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上神假哭的声音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听,上神假哭的声音

文/萧小船(看更多,点击 桃之夭夭

简介:

青梨飞升九重天的任务,是拯救仙者们的冷漠情绪,用梨汁逼出他们的眼泪,来假装成一个有感情波动的成年仙,这方法对九重天上所有的神仙都管用……除了盛荼。砸她招牌不说,还吊着她的魂,勾走她的一颗心。这要是不负责,她就要攻击他了。

楔子

在千年以前,六界之内谁要是能修炼得道、飞升成仙,那全家都要放鞭炮庆贺三天三夜,直到炸掉自己家山头才算完的。

因为做神仙就是铁饭碗,只要捧上这个铁饭碗,日后就不用再去苦兮兮地去觅食,年终业绩优秀可以得双份奖金,等年纪大了退休还有养老金。

于是大批人马飞升上了九重天,过着踏实稳定的生活,经过千年,那颗曾躁动的心被蹉跎得毫无波动,笑是假笑,哭是假哭,都挤不出眼泪来。

天帝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大手一挥,在今年申报飞升的名单上圈了几个圈圈。

青梨萬万没想到她只是随便填了个表,就有人叫她去成仙,她还没来得及在山头放鞭炮,就被人拖上了九重天。

“我听说今年报名的人很多,但是天帝只批了两个,难道是我隐藏的智慧终于被发觉了吗?”

“不是。”引路仙君抬手往她身上一戳,梨汁酸涩的滋味在鼻尖蔓延开来,惹得人眼眶发潮。

“是因为你酸。”

第一章连盛荼上仙都感动,这是什么神仙爱情

“折春上神的求亲礼主题是‘我寂寞千年,只为等你出现',所以希望在场的嘉宾感动到哭得稀里哗啦。”

月牙一边说着,一边将一条长到似乎没有尽头的绸带往我身上缠。我任由月牙将我裹成个蚕蛹,被她安置在蟠桃园一棵枝繁叶茂的树上。

蟠桃园的花从门口往里面依次开放,遥遥地我闻到远处传来的花香,幽幽淡淡极是好闻。过了一会儿,参加求亲礼的嘉宾陆续到齐,人群中央,折春上神说着情话,但是语调毫无起伏,像是在吃饭报菜名。

绸带已经把我自己的身体勒到极限,只要往树干轻轻一撞就能有梨汁淌出,飞溅到下面,酸涩的滋味让人忍不住泪流。

“在场的所有亲友都为我们的爱情哭泣,紫灵你就答应吧!”

紫灵仙子面无表情,只有眼泪哗哗地流:“我答应——”

“等一下。”一道男声响起,凉得仿佛在寒冬腊月的冰水里浸过,听得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哆嗦。盛荼从人群中走出来,衣上湿了一小片,刚好晕在胸口处,勾勒得胸前曲线若隐若现,撩人非常。

我吞了吞口水,见他指着自己那张脸:“我并没有哭。”

众人:“……”这就很尴尬了。

盛荼也在嘉宾名单,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何月牙不告诉我?他可是九重天最著名的面瘫,连眨眼都很少,更别说哭这种技术活了。

我从男色中清醒过来,在心里把月牙骂了个狗血淋头。

折春上神已经看向我藏身的地方,目露凶光。

我紧闭了一下眼,用牙将花洒扔开,随后豁出去般从树上一下弹起。盛荼眼见着黑影压顶,可只是缓慢地眨了下眼,并没躲,我就这么直直地将他扑倒在地上。

他目光有些热烈,我咬着牙使着劲儿,将身体里剩余的高浓度梨汁从头到脚浇在他身上。

盛荼还是没反应,我只好将脸用力贴上他的。他人虽冷,鼻间气息却是灼灼,这么紧密地挨在一起,一呼一吸间热气搔到我的脸颊,我一颗心都跟着酥酥软软。

一滴梨汁飞溅到盛荼的眼里,他快眨了两下眼,随之一行清泪滑下。

我一个挺身蹦起来,带头鼓掌:“他哭了,连盛荼上仙都感动,这是什么神仙爱情。”

蟠桃园里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求亲礼在这种诡异的和谐中顺利完成。人群刚一散开,我强撑着的精神立马垮下,整个人像糗了的面条一样瘫在地上一动不动。

“你怎么了?”

