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胜于昨日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喜欢你胜于昨日

文/凌霜降图/Elinor(来自鹿小姐

我也想成为一棵旷野里无人理会的树,

一块深山边永恒静卧的岩石,

一片密林中人迹罕至的湖泊,

这样我应该就会有很多很多的时间,

等你来。

作者有话说

嘿,我是宝宝们的婶儿凌霜降。看了文想撩我吗?新浪微博@凌霜降,或者来微信公众号:凌霜降原创小说连载,每天更新小说连载,还有小剧场与作家生活日常,来一起玩耍咩?

静嘉,亲爱的女孩,愿你安好,愿你被我打扰过的人生,仍然能过成你想要的样子。能答应我吗?不要伤心太久。

1

苏静嘉读卫校的时候,有一件既喜欢又觉得郁闷的事情。

学校南门那条南院街的两旁种满了高大的悬铃木,那种有着白色树干,叶子有点像巨大的枫叶一样的树也叫法国梧桐,春天它们青翠蓬勃,夏天碧绿葱郁,秋天满目金黄,冬天枝丫温柔又苍劲地指向或碧蓝或灰蒙的天。

苏静嘉每天从那条街上走过的时候,似乎觉得那些树每一天都有着相似却又绝不相同的美。从树下走过的时候,她觉得世界充满了温柔的呵护。

她很喜欢。她也想做一棵自给自足、安静生长的树。

只可惜,法国桐树上住着很多很多的鹭鸟,它们把家安在树上,与这个城市和平共处。但是,它们没有固定的厕所,也没有固定的上厕所的时间。

苏静嘉郁闷的是,每一天,她都会被鸟屎袭击。

苏静嘉某天特意站在一处屋檐下好几个小时,她仔细地计算过的,从树下走过的人里,每五个就会有一个人被鸟屎砸到。

而她自己,几乎每一次都会成为那一个被砸到的人。如果撑着雨伞,她便感觉鸟屎会像雨点一样落在雨伞上。

这大概就是一种倒霉的概率吧,就好比她计算完行人被鸟屎砸中的概率之后,从屋檐下走出来的第一秒,一坨新鲜的鸟屎就正好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她看着那摊鸟屎,无可奈何地自嘲:这大概就是运气不好的姑娘,被鸟屎砸中的概率也会大很多对不对?

谁会喜欢一个十九岁,对着一摊落在自己肩膀上的鸟屎自嘲的姑娘!

苏静嘉觉得蒋其琛也不会。所以,当她自嘲完了之后,抬头看到他笔挺的身影、深邃的眼神,她愣了一下,赶紧点头礼貌地打了个招呼,然后逃也似的跑了。

2

苏静嘉从没觉得自己是一个幸运的姑娘,她的父母很年轻的时候就意外有了她,他们因为她的存在而结了婚。她出生之后,父母就离了婚,各自奔人生。

祖母独自抚养她到七岁急病而亡,随后,她寄居在各个亲戚家,外婆家、姑姑家、舅舅家,还有父母各自再次结婚生子后的家。她很乖巧,期望获得一点关注。然而,每一个家庭都希望她快点离开。

她读初中就开始住校,几乎没交过学费、住宿费,总是欠着。每次放假,她都往爸爸家、妈妈家、亲戚家一家一家地跑,一家一家地小声求着生活费。

好不容易到了初中毕业,她成绩很好,但是她知道义务教育结束了,自己不会再有上学的机会了。

她来护理学校上学是一位好心的老师帮忙的,他得知一家新创办的私人医院要为新办的一所护理学校免费招收一些成绩好的贫困生,就推荐了她。

苏静嘉将此视为人生中最大的幸运,兴高采烈地来了。

学校真的很小,就两三幢楼,老师们都是医院里的医生或者护士来兼职。学生也不多,大多是像苏静嘉这种成绩不错,但出于各种原因只能选择这种半工半读的护理学校的女孩。学校对学生管束很严格,要求她们专业优良,一级一级地考护理资格证,下课后还要到医院做实习生,毕业后还需要为医院免费工作几年,偿还教育培养她们的学费。

