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鲨鱼同眠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5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与鲨鱼同眠

文/戴帽子的鱼(来自爱格

夜宿海洋馆

“小简,这是今天参加海洋馆夜宿活动的客人名单。”前辈把一张A4纸递给简谦。

简谦刚到海洋馆工作不久,夜宿活动要从下午两点至翌日八点全程接待客人。许多客人都是抱着亲子的目的而来,一般都会是大人带着小孩来海洋馆喂喂鱼,听听海洋生物知识讲解,然后在隧道里打地铺睡一晚。按理说,这样时间长、活动满的工作突发状况也多,一般是不会落在简谦这样的新手身上的。

简谦以为这是前辈对自己的关照和器重,十分兴奋地应承下来,“我一定会努力的,不辜负您平日对我的教导和培养。”

“呵呵。”其他几个老员工听到这话,纷纷忍俊不禁。

“那可说好了,今天夜宿的工作就交给你了。”说完,前辈落荒而逃,似乎生怕简谦反悔不接这个工作。

简谦挠挠头,低头看着手里的客人名单。今晚一共只有九位客人,备注栏注明了每位客人的情况,比如有两户一家三口,一对情侣,以及一个落单的女客人。奇怪的是,这个女客人的备注栏写着“失恋小姐”。而且九个人中,只有失恋小姐不是第一次来。

简谦拿着名单去问刚刚在笑的那些老员工。

他们交换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支支吾吾,含糊地回应:“你见到她就知道了。总而言之,只要熬过今晚,以后做任何工作你都能游刃有余了。”

难道失恋小姐是洪水猛兽吗?

下午两点,简谦准时在海洋馆南门迎接夜宿的客人。那两个家庭都到得挺早的,尤其是两个小孩,激动得不得了,一直在问:“我们晚上就睡在这里吗?好酷哦。”那一对热恋的情侣则在一旁如胶似漆,女孩十分感动男孩的安排,直呼浪漫。可传说中的失恋小姐却迟迟没有出现。

简谦拨打了她预约时留下的联系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

眼看下午安排的海豚表演的时间快到了,第一次带队的简谦急得上火,让南门的检票员如果看到一位参加夜宿的名叫林熏衣的女游客,就马上联系他。

“林熏衣?”检票员一听到这个名字就露出诡异的笑容,问,“不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失恋小姐吗?”这时检票员看简谦的眼神中又带了几分深深的同情和一点点幸灾乐祸。

“你也知道她?”检票员每天来来往往要接待这么多人,竟然也能记住她,简谦之前以为前辈们可能是故意吓唬自己,但从这一刻开始,他觉得今天的工作可能不是一般的棘手。

检票员诡秘地一笑,叮嘱道:“你也别想多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按我的经验,她下午的活动一般都不会参加,应该要到晚上才来。”

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难道失恋小姐是洪水猛兽吗?

整个下午,简谦都心神不宁,但还是恪尽职守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带着两个像是永远也不会累的小孩、连体婴一般超肉麻的情侣和四个疯狂拍摄亲子录像的大人,按既定的路线参观。看完表演、喂完鱼后,差不多就到了晚餐时间。

失恋小姐到现在还没有来。简谦暗暗觉得,保不准她是有事耽搁不来了,虽然自己可能逃过一劫,但心里却觉得有点遗憾。

失恋小姐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

晚餐后,简谦给每人发了一盏手提灯,开始探索夜间的海洋馆。与白天人来人往的情况不同,夜晚的海洋馆安静极了,仿佛可以听到鱼鳍拨开水的声音。

一只凶神恶煞的鲨鱼看到在下面隧道行走的人,便像是看到可口的食物,疾速地俯冲下来撞上玻璃,吓得两个小孩“哇哇”大叫。简谦暗想,幸亏今晚不是安排他们在鲨鱼馆夜宿,不然一整晚都会吓得不敢睡觉。

“呜呜呜——”凄惨的哭声在阴暗的海底隧道里听上去格外瘆人。

“别哭了,刚刚那条鲨鱼是在和我们打招呼呢。不怕不怕啊。”简谦轻言细语地安慰着。

两个孩子睁大晶晶亮的眼睛,其中一个站出来否认:“简哥哥,不是我们在哭。我们虽然害怕,可是不笨,我知道鲨鱼是撞不破我们头顶上的玻璃的!”

