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你已经习惯一个人生活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我想你已经习惯一个人生活

文/默默安然(来自鹿小姐

一开始,我们会因为一次细微的默契就觉得找到了对的人。最后,我们又会因为一个细小的分歧就轻易说出“我们不合适”。人心究竟是怎样的东西?

1寂寞的请柬

“冷杉与向花花诚挚邀请您参加我们的婚礼。”

拉开抽屉,一张封面贴着白色蕾丝钩花的精致婚礼请柬静静地躺在里面。

2他叫冷杉,一种常青树木的名字

向花花一直记得她遇见冷杉时是怎样的状态。她坐在热闹的人堆里,灰头土脸的,几欲落泪,还咬着牙,强撑着笑容。

那应该称得上她最低落的时期,什么都不顺。升职机会被人顶了,她一气之下辞了职,却又后悔,想再找到同样薪酬的工作不容易。她后悔,却又不想被说活该,只能一个人扛,偏赶上爸爸身体不好,隔三岔五就要去医院排号,她又好死不死地分了手,两三个月,整个人瘦了十斤,眼袋看起来可怕,憔悴得不像样。

她本想借着同学聚会放松放松,可是没想到,从进门起,大家就在攀比,从住哪个楼盘、新买了什么车,到老公月薪多少、孩子的衣服多贵……向花花听得头大,只想落跑。仅余的两个单身狗,她就是其中一个,自然备受关注。大家怂恿着他俩将就将就得了,还不等向花花说“别开玩笑了”,对面那个长她几岁,青春痘却丝毫未少,不到三十就有些谢顶的男同学却先一步说出了“她不是我的菜”。

在那一刻,向花花真想把他炒成一盘菜,然后倒进垃圾桶。

就在这时,KTV包厢的门突然被推开了,大家整齐划一地抬起头,发现进来的不是服务生,而是一个穿着格子衬衫的年轻男人。男人明显走错了门,脸上的表情甚是尴尬。向花花却瞅准了机会,在他说出“对不起”之前,迅速站了起来,用压过音乐的声音说:“你来啦!”

男人一双眼睛睁圆了,向花花扑过去,默不作声地抓了抓他的胳膊。

让向花花没想到的是,男人竟然懂了,并且愿意配合她,甚至主动跟包厢里面面相觑的众人说:“不好意思,打搅大家了,我们还有些事,先走了。”

“拜拜!”一整晚,向花花露出了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因为,这个男人长得还不错。

门关上之后,朝前走了两步,向花花松了手,这才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她把头发往耳后拨了拨,低着头说:“不好意思啊,我……”

“我知道,找个借口嘛。”

向花花抬起头,发现男人笑的时候,有一边脸颊上有酒窝。

告别后,向花花独自往前走了几步,背后的人突然弱弱地叫了一声:“喂……”

她扭过头,看到那个男人还站在原地,神色犹豫。

“有事吗?”

“你能不能……也做我的借口?”

向花花愣了一下,突然笑出了声。

她陪着男人一起去男人所在的包厢,任凭男人介绍她,然后他们关门离开。临走前,一个人说“女朋友很漂亮啊”,向花花也没出声。

两个人并肩走出KTV,冷风突然拍在脸上,向花花打了一个哆嗦。夜很深了,路上越来越静,他们俩都没说话,一味地朝一个方向走。起初向花花没留意,她脑袋里被塞得满满当当的,只能容下自己的事。直到她缓过神来,她才看见男人还在。

“你……这是要去哪儿?”她停下来,转身问。

“啊,你别介意啊。”男人似乎怕她多心,赶紧解释道,“我也是没事,所以想随便走走。”

“有烦心事?”

男人苦笑了一下:“说了你也不爱听的。”

向花花看着不远处还亮着的霓虹灯,伸手指了指,说:“走吧,我听你说说。”

他们到前面还开着的24小时大排档喝酒,在那里,向花花知道了,男人叫冷杉,一种常青树木的名字。

3那是爱情来了的声音,她很清楚

冷杉那晚更难受。大学交往三年,即使被她甩了他也仍念念不忘的初恋女友,已经订婚了,还丝毫不在意他的感受,找他要祝福。那句恭喜,他说出来都感觉牙疼。

他借口去厕所,冷静了半天,回来时却推错了门。就这样,他撞上了同样魂不守舍的向花花。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向花花酒量差得可怕,一瓶啤酒下肚后,立刻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她先是笑,再是哭,一边重重地砸着酒瓶一边抱怨:“那些人生有什么好炫耀的啊!加班加班加班!除了钱,什么都没有!我的梦想是环游世界呢!”

