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美梦没给你,我一生有愧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那些美梦没给你,我一生有愧

文/林栀蓝

假如我年少有为知进退,才不会让你替我受罪,婚礼上多喝几杯,和你现在那位。

01联络方式还没删

咖啡店里。

林阮要了一杯抹茶摩卡,然后随手搅了两下:“你最近怎么样?”

“还不是老样子。”纪晚笑着滑动手机,头也不抬,“我可能坐不了多久。要不是特地来给你送东西,我也不会绕这么远的路,我男朋友待会儿来接我。”

听她随口秀恩爱,林阮故意清了一下嗓子:“你够了啊!”

“好好好,你不是也……”话音未落,纪晚的动作忽然停了。

“林阮。”纪晚的声音特别小。

“嗯?”林阮察觉到她的异样,抬起了头。

“我跟你说,”纪晚神神秘秘的,“你别激动。”

林阮忽然像是猜到了纪晚会说什么,凝滞的空气中弥漫着她不敢确定的揣测,她的脑海中飞快闪过一张熟悉的面孔:会是他吗?

纪晚不敢发出声音,她正嘴型夸张地重复那个人的名字:“苏航。”

她感觉脊背一僵:“他在哪里?”

纪晚眨了眨眼睛,朝咖啡店角落的位置使了使眼色。

那是正背对林阮的方向。

她听懂了,也看懂了,但她浑身颤抖,不能动。时隔经年,她原本以为两人重逢会像大电影里演的那样,云淡风轻,优雅从容,但此时此刻她不规律的心跳提醒着她,事实不是这样。

她快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自己今天的妆容和穿着,又调整了一下坐姿:“他看到我们了吗?”

纪晚摇摇头:“应该……还没有。”

“那就好。”林阮松了一口气。

她掏出手机,手指滑动到通讯录最下端的一个名字,编辑短信:好久不见。然后她点击了发送。

“他站起来了。”纪晚在桌子下面踢踢她的高跟鞋,“他过来了!”

林阮用力闭眼,深吸了一口气,笑着扭过头,看向那个她蓄谋已久的方向:“Hi。”

“好久不见。”苏航礼貌地朝她们微笑,他用了她刚才的开场白。一瞬间,她的鼻子有些发酸,指甲微微用力,掐在自己的手心。

纪晚拉了拉她身边的椅子:“请坐。”

“没事的,你们聊。”苏航得体地摆摆手,“我就过来打个招呼。”

纪晚站起身,不客气地拍了他一下:“我刚准备走,我男朋友来接我了。”

整个过程,林阮尴尬得说不出话。

他坐下了,和纪晚客套地道别。纪晚出了店门,林阮从玻璃窗看出去,她上车了。

林阮的视线终于没有可以藏匿的地方,她只好看向他:“你怎么在这儿?”

苏航没接她的话茬儿:“我帮你要了美式咖啡。”

“嗯?”她有些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

他却已经挪走了她面前的抹茶摩卡:“你以前不是喝美式咖啡吗?”

“哦……”林阮失神地点点头,“刚才纪晚帮我点的。”

“这家咖啡店是我年初盘下来的。”苏航望着她,“说起来,你还存着我的电话号码?”

“你不是也没删我的吗?”林阮故意反问。不然,他怎么能在第一时间猜出是她发的短信?

这时,店里工作人员过来找他,似乎有事需要他处理。他礼貌地起身,带着员工走到一边。

林阮有些无所适从,索性给纪晚发信息:你现在还觉得他帅吗?

纪晚:我什么时候觉得他帅了?

林阮:我以前觉得他帅。

纪晚:哪里是他帅了,是你爱过他。

五年前的冬天。

林阮在学校图书馆被高一届的学长许潮拦住,本来一片沉寂的图书馆瞬间燃爆。许潮是典型的理科小哥哥,看起来有点蠢萌,做事不太有分寸。以林阮对他仅有的印象,他能做出在图书馆让同寝室的小哥哥人手一张写着字的纸板,组合在一起是“和我在一起”的事,倒也不稀奇。

围观的同学间爆发出热烈掌声,以最快速度引来了图书馆管理员的同时,林阮尴尬地低下头:“学长,我和你好像不是很熟吧?”