简谦回头看两个孩子,的确,一滴眼泪也没流,只是紧紧地牵着大人的手。

那阵哭声又响起了,是从前面的隧道传来的。

“我去看看。”简谦循着声音找过去,哭声越来越清晰。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坐在今晚夜宿的床铺上,一边大哭一边写着东西的女孩。

“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简谦硬着头皮走过去。

“没什么,我哭一会儿就好了。”女孩抹着眼泪,哽咽地回答。

“你是……”简谦瞄到她脖子上戴着的夜宿证,忽然明白那个称号是从何而来了,“你是失……哦不,林熏衣?”

林熏衣点点头。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来的,又在这里躲着哭了多久,反正眼睛哭得已经肿得像鼓鼓的金鱼眼了。

“我是负责今晚夜宿工作的导游简谦。”简谦尴尬地站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哦。是不是其他客人也快来睡觉了?我马上就好,马上就好。”大滴大滴的眼泪抓紧最后一点时间争先恐后地涌出来,她奋力擤擤鼻涕,终于止住了哭。

夜晚才是失恋小姐折腾人的时间

“我们晚上是在这里睡吗?”两个小孩跑到夜宿的隧道里,仰着头看头顶上游来游去的五彩斑斓的鱼儿,惊呆了。

“是。”简谦笑意盈盈地回答,同时扫了一眼角落里安安静静的林熏衣。她似乎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嘛。她这不是一声不吭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发呆,完全没有打扰到他的正常工作吗?

接着,简谦又把一次性洗漱用品和睡袋发给每个人。应小朋友之邀,他还详细介绍了一遍今晚陪他们睡觉的有哪些鱼。

“那条背鳍竖起来像天线一样的鱼是雷达鱼,它们胆子很小,稍有动静就会惊慌逃窜,很容易被吓死,你们晚上可不准吓它哦。

“那一群在珊瑚礁旁的鱼,它们名叫医生鱼,会用尖嘴把生病的鱼的伤口里的坏东西给清除掉。因为它是医生,所以大家都会对它客客气气的。

“还有那边一点也不丑,身上有一两条条纹的鱼是小丑鱼。”

……

介绍完鱼类,简谦看看也差不多到了睡觉时间,大家都已经铺好床准备休息,他便也回到了附近的员工休息室。总结一下,今天一切都还算顺利,明早一觉醒来送客就行。

休息室里还有另外一个值班的员工。他见简谦这么早就回来了,而且一脸轻松愉快,就诧异地问:“你见到失恋小姐了?”

简谦点点头,只不过是个爱哭鼻子的女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恐怖。他甚至还暗自地以为是自己工作能力强,略有点小骄傲。

看到简谦准备上床睡觉,那个员工好心劝道:“你还是别这么早睡,之后的事情还多着呢。”

“还有什么事……”

“夜晚啊!夜晚才是失恋小姐折腾人的时间。”对方幽幽地叹了一句,还是没解释,等着简谦自己慢慢去体会。

鱼儿为什么不睡觉

果然,一个小时不到,本该在鱼儿们的陪伴下安然入睡的客人们并没有睡着,反而吵吵闹闹的。

简谦从对讲机里收到通知,急忙赶了过去。

家长们正在哄两个闹个不休的小孩睡觉,“乖,我们和小鱼一起睡觉好不好?”

“骗人!姐姐说鱼永远也不会睡觉,不信你看,它们全都睁着眼睛呢。”小孩嚷嚷着。

果然,上面的世界里,没有一条鱼是闭着眼睛的。

大人闻声瞪了林熏衣一眼。林熏衣万般委屈地解释:“他们刚刚盯着一条鱼盯了很久,累得眨了好多次眼睛,但鱼儿一次也没有眨眼,他们就追根究底问为什么。你们说不知道,他们就跑来问我,我也不知道,就编了一个故事讲给他们听,以为听了之后他们就会乖乖去睡了。”

“那你说什么了?”