这不是绝对的幸运,但苏静嘉真的觉得这已经是她最大的幸运了。她不用再操心没钱吃饭的事,有学可以上,能学到一技之长,甚至有微薄的生活费。她很感激,学习的时候特别用功,去医院工作的时候,也特别不怕苦、不怕脏。

所以,那些鸟屎也只能算是小小的烦恼。只是,这一幕被蒋其琛看到,她感觉有些难堪。

3

苏静嘉第一次见到蒋其琛是在医院里,她刚刚帮303房那位因为长期卧床而长满了褥疮的老奶奶擦洗完身体。

老奶奶快不行了,住在很好的303病房里,但是没有一个亲人来看她。她的脾气也很坏,护士们都不愿意护理她。那天她嚷嚷着要洗澡,但是谁也不想去帮她洗,最后护士长就叫苏静嘉去了。

老奶奶身体的情况很糟糕,大约因为痛苦,她大声咒骂着自己的子女,也大声咒骂着医院,当然,还有第一次护理她就要帮她擦洗身体的苏静嘉。

苏静嘉不断地在心里告诉自己,把她当成去世的奶奶,不要与她多计较。苏静嘉很耐心,也很温柔、很仔细,慢慢地,老奶奶终于从针锋相对变成了相对配合。

尽管老奶奶的要求很苛刻,但苏静嘉还是一一按照她的要求,给她洗得干干净净,又帮她换上了她要求换上的衣服,还帮她化了妆。

从老奶奶的病房里出来的时候,苏静嘉满头虚汗,累得整个人都快要虚脱了。她被老奶奶整整折腾了四个小时,在那之前,她已经在医院的其他病房里工作了八个小时。她关上病房的门,多走一步的力气都没有了,就那么挨着病房门边的墙坐在了地上,打算歇一会儿再走。

然后,她就看到了蒋其琛,他就站在病房门的另一边,倚着墙。他一头看起来染得很时尚的奶奶灰银发,穿着一件淡灰色的毛衣、黑色的裤子,一张年轻俊雅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在医院走廊的日光灯下显有些奇怪的苍白。

“很累?”他忽然问了她,他的声音很好听,眼神明亮而又温柔,像月光。

4

“有点。”苏静嘉有点儿不好意思,用手撑着地站了起来,“失礼了。”这里是贵宾病房,他看起来优雅而又有教养,她怕他是哪一个贵宾病人的家属,怕自己瘫坐在地上的样子会影响医院的声誉。

“辛苦了,去休息吧。”他的声音很温柔,让苏静嘉不由得觉得有点儿害羞,她说了声“再见”,便低头快速离开了。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他就是蒋其琛。

蒋其琛是这所私人医院的投资人之一,也是助学护理学校的发起人,听说他是一位医学天才,心外科和脑外科的双重医学博士。他是整个医学界的传奇。

医院的简章里,有医院其他两位创办人的照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蒋其琛的。这虽然属于蒋其琛有份创办的医院,但是蒋其琛以前并不在这里工作,所以医院里见过蒋其琛的人也并不是太多。像苏静嘉这样的,更不可能将医院的创办人这样的身份,与眼前这个看起来很年轻也很时尚的年轻男子联系起来。

第二天下课之后,苏静嘉刚赶到医院,就被护士长叫过去了:“苏静嘉,你昨天护理303房那位的时候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今天蒋院长亲自过来说以后由你专职护理303房那位。”

“蒋院长?”苏静嘉有点儿蒙,其他两个年轻的小护士却兴奋地凑了过来:“蒋院长今天来医院了吗?!”

