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落在旷野上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星星落在旷野上

文/鹿清明

“我许愿,杜星垂能够一直陪在我身边。”

【1】

“我还要在这待多久?”九月的天依旧热得出奇。乔野在太阳下暴晒了一个上午,衣服都湿透了。

他灌下第四瓶水,擦了把汗,问一旁的部员。

部员看了眼时间,脸上赔着笑:“再半小时,替班的人就来了。”

Z大一直是个很潮的大学,今年学生会纳新更是突发奇想,让各个部门推出一个吉祥物,就像熊本熊那样。电子计算机部都是一群没有美术细胞的直男,为此苦恼了好几天也没找出一个合适的吉祥物。部长灵机一动,校长也没说吉祥物一定要是卡通人物,只要吸引人就行了。

作为整个部门唯一拿得出手的门面担当、校草有力候选人,乔野就这么被抓了壮丁。

有什么比俊朗的学长还要更吸引人呢?

仅仅一个上午,电子计算机部报名表收到手软,有一大半是冲着乔野来的。

部长激动地落泪,握着乔野的手表示:大恩大德,无以为报,能不能脱单全靠兄弟了。

就算不报名,电子计算机部的摊位附近也围了不少女生,或明目张胆或偷偷摸摸地打量乔野。这令暴晒了一个上午的乔野更加不爽。他板起脸,有些吓人。

替班的兄弟姗姗来迟,不住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刚刚二食堂那出了一个小事故,我吃瓜迟到了。”为了表示歉意,他特意买了一打“快乐肥宅水”塞到乔野怀里,还忍不住八卦起来,“好像是体育部副部纠缠前女友吧,在食堂那里闹得挺大的,结果他被一个路过的女生揍了。”

他语气夸张,声音激动,乔野走出一段距离还能听见:“那女生秀秀气气的,但是还真能打。”

乔野没兴趣理这些八卦。这个点食堂已经不剩下什么菜了,他急着回宿舍冲凉,路上就下单了外卖。

退出小程序的时候,他正好看到学校告白墙最新发的消息:【求今天二食堂暴打渣男的小姐姐联系方式!】下面配上一张图。

乔野一看,挑眉。

这不是杜星垂吗?

照片里的女孩子斯文秀气,看着很是岁月静好。

底下评论大多是不相信这么个斯文的女孩子会打人,以及求八卦的。

乔野嗤笑一声,杜星垂就外貌格外具有欺骗性,看似林黛玉,实际“小钢炮”。想当初,杜星垂可是拎着根钢管打趴过七八个街头小混混。

【2】

杜星垂是高二转学来乔野班上的。

她个子不高,身形娇娇小小的,站在讲台上带着几分羞涩地自我介绍:“我叫杜星垂,是星垂平野阔那个星垂。”连声音都像是浸在蜜糖里,看着就是个娇气的小女生。

乔野最烦这种戳一手指就能掉眼泪的女生,斜眼瞧了一下,翻出厚厚的物理书垫在脑袋下睡得更舒服些。

班上也没有空位,班主任就让她先坐到乔野隔壁。两个人中间隔了一个过道,算不上同桌。

杜星垂大大方方地向乔野问好,客套着:“今后请多多关照。”乔野冷淡地用鼻子哼了一声,头歪向另一侧。

前桌眼镜王是乔野的忠实跟班,急忙转过来和人道歉:“我们乔哥昨晚睡得迟,心情不好,你有什么问题就找我。”

杜星垂大方一笑,似乎不把乔野的态度放在心上,她问了课表后,就再也没有说过话。

几天相处下来,大家对杜星垂印象都不错。聪明好看的女生在哪里都很受欢迎。下课时候,她的座位边上总围着不少人,有问题目的,也有聊天的。

人一多难免就吵。乔野课间总睡不好。

又一次被人吵醒,脑袋上还被人无意拍了一巴掌,乔野冷着脸站起来,重重扯出椅子。巨大的动静吓人一跳。他阴沉着脸,仿佛黑脸阎王:“闭嘴。”

