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脸颊红红(一)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似脸颊红红(一)

文/云时

似脸颊红红目录

第一章:似脸颊红红(一)

第二章:似脸颊红红(二)

第三章:似脸颊红红(三)

温馨提示:《似脸颊红红》开启预售中.

似脸颊红红(一)

“开尔文曾说过,物理学大厦基本上已建设完成,只有两朵乌云飘在上面。而那两朵乌云,一是量子力学,二是相对论……”

F大礼堂毗邻操场,正值黄昏,日光西斜,气温下降,大片大片的晚霞铺满半边天空。大学校园里,学生三三两两地绕着操场散步,吵吵嚷嚷地说着话。礼堂里的背景音模糊,只听得到音响里的嗡嗡声响。

通往礼堂的路,几个女生步履匆匆。

“会不会来晚了?陈刃的讲座快结束了吧?”

“大一学生不会放陈刃走的。”

“都怪我,忙着搞毕业论文,竟然忘了我们的漂亮哥哥。”

“拉倒吧你,什么哥哥?你比陈刃大多少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要你管!”

女生们拉拉扯扯地直奔礼堂。越靠近礼堂,听到的声音越是清晰,清冽的音色被音响扩大,撞向墙壁,在寂寂的空气中四散开来。

平缓、沉静、从容不迫。

是陈刃的声音。

他站在演讲台的边缘处,黄昏的光影穿过天窗,在他的白衬衫上涂抹上几道斜斜的暖光,衬得他的身板越发笔直瘦削,阴影处是黑色的运动裤及洗得发白的运动鞋。

他的长指骨节分明,轻巧地攥着手麦,唇贴近话筒,吐字清晰,气场迫人。

“感谢你们选择物理系,物理的世界神秘多彩,愿你们玩得开心。”陈刃微微鞠躬,旋即站直身子,“今天的讲座到此结束,有问题可以咨询物理系教学办。”

他回身,拿起粉笔,在可移动黑板上写下物理系教学办的号码。

有女生在台下喊:“学长,我们可以咨询你吗?教学办的老师好凶!”

理科女生少,受多了关注,便想招惹一下陈刃。

反正也不要钱,女生想。她抓紧手中的笔,指尖微微泛着白。

陈刃从容地回答:“可以,每周六下午我会在图书馆C区。”

“我可能明天就有问题,学长能给我电话号码吗?”

陈刃收拾着东西,语气波澜不惊:“不能。”

女生不甘心地追问:“为什么?”

“因为……”东西收拾完毕,陈刃单手抱着厚厚一沓资料,目光在礼堂里扫了一圈,最后落在倒数第三排二十一号的位置上。那里坐了个人,粉色的连帽衫罩着身子,帽子扣在头上,将小脸挡了个严实,此刻睡得正酣。

他收回目光,这才将话补充完整:“因为我女朋友会不高兴。”

此话一出口,礼堂里的人集体发蒙。

F大理学院面向大一新生开设自然科学实验班,学习基础知识,大二再根据成绩分流到各系,如物理系、化学系等。因为课程压力大,所以在分班考试前,班主任带他们进行了一次封闭式集训。

出来的时候八卦太多,这些学生随意挑了几个八卦着。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才半个月没跟外界接触,他们物理系的高岭之花就被人撬走了?

是谁?!

顺着陈刃刚刚的目光看过去,倒数第三排二十一号的位置很快被锁定。而座位上的人兀自不知,咕哝了两句梦话换了个姿势继续睡。

所有人的头顶飘过一串省略号。

陈刃已经走下了台。讲座负责人还在台上整理东西,话筒没关,偶尔发出几声尖厉的鸣叫,更显得礼堂十分寂静,甚至能清晰地听到运动鞋和地板摩擦的声音。

像是突然察觉到不对,坐在倒数第三排二十一号上的人动了动,缓缓睁开了眼睛。

陈刃刚好在她面前停下。

她愣怔地看着他。

陈刃真的很好看,黑色短发柔软,额前的发被随意地拨到一边,更显得眉眼干净秀气,褪去了少年时代的青涩,轮廓日渐分明,是耐得住人看的好看。

薄薄的唇微张,陈刃说:“迟意。”

他说了太多的话,嗓音微哑。

迟意睡得迷糊,往外看了看,天已经完全黑了。她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声音小而腻人:“结束了?”

“嗯。”陈刃坐到她旁边。

他的神色太平静,迟意反而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来之前,她信誓旦旦地说好来陪陈刃,好好见识他的口才,结果他才讲了第二句话她就睡着了。

嗯,睡到了现在。

迟意弄不清陈刃有没有生气,转动着迟钝的脑子正想着措辞,冷不丁地感受到了来自学弟学妹的注视,想说的话在喉咙里打了个转:“他们好像还有事说,都在看你。”

礼堂很大,可以容纳四千两百名学生,前十排离她这里相距甚远,以她近视的程度只能看到一群人仰着头看着这边,很是好学的样子。

陈刃说:“他们看的是你。”

“啊?为什么?”

