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传说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妖精传说

-林初见 

谁说我的目标是九尾 

山,高耸入云,古木苍苍。

 

 

山路上滚下来一团雪白毛球。 

却是一只白狐,团着蓬蓬的尾巴,抱着肥小的短腿,正奋力向山下滚去。它的滚向是山下那个小洞,那里正探着一猴头,切切张望。 

待至那小洞前,小狐四肢一腾,从怀里滚出几颗火红的果子。它用前爪捡了两颗起来,在猴头毛茸茸的脑袋上擦了擦,递了一颗给猴子:吃吧。 

猴子有一只爪子露在洞外,伸爪就接了,大口咬下去,汁水顺着嘴边流下,他口齿不清的说:嗯,好吃,好吃。 

小狐笑了,拿起另一颗果子也咬了一口,叹气:唉,真是健康的有机水果啊,在21世纪可很难吃的着呢。 

猴子抬头边嚼边问:你说什么?什么21世纪? 

小狐忧郁的叹气:唉,白天不懂夜的黑,黄毛猴头怎懂白狐的悲啊。你不要问了。猴子一脸不屑:切,你不就一白狐吗?了不起,也就多长几条尾巴。 

白狐腾地跳起来,把果子往猴子脸上砸去,嚷道:你……你太失礼了!我明明把另外几条尾巴藏起来了,你怎么还能看见的?你知不知道把视线落在女士的尾椎上是很卑劣猥亵的事情? 

猴子刚好啃完一个果子,随手接住白狐丢过去的那一颗,咬了一口,含糊不清的说:六尾,你的修为该有六千年……以上了。你的目标,是九尾,对吧?九尾天狐,上古神兽。 

白狐两个爪子抱着脸,内心疯狂的呐喊着:谁说我的目标是九尾!我的目标是回到21世纪啊,苍天!

 

倒霉到姥姥家的穿越 

其实说起来,我真的是相当的倒霉。 

 

我不过是在学校的老图书馆看书,爬上梯子想去拿书架最上面那本硬皮名著时不小心摔了下来,好死不死刚好给那本名著连带着其他十几本硬皮书掉下来砸中了脑瓜晕了过去而已。谁会想到,一醒来就来到了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啊,不,更正,是鸟屎漫天的地方。 

更诡异的是,当我伸展四肢时,难以置信的发现,我的手是毛茸茸的,我的脚丫是毛茸茸的,我低下头时看到一片雪白的肚皮,环顾自身,除了一身雪白的茸毛外,屁股处更是张扬着六条蓬松的尾巴。 

我当时像疯了一样弹跳而起,直冲到一处山溪前。清澈的溪水坦白的照出我的倒影:面部的颧骨和颚骨突出,脊椎弯曲,锋利的尖爪探出指缝,那夸张的六条尾巴,招摇而诡秘。 

我啊的大叫出声,四野回鸣,吓得飞鸟纷纷扑翅而起。可传入耳中我那声叫喊却只是兽类惊吓尖锐的嘶吼…… 

 

你头上早已花开花谢无数春 

好吧,我不知道我穿越的过程中发生什么事情了,居然穿越到一只六尾狐狸身上去了。穿越本不异于重生,可从人类穿成牲畜,也太悲催了吧。老天爷,不带这样的啊!我第N次捶胸顿足,含泪问天。忽觉尾椎一阵刺痛,回过神时只见猴子正揪住我的尾巴拉扯着,我怒了,一把将尾巴夺回来,吼他:你干吗?女士的身体是可以随便碰的吗?你妈没教过你非礼勿动啊? 

 

我没妈。 

你没妈难道你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啊!我继续吼他,吼完了我就满脸黑线了。因为我猛然想起,他,真的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是天地孕育的一个传奇。 

只见他挠挠脸,很坦然的说:你说的没错,我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我没有妈。你有妈吗?未等我回答,他自顾自就说了:哦,我知道了,你是狐狸精,那你妈也是狐狸精了。 

你才是狐狸精呢你妈是狐狸精你爸是狐狸精你全家都是狐狸精!我刚想破口大骂,突然想起一件事:我是狐狸精你不在乎吗?你不是一看到妖精就想一棒子打过去吗? 

