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一梦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匆匆一梦

文/牙套菇凉

万事万物真的都有保质期,我们都等了太久,错过了相爱的时机。

01

林昕然十八岁那年,林耀川给她办了一场成人礼。

当这个本市有名的地产大佬等在我的门口,在挂满蜘蛛网,黑暗又逼仄的楼道里,对才上完暑期班回来的我说:“匆匆,你姐姐生日那天,我希望你也能来。”

“我没有姐姐。”我掏出钥匙打开门。林耀川要跟进来。却被我拦住,“这是我和我妈妈的地方,不欢迎外人。”

是的,在我看似平凡而卑微的十六年生命里,在旁人眼里像是演了上百集的家庭伦理剧——被爱冲昏头脑的女人生下孩子后,才恍然发现爱人早已有了妻女,于是愤然离开,独自将女儿养大。在女儿九岁那年,女人生病去世了。然后女儿就被亲生父亲接走了。

如果你以为这是灰姑娘逆袭的故事,那就大错特错了。

你看,现在还独自生活在这灰蓬蓬的,像被雾霾染了色的破旧小区里的我,纵然狗血的戏码都凑齐了,我也不是偶像剧里聪明、可爱、蓬勃向上的女主角。

吝啬、狭隘、脾气暴躁、睚眦必报。明明才十六岁。却一板一眼活得像个老太太——这是余西臣对我的评价。

至于余西臣这个人,第一次见他,是在一个初秋。风呼呼地吹,我从医院出来,两眼被吹得生疼,瞬间脸上就湿了一片。这时,余西臣跳了出来,拦在我的面前:“小妹妹,你怎么哭了?”

比一米六九的我还要矮一点的余西臣,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有底气叫我小妹妹的。他鍥而不舍地跟了我一路,看着我眼泪流个不停的惨样,喋喋不休地说了起来——

“小妹妹,我叫余西臣,你有什么伤心事,可以跟我说说。”

“呃,你为什么不说话,难道是失恋了?

“你才多大。怎么能早恋呢?那他为什么要甩你?”

我被余西臣的神神叨叨、自说自话,还脑洞奇大给气疯了,接着他的话吼回去:“嫌我丑,嫌我脾气不好,这样总行了吧,你可不可以闭嘴!”

因着我的爆发。余西臣怔了几秒后,特别认真又正直地说:“你长得也不算很丑,以后整整就好了,但……脾气不好,这可是真的。”

余西臣竟将我的气话当了真。我要疯了,很想告诉他,我“哭”不是因为伤心,而是有迎风流泪的毛病,并且我也没有失恋。那时的我对爱知之甚少。在有限的生命里,感知过的隐忍、不满、愤怒等负面情绪要远远大于爱。

可最后我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瞪了他一眼,然后就跑开了。

在我几个月大的时候,我妈发现林耀川骗了她的事,一时气昏了头,在寒冬腊月里扔了我一次,恢复理智后又将我捡了回去。短短两个小时,我被冻得嘴唇发紫,奄奄一息,好不容易被救了回来,此后身体就一直不好,大病没有,小病倒是不断。

因为余西臣赞同了我的“丑”。从那天起。我的身上又多了一个毛病——见到反光的物体就想照的病。

02

冤家路窄,这个词是为我和余西臣量身定做的。

早自习的时候,地中海发型的班主任走进来说,班里转来一个新同学。随即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响起——

“我叫余西臣,十七岁,天蝎座……”

我猛地抬头,目光恰好和余西臣的撞在一起。他愣了愣,冲我眨了眨眼,嘴角扬起一个灿烂到欠扁的笑容,朝我喊:“爱哭的小妹妹,我们又见了。”

真丢脸啊,如果地上有条缝。我肯定毫不犹豫地钻进去。

而班主任接下来的话。给了我更致命的一击:“余西臣。既然你认识年匆匆,那你就和她当同桌吧。”

我第一次觉得二十分钟的早自习特别漫长,全班四十三个人的晨读声,也挡不住他在我耳旁的聒噪声。不过这一次,他不再纠结我为何失恋,而是将关注点放在了我的名字上。

“小妹妹,你叫年匆匆呀,哪个匆匆?”我不理他,他就自来熟地翻开我的书的扉页,“哦,岁月匆匆的匆匆。”

“名字还挺诗意的,你知道你的名字用英文怎么说吗?”