两个字吓得人作鸟兽散。

他以为杜星垂也会被吓到,看了她一眼,发现小姑娘似乎一点儿也不怕他,平静地摆出下一节课要用的书,淡定得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倒是眼镜王被吓了一跳,看了一眼乔野的脸色,缩了缩脖子没敢吭声。

上课时候,眼镜王偷偷写了字条丢给杜星垂:抱歉啊,乔哥睡不够心情就不好。

他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乔野全部看在眼里,蹬了一脚凳子,低声嘟囔一句:“要你多事。”

杜星垂眨眨眼,侧过头看着乔野。没一会一张字条轻飘飘地落在乔野桌上。女生的字迹工整清秀,写的话倒是不怎么客气:听说睡不够会秃头,年纪轻轻就秃头。下面还画了一个喷火小人。

乔野把字条团成一团扔进抽屉里,换个方向继续睡觉。

下节课是物理课。物理老师面色凝重地在讲台上唾沫横飞,乔野在下面睡得安稳。眼睛王挺直了背试图挡住老师的视线,但是未遂。

一个粉笔头精准地扔到乔野头上,物理老师一声暴喝:“乔野!到黑板上做这题!”

乔野迈着没有睡醒的步伐,走到讲台上,行云流水地写下了解题步骤,和标准答案只字未差。物理老师面色稍霁,嘴上还不忘说:“不要以为成绩好就可以上课睡觉,还是要认真听课。”

这题是清北自主招生的题目,难度很高,全年级就只有两个人做对。眼镜王有荣与焉地激情鼓掌,似乎要给乔野挣回场子一般,转过头对杜星垂说:“别看我们乔哥像个校霸,他成绩可好了。这道题全年段就两个人做出来,厉害吧。”

杜星垂笑了笑,没接话。

下课后,物理老师特意把乔野和杜星垂叫到办公室,摸出两张物理竞赛的报名表,一脸殷切地让他们去参加。

乔野一看就皱起眉头拒绝。乔野会拒绝在物理老师的意料之中,没想到安安静静的杜星垂也拒绝了参赛。

杜星垂的理由是:周末报了补习班。

理由很是合理,这年头有几个好学生没有私底下报额外的补习班。

只是乔野没想到,自己会在周末的巷子口看见声称要去补习班的女生。

还是在他斗殴要输的时候。

女生身形娇小,手上拎着一根小臂粗的管子,逆着光站在巷子口,颇有几分日漫里英雄救美的经典画面感。

乔野以为像杜星垂这种娇滴滴的女生应该带着哭腔威胁着报警,没想到这位勇士一言不发拎着管子就冲上来,虎虎生风,两下半就把围殴他的七八个小混混打趴下了。

完事了,她钢管一甩,大大咧咧地对刚才的战斗进行评价:“这么菜啊。”

打不过混混的乔野:……

好气哦。

【3】

班上同学诡异地发现,乔野和杜星垂的关系似乎好转了不少。虽然谈不上有说有笑,但是比一开始的冷脸相待,态度已经算温和了。

眼镜王十分欣慰,没忍住和乔野八卦:“你为什么突然对杜星垂态度好了呀?”

乔野想到那天傍晚的钢管、想到某人笑里藏刀的话语,心情烦躁地把笔一摔,没好气道:“瞧她顺眼了不行?”

相处久了,乔野发现,其实杜星垂这个人挺有意思的。

面上斯斯文文,背地里重拳出击;长相娇小可人,实际上怪力芭比;上课假装认真听课,却是剥了课本外皮套在漫画书上。

偏偏她成绩还挺好。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杜星垂的到来,还是给乔野带来了那么一丝危机感。

毕竟只有班级第一才有上课睡觉的特权,杜星垂几次考试成绩都只比自己差一点五分,就仿佛是她精心算过一般。

每次公布成绩的时候,杜星垂总会用软软的语气夸张地称赞道:“哇,你好厉害哦。”乔野看着她和自己相差无几的成绩,总觉得这人是在讽刺自己。可偏偏大家仿佛被她下了蛊,众口一致地安慰起她。

乔野不止一次试探着问同学:“你不觉得杜星垂挺……那个啥的吗?”

