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最好命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10日 / 分类:言情小说 / 85 次围观 / 哄女朋友的睡前故事

公主最好命

文/余落

1

大家都说,周元夕上辈子拯救了整个宇宙,这辈子才能这么顺风顺水——商业巨头的独女,泡在蜜罐里长大的公主,长得也漂亮,鹅蛋脸,桃花眼,玉柱鼻,樱桃嘴,怎么看怎么美。

整体看起来,应当是极其乖巧的长相,可偏偏这位周小姐不是乖巧的性子,总是喜欢睨人一眼,任性地说:“不要。”

“不要”就是这位周小姐最喜欢的台词。周家父母也惯着她,她不想学金融,不想学管理,一周之后她便拖着她的小皮箱跑到了美国学摄影。

现在周小姐学成归国,二十二岁的年纪,马上就要结婚了。

对象是出身跟她一样富贵的江氏大公子江慎,比她大七岁,样貌也是千里挑一的英俊,很合周家父母的眼光。

本以为周元夕这样的性子断然不会答应这种商业联姻,但让所有人都震惊的是,她很爽快地就应了下来。

用周元夕的话来说,就是“人生苦短,何必把时间都浪费在寻找结婚对象上呢”。

这句话传到江先生耳中时,他正坐在写字楼的顶层,一边看着复杂的项目资料,一边听弟弟在一旁述说这位未来大嫂的经典语录,而后他扬起嘴角,在纸上落下一个龙飞凤舞的签名,道:“说得不错。”

江慎在几天后见到了这位任性的周小姐,他们要商量结婚事宜。姗姗来迟的周元夕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那儿的江慎,他戴着金边眼镜,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上,严肃沉默,宛如在开国际会议。

随后她便向江慎走过去,俯下身子,仔细地看着他,天真地说道:“你就是我的结婚对象?看起来比照片上好看多了嘛。”

江慎微微地笑了笑,那双狭长的双眼对上她的眸子,黑色的眼眸几乎要将人吸进去。她一愣,头一次有一种被打败的感觉。

而后周元夕便悻悻地坐在他身边,嘟着嘴打开了婚礼的策划方案。

江慎看她气呼呼的样子,也觉得有意思,垂眸笑了笑。

周元夕看了一会儿,皱皱眉道:“什么城堡、树枝、教堂这种东西统统不要,没意思。来点儿特别的,蒸汽朋克、后工业风格、废墟什么的,你看着办。”

设计师为难地看了一眼江慎,这种风格的婚礼也不是不能做,只是他们两位结婚,来的人非富即贵,必须考虑别人的感受,这位周小姐的口味显然有些独特了。

江慎裝作没有看见,反而饶有兴致地看着周元夕,看她那个小脑瓜还能想出什么来。

果然,周元夕一拍脑袋,又开始说:“海盗!就以海盗为主题好了,就定这个了。”

对面策划团队的一群人都快哭了,纷纷求助地看向那位从刚才开始就一言未发的江先生。而江慎则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下,面无表情地开口道:“就按她说的办。”

于是周小姐得到了她想要的海盗主题婚礼,从此以后她由一个青春活泼、热情洋溢的任性少女变成一个青春活泼、热情洋溢的已婚少妇。

2

很明显,“已婚”这两个字对周大小姐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对她的行程也没有任何的阻碍。故而,在结完婚的第二天,她就飞到东京了。

江慎对于新婚妻子第二天就下落不明的事,没有任何办法。他微微地叹了口气,把外套递给用人,道:“她有没有说去哪儿?”

得到否定的答案后,江慎进了书房,打开了周元夕的社交平台,立马看到她所在的地点以及她上传的照片里放肆的笑容。

江慎低头按了按眉心,而后便将手机放在了一边。此后的每一天,他回家工作之前,都会先打开周元夕的社交平台查看,看着照片里笑得没心没肺的少女,不自觉地磨了磨牙。

他算是明白了,周元夕的那句“人生苦短”是什么意思。

十天后的一个深夜,江慎坐在电脑前开跨国会议,突然被一声电话铃打断。他瞥了一眼,思忖了几秒,还是说:“休息五分钟。”

他接起了电话,电话那头却不是周元夕的声音,而是她的母亲。

“江慎啊,夕夕在家里,她在飞机上喝了几杯醉了,吵着要回你那儿去。”周母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你看你现在方便过来接她吗?”

