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许你天真(三)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唯许你天真(三)

文/柏夏

唯许你天真目录

第一章:唯许你天真(一)

唯许你天真(三)

Chapter 3我是认真的

(一)

闫天真的家在市中心,顶楼的大平层。放眼望去,楼下一片霓虹,视野极佳。

傅煜阳是第一次到她家,还来不及参观,他就发现,闫天真小姐姐华丽丽地发烧了。

傅煜阳给她放好洗澡水,让她先泡个热水澡,然后就向她要了大门密码出去了。

闫天真没有问他去了哪里,只安心地泡澡。

等她洗好澡出来,就闻到房间里弥漫着一股菜粥的清香。

“粥很快就好,你吃一点再睡。”

傅煜阳穿着围裙,正在厨房里忙碌。

原来是出去买菜了……

闫天真听话地窝在沙发里,看着他的背影。

不是没有男人为她洗手做羹汤过,但是此情此景此时,闫天真小姐姐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或许因为病了。

或许因为长久以来的孤独。

她突然想起了童怡说过的话——

“当有一个人,他可以在你凌晨应酬结束,醉酒回家,给你倒一杯热水,准备好解酒药,再递给你一块热毛巾。也能在你忙到吃不上饭的时候,随时给你准备好热汤和热饭。他还能在你不想工作的时候陪你一起看电影打游戏,闲来无事亲亲抱抱举高高。你告诉我,如果出现了这样一个人,你会放过他吗?”

“天真,我不想再错过他了。”

闫天真内心一软。

突然想要留下他了,在这从来没有男人留宿过的家里。

半小时后,闫天真喝了粥吃了药,身子犯懒不想动,傅煜阳二话不说,双手把她抱起,从餐厅一路公主抱到了客厅的沙发上。闫天真懒洋洋地赖在傅煜阳怀里,双手软糯糯地钩住他的脖子,始终没有放开。

闫天真洗完澡没有穿内衣,二人之间只隔着两件衣服,胸前的凸起感觉很明晰。

“你生病了。”傅煜阳声音渐沉,提醒着闫天真。

“嗯。”

闫天真声音软软的,听得出没什么力气,但手上的动作却不停。

她伸手去摸他的耳垂,却被他抓住。

“闫总。”

傅煜阳对她的称呼让她蓦地睁开眼,头还枕在他的锁骨上流连,眼神却变得一片澄明。

“嗯?”

“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你说。”

“左青姐的那个项目,他们明天要试镜男主角,我想……”

傅煜阳迟疑了一下,闫天真立即明白了他的用意,热情在转瞬间退去。

闫天真:“你想当男主角?”

对方默了两秒,在她的额头印下一吻:“……是。”

所以,这是在跟她谈条件吗?

闫天真不动声色地抽回手,翻了个身,在他身侧坐好,用毯子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好啊,你去!”

去了就不用再回来了。

“真的?”

“真的。”

她淡淡地说。

(二)

傅煜阳是在半夜一点被人叫走的,公司的第二大股东童怡心急火燎地打电话来,说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的教授空出一小时的时间,可以线上指点一下傅煜阳,因为时差的关系,必须立刻赶到练功房。

傅煜阳在电话这头犹豫了一下,看了眼缩在沙发里还在发烧的闫天真,拒绝了。

“我现在有事。我……朋友生病了,需要照顾。”

闫天真一听,吓得立即把他往外赶:“工作要紧,前途重要,快去!”

“你一个人真的可以吗?”傅煜阳犹豫着。

“可以!”

闫天真为了证明自己病好很多了,坐直了身体,昂着背,大力点了点头。

“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傅煜阳小盆友留恋又开心地走了,临走前,还细心地给她额头贴了一个退烧贴。

闫天真松了一口气,看着空旷的房间,之前膈应的感觉消失得彻底,回到了自己一个人时最舒适的状态。

她无比郁闷地想,自己为什么要在高烧的时候还考虑别人的想法?

她不想让傅煜阳小盆友有心理阴影,本来想让助理小乔帮忙,但又怕小乔分量不够,只能偷偷发消息给童怡,让她想个名正言顺的方法把他弄走。

童怡动作也慢,害她又陪他毛手毛脚等了两小时,这才终于清静下来。

看来明天必须跟童怡谈谈了……

结婚之后,她的办事效率太低!

