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叫周鱼鱼(二)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你好,我叫周鱼鱼(二)

文/红豆沙

你好,我叫周鱼鱼目录:

第一章:你好,我叫周鱼鱼(一)

第二章:你好,我叫周鱼鱼(二)

第三章:你好,我叫周鱼鱼(三)

第四章:你好,我叫周鱼鱼(四)

第五章:你好,我叫周鱼鱼(五)

第六章:你好,我叫周鱼鱼(六)

第七章:你好,我叫周鱼鱼(七)

第八章:你好,我叫周鱼鱼(八)

你好,我叫周鱼鱼(二)

Chapter 02

0 2:周鱼鱼,你自己的方言是最好听的

从秋月中学报名回来,林晓萃做了一大桌子饭,第一是为了庆祝周鱼鱼进入秋月中学上高二,二来是新搬家,温居之宴。

北京菜不似重庆那般辛辣,周鱼鱼没有吃多少,但是好在开心,碗里都算解决完了。

“鱼鱼,你过来,待会儿把这碗欢喜团端到对门去,咱们是新搬来的邻居,得和人家打好关系。”林晓萃从厨房里端出一碗金黄色的甜食吩咐道。

周年一句“记得好好说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听见周鱼鱼青春洋溢开心无比的答应声。

“要得!”

周年:“……幺女儿这是改不回来了。”

整理下了仪容,周鱼鱼按响了对门的门铃。

“来喽!”里面声音响起。

门打开了,两人对视三秒,互相都没说话。

孙子?周鱼鱼脑海里冒出这个词儿。

顾之戈双手环抱胸口,乐了:“怎么是你啊?”

“啊……我妈叫我给你们送这个,我刚搬过来,就在你们对门。”周鱼鱼努力地端正发音。

他接过那盘欢喜团,昂了昂头:“谢了,不过……你从哪里来啊?”

“重庆。”周鱼鱼倒是实诚,脱口而出。

那人才点点头:“难怪,您的川普也忒可爱了”

周鱼鱼:“……那我先走了,你们慢慢吃。”

和他没啥好说的,周鱼鱼转头要走,却听见他喊等等。

“我叫顾之戈,不叫孙子。”

周鱼鱼一愣,猛地转过头来:“你听到了?我刚刚不是……”

“你不止想到了,还说出声了。”他靠在门上,表情贱嗖嗖的。

有些丢脸,周鱼鱼抓抓头发:“不好意思哈,我叫周鱼鱼。”

“这名字挺别致。”

周鱼鱼也懒得解释,反正他爸就为了凑个“年年有余”给自己随意起了个名字,自己当时要是能说话,绝对会跳起来举牌反对的。

或许站久了,里面传来声音,并且随着脚步声响起,一个中年女人走了过来。

“我说你开个门开了多久,是谁……”熊静手拿着锅铲,差点一锅铲挥过来。

幸亏顾之戈反应极快,一个低头躲过那锅铲:“妈!”

中年女人穿着黑色的斑点短袖,身形有些微胖,笑起来嘴角都咧到耳后根。

她收好锅铲,皱皱眉:“知道了知道了,我不进厨房了,这不是看你爷遛鸟到现在还没回来,我才做点饭试试嘛。”

“妈你呀!在厨房就变成了伏地魔,一打响指,厨房都会消失。”顾之戈昂着头,使劲地损着他妈,丝毫没顾忌到前面还有人。

“嘿,我今天……”熊静又要打,却发现周鱼鱼在一旁一脸尴尬,这才收下手,换了向日葵的笑容。

“哟这小姑娘是谁啊?”

周鱼鱼慌忙鞠躬:“您好,我是对面新来的邻居,我叫周鱼鱼,我妈叫我送来欢喜团。”

“嗐费那份心,都是邻里邻居,以后有什么事儿就吩咐。”

女人笑得开怀,直到现在,周鱼鱼才感觉到北京人的热心,不是那种让人感到负担的热情,而是字里行间的,真的让人感受到温暖的热情。

“谢谢,那么我就先走了。”再不和二人插科打诨下去,周鱼鱼鞠了一个躬,迅速开门进屋。

“回来了?对门人家怎么样?”林晓萃从厨房探出头来。

周鱼鱼还靠在门口,想了半天才总结出来,哼了一声才道:“油嘴滑舌。”

说实话,周鱼鱼不算是个胆小的人,但是这几天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去秋月上学了,她总翻来覆去睡不着。

听说是老牌中学,师资雄厚,在校学生也不少,自己去了不知道能不能适应。

于是乎,高二开学第一天,周鱼鱼很早就起来了,她换上学校的新校服,白色上衣和黑白色百褶裙,还专门打扮了一下才出房间门。

“哟鱼鱼你今儿可太好看了。”林晓萃把早饭端上桌,喜笑颜开的。

这些天和林晓萃的距离感消失了很多,周鱼鱼的本性又逐渐显现,她霸气一撩头发:“当然了,我可是山城一枝花。”

林晓萃点头配合,喊道:“赶紧吃,吃了我送你去学校,这些天为了打点你上学的事我都没上班,现在把你成功送进学校我才安心。”

周鱼鱼立马狼吞虎咽起来。

等到了小区门口,已经是朝阳初升了,刺眼的阳光让周鱼鱼闭上了眼睛。

“儿子!赶快啊!你妈我还要上班!”有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鱼鱼,跟上来,要迟到了!”林晓萃也喊。

如此相似的两句话一出,引得几人都望了过来,

果不其然,又是那个顾之戈。

他戴着一个白色鸭舌帽,嚣张地打招呼:“嘿周鱼鱼,你怎么在这儿?”