江慎叹了口气,头疼地看着电脑,道:“好,等我半个小时。”

等江慎赶到的时候,周元夕果然是神志不清了。他从周母手中接过她,却发现她站都站不稳,只好一把把她抱起来,对岳父、岳母颔首道:“爸、妈,我们先走了。”

“真是太麻烦你了,要不是我们家夕夕忘了……”

周母的话没说完,周父便开始咳嗽起来。

江慎若有所思地看着怀里满脸通红、胡乱抓着衣服叫热的少女,又看了看两位长辈,也没问下去。

3

直到他启动车子,才听到一旁的周元夕断断续续地说:“江慎……你是叫江慎吧?”

江慎面无表情地开着车,没搭理她。

“都怪他们不提醒我……”周元夕的一张小脸红彤彤的,甚是可爱,她偏着头看着江慎,迷迷糊糊地道,“都没人提醒我……我已经结婚了……”

江慎闻言,以冷淡的目光瞥了她一眼,摇下车窗,冷风飕飕地灌进周元夕的脖子里,冻得她蹙着眉头道:“我冷……”

“现在知道你已经结婚了吗?”江慎目不斜视地开着车,面色如常,语气平缓。

还没等到答复,江慎突然用余光瞥到周元夕凑到他脖子边,嘴唇都快要贴着他的皮肤了,因为醉酒,她说话有些大舌头:“知道了……”

温热的气息洒在他的脖颈处,江慎忍无可忍道:“周元夕!”

周小姐就像没听见一样,一边蹭着他的脖子,一边喃喃道:“好长啊……”

江慎眉头一皱,问道:“什么好长?”

“路好长啊……”

江慎的脖子被周元夕的脸蛋蹭得发痒,他只好停了车,把她抱到后座躺好,扣上安全带,然后加速,回到了家。

谁知一到家,周元夕就吐了一地。

江慎眉头一皱,本能地将周元夕推开,而后嫌弃地对用人道:“把这些打扫干净后,把她也弄干净。”

走出两步后,他又转过头,看着迷迷糊糊地倒在沙发上的周元夕说:“还有,不要把她送到主卧,给她安排一间客房。”

江慎转身刚走两步,就感觉自己的腿被人抱住,不用想就知道是谁。没办法,他一把捞起她来,却看见她潮红的脸蛋上小嘴微微嘟着,像是在索吻。

江慎深吸一口气,还是把她放在了主卧,然后亲自放了洗澡水。在给她脱衣服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转念想到他们已经结婚了,他这样做应该不算乘人之危。

周元夕舒舒服服地躺在温暖的浴缸里吹着泡泡时,江慎面无表情地帮她擦着身体,只是,微微颤抖的指尖还是出卖了他。

“我结婚了吗?”周元夕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有点儿迷离地看着他。

江慎停下来,认真地看着她道:“是的,周元夕,你已经嫁给江慎了。”

4

第二天,周元夕醒来后,花了好长时间才想起来这是她的婚房。她穿着白色睡袍下楼时,看见江慎坐在桌边用早餐,眼圈下有淡淡的青色,很明显,他昨晚睡得不怎么样。她拉开椅子坐在他旁边,问:“昨晚我是怎么回来的?”

“你觉得呢?”江慎放下手里的食物,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周元夕回想一番,却什么也想不起来,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便听到了一个年轻的男声:“哥,我找你有事!”

随后一个英俊的青年径直走到餐桌前,双手撑在桌上,看着江慎道:“那个项目我搞砸了,你得帮帮我啊,哥。”

周元夕上下打量着这位弟弟,暗叹江家的基因就是好。不过,相比弟弟大大咧咧的性格,哥哥异常冷峻严肃,都是一个家庭长大的,怎么会差别这么大?

