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你如光(三)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慕你如光(连载三)

文/苏苏

慕你如光目录

第一章:慕你如光(一)

第二章:慕你如光(二)

第三章:慕你如光(三)

第四章:慕你如光(四)

第五章:慕你如光(五)

慕你如光(三)

陆亦瑶用最快的速度捂住脸,神啊,千万别让谢遂看到她的脸。

事后,乔冰说:“我觉得你不用跑。”

陆亦瑶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便听她说:“反,正谢遂也不会记得你。”

陆亦瑶气呼呼地挂了电话,刚走进家门,廊下便飞过来一只抱枕,一个男孩子的声音传来:“你不是我姐!不准来我家!”

事实上,自从她重生之后,除了她这个弟弟陆亦霖,还从未有人说过她不是以前的那个她,而发现这个秘密的人只有十岁的陆亦霖。

陆亦瑶提着抱枕走过去,小胖子冲上来就要打她,她制住他的胳膊,把他的棒棒糖夺走:“我不是你姐谁是你姐?今天你不喊我十声姐姐,看我怎么治你。”首先就是把你的棒棒糖都偷走。

陆亦霖打不过她,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你把我姐藏哪儿去了?你把我姐藏哪儿去了?你这个妖怪!你这个妖怪!”

“瑶瑶,你又逗他。”保姆刘阿姨从屋子里笑着走出来,将人从地上拉起来,玩笑似的抱怨道,“你还抢他的糖,都多大的人了。”

陆亦瑶讪讪地道:“青姨,你每次都向着他。”自从陆家拆迁之后,也有钱请保姆了,连给胖子报的班都多了几个,逢年过节买的资料书也都比以前厚实了许多。

“你都多大的人了,还争宠。”青姨夺过她手里的棒棒糖递给胖子,胖子立刻不哭了,“知道你回来,我特意做了卤牛肉,走,进屋我给你炒几个菜。”

结果吃饭的时候胖子死活不肯和陆亦瑶同桌,青姨又已经吃过饭,无奈之下陆亦瑶只能把家里的狗抱起来放在对面,算是勉强用过了一顿愉快的晚餐。

如果狗子听话一些,别总是想着上桌吃饭的话,那当然更好了。

吃过饭,陆亦瑶辅导胖子写作业,胖子死活不肯配合,于是陆亦瑶吓唬他:“爸妈特意打电话让我回来辅导你写作业的,你要是不配合的话,我就让老妈再多给你报两个班。”

胖子举起小拳头就要打人,陆亦瑶嘴快道:“君子动口不动手,谁动手谁是狗。”

胖子低头看了看脚边的沙皮狗,大约是觉得那样实在太丑了,撇着嘴想哭,陆亦瑶赶紧安慰他:“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胖子天生反骨,竟然不哭了,只是硬气地道:“我不要你这个妖怪教我!”

陆亦瑶爽快地点头,和他约定:“那我先睡一会儿,等爸妈回来了,你就说我教过你了。你也是,学海无涯,赶紧回头是岸吧。”说完便真的打算去睡觉。

胖子永远不肯让她如意,打开课本摊开在她面前:“讲吧。”

啧,他非要在苦海中挣扎,何必呢?

这个周末过得并不愉快,因为陆亦瑶的老妈蔡女士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本厚厚的本城优秀单身男士的资料,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她年纪大了,是时候谈恋爱结婚了。

江衡的事情蔡女士自然是知道的,当时陆亦瑶在病房里昏迷不醒,蔡女士逼问乔冰陆亦瑶为何会发生车祸,得到答案之后便将江衡拉入了黑名单。

那时候江衡每日都去医院报到,到了之后永远都只问一句话:“瑶瑶醒了吗,她还好吗?”

