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在线捕心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10日 / 分类:言情小说 / 89 次围观 / 哄女朋友的睡前故事

警官在线捕心

文/椹桉

简介:

陈法医和林警官在犯罪现场第一百零八次吵起来了,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这是陈法医故意吸引她注意力的一贯手法,可是这位女主角反应也太迟钝了些吧?!

(一)

林警官和陈法医在犯罪现场又吵起来了。

在痕检科和后勤部的人的十几双眼睛下。

“……这很明显是一起凶杀案,我要求立案调查。”陈昂穿着白大褂,玉树临风地站在那里,惹得经过的小女生频频回头看。

林重锦坐在路边的长椅上跷着二郎腿,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

她吊儿郎当地说:“行啊,你给我找出尸体来。找出尸体来,我就给你立案。”

“你不立案,怎么调查找出尸体?”

林重锦耸耸肩:“那个就是你的事了,反正没有尸体——就不能立案。”

陈昂尽量心平气和地说:“你想想,从这么高的楼跳下来,怎么可能只有一摊血?你当是雪人,化了啊?!”

林重锦漫不经心地拍了拍衣服上蹭到的灰尘:“那谁知道啊,万一是让野狗什么的叼走了呢。”

陈昂觉得这女的脑子里简直有坑,他看傻子似的看着林重锦:“校园里有野狗?”

林重锦不接话,只说:“没有尸体就不能立案。”

绕过来绕过去又绕回到这个问题,陈昂简直要抓狂。

“林重锦,你这是强人所难,无理取闹!”

林重锦满不在乎地吐出嘴里的狗尾巴草,歪着头看他:“我就是强人所难、无理取闹,有本事你找出尸体来啊。”

陈昂咬咬牙,点了点头:“行,我找,你给我派两个人,我……”

“不行的哦。”林重锦笑眯眯地打断他,“没有立案就不能动用警力资源。”

陈昂:“我怎么还没掐死你呢?”

林重锦继续笑眯眯:“杀人犯法。”接着她裝作很疑惑的样子,“咦,尸体不在,要法医干什么呢?来,小贾,把无关人员清理出现场。”

陈昂被两个小警察客气地请出了现场。

临走前,陈昂撂下一句话:“林重锦,你行,咱俩局里见!”

林重锦还是笑眯眯:“奉陪到底。”

等到陈昂开车走了,林重锦立马变了个脸。

她环视了一遍周围站着看热闹的警员们,板起脸呵斥道:“都傻站着干什么啊?看耍猴儿吗?还不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有一个警员小声问:“老大,查什么啊,不是说不立案了吗?”

林重锦拿本子狠狠敲了一下他的脑袋:“你是不是傻?这么一具尸体消失了,你觉得没有猫腻?”

警员摸了摸被砸的脑袋:“那老大你刚才……”

“哎呀,那是故意气他的。”

“哦……”警员似懂非懂。

不出林重锦所料,她刚回警局就被局长叫去问话。

“听小昂说今天那起校园坠楼的案子你不同意立案?”

林重锦心里暗骂陈昂打小报告,面上却笑着说:“怎么会呢,同意,非常同意。局长,您看我申请书都写好了。”

局长点点头,笑着说:“林队长最近对工作是不是不太上心?昨晚又带着警队里的人去喝酒了是不是?喝完酒还去了KTV包夜?”

林重锦:“呃……”昨晚我发朋友圈明明屏蔽局长了……该不会是……

陈昂!

“想进局子吧?啊!发配流水线以示警戒,下不为例!”

林重锦从局长办公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就遇上了倚在墙上似笑非笑的陈昂。

林重锦白了他一眼,径直就走了,什么都没说。

陈昂偏还追上去。

“你跟着我做什么?”林重锦顿住脚,转身问他。

陈昂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这条路是你家的吗?只能你走,不准别人走?”

林重锦咬牙切齿地笑着点点头:“行,能走,随便走。”说着她就快速跑下楼梯,陈昂紧追其后。

林重锦往右拐,他也往右拐;林重锦往左拐,他也往左拐;林重锦上楼梯,他上楼梯;林重锦下楼梯,他也下楼梯。

跟在林重锦身后,为了硌硬她,他故意说:“林队长,你这体能有些下降啊,得加强训练。”