我掀开眼皮,不知道盛荼为何走了又折回来了。

“梨汁榨干,脱水症状。”我说完半晌,盛荼也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我,看得我浑身不自在,“上仙……有事?”

盛荼出其不意地拎住我后背的绸带,双手将我一下高举过头:“我送仙子回去,仙子帮我做一件事。”

“不,不用,待会儿月牙会来……”

盛荼胳膊一抖,我在空中旋转一周,又落在他手掌上:“仙子还想说什么?”

这威胁真的是赤裸裸,可我人在他掌中,我不想被一路旋转着仿佛凡界耍大刀一样地被他带回去。

我艰难地挤出一句话:“说上仙你棒棒。”

第二章你吃饭才吧唧嘴,你们全家都吧唧嘴

我本是万寿山脚下的一棵梨树上结的果子。多年前唐僧师徒路过山上五庄观时,孙大圣噼里啪啦地将人参果树毁了,之后又注入法力使人参果树复活,植物都扎根于地,灵力往土里渗,连带着整座山上的花草树木全都跟着沾了光。

我就是在那一次生了灵识,后来又有机缘化为人形的。

但凡是一心向善的妖都有一个梦想,那就是飞升成仙,我也不能免俗。但用土地公的话来说,我资质一般,又是个还没熟的青梨子,我若是能成仙,他就把胡子剃光。

我是个乐观的梨,我知道土地公说的话没错,年末山上众妖填申报飞升的表格时,我本来都没想填,狗尾巴花妖对我说:“植物如果没有梦想,那和凡人家里的标本有什么分别?”

我觉得她的话有道理,随后我也要了张表格随便瞎填了一下。

再然后,奇迹出现,天帝钦点下四界两个飞升上九重天的名额,其中一个就是我。

等我上九重天之后,才知道我被选中不是因为我优秀,而是因为天帝想借用我的属性,维持九重天上仙友之间稀薄的塑料情。

“如今众仙家活得太长,情绪太平静,笑不想笑,哭不想哭,平日里都好,若是有什么大事发生,需要他们表露情绪,他们却都木着脸,岂不是会影响九重天的和平?”

我还是不解:“这和小仙有什么关系?”

一直为六界殚精竭虑,情绪复杂的天帝笑得诡异:“你不是梨吗?还是没熟的青梨,你酸啊,只要挤一挤梨汁溅入人的眼睛里,想让谁哭谁就哭。”

我:“……”行吧。

从这之后,本天庭情绪指挥使就上任了。天帝慧眼识珠,我发挥自己特长在诸多大场合中挽救了尴尬的局面,譬如南天大帝激情三婚的典礼、月老醉酒缠红线结果缠得窒息昏迷、以及天一阁蟑螂小强过世追悼会等等。

每挽救一次局面,我就会得到一笔酬金。这一次折春上神说了,只要我能让场面煽情而感人,他就给我三倍的钱。由于盛荼的出现,导致场面有一瞬间的混乱,好在我机智地将一切拉回了正轨。

然而随之而来的两个麻烦,一是盛荼像举着水缸一样举着我一路招摇过市,让众仙觉得我们有一腿;二是盛荼觉得我能让他金刚般的人物流出一行泪很了不起,专门让我私下给他做面瘫恢复治疗师。

……不给钱的那种。

这么一来,我免不了经常来盛荼的府邸,没两日九重天就传出一种流言,说青梨仙子和盛荼上仙狼狈为奸,是为了哄抬自己身价。

毕竟想让盛荼上仙在现场露出表情,比让青梨仙子吃饭不吧唧嘴都难。

想到这,我情绪激动,一拳捶到桌案上,飞起几滴梨汁:“你吃饭才吧唧嘴,你们全家都吧唧嘴!”

