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里的梦中人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画里的梦中人

文/徐雍

我的同事中有这么一个人,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把公司设计师设计不出感觉的图用漫画的形式呈现出来。在公司里,他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位,说他是视觉设计师,那公司设计师肯定不乐意;说他是内容运营吧,他还说我侮辱他。总之,他就是公司里一个不明不白拿着高工资、没有准确定位的一个人。

他画每幅画都要强迫自己附加上一句话,自从他知道我喜欢看书后,每天下班后他都会拉着我看他一天的作品,逼着我给每幅画加上一句特文艺的话。而我呢,生来不是一个文艺的人。

不知道我俩是哪来的默契,我配的文字,他总是很喜欢;他每天的画,我也都喜欢,所以我们在一天下班后约在了一起。

“喜欢喝茶的人都有味道,我喜欢绿茶,淡淡的清香总能使我平静。夕阳虽美,但我的画更美!”吴德胜一脸陶醉的模样。

“我喝茶纯属是因为白开水没啥味,哥们喜欢喝红茶。”说完,我抽了口烟。

我们约在了一个新式茶馆子里,人不多,除了服务生就我俩在那耗着。吴德胜拿着画板在画画,我在看书。

“老徐,我把你画了出来,你看看!”吴德胜把画板递给我。

“信不信我把你的画板变成你的遗产?”我拿着他的修图刀,恶狠狠地说。

“你看这画上的和尚在扫地,方丈在看经书,门外有保洁在拖地,加上你看书的境界,多般配。”吴德胜龇着一口黄牙,贱贱地看着我。

“好吧,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谈过对象吗?”

“没啊。你查户口啊!”

“不应该啊,你浑身上下除了牙特黄以外,其他都挺好啊。”

吴德胜没搭理我,反倒是玩起了手机。我还没骂他聊天不专心,他就把他手机递来,“看看!”

手机相册里的画从时间标注来看是从2006年的春天开始画的,每天一幅,三千多张画,我看得都快睡着时,吴德胜问我:“你相信人能预测未来吗?或者说梦里发生的事就是你现实中即将发生的。”

看着他一脸认真的样子,我说:“信,我昨晚做梦梦到我家的厕所坏了,我急着上厕所,结果醒了,我果然要去上厕所。”

“呸,我说的是人,是人。”吴德胜几乎要气疯了。

“人怎么了?”

“一场梦我做了十年,每天晚上她都出现,我冥冥之中知道,她一定会来。”

我听完正襟危坐,“能和我说说嘛?”吴德胜的话彻底激起了我的兴趣。

“因为我发现最近我每天下班时都会遇到一个姑娘,背的包和梳的发型都和我画里的人完全一致;她养猫,她买的猫粮和我在梦中的一样;她抽烟,在等公车时她总喜欢站在垃圾桶前;她单眼皮,眉毛很淡,但是从来都不画眉。”

我翻着画本,听着吴德胜自言自语,背后一阵冷汗。如果真的如他所说,那未免也太可怕了,于是我决定明天睡吴德胜家。

第二天早上,到了公司,我对吴德胜说:“你赶紧画,画完下班。如果真是如你画里的那样,我帮你追她。”

吴德胜一脸的惊喜,下班时,我和吴德胜早早地溜了。在公交站牌前,果然有一个如吴德胜画中的姑娘拿着Pad抽着烟,黄色的马尾辫尾部有一朵当下很流行的向阳花。

“吴德胜啊吴德胜,你还真是神了,追!”

我故意安排吴德胜在第二天下午早退半小时,在站牌等着。夜里,吴德胜果然给我打了电话,他向那姑娘要了电话号码和微信号,然后我就安心地睡觉了。

从那天之后,吴德胜不是迟到就是早退,也不再拉着我给他的画配文字了,我猜他可能是恋爱了。

果然,没过多久,吴德胜就拉我去吃饭,我也终于正面看到了吴德胜十年来一直画的姑娘。

“小雯,这是老徐,今年才十八。你看他这发际线,有一半都是为了操心我怎么追求你给累的。”

“吴德胜,得寸进尺啊你!”我指着吴德胜的鼻子。

“你好,我叫雯雯。老吴说你最了解他,他的这些图也都是你配的文,那我想知道的是你当初为什么相信他说的话?”

