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暮雪覆长街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千山暮雪覆长街

文/卡卡薇

楔子

嘿,我想给你讲一个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大海深处生活着一条漂亮而寂寞的大鱼,陪伴它的只有缠绵的鱼草。终于有一次,他浮上了温暖的海面,遇到了在浪花上坐着的红色小鱼。他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但是大鱼是喜冷的鱼,小红鱼却喜欢温暖的太阳。大鱼的鳞片在脱落,大鱼终于只能选择回到自己的家乡深海。一别多年,他很想念小鱼,想去海面看看,游到半路发现了一架倒立的小鱼骨,仿佛尽管死去,她也想游到底。那是小红鱼,她来找他了。但她太小了,她不能适应这种寒冷,却依然想要游到底。

然后呢?

然后,大鱼抱着小鱼,如同抱着世上最好的宝贝,慢慢地往深海游,没人能看到他的泪,因为他在水里。

——就像我抱着你,永远也无法流出眼泪。

1、她可是拯救了他屁股的人啊!

小耳朵来天堂福利院那天,正值三月,院子里的桐树开了花,绚烂无比。那天宋忘川因为擅自更改试卷分数被老爸揍得屁股开花,要不是突然来了不速之客,恐怕他还会更惨。

不速之客是两位,年轻女人和一小丫头,于是趁着大人们在里面谈事,宋忘川对小客人很是殷勤,问她要不要喝水,要不要吃零食,要不要参观福利院……她可是拯救了他屁股的人啊!

可是小丫头却只抬头望着高大的桐花树,并不答理他。

他觉得无趣,便跑去窗边听大人谈话,却有人扯了扯他的衣角,他回头就愣住了。小丫头眼巴巴地望着他,嘴里居然还咬了一嘴的桐花。

他皱皱眉,你是傻子吗,桐花哪能吃!

小丫头在他面前摊开手心,她脏兮兮的手心里躺着洁白的花瓣。

她说,哥哥,吃雪。

他便愣住了,似乎明白了什么,笑容也温柔下来。他伸手把她嘴边的花瓣拿掉,轻声说,哥哥带你去吃真正的雪好不好?

小丫头笑了。

那天下午,年轻女人待了不到半个小时便离开了福利院,而小丫头没有走,宋忘川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看看旁边一手牵着他的衣角,一手抓着雪糕的小丫头。其实她也不是第一个被自己的父母送到福利院来的孩子了,父母们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将孩子送来这里,老爸说有心智障碍的孩子,内心的爱反而最为干净与纯粹,也更包容。

老爸看了小丫头一眼,叹息一声,对他说,忘川,以后你负责照顾她,保护她。

他艰难地扯扯嘴角,老爸,你不会告诉我,这丫头是我指腹为婚的媳妇吧,她可是…..

老爸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下意识地捂住屁股,旁边的小耳朵捂着嘴咯咯地笑起来,她的笑声像是夏天风声吹响的风铃声,动听而干净。

这一年,宋忘川十四岁,小耳朵亦是,只是她的成长在五岁嘎然而止。

这年的天堂街如一幅静好的画面,沿路都栽植了桐树,一到开花季节,桐花便像是下雪般纷纷扬扬,绚烂得如同瑰丽的画卷。而天堂福利院就设在天堂街的街尾,里面住的孩子大多有着心智障碍,平常照顾他们的是护工阿姨。

而小耳朵在天堂福利院却是不折不扣的异类——她宁愿跟院子里的蚂蚁待一下午,也不愿意跟其他人相处,并且从不开口说话。

有一次,宋忘川听到护工阿姨说小耳朵是不是不会说话时,他激动地说,她才不是哑巴。她说话的声音还好听得很呢。

阿姨们愣住,即而看向他身后。他回头一看,小耳朵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

从此以后,小耳朵就缠上他了。更可怕的是,老爸竟然还允许他带她出门,每次还一脸郑重地把小耳朵的手放到他手心里,宋忘川,如果她回来露出不开心的表情…...

