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蜜拌奶茶(一)| 张写写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蜂蜜拌奶茶(一)| 张写写

文/张写写

第一章:被不知名黑粉虐杀的某知名电竞选手

十三分?

电话响起的时候,乔枝桠正在认真地确认试卷上的分数。

哦,少扣了一分,是十二分。

她放下红笔,头都差点被自己挠秃。

她盯着桌上那沓杂乱的卷子,瞬间心疼。

试卷主人那张好看到炸裂的脸此刻在她脑海里来回翻滚。

如果可以把时间停在某个瞬间,她就希望画面定格在她给他贴学号条的那一秒。

“学号后三位?”

“……250。”

她记得那时候他说完自己的学号后三位,抬起头,目光和她的视线毫无预兆地碰撞到一起,电闪雷鸣间,乔枝桠的脑袋里只剩下四个大字——惊为天人。

不争的事实是,代号250颜值惊为天人。

这么说稍显夸张,更贴切地说,250的脸是她钟爱的类型,她太爱这种颜了!

在一群“青春痘”中,那张干净白皙的脸脱颖而出,眼神里闪过一抹愣怔,简直是二次元漫画里走出来的邻家花美男……如果那眼神不是出现在考试中的话。

她无奈地看着桌上的补考试卷,猛灌了一杯咖啡。

虽然补考这种场面,大部分学生是“三长一短选最短,三短一长选最长”,唯独他,是补考学生中的一股泥石流。

监考过程中乔枝桠一直借着巡视的机会偷瞄他的脸,余光顺带瞥见了他的试卷,比起东拼西凑、连猜带蒙更夸张,法语考试,他写的全都是英语。

如果要深究的话,他和她交汇的那个眼神……是在求救吧?

“我长成你这么喜欢的样子,你就帮帮我呗……”

是了!他一定是想这么说!

乔枝桠一头倒在桌上,呜咽了两声,瞬间蔫儿了。

活了二十多年头一回见到让她十分欢喜的颜,她居然还对着那张好看的脸做出了这么残忍的事……乔枝桠悔得肠子都青了。

早知道就不去帮狄师兄顶班了!顶完监考,还要帮师兄改试卷……

她对着那张写满英语的法语考卷暗自忏悔,郑重地用红笔写下数字“12”,随后她看到了试卷左上角的署名。

——顾言之。

好像在哪听到过这个名字?

乔枝桠托腮想了好半天,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打开了浏览器输入了这三个字。

没错,是他!顾言之,就是她那个不务正业的表弟谭小川的偶像!

百科上写,顾言之,WINNER战队神级中单,“全能天才”。

试卷上写,顾言之,法语补考,12分。

乔枝桠有气无力地按下接听键,电话那端的谭小川简直要爆炸。

“你怎么这么慢才接电话啊?姐,你能不能帮我跟老师打个招呼啊,我想先回宿舍,今天我偶像难得开一次直播……我想看。”

一提到他的偶像,乔枝桠就烦:“刚改完你偶像的法语试卷。你猜猜他几分?”

谭小川一愣:“你怎么会改到我偶像的试卷?”

“天意吧。”乔枝桠扶额,“上天要用血淋淋的事实让你改邪归正,明白吗?”

“哎哟,人家要么天天出去打比赛,要么就在俱乐部训练,哪里还有时间去学法语啊。”谭小川自顾自地辩解道,“姐,你别对我偶像那么大恶意行不?”

顾言之的那张试卷把她折磨得头昏脑涨,连举手机的力气都没有。

乔枝桠一只手抓着手机放在耳边,另一只手往身后摸,轻而易举就摸到了耳机线。

她看着桌上的试卷,问:“你能喜欢一个正能量一点的偶像吗?”

“别这么说,姐,你去搜一搜他呗,我保准他是你喜欢的型。”

嗯,这倒不假。

考场上他的颜的确是艳压群芳,如果时间倒退几百年,他得是宫里最得宠的那个,指不定还是个祸国殃民的主儿。

……耳机线是卡到哪里了,怎么一直拽不出来!