他一次都没有请求进去看一眼,因为他已经没有资格了。

蔡女士禁止所有人回答江衡的问题,有一次发现有小护士看不过眼和江衡说陆亦瑶的情况,当时她便拿出了中年妇女的泼辣,骂那个小护士骂得半层楼都听得清清楚楚,事后还非要去法院告那小护士,倒是真的镇住了医院的工作人员,只是自那之后,再也没人给过陆亦瑶一个好脸色。

即便在那之后江衡依旧每日都去,蔡女士却坚决不为所动,江衡在她眼中就如空气一般。

其实蔡女士并不是陆亦瑶的亲妈,在陆亦瑶很小的时候,她亲妈便去世了,几年后老陆娶了蔡女士进门,两人一直没孩子,蔡女士待她如亲生一般,她那时候还没长出反骨,倒是真的和蔡女士处得不错。不过那时候她都是只喊蔡女士阿姨,后来两人关系越来越亲近,她反倒不好意思改口,直到有一次她回到家到处都没看到蔡女士,便问老陆:“我妈呢?”

蔡女士从房间里走出来,站在楼梯口正好听到这句话,陆亦瑶也愣住了,有些不好意思,正踟蹰着说点什么缓解下气氛,谁知道蔡女士寒着脸转身便进屋了。

陆亦瑶忐忑地看着老陆:“她怎么了?要是不高兴,我还喊她阿姨就是了呗。”

老陆推着她的背:“她一直拿你当亲生女儿,怎么会不高兴,你上去看看她。”

陆亦瑶踟蹰了许久,盯着客厅里艳俗的塑料假花看了许久,才被老陆强行推进了房间,谁知一进去便看到蔡女士在抹眼泪,她吓了一跳,语无伦次道:“你不高兴就说出来,哭什么呀?你又不是我亲妈,我还喊你阿姨不就行了?”

蔡女士哭得十分凄惨,假睫毛都掉了一半:“你再喊一声。”

于是陆亦瑶又喊了几声。其实她一直都很喜欢蔡女士,有一次她在学校被人欺负,额头都磕破了,蔡女士在医院看到对方家长一点道歉的意思都没有,上去就把人的头给砸了,那窟窿可比她的大得多。

再后来,她转了学,大概是学校的人都知道了蔡女士的威名,在学校再也没人敢欺负她了。

陆亦瑶在上高中的时候发现蔡女士和老陆不是生不出孩子,而是一直在避孕。

那时候蔡女士买了维生素C给她吃,把药片倒在粉色药盒中,装进她书包里,叮嘱她每天都要吃。后来吃完了,她便去蔡女士房间找,找到的是一板一板的那种药,她看长得一模一样,便拿去吃,谁知道她的“大姨妈”迟了一个多月都没有来。

按道理说,刚成熟的少女是不应该出现月经不调的问题的,她很害怕,每天提心吊胆,那天和谢遂一起逛超市,正好碰到两个女生在买“姨妈巾”,她趁着谢遂去选东西的时候站在角落偷偷抹眼泪,她可没脸去医院看这种妇科问题。

谢遂要带她去医院,她死活不肯,若是被人知道她和谢遂一起去看妇科,还不知道会传出什么绯闻呢,她才不要当“高中流产”的新闻当事人。

谢遂将她领到没人的地方安慰了半天,又仔细地询问了她这一个月来的生活习惯和入口的东西,然后从她书包里翻出一板药,脸色变了又变,额上青筋暴起,眼中带着狂怒,却还是压抑着声音问:“你吃这个干什么?”

陆亦瑶有些怕那样的谢遂,她低头红着眼看着他手中的药,说:“我妈说要我多补充点维生素C。”有什么不对吗?

谢遂愣了下,面色很快恢复如初,看陆亦瑶害怕,他开了一盒冰激凌给她:“巧克力味的。”

陆亦瑶不接,斜眼看了他一眼,眼睛依旧红红的:“我要回宿舍了。”

谢遂立刻便明白了她在想什么,那是他第一次在她面前发脾气,竟然吓到她了,他解释道:“那药不是维生素,是避孕药,我以为有人欺负你了。”

陆亦瑶不敢相信地看着谢遂,话都说不利索了:“避……避孕药?”

