彗星撞地球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彗星撞地球

文/鹿清明

“我拍下一颗行星的命名权,将大熊星座边上的一颗小行星取名为傅谈星。我想把这颗星星送给你,夏知,你愿意收下这颗星星吗?”

1.彗星撞地球

“你说新来的指导员是谁?”夏知难以置信地又问了一遍。

“傅谈星啊,就是国内量子实验室那位。”同实验室的学姐把手机递给夏知,示意她看网站上的公告。设计院网站上的公告写得一清二楚,下头还贴着傅谈星的简历。

“傅谈星?!!”夏知惊得声音都劈叉,三个字的名字硬是被她喊出山路十八弯的气势来。

“是呀?”学姐不解地看着她,“虽然傅谈星确实很厉害,但是你也不至于这么惊讶吧?”

学姐说的是什么,夏知一个字也没听进去,脑子里有一个声音无限放大循环:完了,完了……她怀着最后一丝希冀,再次向同事确认:“是那个,A大的傅谈星吗?”

“是江城一中毕业的傅谈星。”夏知背后突然传来有些耳熟的男声,惊得夏知手一抖,摔碎了水杯,弯腰捡碎片时候脑袋又撞上桌角,疼得她龇牙咧嘴。男生蹲在地上,替她捡起摔碎的杯子,微仰着头直直盯着她,道:“我是新来的指导员,傅谈星。

“好久不见啊,夏知。”

对上那双含笑的眼睛,夏知脑袋隐隐发疼,看到傅谈星伸过来的手顿时汗毛倒竖,也顾不得什么职场礼仪,心里只想着离傅谈星越远越好。她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好久不见啊,我还有些事情,我先走了。”

避之不及的态度让实验室的人起疑。八卦是人的本能,学姐宛如发现瓜田的猹,目光灼灼地盯着夏知,语气热切:“原来你们是老相识呀,要不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不了。”

“好呀。”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夏知僵在原地。傅谈星语气轻快,很是善解人意地替她开脱,“夏知如果不方便的话,我们可以改日再约,反正大家今后都要共事,也不急这一时。”

威胁,绝对是威胁。夏知暗自磨牙。但是这个时候也只能顺着傅谈星的话茬,一个劲地点头。有傅谈星在这儿,夏知一秒也不想多待,寻个由头要开溜,没走两步就听到傅谈星说:“我和夏知不是老相识,我们的关系要更近一点。”

咣当!

感应玻璃门似乎也被傅谈星这句石破天惊的话惊到,没有感应到夏知的靠近,依然紧闭。夏知仓皇逃离现场,也没留意感应门,就这么毫不留情地撞上去。

完了,真的完了。夏知捂着撞疼的鼻梁,一脸绝望地想:傅谈星这是来者不善啊。

在见到傅谈星的一小时内,摔碎一个杯子、撞了两次脑袋、鞋底打滑摔了三次……倒霉也不过如此。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夏知发誓,自己绝对不会在高中时期和傅谈星这个硕大的扫把星扯上任何关系!!

2.彗星别名扫把星

似乎每所学校都有那么一两个风云人物,长得堪比偶像剧男主,成绩优秀还为校争光。江城一中的代表人物就是傅谈星。什么全国机器人竞赛一等奖得主,什么计算机大赛金奖得主……一堆荣誉衬得整个人金光闪闪,仿佛站在傅谈星身边都可以受到学霸光环的普照。

那时候韩国校园偶像剧正大行其道,刚刚入学的新生们怀着少女对罗曼蒂克的向往,虽然主席台和操场的距离远得连人都看不清,在开学第一天远远瞥见作为优秀学生代表发言的傅谈星后,就纷纷加入了傅谈星后援会。

“所以你们到底为什么会喜欢傅谈星啊?”夏知对班上女生的举动感到十分困惑。

“人家可是全省物理竞赛第一名。”班上女生义愤填膺,继而捧着脸花痴道,“人长得帅,声音也好听,最像天上最耀眼的星星。”

夏知嘟囔一声:“什么星星,我看他就是个扫把星。”她的座位在挨着靠走廊的窗边,刚从抽屉里翻出语文课本,一抬头就看见了班主任黑得和锅底似的脸。班主任敲敲窗户,面无表情地示意夏知到办公室去。