林重锦勾唇一笑,没有答话。接着她脚下一转,进了女厕所。

陈昂……差点没刹住车。

林重锦慢悠悠在厕所里洗了个手,出来后,发现陈昂还没有走。

他正在打电话。

骨节分明的大手抓着手机,黑色的手机壳衬得手指越发性感好看。

林重锦不得不承认这男人单看外表是挺迷人的,要是加上性格……算了吧,没有哪一个女人能忍受得了。

陈昂收了线,走了过来,说:“去学校查监控的警员报告说,学校里的监控,凡是能拍到那儿的,监控记录全被删除了。”

“那学校保安知道这件事吗?”林重锦甩了甩手上的水,正要随便往身上抹时,陈昂皱眉递过来一块干净的手帕。

林重锦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接过来。

“保安说不知道,但为了保险起见,已经把他带回局里问话了。”

“好,让他们先审着,你跟我再去趟犯罪现场。”说着,林重锦把用完的手帕扔给他。

陈昂接住后,神色如常地折了几下塞进口袋。

血迹是在一栋宿舍楼前的空地上被发现的。

“没有拖拽痕迹,凶手有运输工具。”

林重锦点点头。

两人一起上天台。

“今天痕检科的同事在这里发现了一些布料,经化验发现成分是聚酯纤维,应该是从这里被推下去的。”林重锦指了指一处栏杆。

陈昂看了一眼后摇摇头:“现在尸体还没找着下什么定论都还太早。”

天台上的风很大,林重锦的长发被吹得扬起,发丝在风中舞动,露出那张漫不经心的面庞。

她眯着眼,说:“你是法医,你相信尸体会说话,但我是刑警,我相信现场会说话。”接着,她转身指了指,“这个天台的门平常都是被锁起来的,钥匙在宿管阿姨那里。”她伸手摸了一下栏杆,然后把手指伸到陈昂面前给他看手指上的灰尘,“一个不常有人来的天台,突然有一天有人从上面掉下去摔死了,天台上只有一个线索,你说这个线索是不是关于这个案子的?”

陈昂没回答。他嫌弃地看了一眼林重锦手上的灰尘,说了句:“你真脏。”

林重锦:“……”关注点清奇啊,不过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男人可以龟毛到这种程度?!

陈昂把他的手帕从口袋里掏出来丢给她,然后才不急不慢地反驳她。

“说到底,你也只是在推测。”

“推测又怎么样?”林重锦不甘示弱,“我所说的这些是根据现有线索而进行的合理猜测。”

“这栋楼有八层,二楼到八楼的全部窗户都被安上了防盗窗,唯一的线索就是天台上发现的布料。话说这是连实习警员都知道的常识,陈法医你怎么总是跟我抬杠?杠精吗你是?”林重锦把手帕一巴掌呼在陈昂的身上。

陈昂一只手握住林重锦的手腕,另一只手抽出帕子,心情很好的样子:“没错,我的业余爱好就是去网络上当杠精,整天怼天怼地怼空气。”

林重锦冷笑了一下,把手腕从陈昂手里抽了出来,有点不耐烦地骂了句“滚蛋”。

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被陈昂握过的手腕像是有电流通过般,正在微微发麻,手心似乎还能感受到陈昂有力的心跳。

一下,两下……

(二)

林重锦一直没有着急找尸体的原因是,她认为运走尸体的那个人无论是把尸体搬出学校还是藏在学校,都会被人发现,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凌晨四点二十分,林重锦被电话铃声吵醒。

她闭着眼,伸手在乱七八糟什么都有的床头柜上摸了半天才摸到手机,吝啬地将眼睁开一个小缝,瞄了一下来电显示,然后按了接听。

“你小子最好有什么要紧的事,不然我打爆你的狗头,你信不信……”

“老大,发现尸体了。”

林重锦顿时就清醒了。

她睁开眼,翻身下床:“在哪里发现的?”

“复圣中学女生宿舍。”

林重锦洗漱完回卧室拿手机的时候,看了眼自己的被窝,叹了口气。

要是天天来这么一下子,还真是能治好她多年赖床的毛病。

林重锦赶到的时候,警局的同事已经安抚好了宿舍楼里的女生们,那间发现尸体的宿舍被拉上警戒线保护了起来。

林重锦跟同事打了个招呼,进了宿舍。

三个穿着睡衣瑟瑟发抖、满眼惊恐的女生坐在一张床上,旁边有女警员在低声安慰她们。

另一个女生自己一个人坐在一张床上,垂眸看着地上蜷缩的尸体,面无表情,无论旁边的警员说什么,她都一言不发。

林重锦看了一眼正在做初步尸检的陈昂,然后在那个女生面前站定。

周围的同事都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忙忙碌碌地调查取证,唯独她二人在原地一动不动,保持缄默。

