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涩小说 - 请别以为你有多难忘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青涩小说 | 请别以为你有多难忘

文/林栀蓝

在四人寝室的上铺,她愣了很久,动作轻缓地爬下床,摸到洗漱间,拿冷水洗了把脸。

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发红的眼眶,还有刚才那个梦里,清晰出现的一串手机号码。

1-8-6……她恍恍惚惚地想起全部数字,却怎么也记不得,那是谁的电话呢?

回到房间,从床边找到手机,她凭着记忆按下那十一位数字。然后,壮着胆子点了“拨打”。

隔了一会儿,听筒里传来一道熟悉的,像是刚从睡梦中惊醒的声音:“你是?”

谢晚晚脊背一僵。

“怎么是你?”她干哑着喉咙,口吻却像个倨傲的得胜者。可惜,还是在脱口而出这个问句后,颓丧地败下阵。

“你是?”对方仍然疑问。

周宝明竟然也没有存她的电话。

而且,他还连她的声音都没能听得出来。

她握着听筒,感觉自己的手指在轻微颤抖。半晌,才温暾地拿捏着塑料普通话,特别刻意地说:“……打错了。”

然后赶紧将线路掐断。

窗外的暴雨还在下,雨势渐渐变大,谢晚晚站到窗边,望着窗外幽暗的,空无一人的操场。

已经三年了。

三年里,没有周宝明的任何消息,她以为她早已习惯了。或者说,她以为时间已经替她把他彻底忘了。

没想到,你以为自己忘记了的事情,潜意识却还替你记着。

模糊间,她回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周宝明灿烂的笑,而他们之间隔着山河,隔着江海,隔着岁月。

竟然已是触手也不可及了。

认识周宝明,是因为学校广播站招新的播音员。

谢晚晚是第三个去报名的,前两个的条件都挺不错,也是各班的语文老师强烈推荐的。只有她是毛遂自荐来的。

周宝明作为主要负责招新的人员,上下打量了她一下,暗暗对旁边的助手使了个眼色,意思是:“看架势挺有自信,先看看情况,哪个班的?”

没想到谢晚晚一开口,一口完全称不上流利的普通话吓了在场所有人一跳。周宝明也没能控制住自己大跌眼镜的表情,捂了下胸口,有气无力地说:“同学,我们这里是广播站……”

言下之意是,你是不是走错了。

当时周宝明心里想的是,果然海选总是充满雷点啊!

谢晚晚却扬了扬手里的稿纸:“我虽然普通话一般般,但我粤语还不错,我可以表演个节目给你们看!”

周宝明当即扶额:“这位同学,我们要的是主持……”

“我知道啊,但是我真的很想加入你们。”谢晚晚坚持,“给我一个机会嘛。”

“……”站在周宝明身边的副站长显然已经忍受不了她的胡闹,准备要开腔制止了。

周宝明似乎感受到大家的情绪,率先开口:“你为什么一定要来广播站啊?”

“因为我想和站长一起工作!”谢晚晚忽然站得笔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大家的目光迅速聚拢到她身上。

那是谢晚晚跟他撒的第一个谎。

其实她真正想说的是:“我想每天中午都能在广播站放周杰伦的歌。”

但是她知道这样说她就一定会被剔除的。

可聪明的谢晚晚注意到了她进门时,周宝明是全场唯一一个冲她露出好看笑容的人。

果然,接下来她听到他说:“那你愿意留下来帮我们排节目单,做做杂事吗?”

这么好说话,不知道的人,保不齐还以为站长看上她了。

“就是打杂嘛……”谢晚晚眨了眨眼睛。

露出一个玩味的笑。

正当大家都觉得她的下一句会是“我不是来应聘杂物工的啊”的时候,她愉快地做了个和站长击掌的动作:“成交!”