“Shut up!”我忍无可忍,让他闭嘴。

“你怎么能这么翻译你的名字呢?”余西臣完全无视我的愤怒,继续扬扬得意地说,“应该是time fleets past,时光流逝,岁月匆匆。”

余西臣那时在上一个英语班,外教让他们练习用英文翻译中国的古诗句,于是他便用他那蹩脚的英语水平拿我的名字大做文章。

认识久了,我越觉得世界上再没有比余西臣脸皮更厚的人了。再无耻的要求从他嘴里说出来,都是那么理所应当。

圣诞前夕,余西臣说在这座城市,他除了我以外没有其他朋友,便缠着要我陪他过平安夜,并像朋友一样互送礼物。我拒绝了,他竟拿我“被人甩了,一个人偷偷哭”来威胁我。我发现脑残好像也是会传染的,遇到余西臣后,我的智商直线下降。你看,这不是自食其果了。

那是我活了十六年以来,第一次和人交换圣诞礼物。

余西臣送了我一条米色的格子围巾。在他的催促下。我不情不愿地戴上,他的眼睛瞬间亮了:“年匆匆,真是人靠衣衫马靠鞍啊,你这样好看多了。”

自夸了一番后,余西臣盯着我手中的碎花塑料袋,咧着一口大白牙对着我傻笑,催我将礼物给他。

可这个笑容并没有维持多久,当看到那双黑色的,黏上了红色“NIKE AIR”标志的手套时,余西臣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他像拈脏东西似的用两根手指拈起手套:“年匆匆,你这礼物也仿得太不走心了吧。”

“呵呵,我的手套虽然山寨,但至少还有牌子。你看看你的围巾。是连标签都没有的三无产品。”我针锋相对地反驳他。

见我一脸鄙视,余西臣突然重重地叹了口气:“年匆匆,你真是个不识货的吝啬鬼。”

对啊,靠着妈妈微薄的遗产过活,要自力更生的年匆匆,怎么可能不吝啬?像余西臣这种每天上下学都有专车接送,含着金汤匙长大,不知生活愁苦的富家少爷,是根本不会懂的。

纵然两看生厌,我们也还是在人满为患的广场上,围在巨大的、挂满彩灯和各种礼物的圣诞树下,一起过了一个平安夜。

余西臣是一个心性不定的人,在圣诞的歌声里又开心起来,他对我说:“年匆匆,我們许个愿吧。”

真的,余西臣总是一次又一次刷新我对智障的认知。说完,他就将圣诞老人当成圣母玛利亚。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亲爱的圣诞老人,我希望能长高一点,让我的女神喜欢上我。”

03

余西臣虽然脑子里缺根弦,但因为长了一张人模狗样的脸,在女生里的人气一直很高。

春节过后,围在门口看他的女生又增加了。寒假的一个多月时间里,余西臣就像春日里疯蹿的禾苗,身量直接冲破一米八的大关。一下从吊车尾变得鹤立鸡群。从女生口中的小可爱,进升成为名副其实的“高富帅”。

虽然桃花朵朵开。但余西臣依然无精打采。春节时,他被女神拒绝了,于是化悲痛为食量,没想到误打误撞竟长了个子。听他苦巴巴地说出来时,我很不厚道地笑了。

面对我的嗤笑,余西臣破天荒地没有撸起袖子和我抬杠。而是趴在桌子边上,恹恹的,像一只病猫。这样的余西臣看起来,其实挺可怜的。

我故作深沉地叹息了一声:爱情不是病,爱上却要人命。然后继续心无旁骛地埋头看书。

关于余西臣的女神,自我们同桌的第一天起,我就日日听他科普——他的女神有多美丽,多温柔,多善解人意。他翻来覆去地说,我几乎都能将他和他女神的故事倒背如流了。

余西臣的爸妈是搞科研工作的,一年中的大半时间都在全世界到处跑,没时间照顾他,于是在遇到我的半个月前,将正在读高二的余西臣送来这座城市的好友家寄住。

寄住的伯伯家有一个女儿,他对她一见倾心。但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他只和女神姐姐待了半个月,她就去加拿大留学了。为了两年后能追随女神的脚步,对英文深恶痛绝的余西臣竟报了一个语言班。

那之后,余西臣颓废了很长一段时间。有一天,他问我:“年匆匆,你是怎么喜欢上那个人的?”