对面的盛荼面上毫无表情,反驳:“我吃饭不吧唧嘴,你造谣污蔑,道德表上扣十分。”

盛荼上仙因面瘫冷漠而闻名,在九重天上是司财的神仙,简单来说就是财神爷。每个神仙年底的业绩考核由他全权负责,分数若是扣到不及格的话,奖金就没了。

山倒水倒,我爱财如命的人设不能倒。我隔着桌案一把覆上他的手背,咬着唇委屈巴巴地祈求道:“上仙再给我个机会,小仙必定还你一个惊喜。”

盛荼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睛,手指抬起,挠了下我的手掌心,我脸腾地红了一下,要将手缩回来,却被他反手扣住压在手掌下。

“挺暖和,给我焐焐。”

我:“……”敢情把我当暖手炉了。

“既然要给我惊喜,那就三日后将新一轮的治疗方案给我,不然造谣加说谎,双倍扣分。”

我:“……”

我从财神府邸出来时,红霞惬意地飘在天边,探出双手给隔壁的云朵捏肩膀。

要是九重天的神仙都像他们这样团结友爱就好了,我也不会每日忙成死狗,还要去盛荼那里做临时工。

对于盛荼的面瘫病我实在是一筹莫展,我曾穷尽身上所有梨汁才勉强让他掉下两行眼泪,但是我这样受损很大,没三五日恢复不过来,再加上他已经有了抗体,再那样做也不现实。

可我实在想不到还能怎么做……

我丧眉耷眼地往前走,月牙一阵风似的跑过来,气喘吁吁地道:“青梨,折春……折春上神那儿出事了。”

第三章对不起,我又酸了

折春上神和紫灵仙子在筹备婚礼时意见不合,紫灵仙子本来是个娇滴滴的柔弱女子,这一次一反常态、固执非常,最后二人大打出手,折春上仙的腮帮子都腫成仓鼠了。

探案署专门负责九重天上各类案件,但这些年神仙们连表情都懒得做,更别说犯什么案子。这一下出了事,探案署顿时来了精神,署长元方上神将所有和他们有关系的仙友都找去调查。

刚接了折春上神的单子,为他的求亲礼出力的我自然也在其列。

只是我刚进探案署的门,就看见盛荼也在那儿坐着。我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同手同脚地走过去坐在了他旁边。

“我听说折春上仙求亲礼时,你们两个躺在一起,就把你们一起叫过来了。”元方上神说得有理有据,令我无法反驳。

“折春说了,本来他和紫灵仙子感情很好,但是由于青梨仙子你的操作不当,导致求亲礼出了岔子,这才让他们的感情出了问题,导致了这次暴力事件的发生。”

我:“……怪我咯?”

盛荼也冷笑了一声,只是光出了声,嘴角都没往上勾一下。

元方上神点点头:“紫灵仙子也肯定了他的说辞,按照目前的证据来看,确实怪你。”

“他们一定是为了不丢脸才把锅甩给我的,我抗议!”

“有证据吗?”

我直起腰身,指向旁边的盛荼:“当时盛荼上仙也在场,您也知道盛荼上仙脸上没什么表情,我那日为了让他哭出来,营造折春上神两口子关系好的假象才跳下去的。我这么努力,还要被陷害,我不服!”

盛荼沉默了半天,点了点头。

元方上神深以为然地点头,然后驳回了盛荼的证词。

“盛荼也是在场的当事人之一,据传言还和仙子有一腿,他的证词不能作数。”

“……”谁造的谣,出来挨打!