果然,严肃的江慎发话了,他透过金边眼镜看着江宇,颇有一种长兄如父的气势,道:“这个项目是你当初主动接下的,现在一句简单的‘搞砸了’就想蒙混过关,等着我去处理?”

“哥……”

“自己先尽最大的努力解决。”江慎沉着脸说完这句话后便放下了餐具,转头对睁大眼睛看好戏的周元夕说,“今晚我会晚一些回来,不用等我吃晚饭。”

谁要等你吃晚饭!周元夕腹诽。

等江慎一走,周元夕就眼珠一转,冲那边垂头丧气的江宇道:“喂!”

江宇转过头,见周元夕一脸古灵精怪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像个结婚了的人,問:“什么?”

“我有法子解决这个问题。”周元夕得意扬扬地道。

三小时后。

他们站在机场,江宇有些怀疑地问:“你不是在耍我吧?”

“放心吧!”周元夕拍拍胸脯保证道,“你在这里,江慎肯定不会管这烂摊子,你要是走了呢?那他不管谁管?”

这个思路对于周元夕来说再正常不过了,反正她从小到大惹了事,就拍拍屁股走人,身后自然有一堆人来帮她处理。

江宇在本质上跟周元夕是差不多的,毕竟是家里的老幺,又有一个厉害的哥哥,所以,他的思路基本上跟她是在一条线上的。

周元夕看江宇似乎是同意了,便一边推着他往前走,一边道:“正好没人陪我去玩儿,走走走!”

“这才是你的目的吧。”江宇哭笑不得地转头看她。

5

江慎晚上回到家,发现他任性的小妻子又不见了时,太阳穴突突地跳了两下,给她打电话,果不其然,又是关机。

任性得让他有些头疼。

江慎第一次见周元夕的时候,她才十八岁。在纽约的一场舞会上,她穿着高跟鞋和流苏状的裙子,在舞池中央跳探戈。

阳光、自信、洒脱,又带着与生俱来的骄傲,这就是江慎眼中的周元夕。

江慎沉默地打开了周元夕的社交平台,她更新了几张自拍,在新加坡金沙赌场门口,身边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弟弟江宇。

江慎目光中有隐隐的怒意,他直接拨打江宇的电话,接通后言简意赅道:“把周元夕带回来。”

谁知电话却被周元夕一把抢过去,十分嚣张地说道:“谁要回去陪你啊!”

就这样,对话结束后,两个小孩子不管不顾地跑去纵情享乐了,留下江慎一个人独自处理他弟弟弄出来的麻烦事。

大概过了半个月,周小姐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了,跟她一起回来的还有江二公子和一堆购物袋。周元夕一进门便趴在沙发上,虚弱地说:“累死我了,我以后再也不想进赌场了。”

“现在你知道了吧,十赌十输啊!”江宇在一旁道。

“没劲儿。”周元夕起身一边往房间里走,一边嘟囔,“玩儿了十多天就没赢过,真是的,一点儿成就感都没有!”

江宇还没说话,便听得旁边一个冷冷的声音道:“站住。”

果然,该来的还是逃不掉。

江慎沉着脸走到江宇面前,那双好看的眼睛此刻宛如结了霜,冷得江宇想拔腿就跑。但江慎的气场太过强大,他只能愣在原地,开口道:“哥……”

然后,他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江宇一下被打蒙了,周元夕也愣在那里,像被此刻的江慎吓到了。

江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玩儿得开心吗?”

江宇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周元夕也愣愣地看着江慎。

江宇低下头道:“哥,对不起。”

周元夕见状,一阵愧疚感袭来,便站出来看着江慎道:“这件事儿都是我的错,是我非要让江宇陪我出去玩儿的,我还威胁他来着……”

江慎看着红着脸拼命向他解释的周元夕,淡淡道:“哦?你怎么威胁他的?”

“我……反正都是我的错。”

看着周元夕语塞的样子,江慎气也消了大半,对着他俩说:“这次就算了。”

闻言,周元夕乖巧地道:“那我去休息了。”

“晚上要去我爸妈家,有一个聚会。”江慎又转身对江宇严厉地说,“你也是,好好准备一下,别再像个小孩子一样胡闹!”