“你妈给你的?”谢遂皱着眉问。

谢遂问这话明显是怀疑她那个便宜后妈,她赶紧否认道:“不是,我妈给我买的我吃完了,这是我自己在她房间找到的。”

谢遂似乎很想教训她,看着她红红的眼睛最终还是忍住了,将药丢进垃圾桶里:“把药停了慢慢就好了,以后不要乱吃药,维生素我明天会买给你,以后需要什么药和我说,我说可以吃之后你才能吃,知道吗?”

陆亦瑶问:“那我以后还是能生孩子的吧?”

谢遂的目光落在远处,陆亦瑶看到他的耳朵红了下,听他说:“那要看跟谁生。”

这句话含义太深,陆亦瑶自然是理会不到的。

待到回去之后,她寻了个机会问蔡女士:“老蔡,您这身子骨不行啊,这么多年都没给我添个弟弟妹妹,你是想让我孤独到老吗?”

蔡女士听完之后又跑回房间哭了一场,她这才明白这么多年蔡女士一直都是怕她多想才没有要孩子的。

所以说,胖子的出生,完全归功于谢遂。

她怎么又想起谢遂了?烦人。

第二章既然无缘,何必誓言

额头被人点了点,陆亦瑶被人拉回现实,听蔡女士说:“你想什么呢?那个姓江的就是跪在家门口,我也绝不允许你再和他在一起,听到没有?”蔡女士对欺负过陆亦瑶的人向来很有原则,要不是考虑到陆亦瑶和江衡还是同事,她早冲去学校和他对打三百回合了。

陆亦瑶掏了掏耳朵:“妈,江衡现在的女朋友是我们副校长的女儿,他们还挺般配的,一个开保时捷,一个家里住别墅,门当户对。”

蔡女士关注的重点果然和她一样:“开保时捷就了不起了?你去看款,咱也……”说了一半她话锋一转,“以后你不许再开车了。我不会给你买车的。”

竟然没能骗到蔡女士,陆亦瑶呵呵笑:“妈,那次真是意外,对面的车在转弯的时候开了远光灯,不然以我的技术能开沟里去?”她试图再争取一下。

“我每个月多给你打三千块钱交通费,买车的事情你就别想了。”蔡女士很坚持,摊开她那本厚厚的资料册,“你在这里面挑一个,回头找到男朋友以后也能有车接车送,比自己开车安全得多。”

陆亦瑶没忍住拿出小镜子照了照:“妈,你也觉得我长了一张车接车送的脸?”

蔡女士点头,亲妈力十足地说:“我看你也就比安吉丽娜?朱莉差点。”

胖子坐在沙发角落玩游戏,听到这句话没忍住抬头看了两人一眼,表情堪比表情包。

最后陆亦瑶还是拒绝了蔡女士,指了指电视上正在播放的财经新闻:“妈,我现在就喜欢这人,你要是能让他和我相亲,我就去。”

蔡女士盯着电视看了一会儿,说:“这小伙子比江衡好看,瑶瑶你眼光不错。”

“那当然。”陆亦瑶对谢遂向来有迷之自信。

蔡女士不眨眼地看着:“这小伙子叫什么?回头我去打听打听。”

“叫谢遂。”电视上谢遂正在回答一个关于AI的未来展望问题,表情淡漠,声音沉稳,连坐姿都让人感觉闲适优雅,从表情到肢体动作都和周围人拉开了距离,那是一个她不熟悉的谢遂。

主持人问:“听说您最近又花了好几个亿赞助了一个新的空间论团队,您本人是真的相信多重空间的存在吗?”

陆亦瑶想起高中的时候有一次她看一个美国电影,男主去了外太空进入了一个五维空间,为了拯救地球,他多次在另外一个空间给自己的女儿提示,她觉得太玄幻了,便问谢遂:“你相信世界上真的有多重空间吗?”