糟糕,因为迟到要被谈话了。夏知硬着头皮跟在班主任身后。一进办公室的门,班主任把课本往桌上一摔:“胆肥了你,开学第一天就给我迟到!”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把夏知惊得缩头缩脑宛如一只老实的鹌鹑。

也只是看着老实。夏知侧过脸,不满地撇嘴,心想:都怪傅谈星。

夏知家前几年刚搬到新区,人烟稀少,和江城一中有些距离。为了开学典礼不迟到,她特意起了个大早,没吃饭就出门了。本以为就在附近的早点摊随便买些什么是件很快的事情,下车时就没把车锁上。等拎着豆浆和烧卖出来时候,正好看见一个穿着江城一中校服的男生一边喊着“同学借个车!我叫符谭兴。”,一边骑在她的车上头也不回地往学校赶。

个子挺高,背影看着特别人模人样,但是做出来的事情却让夏知恨得牙痒痒。

夏知一路狂奔至学校,路上豆浆都洒了,结果还是迟到了。

她蔫头蔫脑地站在队列里,顶着班主任发射的死亡射线,正琢磨着该怎么样找到害她迟到的傅谈星报仇,就听见主席台上传来温柔的男声:“各位老师、同学们,大家好,我是高二A班傅谈星……”

什么是瞌睡逢枕头,久旱逢甘露,这就是啊!

傅谈星讲了些什么,夏知一点儿都没听进去,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可算找到你了!傅谈星,你给我等着!!

然而复仇计划还没酝酿好,夏知就被面色不佳的班主任训了一顿,从迟到讲到了入学摸底考的语文成绩。班主任恨铁不成钢:“相同难度的卷子,还提前通知要复习,你怎么比中考成绩还低了三分!你现在是高中生,能不能上点心啊,夏知。”

夏知实在没忍住,反驳道:“可是……我中考语文九十三分,就算低三分我也及格了。老师,我是物理特招生。”班主任被这句话气得吹胡子瞪眼的。办公室突然冒出一声轻笑。夏知偷偷打量四周,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只有一位像是来帮忙的学生,背对他们,很是认真地在抄写什么。

难道是我多心了?夏知想。好不容易被怒气未消的班主任放出来,夏知的耳朵嗡嗡作响,趁着班主任背过身喝水,她做个鬼脸撒腿就跑。不料,没跑两步她就被人喊住了。她一回头,看到了刚才在办公室的那个男生。

“同学,你是高一新生吧,这份出勤表,你能帮我贴在公告栏吗?”声音听着有些耳熟,夏知接过出勤表,白纸上迟到那栏印着的“夏知”二字格外显眼。这要是贴在公告栏上的话,丢人可丢大发了啊。夏知咬牙切齿:“该死的傅谈星!”

“傅谈星怎么了?”男生饶有兴致地问她。

“他抢了我的车,害我迟到了。”夏知怒火中烧,“他最好别落在我手上!”

“那你知道他长什么样吗?”

“不知道,但是我总会见到他的。”

傅谈星当即觉得这个学妹可真有意思。他想了想,嘴角噙着笑道:“你帮我把这个贴上去,我告诉你傅谈星长什么样。”

急于报仇的心思大过名字被张贴在公告栏的丢人感,夏知三两下贴完出勤表,仰着头问他:“傅谈星长什么样?”那模样有几分像傅谈星家里养的小博美,每到饭点眼睛就亮晶晶的。傅谈星压下微微上扬的嘴角,道:“我和傅谈星是同班同学,但是我不喜欢他,我们班今天下午有节室内体育课,我告诉你他储物柜的密码,你可以把他的鞋子藏起来。”傅谈星压低声音,宛如恶魔低语,“他抢你的车害你迟到,你就把他鞋子藏起来,让他回不了家,怎么样?出了事我替你担着。”

这个恶作剧太过吸引人,夏知心动了。

3.扫把星的大名

高二A班的体育课正好和高一的自由活动时间撞在一起。夏知记着上午那人的建议,等到高一的学生解散后,她鬼鬼祟祟地跑到室内体育场,一眼就看到了门口三列整齐的储物柜。

“傅谈星是A班1号,储物柜密码是728064。”

数字为1的储物柜在最上头,夏知踮着脚才勉强够到密码锁,费了半天劲才打开柜门。崭新的限量版AJ正躺在柜子里。夏知狂喜,伸手去拿鞋子的时候,从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暴喝:“那个女生在干吗!”

