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雁北归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不见雁北归

文/北风三百里

可惜那年南迁的鸿雁,再没等来北归的春光。

01

1929年,京奉铁路。

三等车厢鱼龙混杂,打个盹的工夫行李就能被偷。可饶是小偷猖獗至此,也没人敢动那个坐在窗边的年轻军官。

东北正冷,他是从沈阳上的车。有胆子大的打量他,只见着军装领子里掖了条灰色围巾,皮手套和皮靴黑得发亮。旁人穿得这么招摇,怕是刚上车就要被扒了。至于他?

“东北空军,”有扒手不甘心地嘟囔,“惹不起,离远点。”

做飞行员的,听觉远非常人可比。张翎钧嘴角一勾,把满车厢的议论听得一清二楚。

窗外山河落雪,他靠着椅背闭上眼,队长的嘱咐又浮现耳畔:“别看东北军三百多架飞机,全是外国货。这箱册子上记的都是历次飞机起飞、维修的记录,是机密。拿给那些教授学生,要的是以后能开自己造的飞机。今时不同往日,关内关外成了一家,也不该再像以前那样藏着掖着了。”

世道太乱,你方唱罢我登场,也不知道过了今晚姓甚名谁。张翎钧揉了揉太阳穴,没力气再多想。

当务之急,是把这箱册子送到北大物理系的教授手里。

火车颠簸,张翎钧觉着有人踢了自己一脚。他抬起头,只见坐他对面的那少年睡得四仰八叉,悬在座椅旁的腿也随着车身的起伏晃荡。

张翎钧没在意,转了转身子,继续闭目养神。

火车进隧道,车厢内登时一片黑。

职业本能,眼睛看不见,听觉就变得越发敏锐。对面传来窸窣声,张翎钧知道,这是有人摸黑动手了。

紧接着,“啪”的一声——是一只手攥住了另一只。

“哥哥,”对面的人压低了嗓音说话,“我这衣服都破成这样了你也偷?”

对方急着脱身,被偷的人却没松手。几个来回,扒手急了,黑暗中乍现一道银光。

张翎钧蓦然起身。

火车出洞,天光骤现。满车厢的人屏住呼吸,都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

扒手的刀抵着少年的鼻子尖,偏偏握刀的手腕被那年轻军官牢牢攥住。张翎钧仍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手腕一抬,将那人推了出去。

对方屁滚尿流地逃了,张翎钧抬起头,声音不高不低:“离远点,别在我眼前折腾。”

他落座,看见那少年正饶有兴致地盯着自己。

他也是从沈阳上的车,只是穿着可比他简陋多了。这人戴一顶不合头围的帽子,棉服棉鞋上都打着补丁,看过去只觉得四处漏风。

张翎钧从皮箱里另找了条围巾扔给他,对方受宠若惊。

“传说东北空军眼睛都长在头顶,”他笑嘻嘻地问,“你怎么帮我挡了刀子,还送我围巾?”

张翎钧说:“我有个亲弟弟,和你差不多大。”

对方“哦”了一声,说:“我只是看着小,我都十五了。”

张翎钧抬起头,心里觉得好笑,就多看了这么几眼。他已经认出来这是个女孩了。

女扮男装,怪不得显小。

见张翎钧不搭腔,她又自顾自地说:“我有功夫呢,就算你不帮我挡,我也躲得开。”

张翎钧权当是在哄小孩,闭着眼,含糊地说了句:“好身手。”

汽笛一声长鸣,张翎钧再睁开眼时已到了前门车站。他起身收拾行李,只见桌上留了张字条,字写得金钩铁划:江湖浩荡,有缘再会。

口气之大,倒真不像是出自一个十五岁的姑娘。张翎钧思量片刻,将那字条收进口袋里。

下了车,他连行李都没放,直接赶到了教授的住处。他在门外等了两个钟头,出来的是个女学生。

“老师身体不舒服,”她似是很困惑的样子,“叫您七天以后再来。”

当年东北军在北平打过一仗,和北大的老师、学生结了不少梁子。虽说张翎钧没参与,但仅凭他这一身军装,这一趟也不会太顺利。

“好,”他低头致歉,“打扰先生养病了,我再等几天就是。”

