楼,跑出了小区。可是,我要去哪里呢?当我累了,停下来大口大口喘气时才发现,我来到了医院门口。

我推门进去的时候,李一诺正在埋头写着什么。

“李一言,你怎么哭成这个鬼样?”她一见我就笑话我。

“我哪有哭?我从小就不爱哭。”我用力吸了下鼻子。

“举报我的人不是钱天耀,钱天耀是作为体育特长生拿到一中推优名额的,你错怪他了,我已经代你向他道歉了。”李一诺说完,把手中的纸递给我。

怎么,还要让我写忏悔书?她可真够厉害的,在医院里住着都有人给她通风报信。

我不情愿地接了过来,低头一看,是思维导图。她把我这个学期以来语数外三门课的知识点都进行了归纳整理……

“妈妈现在正懊恼着呢,她让我跟你说对不起。”李一诺拉着我的手在她床沿坐下,“李一言,你不知道妈妈有多爱你,我曾经有多嫉妒你。”

等等,妈妈怎么知道我来医院了?我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电话手表,哦,它有即时定位功能,妈妈在手机上分分钟就能掌握我的行踪。该死!

“李一诺,你现在还想拿我去换一只猫吗?说,想要什么品种?”我问。

“一只猫可不会拨打120,你现在不是我的救命恩人吗?”李一诺帮我理了理跑乱了的头发,“当年你可不省心,妈妈在医院里住了好长时间保胎才留下你,那段日子,我一直住在外婆家,见不到妈妈。你出生后的第一年,黄疸很严重,妈妈抱着你来来回回跑医院。李一言,妈妈的眼里心里只有你,她看不到我。有一天,幼儿园的老师告诉妈妈,我会认字了,我会算术了,问她是不是家里教的。妈妈很吃惊,她哪有空呢。后来才知道,是我自己看电视、听外婆讲故事慢慢学会的。妈妈用那种发现宝藏的目光看着我,我知道,她又看见我了,因为我学习好,从那以后,我拼了命地学习……”

李一诺慢慢把头转向窗外,夹竹桃的枝头一个个花苞正待绽放新的花蕾。

我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李一诺也是个胆小鬼,害怕失去妈妈的爱。

在医院,她突然提议,想重新认识一下我——一个狮子座儿童。我欣然答应,我也很想重新认识一下她——传说中是厉害角色的天蝎座女子。如果一个人能活到80岁的话(长命百岁当然更好),未来,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见证彼此的成长。这样一想,觉得之前十多年也并未错失太多。(完)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