“我只是告诉他们,有些人死不瞑目,死后就变成了鱼,因为心愿未了,所以变成鱼之后也无法闭上眼睛,只有等人帮他们实现了心中的愿望,他们才能闭上眼睛。”

“我不敢睡。万一我睡着了,他们跑到我梦里让我帮忙怎么办?”刚刚看到鲨鱼也没被吓哭的小孩此刻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那你就帮帮忙啊,做个乐于助人的乖小孩。”林熏衣自以为自己没教错。

“万一事情太难我做不到呢……”小孩一抬头,看到一群睁眼的鱼,一想到是死人变的,就哭得更加厉害了。

简谦赶到时刚好听到这段话,忍不住气极反驳:“胡说,这些鱼不睡觉是因为它们没有眼睑,所以它们才无法闭上眼睛。”

总算安抚好两个惊慌失措的小孩,简谦头疼地发现那对一路以来你侬我侬的热恋情侣此刻竟然在吵架,可他一句劝解的话也插不进去。

林熏衣可怜兮兮地站到简谦旁边,说:“我本来也是一番好意的,我自己失恋了,就特别想那些谈恋爱的人相爱一辈子,所以他们和我聊天时我就十分真诚地祝福他们……”

“你祝福他们什么?”简谦的声线都是颤抖的。

林熏衣老老实实回答:“我祝福他们不会被家长反对、不会性格不合、不会互相欺骗、不会相处久了觉得乏味、不会出现一个白富美或者高富帅来考验感情、不会遇见闺密勾引也不会遇见哥们儿横刀夺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他们俩就吵了起来,好像是女孩怀疑为什么上一次她单身的闺密喝醉酒了却打电话找他送自己回家。”

简谦觉得自己需要冷静,可他又怎么冷静得下来呢?

当务之急是把失恋小姐和正常人给分开,可这么晚了,也不可能赶她回去啊。

“不如,我给你换个地方?”

“那我可不可以去鲨鱼馆?”

每一次失恋,她都会来这里大哭

林熏衣把自己的床铺打好包,拖到鲨鱼馆。

“你一个人睡在这里不怕吗?”简谦看看头顶体形巨大的鲨鱼,它们庞大的身躯总会让人幻想压碎玻璃掉下来,他有点不放心。

“我不怕……”林熏衣刚说完,眼泪就直直地掉下来,“只是会……只是会想起一些往事。”

简谦不忍心把她一个人孤零零地丢在鲨鱼馆,便坐下来陪她聊天。从谈话中总算知道她为何会被工作人员称为失恋小姐了。

“我和我的初恋男友曾经也像那对情侣一样来海洋馆约会。我们也预约了夜宿,他还故意预定在鲨鱼馆夜宿。那个晚上,我看着那些凶猛的鲨鱼,吓得抱着他,他一直很开心地笑……”

“后来呢?”

“他去了国外读书,我每天都给他打电话,很怕他会忘记我,可他却越来越烦我,觉得我好啰唆,终于有一天,他提出了分手……那是个大雨天,许多人取消了预定,晚上只有我一个人夜宿,我在海洋馆里哭了一整晚。那些鱼都好奇地看着我,很安静地陪着我,从此我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从此以后,每一次失恋,你都会到这里来大哭吗?”

林熏衣含着泪点点头。

接着,他们从她的初恋聊到最近分手的男友,每一段感情她都渴望天长地久,却都是稍纵即逝。她爱得很用力、很辛苦,可越是激烈的爱,就越是快速地走向结局。

真是个傻女孩,简谦心疼地想,提起灯,说:“你跟我来。”

他带着她穿过长长的海底隧道,来到一个水族箱前,里面的两条鱼嘴对嘴深情地吻在一起。

“接吻鱼!”林熏衣欣喜地叫出来。

“很多客人都喜欢在这里合影,以为它们很恩爱,希望自己的爱情能像它们一样长久。”简谦笑笑,“可其实呢,这种鱼的接吻实际上是在争斗,为了保护自己的领域,在用力地把对方给推走。你看,接吻鱼这种生物多么虚伪,行着亲密之事,其实心冷而狠。那个人离开你,总好过明明不爱你,却还和你在一起。”

经简谦这么一说,林熏衣忽然就不难过了。

“谢谢你,简谦。”她轻轻地抱了抱他,衷心地感谢他。

而她没注意到,幽暗的海洋馆里,简谦的脸红得像一种名为红笛鲷的鱼。

企鹅求偶的时候会送石头

翌日八点,简谦恭恭敬敬地把客人们送到海洋馆南门出口处。

他才刚送走客人,前辈就找上门来,看着他脸上大大的黑眼圈,“嘿嘿”一笑,问:“一晚没睡?”

