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住着男朋友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隔壁住着男朋友

文/多吃蔬菜,图/沈晓朝(来自飞言情

【内容简介】

顾清河第一次遇到麦冬时就知道她是个拥有神力的漂亮女人,偏偏麦冬每次见了他都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但怎么回事?漂亮女人装起柔弱来也太可爱了,不行,他好像沦陷了。

1

洛城,七月中旬,热夏的夜晚,夜生活刚刚拉开序幕,大大小小的夜宵摊子上满满当当地坐着人,啤酒、小龙虾是每桌的标配。

顾清河斜倚在巷口,看向不远处拉扯中的男女。

麦冬笑盈盈地望着眼前的男子,委婉地拒绝他的搭讪。不料男子以为她是欲拒还迎,伸手就要拉她。麦冬当即变了脸色:“先生,请你放尊重点儿,我今天不想动手。”

“哟,还挺有脾气。”男子坏笑着伸手去揽她的细腰,还未碰到,便被麦冬一把抓住手腕,男子一愣,转瞬阴沉沉地笑了,“还说不要……啊!”手腕瞬间传来剧痛,疼得他直接跪下,膝盖还没来得及触地,身体突然腾空,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落地,浑身疼得直抽搐。

“说了今天穿裙子不想动手,非得逼我!”麦冬朝地上呻吟的男子丢了个白眼,拍拍沾了灰尘的包转身欲离去,瞥见巷口站着的顾清河。微弱的路灯光下,男子的侧颜好看得晃眼,大长腿,宽肩窄腰,闲散地靠在那里。

麦冬直愣愣地盯着他看。

这也太好看了。强忍着内心的激动,麦冬走到巷口,路过他身边时开口道:“先生,可以让一下吗?”

声音温柔,甜甜的,还装出有些害怕的样子。顾清河似笑非笑地睨了她一眼,长腿一收,歪头看着麦冬,眼里带着隐隐笑意,低声询问:“这条路这么宽,你就偏偏要走我这里?”

“你这里有灯,我怕黑。”说完好像真的怕黑一样,麦冬还瑟缩地往顾清河身边靠近了一点儿,正巧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中药香。

顾清河被眼前的女人睁眼说瞎话的功力征服了,他侧身让开一条道让她走过去。麦冬经过他身边时,他看了她一眼,是一位很美的女人。顾清河作为图腾总裁,见过各式各样的女人,可没有一个能像麦冬这样抓人眼球,顾清河下意识地避开视线。

“清河,看什么呢?”发小夏沉走到他身边,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远远地看见一个妖娆的身影,引人遐想。夏沉朝麦冬的背影吹了声口哨,道:“是个美人儿。”

夏沉拉着顾清河往路边摊走,不忘打趣他说:“温盈可是赖上你了。”

顾清河冷淡地朝他瞥了一眼,抿着下唇,有些不悦。

夏沉举手投降,道:“得!我不提她。”

谁料顾清河避开他,直接落座,摊主按照他们之前的点菜习惯早早地准备好了菜。夏沉紧跟着坐下,看着顾清河如常的面色,又开始插科打诨。他们常来这里,顾清河听着夏沉和老板聊天,偶尔会插上几句,然而脑海里总是闪出麦冬的身影,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起来。

而另一边,麦冬去超市采购了一番,左手和右手拎了两大袋,就跟拎着空袋子一样脸不红、气不喘地回了家。躺在床上,望着一尘不染的天花板,麦冬忍不住感叹道:“妈呀,太帅了!”

在床上滚了几圈,冷静下来之后,准备洗漱。

伸手一拧水龙头,直接把整个出水口拔了下来……

2

把水龙头拧断的第三天,麦妈妈实在忍无可忍,把麦冬赶出门,说:“回你自己的狗窝去,净给我找事儿!”