我被以“蓄意破坏九重天安定祥和”的罪名发配到蟠桃园摘桃劳改,盛荼在情理中也不能置身事外,所以到蟠桃园监督我摘桃。

桃花已经一路开到了中央,盛荼穿着一身白色衣裳,像座雕像一样立在花间。

门口前些日子花落的地方结出了桃子,我小心地一个个摘下,擦净上面的浮尘,随后放进篮子里。

我摘了两个后,开始噼里啪啦地掉眼泪:“我也是被逼的,不要怪我,下辈子不要做桃了,呜呜呜……”

我再伸出手去,微微颤抖,还没够到桃子,横着出现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腕。

他的掌心凉得像冰,只是一下就松开,顺着向上去摘那只桃:“为什么哭?”

我抽了抽鼻子,道:“我和这桃子虽然品种不同,但到底都是树上结的果,如今我这样,和断我兄弟姐妹生路没区别。”

我初化成人形时,整个万山脚下还没有什么妖精能陪我。我就只好每日和旁边破庙前的石狮子说话,和树上结的各种果子说话。它们对我而言,都是最亲近的存在。

我下意识地摩挲着脖颈儿上挂的坠子,这是我飞升之前照着石狮子的模样做的。抹了抹脸上的泪,我躲开盛荼打算继续干活。

空中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耳畔盛荼大喝一声:“小心!”

随后我腰间一紧,被他带着一个旋身跳上了旁边的桃树。

一时间树枝沙沙作响,我听见盛荼的呼吸紊乱,一下重过一下,一点儿也不像他平时看上去那么冷漠。

除了这个,我还能感觉到他周身的湿润……

我低咳一声:“对不起,我又酸了。”

盛荼没说话,我顺着他的目光向下看去,只见树下躺着一个人,无声无息,仿佛睡着了。忽然他周身银光大放,再定睛一看,方才还是人形的他如今化出了原形——一只麒麟兽。

神仙若是死,就会化出原形。

而九重天上的麒麟兽……

我眼睛倏而睁大:“折春上神?”

第四章你……好硬啊

折春上神被人以周身全部法力汇聚而成的灵珠打死,元方上仙说用那灵珠是同归于尽之法,就算被其带出的气流刮到都会受重伤。

我想起盛荼紧紧揽在我腰间的手,耳根子不由得一热。

若不是他及时发现,我可能要变成一个烂梨了。

而杀折春上神的凶手由于法力尽数散去,还没逃出南天门就被天兵天将截下来,正是折春上神未过门的娘子紫灵仙子。

紫灵仙子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供认不讳,但拒绝说出作案动机。

时隔也就三天时间,我和盛荼作为案件的第一发现人又来到了探案署。元方上仙一见我俩进来也是愣了一下,随后才恢复如常。

他今日春风得意,红光满面,眼角眉梢都是笑。

我将在蟠桃园的所见所闻都如实说了,元方上仙点点头道:“本来紫灵仙子抵死也不说实情,但经过我的不懈努力,还是撬开了她的嘴。”

元方上仙用了七种方言绘声绘色地描绘了这一段,去掉所有修饰用语,故事是这样的——折春上神上一次被紫灵仙子打过之后觉得没面子,虽说不提倡家暴,但证明一下自己是个男人还是很有必要的。于是折春上神私下给紫灵仙子下战帖约架,采取三局两胜制。

紫灵仙子理都没理他,折春上神就开始想各种手段缠着她,紫灵仙子这段时间的暴躁有目共睹,终于受不了了,面无表情地一转身,一拳就挥了过去……

再然后,就有了我与盛荼见到的那一幕。

知道真相的我和盛荼俱是沉默,这,大概就是真正意义上的作死吧?

从探案署出来,我干笑着让盛荼先回去,等他的身影走出视线我才收起笑容,折身又进了探案署。

紫灵仙子被关在大牢中,她如今已经没有逃跑的能力,身边也没几个守卫把守。我顺利地混了进去,动手掐掐捏捏将梨汁挤出去一部分,整个身体被压扁,横着穿过了牢房栏杆。

紫灵仙子无力地歪在墙边,脸色苍白得很,听见动静她转回头,我倏地睁大了眼。

她居然……居然在哭?