谢遂当时的表情有些怪异,观察了她一会儿之后才肯定地开口道:“相信。”

电视中的谢遂没有丝毫犹豫,直接道:“相信。”

陆亦瑶愣住了,没想到重生后遇到的这个谢遂竟然也是相信这个理论的,并且在尝试实践,他真的和她的谢遂……好像。

啪,电视屏幕被关上,蔡女士大包大揽道:“行,我知道了,这件事交给我,你先去相几个其他的看看,回头我联系上这个叫谢遂的再让他和你相。”

到了最后她到底是没能拗过蔡女士,蔡女士带着胖子亲自把她送到了一个五星级酒店门口,尽管她千万般不情愿,两个人还是给了她同一个表情,笑眯眯地看着她一步一回头地走了进去。

她到了餐厅的时候对方还没来,她便打量了一下周围,餐厅的私密性很好,灯光的明暗度暧昧得恰到好处,用餐的人数过半,多是情侣,看来蔡女士是打听好这家餐厅是情侣餐厅了。

没过多久男人便来了,看到陆亦瑶的时候愣了下,还没坐下便问:“陆亦瑶?是你啊?”

陆亦瑶也愣了下,眼前这个男人显然之前认识自己,她有些尴尬地道:“我前一段出了车祸,以前的事情不太记得了。”

男人瞪大眼,和他整个人的气质非常不符,他坐下来,一脸不开心的表情:“你也没看相亲资料?你妈可真厉害,和我二姨不知道怎么搭上了,非得让我来。”

陆亦瑶看着对方自顾自地给自己倒了杯水,完全没有照顾女士的打算,心想这人素质也太差了吧。结果她还没想完,便听对方问:“你真不记得了?”

还不待她表态,他便接着说:“我是霍硒,你的前男友,咱俩谈过两个月恋爱,后来你把我踹了,还到处和人说我得了肾衰竭快死了。”

陆亦瑶默默地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没想到自己的情史这么曲折。她喝了口茶,问霍硒:“你看我现在给你道歉,还有用吗?”

霍硒摆摆手,表示消受不起,只继续质疑她道:“蔡国庆每年都能给大家送上三百六十五个祝福,你咋连一个祝福都不愿意给我?”

陆亦瑶觉得霍硒这种随时随地都能来上一段段子的人说话不靠谱,对他口中的过去表示十分怀疑:“你别以为我忘了就想讹我,当时肯定是你先犯了错,我才和你分手的。”?霍硒显然不想背这个锅:“你别以为你忘了就可以耍赖?当时你移情别恋,喜欢上江衡,非说我和……”他做了一个纠结的表情,显然想不起对方的名字,“和那谁有不正当关系,我们刚分手三天你就去缠着江衡了,你敢说你没有?”

陆亦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因为她完全不知道这个故事的要点是什么,于是她尝试着转移话题:“我们聊点别的?”

霍硒点头,真的换了个话题道:“你和江衡分手了?他也得肾衰竭了吗?”

这个问题她可以回答:“这个倒是没有,不过他正在和我们副校长的女儿谈恋爱。”

霍硒又是一愣,然后连连点了三下头:“一报还一报,这个世界果然是公平的。”

点菜的时候,霍硒一连点了一堆贵得要死的菜,陆亦瑶心虚地问:“你现在在做什么?看起来过得还不错?”言外之意:肯定已经忘了我伤害过你的事情了吧?可以怨气不要这么大了吧?

结果霍硒直接道:“这顿你请,算是补偿我。”

陆亦瑶本来想问他自己是不是还得给他来点精神补偿,怕他真的问自己要,倒是把这口气忍了下去。

仿佛是为了故意气她,霍硒整顿饭一直在说自己的生意,他现在子承父业在经营家里的一个食品公司,并且说了一个很出名的薯片:“我家产的,你喜欢的话,我让我二姨给你妈搬去几箱。”

那个薯片的广告每天都在几个比较出名的电视台循环播放,天价广告费陆亦瑶只在传说中听说过,看霍硒一脸得意,她道:“我已经非常深入地了解了你的经济实力了,不过我现在实在做不出痛哭流涕的悔恨表情,如果你实在需要的话,倒是可以选择待会儿结账,我可以给你来个感激涕零的表情。”

结果当然是被霍硒狠狠地否定了:“想得美。”

结账的时候,陆亦瑶看着消费单沉默了足足半分钟之久,霍硒说:“如果你是在等我买单的话,那么抱歉,就像当年我站在风里雨里等你从宿舍楼出来,注定是等不到了。”

【未完待续】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