那女学生迟疑片刻,又压低了声音:“不……不是,其实老师没病,他只是从窗户里看见了你,然后就……很生气……”

这学生大概刚入学,对前些年混战的光景所知甚少。张翎钧也不便和她多说,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知道,”他拉下帽檐,“我七天以后再来。”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

02

张翎钧没想到,这一等,他又遇上了那个小乞丐。

那时他已等到第三天,越想这事越心烦,便去戏院散散心。按说这本资料拿过来,是长官和上面人通过气的,可那北大的教授不见自己,也是理由十足。至于这中间出了什么岔子,最后怕是都要怪到他这个小飞行员身上。

队长可真狡猾,自己去试飞新飞机,把这种人情世故交给他处理。

他烦得戏都看不下去,一出门,看见戏院前蹲了个小乞丐。帽子太大,遮住了她半张脸,但张翎钧还是认出来了。

好大个江湖,他们倒真是有缘。

他踩着皮靴走过去,往瓷碗里扔了些碎钱。

这丫头讨钱都讨得不专心,听见钱响才悠悠地转醒。她胡乱作了个揖,嘴里念叨着:“谢谢这位爷——”

这是什么乱世?她怎么能活得这么漫不经心?张翎钧被她气乐了,蹲下身子去掀她的棉帽:“你倒是睁开眼看看谢的是谁。”

对方闻声抬头,一双眸子灿若星辰。张翎钧的手僵在半路,被这双眼看得说不出话来。

戏院里有人出来了:“军爷对不住,被乞丐缠上了吧?”管事伸手去轰:“一边待着去,别堵在戏院门口!”

小乞丐的眼睛之所以亮,是因为她被饿得眼花。管事突然来推,她一个踉跄,差点栽进张翎钧怀里。

张翎钧无法,伸手护了她一下。她黏黏糊糊地赖在他身上,听见男人无奈地道:“你是个什么人?当街碰瓷?”

她说:“英雄,救人救到底,我要饿晕了。”

一顿饭的工夫,张翎钧知道了这小乞丐叫温温,广东佛山人。她走南闯北,是在找爹。

“他说来北方做生意,然后便音信全无。”温温边说边眼巴巴地看着柜台,“我想他是饿死、病死、被土匪劫了,总得有个去处。”

“哪有这样说自己亲爹的。”张翎钧摇摇头,又替她要了一碗面。

“你呢?英雄,”温温问他,“你来北平做什么?”

张翎钧心想:你这可是问了个大问题,算起来得从东北空军始建讲起,于是推脱道:“大人的事,小孩少问。”

“我不小了,我再过几天就十六了!”

张翎钧寻思自己弟弟也成天嚷嚷着自己是个男子汉,就懒得搭理小屁孩的叫嚣。谁知温温问个没完,把他烦得一时间忘了在教授那儿受的气。

“你再问就没下一碗了。”

“我吃饱了。”

“你这孩子……”他摇摇头,拿起手套要走,“快回你住的地方去吧,太阳落山就冷了。”

温温“啊”了一声,嘟起了嘴。

她说:“我不想回去,我住的地方更冷。”

张翎钧皱起眉:“你住在哪里?”

温温说:“桥洞。”

03

人一事事不顺,就想做点好事积德。张翎钧看着旅社的人在他房间里加了张床,又和他加了价钱,实在没忍住,戳着胸口问自己:张翎钧,你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么个予取予求的大善人的?

他更怀疑是这孩子给自己灌了迷魂汤,一口一个“英雄”地叫着自己,生生把他叫高尚了。

温温行事做派实在像男孩,张翎钧问她要不要过来住的时候,竟然一时没考虑到她的性别。这丫头也是脑子不好,得知要和一个陌生的成年男人同一间房,竟是睁大一双眼说:“那可太好啦,比桥洞里好多啦!”

好个屁!