班上同学瞪大了迷茫的眼睛,不解地反问道:“我觉得星垂很好呀。”

……

行,男生永远躲不开的软妹杀。

男生都挺喜欢杜星垂这种标准软妹,文静乖巧,声嗲人美成绩好,体育课时就坐在一旁安静地看男生打篮球。有漂亮女生坐在边上,班上男生打起篮球都仿佛NBA总决赛现场。

高中男生的会打篮球可以算是大杀器,手一滑没控住就往场边飞,直直地冲着杜星垂的方向飞来。乔野转身回防都来不及,只能看着那个篮球咚的一声砸在杜星垂脑袋上。

他吓得魂飞魄散,二话不说冲上前把人抱到医务室。

乔野其实也不明白自己当时哪里来的冲动,身体反应比大脑还要快,用的还是公主抱这么一个格外暧昧的姿势。

他看着杜星垂肿起的额头,没来由地生出一丝烦躁。他从医务室的冰箱里翻出冰袋给她敷上,恶声恶气道:“为什么不躲?”看杜星垂没有回答,乔野放缓了声音,又问道,“明明能躲开,为什么不躲。”

“为什么要躲,我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啊。”杜星垂不以为意地笑着。

乔野心头火气更甚,没忍住爆了一句粗口:“有病吧。这么装有意思吗?”

杜星垂反问道:“那你装校霸又有意思吗?明明不爱打架也不会打架,为什么经常受伤?”

“你管这么多干吗?我这样能开心不行吗?”乔野烦躁地抓抓头发,越看杜星垂脸上的伤越觉得心气不顺。

他也觉得今天自己怪怪的,仿佛中了邪一般,看到杜星垂受伤自己火气格外大。他刚想去外面买瓶水,就听到身后女生有些低沉的声音:“我这样也挺好,至少不另类不是吗?”

乔野深吸一口气,转过身刚想训人。女生抓着床边护栏的手微微颤抖。她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联想到转学和杜星垂再三叮嘱不能说出的秘密,乔野明了。

就像是被当头浇了一盆水,把满腔的郁燥浇得一干二净,心里湿漉漉地生出来莫名的怜惜。

他走到杜星垂面前,蹲下身子,用轻柔到如果眼镜王看见了多半会以为自己被魂穿的语气说:“不就是力气大嘛,我罩着你。”

杜星垂:?

乔野说:“一起玩吧,要是不小心弄坏了东西就说是我弄的,我可是校霸。”

杜星垂吐槽:“手无缚鸡之力的校霸?”

乔野:……

乔野:“你这人居然恩将仇报?”

杜星垂笑起来,唇边梨涡漾开一朵小花。她说:“菜呀,乔野。”有几缕头发随着她的动作垂落在肩上,乔野看见了,伸手想把它弄起来,指尖不经意触碰到女孩子柔嫩的脸颊。

脸颊仿佛一个巨大的燃烧的火炉,烧得乔野心脏怦怦乱跳,烫得他匆匆移开手指。

【4】

原本有些不对头的两人居然诡异地成了同进同出的好朋友,这个发展所有人都没想到。

教导主任抓到好几次乔野在校外犯浑,刚想训斥,边上柔柔弱弱的女生欲泣还诉地表示他是英雄救美,是见义勇为。教导主任一顿,只能口风一转说两句——要报告老师,不要逞英雄,顺便还免去了他的检讨。

乔野看了她一眼,语气古怪:“见义勇为?英雄救美?”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本英雄救了你这个美。”杜星垂大大咧咧地拍了拍乔野的背,跨过地上呻吟着的小混混,“我饿了,吃烧烤吗?”