而且哭得满脸泪水,伤心到了极点的模样。

“我不知道我着了什么魔,居然会亲手杀了折春……我周身法力散去的那一刻,整个人就清醒了,是我杀了他,是我……”

她說得绝望,突然柳眉一皱,喷出一口血来。我正想着喊人来,就听见外面传来声音:“有人要劫狱,救紫灵仙子出去!”

我心里“咯噔”一声,若是他们进来看见我在这……

忽而我感觉肩膀往下一沉,下一刻我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跟我走!”

不知道从哪出现的盛荼自然地拉起我的手,口中念了个决,往南墙上一撞,轻而易举地撞出个洞,直到被他带着跑到蟠桃园里我才反应过来。

“你,你是什么时候进去的?”

“你进去的时候我就进去了。”

盛荼挑了一棵树,拽着我一跃而上。这树的视角极佳,能看见探案署大牢的方向。

我还是不解,好奇心很重地将脸凑近去问他。偏巧盛荼垂下头,这么一下一上,他的唇轻轻地蹭上我的脸颊,凉得沁人,随后灼得烫人。

我猛地往后退,盛荼却突然伸手将我又拽了过去,这一下直接撞进了他怀里。

“你方才差点儿掉下去,我是好心救你。”盛荼一本正经地说着,那手却紧紧地锁住我我的手腕。

“你……好硬啊!”

我顺手捏了一把他的腰,压根捏不动。

盛荼脊背比平时更僵硬,深呼吸了几次才开口,声音沙哑:“以后你不要往探案署去了,危险。”

方才定是有人看见我进了探案署,才喊了那么一声,一旦劫狱的罪名坐实,就算我能让人哭出一条银河来,天帝都没法保我。

我后知后觉地松了口气,这是盛荼第二次救我性命了。

月牙曾给我带过凡界的话本子,上面的英雄救美之后,男女主就该一吻定情了。我和盛荼有两次救命的交情了,虽然他人冷冰冰的,又有面瘫病,还嘴毒……但是他长得好看又救过我,此刻他的那些毛病在我眼里都显得格外可爱。

“你……为何要救我呀?”

盛荼眨了眨眼,不知是不是我眼花,我看见他眸底一闪而过的笑意。

“因为你还要给我治病。”盛荼淡淡地补充两个字,“扣分。”

我:“……”好的,我眼花了。

第五章他细细密密地亲了上来

就在我和盛荼离开探案署大牢之后,紫灵仙子就因灵力耗尽,伤心过度死了。

之后几日我只要一闭眼,就能想起紫灵仙子那满脸的泪和眼里说不出的绝望情绪。在冲动间杀了自己最喜欢的人,对她而言活着并不比死了好。

当然因为我自己的处境堪忧,我没能为这段凄美的爱情唏嘘多久。

打从折春上神和紫灵仙子双双去了后,九重天上关于我的流言越来越多,说我在求亲礼上利用身体优势追盛荼这一行为,是导致折春两口子家毁人亡的根源。

九重天上许久没什么大新闻了,这谣言越传越凶,最后我俨然成了不祥的代言人,没什么人再敢找我去筹划典礼,我就这么成了个无业游民,我真的是比嫦娥还冤。

“是窦娥。”盛荼纠正我,我一个用力,将他的脸颊捏得变形——就你话多!

盛荼凉凉地看我一眼,我立时错开眼,动作放轻,缓缓地给他按摩脸颊。

我没了主业,还有治盛荼面瘫病的副业,我想着若是把他治好,以后走上悬壶济世的道路也挺好。

盛荼和别人因情绪不好而没有表情还不一样,我估摸着就是他脸上肌肉坏死了,就上药王那胡乱找了些舒筋活血的草药,再加上牛奶捣碎成糊,日日给他敷面膜,然后再做按摩。

我手法非常专业,捏着捏着盛荼就阖上了眼。我顺着按摩他的眼皮,蹭了一会儿,那冰凉的地方就变得热了起来。

我拿帕子将面膜擦掉,他整张脸通红通红的,我惊喜道:“果然有效果!”

