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子的爱情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骗子的爱情

文/乔诗伟

红辣椒望着陈新华:“然后,你能不能最后骗我一次?”

陈新华沉默了半天才说:“我不喜欢你。”

听到这对话的时候,我脑海里浮现红辣椒往日的身影,她每天骑着小电瓶车来到陈新华的面前,她微笑着对他说:“我喜欢你。”而陈新华总是扭着头回答她:“我也不喜欢你。”

十六岁那年,我正在县城的高中读书,情窦初开的少年们在楼道、操场、被树木繁茂枝叶掩盖的角落里表白。

面目青涩的他们,窃窃私语,在彼此的耳旁轻轻落下一句:“我喜欢你。”

这些甜蜜的话用来当作暑期将至时的不舍感言正好合适,只是不知道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学生们,将口头说的喜欢和承诺,能兑现到几时。谁也不知道那些类似永远的誓言,是持续一辈子,还是一阵子。

这时的我趴在桌子上,看着面前刚刚写下的一行小诗,什么也不太在意。

我总是不太合群,看着他们为考试,为老师、家长的教导忙来忙去,心里没来由的烦躁。

教室后面的黑板上有最新一期的板书,在“梦想”那栏,很多人填的都是重点大学。在那么多清华北大的愿望下面,我藏着和所有人不一样的梦想:在有生之年,拥有一座自己的图书馆……

班主任是英语老师,因为我成绩差,一直看我不太顺眼。此时的他正站在讲台上口若悬河:“你们一定要好好努力,只要你们考上了好大学,你们以后就可以随便玩了……”

在我看来,这是一句多么不负责任的话,让学生们把所有期待都放到那个不可知的未来上,我想这是大部分学生在大学生涯里随意挥霍时间的根本来源。

收拾好书本的同桌是一个戴眼镜的小姑娘,很是刻苦,那股认真劲,肯定能让她考上一个好大学。

她一边擦拭眼镜一边问我:“暑假有什么打算?”

同时,微微发福的班主任上身探出,双手撑在讲台上,眼睛往整个教室一扫,说:“这个世界是留给聪明人的,做一个傻子只会被聪明人欺负,所以,你越聪明,你得到的东西就会越多。我想,应该不是所有人都甘于平庸吧。”

他在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似乎从我身上扫过,而那些排名前列,座位也在前列的优秀学生们眼神里透着狂热。

我装作没有听见,自顾自地和同桌说:“趁着暑假,我想去找一份兼职。”

同桌点了点头回答:“哦……”

我看着她问:“那你呢?”

同桌回答我说:“我准备放松放松,然后查一下分到文科班有优势,还是分到理科班有优势。”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于是也如她那样点了点头:“哦……”

在家待了几天,收拾好出远门要带的衣物,我便随着父亲搭上了去广州的火车。当天晚上,我披着父亲的外衣,衣服里头裹着我的瘦骨嶙峋。

我还记得火车到站的时候,人们像鸭子一样从各个方向蜂拥而出。在出口的地方,有一小孩因为没有买全票,被安保用粗壮的双手一把提了起来,安保面红气粗地朝着孩子家长狂喊:“你看看,你自己看看,都这么高了,怎么不要买全票,怎么不要买全票了……”

我紧了紧脖子,小心翼翼地看着这充满恶意的场面,将自己手里的火车票递了过去,心里有了一种身在异乡的胆怯。

我终于从这一座冰冷的建筑里挤了出来,天空的阳光刺眼,街道车流不息,到处都是楼房,原来这里就是繁华的广州了。

把行李放下,在父亲以前租的那个房子里休息了半日。他对我说:“在给你找工作前,你得先自己去和房东谈房子,然后自己去找工作。”

我带着些许的骄傲出门了,却在一家家工厂的门外徘徊,我承认我没有进去询问的勇气。在走过一处天桥底下的时候,我看见一家印刷厂需要招人,我终于鼓起勇气走了过去。

面试我的是一个有点冷漠的女人,她抬头望了我几眼,对我说:“我想你并不是很适合在我这工作。”

我脸上发烫地离开了,但最后,我还是找着了工作,父亲把我介绍进了他所在的厂子。那是一家服装加工厂,而我的工作就是不停地将需要加工的衣物搬到机器旁边,以及解开所有衣物的扣子,好让工厂的师傅们熨烫。

随后,稍带羞涩的我找到了房东,谈好房子,和我合租一个套间的是一位二十多岁的青年。

我跟他说:“你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他说:“一定一定。”

我问他:“大哥,你叫什么名字?”