从此他生怕她皱一皱眉,不然他就得遭秧。一开始,他还能带着她去参加同伴们的活动,可久了,那些同伴们都不来找他了,因为谁愿意和一个带着尾巴的人玩啊。

现在带着小耳朵坐在KFC,宋忘川一张脸愁眉惨雾的。

可是夏小胖激动万分地说,好可爱啊!名字叫小耳朵?哇,真是举世无双的好名字!

夏小胖,你的欣赏水平可真是令人发指!她纯粹是个面瘫!

夏小胖说,你知道个P,这叫冷艳。

他看了看身边吃冰激凌吃到满脸都是的小耳朵,再次对夏小胖的审美拜服,边拿出随身携带的纸巾替小耳朵把脸上的冰激凌擦干净。

夏小胖在旁边哀叹,宋忘川,你就跟她爹一样。

宋忘川一脚踢过去,你丫的有完没完!

晚上给小耳朵洗完脸送她去睡觉时,他突然弯下腰,对上小耳朵的眼睛,大大的眼睛,直挺的小鼻子,白晰的皮肤。这么一看,还真觉得夏小胖说得对,长得像洋娃娃。

小耳朵怔怔地望着他,突然伸手扯过他的耳朵,笑呵呵地说,小耳朵,小耳朵…....

啊!快点松开!快疼死啦!耳朵会掉的啦!

2、那也许并不叫可怜,而是太令人心痛了吧。

期末考试的成绩宋忘川连自己都不忍直视,尤其是语文那栏刺眼的10分。夏小胖说,宋忘川,你就是个人才。某人才却一点儿也不操心,因为老爸前几天去了外省学习两个月,既然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那就先躲过初一。

初一的方式就是和夏小胖晚上偷跑去镇上看魔术表演,据说还有传说中的大锯活人。于是当晚月黑风高夜,宋忘川潜到后院,那儿有一堵院墙已经塌掉半边,适合越狱。不过当他刚爬到一半时,直接就滚了下来,捂着摔疼的屁股坐起来。小耳朵蹲在他面前,眨着眼睛。

小耳朵,哥哥要出去,你乖乖在家好不好?

小耳朵摇头。

哥哥给你带棉花糖。

小耳朵继续摇头。

他忍痛说道,如果你乖乖等我回来,我回来给你讲故事!

他知道每天睡觉前都是老爸给她讲故事。他从来不讲是因为他压根不会讲,你难道还去奢望一个语文拿10分的人去讲故事?

小耳朵说了一个等字。

那晚,宋忘川看着台上神奇的表演心想早知道带小耳朵来看就好了。表演结束时,才发现下雨了,他顶着大雨跑回家,便远远地看见福利院灯火通明,他心里莫名不安。

果然才走进去,护工阿姨看见他便松了口气,随即脸色一变,小耳朵呢?

啊?她不是在家吗……他突然想起什么,转身朝后门冲去。外面电闪雷雨,大雨滂沱,而他终于在墙脚下看到了被淋得湿透还浑身发抖的小耳朵。

那晚小耳朵发高烧,并且持续不退。老爸第二天赶回来时,他正在给小耳朵煮粥,看到老爸来,他闷头等挨骂甚至挨揍,可是老爸却像没望见他一样,直奔楼上而去。

他呆呆地站在那里,端着那碗煮得惨不忍睹的粥。

最终粥被他自己喝了,异常难喝,恐怕端给小耳朵她也不肯喝,别看她傻,可她一张嘴挑得很。

晚上老爸才把罪魁祸首的他叫进了房间,只是问他,你知道为什么我让你保护小耳朵?

他摇摇头。老爸越冷静,他越觉得可怕。因为很多年前,妈妈走丢的时候,老爸也是这样。

对不起,老爸。

老爸叹了口气,忘川,因为她太可怜了啊。

到底多可怜呢?宋忘川想,那也许并不叫可怜,而是太令人心痛了吧。

因为原本不用面对的人生,偏偏让她承担。

小耳朵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跟随的父亲长期酗酒,根本顾不上她。五岁生日那天,荒唐的父亲喝多了酒,让她出门去给自己买蛋糕。谁知她却在过马路时被车子挂了撞到头部,脑部严重损伤,让她的大脑从此无法再像正常小孩子那样生长发育。

讲到这里,老爸叹了口气,她妈妈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天能够治好她,所以在那之前,她不能再受到任何的伤害了。

晚上,宋忘川坚决要守着小耳朵,她退烧了,睡得也安稳。他趴在床边握着她的手,在她的手心里一笔一笔地写下她的名字,她的真实名字。

尔朵。

尔朵,我会保护你。

3、我会不顾一切保护小耳朵!