第二天,闫天真从低烧变成高烧,整整病了一个星期。

这个星期里,助理小乔和童怡轮流到医院来照顾她,找麻烦的想法就被她彻底地忘到了九霄云外。

关键时候,还是得靠亲闺密!

闫天真喝下童怡喂来的一口粥后,满足地想。

“我说你,是不是该找个男人了?”童怡眼毒嘴快,单刀直入,杀得闫天真措手不及。

闫天真蓦地睁开眼,满眼的问号。

“病了还是得有人在身边陪着,嘘寒问暖,否则……”

“我有你和小乔啊!”闫天真打断她。

“我们能陪你一辈子?”童怡难得正经,闫天真不得不好好想想她说的话。

闫天真沉默了,看了童怡老半天,最后眼睛里蒙起了一层水雾。

她双手握住了童怡的手,无比认真而同情地说:“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公司遇到麻烦了?”

这下轮到童怡蒙了:“我能有什么事?奉公守法,三好良民!”

“那就是得绝症了。”

“什么?”

“如果你不是得绝症了,怎么就不能陪我一辈子?你直说吧,我能接受这个打击。”

童怡看了她两秒,吼出了一个字:

“滚!”

闫天真病愈出院后,童怡拗不过她,答应像未婚时那样搬来她家,陪她半个月。

“约法三章啊,两个星期后我一定要走的。”

“知道了知道了,你舍不得你的好老公!”

童怡骄傲地扬了扬眉:“你明白就好,我可是新婚,你这一病,真耽误事!”

当晚,喝了一个星期粥的闫天真觉得舌头淡得都要飞出鸟来了,在她的强烈建议下,小乔带着火锅来看望她。

桌子上排了四盒澳洲肥牛,全都是闫天真小姐姐一个人的。她眼睛放光,刚伸出一筷子,傅煜阳小盆友就适时地出现在了她家大厅。他的手里还拎着煮粥用的菜和肉。

“闫总,你就开始吃火锅了?”傅煜阳一脸幽怨。他记得,她跟自己说,她病得很严重,只能躺在床上,希望任何人都不要来打扰她。

这……一桌子火锅是怎么回事?

闫天真吓得差点把筷子扔了,果断摇头,指着童怡说:“都是她的。”

童怡识趣地点头:“都是我的。”

傅煜阳皱眉,奇怪地说:“童总不是吃素的吗?”

童怡漠然地看了眼闫天真,硬着头皮说:“吃了一阵子素,后来禁不住诱惑,回到了滚滚红尘中。”

傅煜阳没有再问,拿着食材进了厨房,很快就端出了色香味俱全的蔬菜瘦肉粥。

闫天真苦着一张脸,看童怡和小乔在面前大快朵颐,自己一口口地喝着粥,耳边还回荡着傅煜阳小盆友性感关心的声音:

“我不在的时候,记得让小乔姐给你煲点汤。”

“你胃不好,少吃油腻,火锅这种东西吃多了容易上火,对皮肤也不好。”

“平时多喝姜茶,暖胃还暖宫。”

……

童怡和小乔听不下去了,小乔很快就离开了,童怡也识趣地回了房。

她们一走,傅煜阳主动把火锅收拾干净了,闫天真看着那些躺在垃圾桶里的食物,内心已经无语地问了苍天一万次。

傅煜阳看出闫天真心情不大好,坐在她身边,做出一副贴心小哥的样子,拉着她的手问:“我这阵子太忙了,没能去医院陪你,你是不是不高兴了?”

“没有,不会,你想多了!”闫天真大力地摇头。

这一个星期,闫天真特地交代童怡,给他安排一系列的课程,务必让他忙得连妈都不认识。童怡做到了。可惜傅煜阳小盆友忙归忙,竟然还记得闫天真家的密码,在临出国的前一晚,溜出来见她最后一面。

闫天真惦记着火锅,想着早点把他打发走,自己还能再叫一份外卖,安慰地说:“我今天还没好透,你先回去,我明天去机场送你。”

“你真的会来送我?”