然后,苏静嘉才知道昨晚她在303的病房外见到的灰发男子,原来竟然是传奇人物一样的蒋其琛。取得了那样大的成就的人,她一直以为,就算不是一个老头子,也至少应该是个中年人吧。

可他,竟是那样年轻,且帅气得让人心折。

5

在第二次见到蒋其琛之前,苏静嘉也不知道为何,开始留意起护士站里的各种闲聊,许多她们聊天的内容,都像空气一样进了她的耳朵,又从她的耳朵里消失了。但是与蒋其琛有关的事情,却莫名其妙地留了下来,一点一点地蹦进了她的脑海里。

“蒋院长好年轻时尚呀,奶奶灰可不是人人都能染的。”

“蒋院长还不到三十,还没有结婚呢!”

“蒋院长十八岁就成了脑外科博士你知道吧?”

“你知道不知道,来我们医院工作的护士和女医生,有多少是家世丰厚,冲着蒋医生来的?”

“我知道,心外的宋医生,宋院长的女儿,就是为了蒋院长才来的。”

“宋医生真的是又美又有能力的那种人呀。”

“对呀,而且脾气也很好。”

每听一个消息,苏静嘉仿佛就看到心里有个自己在恍然大悟地点头:哦,原来是这样呀。哦,好优秀的人呀。

苏静嘉去护理303房那位坏脾气老奶奶的时候,会把听来的事情讲给她听,有时候也讲自己小时候的事情,讲自己的亲戚和父母,还讲自己的打算,讲自己想开一间摆满了花草的书店的梦想,偶尔也讲迷茫的现实与未来。

老奶奶中风的病情又严重了,已经说不出话,不能骂人了,但那眼神凌厉,有时候会呀呀乱叫发脾气。苏静嘉也不乱来,老奶奶发脾气的时候,她就不讲。老奶奶安静的时候,她就慢慢给老奶奶讲。有时候她会给老奶奶读一些有趣的新闻,或者是给老奶奶读几页自己喜欢的书。

老奶奶似乎很喜欢听蒋其琛的事情,然后,苏静嘉发现,自己好像也很喜欢讲。

6

在303房的老奶奶走之前的那两个月里,苏静嘉经常会在303房门口遇到蒋其琛,有时候他就站在病房的对面,有时候就像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样倚着墙站着,看起来有些奇怪,但是,似乎又是很自然的样子。

像医院里的其他人一样,苏静嘉在老奶奶去世的那一天,才知道她是蒋其琛的外婆。

护士站里,又开始流传起了蒋其琛的身世,听说他是303房那位老奶奶的独生女与人私奔后生下的孩子,父亲惨死在私奔途中,所以母子无法得到家族的承认,母亲郁郁而终。老奶奶痛失爱女,恨蒋其琛是诱拐自己独生女的男人的骨肉,所以对他恨之入骨,即使他在老奶奶病后尽力照顾,却仍然得不到她的承认与原谅。

另一个说法是,蒋其琛的父亲诱惑了他的母亲,并在侵占了他母亲家的财富之后害死了他的母亲,之后另娶,过着幸福的生活。303房的老奶奶恨透了谋财害命的蒋家人,所以经常对蒋其琛破口大骂。蒋其琛来一次,她就气得病情严重一次,所以蒋其琛才很少来探望。

苏静嘉不知道哪一种谣言才是真的,又或者哪一种都不是真的,不过不管是哪一种,她都为蒋其琛觉得难过。

她回头想一想,她每一次从303病房里出来看到站在外面的蒋其琛的时候,那种觉得奇怪的感觉,应该就是她觉得他很难过。

老奶奶走后,老奶奶的遗物是蒋其琛亲自来收拾的。苏静嘉问了一声要不要帮忙,他摇头说不用,自己一个人走了进去。

苏静嘉觉得他又高又笔直的背影,悲伤得像一根绷到了最后的弦,她只是望着,都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难过得颤抖起来。

7

303房的老奶奶走之后,苏静嘉不再需要做303房的专职护理,也不能再住在303套房的护理室小隔间里了。她搬回了学校的宿舍里,又开始了每天走在最爱的树下经常被鸟屎袭击的日子。