“还有个地方没按摩呢。”盛荼指了指自己的嘴唇,“这里。”

“……”我看着那盒绿油油的药膏一阵窒息,“这个要是抹到你嘴上,那画面就刺激了。”

“不用那么麻烦。”盛荼扯过我的手,在那凉凉的唇瓣上揉了两下,嘟囔着,“不太管用。”

我红着脸要抽回手,他顺势一拉,另一只手扣上我的后脑勺。

他细细密密地亲了上来,仿佛我的唇是一串糖葫芦,辗转反侧,左一下又一下。我这次是真的觉得要窒息了,等他放开时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他又捏着我的的指尖抵在他刚作乱过的唇上:“很管用。”

我下意识地也摸了摸我自己的,手指一抵,“噗”,一股梨汁飞到盛荼脸上。他红了的脸色一黑,我捂着脸哀号:“不要咬破皮,我只是个可怜弱小的梨啊!”

我从财神府邸近乎落荒而逃,一路小跑跑出好远才停下。

前面就是天一阁,从前是九重天上仙友们听戏的地方。但由于后来大部分神仙都做不出表情,面瘫演技十分空洞,导致也没人看,久而久之,这地方就空下来了。

可今日的天一阁却是很热闹,底下坐满了仙友。我仰头看着中间高台子上的月牙,她穿着一身天青色的长袍,手舞足蹈地讲着刚编的段子。下面的仙友们虽仍面无表情,但时不时也张嘴发出呵呵的笑声。

天帝當年在下四界选了两个人飞升,一个是我,另一个就是月牙。

我靠着自身天赋异禀,而月牙则靠着后天努力,在凡界的相声界打出了一片天下。如今我没有用了,月牙也不必再做我的副手。

这以后九重天上众位仙友的情绪调节就要靠她了。

我不是个太大度的人,说心里不难受是假的。可难受也不能当饭吃,找到新的生路才最重要。

我叹了口气转过身,和来人撞了个满怀——是行色匆匆的元方上神。

“天帝还是想裁撤探案署,我这心情不好,打算听听月牙仙子的相声回回血,仙子去哪儿?”

我扯了扯嘴角:“想去跳楼。”

“仙子的遭遇我都看在眼里,说起来咱们算是同病相怜的失业人群了。”元方上神细长的眼闪着光,拳头捶上手掌,“不过我们不能放弃,我有个计划想和仙子谈谈,兴许能将局势翻转,今晚入夜后到蟠桃园一叙?”

我名声已经臭到天边了,对翻转局势没啥兴趣,敷衍道:“到时候再说吧!”

元方上神抿着嘴角,认真道:“我等仙子过来。”

第六章他是心悦你,才护你才亲你

北天之巅云絮重叠,我手一挥,云絮的小手将自己揉成个秋千模样,我坐上去轻轻地荡起来。

刚到九重天的时候,我就找了个隐秘的地方,让自己时不时地可以不用伪装自己,能像在万寿山脚那样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秋千荡了几个来回停下,我手中幻出从月老那讨来的一壶桃花酒,大半壶下肚,我神思就开始恍惚。

我的酒品十分可怕,所以只有我自己的时候,我才敢喝酒。

没一会儿,我就侧卧在云絮上哭唧唧:“狗尾巴花妖告诉我梨子也要有梦想,我梦想着飞升成仙,是想摆脱在万寿山脚时的孤独,可上来后发现这里每个人都那么冷漠,还不如过去……毕竟过去,最起码还有石狮子听我说话。”

天帝对我好,是想让我为他出力,改变这九重天上的死寂现状。

月牙对我好,是拿我当她的上司,单纯的同事情,一旦她可以顶替我,就再也不来找我了。

而盛荼……

想起这个名字,我腹内的梨汁翻涌着,这回是把自己酸到了,眼眶变得潮湿,我用力地摇着头,嘟囔着:“盛荼对我根本就不好,一点儿也不好……”

“我如何待你不好了?”耳中模模糊糊地灌入熟悉的声音,我用力地睁大眼,却看不大清来人的脸。

“怎么喝成这样?”他似是不满,一把抢走我手上的酒壶,动作极轻极柔地拍着我的后背,低声诱哄般地问,“说啊,我怎么待你不好了?”