“真的。”闫天真心不在焉,满口答应。

傅煜阳小盆友感动得无以复加,更加不愿意走了,拉着闫天真讲了半晚的知心话。最后还是童怡找人把他拎回去的。

只可惜,傅煜阳走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二点,要吃火锅是不可能的了。

闫天真心如死灰地躺在床上,脑海里已经在幻想自己吃掉了一头牛。

“你怎么看待傅煜阳啊?”童怡的话在黑暗中响起。

傅煜阳,怎么又是傅煜阳,她现在最不想提起的就是傅煜阳!

童怡:“我听老黄说,他今天是跳窗出来的,虽然是二楼,不高,但也需要点勇气,还好人没事,不然咱这一年在他身上的投资都打水漂了。”

闫天真想起傅煜阳白皙净透的模样,实在无法想象他竟然有勇气跳楼?

心中突然软了点。

闫天真想了想,大发慈悲地认真回答她:“傅小鲜肉是一个有冲劲、有梦想的年轻人!”

可惜童怡完全不相信她的说辞,秀美的眉毛皱成了小山:“那你还大半夜的发消息给我,让我把他从你身边拉走?”

闫天真顿了顿,满不在意地微笑:“腻了呗!”

“腻了就跟他直说,何必委屈自己?”

“那不行。”

闫天真斩钉截铁地摇头:“他可是我的摇钱树,为这么点小事得罪他不值当!”

“摇钱树?”童怡一挑眉毛,“你的摇钱树还少啊?”

“摇钱树再多也不多他这一个,每一个能为我挣钱的人,都是我的财神爷!”

童怡鄙夷地“呸”了她一口:“守财奴!”

就她这个没心没肺的样子,关心用在她身上真是多余!

过了半晌,童怡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天真,假如遇到一个真心对你好的人,一定要把握住他。之前我说傅煜阳他们不行,是因为我不了解他。假如他真心对你,你也可以考虑。”

“嗯。”闫天真闷闷地含糊地应着,不想跟她讨论这个问题。

因为她不想在一个新婚宴尔,恨不得全世界人都能结婚收获真爱的人面前承认,傅煜阳也是一个演员。

他没有爱。

(三)

第二天,闫天真如约出现在机场,却没有跟傅煜阳打招呼。她在接近值机柜台时看到了一行熟悉的身影,止住了脚步。

左青和傅煜阳被各自的粉丝团团簇拥。

左青戴着墨镜,很快进了安检。而傅煜阳则身长鹤立,站在人群里,时不时看向远处,似乎在找什么人。他的身边,还站着一身干练职业装扮的杨薇薇。

杨薇薇满脸微笑,时不时跟傅煜阳说上一两句话,闫天真虽然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看得出来,二人第二次见面,已经十分熟悉。

郎才女貌的两人,点亮了那一角。但闫天真的注意力却早被柱子后的陆旭吸引了去。

从她的角度可以看到,陆旭穿着一身病号服,站在粉丝群外,远远地看着杨薇薇。

原来陆旭同学还没有放弃杨薇薇,前段时间的洒脱都是装出来的。

而且,她病着的这段时间,看样子他也生病了,这算不算也是一种缘分?

闫天真一直看着他。

而陆旭,他始终没有出现在杨薇薇面前,没有打扰他们的出行心情。他只是默默地旁观,用自己的方式跟杨薇薇告别,背影孤独而单薄。

这一场面让闫天真想起第二次在餐厅外见到他时的模样——

娱乐圈从来不是一个简单的地方,台前幕后任何一个环节都可能有陷阱。那时的她约了方导演谈项目,还提出有几个学生资质不错,可以提前签约做自家导演培养,杨薇薇就在其中。面对从天而降的好运,陆旭没有阻止她去,而是捧着一本书,在饭店大厅安静地等待。他时时刻刻想着保护杨薇薇的安全,却又不去打扰她,放手让她追逐自己的梦想和目标。但是,追寻梦想的结果是她飞走了、飞远了,或许再也不会回来了……

看着陆旭失魂落魄的模样,闫天真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对一个没有踏入过社会的人来说,真的有些过于残忍了……