有时候革命友谊来得格外简单,对于中二期的中学生来说,拥有一个共同的秘密是拉近关系的最好方式。乔野知道杜星垂是一个怪力少女,杜星垂知道乔野是一个色厉内荏的伪校霸,组成搭档,各取所需。

乔野校霸人设屹立不倒,杜星垂软妹形象深入人心,谁都想不到本质和表象相反。

时间长了,杜星垂在乔野面前愈发没有形象和顾忌。她大大咧咧地蹲在马路牙子上,一点都不软妹地啃完一大把烤串,心满意足地打了一个饱嗝,沾着油光的手在地上一抹就当去油。

乔野一边从裤子口袋里掏纸巾给她,一边嫌弃道:“杜星垂,你在我面前真的越来越随便了。”话是这么说,动作却丝毫不见嫌弃,细致又温柔地替她把手上的脏东西擦去。

杜星垂说:“你又不是外人。”

她说得随意,没注意到乔野偷偷红了耳朵,小声嘟囔一句。

声音太小,被路过的摩托车声轻易盖过去。

乔野和杜星垂关系陡然好转,令自诩“乔野头号小弟”的眼镜王心生紧张,生怕自己地位不保。于是他偷偷问杜星垂:“你是不是和乔野在恋爱。”他伸出两根手指对着钩了钩。

杜星垂笑着摇摇头,回答得十分官方客气,就和电视上被采访绯闻的女明星似的:“怎么会有这种传闻,我的心里只有学习。”眼镜王如释重负地回到自己座位上。

杜星垂悄悄瞥一眼邻座英气的男生,见他神色如旧地在做理综卷子,微微抿唇。

也不怪班上同学会有这种传闻,只是因为乔野和杜星垂相处得格外有默契。一个人出去打水总是顺手给另一个人也满上,上下课同进同出,各种比赛影形不离。前几天下大雨,乔野没带伞,杜星垂还把伞给他,奈何伞太小,加上两个人身高着实差得有些大,最后是乔野背着杜星垂,杜星垂给他打着伞一起的回家。

乔野说:“杜星垂,你吃那么多怎么都不长个,小矮子。”嘴贱的下场就是被杜星垂揪耳朵。

他装作吃痛要把人摔下来,吓得女生紧紧搂住他脖子。

乔野半是开玩笑道:“你怎么这么凶,就欺负我一个人哪。”

最后一个字音很轻,听不清是到底是吧,还是哪。

【5】

两个人都是物理上的尖子生,高二暑假以高分被物理老师打包扔进了省物理竞赛队的夏令营。夏令营里都是全省各校的尖子生,一众朴实无华的外貌里突然出现了两个亮眼的面孔,很难不引起别人注意。

乔野校霸名声远扬,高个子,大大咧咧地斜挎个包,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不好惹的气息,左脸写着“烦”,右脸写着“别惹我”,不像是来培训学习,更像是来找碴的。他身后跟着一个娇小的女生,怯生生地打量着四周,脸上一直带着羞涩的笑意。哪怕是学霸,也对这种聪明文静的女生丝毫没有抵抗力。

不到一天,夏令营里泾渭分明,一道无形的楚河隔在中间,把人群分成了杜星垂所在的热闹人群和形单影只的乔野。

一入营连着三场考试,依照成绩把人分成省一队和省二队。考完试就到了饭点,杜星垂端着餐盘坐到乔野对面,问他:“最后一题热力学你怎么做的?”

“套玻尔兹曼分布率和平均碰撞率。”乔野说。他看见杜星垂盘里放着她不爱吃的胡萝卜,十分自然地把胡萝卜夹过来吃掉。

边上有男生看不过去,板着脸说了一句“怎么还抢女生东西吃”。收获乔野一个巨大的白眼。

第二天成绩出来,乔野和杜星垂都被选入省一队。大约是不满为数不多的一队名额被同一所中学占了俩,夏令营里传出风言风语,话里话外都在“内涵”乔野,质疑乔野这种看上去不好好学习的人为什么能参加物理竞赛。

杜星垂利用美貌,很快找到传言源头,在吃饭时候偷偷指给乔野看。

说得最起劲的是一个相貌斯文的男生,乔野一见他,没忍住嗤笑一声:“菜。”

“有多菜?”

“连量子力学都不知道。”杜星垂惊讶不已,面露同情,“他怎么进来的?”

“谁知道呢?”乔野耸耸肩。

男生也在偷偷打量乔野,被他动作激怒,一摔筷子站起来,怒道:“你说谁呢,乔野!”