她一边说,一边在心里细数——她总共和许潮见过两次,一次是在学科竞赛上,他们刚好一组,她知道了他的名字;一次是在学生会活动结束后,他跑来说要请她喝东西,她没去。

就在林阮被许潮的朋友们包围起来、无处可逃的时刻,有一道懒洋洋的声音突然响起,打破了大家屏息以待的静默。

“吵死了!”苏航“啪”的一声把手里的书重重盖到桌子上,“管理员不管一下的吗?”

他刚说完,管理员适时出现了,三两下轰走了围观的人群,只留下几个手持纸板的小哥哥,尴尬地和许潮大眼瞪小眼。

林阮赶紧用最快的速度逃离了这一群人的掌控,想到离开图书馆可能会被追问,她直接走到刚才救了自己一命的恩人对面坐下。

她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

“他们再惹我,你不能坐视不管啊,帮人帮到底。”林阮盯着第一次见面的苏航,眼神中流露出的求助一览无余。

苏航倒不怕死,他把手机滑开,点开微信二维码界面,然后从桌面上把手机滑过去给她:“小姐姐,认识一下?”

还没彻底从许潮的控制下逃脱,林阮莫名有了一种再上贼船的担忧。但她骑虎难下,还是乖乖扫码,添加他为好友:“我加好了。”

“哦。”苏航在微信上给她发了他的姓名和班级。

原来他比她小一届,她点开备注时看到了。

这时,许潮亲友团终于坐不住了,其中两个小哥哥走过来,一人一边,刚好将苏航架住。他们压低声音道:“你什么意思?”

“嘀。”苏航的微信正好收到林阮的回复,他点开微信,不惧“恶势力”般在两个小哥哥眼前招摇地晃了晃手机,“没什么,我宣示主权。”

“你!”眼看他们要动手了,林阮起身想要拉架,却被苏航一个眼神制止了。他站起来,一米八三的身高直接压旁边的人一头。

身后传来当事人妥协的声音:“算了算了……”

“我们走吧。”许潮有点尴尬地说。

林阮望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朝苏航耸了耸肩:“你真够可以的。”

没想到苏航直接岔开了话题:“小姐姐,认识一下吧,你还没告诉我名字呢。”

这是第一回合。

林阮如实交代了她的基本资料,苏航才笑嘻嘻地松口:“我送你回寝室吧,万一他们在门口截你呢?”

她想:这不就等于告诉他自己每天上课下课的必经之路了吗?

“好吧。”最后林阮还是灰溜溜地跟在他身后下楼了。

虚惊一场之后的林阮,回到寝室后一直有点不放心。不知不觉中,她点开了苏航的朋友圈,快速滑动手机界面,一刷到底。

就算顺便看完了他的朋友圈,她也绝对不会去找他聊天的。

林阮抓着手机,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她既没有迎来想象中像许潮出现一样尴尬的场面,也没有收到苏航的任何信息,甚至连她频繁更新了几次的朋友圈,他也没有象征性地点过一次赞。

他就像顺手搭救了她的路人,两人“认识了一下”,只是配合氛围走个流程,并没有别的意思。

当林阮对这个人、这件事逐渐放下戒备心的时候,系里一个学姐举办生日会,她和纪晚被安排去凑人头。她那天穿得很低调,到了现场后,她坐在角落低头玩手机。学姐切完蛋糕,纪晚给她抢了一块,招呼她坐过去吃,她才慢吞吞地挪到场地中间一点的位置。

蛋糕很可口,可她仍然埋头走神。

“哎,你们觉不觉得那边那个学弟长得真好看?”身边的女生正抱团窃窃私语。

“他是长得还不错。”纪晚投了赞成票,并且企图拉林阮感受一下,“你看呢?”