只是日子多了些小小的惊喜,那就是她开始经常遇到蒋其琛——

有时候是在学校里,钱其琛居然也会来学校讲一些课程,课很冷门,但教室里总是坐满了女生,其中有医院里的实习医生和护士,还有脑外科那位又美又温柔的宋嫣之宋医生。

有时候是在南院街上,一如往常,天空上忽然落下一坨鸟屎,正中苏静嘉的帽子、肩膀、手臂或者围巾、手套、书包。这样的情景,被蒋其琛看到过好多次。偶尔蒋其琛会笑,但大多数时候不会,仿佛那鸟屎根本没有落到她身上一样,他只是淡淡地看着她,在她毕恭毕敬地叫声“蒋院长”后,对她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被鸟屎砸中的尴尬,在老奶奶走后的第三个月消失了。南院街边上建了一条似乎是专门遮挡鸟屎的透明玻璃景观道,玻璃景观道没有挡住树叶与阳光,却为苏静嘉挡住了鸟屎的袭击。从那之后,她从南院街走去医院时,再也不用担心鸟屎落在身上的尴尬了。

很久之后,当苏静嘉某天签一张基金支出的账单,发现有一项是南院街玻璃景观道的翻修维护费用时,她才知道,那条看得见她喜欢的树却解决了鸟屎的烦恼的路,是蒋其琛为她修的。只是当时的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幸运地被自己偷偷喜欢的人偷偷地喜欢着。

8

苏静嘉在医院遇到蒋其琛的次数比起护理303房那位老奶奶时少了很多,蒋其琛很忙,医院里忽然多了很多慕名而来的非富即贵的病人。有一段时间,蒋其琛几乎天天都有手术,护士站里,全都是蒋院长多么多么的神奇,有着一双上帝之手之类的传说。

这间创办还没有几年的私人医院,因为蒋其琛忽然炙手可热起来,连苏静嘉就读的护理学校也变成了学院,听说因为招到了太多的学生,已经开始在郊区买地建立新的分院和分校了。

苏静嘉比以前更用功、更用心,毕业的时候,她不但以各学科最高分毕业,还拿到了高级护理医师资格证,得到了医院的正式聘书。

苏静嘉拿到那张聘书的时候,发现院长签名那一栏签的竟然是蒋其琛的名字,她呆呆地看着那三个字,嘴角扬起,眼睛却含了泪。

苏静嘉在医院里表现得非常专业而优秀,很快就因为精湛的技术而开始陪医生进手术室,几次手术之后,又被调到蒋其琛的手术室去了。

苏静嘉变得更忙碌,因为她没有什么背景,护士站里那些最脏最累的活儿总会落到她的身上。她也不怕累,不管病人是临时被送来的流浪老人,还是脾气极差的权贵,只要叫她,她都会去,而且总是温柔又耐心地把事情做得很好。

苏静嘉每天都特别累,但她从来没有觉得人生像这样充实过。

茫茫人海里,她一直明白自己只是渺小的沧海一粟,也许最终也将在湮灭在灰暗的平凡里。

但是她遇见了蒋其琛,于是她想努力,也确实很努力地发出属于自己的微弱的光,希冀有可能获得他的一个眼神。

9

苏护士渐渐地在病人中被提起,甚至开始有贵宾病房的病人要求她做私人专属护理,但护士长没敢贸然答应:“这个要问蒋院长,苏护士要经常陪蒋院长进手术室的。”

也不知道那位去问了蒋其琛没有,总之,那之后,苏静嘉就不再做普通的护理工作了,而成了蒋其琛做手术时必须要带的护士助理。

蒋其琛是在一次手术之后问她的:“如果以后要苏护士专职做我的手术助理的话,能胜任吗?”