她惊慌地回头,负责看管体育馆的保安大叔气势汹汹地向她走来。“我、我、我拿东西。”

“这是你的柜子吗,你就拿东西。”大叔拎着她的衣领,看了一眼柜门编号,一副见怪不怪的口气,“我知道小傅很受欢迎,但是你们这样偷偷摸摸拿人东西就是不大好。大叔我也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你喜欢他可以换种方式嘛,为什么非要这样呢。”

“我没喜欢他。”夏知欲辩不能。

“那你就是有偷窃癖?”大叔眯起眼,“看样子你要和我去教导处一趟了。”

我没有,我不是!夏知哭丧着脸,百口莫辩。

“谈星看什么呢?心不在焉的。”几个经常一起打球的男生发现傅谈星今天心情格外好,就是打球时候心不在焉的,一个劲地看着门外,脸上的笑容从来没有下去过。

等到夏知心不甘情不愿地被保安拖到大门口,傅谈星把球往别人怀里一扔,这才施施然出去喊住保安大叔:“等一等,叔叔,这是我朋友。”

“小傅,她拿你的东西。”

“辛苦叔叔费心了,是我让她去拿的。”傅谈星笑眯眯地从保安手里解救下夏知,看着夏知张大嘴一副脑筋转不过弯的样子,越看越觉得可爱。到底还是没忍住捏了把夏知的娃娃脸。

夏知愣了好半天,难以置信。

“这是你的柜子?”

“对。”

“他说你是小傅?”

“是的。”夏知傻眼的样子太过可爱,傅谈星恶趣味爆发,把人家柔顺的妹妹头弄得宛如鸡窝。

夏知本来就大的眼睛这下瞪得更圆了,指着傅谈星的手指微微颤抖:“所以……所以你是傅谈星?”她受到了深深的伤害,在傅谈星点头的那一刻扑上去,张牙舞爪地要和人拼命。

奈何她个子不高,傅谈星伸长一只胳膊撑着她的脑袋,她怎么也挠不到人,像是一只短手的霸王龙。

傅谈星!我和你势不两立!

开学第一天就过得极其不顺利,夏知愤怒地把这句话写在A4纸上,还用红笔加粗,写了好几遍。

傅谈星就是个人模狗样的扫把星!看一眼就要倒大霉!今后一定要避着他走!

但是有些事情并不是夏知个人意志能够决定的。比如傅谈星每天雷打不动地经过她的班级门口,再比如夏知是特招生,傅谈星也是,这就导致夏知似乎陷入了一个名为“傅谈星”的怪圈,走到哪儿都有傅谈星的身影。

上学时,傅谈星作为学生会干部要在学校门口检查;早操时,傅谈星又带着一群人登记早操出操人数;课间夏知去倒水,茶水间离办公室很近,又总能看见傅谈星笑容满面地走进办公室……原本想趁着竞赛生培训时好好喘口气,可谁知道傅谈星向学校提议,建议高一、高二的竞赛生在一起学习,方便建立一对一学习小组。

苍天哪,您就不能收了傅谈星这个妖孽吗!夏知愁眉苦脸地盯着名单上仅剩的一个人,很是不情愿地抬起头,对傅谈星说:“我不能换个人吗?”

傅谈星手指轻点桌面,故作为难:“可是你也知道班上人就这么多,从哪儿给你换一个人呀。”他顿了顿,故意激夏知,“你该不会是……怕我吧?”

夏知最经不得激将法,当下就撸起袖子辩驳:“谁怕你了,组就组!”