“那个人”是哪个人,我半晌才回过神来。

我哑口无言,终于明白人不能说谎话,毕竟一个谎言需要用千万个谎言去圆。

是的,我又说谎了。明明可以将谎言就此止住,但我却选了最迂回坎坷的路走。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只是那一刻,我就是不想解释。

“喜欢就是喜欢,哪有那么多的理由。”我胡扯,没想到余西臣连连点头表示赞同,我又接了一句,“反正我的喜欢不像你的那么肤浅。”

听了这话,余西臣一下奓毛了:“年匆匆,那个因为你长得丑,脾气又不好而和你分手的人,我说他不仅肤浅,还是个人渣。我这样侮辱他,你会生气吗?”

余西臣一副“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我的爱情”的愤恨表情。我看了他两眼,慢悠悠地说:“哦,生气。”

其实我一点也不生气,毕竟那个“肤浅又人渣,还让我喜欢得死去活来”的人,只是我随口编出来的。

我的态度彻底惹毛了余西臣。

下午生物课讲的是“高等动物的神经调节”,老师竟然拿了一只活蹦乱跳的青蛙,血淋淋地剖开,让我们观察青蛙的膝跳神经反应。

我看得一阵反胃,忍不住皱了皱眉。余西臣发现了我的异常,在老师演示完后问有没有同学愿意上去近距离观察时,他举高了手:“老师,年匆匆想来。”

04

余西臣说我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其实他也不遑多让。我们俩是半斤八两。

通过那次近距离观察,好长一段时间,我看见肉食就会想起那血淋淋的场面,就会没胃口,短时间内瘦了一圈。在那个月里,无论余西臣说什么,如何讨好我,我都再未同他说过一句话。

余西臣有些气急败坏:“年匆匆,你这个小心眼的女人,我要和你绝交!”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一点都不难过,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是的,我在借题发挥,我在强迫自己,我在试图拯救那个觅到一丝温暖就忍不住沉溺的自己,免得泥足深陷后。才发现那只是一场梦。梦醒后依然只有我一个人。

我九岁那年,妈妈去世,林耀川接我住到了一栋漂亮得像童话的两层小别墅里。

你知道什么是峰回路转吗?峰回路转就是在本以为从此将孤苦无依时,命运的手翻覆,我有了爸爸,还有了一个漂亮的妈妈和姐姐。我欣喜若狂。像浮沉在晦暗深海里的人,看到了灯塔上那遥远又模糊的光。

我小心翼翼地看着别人的眼色行事,学着说乖巧话逗人开心,因为我想有一个家。但最后我才发现,无论我怎么努力,那里都不是我的家,我只是一个闯入者。决定离开的那天,那个我当成“妈妈”的漂亮女人用很失望的语气对我说:“你这样的小孩,和我家昕然是完全不同的。”

我这样的小孩是哪样的小孩?第三者生出的小孩,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小孩,不被神眷顾的小孩。

所以我一直都知道,我和余西臣也是不一样的。

这些年习惯了分别。所以缄默、踽踽独行对我而言并不是难事,但对一刻不说话就浑身不舒服的余西臣而言。却像是世界末日。在口口声声宣布要和我绝交后,他依然整天缠着我。如果说从前他是恼人的苍蝇,那现在的他就是让人抓狂的乌鸦——他开始在我边上唱起自编的、没有调的歌。

“匆匆啊匆匆,我亲爱的朋友。年匆匆,你什么时候我和我说话?啊年匆匆……”

余西臣的歌太难听了,我终于受不了了,于是对着他大吼道——

“余、西、臣,你、可、不、可、以、闭、嘴!”