她随大流,象征性地抬了抬眼皮:“好像是吧。”

“他有点像刘昊然!”

“是很像!”

纪晚用胳膊肘撞撞她:“你看穿白毛衣那个人。”

林阮被迫撑起眼皮,远远搜寻了一下“白毛衣”,看到的是对方刚好转过身的背影。

“他有这么好看吗?要不要我去帮你们要微信号?”林阮顺口提议。

她向来对这些很佛系,为小姐妹两肋插刀的时候,完全可以暂时忘记自己的柔弱形象。

“好啊!”纪晚帮其他女生一口答应,“这事儿交给你办了!”

林阮刚准备放下手里的蛋糕碟,“白毛衣”忽然朝这边看过来:“……是他啊!”

苏航第一时间觉察了她的目光,兴奋地脱口而出:“小姐姐,你也在!”说着,他健步如飞地跑过来,毫不客气地对她身边的纪晚摆摆手,意思是“你坐过去一点”!

纪晚也很配合,让出了林阮右边最亲近的位置。

这是第二回合。

苏航伸手抹了一下她盘子里的蛋糕,然后塞到嘴里尝了一口:“我们又见面了。”

纪晚在苏航背后探出头,嬉笑的眼神里分明写着:“你们之间有什么故事是我不知道的?”

这算什么,她本来就有他的微信号,而且是他加她的。她本来理直气壮,此刻在他灼热的目光下却莫名有些想逃。

三秒后,林阮迎上纪晚的目光,她告诉自己不要,一起上。

这时,身边的一众女生早已按捺不住,大家纷纷表示:“林阮,介绍我们和学弟认识一下呀。”

就连林阮都替苏航抹了一把汗,担心他会怯场想逃。但她忘了苏航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当初她面对骑虎难下的境况,不就是苏航救她于水火的吗?现在轮到他了,他怕不怕?

“我和林阮算是朋友,四舍五入,大家都是熟人。”林阮正在猜他后面能说点什么,只见他轻松晃了晃手机,“需要我帮大家拍照吗?我也就拍照拿得出手。”

“可我们要自拍。”

“我帮你们拿手机,拿远一点显脸小,比较好看。”苏航可真会接话。

面对他的大大方方,女生们反而没有了攻击性,加上自拍这种事必须温温柔柔地面对镜头微笑,原本闹哄哄的氛围瞬间变得可控。

本来想低调走个过场回寝室的林阮,莫名被调摆起来。

“你站前面一点。”苏航朝林阮使眼色。

大家纷纷表示:“啧啧。”

他仍然没在怕的:“小姐姐,你的头低一点更好看。”

纪晚故意帮腔:“学弟,你怎么只关注我们林阮……”

当林阮以为他这下总该招架不住的时候,他却旁若无人地过来帮她捋了捋刘海:“嗯,这样你很漂亮!”

是可忍,孰不可忍,在场的女生一齐发出了“嘁”的音符,只有苏航很敬业地按下了“连拍”,抢到几个不错的镜头,这成功堵住了势要拿美图发朋友圈的一众女生的嘴。

那天散场,苏航挨着她走出来,纪晚问她:“你和我一起回寝室吗?”

林阮正要答应,苏航一把截过话头:“林阮要陪我去买点东西,晚点我送她回去。”

莫名其妙地,她就被他拎走了。

“你今天的妆容真好看。”苏航一只手拉着她,另一只手滑开相机,“我帮你拍个小视频吧。”他说着,转身快步跑到不远处的桥头,朝她的方向迎风呼喊着,“你看我!”

“你笑一笑!”