张翎钧要真没认出她是个丫头片子也就罢了,现在知道了,又怎能假装不懂?他让人在两张床中间加了道帘子,非礼勿听,非礼勿视。

半夜温温想和他聊天,叫了半天他也没理。结果这丫头越挫越勇,竟是自己一个人说到了半夜。

第二天张翎钧起来,双眼血红,眼窝青黑。温温知道自己话多,又管不住这张嘴,屁颠颠地去给他买了早点端上来。

小丫头蹲在床边楚楚可怜,张翎钧也就没了脾气。吃了两口又觉得不对劲,他问她:“你哪儿来的钱?”

温温说:“从你兜里掏的。”

张翎钧就这么被磨了四天。

第七天一到,他就拾掇干净去北大了。

这次他没去住处,去的是办公室。不出意料,那位吴先生又让他等,等得他手都冻僵了才被叫进屋里。

张翎钧这人傲气,以前在部队还和队长顶过嘴。不光是他,整个东北空军都有这么股子脾性,在这方面称得上声名在外。那位吴先生让他干等七日又叫他在外面冻着,本以为他会借题发挥,却没想到他进了门一个字也没提。

文人,面上功夫做得足。

“外头冷,您久等了。”

“不碍事,”张翎钧摘了手套,手放在膝盖上,“有真才实学的人,我愿意等。”

吴先生心里一怔,抬头看他。

年轻的空军少尉,身板笔直,军装挺括。他单手攥着皮手套坐在那儿,有种与学生们不同的器宇轩昂。

他没再讥讽,只是冷笑了一声:“没想到,东北军里,还有你这样懂礼法的人。”

张翎钧温和地笑了笑:“先生,那是老皇历了。东北已易帜,军虽有分,国无分。”

“好一个军虽有分国无分。”吴先生停下笔,眼神有些变了,“现下日本人虎视眈眈,若是你这样想的军人能多些就好了。你手里拿的,就是送来的起飞记录?”

“是。”

“拿过来吧。”

张翎钧将箱子放到桌上,退回一步,却没走。

“还有事?”

“先生,我是个空军,只懂开飞机,别的却不了解。”张翎钧迟疑片刻,仍是问了下去,“我们……什么时候,能有自己造的飞机?”

吴先生陷入了沉默。片刻后,他挥挥手,示意张翎钧离开。

他也就没再多问。

从学校离开,张翎钧肩上卸下一副重担,这才想起旅社里还有个温温。他迷信是自己发了善心今天才这么顺利,打算带这孩子去下馆子。

可回去一问,她竟是一早就走了。

走就走吧,萍水相逢,他也没过问的资格。张翎钧自己找了家酒馆,一个人吃得百无聊赖。许是温温太吵,与她不过待了几天,再分开,身边就安静得有些过分了。

一口酒,一口肉,张翎钧抬头,看见门外有个小乞丐跑过。

他手臂一撑,从窗口翻了出去。

一群人追喊着,街边摊贩抱怨着。张翎钧只愣了一瞬,这些人就消失在了街角。

他回忆了片刻那小乞丐的模样,拔腿就追。

一行人跑出了城,张翎钧再没见着人影。天色暗下来,寒风浸透他的衣衫。张翎钧找得心凉了半截,生怕这孩子已经被那群人抓走了。

他过人的听力又一次派上了用场。路过一处土坳时,他听见寒风中有人在啜泣。张翎钧循声走过去,就看见温温抱着膝盖缩在枯草中。

也亏得这半缕暮色,他总算松了一口气。张翎钧走过去,哑声问她:“挨打了?”

温温摇摇头,声音细细的:“不是,委屈。”

张翎钧心疼了一下。

但他脑子没昏:“你委屈什么?为什么会有人追你?”他沉下声,“你这两天早出晚归,不是在找你爹吗?”

温温吸了吸鼻子,仰头看他:“要是我说不是,你的客房我还能住吗?北平的冬天太冷了。”

张翎钧解开外套扣子,让她钻进自己怀里。温温将脸在他肩窝里埋了一会儿,轻声说:“我不是在找我爹,我是在躲他。”