麦冬眼看着自家大门在眼前关上,蹲在门口万般无奈。门突然又被打开,还没等麦冬咧开嘴,麦妈妈把她的行李一丢,生怕她进门,又赶紧把门给关上了。

“给你装了我做的小菜,没事儿别回来,看着烦人。”声音从门内传出来,麦冬黑着脸和紧闭着的大门无声对望,最后认命地拿起自己的包离开。哼,这个女人就想独享她刚买的零食!麦冬边走边想,最后脚步一转,拐进旁边的商场疯狂采购。

“清河,我们好久没见了。今晚我请你吃饭吧!”一个嗲气的声音从侧后方传来,麦冬没按捺住八卦的小心脏,绕过柱子,躲在货架后偷听。

“我没时间。”一个低沉的、带着磁性的声音响起。

麦冬心脏被暴击,无声地呐喊:是他?前几天碰到的大帅哥。今天又听到这么美妙的声音,这是什么缘分?被老妈赶出来也值了!

“我今晚去你家吃饭,正好我好久没见过顾伯父了。”

“随便你。”又是一声让人沉醉的男声。

麦冬捂着心脏,暗自平复心绪。那边一瞬间安静了一会儿。麦冬悄悄地往柱子后面靠近,想更接近声源。还没等站稳,那个低沉的声音突然在头顶炸开:“你在干吗?”

“啊——”麦冬尖叫出声,本能地抱紧面前的柱子,紧闭着眼睛,一点儿都不敢睁开。

顾清河看着眼前的一幕忍不住抚额,然而嘴角的笑意却是怎么都遮不住。他被温盈缠得不耐烦,想到超市躲躲,不料还是撞上了。原本不耐烦的情绪在瞥见麦冬鬼鬼祟祟的行为后竟然平和下来,他故意不出声绕到她身后。

好一会儿,等没动静之后,麦冬小心地睁开眼睛,却瞥见顾清河含笑的眼神。她“唰”地脸红了,偏偏还假装淡定,拎着沉重的购物篮健步如飞地溜了。她一门心思全放在“我在帅哥面前丢人了”上,完全没注意到顾清河看见她轻松拎起购物篮时稍微停滞了一秒的眼神。

这个女生真的不简单。

“清河,你在笑什么?”刚刚被他支开的温盈恰好拿了东西回来,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只看见来来往往的人群。

“没什么。”顾清河收了笑,淡淡地转身。温盈抿唇,不甘心地又朝人群中望了一眼。这下一眼就看到人群中拎着两个购物篮健步如飞的女人,恍然大悟。难不成顾清河喜欢力气大的女人?!

顾清河开车回家的路上,温盈每每挑起新话题都被顾清河三两句给掐断了,最后索性转变方向,打听起顾伯父的喜好。到家之后,顾清河还算绅士地把温盈送到自家门口,跟父母打了声招呼之后就转身出门了。

温盈反应极快地拉住他,说:“清河,你去哪儿?”

顾清河轻巧地避开她的手,低头看着她,微笑道:“回我自己那儿。温小姐慢慢吃。”

说完就转身离开,开车飞速地驶离别墅区。

3

自从上次把温盈丢在顾家之后,她消停了好几天。顾清河端着咖啡站在自家露天阳台上,享受着难得的清闲。

阳台与对门的阳台相依,对面原本空旷的阳台现在摆满了花花草草。隐约间,顾清河看见一个身影把衣柜搬了起来。

脑海里飞速闪过一个身影,他微眯着眼仔细打量,看清楚之后嗤笑了一声,又是她。

而正被某人打量的麦冬一门心思地搬着衣柜。刚搬来一个星期,她越看这个衣柜越不顺眼,便跟房东打了招呼,决定换个新的。

“还好我力气大!”搬完衣柜躺在床上的麦冬感慨一声,然后忍不住在柔软的床上滚了几圈。

余光瞥到落地窗外时,隐约能看到对面阳台上有个高大的身影。怎么那么眼熟?麦冬悄悄地从床上溜下去,一步一步挪到落地窗前,透过玻璃能清楚地看见那个男人。薄唇高鼻,身材修长匀称,英俊的脸上带着些不太平易近人的冷淡气息。

果然是他!麦冬在内心尖叫,偏偏又给人一种尖叫声可以掀翻地球的即视感。

顾清河看着一个圆溜溜的脑袋在窗帘缝里一拱一拱的,偏过头咧了咧嘴角。

“看够了吗?”