乔枝桠又急又气,一用力,好不容易把耳机线扯了出来。她慢悠悠地把线塞进耳朵里,只听见谭小川在电话里说:“姐,你自己就是电竞专业的辅导员,怎么对自己负责的专业这么大意见啊?”

“你以为我想在这个系?”要不是当初她面试的分数不高,没得选,怎么可能沦落到去电竞系当辅导员……

“好了,姐,我不跟你说了,我先回宿舍去看直播了啊。”

“你别想!”乔枝桠气不打一处来,“明天就期末考了,你还敢晚自习早退?!”

“我偶像难得直播一次啊……”

电话那端话音未落,突然,身后有人拍她的肩膀。

她手机没拿稳,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耳机线从插孔里蹦出来,屏幕朝地,听筒里谭小川还在叽叽喳喳地废话。

她赶忙蹲下身去捡,新买的百元机还没贴膜,屏幕直接碎裂。

她拿着手机,又听见谭小川说:“姐,你就让我回去看顾言之吧!我保证,就这一次!”

身后的人又拍了拍她,乔枝桠心烦意乱,看着碎屏的手机,对着听筒直接爆发:“看个什么啊看!谭小川,你有脑无脑,喜欢顾言之?你赶紧给我回来!他补考就考了十二分!还是说你也想考个十二分?!这么大的人了,一点辨别能力都没有,你能不能喜欢好一点、积极一点的人?十二分,因为顾言之,你姐我头都秃了!”

然后空气就陷入了令人窒息的沉默。

谭小川被吓得气都不敢喘。

趁着这空当,乔枝桠才想起来身后一直在拍她肩膀的人。

谁啊!拍什么拍啊!

她一回身,刚想“口吐芬芳”,上下嘴唇突然就像是僵住了一样,整个人如遭雷劈,彻底石化。

眼前的人脸色显然也不好看。

废话!换谁谁能好看啊。

乔枝桠咽了咽口水,身子无意识地往后缩,抵在了桌子上,无处可退。

这下完了。

“我……”说出口的话都是气声,乔枝桠只想找个缝钻进去。

面前的人一双眼如同锋刃,分分钟能把她千刀万剐。

“姐,你怎么不说话了,姐?我刚到宿舍,我开电脑了啊。”谭小川还在说话,乔枝桠握紧手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

她甚至不敢看那人的脸。

“你拿的是我的耳机。”良久之后,对方说话了。

她听见他的手机里传来游戏提示音,她用仅有的英语水平翻译一下,应该是——“您已被击杀。”

乔枝桠倒吸了一口气,想起了他的百科。

顾言之,《守护传说》职业选手,WINNER战队成员。

她慌忙扯下耳朵里塞的耳机,用最快的速度交给了他。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乔枝桠只觉得自己说的每一个字都苍白无力。

就在一分钟前,被她骂的那个人正和她背对背坐着,而她,以顾言之为失败的典型案例,劝说自己的表弟弃暗投明,放弃游戏。

而此刻,顾言之接过她手中的耳机,一张脸黑得像是煤球。

“奇怪,咋回事?我偶像直播间怎么炸了?”是谭小川的声音。

对哦,他刚刚在直播。

等等,难不成她刚才说的话直播间的观众都能听见吗?!

乔枝桠的双手止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她下意识地想要遮住身后那张十二分的试卷,但很明显,已经没用了。

“顾……顾言之,我……”乔枝桠从鼻尖红到了耳根,她支支吾吾好半天,愣是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手机里爆发出谭小川后知后觉的惊呼声。

“天!姐!怎么全国人民都知道我偶像考了十二分?!”

微博实时热搜排行榜:

1.顾言之12分

2.顾言之补考

3.WINNER顾言之

4.顾言之被战队除名

5.顾言之直播路遇别家黑粉

“……”

外面电闪雷鸣,顷刻间下起了大暴雨。

这糟糕透顶的天气,一定是在预示着她的死期。

她也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回到宿舍的,只知道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微博已经爆了。

闭上眼都能想起昨天晚上顾言之那张比煤炭还黑的脸,他张口说的每一个字都如此清晰难忘,乔枝桠回忆起来浑身上下直冒冷汗。

那可怜巴巴的碎屏手机被来自四面八方的消息轰炸了,听见铃声,乔枝桠从被子里探出脑袋来,依稀分辨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

她费劲地按了半天接听键没反应,不一会儿,微信弹窗来自好友“最深沉的问候”又来了。

“小乔,你别装死,你告诉我,昨天顾大神直播时的那个黑粉是不是你?”