周元夕一溜烟地跑回了卧室,脑子里还回想了好几次江慎今天说话的样子。她以前就听别人说,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那时她还不以为然,总觉得一个人太过认真就呆板得很。

周元夕仔细回想了过去在她身边的男人,仿佛都跟她一个样子,是些不靠谱的花花公子,直到今天,她好像才发现了她嫁的人好像是比那些男人好那么一点儿。

6

华灯初上,周元夕与江慎坐在车里。她举着小镜子反反复复地检查着自己的妆容,问道:“我今晚漂亮吗?”

“这句话你已经问了很多次了。”坐在一旁的江慎正闭目养神,挺直的鼻梁上架着金边眼镜,给他带来了几分生人勿近的感觉,“我也回答过很多次了。”

“你眼睛都没睁开过!”周元夕不满道。

江慎突然睁开眼,深色的眼眸认真地注视着她道:“很漂亮。”

一瞬间,周元夕竟然心跳加速了,随后她便别扭地转过头,正准备夸奖一下这位江先生,就听到江慎富有磁性的声音接着说:“行了吧。”

气得周元夕一路上再也没跟他讲过话。

等到了目的地,周元夕没挽着他,也不等着他,独自一人便进去了,并且她一进去就开始了幼稚的报复计划。首先是跟一位圈子里有名的花花公子跳了第一支舞,顺便用余光瞥了一眼江慎的反应,不看还好,一看居然看见他跟一个女人在谈笑风生!

周元夕乱了步法,一个没注意就崴了脚,摔倒在地。

她又羞又气,欲哭无泪,想在地上给自己挖一个洞钻进去。

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急匆匆地赶到她身边,抱起她,问:“还好吗?”

周元夕看着江慎,又往那边看了看刚才跟他谈笑风生的女人,立马抱住他的脖子,嘟着嘴道:“不好,要你亲亲才能好!”

周围的人瞬间开始沸腾起来,纷纷感慨道:“周小姐和江先生的婚姻很幸福啊。”

周元夕趁机看向那个女人,却发现她的脸色比猪肝还难看,顿时心下大喜,拍拍江慎英俊的脸,道:“老公,抱我回房间去。”

等江慎刚把周元夕放到床上,她立马变脸,沉着脸坐在床上,一言不发。

江慎也发现了端倪,无奈道:“又怎么了?”

“哼!”周元夕别过头,不想理他。

恰好这时候江夫人推门进来了,周元夕也不得不缓和一下神情,乖乖地叫了声:“妈。”

江慎不知怎么的,突然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江夫人温和地摸着周元夕的头,道:“我听说夕夕受伤了,没什么事吧?”

周元夕乖乖地道:“没有。”

“那就好。”江夫人突然转过头训斥儿子,“你也是,干什么去了?自己的妻子都照顾不好?”

江慎看向周元夕,却见她正冲他笑得得意,便在心里叹了口气,道:“是我的错。”

“你跟我出来。”江夫人一脸郑重地把江慎给叫了出去。

走廊里,江慎恭敬地道:“妈。”

“你这小子该抓点儿紧,跟夕夕生个孩子,别总让我们操心。”

江慎闻言抿抿嘴唇,道:“夕夕还小……”

“她小你也小?”江夫人说起这个就气不打一处来,道,“再不抓紧,你等到头发白了再生小孩?”

江慎还想说什么,直接被江夫人一顿教育,只能灰溜溜地走了。

江慎回来的时候,周元夕见他一脸古怪,便问道:“说什么了?”

“没什么。”

周元夕怕他趁她现在走不了路又去找刚刚那个女的,便撒娇道:“我要回家!”

江慎看了看周元夕,正准备去抱她,她却像个小女孩那样踢着双脚道:“不要抱,要背!”

7

周元夕终于如愿以偿地被江慎背着回到了家。

“今天那女的是谁啊?”周元夕一边做着烦冗的护肤工作,一边看着坐在床上看资料的江慎。

“哪个女的?”江慎头也没抬,反问道。

周元夕飞快地跑上床,直接坐在江慎的腿上,看着他道:“你别装傻,就是今天跟你聊天的那个。”

江慎闻言笑了笑,抬头看着她道:“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跟谁讲话?”