蒋其琛问这话的时候,在洗手,像每一个医生一样,他洗得很仔细,他的手指像他的人一样,苍白而修长,很漂亮。

苏静嘉只觉得她的心湖被那水龙头的水冲得哗哗地乱响,脑子里一片空白,过了好半天,她才听到自己的声音,她很开心地说:“我会努力的。”

想到从此之后有资格更多更近地站在他的身边,她感觉像做梦一样,觉得看到的一切都是梦幻的。

苏静嘉大概是第一个发现蒋其琛的头发是天生灰白而非刻意烫染的人。

仍然是一台大型的手术之后,所有人都很累,蒋其琛似乎也比以往更累,他还没洗手就靠墙随意地坐在了手术室的地上闭目休息。他的唇色太苍白了,苏静嘉看得心里一惊,顾不得自己也很累,赶紧拿了一袋补充体力的葡萄糖走过去,递到了他的嘴边:“蒋院长,你喝一点。”

蒋其琛张开了眼睛,那双眸子的颜色是淡淡的棕色,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距离太近,看起来竟有些迷离:“谢谢。”

他说谢谢时的声音特别好听,苏静嘉的心动了又动,随后被震惊、狂喜、忐忑不安等等她无法形容的情绪一下子淹没了,就像在涨潮时被冲垮的沙滩上的城堡一般。

10

为了避免自己溺在他的眼神里以致失态,苏静嘉移开了视线,刚巧看到了他的头发,一个一直以来就在她心里的念头,就在这时被她说出了口:“蒋院长,你的头发是天生这个颜色呀。”“嗯?”蒋其琛喝了几口葡萄糖,似乎感觉好一些了,他“嗯”的时候,是询问的语气,英挺的浓眉微微挑起,似乎在问:你怎么知道的?

“烫染的话,发根是黑的,你不是,你的发根也是白色的。”苏静嘉微微地笑着,“天生这个颜色,也好看。”

听到她说好看,蒋其琛停下了喝葡萄糖的动作,他看着她,眸子里光华难掩:“苏护士,明天下班后一起去吃饭吧。”

那是第一次,蒋其琛开口约苏静嘉出去。

说好下班之后一起吃饭的那天,下班之前,来了一个紧急手术,蒋其琛主刀,作为第一手术助理的苏静嘉自然也去了。

手术室里,医生护士们技术精湛、配合默契,气氛也很好,大家像往常一样你一言我一语地开着玩笑以放松情绪,蒋其琛话不多,但偶尔也会插一两句,苏静嘉亦然。

“苏护士有男朋友了吗?”

麻醉师周医生平时最喜欢逗苏静嘉说话,其他人都开他的玩笑,问过他是不是喜欢苏静嘉,他总是呵呵地笑着,半真半假地承认。通常,苏静嘉都笑着挡了回去:“你们不要吓我,万一周医生的正牌女友来打我怎么办?”

她是一个安静、乐观,却又能与人自在舒服地相处的女孩子,又长得好看,大家好奇她有没有男友也算正常。

11

“我有喜欢的人呢。”苏静嘉熟练地把三号剪刀递到了蒋其琛的手里,微微笑着这样答。

“呀,是哪个家伙这样幸运?”周医生专注地看着电脑上随时变化的数据的视线不由得移开,看了那个正一心一意地帮蒋其琛抹去额角的汗水的姑娘一眼。

“对呀,我也觉得他挺幸运的。”苏静嘉巧妙地避开话题的中心。

“他还没来找你吗?”另一个做蒋其琛助手的医生也加入了询问大军。

“七号刀。可能是他的七彩祥云被雾霾挡住了,所以他来得慢一点吧。”蒋其琛忽然加入了话题,声音有些低沉。苏静嘉稳当而准确地把七号刀递到了他的手里:“蒋院长说得对呀,他来得慢了点,我再等等。”

她说再等等的时候,好像觉得蒋其琛的眼睛快速地看了她一眼,但那似乎又是她的错觉,因为他在手术台上专注的样子,美好得像神。

手术结束之后,已经很晚了。苏静嘉以为蒋其琛已经把说要吃饭的事情给忘记了,但当她从护士更衣室走出来的时候,发现他正站在走廊的窗台边等她。看到她,蒋其琛抬手看了一眼腕表:“还有半个小时今天才结束。你想吃点什么?”