他笑着说道:“我姓杨,你叫我杨哥吧。”

这时,有一位工友在门外喊他:“陈新华,厂里接了一个大单,有点忙不过来,你要不要过来帮忙,有加班费。”

于是,在我的目瞪口呆时,他潇洒地离去,我还是头一回碰见第一次见面就说谎骗人的人。

因为没有别的事情要做,我就在自己房间里待了一天。作为新进厂的工人,我上工的时间定在明天早上。

窗外有一大片灯光,各种颜色,我知道这是这个城市的热闹。

晚点的时候,陈新华回来了。

我一天没出门,肚子有些饿,便问他:“这附近有什么餐馆?”

他用被子蒙着脑袋,往窗外一指:“出了这栋楼,往左,那个街道中间有一家叫小星星的餐馆很不错。”

当我站在小星星门口的时候,才知道这是一家理发店,而很不错的餐馆是在小星星的旁边。

因此,对于陈新华这个人,我脑海里有了个轮廓。

我上工的时间是在早上六点,有点迷糊地起床,到厂里的时候,已经陆续来了不少人。

陈新华是和我一块过来的,这个时候,有一女孩骑着小电瓶车从湖那边过来。陈新华告诉我,她是四川人,二十多岁,辍学后就来了这边。末了他还加上一句:“我们都叫她‘红辣椒’。”

我说:“她长得可真漂亮。”

陈新华扭过头对我说:“是很漂亮,我不喜欢她……”

我好奇地问道:“为什么?”

陈新华在一旁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我是聪明人,她是傻子,聪明人会喜欢上傻子吗?”

这时候,红辣椒锁上电瓶车过来了,微笑着和我们打了招呼。

陈新华一扭头,跟个小孩一样。

后来,我才知道,陈新华和红辣椒都是大家每天打趣的对象。

于是,每天早上我都能见着陈新华在红辣椒面前扭着头,红辣椒时不时地也跟我们搭话,说:“把头转过来嘛,你还怕我跟你表白啊。”

当陈新华把头转过来的时候,红辣椒看着他说:“我还就跟你表白了,我喜欢你,我就喜欢你,你看着办吧。”

陈新华脸一红,就借口要做事走开了。红辣椒看着他的背影,不停地捂住嘴笑。

而我感觉有点好笑地看着这一幕。

工厂里的工作很简单,但也枯燥,就是不停地重复那几道工序。在这里,只有熬成师傅,工资才会大幅上涨。

暑假天气很炎热,更别说属于亚热带的广州了。那些安装在墙壁上的大风扇吹出的风就跟热浪一样,没多久我就大汗淋漓了。很多和我一样的工人顺手就抓起加工的衣服擦汗。

身边还有一个老人在捡地上的垃圾,我还没来得及同情,身边工龄较长的工友就告诉我:“这老头是我们老板的老爸,老人家闲不下来,就常在这里帮忙。”

我这才深知人不可貌相的真谛。

这时候,老师傅和工友们正在同陈新华打趣:“哎呀,你就承认你也喜欢她嘛,多好的一对。你们成了,我们也可以好好吃一顿庆祝,沾沾光啊。”

听了这话,陈新华脸憋得通红,连连摆手:“谁喜欢她了?我不喜欢她,我不喜欢她。”

工友拿起手机说:“你们在工作台上挨那么近,我都拍下来了,就算打官司啊,我也有证据。”

陈新华一听这话,扭头就走。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听见旁边红辣椒附和的笑声里有些失意。

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红辣椒每天早晨骑着小电瓶车来上班的时候,都会走到陈新华的旁边,说:“我喜欢你……”

陈新华却总是回复她:“我也不喜欢你。”

这样简单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我也慢慢适应了这枯燥的生活。

而陈新华还是和往常那样,喜欢骗人。

一个多月过去,我头发太长了,准备去找个理发店剪头发。陈新华对我说千万别去小星星,那个理发店价钱高,服务又不好。

听到这话,我二话不说就去了小星星。对于骗子的话,一定要反着来,这是真理。

理发店的老板是个女人,记性非常好,连三年前在她这里理过一次头发的人都记忆犹新。

她给那个客人剪头发的时候说:“还是给你剪三年前那个发型吧,我记得你说你很喜欢。”

这做法让人感觉到满满的亲切,我抬头问她:“你记性这么好,肯定很聪明,怎么不读书呢?以后绝对是专家、科学家什么的。”

理发店老板:“不读书的原因有很多,跟聪明没有关系,而且做个聪明人也不见得是好事。”

我闭上眼睛,没有再回答,等着她给我剪头发。

她动作很轻,慢慢摆正我的脑袋,说:“你是湖那边服装加工厂的吧。”

我问她:“你怎么知道?”