低沉悦耳,充满磁性的男声传来,麦冬瞬间一僵,透过窗帘缝正好看见顾清河似笑非笑的眼神。被发现了!她整个人红成了油焖大虾,索性迎上他的视线,带着一副坦然的表情大步地迈向阳台。

“好看吗?”

麦冬还没想好怎么回答,那男人又一次出声。她抬头,看着眼前英俊的男子随性地呷了一口咖啡,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薄唇还带着水渍偏头看她。麦冬大脑瞬间空白,支支吾吾道:“好、好看……”

似乎是察觉到这样太不符合自己的人设,麦冬轻咳一声,道:“你是新搬来的邻居吗?我叫麦冬。”

麦冬,滋阴润肺,益胃生津,清心除烦。顾清河脑海里瞬间想起这味中药的功效,头一歪,看着麦冬清纯中透着的诱人的美艳,怎么看都让人觉得不清心,他笑着回应道:“顾清河。”

“要一起吃饭吗?”她伸手指了指屋内,“刚刚买得有点儿多。”

“也行。”

麦冬听着悦耳的男性低音,只觉得搬出来就遇上这么个邻居真好,她刚要笑着回应,顾清河下一句话轻飘飘地传过来:“以后别躲在窗帘后面偷看。”

麦冬逃难一样飞速逃离现场,把顾清河的笑声抛之脑后。顾清河处理了一会儿文件,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起身出门,礼貌地敲响了对面的门。

麦冬开门后,顾清河走进屋内,随意浏览了一下麦冬的房间。同样的格局,对比自己家中黑白灰的冷淡风格,她这边看起来有人情味得多。

席间两人都不言语,顾清河吃相文雅,麦冬不时偷看他几眼,小心脏“怦怦”地跳个不停,想拿笔画下眼前这幅美好的画面。

4

麦冬伸了伸僵硬的胳膊,满意地看着眼前的画作。素描纸上黑色碳素笔勾勒出男人优雅的脸部线条,薄唇高鼻,修长的手指捏着一杯咖啡,微微偏头,嘴角带着笑意。麦冬看着画作出神,不自觉地就想起了画中人。毫无疑问,对顾清河这样相貌极佳的男子,麦冬动了小心思。

“哎呀呀——”麦冬抱头号叫,为自己的念头感到害羞。

“喊什么呢?”

相邻的阳台突然传来熟悉的男声,麦冬猛地一惊,整个人扑在画上挡住。扭头看见顾清河正往这边瞥,麦冬的小心脏颤抖了一下,下一秒就把画架整个抱起来,面朝顾清河,像螃蟹那样横行着挪进房内,全程忽略掉了顾清河复杂的眼神。

把画藏好后,麦冬才慢吞吞地走到阳台上,左右没看见他的身影,不免松了一口气。

“你背着我做了什么坏事儿?”慵懒的男声从身后传来,麦冬“嗷”的一嗓子跳开,看清眼前的人之后,场面突然沉默下来。麦冬干笑两声,把手里下意识抡起的花瓶放下,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顾清河没答话,伸手指了指两个阳台之间一步之隔的距离。似乎意识到眼前的气氛有些尴尬,顾清河开口解释道:“这样近,可以少走点儿路。”