杜星垂一脸无辜:“我们没说谁呀,谁心虚是谁。”

男生被杜星垂怼得一愣,瞪着乔野:“你有本事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少躲在女生身后。”

杜星垂还想说什么,被乔野按住。他站起来,比男生高了半个头,居高临下地瞪着对方:“我说,你菜,连量子力学都不知道。”

“你说谁菜呢!你以为你进省一队很了不起吗?!”

“是没有什么了不起,但就是比某个万年老二要厉害那么一些,毕竟有些万年老二从小就请家教,结果连省一队都进不了。”乔野语气没有丝毫起伏,说出来的话却足以气死人,“能力不行用钱砸,我看你家里也是挺亏,何必在学习上给你花这么多钱,毕竟你确实没有什么学习的天赋,八卦记者可能更适合你。”

男生被乔野损得不行,气急败坏地脱口而出:“我家有钱怎么了,就是愿意培养我,总比你那个没人要的妈要——”骂人的话还没说出来,一碗热汤当头浇下来。

杜星垂站在椅子上,面无表情地把碗一扔,语气敷衍:“抱歉,手滑。”她板起脸,颇有几分乔野那种吓人的味道。趁着大家都被杜星垂的反转惊呆的时候,乔野上前拎着男生的领子,像拎小鸡那样把人拎到一旁:“我妈堂堂正正,不怕被人说,再说了,我妈和你爸都已经离婚了,不然你怎么可能姓张?你说是吧,弟弟。”

云淡风轻的话语里隐含着巨大的信息量,一下子引爆了整个夏令营。

当事人平淡地收起餐盘,对杜星垂招呼一声:“走了。”

杜星垂跟着乔野身后,路过乔野弟弟身边的时候,没忍住踹了人一脚,身后传来嗷的一声惨叫。

两个人头一次当了逃课的“坏学生”。杜星垂领头,熟门熟路地带乔野找到游戏厅,兑换了一堆游戏币,豪爽道:“别客气,我请你。”

“你怎么对这里这么熟悉?”

杜星垂狡黠一笑:“我从小就在这里混。”她指着拳击机,语气得意,“看到没,那台机子的最高纪录是我,至今没有人能超越。”她走到赛车边上,拍了拍隔壁的位置,“我以前心情不好就来打两把。试试?”

乔野在她身边坐下,屏幕上赛车飞驰,身边的女生笑得自在。他听见女生胜利后高兴的欢呼,摸了摸自己的头。

【6】

食堂闹的那一出到底还是有些影响。杜星垂那一脚踹得不轻,对方家长气势汹汹地找上门要算账。

夏令营老师十分为难,三个当事者在办公室站成两列,一个气鼓鼓地瞪着眼,两个仿佛事不关己一般。

“老师,我们家张肇受了这么大委屈,难道就这么忍了?”先惹事的男生叫张肇。杜星垂没忍住偷偷扯扯乔野的袖子:“他怎么姓张啊?”

“我跟我妈姓。”

杜星垂煞有介事地点点头:“也是,张野比乔野难听多了。”

两人说话声引起了张肇母亲注意,眼刀子毫不留情地飞过来,说出来的话也很难听:“没家教就是没家教,野孩子一个。”

乔野一听就要翻脸,杜星垂先他一步开口道:“我们乔野的野是‘星垂平野阔’的野,他脾气性格可比你们家一天到晚寻衅挑事的张肇好很多。这位女士,张肇和你不愧是亲母子,家教真的是一脉相承。”

张肇母亲气得不行,作势要扇杜星垂,杜星垂眼明手快地抓住她的手顺势往桌子上一推。

“忘了说,打架的是我。乔野替我打掩护。”杜星垂冷下脸,一点也不想掩盖自己一身怪力,轻而易举地单手举起边上的桌子,甩到张肇母亲面前,“有心思管别人的事情,不如管管自己儿子,嘴别那么碎。”

乔野把杜星垂拉到自己身后,冷冷道:“如果你们家不找我家麻烦,我就不至于要去打架。我妈开书店,你们找了一群混混在书里泼颜料;我搬家后隔三岔五有人半夜敲门,在我家门口泼脏东西;我中考拿了市状元,你们怎么做来着,先向学校质疑我这个状元拿得名不正言不顺,接着威胁不让我入学,再然后天天找一群混混在校门口找我麻烦,是不是觉得有钱可以摆平一切?”