猴头两眼炯炯地看我:为什么要在乎?妖精也是天地造物之一,我自己一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怪物,哪有资格嫌弃自然生成的妖精呢?我惊讶的看他。到底在后来的过程中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呢?为什么他后来会那么厌恶天地间所有的妖精,恨不得除之而后快呢? 

他被我盯毛了,瞪眼:看什么看,我头上开花啦?我扑哧一声就笑了,伸手从他头上摘下一朵黄色小花:你压在这里已经四百年了,你头上早已花开花谢无数春了。

 

那一刻,我光溜如初生的婴儿

猴子,你会变人形吗? 
我在帮猴子种树。我从山的另一边迁了一颗小桃树过来,种在猴子的洞口边,想着以后猴子没人帮忙也可以自己伸爪子摘果子吃,下雨了又可以帮他挡雨。 

 

 

猴子好感动哦,一直用星星眼切切的将我望着。奈何我一小狐,身短腿肥小,刨了大半天坑还只是个小洞。此时此刻我万分怀念人类的长手长脚。猴子不可思议的说:你不是一只六尾狐吗?你的修行也有六七千年了吧?不是早就修成人形了吗?难道你还不知道如何使用幻术? 

我嗫嗫难言,不敢告诉他我只是一只冒牌的狐狸,潜意识里只记得一些如隐藏尾巴的小咒语。我支支吾吾信口胡吹:我……我当然会幻术……只是,我……上次……被雷劈了……所以,忘记了! 

猴子看我的眼光更不可思议了:我知道妖精修炼的过程中总会经历各种劫难,但如果挨过雷劫则修为更进一层,没听说挨过雷劫还会丧失记忆的啊……猴子还在絮叨,我朝他瞪眼:你是不是猴子啊,买见过这么啰嗦的。 

猴子立马住了嘴,教了我一串咒语。 

我好兴奋,把脏乎乎的爪子拍一拍,念了那串咒语,期待奇迹的发生。 

奇迹,的确是发生了。 

当我看到我十指纤长腰肢婀娜肤白细腻时,还没来得及兴奋,眼前猴头充满兴味且诡异的眼光立刻让我感觉不对头。 

我迟疑着低头再次打量自己,下一秒,我弹跳而起,抓起一把沙子就向猴子砸过去,尖叫:闭眼闭眼,你给我闭上眼睛! 

原来那咒语在帮我变回人形的时候,忘记给我捎身衣服了,那一刻,我光溜如初生的婴儿,暴露在猴子面前。

我手忙脚乱之余,耳边只听到猴子放肆的笑声,直达云霄…… 

 

这不是《白蛇传说》中的李连杰吗

我在山溪前顾盼流连。真怪,这面孔还是我在现代的面孔,可是,肤质,发色,唇齿等细节部位的质量都有了显著的提升。 

 

如果说穿越后上天给予了我什么厚待,大概就是这副犹如整容后的精致容貌了。 

而且事后猴子给我变出一套天青色的长裙,拦腰丝带一束,更显得我亭亭玉立。 

我兴冲冲就往山下跑。这些天啃的全是果子,我真想念人间烟火。 

山下有一小镇,人声喧嚣。我扑进一家客栈,让店小二来上一桌吃的,风卷残云的开涮。直到肚子圆滚准备起身店小二杵在我面前把一只手伸得老长时我才欲哭无泪地发现,那死猴子除了给我变出一套漂亮的衣服外,连枚铜板都没给我。我霸王餐了人家。小二哥于是变脸,一手就往我头上伸来。我刚想抱头逃窜,忽听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转头一看,就见一光头和尚,芒鞋金钵雪白僧衣。店小二扬得高高的胖手正堪堪的握在那和尚手中。 

啊,我星星眼乱转,这不是《白蛇传说》里的李连杰吗?! 