谢晚晚第二次对他撒谎,是她不小心排错了一个稿子。

主持人稿子念到五分之一,才发现这个稿件和上周五的内容是同一篇。隔着麦,念稿子的姑娘似乎都能感觉到全校同学的一片哗然。

本来就是午休时间,谢晚晚犯困地坐在一旁,正打算眯一会儿,却感受到主持人一边磕磕巴巴地往下念稿子,一边拼命冲她使眼色,半分钟后,她终于迟钝地缓过劲来。然而这时,广播站的门却被吱呀一声推开了。

进来的是周宝明。

他严肃地盯着她,气势汹汹地等待着她的解释。

旁边的副站长添油加醋地小声说:“我早就说了,新来的不靠谱,你还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她来做。”

说完,走到谢晚晚身边,咳了一下:“我看还是开除了吧。”

周宝明没有说话。

他看着她,似乎就只为等她一个回答。

那一刻她脑海中不知怎么,竟然闪过一个偶像剧的画面。是道明寺冲着杉菜说:“只要你说,我就相信。”

她原本可以承认是自己的失误,可就像是本能地不想被开掉那样,她撒了谎:“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得到这个答案,在场的人几乎是下意识地,目光全部扫向了还在无奈又声情并茂地念着旧稿的主持人。

如果不是谢晚晚,那就只能是她自己的问题了。

排班的稿纸找不到了,主持人事后解释说,她只是接了谢晚晚给她的稿子,然后练了几遍。

大部分人选择相信,因为他们都觉得,谢晚晚看起来就是一副做事迷迷糊糊的样子。

只有周宝明,认真地又问了她一遍:“你真的确定你没有搞错吗?”

“是啊!”谢晚晚麻着胆子,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那好吧,这次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你们以后都注意点,下不为例。”他说完,冲她笑了笑。谢晚晚瞬间秒懂他笑容的意思是,“这次委屈你了。”

她默默忍住内心对自己的谴责,忐忑地点了点头。

谢晚晚想要在广播站循环播放周董专辑的心愿,基本可以算实现了大半。

她没有告诉周宝明,她其实是帮闺密在追闺密的男神。男神喜欢老周,闺密说如果她可以帮得上忙,就可以奖励她一个学期的煎饼馃子当早饭。

火腿加鸡蛋加鸡柳加培根的超大号煎饼馃子,是谢晚晚平常一个星期才能吃得起一次的豪华早餐啊!她怎么能不为此赴汤蹈火呢?

终于,在两个月后的一天中午,谢晚晚用一罐旺仔牛奶贿赂了当天的主播,帮闺密配着老周的《最长的电影》念了一首藏头诗。

节目结束后,闺密的男神有没有答应闺密,她还不知道。但周宝明不知道怎么那么聪明地发现了其中奥妙,他冲到广播站,看到谢晚晚的第一句话就是劈头盖脸的一句:“你什么意思?”

藏头诗没有落款,男神大概也还不晓得闺密的神秘身份。可周宝明理所当然代入了谢晚晚的意图:“你来广播站,到底是什么目的?”

谢晚晚非常窝囊地缩了缩脑袋:“……我,我没有啊!”

“我都听到了。”周宝明说完似乎还不解气,“全校都听到了!”

“……听到了啊?”谢晚晚嘟囔着,心想听到了就听到了嘛,本来我们约好也是要让全校都听到的呀。不听到不就失去轰轰烈烈的浪漫效果了吗?

没想到他下一句就是:“你还是自己离开吧。”

谢晚晚被噎了一下:“为什么啊?这么美好的事情,你既然发现了,为什么不能鼓励一下,看不出来我们站长这么死板哦。”

她说完笑着去逗他,周宝明却一下子怒了:“你当众告白,还要学校来鼓励你?你知不知道这样会给学校造成多恶劣的影响?”

“……我只是帮帮她啊,”谢晚晚愣然,“等一下,什么我告白?我哪里有告白?”

“算了,”周宝明顿了一下,“我只是遵照学校规章制度,向你提出建议,希望你好自为之。”

他一脸严肃的样子,谢晚晚到现在都还记得。

可她怎么也弄不明白,他生什么气?!

一直到旁边的主持人忍着笑捅了捅他的胳膊肘:“我说,你是不是喜欢晚晚啊?”

谢晚晚一怔,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十分复杂,良久,才觉察出来哪里不对。

“该不会你以为是我在告白吧?”她大声冲他说,“不是啊!我在帮我闺密啊!”