冷杉拼命从她手里抢酒瓶,下意识地答道:“环游世界也得要钱呢。”

向花花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呢喃似的说:“是啊,都要钱,连爱情也要。可你说这真的是对的吗……”

“人类社会,多数人决定对错。”

“你学心理学的呀?”向花花醉眼迷离。

“这跟心理学沾不上边啊,白痴。”冷杉扶起她,“你家地址,快说。”

在出租车上,向花花就昏睡过去,冷杉把她送回家,没想到她还和父母住一起。自己一个陌生人扶了人家醉倒的女儿回来,冷杉心里很忐忑,没想到向花花的妈妈非但没生气,反而热情地问他:“你是花花新男朋友吗?”

“啊,不是……”冷杉尴尬地回答道,“我们……就是朋友。”认识三个小时的朋友。

向花花醒来时头痛欲裂,睁开眼环顾一下四周,发现是自己房间,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啊……她揉着头,很是懊恼。等会儿她究竟该怎么和妈妈解释这个情况?

“醒了?”她正想着,妈妈端了汤进来,放在了她的床头,“去参加个同学聚会,喝那么多干什么?”

“我酒量差……”

“送你回来那男孩,我之前怎么没见过?”妈妈坐在床边,好奇地问,“是你同学吗?”

向花花这才想起来冷杉的事,她慌张地问:“他说什么了吗?”

“没有啊,把你放下就走了。”

向花花在手机通讯录里翻了一圈,没有找到冷杉的电话号码。她想:自此,就再也见不到了吧。应该好好和人家道个谢的,也没机会了。

想到这儿,向花花有点失落。她从没遇见过什么特别的缘分,所有感情都是顺理成章的。和冷杉的相遇,是她生命里最离奇的一次,可惜,只是眨眼间的事。

过了酒劲,下午,向花花出门买东西,一下楼就撞见徘徊在下面的冷杉。在那一瞬间,她居然肾上腺素激增,呼吸都乱了。

“你怎么在这儿?”

“你昨天有东西落在我这儿了。”冷杉说着,掏出一把钥匙,“昨天我拿着你的钥匙,本来想开门的,没想到门开了,我一时没注意,就把钥匙带走了。”

向花花把钥匙接过来,在手上无意识掂量着,并说:“昨天,谢谢你啊。”

“没事,你也是和我做个伴。酒醒了吗?”

“早醒了。”向花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两个人瞬间尴尬了起来。她担心冷杉会提出离开,于是很唐突地提了一句:“去吃饭吗?”

下午两点半,不早不晚,说不好算哪顿饭。向花花觉得自己傻得很,可是,冷杉只是顿了一下,就说:“好啊。”

两个人往市中心走,路过了不少的中西餐厅,但都没进去。理由显而易见,他们根本就不饿。也不知是谁引着谁,他们越来越靠近电影院。

“哎,《霍比特人》看了没?”冷杉问。

“还没。”

两个人谁都没说什么,冷杉就去买票了。排队的人很多,向花花把手插在口袋里在外面等着,看着冷杉的背影。她意识到,她已经好久没和男人进电影院了。

她的前男友本来就是个不爱逛街的人,工作也忙得很,而他们分手的原因是,他们三个月没见面,他推托说自己很忙,可她亲眼看着他和其他女人从电影院出来。

冷杉买完票回过头,看到向花花双眼放空,整个人呆呆的。他走过去,甩了甩手里的票,说:“走啦。要吃爆米花吗?”

会问她要不要吃爆米花的男人,冷杉也是第一个。

其实,她从前每次都会主动说“不要吃”、“不卫生”等等,替对方找很多理由,可今天,她笑嘻嘻地去买了一大桶。

电影很好看,大王的美貌简直让人激动,比较可惜的就是,他们一直戴着3D眼镜,不太方便看见对方。从电影院出来后,真的到了晚饭时间,向花花主动说:“你请我看电影,我请你吃饭吧。”