04

温温的爹,是佛山一家拳馆的拳师。

佛山高手如云,她爹只是泛泛之辈。教教拳法,治治跌打损伤,分明也能糊弄着过一生。

偏偏运气不好,有个北方武师南下踢馆,先拿他爹开刀。消息在佛山传开,她爹只能应战。

按理说,这种切磋点到为止,真见血的不多见。谁知她家有节楼梯年久腐朽,她爹被对手逼得一脚跺上,连人带木头跌下了三层。

自此他就瘸了。

从那天起,温先生便性情大变,成日逼着温温学武,要她把温家的名声拿回来。他还总抱怨因为自己只有女儿才会落得如此下场,温温为了不让她爹生气,成日男装打扮,连自己都忘了自己的女儿身。

可她一点都不想报仇。

那拳师去佛山时,她连事都不记,更不知道这仇人长什么样子,身量几许。她只知道,因为要报仇,她从小穿不得女孩的衣裳,不能和爹撒娇,受了委屈也听不见一声轻言细语。

十六岁生日那天,爹会试她的功夫。

她逃了,从佛山逃到广州,又一路逃到了沈阳。谁知她家的人很快在沈阳发现了她的踪迹,她便又搭乘京奉铁路逃到北平。

温温太冷,又摔了跤,张翎钧只能将她背回旅社。走到一半,他问她:“你逃了这么久,那你永远都不回去了吗?”

温温嗫嚅道:“我会回去的。我……我只是,想在外面过完十六岁的生日。我这些年的生日,如果打不赢爹,就要挨一顿骂。”

她叹了口气。

“我只是想过一个不挨骂的生日罢了。”

张翎钧闻言停了一会儿,拍了拍她搭在他肩头的手:“好,我给你过。”

温温长这么大,第一次过了个像样的生日。不用挨打,不用挨骂,不用在祠堂扎马步到半夜。她抢了张翎钧一口酒喝,眨眼就醉了。

张翎钧将她带回旅社。她抱着他的胳膊不肯撒手,喃喃说:“英雄,我要是有你这样一个兄长就好了。我爹要打我,你一定会护着我。”顿了顿,她又说,“许给你这样的人也不错。”

“小孩子别喝酒,”张翎钧无奈,“胡言乱语什么?”

十六岁的温温捧着脸,神往道:“英雄,你娶了我吧……”

张翎钧长长地叹了口气。

“不要胡说了,”他说,“好好睡吧。”

临走前他怕温温戴着帽子睡不舒服,撑起她的后脑勺,将她的棉帽摘下。

满头青丝,倾泻一枕。

张翎钧心中一动。

张翎钧又在北平待了几天,温温也拖着没走。

这天,吴先生那边来了信,说那箱子资料数据繁杂,需要多花些时间才能整理清晰。但他已经对一些机械问题做出解答,张翎钧拿上这些东西回去交差,有几架报废的飞机便能重见天日。

东西是他那个女学生送来的。

店家说有人来找,张翎钧在旅社楼下见了她。两个人说了些话,张翎钧多问了一句:“怎么天都黑了才过来?”

“我给工人上夜校,下了课才有时间。”对方低下头,“这么晚,怪打扰你的。”

“不打扰,”张翎钧摇摇头,“太晚了,我送你回学校吧。”

送完学生再回旅社,温温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张翎钧也不知她哪根筋搭错了,只是把在路上买的糖葫芦递给她。

温温说:“不吃!”

张翎钧说:“那我扔了。”

温温“嗷”了一嗓子,扑上来挂在他身上,愤恨地说:“你是不是对谁都很好?你可真是个大善人。”

张翎钧坐回床铺,把她从自己身上拔了下来:“你到底在发什么脾气?”

温温沉默了一会儿,恹恹地问:“你什么时候走?”

“事办完了,明天就走。”

“回沈阳?”

“是。”

烛火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温温突然特别委屈。可她还太小,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张翎钧,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是女人了?”

张翎钧叹了口气,把她的帽子摘下来。黑发铺了半边肩膀,温温竟是个美人胚子。

“你不算女人,你还是个孩子呢。”

“那学生姐姐算女人吗?”

“问她做什么?”