他的脸在日光灯下显得比在手术室里的时候要苍白一些,却因为有一丝淡淡的微笑而好看得要命。那一刻,苏静嘉觉得自己像灰姑娘,像飞蛾,像野草,像尘埃,像无人关注的一片叶,那么卑微又那么无助,又像是公主,像蝴蝶,像玫瑰,像云朵,像只为他一个人悄悄生长开放的一株植物,那么美丽尊贵又独一无二。

12

蒋其琛开着车载着苏静嘉,在深秋的街上转了一圈,除了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快餐店,绝大部分餐厅都打烊了。苏静嘉本来想,吃汉堡也可以呀,下了车却发现了一间门面小小的还没打烊的私房菜馆。

她进门就看到一名男子坐在吧台边弹着吉他唱一首旋律很好听的歌,男子看到他们,放下了吉他:“今天只有炒饭了。”

蒋其琛看了一眼苏静嘉,苏静嘉也回望了他一眼,不知道为何,第一次一起出来吃饭,她本来应该矜持的,她却像已经与他相处过千万次一样,自然地转头微笑着对老板说:“那就来两份炒饭吧。”

炒饭很快被端了上来,看起来很好看,味道也很不错。老板回到吧台边,重新拿起了吉他:“两位介意我把歌唱完吗?”

蒋其琛点头让他随意。然后,听着老板唱的那首歌的歌词,苏静嘉只觉心唏嘘、意难平:

喜欢你胜于昨日,却略匮比明朝

切慕你堪比鹿慕浅溪,却深知还能如鱼恋河海

心念你深于前秒,却稍浅于此刻

眷恋你已至难以自控,却甘愿更深地深陷其中

想见你分秒难耐,却情怯胜年少

深爱你怕已深至海渊,却心知还能若星空遥远

……

吃完炒饭之后,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小店。

凌晨的街上凉如水,苏静嘉的心里温暖又柔软,忐忑又惊惶。而蒋其琛什么也没有说,一直到把苏静嘉送回了宿舍,他也仅仅说了一句“再见”。

苏静嘉本来想说一些什么的,可是又怕说出来显得自作多情。他连宋嫣之医生那样优秀美好的女子都没有接受,又何况是自己!

13

苏静嘉用几夜的无眠说服了自己慢慢等,等不来,也不要哭泣。

她想成为一棵树,生长在蒋其琛每天必经的路旁;她想开出一朵花,只为吸引人群中的蒋其琛的一个眼神;她想变成一颗星,无论蒋其琛是否发现自己,她都要静静凝望他。

现在已经比她的期望好很多了,她不但与他共事,还是他的助手,她几乎能在手术室里与他心有灵犀,她还能那样靠近他,能用自己的手帮他擦去额上的汗珠。

苏静嘉告诉自己,要知足,能这样靠近他,能与他说话,能似昨夜那样一起吃一餐饭,已经是无上的荣幸。

苏静嘉在第二天听说了蒋其琛要出国深造的消息,医院里都是一片赞叹声:

“蒋院长现在的技术已经是世界一流了吧,还要去深造,蒋院长是要变成神吗?”

“学霸与天才的世界我们不懂呀。”

“因为蒋院长,我们医院会成为最好的私立医院吧。”

“我们医院现在已经是最好的私立医院了好吗?你不知道,几乎所有优秀的医学高才生都以能来我们医院实习为荣,更不用说能来我们医院工作了。”

苏静嘉的心,在同事们的八卦里起起伏伏,欢喜着,忧戚着,甜蜜着,也绝望着。

苏静嘉觉得自己是把自己的脸和脑子都扔在了宿舍里,才有勇气走到蒋其琛的办公室的。

“蒋院长,那个,我听说你要出国深造了,我猜你可能用得着笔记本,就给你买了一个。祝你一切顺利。”苏静嘉快速地说完这句话,然后把手里那本刚才她请假两个小时去买的笔记本放到了他的桌面上,便飞快地转身离开。

蒋其琛是什么人,怎么会看得上她的笔记本,她敢这样做,不过是因为心里的不舍实在是太过强烈,强烈到她都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14

“苏护士。”在她打开院长办公室的门的时候,蒋其琛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似要叫住她,可一向沉静的她慌张得脚步都没有停下,就那样匆忙地跑开了。

一直到回到了护士站的宿舍,她独自发了好久呆,才慢慢地想起蒋其琛好像对她说了一句话。蒋其琛说:“如果你等了很久,那个人还是不能来,那就不要等他了。”

他是什么意思呢?