“你笑起来真好看。”

他边说边把镜头拉近:“哎,你眼睛里有星星。”

后来,苏航把拍好的小视频设置好背景音乐,发给她看。画面的远近镜头拉得很自然,甚至有些像无人机拍摄的。

“以后有机会,我带你试试真正的航拍。”他把她送到寝室门口,临走的时候忽然说。

她不知道这样算不算一种许诺,当时她满心满眼都是他认真望着她的眼睛,以及他对她说的话:“你眼睛里有星星。”

她眼睛里有的不是星星,是他爱笑的眼睛。

02给你形容美好今后,你常常眼睛会红

回去之后,林阮把视频分享到朋友圈,意料之中地迅速收获了好多个赞。很快,评论区被清一色的“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刷爆了。

她正感到意外,纪晚已经从上铺一惊一乍探出头来。纪晚兴奋地举着自己手里的iPad:“不会吧……你没全屏看这个视频吗?”

林阮一愣,心里紧张又期待。她的预感没错,视频画面拉大之后,她看到苏航手里拿着一张小卡片,上面清楚地写着:答!应!我!

这个画面在iPad上一闪而过,纪晚八卦地拉动进度条给她重播了三次,直到整个女生寝室都捧脸高呼:学弟好可爱!学弟好帅!我想和学弟谈恋爱!

林阮就这么鬼使神差地成了苏航的女朋友。

同样是在众目睽睽下被告白,林阮拒绝了许潮,却在顷刻间答应了苏航。也许这是她想要遇到的、有趣的灵魂吧。

而这个有趣的灵魂,五年后忽然出现在她面前,他开了一家咖啡馆。林阮忍不住想,他以前说过的要办的摄影展呢?

那时,她刚毕业没多久,而他正准备实习。在她公司附近的狭小出租屋里,他和她背靠着背,她想她的策划案,他折腾他的求职简历。

“如果以后我成了很厉害的摄影师,办特别特别大的摄影展,展厅显眼位置的照片都是你。”苏航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她认真想了想,手下意识撑着头:“真的吗?那你现在要多帮我拍好看的照片了,不然以后……我变得不好看怎么办?”

“不可能。”苏航一本正经地扳过她的肩膀,“嗯,你让我看看。”

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林阮仍然配合地望着他的眼睛。

“好看。”他微笑着笃定说道。

苏航和店员结束谈话,回到她对面坐下。他望着她:“多久了,你都没变。”

她握着咖啡杯的手不自觉用力:“是吗?”

“嗯。”他欲言又止,“你的样子没变,喜欢的东西也没变。”

林阮愣了一下,他指了指面前的咖啡杯,她才意识到他说的是这杯美式咖啡。

刚毕业那段时间,她因为在实习期,有很多琐碎工作在公司做不完,该交的策划案只能回家加班写。苏航当时学业没完成,来找她的次数却越来越频繁。他们见面也不像以前不住一起的时候,他会带她出去逛逛或者帮她拍照,而是变成了他懒洋洋地蜷缩在沙发上打游戏,她对着电脑删删写写。

有时候,她觉得他和他的游戏有点吵。他也会皱眉头,反问她是不是不喜欢他经常来找她了。

林阮不知道怎么回答,但她心想,也许是此刻他们面临的东西不一样了,她面临的是更加复杂的社会与人际关系,而他面临的只是学习与成绩。

所以她不再强求,赶着要交策划案时,她会去隔壁街的咖啡店点一杯美式咖啡,一坐就到店铺打烊。

她回来时,苏航往往已经睡了,她帮他掖好被角。早上她上班出门的时候,他还没有醒来。

有次她下班回来,匆匆啃了两片全麦面包,正准备带电脑出门,苏航却神神秘秘把她拉到沙发前,指了指桌上一杯冲好的咖啡。

“你爱喝的美式咖啡。”他孩子气的表情就像在说:看,我都知道你喜欢喝什么,是不是很关心你?