“妹妹啊,我不能不信啊!你瞅瞅你和画里的人有什么区别?说是看着你画的都不为过!我感觉这肯定是缘分,绝对是缘分!”

“也许吧,老吴让我看他三千多张画时,我也震惊到了,这简直就是记录了我十年生活的日记。”雯雯点了根烟,也递给我一根。

“我感觉这事都能上新闻了,震撼啊!一个只坐公交的痴汉,仅仅靠梦境就能画出未曾谋面的你十年的生活日常,这难道不是人类又一新发现吗?咳咳咳……”我激动得呛着自己了。

“但是我已经结婚了啊!”吴德胜手里的画板顿时掉地上了。

“请问您今年芳龄?”

“32岁了。”

我掐指一算,时间不对,吴德胜还沉浸在她已经结婚的事实里。我赶紧碰他一下说:“这节奏不对啊,你才28,她都32了,你做十年的梦是在编谎吗?”吴德胜听完也没吭声。

“姐姐,你看啊,这事我朋友一直挺上心的,做梦梦见一个人十年,而且都画下来了,但是在他梦里你没结婚啊!”

“我也很惊讶老吴的事情,但是我确实已经结婚了。”雯雯举了举手上的戒指,我一看就知道这戒指有些年头了。

还是在那间茶馆子里,我和吴德胜坐在沙发里,我看着他,他看着我。我说:“老吴啊,别想了,你就当是场梦算了,日子得继续啊!”

吴德胜沉默不语,面无表情,我拍了拍他,去厕所抽烟去了。回来时,我发现我的位子上有一个姑娘在坐着,心想着那大姐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反观吴德胜,双眼放光。我坐在吴德胜旁边,看着对面的大姐,感觉熟悉又陌生。

“这位美女,咱是不是在哪见过?”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嘘!”那姑娘头也不抬地示意我不要说话,她趴在桌子上专心致志地翻看吴德胜的手机。许久,她抬起头,我吓了一跳,这不是年轻版的那位大姐吗?只不过戴了副眼镜,姑娘奇怪地看着我俩说:“你画的人我感觉很像我,但是我不养猫,不抽烟,我也不是单眼皮,但就是感觉很像很像。我曾经也梦到过我未来的男朋友是个漫画家,但是长得不是你这样的。”

“‘叶子拥抱过风,夜美在有你在画里。’好美的句子啊,谁写的?”姑娘激动得差点蹦起来。

“老徐写的,就是他。”老吴说完,指了指我。

“但是画更美,我喜欢。”这姑娘的表情像是发现了新的宝藏一样。

夜风习习,我在他俩背后拍了一张照片。回到家,我发给老吴,老吴没理我。第二天早晨,老吴说他恋爱了,因为一幅画,我问他哪幅,他说就是我给他配文“叶子拥抱过风,夜美在有你在画里”的那幅。

从认识吴德胜到他开始恋爱这段时间里,我一直感觉特别不真实。一个做了十年的梦,一个画了十年的画集,遇到了对的人却结了婚,没什么相关的却成了吴德胜画里的女主角,我不知道这算不算缘分,但我知道缘分这玩意真是连老祖宗都解释不了的东西,确实令人着迷。

吴德胜恋爱这一个月来,画画的产量达到了顶峰,每幅画都特别吸引人,图上的文字再也不用我费心了,因为吴德胜的女朋友是个文艺青年。我让老吴把那晚我拍的照片画下来,老吴给我画时,图上的文字还是那句:“叶子拥抱过风,夜美在有你在画里。”

“她说了,或许她不是我画了十年的人,但是因为一句话和一张画,她爱上了我,这里边有你一半的功劳。”吴德胜呲着黄牙,笑着对我说。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