听我吼他。余西臣竟然激动得眼含泪光:“我亲爱的朋友,你终于肯和我说话了。”

我和余西臣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又和好了。从我单方面发起的“冷战”后,余西臣比从前对我更好了,有时候唯唯诺诺得近乎讨好。

后来,余西臣十分认真地对我说:“年匆匆,我觉得你比我的女神还难猜。女人心海底针啊,我真的怕了你了。”

高三前的暑假。我和余西臣在学校外面的小放映厅看了一部老电影,两小无猜的开始,以死旬读的结局,让人无限唏嘘。

走出放映厅时,天早就黑了,老旧的白炽灯吞噬了一小片夜。走在我前面的余西臣在走到灯光覆盖不到的黑暗里时,突然停下来,转身看着我。我也跟着止步,头顶暗哑的灯光笼在我的身上,让我有一种站在舞台中心的错觉。但我知道,现在我的观众,只有余西臣一人。

余西臣开口说话,声音沉沉的,黑暗里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年匆匆,我不想我们像他们一样,因为隐瞒,最后失去彼此。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我沉默着,他又继续说,“我知道你有很多秘密,但你能不能告诉我?”

我们好像对峙般地站了许久。认识那么久,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余西臣那么固执的模样。

人人都说狠心的年匆匆却总是对余西臣心软——我缓缓抬起右手,蒙住右眼,用左眼看着这个已坠入黑暗的世界,朦胧,模糊,混沌,是一团团零乱的色彩。

“我现在看不清楚你了。”

我听到了夏夜里的蝉鸣声,听到了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唯独没有听到余西臣的声音。

“我的左眼曾经受过伤,余西臣,只用左眼,我看不清你。”

原谅我,余西臣,这是卑微又怯弱的年匆匆,现在,唯一可以告诉你的秘密。

05

高三时,我写了一篇作文,被班主任推荐去参加了一个比赛,得了二等奖和一千块奖金。余西臣高兴得直夸我说:“年匆匆,你真是天才。”他还专门到复印店打印了厚厚的一摞出来,让我签名,说以后等我出名了,他就靠着卖我的签名过活。

他这种不着调的样子,我早就习惯了。那一千块奖金的汇款单寄来的时候,他要求我像那些领奖的人一样,双手拿着汇款单,横在胸前让他拍一张。

想了想那个傻样,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余西臣还不死心,让我请他吃大餐。他幻想了一堆鲍鱼、龙虾,可最后我只是请他在校门口吃五块钱一碗的牛肉面时,他气得嗷嗷叫:“年匆匆,你这个爱钱如命的女人,你就是这么对你朋友的!”

我白了他一眼,淡淡地说:“嫌弃就不要吃。”余西臣哀怨地瞟了瞟我,然后埋头三两口就将一碗面解决干净。看着他那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我好心情地一根一根地夹着面条,想着圣诞快要到了,该送他什么礼物。这次一定要选贵一点的。

知道我左眼只有正常人的一半视力后,余西臣就爱送我眼药水,各种牌子。各个国家的,我塞了满满一盒子。我对余西臣说用不了那么多,他却乐呵呵地说:“多滴眼药水对你的眼睛好,你每种都试试,看哪种最好用。”

我活了十七年,感知最多的感动,就是遇到余西臣的这一年多时光。但这么好的余西臣,却并不属于我。

圣诞那天,我换了最好的衣服,将花了我一大半奖金,又精心挑选的礼物仔细地装在口袋里,甚至还提前到达了约定地点,却接到了余西臣的电话。

“很抱歉,匆匆,我的女神回国了,今天我不能陪你了。”他这么跟我说。

我笑着回:“没事,我今天正好也有事,刚想和你说的。”我挂断电话,站在人来人往的广场,看着和去年几无二致的圣诞树,突然不知该往哪里走。

余西臣,你知道绝望是什么滋味吗?

