挨打

发布时间:2019年9月4日 /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挨打

作者:朱欢尘

那时候我们家还住在乡下,我记得屋侧有一个大石磨,我大约跟它一般高。妈妈打了我,并且不许我哭,要我站好。我就站在石磨边。忽然她又蹲下身,抱着我痛哭失声,即使我还小,我也能感觉到她十分心痛后悔。我于是也立即抱紧了妈妈,大哭起来。

但是这只是个开头。

我几乎每天都挨打,有亲戚戏称,我是一天三小打,三天一大打。有一次我妈拿着棍子满屋找我,我则躲在一个扣着的背篓底下,与她近在咫尺,心跳如雷,那种恐惧的感觉至今还心有余悸。

八岁我们搬到了镇上,我继续挨打。我曾被罚深夜跪在凳子上,不能完全跪上去,只能跪凳子边边。这是对我的额外惩罚。我还曾经在挨打后被罚跪在路边,没错,就是我的同学们上学的必经之路上。那时我大约四五年级,已经有了很强的自尊心。我还记得那种极度羞耻、羞耻到精神恍惚的感觉。在《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房思琪在受到凌辱的时候,因为不堪羞辱,有了灵魂出窍的能力。我也差相仿佛,虽然我的耻辱不及她万一。我感到灵魂渐渐上升,不再能感觉到正午的阳光,也看不到路过的行人。我去到了另一个世界。

为什么挨打呢?我可能有时候有错,但不应当有很大的错。我学习一直很好,虽然不是顶勤奋,但是也不贪玩,属于放学了就会主动把作业做完的类型。我不偷钱,不逃学,不早恋。在我很小的时候,把我带大的小姑姑说,我是她见过最乖的孩子。从小就能听得进道理。

我记得一些挨打的理由。

有一次晚上妈妈带我回家,我忽然尿急,找不到厕所。妈妈就让我在路边尿了算了,我怕羞不肯。因此被狠狠打了一顿。还有一次去拜年的路上,我手有点脏,妈妈让我去河水里洗一下,我嫌水太冰,不肯去洗,妈妈因此又要打我,逼得我漫山遍野的逃。还有一次外婆五十大寿,我掉了一块蛋糕在地上,自己生了气,不肯再吃,又被打了一顿。所有人吃蛋糕的时候,我被罚跪在阁楼上,一只蜜蜂围着我滴溜溜打转。

即使是个孩子,也能意识到因为这些挨打是极度不合理的。大概就是在那时候,恨意萌生。

我渐渐变化,倔强异常。要打我的时候我从不躲闪,也不回话。别人拉我我也不起来。到后来我还会冷笑,低声唱歌。在那些时刻,刘胡兰的形象在我心中闪闪发光。我想让我妈妈知道,她不能伤害我分毫。

看到这里,你也许会觉得,我简直就是故事里那些被家里虐待的女孩。但其实不是的。

我是家里的独生女。一方面我几乎每天挨打,一方面我其实又很受宠爱,我大姨甚至认为我被溺爱。记忆里我没有做过家务活,连最简单的也没有。对我的吃穿用度的供养,父母也都尽了最大能力。

我的妈妈只是蛮横而暴虐。她自己是家里的小女儿,备受宠爱,十九岁嫁给我爸爸,二十岁生了我。从父母家里到丈夫家里,她一路被宠爱,自己根本还是个孩子。没有任何做母亲的观念。也不能接受来自任何违抗和忤逆。一开始她就没想过,我不只是她身上掉下一块肉,我还是一个人。

这些是我很久之后才想明白的。

也就是因为这个,在挨打的事件中,某种程度上,我更恨的是爸爸。从小我就记得,当我妈打我的时候,我爸总在一边唉声叹气,无力的劝说。但没有一次,他能果断的拉住他失控的妻子。他是这样懦弱,害怕我妈会更生气,害怕战火烧到他自己身上。他牺牲了我。

我太小了,没有能力保护自己。发起脾气的妈妈就像个疯子。爸爸是唯一清醒而有能力保护我的人,而他没有。

我渐渐长大,词锋犀利,学会顶嘴。虽然手上无力,但嘴上爸妈已不是我敌手。往往是气的哆哆嗦嗦的打我。到这个时候,我已经不再是个乖孩子。而成了家族里有名的叛逆之女。

有一次,我忘记为什么了,爸爸和妈妈一起对我动手。我逃到自己的房间并反锁上了门。爸爸踹门几次,没有踹开。当时已经是深夜。我坐在房间里,心里一片冰凉的绝望。我知道我这样只会让他们怒火更甚。我躲得过今晚躲不过明早。