张翎钧无奈极了,顿了一会儿,找出一袋子钱给温温。

“拿着钱,别被打,别被偷。想晚点回家就省着点花,别又去要饭。”

温温握着钱袋,眼泪噼里啪啦掉了下来。

她说:“张翎钧,你不是个善人,你是个大坏人。”

第二天她醒的时候,张翎钧的床已经空了。温温披散着头发过去看,只见床铺收拾得整整齐齐,枕头上放着那张字条。

“江湖浩荡,有缘再会。”

张翎钧回到沈阳一年后,收到了温温的信。

她不知从哪儿问到了东北空军的地址,把信寄到了部队。后来张翎钧给她回了信,信才能寄到他家里。

她还是啰唆,每次都写厚厚一沓,什么都说。信里说自从她跑了一次,父亲不再逼她女扮男装,也宠了她许多。信里还说她功夫长进了不少,虽是个女孩,在佛山武术会也能说得上话。她又说今天去看了灯会,市集真是热闹,真是漂亮。

她还寄来了一张照片,是去照相馆拍的。张翎钧见她的时候她穿得像个小乞丐,这照片里却是一袭旗袍,娉娉婷婷。

他那弟弟张翎羽也凑过来看,问他:“哥,这是我嫂子吗?”

张翎钧一脚踹开他:“你瞎问什么?”

弟弟被他骂走了,张翎钧将信翻了过来。温温写信的字迹仍是大气磅礴,写在照片后的这段,却多了一股女孩家的婉约。

她写:英雄,今年的冬天过去,我就又长了一岁。等佛山武术会的事办完,我会去奉天看你。

英雄,你要等我。等我长到学生姐姐那么大,你就可以娶我了吧。

他笑了笑,将照片收进怀里。

05

1931年9月18日夜,在日本关东军的安排下,南满铁路被炸。日军以此为借口,炮轰沈阳北大营,是为“九·一八”事变。

由于执行张学良的不抵抗命令,北大营失守、奉天失守,四平、营口、凤凰城、安东尽数陷落。长春东北军自发反击,战至次日,长春陷落。两个月后,日军攻陷齐齐哈尔。

而东北空军在日军攻入奉天当夜原地解散,成了个天大的笑话。

东三省全境沦陷那天,张翎钧正在北平醉生梦死。

从关外一路逃来,他连军装都不敢穿。偌大的东三省,连声枪响都没听到就沦陷了。路上逃难的都在骂东北军窝囊,话说得难听,张翎钧却是一个字也不辩驳。

他是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而这次的命令,是不抵抗。

张翎羽怕他哥憋坏了,怯生生地和他说话。张翎钧却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只是冷不丁冒出一句:“军有分,国有分吗?”

他在北平大醉一场。

酒馆里鱼龙混杂,竟是有京奉铁路上的扒手。他认出了张翎钧,怒火难耐,冲上去便与他厮打起来。

“你们为什么不抵抗!”下三烂的行当,竟也要这样骂他,“我们做贼的见着日本人都能不怕死,你们有枪、有飞机,为什么把东北拱手让人!”

骂到最后,一个大男人竟是大声痛哭:“我没有家了!东北没了,你还我的家啊!”

酒碗碎了一地,张翎钧被扎得浑身是血。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手指戳着自己的胸口说:“那你捅死我吧。我死了,若是能赔你的家,你就杀了我。”

他眼前发黑,骤然跪倒。眼前闯进一个纤细的身影,有人蹲下身抱住了他,黑发如瀑,软声软气地喊他:“英雄……”

他忍了一路,终是被这一声喊得崩溃。

“我是什么英雄!”他用手去捶地面,瓷片扎入掌心,“我是个逃兵,东北空军,三百架飞机拱手让人,我算什么英雄……”

温温看得难受,身后随她赶来的中年男人也有些不忍。他俯下身问温温:“这就是那年在京奉铁路上救了你的东北空军?”

温温点头:“是。”

对方长叹一声,用拐杖跺了跺地面。

“去广东吧,”他说。

06

1934年,张翎钧在广东空军任分队长已三年。

东北空军分崩离析,当初的战友散落大江南北。加入广东空军的不止张翎钧,可任谁都没有回忆当初的意思。

上面的人互相猜忌、离心离德,军人们热血已凉。有个战友嚷嚷着抗日,在禁闭室里一关就是一周。

张翎钧去给他送饭,饭碗却被他打翻。

“张翎钧!”他指着鼻子骂他,这也是个从东北逃来的故友,“你还算个人吗?东北没了,咱们都回不去家了!这些王八蛋忙着内耗,没有一个想要把东北从日本人手里抢回来!你当年在东北空军也算个人物,你……你为什么不说话!”