你一生衣食无忧,顺风顺水。想必一定没有体会过吧。绝望是一个人在漆黑的房间里,守着一具逐渐冰凉的躯体,却叫不出声,哭不出来。绝望是以为有了一个容身之所,倾尽所能地讨好每一个人,最后得到的却只有冷待和驱逐。绝望是躺在冰冷的病房里,眼睛被纱布缠着,恐惧地以为再也见不到光亮。

绝望是眼睁睁看着你和你喜欢的人迎面朝我走来。你惊慌失措,我心冷如灰——因为你喜欢的人,却是我最讨厌的。

余西臣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的女神会是林昕然。从你躲避的眼神里,我想你应该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世和过往,而你却一直在骗我,耍我。

年匆匆,你真是个笨蛋!竟然真的相信余西臣是真心对你好。明明踟躇过,却还是抵挡不住诱惑,一头栽了进去。

落到如今这种地步,一切都是我活该,我咎由自取。但我年匆匆,从来都输得起。

我扔了买给余西臣的礼物,还撕了那篇作文——

因为最后我引用了俄国诗人茨维塔耶娃的一句诗: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某个小镇,共享无尽的黄昏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这曾是我想对余西臣说的话。如果可以,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生活,哪怕是以朋友之名。

06

在所有老师的眼里,我并不是一个讨喜的学生,死气沉沉,特立独行,还有点孤僻。因为安分,倒也不算惹人嫌。

就是这样无声无息,活得没滋没味的我,在高三的上学期期末,却彻底叛逆了一把。

我写了换班申请,班主任问我原因,我只是低头盯着脚上泛黄的白球鞋,不说话。他又列举了一堆高三换班的弊端,我依旧沉默。他的耐心被磨尽后,生气地对我说:“年匆匆,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任性的学生,我……”

他没再说下去,因为我的眼泪一滴一滴地砸落在旧旧的鞋面上,晕染开一圈圈灰色的痕跡。

离开办公室时,夕阳如蛋黄一般挂在天边,微光洒满了空旷的走廊。余西臣站在尽头。逆着光,他的面容模糊不清。

“年匆匆,我们谈谈。”

我已经记不清这是圣诞后他第几次对我说这句话了。每次他一开口,我便会走开。甚至有一次上物理课,他试图和我说话,我“砰”的一声站起来,椅子和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物理老师大怒:“年匆匆,你给我站到后面去。”

我活了十七年,这还是第一次罚站,那么屈辱,这一切都是拜余西臣所赐。

这次,同样的,我目不斜视地和他擦肩而过,他却突然拉住了我的手腕。

“匆匆,我承认我最初接近你是有目的的。我之所以会和你同一个班,也是林伯伯安排的。他说你太孤独了。所以想让我和你当朋友。但我最后真的是因为喜欢你才和你做朋友的。我从来都不是耍你,我是真心的,我想继续和你做朋友。”

余西臣的声音很轻,轻到我能听到他喉咙里细细的哽咽声。那一刻,我很想哭,但我却笑出了声。

“但我已经不想和你做朋友了。”我掰开了余西臣的手。

“为什么?”

“因为我讨厌林昕然,在这个世界上,我最讨厌的人就是她。”这句在我心里藏了许多年的话,终于说出口了。

余西臣的睫毛垂了下去,黄昏在他的眼睑落下重重阴影:“匆匆,过去的就过去了,你的人生不应该被恨蒙蔽。”

恐怕所有人都认为年匆匆恨林昕然,是因为嫉妒,嫉妒她家庭美满,我形单影只。嫉妒她比我过得好,嫉妒她拥有万千宠爱。年匆匆这样吝啬、狭隘、脾气暴躁、睚眦必报的人,因嫉妒生恨,这多符合她那丑陋扭曲的人格啊。

我回过头,狠狠地瞪着余西臣。我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余西臣,毁灭一切的情绪在我的心中盘旋,我想要尖叫,想要发泄。

“林昕然在你们眼里是公主,是善良、高贵,拥有一切美好品质的存在,而我年匆匆自出生就是卑劣的、见不得光的。余西臣你真可笑,真肤浅。”

我嗤嗤笑着,咄咄逼人。我想我现在的样子肯定更像一个被揭穿丑恶心思而发狂的疯子,因为余西臣后退了一步,但我并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他。

“将她妈妈的项链藏起来,诬陷说是我偷的林昕然,为了讨好她,我可以背这个黑锅:人前对我一副好姐姐的模样,人后就骂我是野孩子的林昕然,为了讨好她,我可以默默忍受……”我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恶作剧将烟花对准我,伤了我的眼睛,却装无辜的林昕然,我也可以守口如瓶。但我却做不到不恨她!”