我坐到桌前写遗书。大约是,爸爸妈妈,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走了。可能冻死在了路上。(当时是冬天)。后面还有一些不记得了。

我写好遗书,收拾了两件衣服,便准备离家出走。但就在这时,大门传来声响,我立即躲回床上盖上被子装睡。但是我没来得及收好遗书,也没来得及锁上房门。我听到爸爸打开门,脚步声响起在房间里。我听到他拿起了“遗书”,我吓得脑袋一片空白,心想这下要被打的更厉害了。然后我感到他坐在了床沿,手放在我头顶的被子上。

我紧紧拽住被子,瑟瑟发抖,然后我听到爸爸哭了。他说:“女儿……”

我手松开了。爸爸掀开了被子,抱住了我,然后我嚎啕大哭起来。

但那也并不是我最后一次挨打。

大约是初二之后,我很少挨打了。原因是我生了严重的病,妈妈很内疚,觉得自己作为母亲太疏忽了,没有照顾好我,也发现的太晚了。大概是从那之后,她完全变了。她对我拿出了十倍的疼爱甚至溺爱,对所有过往的内疚也都一下子回来了。我毫不怀疑如果有必要的话,我的妈妈愿意为我付出生命。

但是有些事情没有办法改变了。

十岁出头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里妈妈凶神恶煞的抢了我的橘子,全部吃掉了。醒来我非常生气。从那之后一直到现在,我的梦里,爸妈都是穷凶极恶的角色,他们迫害我,追杀我。虽然我年纪渐长之后,和爸妈相处日渐和睦,也知道他们其实是很爱我。但是只要到了梦里,他们就总是那样可怕。每每醒来,梦中所受的伤害和过往经历叠加,让我恨到咬牙切齿。我知道我灵魂的某一块已经受到无法复原的伤害。

为什么要在我那样弱小的时候欺凌我?明明你们是这个世界最该保护我的人啊。

我记得有很多次,我瞪视着我妈一字一句的说,我会记得的,我长大以后会报仇的。但是这样的话,只会招致她更丧心病狂的追打。有一次她实在不知道怎么惩罚才能伤害到我了,就拿着剪刀要剪掉我的头发,把我压到了床角。我情急之下一脚蹬在她肚子上,她倒退几步坐在地上,我跳下地就跑了。

我一跑就是一天一夜,去到了同学家。回到家里之后,满以为又会被打,但是没有。只是冷战了很多天。

越长大,我越对小时候挨打的经历难以释怀。我见到很多女孩,从小被视为掌上明珠一般,父母从来舍不得碰一个手指头。而我不如砖土。

我曾经很喜欢过一个男孩子。他听我说了很多我妈妈的事情——但不包括打我的事情——觉得我妈很有意思。我知道在他心里,这种欣赏其实是因为,他觉得那就是以后的我。他很敬重我,常说我一定是家里的千金小姐。有好几次我想告诉他,不是这样的,我小时候常常挨打,我是挨打长大的。好几次深夜的电话里,我这话已经到了嘴边。我想向他倾吐那些黑暗的记忆,想痛痛快快的在他面前流眼泪,但我说不口。我知道我的自卑无来由,但我无法克服。

我爱不爱我的爸妈?我当然爱的。事实上在豆瓣历次对父母的声讨,我都因为站在尽量与父母沟通的那一方,而招致了很多人的讨厌。但我原不原谅这些事情?我无法原谅。

没有时光机可以回到过去,那些年那个常常挨打的孩子啊,她当时的恐惧和绝望是那么真切,有很多次她甚至想到了死。我怎么能忘记?怎么能因为时过境迁就轻易的说我原谅?

我和爸妈聊起过这件事几次。每一次,我都越说越激动,甚至痛哭流涕,歇斯底里。爸妈痛心而无奈的看着我,他们不明白,他们是错了,但是为我做的那么多事情,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难道就不能弥补?我非要如此记仇吗?

我的爸妈,尤其是妈妈,也是挨打长大的。那时候每个家庭都子女众多,负担沉重,棍棒是养育孩子的好帮手。他们自己这般长大,觉得也没受什么影响,而且还很孝顺,就习以为常的继承了下来。爱是爱,打是打,甚至打就是爱。这是他们的观念,至少在我小时候,他们是这么以为的。

我妈说,这些年她越来越后悔当初那样打我,让我们有了太深的芥蒂,也许永远不能如她希望的那样,像别的母女一样亲密无间。可是她也没有办法了。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的眼里有泪光。可我也没有办法了。我们都有自己的河要渡。这件事我帮不了她,她也帮不了我。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再见,Michael!再见,小邱!
下一篇 : 青春风铃 - 知了睡在夏天里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