“因为我说你是我女朋友。”

那就难怪了。迟意心中的危机感顿时上升,她扯了扯陈刃的袖子,说:“那我们赶紧跑吧,我怕他们杀了我。”

陈刃看过来,没动。

迟意问:“怎么了?”

陈刃伸手道:“我的外套在你那里,外面有点冷。”

迟意脸红了,她把怀里的外套往他手里一塞,说:“给你。”

黑色外套被她抱的时间有点久,此刻的温度接近体温,还有淡淡的清香,她还在辩解:“我第一次当人家女朋友,你包涵一下啦。”

“走不走?”

“走。”

陈刃拉住了她的手。他之前穿得太单薄,掌心微凉,迟意忍不住抖了一下,感觉背后的目光又多了几分杀气。

习惯就好。迟意在心里安慰自己,谁让那天她求签显示“万事大吉”,而老天开眼,陈刃又头脑发了昏,答应了做她的男朋友呢?

是的,至今迟意都认为,陈刃之所以答应做她的男朋友,完全是被下降头了。

因为陈刃跟她真的不熟,甚至有点仇。

第一章怦然心动

01

半个月前。

“有一句讲一句,”迟意敲着键盘,脊背挺得笔直,装作在认真听课的样子,“陈刃长得真的很好看。”她点击发送键。

那边回得飞快:“你说过八百零二遍了。”

迟意小小地翻了个白眼,她认为,“陈刃好看”这句话就是说个八千零二遍也不为过。但课堂太静,她不敢多打字,只能在心里小声反驳。

此时,马哲老师正懒散地靠在讲台上,口若悬河地聊着年轻时的辉煌事迹,在昏昏欲睡的午后让人泛起困意。迟意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她的马哲课程早在上个学年就结过了,这次来上枯燥的课,完全是为了陈刃。

据说陈刃年年报马哲,年年挂科重修,原因不明。

阶梯教室很大,共有百十个座位,夏日阳光炽烈,蓝色的窗帘被拉紧,却由于太过薄弱而挡不住多少光线,模糊的光线恰好打在隔着迟意两排的陈刃身上。

像虚无缥缈的月色,随时都会消失在光天化日中。

“好了。”马哲老师清了清嗓子,“请同学打开PPT第六十一页记一下,唯物辩证法的三大基本定律……”

迟意借机打开文档,飞快地敲击键盘。等敲完了,她才截图发给刚刚聊天的人:“一周了,只要是马哲课,无论是不是跟自己的专业课撞车,陈刃都会准时来上课,并且始终坐在第三区第五排。有次我比他早到,先坐在了那个位置上,他居然转身走了。”

“他有强迫症。”迟意下结论。

那边的消息几乎是同时跳出来:“你现在越来越像个变态了。在当心理医生之前,要不要给自己做个MMPI-2[1]?”

迟意说:“北北同学,你什么意思?”

此刻跟她聊天的人是她的室友阮北,年方十五岁,跟迟意相识于某次家族晚宴,一见如故后就特别黏着迟意。在迟意高考那年,阮北连跳四级,跟迟意成了同学。因为深受院士宠爱,所以当阮北指名道姓地要迟意当她室友时,院士便在研究生公寓划了套双人宿舍给阮北。

阮北的头像跳动,新的消息发过来,回复迟意刚刚那个结论:“你才观察一周,不足以下定论,要严谨。”

迟意脸一黑:“再严谨我真成变态了。”

虽然这么说,但迟意觉得她真的离变态只有一步之遥了。她悻悻地敲着键盘:“还不是怪林老师,布置的课题简直让人无从下手。”

阮北说:“课题的内容是?”

迟意说:“找个人观察,分析他的行为,了解他的背景,摸清他的心理,确认他人格形成的过程。”

阮北问:“课题的观察对象必须是陈刃?”

迟意说:“随便是谁都可以,最好是熟人,这样了解起来会快一点。”

阮北语气不明:“哦,是你自己想挑战高难度,所以才挑了根本不认识的陈刃?不愧是心理学系的高才生。”

迟意被她这一堵,顿时噎得说不出话来。

阮北这话,真的把迟意的立意拔高到了青藏高原的高度,但事实上,没人比阮北更了解迟意了,她自然知道迟意选择陈刃的原因——观察等同于陪伴,找个长得好看的,项目也能做得更有动力点。

呃,迟意想,以后有人问起,她就说是为了挑战。

正胡思乱想着,下课铃声响起,马哲老师意犹未尽地喝了口水,说:“这节课就到这里了,下课。”