她说话时扭着头看冷杉,一辆摩托车从她面前飞驰而过。冷杉一把揽住她的肩膀,把她向后拉了一点。

向花花抬起头,擦过冷杉的肩膀,看着他的鬓角,心里一片嗡嗡嗡的振动声。

那是爱情来了的声音,她很清楚。

而当冷杉低下头,对上她的眼神时,他有些仓皇地放开她,在霓虹灯下,竟红了脸。

那天告别,两个人相对站了半天,最后还是向花花先转身了。可是她忍不住回头时,发现冷杉已转了身,却回了头。

他俩再次挥了挥手,而后背对背继续走,然后又一起回头,看见了对方。

向花花被这样的默契深深打动了。

4原来,接受闪婚,只是分分钟的事

一切都来得太快了,两个人都有些措手不及。他们本想着先不经过家里,试着相处看看,可正值过年,向花花的七大姑八大姨轮番往她家跑,一边炫耀自己的儿女,一边给她介绍各种不靠谱的男人。

向花花终于忍无可忍,拍案而起,大声宣布道:“我有男朋友,都要结婚了,不要你们操心!”

她一句话喊出来,七大姑八大姨是闭嘴了,可是也掀起了更大的风浪。她的爸妈押着她在桌前谈话,问的还是老三样:叫什么,家庭条件怎么样,做什么工作。

“你们见过的,上次送我回来那个。”

“那小伙子长得是不错……”妈妈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不对啊,当时我问他是不是你男朋友,他说不是啊!”

“当时还不是。”

“什么?!”

当爸爸的坐不住了:“那不是才交往不到一个月吗,怎么就谈婚论嫁了?”

“花花啊,闪婚这事不靠谱的,得好好想想啊。”

闪婚?向花花被这个词弄蒙了。

她躺在床上看着手机上冷杉的号码发呆。这叫什么事啊?她该怎么和冷杉说?正当她抓耳挠腮,不知道怎么办时,冷杉的电话突然打来了。她犹豫着,和冷杉坦白了。让她没想到的是,冷杉居然说没关系,那声“没关系”在她听来,就等于他默认了他们的关系。放下电话后,她把手机捂在胸口,兴奋得像个初恋少女。

可是在饭桌上,冷杉的情绪很低落,向花花过了半天才鼓起勇气问道:“怎么了?”

“没事,家里的事。爸爸退休之后心情一直不好,有点抑郁,吃药也不顶用。”冷杉又提起精神,“没事的。”

向花花真的不懂如何安慰人,她觉得安慰也没有用。很多事情,旁观者能给的安慰,不过是敷衍。与其如此,还不如想办法让对方暂且忘了忧虑。于是,她露出天真烂漫的笑脸,转移了话题:“我们再点个汤好不好?”

“嗯,好。”

“服务员,”向花花把服务员叫过来,“给我做一个番茄汤。”

服务员已经走远了,向花花却突然站起来,并追了过去。冷杉不知道她怎么了,也站了起来,跟了两步。他听见向花花嘱咐服务员:“千万不要放葱和香菜。”

冷杉意外极了,向花花是他爸妈以外,第一个这么细心为他着想的人。不是说他的朋友们不好,而是他一直小心翼翼,不想因为自己挑食给别人添麻烦,所以一般不会讲,偷偷挑出来就好了。他有时候也会闭着眼,不尝滋味地吞下去。

可是向花花注意到了。

“等下我们去哪儿?”向花花没发现冷杉的若有所思。

“你要是不觉得不方便……”冷杉突然说,“要不要去我家?”

“你家?”

看到向花花诧异的表情,冷杉才明白过来自己说了多糟糕的话。他连忙摆手解释:“我没别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既然你都和家里那样说了,不如我们早些定下来……”

“你的意思是……结婚?”

向花花问完后,她和冷杉都沉默了很久。在遇到对方前,他们都没想过闪婚这件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可是此刻,接受这个提议,也不过是几分钟的事儿。

而且,在接受了这件事之后,他们欣喜异常。

5或许就像别人说的,恋爱和结婚,是两码事

像是有无形的齿轮吱呀吱呀改变了方向,生活的速度突然快了一倍。向花花和冷杉,被推着朝结婚的方向去了。

双方家长见了面,虽说对闪婚这件事都比较介意,但对对方的条件还算满意。关键是,一提到结婚,冷杉父亲的抑郁好了很多,冷杉心情也好了起来。

可是,琐碎的事比他俩想象中的多得多:装修房子,订酒店,订蜜月旅行,买各种东西……这种时候他们才发现,他们根本没有心理准备。

冷杉婚前请不了假,大多数事情都要向花花盯着。可向花花确实有些糊里糊涂的,性子又软,又不懂装修的事。她盯装修,被人家坑了不少钱,最后还弄得一团乱。

冷杉下班回来后,一眼就看到地板翘起一角,而向花花居然放人走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气不打一处来。

“啊……”向花花是真的没留意,“我没注意。”

冷杉绕了一圈,发现厕所水管漏水,墙上也有裂痕。他翻了个白眼,强压着气问向花花:“这也是你家,你能不能上点心?”