突然,女孩开口了:“我见过你。”

林重锦“嗯”了一声,暗自猜测应该是前几天在现场的时候。

说完那句话后,女孩又陷入了沉默。

林重锦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女孩。

洗到发白的棉质睡衣,打了两个补丁的袜子,手腕间磨得发亮的红绳……以林重锦七年的从警经验判断,她看不出女孩会是杀人凶手。

“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林重锦试探着问。

女孩抬眸看她,定定地看着她,突然笑了。

“我很羡慕你,也很想成为你,你很勇敢。”她说。

她又说:“把我抓起来吧,我是凶手,不要再继续往下查了。”

林重锦皱眉:“可你并不是凶手。你自己心里清楚到底谁才是凶手。”

“那又怎么样呢?”女孩说,“只要有一个人来认罪就好了啊。”

“你才十六七岁,那样的后果不是你能承担得了的。”

女孩看林重锦的目光近乎清澈:“那真的不重要,罪有应得的人死了,我很开心。”

……

女孩在被带上警車前说了一句话。

“有人住高楼,有人在阴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

林重锦看着警车呼啸着远去,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陈昂走了过来,问,“你这边是什么情况?”

林重锦叹了口气:“还不能确定凶手是谁,但凶手一定跟那个女孩有关系。”

陈昂点了点头,又说:“我大概检查了一下尸体,除了头部,其他部位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初步判定是高处掉落造成的颅骨骨折和脊椎断裂。”

林重锦:“说人话。”

陈昂:“……死于摔伤。”

林重锦没有半点跟他调笑的心思。

她有些烦躁地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刚抽出一支点燃,就被陈昂夺过去,掰成两半,扔在地上,用脚踩灭了。

林重锦:“……”你夺就夺,你还掰断它干什么???

还没等她把愤懑发泄出来,就被陈昂塞了一嘴糖。

“瘾上来了就吃糖,瘾上来了就吃糖。”说着陈昂把她手里的整盒烟都抽了出来,甚至连她口袋里的打火机都不放过,然后往她手里塞了一包大白兔奶糖。

林重锦:“………”她还能说什么?

于是接下来的画面就变成了林重锦吃着大白兔奶糖,与陈昂沉默着对望。

其实她很久都不抽烟了,因为陈昂不是第一次夺她的烟。今天只是因为心情不太好,她想抽一根来让心情平静。

林重锦把大白兔奶糖的糖纸折成方块丢进自己口袋,然后她问:“死者是男性?”

刚才她也只匆匆看了一眼,没太辨认出到底是男是女。

“对,男性。”陈昂又补充了一句,“年龄大概在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

林重锦转身看着学校大门上“复圣中学”几个大字,神色阴沉。

一个中年男人被杀死,一个花季少女知道内情,却一心替凶手顶罪。有些东西呼之欲出,但林重锦不希望是那样。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林重锦滑开接听。

电话那端的背景音很嘈杂,有车鸣声,人们的交谈声,刹车声……甚至隐隐约约还有救护车的鸣笛声。

林重锦皱眉:“发生了什么,你们在哪里?”

打电话的警员气喘吁吁道:“……老大,那个女孩……好像死了。”

“什么?”林重锦瞳孔紧缩,她低吼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开车去局里的路上,她突然说肚子疼,想上厕所。小张刚停下车,她就打开车门,冲到了路中央,当时一辆超速的面包车正好开过来……”

林重锦沉默地看着自己面前用证物袋装着的女孩的物品。

不过才几个小时,一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就这样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消失了。

林重锦拿起透明的证物袋。

袋子里只有一根磨得发亮的红绳和一枚小小的胸针。

林重锦看着胸针上的图案,觉得眼熟极了,仔细一想,想起这好像是个孤儿院的院标,自己几年前曾去过那里做志愿者。

女孩说见过她,难道是说的那个时候?

过了一会,陈昂从解剖室里出来了。

他的表情有些沉重,林重锦有点不敢开口问他。

陈昂倒了杯水,慢慢说道:“……尸体多处瘀青,主要集中在腰腹部和大腿。右边肩胛处有一处骨质增生……处女膜,陈旧性破裂。”

林重锦突然扭头问一旁的警员:“第一个死者的身份查出来了吗?如果还没有查出来,我认为你就可以收拾收拾卷铺盖滚蛋了!”

警员被吼得一哆嗦:“……查,查出来了……第一个死者名叫武震,男,37岁,复圣中学高二年级级部主任,未婚,独居,为人风评不好,学生在私底下说他猥亵女学生……”

“猥亵女学生还能做级部主任?这个学校里的校长是吃干饭的吧!”