林阮顿了一下,还是放下了手中的电脑。

他看到她包里的小票,就以为她爱喝的是美式咖啡,甚至以为她不在家陪他,是为了那杯咖啡。

他不懂她的努力,不知道咖啡店里美式咖啡定价最低,最苦也最为提神。

“我后来去找过你。”苏航忽然埋下头,“但你不住那里了。”

他们分开后,林阮的确以最快速度联系房东换了房子。临近年关,她很快联系新公司跳槽,辗转在另一座城市扎根。但这些她没跟他说。

其实,她很怕他来找她,同时她也怕自己会忍不住去找他。公众号上说:“现在我们分手,是不吵架,不删号码,不拉黑,不点赞,不评论,也不联系。”

林阮照做了,但她不是完全不会想起那些开心的日子。

苏航开始实习那段时间,就搬到她的小房子里来了。因为还在找工作,他通过几次面试感受到了工作压力,似乎玩游戏有所收敛了,也知道应该怎么心疼他辛苦追回来的小姐姐了。

两个人偶尔窝在沙发上看电影,她把头靠在他的肩上,他就把她的手轻轻握在他的两掌之间,一下一下,有节奏地拍着,很轻很轻。

他的动作就像一遍又一遍地诉说着爱意,却又不需要言语。

凌晨,她听到他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响,起身煮泡面给他吃,煎一个单面的溏心蛋。他接过面,孩子气地对她笑。她望着他的笑容,会短暂地觉得很幸福。

如果人生只是这样简单的、碎片式的记忆,那该有多好。

下班后,她能吃到他炒的一大盘泡椒香菜牛肉。远远地,她就已经闻到了菜香。隔天她带饭到公司,隔壁桌的小姐姐会羡慕地看着她说:“我没有你这么好运了,有那么帅的男朋友。他不仅接你下班,还会做饭给你吃。”

她偶尔会怀念坐在他车后座的日子。她和他一起轧过的马路,和他看过的电影,和他熬过的吃泡面喝美式咖啡,拼命工作又有所期盼的那些日子。

苏航那时候总说,等他赚到钱,等他的摄影作品了,他会办很大的摄影展,用第一笔酬金带她去旅行。

他说这些的时候,眼睛里是有光的。林阮始终记得他眼中的光芒。

“所以你后来……”林阮还是忍不住想问,“为什么开了咖啡馆?”

苏航明显迟疑了一下:“你猜。”

林阮摇摇头,她有些尴尬,甚至猜测他可能不想回答:“我不知道。”

却唯独没想到他会说:“因为你喜欢。”

她以为这么久了,他应该懂她了。可原来在一起能让彼此快乐的人,不一定是懂你的那个。

03原来心疼我,我那时候不懂

两年前,他们爆发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争吵。

那是苏航因为找到的工作不合心意,又开始每天借打游戏发泄坏情绪的第三个月。她没办法不催他一下:“如果工作没有合适的,你可以多刷新一下招聘软件,也许这两天会有新的招聘呢?”

“我知道了。”苏航嘴上答应,但没停下正在刷副本的动作。

“其实你喜欢摄影的话,从影楼助理做起也没关系啊,虽然现在辛苦一点,但我们勉强还能维持生计。”林阮试图帮他分析,“以后我们会越来越好的。”

“嗯。”

“而且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你会很快得到赏识。”她试图凑到他面前,用脸吸引他的注意。

空气静止了几秒。

苏航叹了一口气:“但是做助理太累了。”

“不然你去报个班,先学学修图,然后自己摸索一段时间,拍出好的成片之后,再直接去应聘成熟摄影师?”林阮再次建议。

“我试了。你上班的这些天,我自己下了很多PS教程,”苏航显得有些沮丧,“但教程太难了。”

彼时林阮手里正握着一串钥匙,她忍不住用力牢牢抓紧了钥匙。

“那你有什么想法吗?”

苏航有些无所适从,他伸手想要去摸桌上的烟盒:“我再看看。”

她张张嘴,硬生生把这句“什么工作不难不辛苦”吞了回去。她转过身出了门,心想:还是自己多加班比较实际。

苏航却不甘心地追了上来,他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他本来个子就高,笔挺地站在她面前,眼神像一头受了委屈的小兽。她需要仰起脖子,才能勉强看清月光下他发红的眼眶。

“你什么意思?”

“我去公司加班。”

“你是不是不想看到我了?”苏航的手腕明显使了力。

她觉得有点痛,本能地想要挣脱他:“我没有,你放开。”

“你有!你眼睛里都写着!”他生气地喊道,“你不用走,我看该走的人是我!”