张肇母亲顿时不吭声了,偷偷拧了一把张肇。

乔野看向老师,说:“老师,我为我的行为负责,该开除就开除,该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这件事和杜星垂没有关系。”

老师一听,乐了:“你这还护上了?”他摆摆手让乔野先走,“这件事我和负责人商量过再说。”

事情传遍整个夏令营,大家看着乔野的眼中带着敬佩。虽然是张肇先惹事,但是毕竟乔野和杜星垂野违反了夏令营规定。最后做出的处罚决定是乔野和杜星垂调至二队,张肇开除。

二队意味着替补,和自主招生或者保送的名额的距离又远了一步。

调队的信息在处罚出来的当天就发送给了本校老师和家长。乔野妈妈心态很平和,倒是杜星垂在打完电话后,眼眶通红。乔野问她,她也不说。

接下来的训练里,杜星垂情绪不高,又变回第一次见面时那副故意扮出的小女生姿态,弄得乔野心里毛毛的,明显觉得她不对劲,但是又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夏令营的最后一天组织大家去山顶露营。

杜星垂显得心事重重,兴致不高的样子,拎着帐篷走在乔野身后,欲言又止。

“怎么了?”乔野问。

杜星垂扯出一个笑容:“没什么。听说今晚有英仙座流星雨呢。”

“杜星垂,你有事瞒我吧?”乔野笃定道。

杜星垂沉默。

沉默一直持续到深夜。她打着手电筒在帐篷外等流星雨。乔野不知道什么时候拎着一瓶可乐过来,坐在她身边,搓了搓手,用了些力气才拧开瓶盖。他察觉到杜星垂的视线,轻笑了一声:“我力气小,你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

“……力气小也挺好的。”杜星垂嘟囔一声,乔野没听清,想细问的时候就被杜星垂转移了话题,“你想考什么学校?”

“Z大吧。”乔野反问,“你呢?”

杜星垂垂下眼眸,说:“我也是。”

“那我们Z大见,继续我们的好搭档?”

杜星垂没回答,反而问了一个问题:“你相信对着流星许愿会很灵验吗?”乔野本来想说研究物理还信唯心主义干吗,但是看到女生莫名认真的神色,突然收了嬉笑的心,道:“我信。”

天边一道亮光闪过,紧接着是成双成对的流星滑过天穹,四下响起学生们的惊呼。

杜星垂闭上眼睛:“我希望我们能在Z大遇见。”

当时乔野以为杜星垂是在焦虑高考,直到开学后,隔壁桌空空如也,他才后知后觉——

杜星垂不见了。

就像是一场为期一年的限定梦境,仓促地经过他的生命,就再也找不到人了。

电话是空号,QQ、微信总是离线状态。杜星垂这个人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若不是同学偶尔还会提起这个名字,乔野以为自己可能出现了幻觉。

【7】

直到在Z大告白墙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下面有人陆续扒出杜星垂的信息,今年新生,就读于计算机院,还是市高考状元。

硬是比乔野矮了一届。

计算机系吗……乔野反身拿起社团报名表,往计算机院招生接待处走去。凭借和计算机院的良好关系,他成功拿到了新生名单。

“我和你说,今年这个杜星垂很了不得,高中就拿了机器人国奖呢。”计算机院学生会主席热情洋溢地炫耀自己的宝贝学妹。

“哪所高中啊?”

“信息表上说是德海中学,听说中间生病休养了一年,后面才去的德海,德海是私立学校吧?”