她笑了笑:“你们厂大部分工人都来我这里剪头发。前天那个四川妹子也是你们厂的吧,听说就要回四川老家了。”

我重复着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回老家?”

她一边剪头发一边回答我:“是啊,好像说家里安排她相亲吧,要嫁给一个公务员。”

这消息的真假几天后就得到了验证,那一天也是我去火车站买票回家的日子。

我和陈新华问过了老板,红辣椒是真的准备要走了,已经在老板那里递了辞呈。

这一天早晨,红辣椒和往常一样骑着电瓶车过来。她在我们面前缓缓停下,却没有再和往常一样对陈新华说“我喜欢你”。

她看着陈新华说:“在一起做事三年了,晚上送我去火车站吧。”

陈新华好似被这消息吓到了一样,目不转睛地看着红辣椒,他第一次没有像小孩子一样扭过头去,他点了点头说:“好。”

为此,陈新华跟老板请了一天的假。

于是,这个上午,我和陈新华一起帮忙给红辣椒收拾行李和房子。

下午的时候,我和陈新华在房间里慢慢等待。

因为无聊,我打开了电视机,电影频道里放着很精彩的电影。

我跟陈新华说:“你看看,好精彩的电影。”

陈新华背对着我:“剧情那么烂,一点也不精彩,我不喜欢。”

我想起了一个消息,便跟陈新华说:“告诉你一个让你高兴的好消息,老板说要给大家发奖金。”

陈新华撇了撇嘴:“奖金又不多,我不高兴。”

我想了想,脱口而出:“那红辣椒那么漂亮,你喜欢吗?”

陈新华准备张嘴说话,又生生停了下来,半晌他才说:“我不是聪明人,我也是一个傻子。”

傍晚六点的时候,我们将红辣椒送到月台,她站在我们面前,终于忍不住开口:“陈新华,我回老家了,家里给安排的相亲,要我嫁给一个公务员。”

陈新华面无表情:“然后呢?”

红辣椒望着陈新华:“然后,你能不能最后骗我一次?”

陈新华沉默了半天才说:“我不喜欢你。”

听到这对话的时候,我脑海里浮现红辣椒往日的身影,她每天骑着小电瓶车来到陈新华的面前,她微笑着对他说:“我喜欢你。”

而陈新华总是扭着头回答她:

“我也不喜欢你。

“我也不喜欢你。

“我也不喜欢你。

“我也不喜欢你。

……”

其实,意思就是“我也喜欢你”吧。

这是一句反话,看它正面别扭,我早应该知道,要知道陈新华可是一个骗子。

红辣椒还在发愣的时候,已经被陈新华抱了起来。

她定定地看着他:“那我去把火车票给退了,我留下来吧。”

陈新华说:“你不用退票,也不用留下来。”

一听这话,红辣椒的眼睛顿时红了,他急忙跟红辣椒解释:“我意思是再买一张火车票,我和你一起回去。我得过去搞定我的丈母娘啊,不然怎么骗你一辈子?”

红辣椒破涕为笑:“原来你是个骗子。”

陈新华望着她:“但我愿意为你做一个傻子。”

看到这一幕,我突然想起一个多月前,那个令我讨厌的班主任说的话。当时,他上身探出,双手撑在讲台上,眼睛往整个教室一扫,说:“这个世界是留给聪明人的,做一个傻子只会被聪明人欺负,所以,你越聪明,你得到的东西就会越多。”

在今天,我明白了个中缘由:这世间聪明的人太多,他们总以为自己是最独特的一个。所以想要这个世界把什么都给他们,世界不理他们,他们就将主意打在傻子身上。认为傻子不该拥有太多东西,但他们不明白,傻子给他们东西,甚至给他们一颗真挚的心,不是因为他们聪明,而是因为傻子觉得他们不是骗子。

或许,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是聪明的骗子吧,但这只能怪他们都还没有遇见那个让自己变成傻子的人。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