等小耳朵病一好,老爸就把宋忘川给踢去了一个作文培训班。另外还规定他每天必须给小耳朵讲睡前故事,可他要是会讲故事,语文用得着考10分吗?

好在小耳朵实在要求不高,糊弄几下就过去了。久了,他觉得这样挺对不住小耳朵的,于是竟然也正儿八经地去啃故事书,隔几天竟然还能瞎编几个。他正沉浸在自己将来说不定是个作家的想法时,老爸冷哼一声,就你这个料还能当作家?

可是他想,就算只有小耳朵一个读者也挺好吧。

那堵坏墙也被老爸自己动手给砌上了,隔天去看,围墙上面被撒上的玻璃碎渣闪着寒光,吓得他一个寒战。

而夏小胖比他更惨,据说因所有课程平均分只有四十,被他老爸给禁足了,还给请了家教。

夏天结束时,宋忘川在培训班的作文考试拿到了最高评价,老师还把他的文章当作范文来念。老爸说过,如果拿到好成绩就答应他提出的任何合理要求。他想不如替小耳朵买一个她最想要的娃娃好了。

可是他刚要离开教室时,就被人挡住了。他认出了这个人,日记写得跟狗啃似的,气焰却比谁都嚣张的陈数,这次测试,陈数拿了个鸭蛋。

陈数嘿嘿一笑,这么急着回去,是要和傻媳妇见面吧!你眼光和你家老头一样,找了个傻子啊!

他握紧拳头,迎面就挥了一拳,骂道,靠!老子揍不死你!

老爸教过他,是可忍,孰不可忍!

事情闹大了。

从最初“你家孩子忘川闹事了”到“你家忘川打架了”,再演变到“你家忘川捅死人了”。当老爸看宋忘川鼻青脸肿地活着回来时,才松了口气,随即阴着脸把他叫进房间。

听完经过,老爸说,你动手打人,就是你的不对。

以后谁说,我就揍谁!

老爸拍桌而起,宋忘川,你反了你!

我会不顾一切保护小耳朵!这明明是你让我做的!

宋忘川!!

宋忘川背挺得直直地去院子里罚跪,这次老爸连晚饭也没让他吃。他饿得发晕时有人拉了下他的衣角,他低头一看,是小耳朵,她手里捧着蛋糕递到他面前。

吃。

不要。

吃。

说了不吃了啦!你很烦呢……虽然这么说,可他还是拿过来扔进嘴里,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乖,快点去睡觉,会感冒的。

小耳朵咯咯地笑起来,转身走了。他刚松了一口气,小耳朵又来了,这次端来的是大盘的蛋糕,正笑眯眯地望着他,吃。哥哥吃。

宋忘川:……

4、夏小胖有种宋忘川看自己就像看色狼的错觉。

就这样顺利度过了初三最黑暗的中考岁月,宋忘川考上了三中。

他没住校,读走读。宋忘川如同所有高中生一样,会对某种特别的事物产生兴趣,他迷上了水彩画,几乎所有的零花钱都用来买了水彩。然后他载着小耳朵去天堂街的河堤,一圈一圈地绕着骑过去。而他画出来的,总是在芦苇丛里笑得灿烂而耀眼的少女。

夏小胖读了职高,多的是时间在外面鬼混。小耳朵也已经不那么抵触他了,偶尔还能喊一句胖哥哥,让夏小胖又喜又忧,喜的是她终于叫他了,忧的是他现在实在是不胖。

高一暑假的时候,在老爸的同意下,宋忘川、小耳朵、夏小胖三人去了一次凉山旅行。那是一次徒步穿越活动,强度并不大,但三人还是掉了队。在又一次中途休息的时候,夏小胖自告奋勇到半山腰刚经过的小店买可乐,宋忘川和小耳朵坐在路边等着他。宋忘川找出提子蛋糕给她吃,她咬了一口递到他嘴边,哥哥吃。