似乎对自己的回答很满意,顾清河还点了点头。在麦冬转回视线之后,他扭头看向身侧,眼里浮上笑意。

这时,手机传来振动,顾清河扫了一眼屏幕,挂掉。

几番响起又挂掉之后,顾清河渐渐不耐烦了。

“接一下吧,说不定有急事儿呢。”麦冬小声地劝道,在顾清河的视线射过来之后识相地闭上嘴。又一阵铃声响起之后,顾清河突然低头盯着麦冬,这一次没有摁掉电话。

不知道那边跟他说了什么,麦冬只看见顾清河的神色越来越不耐烦。她不安地揪着手指,不时地抬头看他。

“为什么?因为之前没有必要。”顾清河突然轻笑一声,男人慵懒的嗓音里有着难以掩饰的烦躁。

“现在啊——”在男人拖长的尾音里,麦冬盯着眼前越来越近的面孔,感觉有些窒息。顾清河突然倾身,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近得能看清脸上的茸毛。

周围突然静了下来,麦冬的大脑一片空白,顾清河眼里映着她的小小身影,近在咫尺的距离让麦冬不敢呼吸。

那头顾清河看着身前的女子,原本只是想逗逗她,然而望进她墨色的眼眸里时,里头像有山鬼引着他一步一步走近,沉迷其中。来自远古的钟“咚”地敲在他的心口上,心跳声穿云裂石,他鬼迷心窍般地说道:“我有喜欢的人了。”

麦冬的脸染上绯色,眼神也开始飘忽。顾清河心下一动,动作缓慢地靠近,一点儿再一点儿,就要碰上了……

“顾清河!你会后悔的!”电话那边传来尖锐的女声把麦冬的意识拉回来。她后退一步,深深地呼吸,颤抖着开口:“你、你……”她又退开一步,颇为震惊地看了一眼顾清河,然后转身就进屋了。

顾清河看着视线里的背影消失,心里烦躁,又觉得好笑。他抬手揉了揉眼角,无法纾解心口的沉闷。脑海里浮现出刚刚近在咫尺的那张脸,眸色一深,胸口有些闷,他索性不再思考,右手一撑,抬脚迈上阳台边缘,准备跨过去。

身后骤然传来一阵风声,顾清河回头,只见一团黑影朝面上扑来,耳边传来麦冬尖锐的叫声:“啊——小心!”

5

“大脑门儿真的不是故意撞你的,谁让你进我家的?”

麦冬小声地解释,顺带着把那只叫大脑门儿的黑色小猫往身后藏——谁知道它怎么就突然冲出去了?她抬头看着气势汹汹的顾清河,又委屈地低下了头。

顾清河看着眼前将头埋得低低的麦冬,直接气笑了。他骨折了什么都还没说,她倒好,先倒打一耙。这个耙打得还挺正,他还无法反驳。

“要不……我给你送饭?”

眼前的姑娘低着头闷闷地开口,顾清河怎么看怎么觉得好像自己欺负她了一样。

“抬头,你这样,别人看到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麦冬不太情愿地抬头,她一抬头正好和他对视。脑海里猛地出现刚刚他靠得极近的画面,让人脸红心跳,本能地想避开。

“我怎么觉得它是故意的?”

正在麦冬满脑子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顾清河忽然开口了。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麦冬一时摸不着头脑。

瞥见麦冬困惑的眼神,顾清河头一点,麦冬顺着他的动作望过去,浑身一僵,耳边正好响起顾清河磁性的嗓音:“你说,它是不是喜欢我?”

在怔了一瞬间之后,麦冬动作迅速地把正在舔舐顾清河手指的大脑门儿抱起,藏在身后。

大脑门儿不满地叫了两声,麦冬恨不得抽它的屁股:大脑门儿!你这个坏猫中的坏猫!

顾清河还在看着她,麦冬干笑两声,觉得有些心虚。

怎么感觉顾清河意有所指呢?