说完,我再没看余西臣一眼。就大步离开了。其实还有一句话我没有说,我是嫉妒林昕然,不过自始至终都只是因为我那么喜欢的人,喜欢的却是她。

余西臣好多天没来上学,林耀川却来找了我,说余西臣把腿给摔了,想见见我。我犹豫了一瞬,还是拒绝了。

杵着拐棍的余西臣出现在我家楼下的那天,这座沉寂多年的城市下雪了。

余西臣叫我的名字,沉沉的嗓音和着风雪,遥远得仿佛来自空无之境。这些日子他瘦了一些,单腿站立着,凛冽的寒风里,他的身子晃了晃,像是下一秒就会倒下。

我又一次对余西臣心软:“都残疾了,就不要瞎晃了,回去吧。”我的话冷冰冰的,余西臣的惊喜却清晰可见。他急切地说:“匆匆,我喜欢林昕然,但你也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我打断他的话:“余西臣,如果我和林昕然之间你只能选一个……”我没有说下去,因为我看到余西臣须臾煞白的脸,和眼底的茫然和闪避。

我害怕了,害怕余西臣会选择她而放弃我,害怕又一次惨败,于是强迫自己继续说:“你不知道我有多讨厌林昕然,厌恶和那个家有关的一切。我拼了命地逃离,就是不想和他们牵扯上半点关系。”我深吸一口气,又说,“余西臣,七年了,我改不了了,也不想改了。你离我远点吧,我不想最后连你也一起恨。”

“求你了,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让我保留仅剩的一点尊严吧。

余西臣的眼眶红了。哽咽着说:“如果我离开你能开心一点,那我以前就不出现在你面前了……但,但匆匆,你别哭,你别哭了……”

我哭了吗?不是的,那不是悲伤、难过,不是世界上任何一种情绪的流露,只是风太大了。

后来,余西臣就转学了。我过完了最后的高中岁月,再未听到过余西臣的消息。就仿佛我的生命里从来没有那么一个人存在过。

7

后来我离开了这座城市。上了一所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坏的大学。每天上课,写作,生活被填得满满当当的。

自从那次得了奖后,我就开始写作。大一那年出版了我的第一本长篇小说,销量不好不坏,但足够养活自己。林耀川每个月还是会往我的卡里打钱,这个习惯从我十岁搬出林家起,到现在,持续了十年,我依旧每个月原封不动地退回去。

我知道他是想补偿我,但我偏不如他所愿。眼睛受伤时,我委屈地对他说“是姐姐弄伤我的”,其实只是想要一句安慰、一个拥抱罢了。但林耀川却蹙眉看着我:“匆匆,你怎么这么小就学会说谎了。”

因为他的不信任,所以我对他失望了。我在用自己的方式报复他——让他永远愧疚。永远觉得亏欠了我。

年匆匆一直是这么一个睚眦必报,不愿同旧恨言和的人。

我二十五岁那年,林昕然和一个法国人结了婚。她的婚礼很盛大,电视台全程跟拍,在屏幕里,我看到了许多熟悉的陌生人,唯独没看到余西臣。

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好久好久以前的事。

我和余西臣坐在教学楼顶的天台上,风吹起他的发丝,他用懒洋洋的声音说:“年匆匆,用你的名字能想出‘岁月匆匆,时光飞逝’的本大爷真是有才啊。”

说着,他抬起手,手掌合拢,是一个捕捉的姿势:“你看,我抓住你了。”

“抓住什么了?”