他照常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真乖。

小耳朵扬着脸就笑了,突然就凑上来,在宋忘川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亲了一口。

宋忘川呆滞般地看着罪魁祸首的小耳朵,她嘴边还沾着蛋糕屑,却异常口齿伶俐地说道,小耳朵喜欢哥哥。

谁教你的。宋忘川的脸难看得可以,感觉像一团火烧了起来。

胖哥哥。

死胖子!到底教给了小耳朵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等小胖子买水回来时,宋忘川直接把夏小胖给放倒了,抡拳就揍。

夏小胖被揍蒙了,小耳朵在旁边拍着手喊,打胖哥哥,打胖哥哥……

回来的路上,宋忘川不像去时那样牵着小耳朵,而是找了根木棍让小耳朵牵着,更别说让夏小胖去牵了,夏小胖有种宋忘川看自己就像看色狼的错觉。

是的,宋忘川发现了,小耳朵已经长大了,她长高了,如同普通的女孩那样成长,她已经十七岁了,他一靠近她,就能闻到她身上独属的少女馨香。

而他,也已经十七岁了。

从凉山回来一周后,便开学了。回到学校一周后,宋忘川就觉得不对劲,同学们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他也并没有多在意,直到被老师叫进教室。

忘川,我虽然知道你的家庭特殊,可是也要注意分寸。

特殊?分寸?

你去看学校论坛。老师说完便离开了办公室。

宋忘川打开老师的电脑调出论坛地址,当看到那篇名为“我的女朋友是智障”的文章时,他感觉到浑身的血液都凉了下去。

里面大段的文字用来介绍他的家庭,连他的母亲曾经是智障儿童的事情也被扒了出来,而后面又开始介绍小耳朵,“智障人士”四个字被标得又大又红,让他口干舌躁,心如擂鼓。

楼下评论大多是中伤,诸如“口味还真是重啊,有其父必有其子”之类的话,太多太多。

直到其中一句“听说他妈妈失踪也和他有关哦”。

他就知道,原来一切都不曾过去过。

5、原来人长大并不是好事,懦弱会战胜爱。

他有一个秘密。

保留了十年的秘密,这个秘密就像是一颗炸弹,一不小心就会引爆,让他体无完肤。现在这个秘密,被不知道的人毫不留情地暴露了。

妈妈确实属于智障人群,但那不影响他爱她。

因为她的母爱,不比别的母亲少。

可是妈妈还是离开了他。

那一天是母亲的生日,他自告奋勇带母亲去公园,可他太贪玩,去追逐飞走的气球,松开了妈妈的手。老爸找来时,他已经哭得没声音。

如果,他不追气球,就不会丢下妈妈。如果,他牵牢妈妈的手,妈妈就不会离开他。虽然后来老爸找了许多年,直到现在也没有放弃希望。

宋忘川这几年,尽量地把所有的亏欠弥补给福利院所有的人,可这次却伤得他体无完肤。

宋忘川终于申请了住校,老爸并没有多问什么,事实上老爸当初也是希望他住校的,因为毕竟已经是高中,当时他放心不下小耳朵,坚持走读。

老爸让他多回来看看小耳朵。

他把手里的衣服扔进箱子里,凉凉地说,我又不是她的专门看护人员,有护工阿姨们就可以了,再说也还有义工会来看她的吧。

老爸皱皱眉,却最终没有说什么,帮他把行李拿到车上。他刚要上车就被人拉住衣角,不用回头都知道是小耳朵。

哥哥。小丫头眼底雾蒙蒙的。

他回过头,却最终还是没有办法露出生气的表情,到头来语气也会不知不觉地温柔下来,小耳朵,哥哥要去读书,你要乖。

小耳朵眼里含着泪,却还是点点头,然后伸出手把一样东西放到他手心里。

车到半途,他才打开手心一看,是块石子。他记得他带她去河堤时,她时常喜欢捡些小东西。手心的石子平淡无奇,却异常特别,仿若带着灼人的温度。

住校后,宋忘川比以前更努力,闲言碎语渐渐消失。高二时,他早恋了,认识她是在给小耳朵打电话时。那时候刚住校,他常给福利院打电话,小耳朵能说的话也很有限,往往是他在这边说。