“……学校校长是他舅舅。”

林重锦冷笑:“怪不得这么肆无忌惮。”

“老大,”另一个警员走过来,“复圣中学医务室的医生林青山在第一个死者被发现的那一天出省了。”

林重锦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警员看着她平静的神情,忍不住问:“老大,咱们不去抓他?”

林重锦没说话,陈昂扔了份报告在警员面前:“抓?怎么抓?连武震指甲缝里的皮肤组织都是那个女孩的,抓林青山,我们有证据吗?”

“那怎么办?抓不着他,我们没法结案啊。”

“那就先不结。”林重锦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大白兔,剥开糖纸慢慢吃掉,“先把这个案子放着吧,等林青山几天,要是他来自首,我们就送他上法庭,要是他不来自首,我们就当武震是喝醉了,自己摔下楼,然后把他干过的那些脏事全部公布出来,再顺便让经侦科的查查复圣中学的校长有没有偷税漏税,私收贿赂。”

有的时候,罪恶是开在圣洁上的一朵无关痛痒的花。

女孩葬礼的那一天,林重锦和陈昂也去了。

就在葬礼进行到最后的时候,一个年轻的男人突然出现,他捧着一束白色雏菊放在女孩墓碑前,低低地说了一句:“对不起,我来晚了。”然后,他起身扶住了孤儿院院长。

院长拍着他的手叫他“阿山”。

年轻男人长相很普通,是那种丢进人群里就会立刻找不到的人,但他给人的感觉很安心,让人愿意全身心地信赖他。

葬礼结束,那男人弯腰跟老院长说了几句话后走到林重锦和陈昂面前:“两位警官,我们走吧。”

林重锦没动。

她手插着口袋看着面前的男人,说:“我听说你考上了×大研究生,前途一片光明,回来自首你难道不会后悔吗?”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低头笑了一下。

“这大概就是我与那些人不一样的地方吧。”他说。

(三)

案子告破,局长给特案组的人放了假。

林重锦在自己的狗窝里宅了兩天后,收到了来自物业的温馨提示:电费余额不足。

她又登录自己的支付宝查看账户余额。

余额数字让她伤心了。

再掐指算算,距离下一次发工资的日子……

还有一个月零二十天。

顿时,她感觉美剧不好看了,微博也不好刷了。

只沉思了三十秒,她就立马起身,风一般地收拾好自己的行李,用自己账户余额的最后一笔钱拦了辆的士,来到陈昂的家门口,按响了门铃,

陈昂开了门,头发还没有打理,身上胡乱裹着件睡袍。

他刚睡醒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林重锦推到一边。

看着登堂入室,且大摇大摆的女人,他断了的弦终于接上:“你干什么?”

林重锦找到他的衣帽间,把衣橱里他的衣服推到一边,然后再把自己的衣服挂在空位里。

陈昂看着她忙碌的背影,真心觉得这件事超出了自己的认知。

“你干什么?”他又问了一遍。

林重锦一边继续手上的动作,一边抬头看了他一眼:“你举报我带着弟兄们去喝酒,局长扣了我两个月工资,现在我连电费都交不起了,你得负责。”

陈昂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工作这么多年,还能一点积蓄都没有?”

“有,”林重锦言简意骇地答道,“都捐了。”

“捐哪儿去了?”

“孤儿院,山区。”

陈昂彻底无语了。

林重锦打开陈昂的卧室,把他的被子都抱出来,扔到沙发上,然后又从自己的行李箱里拿出枕头被子丢在床上。

陈昂:“……你又在干什么?那可是我的房间啊喂!”

林重锦关门的手顿住,她挑着眉探出头来说:“你弄没我两个月的工资,搞得我有家不能回,寄人篱下这么可怜,住你几天卧室怎么了?有问题吗?”

陈昂:“……没有。”讲真的,他一点也不觉得她可怜。

林重锦冷哼一声,关上门。

陈昂看着紧闭的房门,一时失语。

从早上到傍晚,原陈昂房间、现林重錦房间的门一直都没有开过。

陈昂实在是怕她死屋里。做好晚饭后,他敲了敲房门。

没有人回应。

陈昂轻轻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的情形让他有一瞬间认为自己开错了门。

满地的易拉罐啤酒瓶,随手乱扔的纸巾,空的零食袋……陈昂怀疑自己进了某个垃圾场。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在床上蜷缩着,捂着胃,冒了满头冷汗。

陈昂一看她这样,就知道她是又犯了胃病。

他叹了口气,顾不上满地狼藉,先去客厅倒了杯温水扶着她的头喂下去,然后又去拿她常吃的胃药。

看着她苍白着嘴唇,抱着杯子小口小口地喝药,陈昂后知后觉地生起气来。

“难受为什么不叫我?”