“风啊。”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笨蛋,你就是风啊。Time fleets past,也可以解釋成岁月如风。”

他又像唱歌似的读我的名字,声音很轻,传到我的耳朵里时,却像传入了幽深的空谷中,回声阵阵,永无止境。

然后我醒了,天亮了,窗外是碧蓝如洗的洱海。第一缕晨光在湖面洒下点点碎金,洱海尽头是被积雪覆没了峰顶的连绵苍山。

生活早已改变,而我还在怀念。

我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五年。五年前,余西臣到我的学校找过我一次,时隔两年后再见,他的眉眼深沉了。在咖啡馆里,我们沉默着,各怀心事。我率先打破沉默:“这些年,你还好吗?”

“好。”他看着我,“我去了加拿大,在那边读书。”

听到这话,我笑了。没想到余西臣竟然那么喜欢林昕然,喜欢到即使知道她和自己的想象截然不同,也还是追随她而去。

余西臣又说:“匆匆,我们还能当朋友吗?”

“可以啊。”见我笑,余西臣如释重负地笑了,“我们继续当朋友,以后同学聚会我会叫你。我谈恋爱了,结婚时也会邀请你。”

余西臣,你看,这么多年过去,我还是没有变,一样喜欢你,一样锱铢必较。知道你喜欢别人,所以我压抑着蓬勃欲发的感情,不想让你发现默默喜欢你的年匆匆有多么可怜。于是在你面前,总是用谎言来伪装自己。

那天我和余西臣和平地道别,嘴里说着下次再见,却再未见过。之后,我得了轻微的抑郁症,于是休了学。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独自来到洱海边住,每天看看海,写写书,与湖光山色为伴。我写了四本小说,有了自己的专栏,渐渐有了名气,终于可以完全掌控自己的人生了。

08

又一年圣诞,我的责编策划了一个栏目叫“那些年我收到的奇葩信件”,让我提供素材。我开玩笑说:“读者寄给我的信,不是都寄到编辑部由你收着的吗?你选一封最奇葩的信就可以了。”

当天责编就打了电话给我,她说:“一个读者给你写了一封情书,故事还编得有模有样的,我差点都看哭了,你听听。”

说完,责编就用深情款款的语调念起信来——

“匆匆,就像你的名字‘时光流逝,岁月匆匆’,不知不觉间,我们又分开了四年。我以为自己可以忘记你,但我依然记得……”

我怔住了,打断责编:“这封信的落款是什么?”

“名字是余西臣。时间是去年10月21号。”

“你,你继续念。”

“花了两年时间,我才明白自己对林昕然的感情。我对她是倾慕,是征服,是不服气,唯独不是爱。后知后觉,我才知道你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但是匆匆。我好像明白得太晚了。

“四年前我来找你,是想告诉你我喜欢你,但看着你淡漠的表情,我却问你‘我们还能当朋友吗’。匆匆,你看这么多年,我变得越来越怯弱。

“生物老师说,所有有生命的生物都是有條件反射的。忍不住逗你是条件反射,总惹你生气是条件反射,习惯了你在身边是条件反射。离开后,想你也是我戒不掉的条件反射。

“匆匆,我爱你。”

我蹲在洱海边,捂着脸泣不成声。傍晚时,风声鹤唳,这次流泪,却再和风无关。

09

那封信里,还夹着一片火红的枫叶。

枫叶上,写着两行小字:曾经你说你想来这里看看,最后只有我一个人来了,我不知道你在哪里,但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

我想起很久以前,余西臣问我毕业后想去哪里旅行,我回他,加拿大,听说那里有最美的枫树。他笑着说,那以后我们一起去。

我去了加拿大,然后又独自回了洱海。

余西臣,一年时光,可以改变多少人和事。一年前你还写信跟我说你爱我,但一年后,你的身边就有了其他人。万事万物真的都有保质期,我们都等了太久,错过了相爱的时机。

我时常在想,如果当初我信任你一些,就不会将那条巴宝莉正品当成仿品:如果当初我诚实一点,是不是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猜疑和迂回;如果当初在我喜欢你,而你喜欢着别人时,我勇敢地说出来,是不是时至今日。我们就能携手看苍山洱海。享岁月绵延。

但没有如果,所以我还是错过了你。错过了那些可以相爱的岁月。后来回忆起我们的那几年,短暂得就像是光阴一刹。

我拥有过,最后又失去了。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所有的酒都不如你
下一篇 : 你别笑了,我会心动(二)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