“我觉得我比你上心啊!”向花花噘着嘴小声分辩道,“什么东西都是我去买,今天在家居店里搬东西差点闪了腰,人家都有老公跟着……”

“我还不是因为要多存班,谁让你非要去欧洲的!”

“我还不是想着就这么一次蜜月,就去最想去的地方,我哪里错了!”

气氛一下子僵下来,最后,两个人虽然都停住,没有吵下去,但也沉默着各回了各家。

之后这样的事情一出接一出,大到家具样式,小到请柬封面,他们没有一次能统一意见,基本上都需要一方妥协。另外,他们发现彼此生活习惯差异很大,连挤牙膏的位置都不一样。

一个个分歧投入心底,对于这个莫名其妙的婚姻的怀疑,一点点漫了上来。向花花和冷杉谁都没有开口,可是越发冷淡下来。

日子一天天近了,他们一起去买新的床上用品。挑了一个应付家长的大红色之后,向花花拿起一套浅色花朵的给冷杉看,冷杉却嫌弃颜色太浅,非要买一套中性色的。向花花真的很喜欢自己手里那套,再说了,这种事本来就该听女人的啊。

“那两套都买好了。”虽然她那么想,但她还是提了折中的建议。

“没必要吧……之后再买好了。”

向花花没想到,自己就这样一点点要求,冷杉居然都不顺着她。既然如此,他们的一辈子究竟要怎么过?

“不然……不要结婚了吧。”

“什么?”冷杉其实听清了,可是还是下意识问了一遍。

“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向花花走出商店,冷杉一直在后面远远跟着,可走了一会儿后,她回过头,已经不见了冷杉的人。她坐在路边,把头埋在掌心里,闷了好一会儿。她原以为自己不是那么在意,毕竟从认识到现在也不过几个月,可是此刻,眼见着马上要走到终点,却戛然而止。她的心里,涩得要命。

她是喜欢冷杉的,她虽然冲动,但在感情上是个不愿将就的人。她是喜欢冷杉的,才会任由他们走到此。

可是……大概就像别人说的吧,恋爱和结婚,是两码事。

那晚回到家,她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妈妈看出不对劲,不停地敲她的门,过了半天她才打开门,撂了一句:“婚不结了。”

话音未落,楼下却传来了冷杉的声音,他在叫她的名字。

向花花跑到窗边,打开窗户,只见冷杉站在下面,举着她喜欢的那套床上用品套装,不停地说:“你下来,我们谈谈。”

向花花心里一阵雀跃,脸上却又不敢露出来。这时,她妈妈叹了一口气,说:“就知道闪婚不靠谱,你不听,现在说不结就不结。不结就不结吧,但要和人家讲清楚,差人家的钱,我们出。”

妈妈的话像盆冷水,浇熄了她心里刚刚燃起来的火苗。她坐在床边,想着之后她和冷杉可能会有的矛盾,可能会出现的裂痕,可能会离婚……越想越害怕。

她用被子捂住头,不愿意下去见他。可当楼下的声音没有了,她又怅然若失。

她跑下楼去,想着如果冷杉还在,那他们就好好谈一谈。

可是,楼下只有一盏暗暗的路灯扫出来的凄凉光晕,和放在光晕里的那盒床上用品。

6再遇见,她是否已经变成不必刻意忘怀的人

“那我先走了。”

对面的男人先一步站起来,向花花也跟着站起身,点了点头,然后又坐了回去。

一个月里,她第三次相亲,但仍然没有任何进展。向花花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置,无所事事地望着外面熙熙攘攘的街道。她和冷杉分手已经一年半了,他们都没有再和对方联络过,在这样小的城市竟然也再没有遇到过。

如果当初他们没分开……如今……

“如果你和冷杉结婚了,现在也许我都抱上外孙了。”妈妈动不动就这样埋怨。

“当初也是你让我分手的,现在又这样说!”