周元夕词穷,红着脸道:“反正我就是知道!”

江慎放下手里的资料,突然单手揽过她的腰,深色的眼睛透过眼镜注视着她,缓缓道:“那你和其他男人跳舞的事情呢?”

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得有些暧昧,江慎的手臂还搂着她的腰,鼻尖儿几乎要碰到她的。周元夕大气都不敢出,怔怔地看着近在咫尺的英俊面孔。

“你知道我妈跟我说了什么吗?”

“什么?”周元夕兴致上來,立马接话道。

江慎盯着看了她几秒,才叹口气道:“没什么。”

“你这人怎么把人胃口吊起来了又不给吃的啊!”周元夕听他这话,嘟着圆圆的脸道,“真不够意思!”

江慎闻言,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笑了笑道:“那我把你喂得饱饱的,就不准抱怨了。”

一瞬间周元夕的脸就红了。

江慎笑了笑,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腰,道:“来,让一下。”

周元夕这才想起自己还坐在他的腿上,脸更红了,随后便乖乖地坐到一边去,看着他出了房门,她脑子一转,难道……

心跳加速地等了好久之后,她终于看到了江慎的身影。

看到他拿着一托盘的食物,周元夕慢慢地张大了嘴巴,做出了一个非常智障的表情,而后缓缓道:“这就是你说的……喂饱?”

江慎看着周元夕,咳了两声,忍笑道:“那不然呢?”

“我还以为……”周元夕嘟囔道,“我还以为有什么事情……”

“你说什么?”江慎故意道,“你大声一些。”

“没什么!”周元夕红着脸大喊一声,直接从餐盘里抓过一只虾饺,心不在焉地放在嘴里,嚼着嚼着,神情突然变得认真起来,而后又拿起一个,塞在嘴里,含混不清地说道:“还挺好吃的。”

江慎看她一副小孩子的样子,忍不住摸摸她的头,道:“睡前不要吃太多。”

周元夕一听这话就停了下来,眯着眼看着他道:“你说说你这人,刚刚才说要把我喂得饱饱的,现在怎么又变了?”

江慎不自然地咳了一声,直接拿走了餐盘,然后用被子把周元夕裹起来,扔在了床的另一边。做完这一系列事情,他上床,然后“啪”的一声关了灯,道:“睡觉。”

周元夕愣愣地看着一片漆黑,而后便坏坏地笑了笑。

没消停两分钟,江慎就感觉自己的被子里钻进来一个正在蠕动的人,他背对着周元夕道:“又怎么了?”

“江慎……”周元夕贴着江慎的背,双手从后面环住他的腰,软软地道,“你没有把我喂饱。”

江慎明显身体一僵。

静谧的夜色里,江慎的眉头跳了跳,下一秒就抓过她的双手,将她压在床上。

周元夕的两只手腕被江慎抓住压在头的上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听到他低沉的声音道:“还饿?”

周元夕的眼睛眨了眨,连续“嗯”了好几声。

“睡觉吧。”江慎自上而下地看着她,认真地道,“睡着就不饿了。”

8

第二天周元夕睡眼惺忪地下楼时,看见昨天晚上那个女人坐在他们家的沙发上,跟江慎一起亲密地讨论着什么。

“来客人了?”周元夕穿着睡衣立在楼梯口,提高音量对着那两人道。

江慎闻言停下来,转头看着衣衫不整的周元夕道:“桌上有早餐,昨晚你不是喜欢吃虾饺吗?”