她不是装死,是她那几百块钱的手机经不起摔,现在触屏间接性失灵,天地良心,她也不想的啊。

还有……她怎么就成顾言之的黑粉了啊?

她打开电脑观察了一下最新战况,#顾言之12分#的话题热度还处于“沸”的状态,她在话题下面直接目睹了一场“世界大战”。

网友【顾言之头号迷妹】:那个女黑粉一定是隔壁TQ的人!没想到TQ的粉丝居然这么丧尽天良!

网友【我爱TQ】:这锅我们TQ不背!你们正主考十二分是不争的事实,粉丝别洗地了!

网友【顾言之是本命】:你行你去考啊!你有本事打游戏打得跟顾言之一样好啊!

网友【辣鸡顾言之】:呵呵,顾言之都要被WINNER除名了,你们这群粉丝还跳脚呢。

网友【誓死捍卫WINNER】:造谣!

网友【1元1000粉】:买粉丝请加QQ123456789……

乔枝桠觉得自己的脑袋都炸了。

一旁的手机被轰炸得瑟瑟发抖,突然又传来了一阵狂躁的敲门声。

“乔枝桠!你给我开门!”用脚趾都能分辨出那是刚才一直在“问候”她手机的高乐美。

拉开门,和乔枝桠预想的一样,高乐美甩给她一个“入木三分”的白眼:“干吗?你敢做不敢当?别人听不出,我还能听不出那是你的声音和语气?”

“别说了……”乔枝桠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说,“现在顾言之的粉丝就等着人肉出来我,把我大卸八块呢……”

“怎么样?真人帅吧?”

“哈?”乔枝桠一愣。

这个关注点有点不太对吧?

高乐美笑眯眯地说:“近距离观察顾大神,有没有小鹿乱撞的感觉?”

乔枝桠赶忙摇头:“怎么可能!当时我都差点被他的眼神给杀了……”

“没有小鹿乱撞,你脸红什么嘛。”高乐美不怀好意地撞了撞她的肩膀。

小鹿乱撞的感觉……嗯,要是谁和顾言之面对面站着还能不脸红心跳,那人得有多深的道行啊。

末了,她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说:“你别取笑我,我已经够倒霉了……”

然而,倒霉的运势绝不会就此停歇。

手机维修店里,老板的眼睛都不带抬一下:“小姑娘,你这手机型号我没有屏幕给你配啊。”

“啥?”

老板挠头:“这手机太便宜了,没什么人买的……我进这种屏幕回来卖不出去啊。”

乔枝桠:“……”

她费劲地搓屏幕,好不容易把那稀碎的屏幕搓出点反应来了,冷不丁一旁的高乐美道:“重新买个吧……太惨不忍睹了。”

“我也想,可是工资还没发啊。”

“让你的狄师兄给你买啊!”高乐美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要你帮忙的时候记得你,等你有事的时候他去哪了?要不是你帮他改试卷,手机能坏?!”

当初毕业求职的时候,托狄琛的介绍,她才能顺利进入C大工作。所以对于狄琛,乔枝桠多多少少还是心存感激的。

结果没想到在C大做辅导员的第一年,乔枝桠就被分到了自己最不喜欢也最不擅长的电竞专业,还碰到了自家不学无术的表弟谭小川,拿着少得可怜的薪水“为爱发电”。

然而乔枝桠很快就被金钱压垮,爱不动了。

手机铃声适时地响起,屏幕上“狄师兄”三个字成功让高乐美又开始“口吐芬芳”起来。

乔枝桠示意她安静,扭头小心翼翼地滑动了一下刚刚有点反应的屏幕。

“你在哪?”电话里的狄琛问,“你试卷改完了没?改完了给我送来可以吗?”

“可以,可以。”乔枝桠连忙应道,“你在学校吗?我这就送过来。”

“不用了,等会儿你来学校外的‘彭城人家’吧,我请你吃饭。”

挂上电话,高乐美骂她:“又要免费给你的狄师兄鞍前马后去了?”