我靠在他怀里,他胸膛冷硬得很,我醉中也不肯袒露心迹。他似是轻叹了一声,随即我手下的触感陡然就变得不一样了。

灰突突的石狮子,就和曾经在万寿山脚下与我朝夕相对的那只一模一样。

我扁扁嘴,一下抱住它,像漂泊多载终于找到栖身之所,絮絮叨叨地说着话:“盛荼那个天杀的,他成天只想着奴役我、折腾我,整日冷着脸,也没好话……可是,他却总是救我,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在我身边,从来没有人这么护着我过……他亲了我,可是他又翻脸说只是想让我给他治病……他也和所有人一样,对我偶尔的好也是有事要我做……”

“他不一样。”石狮子开了口,“他是心悦你,才护你、亲你。”

我吸吸鼻子摇头,随后又双手捧起石狮子圆圆的大脑袋:“我真是喝多了,不然你怎么会说话呢?”

再之后我仿佛是又说了许多话,就连怎么从北天之巅回去的我也完全不记得,待清醒时已经是第二日的黄昏时分。我突然想起昨日元方上神和我说的,约我一叙,不见不散,他这人固执得很,也不知道是不是还在等着。

梨子最是心软,我哀叹一声翻身下榻,脚底像踩着棉花一样轻飘飘的,刚走出府,就见天兵天将们来来往往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蟠桃园一如往昔,入目是繁花盛果。

今日的蟠桃园明显有哪里不太一样,可我又实在说不出来。我抿紧唇往里走,入花深处也没见到元方上神其人。倒是在一棵树旁看到个精致的玩物——圆滚滚的镏金小球,放在掌心里倒还挺沉。

“呼”的一声,大网在这一刻从天而降,我还没醒过神儿来,人就被紧紧地捆住。

我刚见到的天兵天将们冲上来,将我团团围住。他们让开一条小道,元方上神眼中杀意一瞬间翻涌,复又恢复平时的无波无澜:“昨夜月牙仙子在此处被杀,这里隐秘,平日里除了被贬来摘桃的人外再不会有人过来。我料想凶手会来取走落下的东西,果不其然,让我抓个正着。”

“月牙死了?”我惊呼一声,随即了悟——

我,被人坑了。

第七章我因你的温言细语而生意识,而生情

我又来了探案署,只不过和之前来做人证不同,这次我直接越过了审讯室进了大牢,还是关押重刑犯的大牢。

可能是为了摧毁犯人的心理防线,这地方建得和鬼屋一样,阴森森的,满墙都是张牙舞爪的鬼影。这九重天哪来的鬼,都是小树妖假扮的。

大家都是穷苦阶层,打个工也不容易。我面无表情地扯过一个小妖的脖子,将它按在地上狠狠摩擦。

再然后,大牢从鬼屋变成了小花园,小树妖们无风摇摆,配合默契地唱着歌。

我就在这种静谧的环境里思考了一下梨生。

元方上神引我去蟠桃园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他八成也叫了月牙过去,想把月牙的死当场嫁祸给我。但是我在北天之巅喝大了没去,他就利用我酸梨的心软,特定下了个套。

毕竟我在北天之巅是一个人喝酒,没有人给我做证,我此番是百口莫辩。

但是目的呢?

元方上神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我猛地一下想起在蟠桃园他来抓我时的表情,他那杀意挡也挡不住,但九重天上的众多仙友如今都是无情无怨,他之前也是那般,难道他是装的?