她夸张又极力解释的口吻,听起来无论如何好像在对他表达着什么。比方说,类似于“你不要误会”“我怎么可能会喜欢除了你以外的人呢”这样的意思……

反正,周宝明是听出了这层意思。

因为他很快恢复了坏坏的笑,冲她打了个响指:“哦,那好吧。”

“什么好吧?”谢晚晚不明白。

“既然你这么不希望我误会,那我明白了。”周宝明说,“周末,我们一起去游乐场吧!”

在场的人都以为周宝明一定会被拒绝,毕竟这个转折来得也太突兀了!

可谢晚晚只思索三秒,出人意料地爽快答应:“好啊,门票你请!”

她还从没约会过,何况对象还是周宝明,这种必然被其他女生艳羡的感觉,让她找不出理由拒绝。

甚至于后来,她还偷偷摸摸笑得一脸故意地问过周宝明:“该不会你最初招人时给我放水,就是为了这一天吧?”

说完她又哈哈哈地笑:“不用解释了!我已经看透你了!一定是这样!”

接着去看他的表情,竟然也没有被反驳。

谢晚晚不知道,在很多人心里,喜欢一个人是一种感觉,是见到这个人就想靠近,是见不到的时候会想念。

周宝明对她,就是拥有这样简单的想念。

周六游乐场门口,谢晚晚扛着书包,一看就是假装学校要补课,从家里溜出来的样子。周宝明比她还要不如,看起来显得更笨。他带了把巨大的遮阳伞,远远冲她招手:“谢晚晚!这里!”

“玩过山车吗?”他夸张地冲她比画,“我可以一口气坐四圈!”

“我不信!”谢晚晚嗤之以鼻,“吹牛谁不会。”

男生这种时候通常都会戳中痛脚一样立刻蹦起来,周宝明自然也没能免俗:“不信我坐给你看。”

“可是我不敢玩啊!”谢晚晚做害怕状。

周宝明冲她潇洒地一甩手:“看我的!”

说完就一个人像奔赴沙场般,勇敢地坐到了第一排的座位上。

“等下记得替我拍照!”

谢晚晚心领神会:“没问题!”

“如果我坐完四圈——有什么奖励吗——”

阳光下,周宝明忽然特别大声地冲她喊话。

“好啊!”

“是什么?”

“……随便你!”

“真的吗?”

“……”

谢晚晚还来不及回答,机械咻的一声启动,他的表情,他的笑容,统统都淹没在呼啸而起浩大的回响中。

果然不出她所料,周宝明逞能地坐到第二圈,一下来就跪了。她笑得直不起腰地过去扶他,他却不肯罢休,说什么都要扛完四圈。

“你是不是疯啦?”谢晚晚吐槽他。

然而周宝明却出其不意地凑到她耳边,问了她一个问题。

谢晚晚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那个下午的风带着潮湿的温热,周宝明的声音怎么听都是不怀好意的:“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对我有所图谋的?”

她本来应该告诉他“我没有”,但她只是下意识低下头,想了想,然后重新不避不逃地迎上他的目光。

“好久啦,我都记不清啦!”她信口胡诌道。

追究起来,那真算得上是她对他撒下的一个弥天大谎。

但谎言就是这样,好像说得久了,连假的也成了真的。说谎的人,甚至也不记得自己曾随口说过这句看似甜蜜的假话。

它像梦一样,散发着不太真实的香甜。

而那个终于得到想要答案的男生,像拥有了瑰宝般,轻轻拉着她的手:“我带你去坐海盗船。”

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的时候,眼睛里是有光的。

这一点,在谢晚晚和闺密一起看《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到第三遍的时候,终于被闺密大惊小怪地道破了一个剧情。

紫霞望着至尊宝的时候,眼睛里亮晶晶的,像有月光照耀的湖面,一片波光粼粼。

谢晚晚注意到紫霞的表情,突然也不晓得触碰到哪根神经,忽然跑到镜子面前,打量起自己。

“我觉得我眼睛里没有光啊!”半晌,她冒出这么一句,“我是不是不喜欢周宝明?”

闺密幽幽地看她一眼:“别问我,自己想。”

“反正我觉得这件事不对。”她认真地重申,“你们帮我想想嘛,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啊!”