简谦点点头,现在的他困得站着都能睡着,“嗯,我一晚上都在开解她,她今早总算愿意忘掉过去向前看了。”

听完,前辈乐不可支地说:“行啊,简谦!没想到你这么有办法,像我之前接待过她一次,我拿她完全没辙,只会在她哭的时候给她递纸巾。你做得很好,那么以后她来就都由你接待了!”

前辈又在撂担子给简谦挖坑跳,不过简谦想了想,就算每一次都彻夜不眠,他也愿意陪她到天光大亮,只要她能振作起来。

不过,一个人一生中又能失多少次恋呢?

那日之后,简谦很长时间都没有再见过林熏衣。他有时会怀念那个无话不说的夜晚,他第一次和一个女孩独处那么长时间,林熏衣靠着他,泪水打湿了他的肩膀。

他在她痛哭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想,被这样一个女孩用心深爱着,该有多荣幸呢?如果是自己,绝对不会舍得让她这么难过。

可想归想,他却没有机会做到。

临近新年的时候,海洋馆的营销中心筛选出一批老顾客,致电送新年祝福并宣传一下近期的优惠活动。

简谦请营销中心的一位员工吃了一顿烧烤,费尽心思得到了一个打电话的机会。

他戴上麦克风,静心等待林熏衣的声音。

“喂。”她的声音听上去十分轻快,也许日子过得不错。

简谦抑住心中的激动,字正腔圆地按规定介绍自己:“您好,这里是南山海洋馆。在新年来临之际,我馆为您送上最诚挚的新年问候……”

“停!你是简谦吧?”林熏衣一下子就听出了他的声音,打断道。

简谦没想到她还记得自己,激动得不知该说什么,最后竟还是干巴巴地照着纸上写的营销术语问:“林小姐,不知您什么时候有空再来我们海洋馆呢?”

“呵呵。简谦,你是在问我什么时候失恋吗?”林熏衣一下子笑出声来。

简谦也笑了。

“上次失恋之后,我打算先认真学习和准备毕业找工作,暂时不会再谈恋爱了。我想,等我变得更优秀的时候,就能遇见一个更好的人了。”林熏衣又说了一些祝福的话,然后就挂断电话。

简谦默默在心里回,一起努力。

他现在只是海洋馆的一名底层员工,起早贪黑,工作忙又赚得少,就算想追求林熏衣,又能给她多少幸福呢。

他恋上一个人的时候,想得很深远。就像企鹅求偶时会送一块用来筑窝的石头,也许意味着,我爱你,我可以为你遮风挡雨。

她再也不用抱着自己在鲨鱼馆哭了

怀着下一次见面时一定已经变得更优秀的想法,简谦拼了命地努力着。在海洋馆什么工作都愿意做,小到擦玻璃也会认认真真把每个角落擦得干干净净。

第一年,他被票选为海洋馆年度最佳员工。

第二年,他被选派到北京总馆进修。

第三年,他被任命为客户部副经理,下一步很有可能被提升为经理。

每年临近春节时,不管手头的工作有多忙,他都会混进电话营销中心,以回访的名义给林熏衣打一个电话。通话时间不长,往往一分钟都不到,但就是这短短的几十秒,却让他心满意足。

可今年,还没有到过年回访的时候,当简谦意外地在文件夹里看到一张明晚夜宿客人的预定名单时,他立刻决定亲自去接待。

隔了这么久,林熏衣终于再次出现在夜宿客人的名单上。

这一日,简谦提早到南门等待客人。他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明明知道她也许会很晚才来,可他又想早点见到她。

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她准时来了。时光荏苒,她已经不是那个青涩的哭鼻子的小女生,她烫了大波浪卷发,明艳而妩媚。

更让人意外的是,她不是一个人来的,还有一个男人牵着她的手。

原来是预定中心的人一听到林熏衣的名字,就习惯性地只填了一人,闹出了一个乌龙。

简谦愣住的时候,林熏衣主动笑着跟他打招呼:“简谦,好久不见,我还记得你当初陪我聊了一整晚。谢谢。”