“没事,”林重锦不在意地说,“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老毛病了,忍忍就好。”

“有病你不知道要吃药?”陈昂忍不住提高了嗓门,“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幸好是有我在,要是你自己一个人胃疼还忍着,是不是疼死在家里,尸体腐烂了都没人知道!”

头一次,林重锦没怼回去。

陈昂不再说话,他到储物间拿了一个大垃圾袋,把地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部装了起来。

收拾完地上,他还觉得不够,又把桌子上没起开的啤酒一股脑全扔进了袋子里。

“哎,别……那些是还没喝的。”林重锦从床上起来,抱着幸存的啤酒不撒手。

陈昂极其冷酷地从林重锦怀里抽出那几听啤酒,毫不留情地丢进了垃圾袋:“还想喝酒,胃还要不要了?!”

林重锦可怜巴巴地望着他,没吭声。

“叮”的一声,厨房里的微波炉响了。

陈昂去厨房端出来了杯热牛奶放到林重锦跟前,说了句“趁热喝”,然后就开始跟满地狼藉做斗争。

林重锦披着陈昂的外套,抱着温暖的牛奶,胃里的抽痛得到了舒缓,看着他穿着家居服,认真且正经地干家务,心里没由来地很欢喜。

只是觉得一切都刚好。

时间刚好,他也刚好。

(四)

陈昂之于林重锦,怎么说呢,好像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又好像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人。

在林重锦进警队第三年的时候,陈昂来局里做了法医。

这男人浑身上下跟“法医”两个字没有半毛钱关系,好像脱掉白大褂、穿上定制礼服就能进去上流社会的舞会,跟人喝红酒、跳舞。

她看不惯这男人的矜贵跟龟毛,这男人也看不惯她的吊儿郎当。

两个人就跟死对头似的,每天不拌上两句嘴就觉得这一天没有过完整。

可当那天她胃病发作,被他好好照顾时,她才发现原来他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慢慢渗透进她的生活,悄无声息,润物细无声般,让她没有防备、没法拒绝。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越来越习惯他的陪伴,办案子的时候,哪怕他什么也不做,只是站在那里,都让她很安心。

是的,安心,这男人从头到尾带给她的感觉就是安心,好像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她回头,他就在她身后。

林重锦活得皮实,前一天还嘴唇苍白、流冷汗,今天就活蹦乱跳了。

她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了陈昂小时候的相册。

陈昂从小就长得白白净净、清俊秀气。

林重锦边看边笑:“哈哈哈……陈昂,你小时候怎么长得跟个大闺女似的啊……哈哈哈……有没有人在你上厕所的时候对你说,‘同学你走错了,这是男厕所。’哈哈哈……”

陈昂顿时黑脸,他恶狠狠地把手里的杯子“啪”的一声放在桌子上:“林重锦,我早晚得把你那张嘴都堵严实,快点喝药!”

林重锦嘴上没把门的惯了,她哈哈一笑不放在心上,端起桌上的药“咕咚咕咚”一口气干了,抹了抹嘴说:“我这不是夸你长得好看吗?好看是不分性别的。”

陈昂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翻着翻着,林重锦翻出陈昂高中时候的一张照片。

“你高中也是这所学校的?我怎么没见过你?”

相比林重锦的兴冲冲,陈昂的态度可以称得上是冷淡。

他瞥了一眼那张照片,什么时候照的,他也记不清了。

“我高中不在那里,我表弟在那里上学。”他说。

林重锦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哦,这样啊。”

过一会,她又问:“为什么你要做法医,听他们说你父母是经商的。”

陈昂顿了一下:“大概是因为喜欢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是看着林重锦的。

林重锦看着他的眸子,心脏狂跳。

为什么她有一种这句“喜欢”是说给她听的感觉?