傅谈星望着她气势汹汹的背影,哑然失笑。

4.哈雷彗星的三种称呼

和傅谈星组成学习小组是一件好坏参半的事情,好处是傅谈星虽然“狗”,但是知识掌握得扎实,再难以理解的知识只要经过他的口就变得浅显易懂许多。夏知在及格线边缘徘徊的语文成绩很快被带到了三位数。而坏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傅谈星是风云人物,不仅在江城一中,连隔壁学校都有他的迷妹。不近女色的高岭之花突然有了一个学妹搭档,攻克不了傅谈星,那和搭档夏知拉近关系总没有问题吧?

夏知收礼物收到手软,只是每件礼物上面都贴着一张便笺条,字迹不同,中心思想是共通的:帮忙把东西带给傅谈星,谢谢。

连续当了一个月的“快递员”,夏知不乐意了。她瞪着傅谈星,气势汹汹:“扫把星,你是故意的!”

傅谈星好整以暇地翻开练习册,轻描淡写道:“那又如何。”

夏知把礼物一丢,扑上去就要制裁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为了避免重蹈上次短手短脚够不着人的覆辙,夏知这次特意站在台阶上。够是能够到人,不料傅谈星后退一步,夏知重心不稳,顺着惯性向前倒去,正好扑个满怀抱。

傅谈星身上有着淡淡的冷杉味道,清冽好闻。男生稍高的体温透过薄薄的夏季衬衫传导过来,如同热力传导一样将夏知的脸烫得通红。

“夏知,”头顶上传来男生的声音,“运动会来看我参加跳高比赛,看完我就帮你解决问题。”这番话顺利地转移了夏知的注意力。她狐疑地看着傅谈星,伸出小拇指:“拉钩,说话不算数你就是小狗。”

两根小拇指钩在一起,大拇指盖了章。

运动会那天,夏知早就把“要看傅谈星比赛”这件事忘在脑后。毕竟运动会可以光明正大地吃零食追剧,比赛有什么好看的。直到广播里传来叫号声:“请参加跳远的符谭兴同学到检录处报到。”她这才慌慌张张地往比赛现场跑。

可等跳远比赛结束了,她都没有见到傅谈星。

基于傅谈星一直以来的人品,夏知很难不产生一种怀疑:难道自己又被骗了?傅谈星的嘴,骗人的鬼。

上午比赛快结束的时候,在夏知心里贴上“骗子”标签的人却突然出现在她们班方阵前,面无表情地冲夏知钩钩手指头。一见到傅谈星是这个表情,夏知顿时觉得不大妙,她缩缩脖子,决定先下手为强,开口质问道:“你人呢,不是参加跳远比赛吗?”

傅谈星顿时又好气又好笑,自己在比赛时候等了半天没看见人,一结束比赛立刻过来找夏知,结果这个没心没肺的小家伙连比赛项目都记错了。他反问道:“谁和你说我参加的是跳远啊?”

“广播啊。”夏知格外理直气壮。正巧广播在通报上午的比赛结果,念到“高二男子组跳高比赛第一名,高二A班傅谈星”时,夏知彻底傻了眼。傅谈星挑眉,从身后搂着夏知的脖子不由分说地把人带到领奖台旁,脱下外套盖在她头上,让她在这里等着。

夏知好不容易把带着傅谈星味道的衣服从脑袋上扒拉下来,头发乱糟糟的。领完奖的傅谈星笑眯眯地把她拉到自己身前,顺手扒拉两下她的头发,拉着她合照。

女生看到镜头都会十分警觉,夏知下意识地想要梳理发型,奈何傅谈星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不能挣脱半分。她对傅谈星怒目而视之际,咔嚓一声,摄影师已经按下拍立得的快门。

“啊,啊,我的形象!傅谈星!”看到吐出来的照片,夏知恨不得把它原地销毁。照片里的傅谈星光风霁月月,身边只到他肩膀的自己面目狰狞,怎么看怎么不搭调。傅谈星眼明手快地把照片高高举起,逗夏知道:“我觉得挺好看的。你抢这张照片,该不会是暗恋我吧?”

“我昏了头才暗恋你!”夏知啐了一口,“抢我车的扫把星!”

“符谭兴。”傅谈星突然喊道,赢来夏知一个白眼:“干吗,你觉得自己名字特别好听啊。”一个有点眼熟的男生从不远处跑来,很是熟稔地和傅谈星打了声招呼,他看见夏知,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样,惊喜道:“你就是借给我车的那个人吧!我说瞧着眼熟呢!”