深夜,他站在校园的电话亭中不停地说,有时候得不到小耳朵的回应,他就知道她一定睡着了,便轻轻挂上电话。遇到现在的女朋友就在那时候,她因为被老师训斥躲在花坛哭,他好心递了纸巾给她,两人就这样熟起来,一直到一个月后她对他表白,他没有拒绝。

为什么要拒绝呢?他本来就应该找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恋爱啊,只是脑海里会不由得浮现一张巧笑兮然的脸。

夏小胖带小耳朵来找他的时候,正好是他女朋友的生日。他在店内挑了生日礼物走出来时,就看到了陈数他们,陈数那时候连高中也没读完便辍学了。

他原本想着视而不见,却在听到陈数说,你来找你的忘川哥哥呀。他的身子一僵,猛地回头才看到被他们几个人围着的居然是小耳朵。有人夺过她手中抱着的娃娃,毫不理会小耳朵缓慢地喊,还我,还我。

可那人却把它扔到旁边的水坑里,干净的娃娃便染上了污渍。小耳朵呜呜地哭了起来。

直到陈数和其他人悉数离开,只留下了裙子脏兮兮的小耳朵,抱着同样脏兮兮的娃娃哭得很伤心,可是没有人上前安慰她,没有人上前帮助她。

包括他。

他害怕,害怕高一时那种目光。他这时才明白,原来人长大并不是好事,懦弱会战胜爱。

他刚转身要离开,就看到了远处站着的夏小胖,正鄙夷地看着他。他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可是夏小胖只是走过他身边,牵起哭得厉害的小耳朵,温柔地说,小耳朵,我带你回家,乖,不哭。

小耳朵说,哥哥,我要,哥哥……

可是宋忘川已经走开了,他走向正在路口等着自己的女朋友,女朋友看到他却愣住了,忘川…….你哭了?

他用手一摸,才发现自己居然流了眼泪。他内心有什么在崩离溃散,他做了什么?他忘了当初的约定,忘了自己说过要保护她吗?

他转身朝刚来的方向跑去,只想跑到小耳朵身边,替她擦掉眼泪,告诉她,哥哥在这里。

可是路口早就没有人了,只有脏兮兮的娃娃扔在路边。

6、他更改不了注定要分离的宿命

知道福利院要被拆迁时,是暑假。

他破天荒回了福利院,小耳朵看到他,几乎是扑过来的。他一愣才不由得心酸,她不知道前不久他曾对她冷眼旁观,恐怕就算知道,她也一定不会计较吧?

他揉揉她的头发,如同曾经温柔地说,我回来了。

晚上,老爸就告诉了他福利院要被拆迁的事情,孩子们都会送到联系好的福利院。他一愣,那小耳朵怎么办?

老爸叹了口气,她妈妈会过来接她过去。忘川,这几年辛苦你照顾小耳朵了。以后就安心读书吧,不用再牵挂小耳朵了。

宋忘川没有说话,呆呆地看着旁边抱着新娃娃唱摇篮曲的小耳朵。

之后的一周里,孩子们陆续被接走,每接走一批,老爸都会很难过,会对每一个孩子承诺,不久就接你们回来。一周后,小耳朵的妈妈来接她,那时他正教小耳朵识字,看到爸爸把女人迎进屋里。也不知道他们在里面谈了什么,总之大约是多谢这三年的照顾吧。

宋忘川伸手就推门进去。

两个大人吃惊地看着他,老爸喝斥,宋忘川,不知道敲门吗?

宋忘川对着年轻女人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说道,阿姨,请你不要带走小耳朵!我会好好照顾她,好好保护她。在阿姨有足够的条件接走小耳朵治病前,请把小耳朵交给我照顾吧。

他说完觉得自己手心都冒汗了。老爸哧地笑了,谁说要接走小耳朵了,她是来拜托我们多照顾小耳朵一年。

他猛地抬起头,只觉得又窘迫又紧张,然后跳脚喊,老爸,你故意的!