(五)

什么职业都分淡旺季,刑警也不例外。每年总有那么一两个月,是犯罪分子最老实的时候。

这个时候,林重锦组里的组员就会拉帮结伙地窝在办公室里打斗地主。

林重锦玩了两把后,实在觉得没意思,她回工位翻了翻抽屉,想找点零钱去警局门口卖煎饼馃子的大娘那里买个煎饼馃子。

陈昂每天早晨起来不是三明治就是水果沙拉、燕麦片的,她实在是消受不起。

她也提出过抗议,说想要吃小笼包、鸡蛋灌饼、煎饼馃子,不想吃面包片、水果沙拉、燕麦片,结果被陈昂一句“不干净”就给堵回去了。

行吧,那她就自我满足。

最便宜的煎饼馃子是四块钱,结果林重锦找了半天也只找到三块五。

看着手里的三块五毛钱,林重锦深深地明白了没钱寸步难行的道理。

陈昂的视线从手机转移到林重锦身上。

“你在干什么?”他问。

“有钱吗?”林重锦问。

陈昂觉得有点好笑:“有啊,你要多少?”

“五毛。”

陳昂笑了,他拉开抽屉拿出钱包:“你要五角钱做什么?我……”

“买煎饼馃子。”林重锦答道。

陈昂立马变脸。他把钱包扔到抽屉里,然后关上,冷冰冰地说了两个字:“没有。”

林重锦艰难地咽下即将脱口而出的脏话,掉过头去问那群打牌的警员有没有五角钱。

“有,我有。”一个警员说,“你是去买张大娘的煎饼吧,给我捎一个,不加香菜。”

“我也想要。”

“给我带一个。”

“……”

林重锦喜滋滋的。她得意地瞟了一眼陈昂,正要过去收钱的时候,只听见陈昂又说:“不借给林重锦钱的人,今天晚上我请他去桂园吃饭。”

陈昂话音刚落,只见那几个警员齐刷刷地把头全转了回去,好像什么也没听见似的,继续打牌。

林重锦:“……”今天是跟这五毛钱死嗑到底了是吧?

陈昂叹了口气,暗道真是个祖宗,然后站起身来拉她:“走,你饿了我带你去吃别的。”

林重锦脾气上来了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我不,我就要吃煎饼馃子。”

陈昂皱眉:“你胃怎么样了,你心里没点数吗?吃这样乱七八糟的东西,胃难受了没人管你。”

林重锦:“不管就不管,谁稀罕让你管!”

……

周围的警员不打牌了,全都吃瓜看戏。

“……这怎么看怎么像男女朋友闹别扭。”警员1号说。

“……老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了?以前不都是一个眼神甩过去让对方闭嘴吗?果然爱情会拉低人的智商。”警员2号说。

“嗯?陈法医得手了?什么时候的事?”警员3号问。

“就算没得手也快了。”警员4号说。

“哎……你说老大也真够可以的!陈法医喜欢她这么久,我们都看出来了,她愣是一点都没看出来,把陈法医故意吸引她的注意,当作是他没事欠抽……也是没谁了,真是钢铁直女。”警员1号说。

“哈哈哈……不然呢,你老大就是你老大。”警员3号说。

……这边八卦得津津有味,那边争吵已经上升到两个人厨艺的battle。

“……你每天早上煎蛋都要煎煳一面,吃煳掉的东西会致癌的你知不知道!”

陈昂“呵呵”了两声,毫不示弱:“你还敢说我?你昨天晚上做的锅包肉里竟然放胡萝卜?!真是苍了天了,第一次见锅包肉里放胡萝卜!你知道我得是多违心才能夸你做得好吃吗?!”

林重锦气得脸红脖子粗:“我一直没好意思说你前天中午做的红烧猪蹄!你也算半个医生吧,猪蹄上的毛没刮干净你难道不知道吗?!”

“关我什么事?!”陈昂感觉自己的七窍都要生烟,“生猪蹄是从超市买的,超市的锅我不背!”

……

就在两人的争吵到了白热化阶段,突然响起了两声清脆的敲门声,紧接着是一句低沉悦耳的询问:“请问,林重锦在吗?”

陈昂和林重锦都没有扭头。他们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不知道,没见过!”

说完这句话后林重锦才觉出不对劲,她扭头看向门口,待看清门口的人时她显得讶异极了:“……徐鹤?你怎么来了?”

陈昂猛地转头。

他从照片上见过无数次的一个人站在办公室门口,对他们笑。

咖啡厅里。

徐鹤喊来服务生:“两杯摩卡,谢谢。”

“等等。”林重锦喊住要走的服务生,“一杯摩卡换成柠檬水,谢谢。”

徐鹤愣了一下,笑了:“怎么,换口味了?”

林重锦摇摇头:“没有,我胃不好,应该少喝咖啡。”

徐鹤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一样:“你才二十几岁啊,开始养生了?”