“哦。”周元夕闷闷地应了一声,一边食不知味地嚼着食物,一边恶狠狠地看着江慎那个方向。

周元夕眼看着两人越来越近的距离,拿起吃的一个箭步冲上去,“砰”的一声放在茶几上。

两人抬头,只见周元夕笑着在地毯上坐下来,趴在茶几上一边吃着虾饺,一边道:“我在这儿吃,不介意吧。”

江慎一眼就看破她那点儿心思,没戳破她,转头向那个女人道:“陈萱,这是我的……”

“青春洋溢、可爱活泼的妻子。”周元夕见状,直接掐断江慎的话,向陈萱伸出手道,“你好。”

陈萱笑了笑,道:“我知道,大名鼎鼎的周小姐。”

“别叫我周小姐。”周元夕悠闲地喝了口橙汁,宣示主权道,“叫我江太太。”

江慎闻言忍不住笑笑,对周元夕道:“这是陈萱,公司的行政经理。”

江慎话音刚落,陈萱就拍了拍他,像是略有责怪的样子道:“你怎么不介绍我前女友的身份?”

周元夕的怒气值开始“噌噌噌”地上升,还敢当着她的面打情骂俏了?好一对狗男女!

江慎看了看周元夕的脸色,也不知是安慰,还是解释,道:“陈萱已经结婚了。”

周元夕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儿,还没等她放下心来,陈萱在一旁幽幽地道:“可是我离婚了。”

此话一出口,另外两人纷纷震惊地看向陈萱。

陈萱笑着看向周元夕,半开玩笑道:“江太太可要把江先生看紧了呀。”

说罢,陈萱笑着看江慎道:“我可是因为你才离婚的。”

话音刚落,冰凉的橙汁直接从对面泼过来,弄花了陈萱精致的妆容,她怒视周元夕道:“你疯了吗?!”

“抱歉啊。”周元夕懒懒地看着陈萱,道,“给你降降温。”

陈萱冷冷地看了一眼周元夕,提包就走了。

陈萱走了之后,江慎才看向周元夕,正准备开口说点儿什么,她直接“哼”了一声,当着他的面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回房间去了。

江慎欲言又止,无奈地叹了口气。

9

周元夕开始了与江慎的冷战。他不是主动找人说话的性格,而她更甚,见到他就只会冷冷地“哼”一声,然后视而不见。

就连晚上躺在同一张床上,两人都是背对背。

江慎为此感到十分头疼,特地把江宇叫到自己的办公室。

江宇被大哥点名,以为自己又做错了什么事情,胆战心惊地走进江慎的办公室,一看自家大哥沉重的脸色,顿时结结巴巴地说:“找我……什么事啊,哥?”

江慎看他来了,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严肃道:“我问你……”

江宇一听这三个字,立马站直了身体:“嗯!”

江慎不自然地看了看别处,才继续道:“如果女朋友跟你冷战,你怎么办?”

江宇一下子愣住了,这个问题……难道是在考他的应变能力?

“那要看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了……”

江慎沉思了一会儿,道:“如果你跟前女友需要談很重要的工作,但这个时候你的女朋友生气了。”

江宇一下子明白过来,这就是变相地考他将在工作和女朋友之间如何抉择啊!

于是他立马回道:“当然是选择工作了!”

江慎抬头看了看江宇,锐利的眼神看得他心里发毛,他心虚地道:“我的意思是,应该先把工作排在前面,至于女朋友,反正我身正不怕影子斜,等工作忙完了再解释也可以。”

江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行了,你出去吧。”

江宇被无情地赶了出去,他依然没弄明白,江慎为什么要问他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经过几天的冷暴力,周元夕更生气了。原本她希望江慎可以好好地解释一下那位前女友的事,顺便道个歉,然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两人一起吃个饭,这件事就算完了,结果……

江慎不仅没有解释,没有道歉,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居然越来越忙,回家的时间都往后延长了好几个小时。

周元夕一怒之下,直接发信息给江慎——我今晚要在家里开化装舞会!

发完之后,周元夕便约了自己的朋友出来,开始吐槽自己的新婚生活。

她一边搅着咖啡,一边无聊地看着窗外,心里想的还是那个可恶的江慎。

朋友看她心不在焉,便劝她道:“既然他那么不好,为什么你不跟他离婚?”

周元夕立马回过神来,想都没想就说:“谁说他不好了?他长得好看,对我又好,还有责任心……”

“那你为什么这么生气?”