苏静嘉挣扎了半天,决定去找蒋其琛问一问。她去了院长办公室,但是,蒋其琛已经走了。

蒋其琛一走就是三年,一点消息都没有。

一开始的时候,医院里的同事们都还在讨论着蒋其琛神乎其技的手术刀,还有他异于常人的记忆力,以及他做过的各种令医学界惊叹的事迹,可后来,大家慢慢地就不再讨论了。

有人说,蒋其琛被国外的医学机构挖走了。有人说,蒋其琛大约是遇到了真命天女,结婚后定居国外了。甚至有人说,蒋其琛因为医术太精湛而被某国国家元首控制,成了专属医生,诸如此类。

那些消息,一个一个都吊着苏静嘉的心,她感觉很痛,很绝望,却又不舍得放下。

苏静嘉试过给蒋其琛的手机号发信息,以及往她打听来的他的邮箱里发邮件,还给那个不知道是不是他本人在打理的很久没有更新过的社交账号发了很多的私信。

电话打不通,而发出去的信息与邮件,都石沉大海了。

苏静嘉甚至还去了蒋家,用一生中所有的勇气去敲了门,想好了各种奇怪的来打听他的消息的理由,而开门的人却说:“这房子以前的主人是姓蒋没错,但前两年就已经卖给我们了呀。”

莫名地,苏静嘉的心终于彻底地恐慌起来:蒋其琛多么有名的人,他应该拥有很多的财富,只不过是出国学习而已,何至于把家都卖掉?

但她无从得知,她人微言轻,即使去四处问了,也并没有人能回答她的问题。

15

日子就在她的忐忑不安中一天一天地过去,周医生来约过她几次,她拒绝了。第五年的时候,宋嫣之医生也结了婚,听说宋医生结婚前大醉了一场,说:“我等什么呀,他是断了与国内所有的联系走的,大约是为了避开我,要与这个地球决绝一样。”

苏静嘉差点儿就说服自己信了宋医生的话,但她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想起他走之前对她说的那句话,他说,如果她等了很久,那个人还不来,那就不要等了。

他为什么要那么说呢?

有答案似乎呼之欲出,但苏静嘉没敢细想下去。她去买了考研出国的资料,开始没日没夜地用功学习。

他说,等很久都等不来那个人,那就不要等了。

可是,她等不来他,她去找他不就行了吗?

苏静嘉用一年的时候考了研,又开始考雅思,申请国外的学校。她有高级护理执照,又有护理工作经历,申请学校倒也不算太难。她没读过高中,更没读大学,英文基础很差,全靠着一股劲儿扛着撑着,雅思考了好几次才过。

考试通过的那一年,苏静嘉已经二十七岁了,离蒋其琛离开的那一年,也已经六年过去了。

那一份来自国外一家律师事务所的文件,是一位被委托的律师带给她的。

文件袋里是一份基金转让声明,声明里说蒋其琛将名下的一笔私人基金转让给了苏静嘉。除了转让文件,还有一本看起来挺精致但是已经很旧的笔记本,烟灰色的封面,封面上有淡淡的树叶暗纹。

苏静嘉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她匆忙送出去的笔记本。那是蒋其琛要走的那天,她请假跑出去花了两个小时才选中的笔记本,那是她傻乎乎的,不知道为什么要送给他的那个笔记本,那是她以为他不会收的那个笔记本。