林重锦看着落地窗外的车水马龙,心里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陈昂。

“不是养生啊,人长大了,就该为自己负责。”她说。

徐鹤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

两人之间的空气安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徐鹤问:“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林重锦有些厌烦这样的对话,于是她毫不客气地反问:“你觉得呢?你希望我回答什么?好,还是不好?”

被呛了一句的徐鹤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笑了起来:“锦锦,你还像以前那样,脾气那么火暴。”

“不对,徐鹤。”林重锦平静地望着他,“人都是会变的,你没有察觉到我变,只是因为你还不够了解我。”

“怎么才算了解?我们曾经在一起四年。”

林重锦皱眉:“了不了解,并不能以时间长短来判断……你到底想说什么?”

徐鹤抬眼看她。他抿着唇:“这六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后悔,我在想,如果我当初没有选择去美国,是不是我们现在还好好地在一起?”

林重锦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似的笑了笑,她说:“徐鹤,你能不能别天真了,这个世界永远都不会存在如果。”她顿了顿,又说,“自己做出的选择,后果要自己承担,没有人有义务无限期地留在原地等你回来。”

林重锦的话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可徐先生的关注点清奇得很。

“你在怨我,是吗?你是不是还在乎我?”

林重锦简直想对天翻个白眼,人话都听不懂吗?自己曾经怎么会跟这么智障的人谈了四年恋爱?!

“我再说得直白点。”林重锦说,“这地球没了谁都能照样转,我离了谁都能照样活。四年前你选择理想前程,我不怪你,因为任何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但当你选择了去美国这个选项的时候,我们就是两条道上的人了,你懂吗?就好比两条直线相交后渐行渐远,再不会重合。”

说完这句话后,林重锦没有久留,她把咖啡钱和柠檬水的钱压在杯底:“四年没见面了,这杯咖啡就当是我请你喝的,希望以后我们再见面不是以这样的身份。”

她……确实变了很多。但干脆果断,不拖泥带水,依旧是她的作风。

(六)

那天林重锦翻到陈昂高中时期的照片,问陈昂高中是不是在那里上的,陈昂说谎了。

他没有什么表弟,他高中就是在那里念完的。

他也是从那里喜欢上她的。

喜欢上她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就是因为有一次她帮他揍了收保护费的小混混。

他高中的时候因为长相太过女性化,导致他经常被同校的学生欺负。林重锦是唯一一个替他出头的人。

林重锦当时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而他只是一个成绩很好的书呆子。

他不敢表白,只敢一步步地跟在她身后看她恋爱,看她分手。

她后来做了刑警,他就顶着全家的压力做了法医。

一步步走近她的时候,他只想着能待在她身边就好,可当他真的站在她身边时,他又贪婪地想占有她。

我真是没救了,他想。

就因为林重锦上午跟徐鹤喝了杯咖啡,陈昂一个中午加一个下午都没搭理她。

偏生林重锦又是个脑子缺弦的,陈昂表现得那么明显,林重锦愣是没看出来。

她还像以往一样跟陈昂说话,只是始终得不到回应。

于是她问:“陈昂,你怎么了?”

陈昂沉默。

她又问:“你嗓子疼还是哪里不舒服?”

陈昂依旧沉默。

过了一会儿,她又说:“好吧,你不说话没事,听我说,你点头或者摇头就可以了。”

陈昂没动,他想听听看这女人还能说什么。

结果林重锦憋了半天,就憋出一句话:“……我……我也想去桂园……”

陈昂立马合上手里的书,站起来就走。

果然他不能对这女人抱有太大的期望!

结果去桂园吃饭的时候,林重锦还是死皮赖脸地上了车。

跟林重锦一块上车的,还有一个说是自费只是去凑个热闹的徐鹤先生。

一路上相安无事。

到了地方后一行人下了车进了餐厅。

陈昂直接带他们去了预定的包厢。

挑位子的时候,陈昂和徐鹤坐在了林重锦的左右两边。

桌上气氛诡异得很。

来的警员都是人精,他们特别有眼色地拿着菜单讨论哪个菜好吃,把镜头交给三个主演。

但是很显然,主演之一的林重锦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主演的身份。

陈昂和徐鹤已经用眼神厮杀了好几个回合,林重锦还在没有察觉地低头玩手机。

过了一会儿,菜上来了。林重锦就一边看电视剧一边吃菜。

徐鹤夹了一块糖醋鱼放在林重锦的碟子里。

林重锦抬起头,对他笑着说“谢谢”,然后用筷子一点一点地剔出鱼刺,把鱼吃掉。

陈昂气得简直要捏碎自己手里的茶杯。

偏生他还得装高冷不能给林重锦夹菜!