 

没事变个帅哥出来也不事先打个招呼 

我回到山下时夕阳已经西坠了。猴子眼巴巴地,看到我时居然激动了,嗫嗫说:我以为,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呢。 

 

我从包裹里拿出一只肥鸡,再掏出一块猪肘,还捞出一小瓶果子酒。猴子的眼睛都直了。我撕了一个鸡腿给他,他急急抢过,吧唧吧唧开啃。又示意我赶紧将酒瓶盖打开,我刚拧了盖子,他遥遥对准瓶子呼的一吸气,酒液成柱就飞入他口中。他激动地喊:过瘾,过瘾啊! 

我好笑:喂,你以前又不是没有大吃大喝过,那么激动干吗? 

他抬眼看我说:那不一样。以前无数次都是人家是怕我才孝敬我的,或者有些是我自己动手抢的,没有一次是别人惦念我特意准备给我的。小狐,你真好。 

猴头再次对我星星眼。 

我叹气。这猴子几百年前是何等的威风,可这几百年来也是如此的寂寞。 

是夜,我再次变为原形,蜷缩在离猴子不远的一处背风的凹洞里睡觉。白天吃的太饱了,虽然嫌弃石洞咯人,却很快睡去,浅眠之中,好像身子被挪到一个更温暖的窝里,我转个身,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时,天地光亮得刺眼,我皱起眉,就有人轻笑,用手覆住我双眼。 

那笑声很清亮,我腾地用手扒拉下那双“碍眼”的手,眼前满天光亮,和着鸟语花香,映着那盘坐的黄衫少年,满头卷曲的黄色发丝编成条条辫发垂在背上及至地上,透着灵气与几分桀骜不驯。 

我大叫一声,从他膝上弹跳而起,蹿到地上用两只前爪叉着腰瞪着他:你是人是妖,是神是鬼,为什么在这里!猴子呢……我转首向猴子待着的石洞,只见一片空荡。我陡升一阵凉意,扒拉着爪子指着眼前那人喝道:你把猴子弄哪去了?快说!他笑了,站起身一伸手就把我拎到怀里:小狐,原来你这么维护我,我真感动。小狐,我真爱你。 

那声音那调调,那双炯亮的星星眼乱转,何等熟悉。我一爪子就朝他的脸挠过去,喝道:你这死猴子,没事变个帅哥出来也不事先打个招呼,太过分了!

 

因为我的出现唐僧被踢出局了吗 

其实,你不是被压在这山下几百年不能出来吗?你怎么突然就能出来了? 

 

猴子,哦,不,他严肃声明过了,他叫孙悟空~他习惯性地挠挠脸:我也不知道啊,昨晚,我远远地看着你在那山洞睡着,远远的看着,突然就很想很想过去抱一下你,想着想着,没想到就真的过去了。 

他突然笑了,说:我想起来了,以前观音菩萨曾来看过我,留给我一句话:爱亦囹圄。她说如来佛困我在这里只是因为我心太野了,天地间没有什么可以收住我的心。若有一天我懂得爱了,那么爱会如无形的箍咒,任我纵横四海,却知道分寸和自制。到时,这山就压不住我了。 

他跳起来又把我卷进怀里:小狐小狐,肯定是因为你我才能出来的,这应该就是爱吧。啊……这就是爱哎,说也说不清楚;这就是爱哎,糊里又糊涂……啦啦啦啦。 

我满头黑线,在他怀里挣扎着:放我下去放我下去。 

他放我下地,我站直身子回头就赏了个眼白给他:你这只晚熟的猴子,迟了个数百年才知道什么是爱。可是你真知道什么是爱了?告诉你,真正的爱是不会挂在嘴边的。 

猴子惊喜了:小狐,你翻白眼的样子也好可爱哦。 

我砰地一声,倒了。倒地的同时我冷不丁想起:唐僧还没来,孙悟空怎么就出来了。那以后还要不要西天取经?还是因为我的出现,唐僧被踢出局了? 