张翎钧弯腰捡饭碗,慢条斯理地问:“我说给谁听?”

故友不可置信地看他。

他冷笑着,一字一顿地问:“当初在东北,咱们哪个不是拼上命请战,大帅有听过吗?如今在人家的地盘,你嚷嚷得再大声,又有谁听?”

“我如今……只想混口饭吃,护好我家里人罢了。”

“张翎钧啊张翎钧……”对方摇着头冷笑,忽地一拳砸向他的眼窝,“你的骨头都被这岭南的风给吹软了。”

他没还手,眼角青了一片,但心里才真的是疼得像要渗出血。

回了家,弟弟大呼小叫地查看他的伤口,被他一手推开。兄弟二人正争着,从卧室走出来个女人。

温温已经长成一个大姑娘了。

张翎钧来广东后,温温便常居广州,隔三岔五地来探望他。女孩逐渐长成了女人,性子也变得温柔体贴。见着张翎钧脸上的伤,她默默地打湿一块毛巾,往他脸上擦去。

她不说,但张翎钧知道,她又心疼了。

这么些年过来,他也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空军少尉。他烟抽得越来越凶,话说得越来越少,一到天黑就发了疯地想东北。

弟弟张翎羽来的时候还小,不懂事,常问他哥什么时候回以前的家。每到这个时候,温温姐就会拿着吃的过来哄,一边哄一边回头看那个落寞的身影。

从九·一八那天起,这些关外来的人……

都像游魂。

旁人她管不着,她只心疼张翎钧。

毛巾碰着了伤口,张翎钧“嘶”了一声。温温想说话,被他牵着手带进书房。他把她的手放在手心仔细地揉搓,半晌,轻声喊:“温温。”

她说:“哎。”

温温,他的温温。

她这么应一声,他就又不想死了。当年东北沦陷,所有人都不给他好脸色,只有温温站在他这边。有一次他喝多了,半夜醒过来,看见温温裹着毯子坐在一旁等他。

他终是没忍住,对她说:“温温,你还陪着我做什么?”

女孩倚上他的肩,比他更不解:“我要陪着你……旁人都怪你,可谁想过,东北没了,谁能有你难受?”

张翎钧闭上眼,再睁开时,人就变了。

别的空军动辄请战,他从不。部队诸事繁杂,上级明争暗斗,他向来只说三分话,冷眼看着事。

他不再想着报国,他只想活下来,活在温温身边。

女孩倚在他怀里,先说厨房炖着汤,又说新买了花,唠唠叨叨,都是世俗烟火。他吻了吻她的额头,温温的脸有些红。

她忽然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过了这个冬天,我就和学生姐姐一样大了。”

她坐在他的膝上,笑容和那年在京奉铁路上一模一样。

“你可以娶我了吧,英雄?”

张翎钧是想点头的,他也想说些体己话。可是他的心空落落的,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终于,他的眼角抽了一下,那块青紫钻心地疼起来。

他说:“温温,别再叫我英雄。”

07

这婚嫁的话,本是该男人说的,却让温温给说了。说了也就罢了,还被张翎钧硬生生地堵了回去。温温当年也是个能一言不合就离家出走的脾气,这晚当即收拾好行李回了佛山。

张翎羽急得跳脚,跑去骂自己的亲哥:“哥,你去佛山找温温姐啊,女人是要哄的啊。”

张翎钧没听进去。他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连空军的训练都缺席了。

张翎钧不敢娶温温。

她爱的是谁?是当年京奉铁路上意气风发的七尺男儿,是在北大校园侃侃而谈“军有分国无分”的空军少尉。江湖浩大,那个人已经与她走散了,连张翎钧自己都找不回他了。

如今的他,只是个为了活命,苟延残喘的游魂罢了。

浑浑噩噩了三天,他强打精神去了机场。一进大门,别人看他的眼神都复杂了不少。张翎钧终于清醒过来,从这眼神里品出一丝怜悯。

他抓了个人问:“什么事?”