眼看着麦冬脸都快笑僵了,顾清河也不太忍心,开口道:“行了,你回去吧。”说完之后,就闭上眼休息。

麦冬等了一会儿,看他好像真的睡了,刚想起身,顾清河就像后脑勺长了眼睛一样开口道:“明天记得来,有事儿提前跟我说。”

麦冬又等了一会儿,确定他没其他事之后就拎着大脑门儿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一迈出门口,麦冬就开始实施家庭教育,一手拎着大脑门儿,另一只手的食指恨不得捣在它脸上,道:“大脑门儿!你怎么回事儿?你怎么能……”

说到这里,麦冬又心虚地回头看了一眼背后紧闭的门,确定无恙后,压低声音开口:“你怎么能对妈妈看上的人动手?妈妈不允许家里出现这样的事儿!”

义正辞严地教育完大脑门儿,看见它耷拉着脑袋,连带着那张扁扁的脸都有些丧气,麦冬这才开始安慰它。

“喜欢我啊?”身后突然传来慵懒的男声,带着点儿漫不经心。

麦冬哆哆嗦嗦地回头,望见口中念叨的人出现在身后,吓得拔腿就跑。

门后站着的顾清河嘴角克制不住地上扬,笑弯了腰。只觉得,连难熬的夏季也变得令人愉悦了。

顾清河单脚跳回病床,看着手臂上刚打的石膏,不免觉得好笑——明明二十五六的人了,不知怎地就如此莽撞。

电话响起,是夏沉,他在那头问:“在哪儿呢?”

“医院。”

“医院?!你什么情况?不会是温盈找人把你揍了吧?”

“夏沉,你说我上次怎么就没把你沉到游泳池里,让你的猪脑子清醒清醒呢?”

那头夏沉静默了一会,再开口已然有些心虚,道:“温盈让我来打探你喜欢的那姑娘,是哪个啊?”

6

顾清河听着夏沉在电话那头叽叽喳喳的,随口说了几句话应付着。视线随意一瞥,看见桌上端端正正地放着一张纸条,长手一伸,两指夹取,上面龙飞凤舞写着两行字:“顾先生要赶快好起来哦,毕竟有人喜欢你呢。”

都不用思考就知道是谁留的,顾清河哑然失笑,将纸条仔细地叠好,放进左胸口的口袋里。

在医院待的这几天,麦冬跑医院跑得异常积极。除了第一天让她看见自己衣衫不太整洁的样子,后来在麦冬还没到达之前,顾清河就早早收拾妥帖了,准备接受美食的投喂。这天顾清河照常早早收拾好,靠在床上处理公司的文件。

等了好一会儿,平时早就到来的人这会儿还没影儿,顾清河自己都没发现他过于频繁地望向门口。

终于有脚步声传来,他迅速抬头望去,嘴角带着自己都未察觉的弧度。麦冬风风火火地跑进门,一边喘气一边解释说:“今天有点儿堵车,我来晚了。”

眼前的麦冬因为奔跑而脸颊绯红,白皙的额头渗着细密的汗珠,整个人透着青春活力。她的胸口因喘气而剧烈起伏着,顾清河不动声色地移开视线,伸手递给她几张纸巾,道:“急什么?下次慢慢过来。”

麦冬屁股还没坐热,门口又来人了。先是一股稍显浓郁的花香,接着进来一个身段妙曼的女子。

温盈一进门,病房内的气氛突然变得诡异。她扫视了一眼病房内的情况,自动把麦冬视为情敌。她像是女主人般把花放到床头,然后才状似关心,实则打探地问道:“清河,好点儿了吗?这位小姐看着有些眼熟啊……”

麦冬乍一看到温盈还有些迷茫,一听她开口便暗自掐了一下大腿——这不是那个开口娇滴滴的女生吗?她内心警铃大作,而面上却不显露一丝一毫。

顾清河眼尾瞥见麦冬面上笑盈盈的模样,不大高兴地皱眉,没好气地开口道:“你怎么来了?”

