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年少

分类:青春语录 / 睡前故事

题记:蔚蓝的天空,悠扬的白云,飘荡着我们的那些年,然后在记忆里转了一个圈,悄然离去

那时年少

文/林夕曰墨

离别的日子触手可及,心甘情愿将每一个日子拉得像夕阳时的影子似的那么长,那么长。围炉夜话,仿佛只要我们的絮叨不断,这离别的日子便不会来。

我们这木马似的忙碌却举步不前的现在,有目共睹;我们那孩童期待童话似的未来,何人不期许?何人曾预料?看不见的未来就如吃不到的葡萄,除了想象分外酸之外,还可能分外的甜吧。在没尝到之前,怎样的高谈阔论都于事无补。在多少次聊未来之后,这一点,我们深知。

我们就这样用倒叙的方式回忆一些经历过的事,到嘴的葡萄无论酸甜,皆是自己已享用的人生。回忆便成了抹着蜜的事,无论当初的自己是多么不勇敢,几度潸然泪下,但现在想起来仿佛都裹了糖衣。

那些个乳白色的日子,那些个共吃一锅饭的小伙伴,你们走进我的回忆时,可曾想起那时年少的我们。

那时候的天空更蔚蓝些,房子更矮小些,空地更宽敞些,但是世界更小些,就像我们所认为的世界上的小朋友就我们手牵手的这几个,永远都是我们几个,谁都不会老,谁都不会走远。

那时候的夏天热的不漫长,一地凉席,左手捧西瓜,右手拿蒲扇,轻轻摇蒲扇,这风便扇走了整个夏天。有时候翻箱倒柜,翻出觊觎已久的母亲的丝巾和漂亮衣服,我们便进入了自己的世界。我素来喜好当丫鬟,这样“公主”们的打扮权就在我手里了,穿一件母亲的裙子,头上缠几块丝巾,小伙伴的眼中俨然是一位倾国倾城的“公主”。不知道是谁的奇思妙想,将一张红纸对折,小嘴贴着红纸一抿,比涂母亲的口红更自然,更有樱桃小嘴的美感,涂母亲大人的口红每次总像连续剧里一些吃了过于辛辣食物后夸张的香肠嘴,小伙伴们冷俊不禁。

宫廷戏当然少不了公公,也有心甘情愿扮演公公的,因为公公手里的拂尘可是自制法宝。那时河边上的芦苇翠绿翠绿,蓊郁茂盛,像极了我们的青葱岁月。河边滩头草,孩儿手中宝,这就是拂尘的“前世”。折一根芦苇,将叶子撕成丝丝缕缕,现在少有的闲情逸致便是当初的习以为常,仿佛在打理日后的梦。为了这一具“拂尘”多少人毛遂自荐演“公公”。

“公主驾到——”

“公主吉祥!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身——”

。。。。。。

多少个夕阳都不知道躲藏去哪的暮色阑珊的傍晚,小伙伴们才依依不舍的散去。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从你家到我家的距离,黄昏到清晨的距离。

“再见!明天记得来哦!”

“嗯——”一步三回头的被母亲牵着离开了,心里默念一定,最早的承诺也是从此开始的吧,深知忘记了嘱咐就辜负了一个好朋友的等待。

现在的岁月,开着电视,打开电脑,面对手机却无所事事,望着这么多联系人却茫然不知问候谁。

不像从前,我们的圈子都小,隔河相望的问候,那么近,那么暖。

我的问候,你听见了吗?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