男人也跟着她说谢谢,仿佛不是简谦的开解,也许他就不一定能在今时今日拥有她。

简谦强颜欢笑,暗自想,这样也好,从今往后,她或许不会再在深夜抱着自己在鲨鱼馆放声哭泣了。

林熏衣再也不要失恋了

客人陆续到齐,简谦带队开始一天的行程。林熏衣来过这里许多次,对海洋馆了如指掌。队伍里,她一直在和男人说悄悄话,介绍她知道的东西。

简谦竭力避免看向亲昵的他们,心乱如麻,有几处说错了,还是林熏衣帮忙纠正的。

终于熬到了夜晚,简谦匆匆安排好他们的夜宿事宜,便逃也似的回到员工休息室。

半夜三更时,简谦还没睡着,听到室外有窸窸窣窣的动静。

他打开门,便看见了林熏衣。

“你来做什么?”简谦故作冷漠地问。

“没有。其他人都已经睡了,我睡不着,就到处走走。本来想去你以前带我看接吻鱼的地方看看,结果发现已经不在了。”

“哦,前段时间海洋馆引进了新的鱼种,接吻鱼已经换到另一个展区了,现在那里的水族箱里养的是孔雀鱼。”简谦迅速说完,就准备关上门。

林熏衣却伸手拦住,一脸迷惘地问:“简谦,你觉得这一次,我可以天长地久吗?”

她父母离异,她平生最渴望的便是一个完整的家庭。年轻时,她每次都不遗余力地去爱,爱别人比别人爱自己要多,可每爱一次,就多一道伤痕。在失过很多次恋以后,她终于决定不再轻易付出真心。这一次,她选择了一个稳定的男人,爱她比自己爱他远多得多。

“他是我的上司,对我很好,教了我很多东西,在公司的发展前景也很不错。今年春节他打算带我回家过年,事情也许就这么定了。”

可她的脸上却看不出一点开心的影子。

“简谦,可以带我去以前的鲨鱼馆看看吗?我刚刚也去了,那里上了锁。才几年而已,这里什么都变了。”

简谦硬生生忍住“我没变”这句话,拿了钥匙在前面带路,说:“那里最近在整修,不对外开放,我破例带你看一下吧。”

林熏衣一进鲨鱼馆就四处打量,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她沿着地板的边界一直摸,终于在一个缝隙里摸出了一张字条。

她展开看,上面写着:林熏衣再也不要失恋了。这是她亲手写的。

她看着鲨鱼馆的某处,仿佛还能看见那里有一个少女靠着玻璃大哭不止。

简谦站在她身边轻声说:“你知道吗?在我们海洋馆的客户资料系统里,给你的备注是失恋小姐。因为你每次失恋都要来这里夜宿大哭,所以我们每一位员工都害怕接待你。当年我接待过你之后,日后碰见再胡搅蛮缠的客人,我都会想,这有什么难搞的,再可怕也没有对着鲨鱼哭一整晚的失恋小姐可怕啊,然后我就会做得很好。我很遗憾,往后新进的员工再也遇不到这样好的磨砺机会了。但我也很高兴,林熏衣,你再也不会失恋了。也许以后你再来这里,将会带着你的先生和小孩。”

简谦带着笑温柔地说着以后的事,说着说着,他的眼里有泪光闪动。他别过头,低声道歉:“对不起,熬夜久了眼睛有点酸。”

告别眼泪

这一年年末回访的时候,简谦没有去电话营销中心,那里的工作人员觉得挺奇怪的,专门打电话来问他还打不打林熏衣的回访电话。

简谦犹豫片刻,说自己马上就来。

他没有料到,打电话过去时,林熏衣在哭。

那是一种明明在哭却极力想掩饰的声音。

“新年快乐啊,简谦。”她鼻音浓重,却假装若无其事。

“你怎么了?”他没有按照营销表上的话说,忍不住问。

既然被他听出来了,她也就不再隐瞒。反正简谦早已清楚地见过她哭得一塌糊涂的模样,“我想,你们海洋馆不如请我当新员工的考验师吧,因为我又失恋了。”

“你在哪儿?”