耳边温盈絮絮叨叨的,没完没了,顾清河瞥见麦冬猫着腰快溜到门口了,猛地出声叫住她:“麦麦,你去哪儿呢?”

麦冬浑身一激灵,麦麦?叫谁呢!回头瞥见顾清河眼中带笑,莫名让人恐惧。她脑袋突然闪过一道灵光,拿起桌上的花对温盈说:“我们家顾顾对这花过敏,我先拿走了。”

“可是我听阿姨说,他喜欢这花的啊?”

两人双双扭头齐齐望着顾清河,顾清河面不改色地说道:“我从今天开始对它过敏。”

麦冬原本有些低迷的情绪呼啦啦地升天了,连带着看温盈的眼神都变温柔了。她微笑着对温盈说:“温小姐,不要跟我们顾顾讲太久哦,他需要休息。”说完一个眼神都不留给顾清河,迅速撤离战场。

听着麦冬的脚步声消失,静默了一瞬后,温盈刚想开口,顾清河抢先道:“温小姐,有些话不用说得太明白。你我都清楚,一个男人如果真的喜欢你,不会让你主动的。”

“那她呢?我不信你真的……”

“我在追她。”

之后的事也不用明说,温盈迅速离去。顾清河在医院等了一天都没等到麦冬,在不知道第几次看向门口的时候,顾清河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麦冬是故意的。

7

经过一晚上的思考,第二天一早,顾清河动作迅速地出院了。还没有到家,他就直接敲了对面的门,却久久没人回应。顾清河转身回家,他不信麦冬能躲他一辈子。

屋内的麦冬整个人都贴在门上,听到门外没有一点儿动静后,忽地泄气般坐在地上,偏偏还不敢发出一点儿声响。她把路过的大脑门儿揪过来塞进怀里,察觉到主人情绪低迷的大脑门儿闭上了“喵喵”叫个不停的嘴。

连续好几天,麦冬都打起十二分精神,时刻关注对方的一举一动。顾清河一回家,她就迅速打开门溜出去,再悄无声息地溜回来,将躲避进行到底。没办法,她心里有些别扭得慌。顾清河是她喜欢的人,可是她无法忍受他身边时刻出现温盈这个人。

上次在医院碰见后,温盈后来找她,笑着跟她说什么“我跟清河已经见过家长了,过不久就结婚”之类的话。虽然当时她直接反击了,可是她毫无底气。

麦冬正伤春悲秋,阳台上又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等麦冬反应过来的时候,顾清河已经站在了阳台和客厅的连接处。

麦冬整个人下意识地就往房间溜,顾清河的动作比她更快,猛地拉住她的手腕,反手把她压在墙上,顺势禁锢她的腰。麦冬左右动弹不得,气得直想咬他。这个人不是骨折了吗?为什么动作还这么快?!

“你躲什么?”

顾清河单手捏起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望着他,语气不太好地说:“说话。”

顾清河好看的眉皱起,唇线紧抿,眼下有黛色。麦冬凝视着他的眼眸,那里面透出些烦躁。麦冬的反叛精神忽地起来了,她道:“谁躲你了?我最近很忙。”

不咸不淡的语气,配上那张冷静的脸,引得顾清河怒极反笑。沉沉的笑声在静谧的室内回荡,麦冬顿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你不喜欢我?”

麦冬听清他的话后,原本轻拍在他手腕上的手掌用力地拍下,冷冷道:“松开。”

就知道他知道我喜欢他!麦冬气极,反而面无表情。

连续拍打好几下,顾清河的手腕红彤彤一片,仍不放开她。麦冬烦躁地说道:“我不喜欢!”

她话音刚落,顾清河猛地松开她。还没等她站稳,他掀开一直放在角落里的画架问她:“那这是什么?你解释一下。”

麦冬闭了闭眼,不用看都知道他手指的是什么。

是那幅他的画像。

“说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怎么能乱动我的东西?!”