终于结束了这么乏味的一节课,学生们倒是松了口气,齐声喊了句“老师再见”就收拾着东西准备撤退了。这间教室下节课没课,迟意没那么着急走,她把这一周的观察内容做了个汇总,以图表的形式展现出来,更直观。

三点一线,陈刃的生活有点乏味。

想到这里,迟意往陈刃的位置瞥了一眼。他正在慢吞吞地收拾着桌上的草稿纸,白皙的长指指节分明,从容不迫的气质与旁边匆忙的学生们形成强烈的反差。

似乎察觉到什么,陈刃的动作顿了顿,侧过脸。

迟意连忙低下头,装作在认真记笔记的样子。陈刃目光平淡,却如有实质般扫过她。

心如擂鼓般在胸口狂跳,迟意觉得自己的脸肯定红了。

要不跟他打个招呼好了。

迟意觉得此计可行,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看向陈刃,嘴角弯起,化成一抹大大的笑容,然后——扑了个空。

陈刃走了。

就这十几秒,他走得也太快了吧?腿长了不起吗?

迟意合上笔记本电脑,把它塞到包里,也不急着去追陈刃。通过她对陈刃的观察,她用脚指头也能猜到,课表没课时,陈刃百分百会去图书馆。

学海真的无涯,像陈刃这样的天才都上不了岸。

迟意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昨天晚上陈刃去参加一个学习分享会,她也去了。不得不说,对她来说,物理理论的分享会简直赶得上他们心理学专业顶级的催眠师,说没五分钟她就犯困了,但是碍于环境又不能睡,害得她今天一天都精神不振。

不管了,回去睡觉。

迟意站起来,边往下走边给阮北打了个电话:“喂?北北,我现在要回宿舍了。我一会儿路过食堂,你想吃什么我带给你。”她走到门口,贴心地带上了门:“陈刃?他肯定去图书馆了呗,不然还能去哪儿?我觉得吧,他特别缺……”

话未说完,斜刺里突然伸出一只手,在她没有防备下轻巧地拿走了她的手机。

迟意的掌心冷不丁地空了出来,她愣了愣,霍然抬头,等看清了是谁拿走了她的手机后,她的眼睛微微瞪大:“陈……”

陈刃面无表情地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迟意立刻闭嘴。

似乎没想到她这么听话,陈刃意外地看了她一眼,随即将手机贴近耳朵,那头的阮北尚且不知道这边换了个人,还在叽叽喳喳:“……缺爱吗?拜托,你自己看看多少人前赴后继地跟他搭讪?”

迟意的心里七上八下,咚咚作响,就差给自己奏哀乐了,完全顾不上阮北说了什么。陈刃牵了牵嘴角,挂断了电话。

迟意马上说:“我可以解释。”

陈刃往后靠在了墙上,下巴微微抬了抬,示意她开始表演。迟意哑然,她不知道陈刃是什么时候怎么发现她的,又发现到了什么程度,所以她根本不知道从哪个层面开始解释。想了一会儿,她默默地抬手。

陈刃的唇动了动:“说。”

迟意问:“你是怎么发现的?”

陈刃眉头微皱。

“发现你跟踪我吗?”不等迟意承认,他又继续说,“太不专业了,所以第一次就发现了。”

迟意反驳道:“不可能!”

陈刃说:“第一次是在图书馆,你坐在B3阅读区第三排。”

“第二次是马哲课,你坐在倒数第二排,位置靠窗。”陈刃的声音毫无波澜,“怀疑一旦产生,就要论证确认。所以我请擅长计算机的朋友去学校系统转了一圈。”

“发现我马哲已经过了?”

“嗯。”

“你是魔鬼吧?”迟意脱口而出。

“所以——”陈刃将她的手机在指间转了个圈,递给她,“这位同学,你能告诉我,我到底缺什么吗?”

迟意歪了歪头,发出一个音:“啊?”她又问:“你不问我为什么跟踪你吗?”

陈刃说:“喜欢我、想害我,都是合理的选项。但我听说你们系搞了个课题——观察记录。”他微微眯起眼睛,说:“我是你观察的对象。”

全猜对了。

迟意垂头丧气地点点头,问:“那你怎么现在才戳穿我?”

陈刃直起身,说:“因为我不想让你观察了。”他往前走去,声音飘过来:“而且,由于我第一次就发现了,所以你之前做的记录都是无用功。”

忽地,他又顿住脚步,侧过脸,说:“对了……”

迟意抬起头,眼眶红红的,张了张嘴:“啊?”有点委屈了。

一想到做了那么久的功课全部白费,还被人当场戳穿,不委屈才怪。明明看上去是要哭出来了,她却还强装着冷静地听他说话。

陈刃的眉头皱了皱。

本来他也没想说多重的话,看女孩这样更是说不出来了,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说:“你还没告诉我,我缺什么。”

迟意眨眨眼,略有些迟疑地问:“缺点我?”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