……

林重锦吃饱后放下手机,站起身去了洗手间。

徐鹤也跟着出去了。

林重锦从洗手间回来,就在包厢门口的走廊上遇见了徐鹤。

“怎么不进去?”林重锦问。

徐鹤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点上后深吸了一口:“出来透口气。”然后他冲着林重锦晃了晃手里的烟盒,示意她也来一根。

林重锦看了一眼他手里的烟。

草莓爆珠,曾经是她的心头好。

但是……

林重锦笑了一下,她摆了摆手:“不了,谢谢,我戒烟了。”

徐鹤吸烟的动作一顿。他抬眼看林重锦,眼神有些凌厉:“你是认真的?跟包厢里的那个男人?”

林重锦脸上有些发热。她移开视线:“八字没一撇的事,你……”

“我哪里比不上他?”

林重锦顿了一下,然后看向他,问:“你是想听实话吗?”

“是。”徐鹤盯着她看,眼珠错也不错,执拗地想听到那个答案。

“在我看来,你哪里都比不上他。”林重锦说。

陈昂开门的手顿住。

“我跟你分手不是因为你去美国,而是因为你想要我辞掉刑警的工作跟你去美国。我们从来都不是一条路上的人。很遗憾,在跟你谈了四年恋爱后我才意识到。

“但是陈昂不是这样的,陈昂和我都坚信这世界上的唯一公理——公平;都坚信人在做天在看;都相信胜利是在正义者那方。

“A市平均一年有五十起案子,我们同事四年一起破了大大小小两百多个案子。他总说,‘活人你去审,死人我来审。’于是我就真的可以放心地出去找线索,这样毫无保留地相互依赖,荣辱与共、并肩战斗,在我看来,比单纯的情爱,更让人动容。

“我们在一起时,你带我去飙车,你带我去酒吧,你告诉我人生苦短,要及时行乐。但他要我戒烟,要我戒酒,告诉我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徐鹤,”她看着他,“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

徐鹤愣住了。半晌,他苦笑道:“你说你变了,但在拒绝人方面你一点都没变,依旧干脆利落,不给人一点希望。”

林重锦笑了笑,没说话。

徐鹤转身走向包厢。他想回去拿外套,然后离开。

可当他打开包厢门的时候,却避无可避地与陈昂对上了视线。

陈昂有点尴尬。

林重锦却好像一点也不意外。

徐鹤没说什么,与他擦肩而过,进了包厢。

林重锦勾勾手指让他过来。

待陈昂在她面前站定,她问:“刚才我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吗?”

陈昂脸红了:“……听,听到了。”

林重锦十分破坏气氛地看着他的大红脸嘲笑他:“就你这么薄的脸皮,你还想撩我?”

陈昂有些悲愤,谁知道这女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林重锦挑眉。

“……有。”

“好,那你说吧,我听着。”林重锦正色道。

陈昂抬眼看她:“你还记不记得那天你问我为什么做法医,我回答说喜欢。”

林重锦轻轻地“嗯”了一声。

“其实我说的喜欢,指你也指这个职业。”陈昂的目光平静而专注,“因为喜欢你,所以能感受到你的热忱;因为感受到了你的热忱,所以我选择了做法医,并且开始热爱这个职业。”

林重锦的眼睛亮晶晶的:“原来我在你心里这么重要呀。”

陈昂笑:“当然。”

若你探究我眼底的情緒,

定会发现我籍籍无名的野心,

想拥有你。

番外

若干年后,陈昂收拾东西,翻出一大盒大白兔奶糖的糖纸。

糖纸被折成小方块,满当当地塞了一大盒。

于是他问林重锦:“该不会我当年给你的糖,糖纸你一张都没丢吧?”

正在玩手机的林重锦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陈昂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哈哈哈,你一定从那时起就开始喜欢我了!”

林重锦关掉游戏退出界面,锁上屏幕,看着陈昂像傻子一样,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高兴,十分诚心实意地问了一个问题:“男朋友太沙雕,想换掉还来得及吗?”

陈昂扑到她身上:“晚了!”

“陈昂……陈昂你先从我身上下去……有什么……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

陈昂低下头,凑到她耳边,含着笑轻声说:“我有没有说过,你这张嘴我迟早给你堵严实?嗯?”

……

林重锦发誓再也不乱说话了!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青春风铃 - 十年旧梦
下一篇 : 月光着陆:愿你所求皆可得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