16

苏静嘉的眼睛盯着那个笔记本,看着看着,眼泪就掉了出来,一直掉一直掉。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哭了,又为什么一直不能让眼泪停下来。她的情绪很糟糕,糟糕到了极点,糟糕到她根本不用听那个律师在说什么,就忽然明白了蒋其琛为什么让她不要等了。

他说,如果她等很久,都没有等来那个人,那就不要等了。

那是因为,蒋其琛早就知道,他自己有可能来不了了。

基金是外婆走后孑然一身的蒋其琛留给苏静嘉的。

蒋其琛的外婆一生骄傲,蒋其琛的妈妈也是,但妈妈所爱非人。有了蒋其琛,她的身体不好,不能生孩子,但她仍然坚持把蒋其琛生了下来。蒋其琛的出生,也令外婆痛失爱女。悲痛的外婆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怨恨算在了蒋其琛头上,虽然抚养了他,却与他并不亲近。亲情的冷淡,让蒋其琛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体有问题,却仍然拖延治疗。直到遇到了苏静嘉,蒋其琛才重新燃起了爱的希望,只可惜,病已入骨。蒋其琛挣扎了两三年之后,仍是回天乏术。最后的时刻,他只能无奈地将自己的身后事拜托给律师,而那没有说出口的爱情,则拜托给了苏静嘉匆忙中送给他的笔记本。

那个苏静嘉事后总觉得老土,觉得后悔,觉得他不可能会收,觉得一片心意空付的笔记本,成了装载他最后的温暖与希望的所在。

17

静嘉,抱歉,我用你送的笔记本来写这些话。

以前,我觉得上帝是公平的,他给了我天分过人的头脑,也给了我少白头与如影相随的疾病。我的天分让我得到了普通人努力一生也可能达不到的成就,但疾病也收走了我的健康与寿命。我并没有不甘,这很公平呀,生命只需宽,不需长,我活得很恣意,所以就不需要活很长。

可是,我遇到了你。

然后,我忽然开始怕死。

在遇到你之前,我做了很多我想做的事情,努力去做自己想做的那种人,不喜欢的人与东西都绝不去将就。我虽然学医,却不喜欢医疗器械切开我的身体,我拒绝去治疗我的病,为什么要治,反正都是死,上天给我什么,我就带着什么死好了。

我不想像我医治的那些病人一样,在手术台上鲜血淋漓地和上帝抢命,我不抢,上天给我多少,我就用多少。

那时,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个你,像一棵树一样安安静静地生长却坚韧挺拔的你,像溪水一样温柔清亮却滋养万物的你。

我越喜欢你,便越发现过去的自己很愚蠢,便越觉得枉顾人生的自己没有与你走下去的资格。你不喜欢我还好,万一,我是你要等的那个人,你等来了我,我却不能一直陪你走,是不是太残忍了?

静嘉,那晚我们一起听的那首歌你还记得吗?

喜欢你胜于昨日,却略匮比明朝

切慕你堪比鹿慕浅溪,却深知还能如鱼恋河海

心念你深于前秒,却稍浅于此刻

眷恋你已至难以自控,却甘愿更深地深陷其中

想见你分秒难耐,却情怯胜年少

深爱你怕已深至海渊,却心知还能若星空遥远

……

是呀,我知道还能喜欢你更多,所以我想试一试救自己。

静嘉,很遗憾,当这本笔记本被送到你的手上时,那说明上帝要惩罚我过去的自大,抱歉,我失败了。

抱歉,让你等了很久,我却没能来。

你会伤心吧?

静嘉,亲爱的女孩,愿你安好,愿你被我打扰过的人生,仍然能过成你想要的样子。

能答应我吗?不要伤心太久。

因为如果可以,我也想成为一棵旷野里无人理会的树,

一块深山边永恒静卧的岩石,

一片密林中人迹罕至的湖泊,

这样我应该就会有很多很多的时间,

等你来。

——蒋其琛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鹿小姐凌霜降

上一篇 : 抱凤归(二)
下一篇 : 心落千城港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