啊?什么情况?夏知很是茫然。傅谈星一脸无辜:“介绍一下,这位是符谭兴。”

符谭兴虽然名字读起来和傅谈星一样,但性格却是天差地别。傅谈星是闷骚,符谭兴就是话痨。这位仁兄热情地握着夏知的手叨叨个没完,话题从“借车一用,救我狗命”扯到了“竞赛班的题目好难,你们好辛苦”,又突然回到了“傅谈星人气好高哦,跳高好厉害哦”……漫无边际,天马行空。

直到这位仁兄热情洋溢地奔向自己的同学,夏知的脑筋才勉强转过弯来。“你不是抢我车的人?”这么久以来,她一直限在乌龙事件里,丢人丢大发了啊,“你怎么不早说啊!”夏知哭丧着脸,觉得自己颜面无存。

“你是不是觉得特别对不起我,”傅谈星拍拍她的小脑袋,“没有关系,只要你肯举着这张纸从这里走到大门口,我就原谅你。”

夏知定睛一看,纸上印着硕大的一行字:谈星哥哥最厉害了啦。边上还贴着一个粉红色的爱心。

“傅谈星!你能不能要点脸!!”

5.宇宙大爆炸诞生命运

夏知觉得傅谈星这个人惯会装模作样。在其他人面前端的是公子如玉的温润模样,在自己面前就皮得让人牙痒痒。奈何全校女生几乎都被他的好皮囊蒙蔽,提起他就是一副崇拜的模样,就连老师也不例外。

实验课上,老师特意用傅谈星举例,引起班上女生一阵惊呼。“傅谈星到底有什么好嘛。”下课正好轮到夏知做值日,她费解地问道。

“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夏知的同桌摇头晃脑,“不是谁都有机会可以和傅神当学习搭档的。一周有四天可以近距离接触傅神,实在是太令人羡慕了。”

夏知皮笑肉不笑地牵起嘴角,把手上的试管清洗干净送进柜子里,道:“是吗?”何止一周见四天。夏知就纳闷了,傅谈星明明上了高二,怎么每天游手好闲得和小学二年级一样,一天能在自己面前晃个好几次,课间还会特意跑到班级门口,一本正经地给自己一本练习题,还美其名曰说是“竞赛的拓展题目”。再不然就是在小卖铺蹲守,抢走自己新买的垃圾食品,再塞过来一堆酸奶水果,言之切切地说,“吃了这些能长高”。

怎么会有这么烦的人啊。

夏知叹了一口气,再次检查了实验室的水电总闸,和同桌一起在值日签到表上写下名字,锁好门准备回家。她们出实验室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七点半,天色已晚。

也不知道是保安提早锁门还是有人恶作剧,实验楼的大门被人从外头反锁得严严实实,从里头怎么也打不开。屋漏偏逢连夜雨,楼上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没多久就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火灾报警器尖锐地响起。

同桌吓得当场要哭出声,紧紧攥着夏知的胳膊。夏知也慌得出奇,狠狠咬住舌尖让自己清醒一些。她拉着同桌快步走到厕所,脱下外套用水打湿捂住两个人的口鼻,蹲下身子,安慰同桌的声音都在颤抖:“别怕,很快就会有人来的。”

浓烟越来越大,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夏知觉得周边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就在快要喘不过气的时候,她听见了傅谈星着急的声音:“夏知?夏知你在里面吗?”

宛如天籁。

她看见出现在门口的傅谈星,第一次觉得这个人真的好看。

傅谈星也顾不得这是女厕,大步上前一把将人揽入怀中,他的声音微微发颤着:“没事了,没事了。”

天知道他想到夏知可能在实验楼里的时候有多慌张。晚饭时候,他跑到校外买了夏知喜欢吃的鸡蛋汉堡,可等到快上晚自习也不见她出来。算了算夏知的课表和值日安排,傅谈星猜测夏知应该是在实验室做卫生。等他到实验楼门口接人的时候,却看见实验楼楼顶黑烟弥漫,大门却反常地早早锁死。