你如何能逃出如来的五指

猴子最近新学了一词儿:爱。他充满新奇的追在我后面,动不动就骚扰我:小狐,我爱你。 

 

嗯。知道了。你爱我哪里? 

我爱你的耳朵,尖尖的。 

某只白狐抱着一团尾巴,表示沉默。 

我爱你的眼睛,圆圆的。 

……某只白狐开始数着尾巴上的毛。 

我爱你的皮毛,白白的。 

开始轮流揪六条尾巴上的毛。 

我爱你的尾巴,蓬蓬的。一条,两条,三条……啊,你真的有六条尾巴耶。可是你的屁屁才这么一丁点……这声音可疑惑了。某只白狐终于炸毛了:闭嘴!你这聒噪的猴子!我念出咒语变成人形,往山下而去。猴子立马跟了上来。夕照之下,青衫女子身段婀娜,黄衣少年高挑矫健,竟成俪影一双。猴子久未入世,凡事新奇得不得了,到处摸摸碰碰。我在旁看着,他就如一个未长大的孩子,有种纯洁的天真。或许真是鸿蒙初辟无本性,其实几百年前他战天斗地大闹天宫诸神共惊时,也只是他兴起的恶作剧吧。他怎会知道就只是一次随性的放肆,会换来五百年五指山下的苦压? 

他觉出我在看他,转头就向我笑,我不觉就心生怜意。 

拉着他进了一家客栈,店小二一看就苦起脸:姑娘,你又来了。原来竟是我上次霸王餐的那家。 

我啪的一声把银子摔到桌上:干吗,不欢迎姑奶奶我啊?店小二立马被镇住了,笑成一朵花。猴子坐下时不忘问了我一句:小狐你怎么会有银子呢? 

一个和尚送的。 

哦,那这个和尚倒是个好和尚。

错了。我狠狠撕了一只鸡腿塞到嘴边咬着:那是个很坏的和尚。忽听一声佛号在耳边炸起:阿弥陀佛,施主,何苦背后编排贫僧呢。我一下子就给满嘴的鸡腿肉噎住了。 

面前座位上坐下了一光头白衣和尚,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两位施主,贫僧有礼了。我咳得不行,猴子为我顺背。和尚扫过我们,似笑非笑:女施主春风满面,想来诸事合心合意了。真是可喜可贺。 

他又凝视猴子:这位男施主,今日贫僧与你一见,甚为欢喜。你我注定有师徒缘分,不如你现在就皈依我佛,拜入我门下,我必传你上乘佛法,承我衣钵。 

我立马看向猴子,只见他笑得一脸灿烂,伸出一个指头:第一,我早已有师父,这天地间除了他没有人配当我师父;第二,我最厌诸天神佛,何谈皈依佛门,与你有师徒缘分;第三……猴子顿了顿,看我:几百年前,我大闹天宫,无非是想这天下再无我到不了之处,再无我做不成之事……但现在,四百年风吹雨打,我知道天地间除了斗、战、胜,还可以有阳光般的温暖。我不再介意这天下有拘我之物,有管我之人。我想,以后漫漫岁月,只跟狐狸种种桃树,晒晒太阳,看她出糗,替她收摊,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了。 

我被口水呛到了,和尚也有些惊讶,看着猴子沉吟不语。我摊开带过来的油纸,把桌上的东西扫进去,拉起猴子就走。 

听到身后华帝笑声朗朗地说:猴子,你跳不出这个世界的,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南屏五百西方佛,散尽天花总是莲。你如何能逃出如来的五指。 

我想回的家是你的筋斗云也去不了的地方 

猴子,以后你见到那个和尚就逃吧。 

 