她的语气带了些不耐烦,想过去把画盖上,顾清河再次拉住她,没等她开口,唇上传来一阵重压,他带着怒意吻了她。

麦冬的大脑内“嘭”的一声炸开。

大脑开始还有些迟钝,过了一瞬麦冬才反应过来——顾清河在吻她。她双眼睁得滴溜儿圆,一双好看的杏眼直视着近在眼前的顾清河。

顾清河一开始的确是满腔怒火,麦冬那张嘴张张合合说着违心的话,配上那张好看却故意挑衅的脸,他瞧着就来气,脑海里只有把她的嘴堵上这个想法。但他突然发现,她还挺甜的……

8

那天之后,顾清河一反常态躲在屋里不敢出门见麦冬。而我们的麦冬女士被强吻之后突然茅塞顿开:“啊,原来恋爱这样美好啊!”整个人都透着一种沉浸爱河的样子,见人就微微笑,直笑得门口的保安小哥都觉得自己恋爱了。

顾清河照旧缩在家里,然而是块肉就别怪狼惦记。

温盈在经历过几天情绪失落之后很快就满血复活,整个人容光焕发,又厚着脸皮地去了他家。

顾清河打开门见到眼前的人,本来卡在嗓子眼紧张得不行的心“啪”地砸在地上,略显颓废地靠在门框上,也不敢让人进屋——要是让对门那人看见就完蛋了。他双手抱臂问道:“我以为我说得很清楚了,你又来干吗?”

温盈的表情一瞬间就变了,眼眶立马红了,手指蜷着,用力地掐着自己的掌心才没让眼泪掉下来。

她勉强保持脸上的笑意,还扯了一下嘴角对他解释:“伯父说你这几天没回家,让我来看看你。”

她的声音颤抖,带着一点儿哭腔,听得顾清河心里有那么一点儿不舒服。他没讲话,气氛顿时冷了下去。对门突然传来细微的声响,两人都没在意。

“你不让我进去吗?”温盈问。

“没必要。你不必讨好我爸妈,要结婚的是我而不是他们。你扪心自问一下,你真的喜欢我吗?还是觉得我们门当户对,而我又恰好符合你的择偶标准?”顾清河一反之前躲避、不耐烦的态度,一脸真诚地说,“我有很喜欢的人,我不想让她难过,不想让她伤心。我想带她一起去看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美好。这个人你也知道,她是麦冬,不是你。”

这些话是顾清河刚刚思索之后的结果,听起来很刺耳。可是爱情本来就是这样,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他之前不会回应温盈的喜欢,遇见麦冬之后更不会回应。

“不管你明不明白,以后别来找我了。”顾清河说完,朝温盈点了一下头,关门。

而一早就扒在门上从猫眼里注意着外面一举一动的麦冬,见顾清河没有再出来的意思后,轻轻地打开门。

“擦一下吧。”将手里干净的手帕纸递给温盈,看着她有些愤懑的表情,麦冬无奈地耸耸肩,说,“你的妆花了。”

果然,温盈略显惊慌地接过去,左右擦不到地方,麦冬索性直接拿过手帕纸,手指抬起她的下巴,将她晕染开的眼线擦掉。

“你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放弃。”温盈直直地看着和自己距离十分近的麦冬,内心还是忍不住泛起酸涩。原以为会看见麦冬生气的样子,但出乎意料的是,麦冬只是看了她一眼。那一眼让温盈没来由地心虚。

仔仔细细地擦完之后,温盈转身要下楼的时候,麦冬故作高深地开口:“楼梯难走,你就不要知难而上了。”

话说到一半,麦冬一闪身走进房间,从屋里拿出一根手臂粗的棒子,坏笑道:“当然,你非要这样做的话……”

麦冬双手一用力,看起来很坚固的木棒“嘭”地断裂开来,麦冬的笑脸看起来诡异万分。

她心满意足地看见温盈的脸僵了。

温盈眉心“突突”地跳,踉踉跄跄地跑下了楼。

9

从超市回家之后,麦冬照例敲了敲隔壁的门,对着里面喊了一声:“清河哥哥,你在家吗?”