银铃般的笑声阵阵传来,傅煜阳不知道跟杨薇薇说了一句什么,杨薇薇笑得前仰后合。

闫天真发现,那是第一次在路边小店里见到杨薇薇时,她也曾对陆旭露出过的笑容。

原来对任何一个人,哪怕是才第二次见面的傅煜阳,她都可以露出同样的笑脸。

闫天真突然不怀疑了,自己做得一点都没错。

杨薇薇啊,她配不上陆旭。

傍晚,霞光漫天,陆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仍然躺在医院的床上。

天花板的吊灯与之前住的病房一模一样,但四周却截然不同。

之前他睡在六人病房里,而现在是一间单人病房。

陆旭有点糊涂了。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医院跑出去,到机场送杨薇薇的。但最后是怎么回来的,他想不起来了。他只记得机场广播里催促登机,然后杨薇薇头也不回地进了安检。

接下来的事情全都没有印象,等再醒过来的时候,他又回到了医院病床上。

而他身边,坐着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她短发齐肩,一身黑色西装,搭配一双尖头黑色高跟鞋,正长腿交叠,双手抱在胸前,闭眼休息。

又是她……

陆旭皱眉,一脸疑惑。

这个女人……每次出现都不大一样。

第一次见面,一身酒气,上来就抱着他又亲又摸。而他连她长什么样子都没看清。

第二次见面,她开着红色跑车,无赖撒泼,盛气凌人,满世界地追他,对校园全然没有一丁点的敬畏心,让人厌烦。

第三次见面,在图书馆里,她一身粉色装扮,假意学习的模样让人无语,但至少没有头两次讨人厌了。

而现在的她,虽然闭着眼睛,看不出表情,但沉着的气势,却由内而外散发着凌厉,给人的感觉理智干练,干脆利落。

他完全想象不出来,这样一个千面人,为什么总是出现在自己眼前?

“你现在看到过的,只是我十分之一都不到的模样。你想不想再靠近我一些,多看看我别的样子?”感受到有人在看自己,闫天真眼睛都没有睁开。她嘴角扬起,微笑着,“我保证那些样子比现在的我更美。”

闫天真睁开眼睛,就看到陆旭靠坐在床头,满脸鄙夷地看着自己。

没有想象中的痴迷,有的只是嫌弃。

他在嫌弃自己。

意识到这一点,刹那间,闫天真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十分狗腿地讨好道:“算了,不愿意就算了。你睡了很久,饿不饿?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你是谁?”陆旭没有理会她的问题,反而问出了心头一直以来的疑惑。

闫天真毫不掩饰地眨了眨眼睛,如实回答:“一个仰慕你的人,看不出来吗?”

“……”

陆旭无语。

他发现,眼前人闭着眼睛不说话的时候比开口的时候好交流。虽然看上去威吓凌人,但至少是个正常人。可她一开口,就仿佛戴上了一张面具,嬉皮笑脸的,玩世不恭。

陆旭不再理她。

他冷漠地回过头,看着窗外发呆。霞光打在他的脸上,形成一道淡金色的轮廓,若有似无,让他整个人变得更加忧郁。

闫天真看着他的侧脸,忍不住又想逗逗他。

“这一周我都没来找你,你是不是很无聊?”

陆旭面无表情,头也不回。

闫天真继续絮叨:“看了你的病历我发现你这一个星期一直都在住院,好巧我也是,只不过你是重感冒我是发高烧,虽然原因不尽相同但结果都是一样的。而我去机场送朋友就看见你晕倒,你说咱俩是不是特有缘?”

闫天真说得又快又兴奋,一长串的话说完连口气都不带喘,陆旭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比起她这个星期干了什么,他更关心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机场,还把自己送回了医院?

“你跟踪我?”陆旭回过头来,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是啊!”闫天真斩钉截铁地摇着头,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一出院就去机场找你了,是不是很感动?”