就这样,寝室里的晚间座谈会正式拉开了帷幕。

然而这次的辩题讨论到最后,当事人却坚称自己没有答案。

谢晚晚当然不愿意承认和周宝明在一起是因为虚荣心,可是她又找不到理由来证明“喜欢”这件事情。

晚一些的时候,她终于不开心地掏出手机,给周宝明发过去了一条短信。

“我觉得我好像不喜欢你。”

她说这话的时候,任性到仿佛已经选择性遗忘了他们两个分明交往大半年的事,这期间周宝明带她吃喝玩乐,满足她一切业余的兴趣爱好,连广播站的点歌台都成了她放老周专辑的专场。他对谢晚晚的宠爱,几乎已经传遍了整个年级。

手机隔了几秒,飞快地震动了一下。

“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没有啊。”谢晚晚回得很快,“我是说真的。”

“别瞎说,早点睡觉。”周宝明一秒点燃霸道总裁模式。

谢晚晚那股不服输的劲儿就上来了。

“反正我找不到理由证明自己喜欢你,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晚安。”

她发过去这条,果断把手机调到静音,然后心安理得地闭上了眼睛。

谢晚晚那时候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过分。

直到消息差不多传遍了全年级,学妹都纷纷跑来广播站想谋个一官半职。闺密叮嘱她,不要把事情想得那么简单:“学长那么好,你错过了别哭。”

“开玩笑,我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男生哭?”

她谢晚晚可是手可提肩能扛的励志少女,遇见周宝明以前的十几年,她都不知道脆弱两个字怎么写。

不过,倒是她满以为周宝明还会继续隔三岔五地找她,帮她带个饭啊,示好一下。但事实上,生活中优秀的男生,却极少能像小说里写的那样死缠烂打。

他们通常自尊心也很强。所以,周宝明只来找过她两次。一次是英语课后,他站在教室后门那儿,像一株没来得及浇水的植物,失去了活力。

谢晚晚明明看到他了,却故意不过去和他说话。挨到上课铃响,他匆匆忙忙跑回自己教室的方向。

那时候好像学校里的每一个人,都提醒着自己说,我们来日方长。

所以一点点小事就可以闹一大通脾气,一点点不开心就觉得可以用冷战来惩罚对方。谢晚晚虽然摸不清楚自己的心情,但仍然保持着静观其变的步调,无非也是因为觉得“不着急”。

第二次他们在小卖店门口擦肩而过,他故意挨着她走了几步路,两个人却都没有主动说一句话。

这之后,周宝明就消失了。

谢晚晚甚至发现,自己每次去广播站值班,都能够刚好那么巧合地跟他的档期错开。每次安排她工作的,都成了副站长。

一开始她有一点失落。

再后来,她发现自己有很多很多的失落,一次比一次失落。

尤其是年级里传得有鼻子有眼,说最近有个学妹追他追得特别紧,闺密在她耳边煽风点火:“我们都觉得周宝明要招架不住了哦。”

“……切。”她嗤之以鼻。

“反正你们才在一起半年多,”闺密吓唬她说,“也没有多久,他要是把你忘了应该很容易。”

她这才像被人击中脉门般晃了下神:“……是吧?”

说得也是,可是,他却拥有了她第一次约会,第一次牵手,第一次和男生交往的全部记忆。

这么算起来,她真的好亏!

谢晚晚突然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捉住闺密的胳膊:“我该怎么办?我要去找他吗?”

“当然不要啊!”闺密神助攻地出主意,“哪有女生这么主动的,还是不要想那么多了,等他来找你吧。”

这也是谢晚晚第一次这么听别人的话。

也许有时候,并不是别人的建议你刚好认同。只不过你想选择相反的路径,可又缺少足够的孤勇。

毕业前两个月,大家都为了高考忙得焦头烂额,谢晚晚猜测周宝明大约也是一样,没有时间再想着这些风花雪月。

有一次终于和他在食堂偶遇,隔着汹涌人潮,她远远看到他在帮人排队打饭。

看起来,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热心呢。

谢晚晚掏出手机,心血来潮给他发过去一张照片。

是远远拍下的他的侧脸。

周宝明在忙乱中掏出手机,看到显示她的名字,一个电话回拨过去。

“喂?”明明心里是窃喜的,谢晚晚却仍然装出一副高冷的样子。

“想跟你说个事儿。”

她远远看到他怀里揣着两个空饭盒,东倒西歪地被人挤来挤去。

这时候身后排队的同学忽然推了她一把:“还不打饭!轮到你了!发什么呆呢?”