在家里总是吵架,向花花干脆搬到了公司宿舍去。她其实是怪自己,是自己不坚定,没信心,怨不得旁人。

她有多后悔、多自责,也只能自己扛下去。

马路对面的十字路口拐过来一对情侣,女生走在外侧,可男生要比女生高出一个头不止。向花花猛地站起身,碰倒了咖啡杯。她来不及说抱歉,迅速跑了出去。

“冷杉!”

她追到马路对面,站在那对情侣的身后大叫。男生停下了脚步,回了头。

“是你啊……”冷杉的眼神闪烁了一下。

到了这一秒,向花花才突然觉出尴尬。她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隔着一年半的光阴,费力摆出一张叙旧的脸来:“嗯,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他说完就再没有什么话讲了。向花花曾设想过无数次他们偶遇的情形,却都不是这样的状况。冷杉看了一眼身边一脸莫名其妙的女生,点了点头,说:“我还有事,先走了,以后联系。啊,对了,我号码没换。”

向花花这才敢确定,冷杉的号码没换。当然,她的也没换。她之所以刚知道,是因为她没有拨过一次冷杉的电话,而冷杉也没打给过她。

可是,没打过,不证明没想过。无数次,她举着电话,一次次按下拨通键,又火速挂断,生怕会在对方电话上留下痕迹。

她别扭地想,如果冷杉心里有她,一定会给她打电话的。

但是,最终还是一次都没有。

她心灰意冷地想,或许冷杉已经换号码了。

但此刻,当她知道冷杉并没有换号码时,她的灰心,变成了绝望。

向花花明白,她已经变成不必刻意忘怀的人了。

向花花默默往宿舍走。楼下不远处就是移动营业厅,她在门前徘徊了半天,自动门开了又关,引起了里面很多人的注意。就在她深吸一口气,准备一步踏进去时,她握在手心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恍如隔世的“冷杉”两个字,出现在屏幕上。

“你现在在家吗?”冷杉问。

“我已经不住在那里了。”向花花的第一反应不是欣喜,而是气愤,他既然已经有了新恋情,又何苦再来招惹她?“你在我家?”

“那我们找个地方见面吧。”

见,还是不见……向花花沉默了好一会儿,冷杉却也等着她。

“那就……在那家电影院见吧。”

他们一起看过很多场电影,也不止在一家电影院看过,可是,当向花花还在纠结自己是不是没说清楚时,她就远远看见冷杉走了过来。

那是他们第一次看电影的那家影院。

好像时间倒流了回去,可是他们中间隔着的,是《霍比特人》第一部到第三部的距离。

7和从前一模一样的场景,他们的默契还在

“还好吗?”

“这开场白太俗气了吧。”冷杉笑了笑,“就还是和从前一样。”

向花花好多话哽在喉咙口,争先恐后,却又一个都涌不出。她最想问的那句,是她最不敢问的。

两个人没有去看电影,似乎也没有想要去哪儿,只是久别重逢的两个人偶然遇到,想叙旧却又无话可讲。他们坐在外面的喷水池旁,还有几分钟,灯才会亮起来,音乐才会播,此刻的喷水池看起来傻傻的,只是一堆管子和灯泡,可是只要光一亮起来,就再也没人会看见它们了。

有了新的光鲜,就会自然而然忽略那个阴暗的过去吧,就像她一样。向花花偷偷想。

“为什么搬出家?”

“因为……工作方便。”

“在哪里工作?”

向花花本来想撒个无伤大雅的谎,可一个谎要用另一个谎来圆,那样她就没办法告诉冷杉自己工作的地方在哪儿了,因为那明明离她父母家很近。

冷杉见她很迟疑,默默咬了咬嘴唇,问:“不想说?”

“不是……就是……”

喷泉的灯突然亮起来了,一蹿而上的水淋了向花花一后背。她惊慌地站起来,一旁的冷杉伸手拉她,在那一瞬间,她想起白天的那个女孩猛地甩开了冷杉的手。

喷泉旁的人很多,向花花跳上大理石铺的水池边上,想快点穿越人群逃开。但被喷上水的大理石很滑,她心又慌,本身平衡能力又差,脚下一滑就背朝水摔进了喷泉里面。

四周一片尖叫声,水花溅起很高。虽说池子里的水不深,可她猛地掉下去,脸还是整个埋了进去,鼻子里呛了水,眼睛也睁不开。向花花惊慌地在水里挣扎,手能碰到下面的管子和灯罩,凉凉的,很吓人。突然间,一股力量将她从水里拉起来,扑面而来的体温逼出了她的眼泪。