麦冬故意掐着嗓子,甜腻腻的嗓音让人浑身不适。里面没有回应,麦冬脑瓜一转,给顾清河发短信:我都听见了,看不出来你这么爱我。

不出意外地听到屋内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麦冬嘴角上扬,笑得眉眼弯弯。

在门口站了一会,见屋内的人毫无声息,麦冬利落地转身回屋。高跟鞋与瓷砖碰撞,发出“嗒嗒嗒”的声音,听得屋内的人心里陡然一紧。

顾清河身心俱疲地卧倒在沙发上。他就吻了麦冬一下,后来在麦冬促狭的眼神下,他脸一红就跑了。

其实也没多大事,哪个正常的男人抱着喜欢的人不会想亲吻呢?怪就怪在麦冬被亲了之后脸皮越来越厚,每天在门口明里暗里来逗一下他,将顾清河原本的高冷的性子“轰”的一声炸得渣都不剩。

顾清河正看着天花板发呆,夏沉又给他打来电话,说:“最近在干吗?出来喝酒?”

“不去。”

“你这天天待家里干吗?金屋藏娇啊?”

他倒是想啊,顾清河默默腹诽。他这边沉默不语,夏沉以为自己撞破了顾清河的小秘密,突然激动得跳起来,问:“哪个啊?”

想不到啊,有生之年他夏沉居然还能猜到顾清河的小秘密。他现在特想在跑车上装个喇叭绕城一周循环播放。

“不会是温盈吧?”

“不是她。天天温盈温盈,你喜欢,自己娶回去。”

说完这句,顾清河觉得夏沉闲扯起来会没完没了,就直接挂断了电话,将手机随手一扔,甩在远处的沙发上。

闭上眼睛,他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顾清河鼓励了一下自己,充满自信地睁开眼。

麦冬的脸出现在离他不到五厘米的地方,正低头俯视他。顾清河的心脏差点儿骤停,然后剧烈地跳动起来。麦冬看着愣住的顾清河,陡然咧开嘴角,微笑着温柔地对他说:“好久不见啊。”

顾清河惨叫一声,整个人快速向沙发上移动,等移到安全距离外才惊恐地开口:“你怎么进来的?”

麦冬指了指阳台的方向,道:“这样近,可以少走点儿路。”

乍一听到这熟悉的话,顾清河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开始重拾自己的高冷形象,平静地看向麦冬,说:“有事儿?”

“也没别的事,就是来看你啊。今天天气挺好的,想跟你谈个恋爱。”

顾清河差点儿以为自己的听力出现了问题。他冷静地看着麦冬,麦冬笑容甜美,但是顾清河敏锐地发现她的耳朵红得都快滴血了!哈,原来也是口嗨型选手,看来大家是半斤八两嘛!

这样一想,顾清河觉得之前遇到的都不是事儿了。

他轻咳一声,看见麦冬紧张地眨了眨眼,故意逗她说:“其实我爸还挺喜欢温盈的,你说怎么办?”

麦冬的表情突然变得一言难尽,但转瞬又恢复平静,拽住顾清河的脚踝,一个公主抱将他抱起,不顾他的反抗,恶狠狠地说:“亲都亲了,你敢不负责!谈不谈?”

“谈谈谈!”顾清河反抗无效之后,认输投降。他怎么就忘了她可是能把一百多斤的男人过肩摔的人呢?

麦冬一喜,放下顾清河,整个人靠在他怀里。顾清河顺势搂住她的腰,低头看见麦冬害羞地闭着眼睛,非常自然地吻了下去。

唉,打不过女朋友,只能好好地谈恋爱了。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甜文

上一篇 : 有一只海马,在青春的旧时光
下一篇 : 苏心无恙(四)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