然而还没等周鱼鱼回答,两个妈妈就抢话了。

“林晓萃!”

“熊静!”

两个女人互相喊出对方的名字,一脸震惊。

“你怎么在这儿?”异口同声的一句话。

两个孩子看呆了。

林晓萃最先反应过来,竟然是眼神都不想再给他们一次,伸手拉了把周鱼鱼:“鱼鱼我们走!”

熊静更是昂头冷哼一声,转头对顾之戈说话:“儿子,咱也走,今儿这天儿不好,碰些不得劲的人。”

但去学校的路就这一条,四个人只得一前一后走着,蹬蹬的脚步声此起彼伏,谁也没能打破尴尬。

终于到了学校门口,秋月中学人来人往,无数的家长把孩子送进了校门,千叮咛万嘱咐。

“儿子,这次文理分班了,你到了新班级可要和同学好好相处,妈相信你!”熊静给顾之戈整理了一下校服衣领,气宇轩昂。

顾之戈摆手:“嗐妈你甭担心我了,赶紧回家,我走了。”

男孩子就是心大,书包一挥就踏进了校门,嚣张又张扬。

熊静看着自家儿子的背影,忍不住叹了口气,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给顾之戈发了条短信。

周鱼鱼这边就不一样了,林晓萃是细声细语,叮嘱了一次又一次。

“去了新学校要听话,新老师新同学都要问好,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告诉我,放学后就准时回家。”

周鱼鱼点头:“晓得咯。”

“普通……”

周鱼鱼举手投降:“知道了,普通话。”

林晓萃这才满意地点头,想起了什么,又嘱咐道:“对了,今天遇见的那个男生!不要和他说话,也不许和他一起玩。”

她这么认真地叮嘱,周鱼鱼都不好意思说那个男生和自己家是对门了,只得点了点头。

林晓萃这才放人。

周鱼鱼背着书包进了校门,

正是开学,人实在太多,周鱼鱼又不认路,只能跟着路标走。

“高二教学楼,往右上楼梯。”周鱼鱼弓着腰看那标示,望了眼右边的楼梯,突然感觉绝望。

这楼梯得有几百步了吧,不是在北京吗?怎么也有百步梯?

叹了口气,周鱼鱼上梯,她腿脚倒是快,只是埋头狠爬,没想到猛然撞到前面的人。

“咚”,周鱼鱼哎哟一声,慌忙道歉:“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情急之下,自然是重庆话。

顾之戈乐了,转过身来,果然是她。

周鱼鱼也发现眼前人,顿了顿:“好巧。”

顾之戈点点头,却不说话了,转头要走。

正在这时,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一个“不明物体”向顾之戈跑了过来,一巴掌拍在他肩头。

“哟哥们儿,来啦?”

是一个剃着平头的少年,皮肤略显黝黑,眼睛小小的,有点小沈阳的气质。

“你小子怎么也在这儿?”顾之戈转头,一拳捶在他肩膀。

笑话,刚刚他那一巴掌超级痛的好吧,必须打回去!

吴咏笑了笑,也不在意:“还说呢,我说咱哥几个还是得在一起,我刚刚去看了,咱俩都在三班。”

“三班?我也是耶!”一直没说话的周鱼鱼插上了话,举手示意。

吴咏这才注意到这位辣妹,忍不住伸出手介绍自己:“您好,我叫吴咏,也可以叫我军师,以后咱就一个班了,有啥事儿您吩咐着。”

又是一模一样的话,周鱼鱼乐了,伸手回握,用特有南方人的语气学着:“得儿嘞得儿嘞,谢谢。”

她明明觉得学的很不错,没想到眼前两人却乐得前仰后俯。

“这姑娘……实在太好玩儿了。”吴咏直拍顾之戈肩膀。

顾之戈也憋笑,把吴咏的手拉开往他自己身上打。

周鱼鱼懵了,自顾自练习起得嘞得嘞,练得舌头都要打结了也没练好,只得作罢,冷哼一声要走。

或许是看到姑娘有点生气了,吴咏慌忙拦住她:“那什么……姑娘你别生气,哥几个跟您闹着玩儿呢。”

看着周鱼鱼没什么表情变化,他这才回头求助顾之戈。

“顾之戈你说是不是?”

顾之戈歪头,突然想起了他妈刚刚给他发的短信,上面几个大字说的很清楚。

“不要和那个女孩儿说话!”

虽然天天都和自己妈妈斗嘴,但是顾之戈对她,从来都是言听计从的。

只是现在,说一两句应该也无伤大碍吧。

就这样,周鱼鱼第一次听见他叫了自己的名字,字眼好像藏在了嘴里,懒洋洋的,又很耐听。

“周鱼鱼,不用学我们,你自己的方言是最好听的。”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