谢晚晚一怔,嘴里下意识回复:“好的,等一下我打个饭。”

说完她快速地把盒子递给食堂师傅,然后付了钱,把饭盒揣回怀里,再回过神:“喂?你刚才要跟我说什么?”

“……没事了。”周宝明的声音黯然地从听筒里传过来,她下意识抬头望向之前他排队的位置,却瞧不见他了。

“哦,”她顿了顿,半天找了个话题,“复习得怎么样?”

“挺好的。”也不知道他是尴尬,还是找不出想和她聊的话,听起来总让她觉得是敷衍,“你呢?”

谢晚晚莫名其妙地,又傲娇起来:“不想和你说了,我挂了。”

虽然知道马上就要离开你了。

但是,我还是安慰自己说,你很忙的,你没有时间爱上别人,你没有时间忘记我,你只不过在认真学习。就像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看起来光芒万丈,被众多人簇拥,整个人闪着光,让我不得不想要靠近。

谢晚晚告诉自己,那就不要打扰他吧!

毕业典礼上,周宝明抱着吉他,弹唱了一首歌。

是谢晚晚喜欢的老周的《好久不见》。

这首据说是当年周董写给蔡依林,意图挽留公主Jolin,在专辑隔空喊话“冷战早已经不流行,赶快回来到我身边”。

谢晚晚愣愣地搂着怀里的双肩包,看着台上周宝明冲她眨眼睛,她有那么一瞬间差点哭出来。

天晓得在这之前,她还以为他已经潇洒到早把她忘了,不然他为什么也不来找她?

身边同学开始起哄,嘘声口哨声此起彼伏,正当谢晚晚以为自己要成为被众人簇拥的女主角登台的时刻,她忽然后知后觉地察觉到有点儿不对劲。

大家好像并不是在对她起哄啊,而是……朝着她背后三排的一个齐刘海儿的学妹?!

她跟随着群众的呼声朝后看,一点一点地感觉自己的心正在往下沉。

像坠入了深不见底的寒潭,她扑腾了一下,揉揉眼睛,揉揉耳朵,以为自己在做梦。但身旁每一个掌声都在提醒着她,这不是梦,这是真的。

恍惚中,她好像记起了学妹的脸。

是那次在饭堂,周宝明殷勤地帮忙打饭的几个“晚辈”其中之一。

她想起身逃跑的,可是屁股好像被钉在座位上,她根本还想看完这场盛大的喜剧。她想知道故事的结局,是谁先追的谁,是谁在犹豫,还是……

根本毫不犹豫。

然后她看到周宝明笑着冲大家说:“别闹啦,不要吓到同学好吗?”

一众哗然,掌声雷动。

谢晚晚在这样的热浪里,听到自己眼泪滴在地板上的声音。

她竟然为他哭了。

无论她再不相信都好,后知后觉的痛,就像生锈了钝了的刀,缓缓剜在心头,一下,一下地令她止不住颤抖。

活动结束前,谢晚晚大约提前了十分钟,比大家早一步离开了现场。

那个晚上学校里一路都是亮堂的灯光,她踩着自己的影子,孤单却无所遁形。不知道为什么,以前觉得周宝明和其他男生一样,只不过有点光耀的头衔,被大多数女生喜欢,长得也相对顺眼。

除却这些光环,也没什么了不起啊!