“你说啥啊,我当初在这座城市能落脚,都是狄琛帮我的。”

“得。”高乐美耸耸肩,“当我没说,你去给他跑腿吧,我看你这个脑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清醒过来!”

六点,彭城人家。

乔枝桠抱着一沓试卷穿梭在人潮中,饭店里面已经坐满了,外面支着十几张桌子,不远处的狄琛朝她挥手。

她一路小跑过去,发现除了狄琛之外还有几个人。

“这些都是我的同学。”狄琛站起身来介绍道,“这是我学妹。”

她微微颔首和桌上的人打了个招呼,又听见狄琛说:“我们怕来晚了没位置,还没来得及去超市,你能去帮我们买点啤酒回来吗?”

“啊?”乔枝桠微微一愣,随后把试卷交给了狄琛,“行,那你们稍微等我一下。”

狄琛随手把试卷丢在了椅子上,转过头去和周围的人聊天。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从大学开始就喜欢你、追着你的小学妹?”不知是谁问了一声,语气满是戏谑和嘲讽,“长得挺漂亮的嘛,怎么不试着发展一下?”

狄琛的目光一暗,他抿了口茶,道:“你就这么质疑我的眼光?”

另外一个戴眼镜的男人笑起来:“也是啊,狄琛从小到大眼光就高,这种倒贴类型的女孩确实不太行。”

狄琛转头微笑:“也不是没有优点,至少勤快。”

后面几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话,隔壁桌坐着的男大学生玩游戏声音越来越大,狄琛伸手拍了拍那人的后背:“公共场合玩游戏声音小一点,最好戴耳机。”

“哦。”应是应了,声音依旧不减。

狄琛的眉头微微一蹙:“你是C大的?”

男大学生背对着他,闷头玩游戏,并没有要理睬他的意思。

乔枝桠赶到的时候,狄琛正准备继续说教,她目光瞥到背对狄琛坐的男生,大热天戴着黑色的鸭舌帽和黑色的口罩,低着头,手指飞快地在屏幕上跳动。

乔枝桠把买来的两大袋啤酒放在了桌子上,还没来得及坐下,狄琛就已经满上了一杯酒递给了她。

“学妹,这几天谢谢你帮我,我敬你一杯。”

乔枝桠看着酒杯,咽了咽口水,道:“狄师兄……你知道的,我不会喝酒。”

也不是不会喝酒,就是酒量实在感人,而且大学的时候她有一次喝多了,结果第二天早上醒来,她走到哪里,全校的男生闻风丧胆。

一旁狄琛的同学劝道:“哎呀,难得喝一杯,没事的,少喝一点。”

“就是,等会儿让狄琛送你回去,别担心!”

酒杯还举在她面前,乔枝桠想了想,还是接了过去。

在几人的注视下,乔枝桠屏住呼吸把一杯啤酒灌下了肚。

“再来一杯,再来一杯!”

“不、不、不……我真的不能喝……”

“都说了有狄琛在啦!狄琛,你学妹该不会这么不给你面子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就喝嘛。”

“……”

乔枝桠拿杯子的手都在颤抖。

不是说好了是来吃饭的吗?怎么变成喝酒了……

“学妹好酒量!再来,再来……”

三杯酒下肚,乔枝桠只觉得自己头疼得不行,眼前的人一个个摇头晃脑,还时不时冒出几个分身来。她伸手摁住自己躁动的太阳穴,又看见一杯酒满上了。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这不会是还要她喝吧?!

乔枝桠连忙摆手:“狄师兄,我真不能喝了,我明天还要早起上班,我……”

“没事。”狄琛微微一笑,“我会负责把你安全送回家的。”

“师兄……”她头疼得厉害,说话都开始哆嗦,“我不是不给你面子,我是真的不能再喝了……”

“这才哪到哪啊。”一旁戴眼镜的男人执意要她继续喝,劝酒词一句接一句,“我们和你狄师兄难得见一面,狄琛能把你带来,说明狄琛很看重你,你要是这点面子都不给我们的话,就太没意思了啊!”