林阮到嘴边的“你怎么像一个小孩子”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他已经从兜里掏出钥匙甩在她面前:“房子是你租的,我没资格住。钥匙还你,我走还不行吗?”

夜色中,他的肩膀一颤一颤的。林阮望着他离开的样子,眼角的泪慌乱地落下,她想解释什么,可又不知道怎么解释。

最终,她任由他赌气地走到拐角处,一闪身看不见了。

林阮回到住处,来不及想更多,她打开了电脑。她只能告诉自己,让他冷静一下吧,冷静一下也好。

她就这样忙着,转眼到了凌晨两点。她保存了方案,才想起一旁习惯性设置了静音的手机。手机上面有好几个苏航的未接来电,微信上也有他的未读消息。

“对不起。”

“我知道是我不够努力,你离开了我,会遇到更好、更有能力、更优秀的人,可我还是觉得我最爱你。别人会像我这样爱你吗?”

“你能原谅我吗?”

“我爱你。”

“我爱你。”

“林阮,我爱你。”

最后一条信息的发送时间,是五分钟前。门铃突然响了,林阮揉揉发胀的眼眶,过去开门,看到苏航低着头,小心翼翼地站在门边,地上是十几个长短不一的烟头。

04假如我年少有为不自卑,懂得什么是珍贵

那次争吵,最后以苏航承诺一定会尽快找到工作作为结束。或许是真的害怕失去林阮,他按照她的预想应聘了摄影助理,然后发现摄影助理并不像想象中有师傅传授技能,所以他仍然需要利用很少的休息时间钻研技巧和接触修图。

没到一个月,苏航放弃了。有次下班回家,林阮发现他已经做好了饭。要知道之前的近一个月里,他比她下班还要晚。

她进门时,他正坐在沙发上认认真真看手机,桌上是她爱吃的菜,还有摆好的碗筷。

“好香!”林阮第一时间端起碗,夹了一筷子炒得焦黄的牛肉。她凑过去看他,发现他在重新编辑简历。

“你回来啦。”苏航抬头冲她笑。

这么久了,只有他的笑容还和以前一样,她每每见到都会被他影响,变得心情很好。

“嗯。”林阮点头,“你的工作怎么了?”

“没什么,我想换个工资高一点的工作。”

这真的不像苏航会说的话,林阮意外地看着他:“你怎么突然……”

“我有点害怕。”

“你害怕什么?”

“我怕你不会等我。”苏航转过脸,一本正经地望着她的眼睛,“我想试试送外卖或者送快递,这些好像能够比较快赚到钱。”

林阮简直不敢相信她的耳朵:“可是你不是最想从事摄影方面的工作吗?”

“是啊,但这一行太难出头了,我怕你等太久就不愿意等我了。我想先有能力让你生活得好一些。”他低下头,“喜欢的事……作为爱好也行的。”

“还是不要吧。”她试图说服他,“我没想过让你为我放弃理想。而且,你现在说放弃太早了,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啊。”

苏航好像没听到她在说什么。

“至少,我们可以不用住在这个小房子里。”

“这个小房子有什么不好吗?”林阮反问。她不知道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以为她对现在的状况不满,可事实上,她只是希望他能做自己喜欢的工作,毕竟工作是一辈子的事情,能在喜欢的行业从事一份不错的工作,真的是很多人一生的追求。

这是需要用年少时候的努力交换的。

“林阮,我好像越来越不懂你了。”苏航按灭了手机屏幕。

“其实我可以多做一点工作,生活压力也可以和你一起承担,但我希望你坚持自己的理想。”林阮还想说下去,却忽然迎上他受伤的目光。

“坚持自己的理想,做你心目中那个不会失败的少年对吗?”苏航一字一句地说。

“你在说什么?”她看着他,有一瞬间,她真的像他说的那样,想起了他们初识时的样子。他一出现,浑身像在发光,眼神里全是自信的少年气,不像现在。

“我不想说了。”苏航别扭地把手机反扣在沙发上,“我们分手吧。”