对方打量他半晌,说:“你那个被关禁闭的朋友,自缢了。”

人死了,尸体挂在禁闭室的窗户前,脚下是一册请战的血书。人在异乡,无亲无故,是东北的故友们为他下了葬。

他去灵堂,被戳了一路的脊梁骨。

“当年在奉天也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旁人冷笑,“只可惜如今血性都被狗吃干净了。”

他没理会,只是在灵堂待了一夜。中途有个人过来骂他:“他临死前最后说话的人是你,你到底说了什么?张翎钧,他血书里说想葬回东北,你心里有没有愧?”

张翎钧弯下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他想温温,可温温已经走了。他回了家,想去佛山找她,收拾行李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当年的信封。

张翎钧把那个信封抽出来,打开,眼角那片已经褪去的青紫忽然撕心裂肺地疼起来。

信里是温温的照片。

而照片背面的笔迹,几乎淡得要褪去了。

“英雄,等这个冬天过去,我就又长了一岁。等佛山武术会的事办完,我会去奉天看你。”

“英雄,你要等我。等我长到学生姐姐那么大,你就可以娶我了吧。”

月色冰凉,张翎钧攥着胸前的衣服,慢慢地跪到了地上。

东北没了,温温走了,挚友死了。

英雄,好一声英雄。

08

张翎羽再见到他哥,是在牢里。

带他去的是张翎钧的战友,来时便把事情讲清楚了。他说那天广东空军开会,吵得前所未有地激烈。日本人虎视眈眈,东三省已经满足不了他们的胃口,可广东空军却打算进兵湖南。打来打去,还是在内耗。

张翎钧那天本没有说话,谁知会开到一半,一个上级竟说起了他那个朋友。他口口声声东北空军不识好歹,张翎钧忽然就将枪拍到了桌子上。

满座皆惊。

他慢条斯理,一字一顿地说:“军有分,国有分吗?”

那长官气疯了,大喊着将他拖出去毙掉。谁知张翎钧大笑三声,神情竟格外轻松。

“你毙了我也无妨,”他缓了口气,“反正东北沦陷那天,我就已经死过一次了。”

有卫兵冲上来按他的胳膊,在座的其他东北空军全站了起来。张翎钧抬手制止了他们的暴动,一举一动都是当年京奉铁路上那个器宇轩昂的空军少尉。

“入伍这么多年,光打自己人了。”他笑着说,“哥几个,来日真上了战场,帮我多杀几个日本人。东北收不回,我魂魄没处去。”

在场众人,无不动容。

张翎羽抵达时,远远地看见了一个女人的身影。他温温姐额头抵着铁栏,死死地拽着张翎钧的袖口。

他没见过温温姐这样,就像个稚拙的小姑娘。

她说:“张翎钧,我们说好了的,等我长到学生姐姐那么大,你就娶我,你……”

张翎钧笑了。

他说:“温温,叫我。”

温温咬着嘴唇一言不发。她帮张翎钧倒了碗水,却被对方推开了。张翎钧扶着铁栏,重复道:“温温,我想听。”

温温放下碗,终于按捺不住,大哭出声。

她带着哭腔喊:“英雄。”

张翎钧笑了笑,应了。

张翎羽那年十七岁,他哥哥二十四。后来他长到他哥那个年龄,也参加了空军,甚至已经打过几场血仗。

可他哥还是二十四。

那年,他学会一个道理。

英雄有许多种,有的英雄死在了战场上,有的英雄死于无声。

张翎钧学飞七年,东北空军出身,死的时候没打过一场仗。但正是因为他的死,本就反对内战的空军官兵群情激奋,为后来的广东空军北上抗日埋下了伏笔。

英雄,好一声英雄。

张翎钧为当得起这一声“英雄”而死。

若是岁月重回1931年,若是关外炮火没响,他或许会在奉天火车站接到来探望他的温温。少女比画着手势,和他一岁一岁地算:“过了这个冬天,我就十八岁了。再过三年,我就和学生姐姐一般大了。英雄,那个时候,你就可以娶我了吧。”

只是……可惜了。

可惜那年南迁的鸿雁,再没等来北归的春光。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