夏知很可能还在楼里。这个认知让他心头发慌,第一次慌得六神无主,不是自己。

他揽着夏知,是在安慰夏知,也是在安慰自己。

傅谈星身上一如既往有着淡淡的冷杉气味,那是让人安心的味道。

6.彗星与流星的差别

英雄救美总是会让人心潮澎湃。

也许是傅谈星偷偷下了蛊,也许是习惯成自然,也许是那个怀抱太过温暖醉人,在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后,一夜之间像是触动了什么开关一般,夏知面对傅谈星时总会有那么一丢丢的不自在。这种不自在很快被她用玩笑般的语气掩饰过去。

她觉得傅谈星大约是偷偷在身上装了反光板,不然怎么自己在茫茫人海里一眼就能发现傅谈星这个闪光体。就和太阳似的,耀眼得夺目,很难让人忽视。

夏知知道傅谈星很优秀,只是没想到他居然优秀到这种地步。傅谈星才高二,就已经受邀加入国内顶尖量子实验室了,基本确定保送A大。

加入实验室后,傅谈星在学校的时间就少了许多,通常一个月只回来一次。每次回来,他都会给夏知带一本崭新的错题集。

司空见惯的人突然不见,夏知这才发现习惯的可怕。

她习惯了每天课间出现在教室门口的傅谈星,习惯了早操时站在高中部冲自己坏笑的傅谈星,习惯了下课时和自己抢饭的傅谈星,习惯了竞赛班里给自己讲题目的傅谈星……现在这些都变成过去式,留下一片空白在那里。

夏知忍不住去想傅谈星现在会在哪里,会在做什么。等她和同学聊天时多次不经意地提到傅谈星,夏知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似乎完蛋了,早早地就掉入名为傅谈星的圈子里。

有什么东西迎着料峭春寒悄然发芽,在心底无声无息地织成一张大网,网住那颗跳动不安的心脏。

眨眼就是高三。高考前傅谈星特意请了两周的假陪夏知温书。

虽然夏知嘴上说着不需要傅谈星,可心里却很高兴。

“夏小知,我可是在实验室里夸下海口,说我的学妹聪明又伶俐,在我的帮助下一定能进入A大,你可要加油啊。”傅谈星说,“A大的物理系全国第一,我觉得很适合你。”

夏知正在和文言文做斗争,整个课本被她弄得皱皱巴巴的。她头也不抬,很是习惯地问道:“傅谈星,这句应该怎么翻译呀?”

傅谈星失笑,站在夏知身后,手臂撑着桌子,臂弯和桌子形成一个狭小的空间。夏知就在其中,冷杉气息铺天盖地,把她被文言文折磨得不太灵光的脑袋席卷得更加昏沉。

心脏不听使唤。

夏知低头捂着胸口,生怕从指缝间漏出的心跳声会被傅谈星听见。

“夏知学妹,希望在A大也能听见你喊我学长。”傅谈星笑道。

谁要当你的学妹。夏知心慌意乱地翻弄课本,连书里夹着的纸落到地上都没有察觉。我才不想当你的学妹呢,夏知想。

7.彗星的轨迹是重逢

报志愿的时候夏知没有报A大,她背着傅谈星鬼鬼祟祟地报了A大隔壁的P大,同样也是物理专业。两所学校离得很近,过个天桥就到了。

A大的量子实验室开学时间和P大一样,夏知特意早几天来报到。趁着新生报到后有空闲,她背着小包逛悠到A大,想给傅谈星一个惊喜。

实验室的位置听傅谈星说过几次,就在A大网红隧道的中段。虽然是开学季,但是隧道里还是有不少游客。临近实验室的地方围了许多人。夏知按捺不住好奇心,凑到人堆里踮着脚向里看。

被团团围住的人居然是傅谈星。

傅谈星穿着白大褂,衬得整个人更加清冷矜贵。他冷漠而礼貌地拒绝了女生的请求:“不好意思,我没有手机,不能交换号码。”

这年头哪有不用手机的人。傅谈星这个拒绝的理由可以算是极为敷衍。被拒绝的女生也不恼,笑道:“那其他联系方式呢?”