乔野把杜星垂的联系方式存在手机里,拍了拍主席的肩膀:“谢了,兄弟,我替社长收人去。”

杜星垂丝毫不知道自己上了学校告白墙,吃完饭去新生领书处领了厚厚一摞的书,一个娇小的女生毫不费力地抱着书往宿舍走,一路上吸引了不少试图帮忙的好心学长。

杜星垂礼貌地一个个谢绝,快到宿舍楼下,听到一个十分耳熟的声音,带着一丝校霸气息:“Z大见?杜星垂?”心顿时漏跳了一拍,她回过头四处张望没看见人,手上重量突然一轻。

乔野在她身边顺手拿起一本书:“C++语言?你应该不需要学这个吧?”

杜星垂强掩欣喜,道:“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替社团招人,计算机部有兴趣吗?”

杜星垂困惑道:“可是,不是不收计算机系的人吗?”

“谁说的?”乔野眉毛一挑,高中校霸气的场瞬间回来了。

“智能机器人社。”

“你听他们瞎扯。”乔野信口胡说,“我们社团待遇好,加的绩点多,还能学到课堂上学不到的知识,最关键的是,社团里有我。”

杜星垂佯装嫌弃道:“你脸皮好厚。”她假装思考不到半秒,欣然同意加入。

乔野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下头盖好章的意见表,递给杜星垂签字:“好的,学妹,作为学长兼社团的直系领导,我邀请你参加一周后的社团聚会。”他还是校霸语气,让杜星垂不由自主地想补上后半句:“……希望你不要不识抬举?”

两人默契地避开了中间一年的空白期,杜星垂不想说,乔野没有问,一切似乎和高二那时候一样,依旧是同进同出,默契得和恋爱了一般。

相处的时候乔野发现,杜星垂的力气似乎小了许多。

他满腔好奇,但是又不敢问。

社团聚会这天据说有狮子座流星雨,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特意挑的日子。电子计算机部的人计划是去海边露营。

篝火海风椰子林,漫天繁星。

理想很丰满,但是实际上天公不作美,天气预报说会下小雨。社长振振有词:“概率偏差,肯定不会下雨。”他依旧带头在海滩上扎帐篷,带着一群人玩闹了一整天,本来说好要看流星雨,但是架不住酒劲上头,不到十点,一群人倒头就睡。

杜星垂不喝酒,精神还好,半夜摸出帐篷打算看流星的时候,堪堪将息的篝火边坐着乔野。

“你也看流星?”杜星垂问。

乔野说:“嗯。”

他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说:“我许的愿望还没有实现,可能是漏了,要再许一次。你呢?”

“我……我来还愿。”杜星垂说。

等流星其实很枯燥,一直到凌晨两点,天边一点动静都没有。海风倒是突然大了起来,带着一丝潮意,湿漉漉的。两个人坐在火边面面相觑。最后是乔野没忍住先问道:“你……过得好吗?”

“挺好的,休息了半年,去了没人认识的新学校。”杜星垂低下头,“我爸请了医生,让我试着控制自己的力气,不要再惹事了。”

“真的挺好?”

杜星垂点头,表情平静,乔野看她神情不似作伪,小小地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我的第一个心愿就实现了。”

杜星垂好奇,问道:“你还许了什么愿望?”

乔野呼吸顿时紧张起来,借着微弱的光,他偷瞄杜星垂一眼,耳朵通红。他庆幸四下黑漆漆,没人看得见他的红耳朵。他没有回答杜星垂的话,只是祈祷着流星早点降临。

也许流星听到了焦急等待的呼唤,姗姗来迟,矜持地在幽蓝天幕上用亮光作画。

乔野精神一振,他瞥见杜星垂已经闭上眼睛,于是大着胆子往她身边凑了凑。

“我希望星星能停在原野上。”

杜星垂一愣。

她听见乔野接着说道:“我许愿,杜星垂能够一直陪在我身边。”

乔野这个愿望几乎用掉他所有的胆气。

四下安静得只剩下大海的呼吸。

就在乔野以为自己要被判死刑的那瞬间,流星雨的高潮来临,是盛大且温柔的天际。

照亮了幽蓝的夜空,让乔野心头猛然一动。

他听见女生柔柔的声音问:“作为女朋友那种可以吗??”

他猛地转过头,撞入一双含笑的眼睛和难掩羞涩的通红脸颊。

于是繁星璀璨,一颗星星落在旷野上。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