隔壁桌男大学生玩游戏的声音依旧很大,直到喇叭里传出了“胜利”的提示音,背对着几人坐着的他蓦地把手机丢在桌上。

一只手横在那杯酒和她的手中间,乔枝桠迷迷糊糊听见头顶传来男声:“觉得没意思就回家,没人逼你在这做没意思的事。”

见是刚才玩游戏声音开很大的男生,狄琛的脸色也不好看,他站起来,沉声道:“你干什么?”

“伸张正义。”男学生无所谓地打了个哈哈,道,“人我带走了,当代恶臭油腻大叔。”

没等乔枝桠反应过来,手腕就被人拉住,宽大的掌心触碰到她的皮肤,她的大脑嗡的一声彻底死机。

脚在走,人在飘。

不知走了多久,乔枝桠用另外一只手握住她的手臂,笑得一脸无害:“我想跳舞……”

前面的人停了下来,转过身,不可置信地望着她:“你要干吗?”

“我要跳舞……”她说着整个人就要往他身上黏,“快点嘛!”

“你现在是要跟我发酒疯?”

话还没说完,乔枝桠不怀好意的手已经扯掉了他的帽子和口罩。

她抬起脸,前一秒还满面春光,后一秒整个人直接石化。

智商虽然没了,记忆力还在。

她左手提着他的帽子,右手提着他的口罩,摇摇晃晃地往后退,一屁股坐在地上,委屈得眼泪都要掉下来。

这结结实实的一摔差点把她的五脏六腑都给摔碎,也把她的脑袋瞬间给摔清醒了。

乔枝桠低着头,小声说:“不跟我跳舞就算了……你还要凶我。”

“……谁凶你?”

“对,不是凶!你是千里迢迢跑来追杀我!”乔枝桠呜咽道,“我当时真不知道你就坐在我后面啊,我也不是故意要告诉别人你法语考了十二分的……”

顾言之的头上掉下三条黑线。

热搜好不容易过了,他都快忘记这茬了,现在又被她拿着盐狂撒伤口。

乔枝桠又是一声呜咽:“你这人怎么这样……”

顾言之:???

“考得差,还不让人说……”她一甩手,把他的口罩帽子丢出好远,又急又气,“还让你家粉丝过来围剿我,我太惨了。”

顾言之提着最后一口仙气尽力不让自己发飙:“我没让粉丝围剿你,你别喝醉了就甩锅。”

“好嘛。”她秒,扶着电线杆子爬起来,双脚止不住地发颤,她抬眼,直勾勾地盯着他看,“那……今天我们就两清了好不好呀?”

虽然喝得站不稳,但还是依稀可以辨别出他那张好看到犯规的脸。

昏黄的路灯光照在他的身上,清秀的五官显得更加立体。

和高乐美不一样,她不算是十足的颜控,虽然每个人都抵抗不住好看的人和事物,但是她的审美是有准则的,她不会面对任何一个长得好看的人犯花痴……怪就怪,他长得完全是她中意的类型。

所以顾言之上了头条,她格外有罪恶感。

到底是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了他羞耻的分数,和自己破碎的百元手机比起来,他的遭遇才是真的“男默女泪”。

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认真地看着他,极度专注,一点儿都不带给他喘气的机会的。

顾言之下意识地别开视线。

这个女人,眼睛好看,眼神撩人,是个狠角色。这是顾言之心下唯一的念头。

她穷追不舍,大概是喝多了胆儿格外肥,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她双手抓住顾言之的两个手臂,撒娇似的问:“好不好啊?”

这个语气……顾言之的心蓦地酥了一下。

这是要人命?

他转过脸,刚想说话,身前站着的女人手上的力道突然加大。

……好难受。

乔枝桠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浓重的酒气顺势往上涌,她仰起头,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呕……”连招呼都没来得及打一个,乔枝桠抓着他的手臂就是一顿狂吐。

顾言之觉得自己的腹部前面一阵湿腻。

他的眉头微微挑了一下,呼吸间还能嗅到那股让人作呕的气味。

对面一顿疯狂“输出”,他连半点反击的力气都没有。

准确来说,他整个人都蒙掉了。

这货现在是在……吐?

那是他这个月刚从国外买回来的正版定制T恤!