两个大人哈哈大笑。

晚上的时候,他照旧去哄小耳朵睡觉,给小耳朵讲故事,这次他讲的是大鱼和小鱼的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大海深处生活着一条漂亮而寂寞的大鱼,陪伴它的只有缠绵的鱼草。终于有一次他浮上了温暖的海面,遇到了在浪花上坐着的红色小鱼。他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但是大鱼是喜冷的鱼,小红鱼却喜欢温暖的太阳。大鱼的鳞片在脱落,终于只能选择回到自己的家乡深海。一别多年,他很想念小鱼,想去海面看看,游到半路……

小耳朵睁着眼睛看着他,听他讲结局。

他笑了,他在半路与小红鱼相遇了。他们再次相见了,也不会再分开了。

他不知道,他可以更改故事悲伤的结局,却更改不了注定要分离的宿命。

宋忘川去找夏小胖,夏小胖见到他连院门也不给他开,只差放狗咬他。他站在栅栏外面看着夏小胖不停地给花草浇水,好心提醒,你会把花给浇死的。

关你什么事。说罢,夏小胖直接把水壶往花上倒。

他叹了口气,小胖,那时候是我不对,你别拿它们出气。你就当我的脑袋被驴踢了。

夏小胖望了他半晌,无耻!

最终还是开了门,两兄弟间隙消除,坐在凉亭下聊天,夏小胖突然想起什么一样,说道,你高一那时候发生的事情好像是陈数做的。

他皱眉,你怎么知道?

小胖嘁了一声,你也不想想胖哥我的能耐,想知道的事稍打听就出来了。你大概不知道吧,你揍他那一顿,让他脖子上留了个去不掉的疤痕,他能不恨你吗。

可当年也是他先动手的。

话说当年你也很强嘛……

那是,我宋忘川可是从小在老爸的拳头下长大的!

两个好友相视而笑。

宋忘川第二天就回了学校,可是下午就接到了老爸的电话,说小耳朵失踪了。他心里一凉,老爸说他下午离开福利院后,小耳朵一直不开心,一不留神,她居然就溜出了福利院。该找的地方都找过了,都没有。

宋忘川打电话给了夏小胖,感觉自己的手都在发抖,他很怕,很怕会像小时候一样会失去自己珍惜的人。

夏小胖稍后便打电话让他马上去一个地方,等宋忘川赶到约定的地点时,发现陈数也在,现在被几个人压制在墙上,可见是挨了打,眼睛都肿了。

夏小胖说,我朋友说看见小耳朵被他带走了,可这小子什么也不说。

他径直冲过去,手上抓了啤酒碎片架在他脖子上,恨恨地说,陈数,你要是不告诉我丫头去哪里了,你信不信!我可以再给你添一道疤。

陈数被宋忘川眼中的暴戾吓到,指了指前方的胡同,我只看到他们朝那边走了。

宋忘川松开他,就朝那个方向跑去,他只知道一味地往狭隘的胡同里钻,那里又脏又乱,越走越荒凉,越走越黑暗,可是他几乎听到了小耳朵的悲鸣。

一直到,他在胡同尽头的垃圾桶旁边看到了昏迷的小耳朵。

他双腿一软就跌坐下来,爆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随后而到的夏小胖看到这情形,呆住了。

小耳朵被送到了医院紧急抢救,是小胖打了120,顺便把木偶似的宋忘川拉上了急救车。一到医院小耳朵就被推进了急救室,不久他就被医生叫进了办公室。

你是她的什么人?