没错,那次分手是苏航主动提的。

林阮停下说话的动作,手中的半碗饭搁到了桌上,然后她站起身,缓慢地走到门口穿好鞋。

“好。”她轻轻将门关上,就像轻轻隔断了她和他的青春。

05那些美梦没给你,我一生有愧

“其实我没想到我们会那样结束。”苏航的笑容竟显得有些苦涩,“我以为那天你走后,就算真的要和我分开,也会回来收拾东西……”

他做了一个十分轻微的摊手的动作:“我以为我们还会见面,而且会不止一次见面。”

“嗯。”林阮想了想才说,“可你想到的,我也想到了。我害怕自己会心软。”

“所以你再也没回来。”苏航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哽咽,“你甚至单方面联系房东退了租,选我不在家的时间拿走了行李。”

“嗯。”

“林阮。”

“嗯。”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坚定。”他想说的是决绝吧?

“后来你还好吗?”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不知道怎么告诉他,离开他以后,她在纪晚的住处哭了多久。

她以为他会打电话给她,就一直捧着手机等待。

纪晚笑她,为什么手机一响,她那么紧张,是不是还不想分手。她嘴硬,不肯承认。

但只有她知道,她骗得过谁呢?她就是想等一等他。毕业时,她就知道学校里的感情在进入社会后没那么容易坚守,没那么容易长久,但她仍然想要搏一搏,她觉得自己的眼光不会错。

她认定自己喜欢的人,他明明可以是很厉害的人。

如果他能够坚持自己的理想,她笃信他可以实现他曾向她编织的梦。

可那个晚上,她什么都没有等到。

凌晨四点半,她站在窗口望着天边逐渐亮起的暗蓝色,忽然鼻头酸酸的。她想起大家说,我们在自己的爱情里练习,最后和别人的爱情在一起。

她以为自己和苏航可以逃开这个定律,但她努力了,他没有。

她掏出手机卡,把他的号码拉入了黑名单。

离开这座城市,林阮凭借自己的努力,跳槽到新公司,两年内升到了不错的职位。她这次回来,一方面是想和纪晚聚聚,另一方面是因为家里临时有些事情要处理。

“如果不是和你失联,可能我不会有后来的努力。”苏航生硬地扯了扯嘴角,“你不是一直不肯接我的电话吗?我发了好多短信给你,可你一条都没有回……”

“我不是没有回,是我把你的号码拉入黑名单之后,看不到你的信息了。”林阮解释完,又觉得她可能不说这句话还好一点。

“哦……”苏航的表情显然非常意外,“我不知道,我以为你看到了却没有回复。所以我想,再纠缠你也没有意义。也许你是在等我努力,等我成为更好的自己以后,才能有勇气重新走到你面前,让你再看一看今天的我。”

林阮的心漏跳了一拍。

她低下头,下意识想要把手机装回包里。在做这个动作的过程中,她成功掩饰了自己猝不及防掉下的两滴眼泪。

“苏航。”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叫他的名字,“你知道吗?有一种人一生只会向前看。”

他望着她的眼睛,好久没有这样听她说话了。

林阮伸出了一直放在双膝上的左手,双手一齐握住了手机:“而我……我就是这种人。”

无名指上,她的订婚戒指闪着星星点点的亮光。

“对不起。”苏航的手正以缓慢的速度从桌面上抽回。

林阮没有说话。

她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回以他一个微笑。

而他和她清楚地知道,这会是他们之间最后一个礼貌而疏离的微笑了。这两年,他曾承诺要带她去看的风景,她独自去看过了。他曾承诺要给她的庇护,也有另一个人替他完成。

她收拾好自己这一个小时内慌张的情绪和对回忆不甘心的眼泪。

我们都欠回忆一个句号。我遇到你,三生有幸,谢谢你,今天能给我这个句号。

现在,我要继续往前走了。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林栀蓝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