顾言之的火噌噌噌地往上冒,始作俑者却还像是个小孩儿似的无辜地朝他眨眼睛,甚至还心满意足地拿着他的衣角擦了擦嘴。

他狠狠抓住她的手腕,张嘴就想劈头盖脸地给她一顿臭骂,突然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她的名字。

“喂,黑粉。”这是顾言之深思熟虑之后给出的称呼,“你别再拿我衣服擦了!”

乔枝桠朝他傻乎乎地笑,眼睛一闭,直接倒在了他怀里。

顾言之伸手拍她的脸,气得浑身发抖:“醒醒,你给我醒醒!”

被她吐过的每一块地方都像是有火在烧,顾言之恨不得直接把她丢在大马路上。

他抽出一只手在她的包里摸了半天,好不容易摸出了屏幕支离破碎的手机,可任凭他怎么按都没反应。

皓月当空,身旁的垃圾桶格外耀眼。

扛着她走到垃圾桶边的时候,顾言之手一松,一不小心暴露了他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她却坚挺地在他的肩膀上打呼。

打比赛的时候,他那个心贼脏的队长这么告诉他:“别太善良,电子竞技需要的是无情。”他偏不听,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

趴在肩膀上的无知少女支支吾吾地重复刚才的话:“我们两清……好不好呀……”

顾言之低头看向自己被吐脏的新T恤。

“两清?”

乔枝桠含糊不清地“嗯,嗯”了两声。

顾言之被气得直翻白眼。

两清什么。这辈子都别想两清了!

出租车平稳地停在俱乐部大厦的门口,顾言之把后座睡成死猪的女人从里面拖了出来,动作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味。

没带身份证,连把她甩到宾馆的机会都没有,他总不能在英雄救美之后再返回到彭城人家送美人入虎口。她都喝成这个样了,送回C大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选手的宿舍在八楼,电梯刚到,门一开,他就看到了一张此时此刻最不想看到的脸。

休假时间,他怎么还在这里逮人……

顾言之抬头看了眼心脏队长,率先开口:“我解释不了,你罚我就行。”

有一束目光在他的衣服上逗留了片刻,随后面前的男人用一种让人琢磨不透情绪的声音说:“罚是肯定,解释也要。”

顾言之松手,把怀里的女人交给他:“我先去换身衣服。”

“去。”

临近一年一度的《守护传说》职业联赛的初选,俱乐部给组里的成员放了一个星期的假,他趁着这一个星期去了趟学校补考,然后一不小心……身败名裂。

顾言之烦躁地抹了半瓶洗发水,恨不得把自己的头给洗秃。

走出浴室的时候,林万洲正在外面等他。

他拉下脸来看着面前的心脏队长:“你干吗?洗澡也要监视?”

“今年的职业联赛,我和老板商量了一下,你当替补。”

“什么?!”顾言之头发也顾不上擦了,他愤怒又不敢明目张胆地发火,道,“凭什么我是替补?我在队里的评测哪一次不是第一?!干吗,你不能因为我强就排挤我吧?”

林万洲的眸子微微暗了一下:“跟评测没有关系。”

“那是什么?”他想了一下,“因为我这两天的负面新闻?”

“什么时候电子竞技跟选手的新闻有关系了?”林万洲的声音又沉了下去。

意识到心脏队长要发火,他的声音也压低了不少:“那总得有个理由。”

林万洲将一沓资料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道:“这是你出道两年以来所有的比赛资料。”

顾言之拿起资料,随手翻了翻,随后又重新丢在了桌上。

“不明白。”

“不明白就听。”林万洲淡淡地看着他,说,“出道两年,团体赛的失误率高达百分之三十七。”

他扭过头,没说话。

“你比谁都清楚,《守护传说》的团体赛不是一个单靠实力和手速就能赢的比赛。”

“不想让我上场就直说。”顾言之轻哼了一声,“反正你偏心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你太急躁冒进了。”

“你总有理由。”他转过身看了林万洲一眼,“最关键的理由就是你针对我,没别的。”

“顾言之……”

他打断林万洲:“你别说了,我不想听。”

说罢,他拉开门,头也不回地离开。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