“你去机场找我?”陆旭更加疑惑了,他苦笑,“连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去。”

要不是许扬有杨薇薇闺密的微信,他都不知道,她今天就去美国了。而他出现在机场的时候,手上甚至还插着留置针。

陆旭低着头,眸中闪现明显的低落难过。

“这不重要!”闫天真最见不得他露出这样的神情,大手一挥说,“重要的是,我们遇见了。”

闫天真站起身,凑近陆旭,在他眼前,一字一句地说道:“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出现了,把你从深渊里拯救出来,我就像从邪恶古堡的巨龙手里,披荆斩棘救下公主的骑士。”

陆旭愣愣地看着她。她的眉眼精致细腻,勾魂摄魄,就像一朵盛开的罂粟花,邪恶诱人又带着三分俏皮,让人搞不懂她究竟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现在,只差最后一步了。”在陆旭的疑惑眼神中,小姐姐身体前倾,飞快地在陆旭唇上印下一吻,一触即离。

冰冰凉凉的触感带着小姐姐身上独有的香气扑面而来,陆旭眼睛瞬间睁大,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这一次算是咱们的初吻,以前的都不算,毕竟我都不记得了。”

小姐姐舔了舔嘴唇,看着目瞪口呆的陆旭,灿烂一笑:“相信我,我是认真的。”

后来,闫天真是被保安请出去的。

陆旭情绪比较激动,指着闫天真的鼻子骂她疯女人。隔壁房间的病人听不下去了,叫了护士来。护士说不过闫天真,又叫了保安来。保安很客气,以为只是小两口吵架,闫天真解释了几句,也就放过她了。

她本来不想走,但是回到病房看到陆旭仍然非常冲动,怕他一怒之下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来,只能安抚地说:“我改天再来看你。”然后踩着小高跟,一路晃晃悠悠地溜走了。

闫天真见过不少真假贞洁烈女,倒是头一回见到如此洁身自好的男人……说到底,他还只是个男孩啊,自己确实有些强人所难了。

闫天真想,她要含蓄一点,矜持一点才行。

第二天,小姐姐拎了几盒补品去看陆旭,但是病房已经没有他的影子。

闫天真却很郁闷,不是说好了还得观察一周吗,怎么就走了?

闫天真顺手把补品送给了隔壁床的老太太,问她:“病人呢?”

“昨天晚上就出院了。”老太太看着补品,眼睛都瞪圆了。

原本陆旭得的也不是什么大病,重感冒加饮食不规律引起的胃出血,再加上有点营养不良低血糖。闫天真把他当作绝症病人去探望,确实有点太夸张了。

“姑娘啊,劝你一句,小两口吵吵架,气消了也就过了,用不着如此破费哪!山不就你,你去就山,他不理你,你就找一些他身边的人,让他不得不理你,你说对不对?”

老太太看着补品盒子的眼睛亮亮的,语气里无不透露着一副看透世事的模样。

闫天真倒是真觉得是这个理,点头如捣蒜:“对,您说得太有道理了!”

要拿出愚公移山的精神,山不就我,我去就山!

闫天真很快便换了一身行头。放着三个视讯会议,两个高层会议不管,穿着帆布鞋,背着双肩包,双手拎着两大袋子食物,就踏上了A大郁郁葱葱的法桐林荫道。在此之前,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力气原来这么大。

“需要帮忙吗?”两个男生迎面走来,见到闫天真,立即伸出援手。

“谢谢!”

闫天真毫不犹豫地把两个袋子递给男生后,问:“能送我去男生宿舍吗?”

两个男生都有些诧异,但还是点了点头,一人帮她拎了一个袋子,走在前面。

两个男生频频回头,跟闫天真套近乎,问她是哪个系哪一级的,闫天真随口胡诌,说自己是新闻系二年级的。

两个男生毫不怀疑地相信了,乘胜追击地问:“有男朋友了吗?”

“快有了。”

闫天真笑着说:“你们手上的,就是我打算去贿赂他的食材。”

两个男生表情沮丧不过两秒,很快又笑起来:“如果他不答应,我们愿意当备胎啊!”

“是啊是啊,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根草?我看我也挺好。小姐姐加个微信吗?”其中一个戴眼镜的男生扬起胳膊,秀了秀自己的二头肌。

闫天真被他们逗笑了,看着二人的背影,由衷感叹,祖国新鲜的血液春天的花朵们,跟她这种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的人一点都不一样呢!

离开校园之后,不论做什么都要讲利益求结果,以结果为导向去做事,但是他们这个年纪,只是想做就做了,就算互不相识,也会伸出援手。

充满了活力。

真好!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