可是此刻,她低着头,深一脚浅一脚地迈开脚步,却不知怎么脑海中反复重播的都是周宝明霸道而温柔的双眼。

他穿越人潮望着她的眼神……

对,他看着她的时候,眼睛里就曾有过那种特别明亮的光。

她掏出手机,把周宝明的号码删掉,将这个名字存给了10086。然后,编辑好一条短信。

“再见。”

那之后的三年,他们没有任何联系。

谢晚晚没有跟任何人打听周宝明考去了哪里。她离开那座城市后,也假装掐断了自己全部的记忆。手机里,QQ上,包括所有一切的一切她能够得到他消息的途径,她都一一删去。

若不是那个下着暴雨的凌晨,她被睡梦惊醒,脑海中忽然想起一串号码。

她怎么也想不到,打过去,接听的会是周宝明。

可她更加不肯相信的是,他听到她的声音……

他根本没有听出她的声音。

三年的失联,她以为自己已经全好了,也不会再受伤了。可她竟然仍能记得起他的脸,他晶亮的双眼,他天真说过的誓言。

还有他们短暂牵手去看过的永远。

但对另一个人来说,一切却已时过境迁。

一周后,她接到对方的短信:“生日快乐。”

不知是讶异还是惊喜,她还是带着一点点激动的心情打电话给他:“我上次跟你说打错了,还以为你已经不记得我了。”

“怎么会,”周宝明的声音听起来很轻松,“你过得还好吗?”

她想了想,好像也不太好。但是要怎么告诉他呢?

正犹豫,就听到听筒那边有室友喊他:“许晴来找你了哦!快点去啊!”

起哄的声音让她的心漏跳一拍。

谢晚晚不知道许晴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或者其实是徐晴,徐青……

但她试探地问:“女朋友?”

“不是啦,学妹而已。”他的声音听起来带着不自觉的笑意,那一刻,谢晚晚似乎明白了什么。

刚想中断对话,却没想到周宝明下一句更有杀伤力的话在等她。

“……不过女朋友是真的有了。”怪不得他的声音听起来丝毫没有像她一样的伤感,“你怎么样?不过我当年真的恨过你哎。”

“恨?”谢晚晚不自觉地重复。

“是啊,我知道那时候你根本没有喜欢过我嘛。答应和我在一起,只不过是骗我。”周宝明尴尬地发出一声苦笑,“你闺密都告诉我了。”

“……”

“干吗不说话?不说话我先去忙了哦。”他那边听起来的确很吵闹。

“好的,谢谢你,还记得我生日。”

“……那,”他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最终话到嘴边只是变成了,“拜拜。”

电话挂断,谢晚晚望着手机上那个三年来都没有换过的号码,要怪真的只能怪她太天真吧,以为一个人的号码没有换,心也就还停在原来的地方。

她忘了当初闺密说过的话:“反正你们才在一起半年多,他要把你忘了应该很容易。”

没想到就真的一语成谶。

正发呆,手机响起短信铃音。

是周宝明发来的:“其实我真的没有想到你还会找我,不过,听起来你过得还不错,我也替你开心。”

她本来输入了一个单薄的笑脸,但迟疑再三,还是没有回。

以前那些在他面前装傻充愣的技能,好像已经在从前的漫长岁月中消弭殆尽,此刻她竟连一个虚伪的笑脸,都难以诚心去点击。

既然如此,大概往后也难再有联络,就不回了吧。

又过了大半年,有一次,同寝室的姑娘一脸得意地来跟她汇报战绩,说自己跟前男友复合了。虽然对方差点就被别的姑娘抢走,但是好在她眼明手快,还来得及把他拎回来。

谢晚晚听着听着,忽然愣住了。

她想起最后一次他们通电话,她知道他有女朋友了,尴尬地挂断的那一刻,心里难过得像是啤酒瓶被撬开的那一瞬喷薄而出的酒花,看似轻盈潇洒,实则如泪落下。

当时,她真的以为他们之间再无可能了。

却从来都没有想过,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别的姑娘身上,她们绝不会像她一样软弱,像她一样无力,像她一样不战而弃。

谢晚晚想起对他撒过的每一个谎。

她竟然让他以为自己从来没有喜欢过他……而他反问她的时候,她竟然也没有否认。

她最后一次对他撒谎,是那天收到他的最后一条短消息,她犹豫了好久,没有回复。而隔了好几个钟头,深更半夜,她又从被子里爬出来,摸到手机,发给他:

“我早就放下你了,早点休息吧!晚安。”

那是她对他撒的最后一个谎。

我拥有过的最好时光,是遇到你。后来,也许我还会遇到别人,但那些人都不再是你。

当我学会怎样去爱的时候,好可惜,你已经不在我身边了。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林栀蓝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