她湿淋淋地依偎在冷杉的肩头,将哽咽在齿间咬碎。

花了很久的时间,向花花才平静下来。冷杉坚持要送她回去,而她坚持就在巷口分别。

她率先扭头离开,听到背后的脚步声,又停住,等了一会儿才回过头,却看见冷杉正好也扭头,和从前一模一样。他们的默契还在。

向花花在漆黑巷子的掩护下,又一次红了眼。

一开始,我们会因为一次细微的默契就觉得找到了对的人。

最后,我们又会因为一个细小的分歧就轻易说出“我们不合适”。

人心究竟是怎样的东西?

8那是她的家啊,为什么变成别人的了

那次落水后,向花花得了重感冒,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她早上睡得迷迷糊糊,冷杉打来电话,说要给她一样东西。她本来还没什么反应,直到听到地址是他们当初结婚的新房。

向花花爬起来,换了一身从前冷杉夸过好看的衣服,又用粉小心翼翼地遮住了红红的鼻子。

和冷杉分开后,她再没回过那个房子。她也没有钥匙了。冷杉在楼下等她,引着她上去。随着电梯升高,向花花的心跳也在加快。而当门被推开,她发现里面的陈设还和当初一样时,她兴奋得战栗了。

她确定,冷杉是想和她复合。

“我是想和你说件事,”果不其然,冷杉缓缓开口,从包里掏出一个东西递给她,“我要结婚了。”

向花花看着被递到面前的那张请柬,黑色的,镶着金边,很郑重其事,可是她不喜欢。她觉得那太像商务邀请函,而不像婚礼请柬。所以,她软磨硬泡,选了那个更女孩子气的白色蕾丝卡片。

可是……冷杉终于找到和他合拍,或者是可以迁就他的人了吗?

向花花僵硬地伸手接过卡片,像它有毒一样,只用指甲掐了一点点边。她感觉到自己的手冰得可怕。

“恭……恭喜啊……”声音随笑容一起垮了下去,“对不起啊,当初被我搞得一团乱,你们要重新装修了吧。”

“不用,就这样吧。”

冷杉说得很随意,脸上甚至带着笑容。向花花却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直勾勾地盯着他。

会有一个女生,不介意住前任装修的房子,用着前任买的家具?冷杉找到了一个那么体贴、懂事的女孩?那现在的她,那么任性、愚蠢的她,在冷杉眼里,根本就是个笑话吧。他把她约来这里,是要警告她离他的生活远一些吗?

“为什么……”

向花花实在坚持不住了,她的头昏昏沉沉的,鼻子塞得快要窒息。最重要的是,她心口有一团火,从里到外灼灼烧着:“为什么……这是我的家!你为什么要让她住进来?!这是我的啊!”

比起眼泪,先一步流下来的是鼻涕。向花花觉得自己可笑透了,在最后的关头居然还这么狼狈。她捂着鼻子,转身跑了出去。

直到呼吸到外面的空气,她才醒悟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那是多么不讲理的话,根本没有什么是她的。

她的火已经熄了,手里掐着的那张请柬也随之被掐出深深的折痕,翘起了一角。

向花花看到了酒店的名字,居然是她和冷杉当初定的那家。

这是报复吗?

向花花气呼呼地打开了请柬。

9只是在那个时候,两个人都骄傲着没有解释

“你就没有一次能等我说完话。”冷杉无可奈何地说。

向花花低着头,惭愧极了。

他们当初分手,是因为一套床上用品,也是因为冷杉的那句“没必要吧……之后再买好了”。向花花以为,冷杉这样一点小事都不愿迁就她,而实际上,冷杉的意思是,就买她喜欢的那套就可以了。

她气冷杉不重视她,冷杉气她动不动就说分手。只是在那个时候,两个人都骄傲着没有解释。

直到一年多过去,冷杉和客户约见面,在街上遇见向花花。

冷杉从向花花的眼神里看出来了,她从未忘记他,而他也从未忘记她。

“冷杉与向花花诚挚邀请您参加我们的婚礼。”

拉开抽屉,向花花把皱巴巴的黑色烫金边的请柬放进抽屉里,把那张摆了一年多的白色蕾丝钩花请柬,丢掉了。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默默安然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