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白

发布时间:2013年7月18日 / 分类:人生感悟 / 睡前故事

沙漠白

春天,我去大漠,甘肃民勤。

以往去的沙漠,都是旅游地,最好是夕阳余晖里,万丈流泻的金黄绸缎般,没有瑕疵,才叫惊艳。

而这次,是去寻找沙漠的生命迹象。已经连续三年,杭州人在那儿援种梭梭,遥想着绿色的林子。

民勤,是河西走廊上向西北分岔的一条支路,一条没有出口的断头路,路的出口被巴丹吉林沙漠和腾格里沙漠封死。从放大的地图上看,民勤就像一艘绿色的船,驶入茫茫的黄沙大海......

我们的林子,就在民勤大船的船头,在风口浪尖

我看到的,却是白色。

白刺像一堆堆白色的铁蒺藜,覆盖在隆起的小沙丘上。矮小的拐枣树仿佛是匍匐在地,白色的枝干,无数均匀细小的分杈再分杈,像是冰裂纹的图案。

已染三岁梭梭,主体枝条也是白色的。

那些白色,不是晶莹剔透的纯白,不是包蕴暖意的绵白。那些白色,带青紫寒光,似枯骨累累,在江南,这分明是死亡色。

见我们惊骇,民勤人小马解惑,在沙漠,植物们除了夏季短暂的绿,其余漫长季节就只有白色支撑生命。

他说,你看这白刺与沙子,真是互不相让拼到底的典范。风沙日夜不停地掩埋白刺,埋到哪一节,它就从哪一节开始继续长,白刺覆盖的小沙丘,其实下面全是被埋的白刺,那么多的枝枝杈杈,说明它们厮杀激烈你死我活。

他说你看,梭梭的白色枝干上面,浅黄色的那一截,是今年春天抽出的新枝,新枝能不能活,要等到九月份,漫长的冬季来临之前,看它能不能变白,白化就是木质化,才是活下来了。

原来在沙漠中,江南那般水灵灵的绿,是奢侈,是招摇,是表现,沙漠不需要过多表现,除了尽快地完成开花结果的使命,它只需要活下去。

记得当时问小马,需要再给它点水么?

小马说,不需要,等到5月20日,如果还没发芽,再给它浇水。

就在5月初,小马发来今年的小梭梭发芽的图片,一点点的新绿,足以傲视漫天的黄沙。

从民勤回来,我告诉热心援绿的杭州人,对那片遥远的林子,不要寄予花红柳绿的遐想,耐心守住沙漠白,就是活着的标志。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读者

上一篇 : 青春风铃 | 看着他恋爱
下一篇 : 爱是拯救世界的唯一方式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