隐隐有一条线将所有的碎片连在一起,牢门的锁落下,元方上神独自一人走了进来。他唇边笑意森冷,素手一挥,满屋的树妖登时没了影子。

“仙子在这种地方都能过得逍遥自在,我真是佩服。”

我面对他,难以不露出憎恶的表情,他也不恼,掸了掸袖口:“折春与紫灵先后因仙子之过而死,后又有月牙被仙子残忍杀害,证据确凿,天帝也不想再听你辩白。我来,便是送仙子上路的。”

他手中幻出明晃晃的一团烈火,草木精灵都惧怕火,我抖着唇往后退,直到脊背触上墙,再无退路。

“我知晓盛荼已经对你动情,他那个人最是难缠,所以我已经在外面设下结界,此刻这间牢房从外面看是不存在的,任他再厉害也救不了你。”

“你为什么要害我?”

元方上神眼神阴鸷:“我为探案署奉献了一生,可到头来天帝却想裁撤它。我便想了个好主意,偷偷潜入银库,将从魔界寻来的邪术施在银子上面。领了银子的神仙,长年累月下来,邪术入体,便会压住七情六欲,从此我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利用他们制造案子,让天帝没办法裁撤探案署。可你和月牙能让这些人情绪有所起伏,那我就只能除了你们。”

居然是这样,我和月牙想要在九重天生存下去的能力,却成了我们的催命符。

烈火越滚越大,倏地从他手上飞出,我热得浑身发软,清楚感觉到汁液被烤得蒸发,难受得快窒息。

只是烈火再进一步时却受了阻挡,我艰难地抬起眼,我面前挡着只石狮子,不惧烈火,不怕雨淋。

“盛荼……”我下意识地念着这两个字,石狮子化出人形,抬手一挥,破开元方的术法。

“你,你是怎么找来的,我明明设了结界!”

盛荼回身,将软弱无力的我捞进他的怀中,紧紧地抱住,声音是不熟练的调情:“青青心里有我,我自然能找到这。”

元方:“……”

我羞得脸通红,有气无力地道:“以后这种话不要说了,听着还不如你骂我顺耳。”

盛荼面无表情地“哦”了一声,手中幻出一柄长剑,往半空一挑,结界被挑开,四周白烟滚滚,结界边缘上站著面无表情的众位神仙。

“方才他说的话你们也听到了。”盛荼揽着我往旁边撤了撤,“想打他的,可以上了。”

话音刚落,各种术法光影交错,晃得我眼睛都快瞎了。

“你们要做什……啊!”

盛荼遮住我的眼:“太残忍,别看。”

我:“……”

天帝着人去魔界寻来解邪术的药,众仙友服下后逐渐恢复了情感。

那一日七彩霓虹漫天,我看见大家抱在一起,真实地流泪,真实地欢笑,神仙万古长存,他们比凡人更需要喜怒哀乐,去度过漫漫时光。

可是我就再一次失去了在九重天上存在的意义。

北天之巅上,盛荼在后面推着我,秋千越荡越高,他的声音夹在风声里,极是震耳:“做财神的夫人,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为了避免因为太激动而丢人,我忙转移话题:“为何你总在危急关头出现在我身边?一次算巧合,这好几次……也太不科学了吧?”

盛荼念了个诀,化出原形,一个石狮子出现在我眼前,和我曾经日日夜夜看到的一模一样。我惊得睁大眼,便听见他道:“其实我早就飞升了,只是不舍得某个日日在我跟前念叨哭诉的小梨子,便天上凡界来回跑。你脖子上的坠子是照我的原形刻的,它沾了我的灵力,我自是能轻而易举地透过它确定你在的方位。”

我红着脸,心怦怦怦跳得飞快。

秋千又荡回去,将我一下荡进盛荼的怀里。

“我因你的温言细语而生意识,而生情。青青,你负不负责?”

万寿山脚,九重之巅。

桃花林中,温柔乡里。

都住着我的青青。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