周元夕闻言,有点儿萎靡地趴在桌子上,低落地道:“我怕他被别人抢走了……”

10

经过了将近两个星期的时间,江慎终于解决了公司的问题,他坐在办公室,跟一群高管讨论完了最后方案,抬头看看时间,才发现已经清晨六点了。

“好了。”江慎起身道,“这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了。”

大家连声说“没事”“应該的”。

等散会的时候,江慎突然开口道:“陈萱留一下。”

陈萱看了看无人的办公室,挑了挑眉,笑道:“怎么?想跟我旧情复燃?”

“陈萱,别开玩笑,你知道我们没可能的。”江慎话说得不留余地,继续道,“我有一个可爱的妻子。”

陈萱摇着头笑笑,道:“那位泼了我一脸橙汁的周小姐?”

江慎对周元夕的行为不予置评,只是咳嗽了两声,道:“我知道她还很任性……”

“行了。”陈萱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你还真以为我是为了你才离婚的啊?”

江慎一贯面无表情的脸也有了一点儿变化。

陈萱拿起外套,道:“管好你家的小野猫,别再到处乱抓人。”

陈萱走了之后,江慎坐在空旷的办公室里开始闭目养神,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的脑子似乎都有些不清醒,迷迷糊糊之间,他好像又想起了十八岁的周元夕。

当时他在纽约办公事,晚上恰好参加一个不算正式的舞会,他一进门,便看见舞池中央穿着流苏状露背裙的小姑娘跳着探戈。舞毕,她单手揽着舞伴的脖子,歪着头冲他笑了笑,那是真正属于一个少女的笑。

江慎想,那时他应该还未爱上她。

他那时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由衷地欣赏这样一个少女。

江慎按了按眉心,起身。

让江慎没有想到的是,他一回家,迎接他的竟然是一片狼藉。

所有的楼梯上都缠满了不知道是什么的装饰品——已经被扯得乱七八糟,桌子上堆满了玻璃杯,开了的酒瓶立着的、倒着的,放得到处都是,地上还有羽毛和不明液体。

江慎眉毛挑了挑,努力抑制住自己的情绪,开始寻找始作俑者。

果然,周元夕穿着白色裙子,趿着鞋趴在沙发上,手里还抓着一小块蛋糕。

江慎叹了口气,帮她把穿了一半的高跟鞋取下来,又轻轻地把她抱起来。

谁知一有动静,周元夕就睁开了眼。她半醉半醒道:“老公,你回来了?”

“老公”两个字让江慎心情好了很多,他忍不住弯了弯嘴角,道:“嗯。”

“你为什么不回我消息?”

江慎才想起自己很久没有看过手机了,轻轻道:“我没看到。”

周元夕将头埋进他的怀抱里,闷声道:“你不会跟那个狐狸精跑了吧……”

江慎忍住笑,道:“不会。”

周元夕忽然抬头道:“那就好,老公,你捡回了一条命。”

此刻周元夕的眼神清明得可怕,江慎忍不住道:“你没醉?”

周元夕的小脸立马垮了下来,在他怀里扭来拧去,大叫道:“你觉得呢!你觉得本小姐那么容易醉的吗?”

乱动的身躯有要掉下去的趋势,江慎只好稳住她,道:“乖,别乱动。”

周元夕看他神色间略微有些疲惫,便问道:“你怎么了?”

“公司里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江慎看着那嫣红的唇欲言又止,想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说道,“陈萱的事情也已经解决了。”

周元夕的眼神乱飘,心虚道:“我才不想问你这个。”

江慎走到房间门口,周元夕乖乖地伸手打开门,看着他英俊深沉的脸,她有些不自觉地叫了一声:“老公……”

“嗯?”

周元夕的眼神又开始飘忽不定,反倒是江慎,将她放在床上后笑了笑,双臂撑在她两侧,道:“你知道我妈上次跟我说什么吗?”

周元夕一下子来了兴趣,问道:“什么?”

江慎看了她一会儿,然后靠近她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周元夕突然脸红,但这脸红只持续了一秒,随后她便小声说:“我觉得吧……妈说得有道理……”

下一秒,江慎就抬手用被子罩住了两人。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月光着陆:愿你所求皆可得
下一篇 : 课桌上他的名字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