“我在城际公路上。他开车带我回老家,我忽然怕了,我怕自己不够爱他却要和他共度余生。我让他给我一点时间再考虑一下,他第一次对我发火了,说如果我不想去就下车!”

“告诉我地址,我马上过来。”

简谦挂断电话,心急如焚地开车去接林熏衣。

他一想到她写过的字条“林熏衣再也不要失恋了”,然而她再一次失恋了,便恨不得赶紧把她带回海洋馆。这里风平浪静,他可以陪着她静静地疗伤。

一个小时后,在城际公路上,林熏衣难以置信地看着简谦,她没有想到他不是开玩笑的,竟然真的来接她了。

“为什么?我又不是什么重要客户,甚至每次来海洋馆都会惹出不少的麻烦。”

简谦避而不答,只是淡淡地说:“上车吧。”

也许是太累了,她才上车不久就睡着了。

到了海洋馆,简谦没有叫醒她,任她在车里继续睡,耐心地守了她大约三四个小时,她才慢慢转醒。

“今晚想去哪里哭?鲨鱼?海龟?企鹅?”他问。

林熏衣摇了摇头,“我都已经这么大了,再像以前那样号啕大哭会不好意思的。”

简谦想了想,说:“你跟我来。”

他找熟悉的工作人员借了两套潜水装备,给她一套,自己穿一套,简单培训了一番后,就带着她跳进水里。水中的海豚被他们跳进水里的声音吸引了过来,欢快地绕着他们游。

简谦做了一个哭的动作,意思是她在水里哭不会有人知道。

可林熏衣此刻一点也不想哭了。或许是他的出现,让她与眼泪彻底告别。

简谦的心事

林熏衣本来跟家人说了过年要去男方家里见父母的,现在都快到春节了,她又不好意思跟爸妈说自己又分手了,于是便留在海洋馆做兼职讲解员。

她对海洋馆的一切都很熟悉,稍加培训就能上岗。只不过春节期间有许多小朋友来玩,可把她折腾得够呛。

喂鱼的时候,鱼尾掀起水花,只是衣服被溅湿了,一个个就哭得惊天动地的。

游览海底隧道的时候,他们会拼命拍打玻璃,想把鱼给放出来。

如此种种。林熏衣想起自己以前失恋时做的事,每一件都比这些小孩做的还要烦人,就感觉挺不好意思的。

她买了大包的零食,一个一个赔礼道歉。

那些员工愉快地收下她的礼物,敞开心扉开启吐槽模式——

“你知不知道半夜三更听见哭声,人都快被吓死了。”

“每次你来的时候,我们都不敢睡觉,就怕你会想不开。”

“当时我们还计划着给你推荐另一家水世界,让你去对付我们的竞争对手。”

聊着聊着,那些人就聊到了简谦——

“每一年他都会请电话营销中心的人吃饭,换一个名正言顺给你打电话的机会。”

“他每天都会看当日的夜宿名单,看看其中有没有你。”

“没事的时候,他很喜欢在鲨鱼馆发呆。”

林熏衣闻言呆住,她爱过许多次,当然知道这些是喜欢一个人才会做的事。

你会让我哭吗?

春节后,林熏衣该回公司上班了,简谦明白,这一分别,也许又是好久不见。可节后开工的第一天,他一大早就看见林熏衣在整修完毕重新开放的鲨鱼馆里擦玻璃。

“早啊!”

简谦十分惊讶,“你没有回去上班?”

“我辞职了啊。上司是我的前男友,我还怎么回去面对他?何况我觉得海洋馆的工作还挺适合我的。”

“真的吗?”简谦努力抑制住心中的狂喜,嘴角微微扬起。

“真的,简谦,我问你一个问题。”林熏衣忽然认真起来,“简谦,你会让我哭吗?”

简谦愣了愣,回过神,郑重地说:“我不会。”

“你要是说谎的话,孟姜女可以哭倒长城,我也可以哭碎鲨鱼馆的玻璃,然后那条大白鲨会一直追着你咬哦……”

“在遇见你的第一天,我就想,我不会让这个女孩流一滴眼泪。”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赫尔辛基的冬天大雪纷飞
下一篇 : 报恩小锦鲤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