一阵怒火没来由地烧起来,烧得夏知心口酸溜溜的。怒由心中起、恶向胆边生,身体比头脑先一步做出反应。

夏知从人群里挤进来,一个大步跨到傅谈星面前,在头脑反应过来之前,一声“男朋友”已经脱口而出。

被夏知挽住的胳膊骤然紧绷,继而很快松懈下来。傅谈星轻笑一声,语气宠溺:“你怎么过来了?”他带着夏知朝学生咖啡厅走去,隧道里的灯光明晃晃的,将两个人的影子斜向拉长,重叠在一起,难以分开。

直到面前端上两杯咖啡,夏知才意识到方才自己说了什么,小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她埋头,似乎要把自己埋进热气腾腾的咖啡里,死活不肯抬头。但即使不抬头,她也能感受到有道视线一直落在自己身上,似乎要把自己看出花儿一样。

先发制人总是没错的!实在受不了傅谈星含笑的眼神,夏知一拍桌子,色厉内荏地质问道:“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

傅谈星逗她:“你刚刚喊我什么,再喊一声吧。”

红色的餐巾纸似乎有生命力一般,顺着手往上侵染,夏知红得和煮熟的虾子似的。她气势汹汹地掩盖心虚:“憨憨!”

傅谈星挠挠耳朵:“我刚才好像听到的不是这句。”他从白大褂的兜里翻出一张被塑封好的纸,上面的字迹很是眼熟。定睛一看,夏知彻底坐不住了。

字迹是自己的,纸上写满了傅谈星的名字。还在边上用花体英文写了一句情诗。

这纸不是夹在语文课本里吗,怎么会在傅谈星手上?

这样的举动很奇怪,傅谈星会不会以为自己是痴汉啊?夏知下意识地拔腿就跑,连声招呼都不打。

8.摘下星星送给你

人一旦感到丢脸,就很想把过去的事情删除干净,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夏知觉得自己就是那只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始终不敢面对问题。

她狠狠心拉黑了傅谈星,又生怕傅谈星来学校找自己,索性申请了学校保密级项目,进入P大的实验室打下手,忙得和陀螺似的团团转,一点空闲时间都没有。

可谁料到,平日里针锋相对的两所学校有朝一日居然开放了共享课程,甚至还弄起了交流生计划。傅谈星居然成为自己实验室的指导员。

夏知觉得天都要塌了。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命由天不由我。她躲在实验室顶楼天台长吁短叹,身后却传来一声叹息,惊得她汗毛倒竖。一回头,又是傅谈星。

天台的门在傅谈星身后,夏知瞅了瞅距离,默默计算了一下从傅谈星身边跑过去,夺门而逃不被抓住的概率——概率为零。

她试图不动声色地离开,小心翼翼地贴着墙一点一点向门的方位移动,靠近傅谈星时却被傅谈星一把抓住胳膊,带入男生温热的怀中。

“夏知。”傅谈星说,“我高中时候给你的错题本还在吗,你看看每一本的尾页。”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夏知觉得似乎傅谈星声音有些颤抖。

傅谈星给的错题本,夏知一直没舍得丢掉,冒着行李超重的风险也带到了学校里。第二本错题本的最后一页有个漂亮的星星图案,星星上有傅谈星的英文名。五本错题本尾页上的单词连在一起,就是一句话“The star belongs to you”——星星属于你。

把傅谈星从黑名单里放出来,傅谈星的电话几乎在下一刻就打进来。

电话那头,男生的声音温柔。

他说:“我拍下一颗行星的命名权,将大熊星座边上的一颗小行星取名为傅谈星。我想把这颗星星送给你,夏知,你愿意收下这颗星星吗?”

就像一场梦一般,让人沉醉不愿醒来,生怕动静一大美梦会破碎。

夏知屏住呼吸:“如果我不收呢,你想送给谁?”

傅谈星叹了一口气:“那我就只能和高中一样死缠烂打了。毕竟会在我名字边上写英文诗的人就那么一个。”

夏知愣了片刻,捂着脸低声说了句英文,接着她红着脸飞快地掐掉电话。

电话那头的傅谈星低低地笑出声。

她将那句英文换了主语和宾语。

她说,星星属于你,而我也属于星星。

睡前小故事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

// 此处地址改为你的js文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