他艰难地张张嘴,吐出几个字,我是她哥哥。

医生叹息,说道,打电话叫家长来吧,看你们是不是需要考虑报警,这帮人真是没良心,连小姑娘也欺负。

他刚要说话,就见护士慌张地跑过来大叫医生,302房病人大出血。宋忘川双腿一软,就地坐了下来,他的心如同一团死肉,毫无知觉。

他知道,一切都完了。

一切都消失了。一切都不会再重来了。

7、如果我没有遇到你,我一定不会快乐。

连续几天的地方报纸头条都是“智障少女遭遇强奸”的消息,网络传播量也相当大,太多人愤怒,让警方尽快抓到犯人。而唯一知情人陈数失踪了,导致迟迟未落案。

而小耳朵开始了长期住院和治疗,医生说小耳朵现在不适合见任何人,任何人都可能会让她精神再度崩溃。

宋忘川不肯去看她,也不去学校,只待在早已人走楼空的福利院。有时候,他会在门口坐上一天,以前小耳朵总是这样坐着等他回来,远远地看见他,就又跳又笑。夏小胖找到他时,他在早已经凋落的桐花树下睡着了。

夏小胖告诉他小耳朵开始吃东西了,而她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哥哥。

忘川,小耳朵在找你。

忘川,你想哭就哭出来吧.....你别什么都憋心里。

夏小胖没说话,自己倒先哭了,那几个浑蛋,要让我看见,我非抽死他们不可!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一直像是木头一样的宋忘川抬起头,似乎想到了什么。

一周后,几个犯事的人在市中心某网吧被抓,而共犯陈数作为少年犯也被抓,但却是在医院,因为他被人打成了重伤,造成了脑震荡,估计得躺上几年。

看到这则新闻的夏小胖第一反应就是找到宋忘川,等他赶到医院时,就看到宋忘川在给小耳朵梳头发,他修长的手指轻柔地握住小耳朵的发丝,如同对待易碎的宝贝。

阳光暖暖地从窗台里洒进来,浓浓地将他们两个包融。替小耳朵绑好头发后,他才在她面前蹲下来,望着她没有波澜的眼睛。

尔朵,你要是愿意等我就等我两年。

小耳朵没有反应。

要不愿意,我更开心。这样你想起我时,不会难过。

小耳朵终于把目光移向他,她慢慢伸出手,替他擦掉眼泪。

哥哥,不哭……

他笑了,伸手摸了摸她柔软的发丝,轻声唤道,尔朵……

那么小心,那么害怕会伤害到她……可就是想告诉她,告诉她很重要的这件事情。

尔朵,我喜欢你。

这里是四季长青的绵延大山,远处的青山总是被绵雾萦绕,如同化不开的雪。宋忘川的习惯是每天早上坐在阳台上支起画架画画。每天一幅画几乎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而画里,永远是同一个人。那是一个少女,喜欢吃花的少女,喜欢笑的少女,明朗而美好的笑容,如同他心底的伤口。

这是他来到村子的第四个年头,这里几乎与外界隔绝,贫穷而落后。他从四年前就来这里支教,一留就留了四年,他教孩子们语文和画画,和他们一起生活吃饭,感情日渐深厚。

孩子们缠着他讲故事,可他却从来只会讲大鱼和小鱼的故事,却总是不肯讲到结局。他知道,他心底空了一个洞。

那年他终于在一个小网吧里找到了藏身的陈数,逼陈数说出那几个人的下落。陈数说,谁让那个小丫头这么傻,明明那是陌生人,别人一说带她去找忘川哥哥,她就跟去了……

她就是这么傻。只要前方有他,她似乎就不惧怕任何,义无反顾奔他而去。而他呢?那么多次停滞不前,最后终也不能保护她。

后来他去警察局自首,被送去少管所劳教一年,因表现良好而提前出来。但他谁也没有告诉,只有老爸来接他。那时候才知道,他进来没多久,小耳朵就被她母亲接走了。夏小胖职校毕业后参加了工作,却仍然在坚持做义工,并成立了基金会,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特殊人群。后来他便离开了自己的家乡,去了遥远的他乡支教,四年未归。

夏小胖找来时,是在这年的秋天,他刚给学生上完课走着泥泞的路回住处,远远地就看见泥坯屋子前立着撑伞的两个人,一个是夏小胖,另一个穿着碧绿色裙子的女孩看到他,双手伸出拥抱的姿势朝他飞奔而来。

如同当初第一次见他时那样,带了这世上最美好的笑容与声音。

是的,如今我才明白。

如果我没有遇到你,我不会知道世上有一个你。

如果我没有遇到你,我一定不会快乐。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