我叮嘱着。这和尚莫名就让人感觉危险。 

猴子摸摸我的头:小狐你莫怕。我无意与诸天神佛再争,他们必不会再为难我。不然再来个五百年,我仍会冲上云霄把天宫捣斜。 

猴子,你太天真了。我默默地想,远目望天。这方天空比21世纪的天蓝了许多,却暗藏诡秘。

我突感无力。这个时代蒙昧未开,在人之上,还有妖怪,更有神主宰着命运。群魔乱舞的上古战事在这里不再是神话。 

我坐在草地上,喃喃自语:我想回去,我要回家……猴子把我抱进怀里:听说青丘是九尾狐的故乡。但我出生之时青丘已经在天地之间消失了。小狐的家在哪里呢?我陪你回去。 

我看着他傻傻的笑了,说:是你的筋斗云也去不了的地方……但是,我肯定会回去的。哪怕只有一丝希望我也要试。只是……到时你不要恨我。最后一句我含在心里,没有说出来。

我的心被旖旎到了

猴子,你有心吗? 

 

他撩起垂直脚踝的黄毛辫发,漫不经心的抬眼:我是从石头里面出世的石猴,怎么可能会有心呢? 

我默然。 

都说石猴是少一个心窍的,果真如此吗?我伸手摸上他的脸,他的眉眼十分华美。他闭上眼睛任我的手放肆着,模样如一只想得到呵宠的猫。 

我的手刚想离开,他一下握住说:小狐,你的爪真的是香滑香滑的,就跟王母娘娘的蟠桃一样甜滋滋的。

我白他一眼。偷香还偷的这般明目张胆。但心里真的被旖旎到了。 

我变回狐身,抱着尾巴蜷缩在他怀里,阳光温媚,睡一觉再说吧。他的手轻拍着我的背,我迷糊间听到他自言自语:以后我带小狐回花果山好了,那班儿孙看到我回去肯定开心的不行。而且看到我带这么漂亮的一个雌性回去肯定很羡慕我。我跟小狐可以在那里生一堆小猴子啊……不对,是生一堆小狐狸……吧? 

某只猴子很不确定的暗自开始苦恼:……要不,就一堆小猴,一堆小狐狸吧……

 

原来一切,不过如此

醒过来时赫然发现我在云端之上。那只该死的猴子心思跟行动严重保持一致,想着回花果山,立马一个筋斗云就翻上去了,瞬时十万八千里。我很庆幸我尚是狐身,可以紧紧趴在他的怀里,不至于惊吓过度从高空跌下去。他淡黄的长衫如蝶翅蹁跹,黄毛辫子垂至脚边也自在飞舞。

 

风呼啸着从我耳边掠过。他大笑的声音比风更大:小狐,很快就到花果山了。我那么多年没回来了,可还记得路。那里洞天福地,肯定比青丘更美。你会喜欢的。 

我不能不说,他意气风发的样子很迷人。我刚想说话,他突然“咦”了一声,似十分惊讶。就觉得他速度放慢,在云端向地下俯视。我跟着探头往下看,只见下面一大片的黑色土地,没有一点绿意,十分贫瘠。 

猴子疑惑:这不是花果山吗?怎么变成这样子? 

他按住云端下降,下地之后抱着我急急走着,高喊:孩儿们,我回来了!你们快出来!他声音传出很远,四野回鸣,却惊不起半只鸟兽。四周林木枯萎,死寂的静。为什么?猴子茫然的蹲下身。我从他怀里跳下地变回人身。搂住他不确定的说:我们,找个人问一下?可这四野迷茫,哪儿有人烟?就听一声佛号,白衣和尚再次出现了。 

猴子一跃而起,一柄金光闪闪的长棒已然在手。他直指和尚大喝:你这和尚,是不是你捣的鬼?说!你把我的儿孙们弄去哪儿了?你对我的花果山做了什么?和尚波澜不惊的眼神带着一丝惬意,说:阿弥陀佛,孙悟空,这花果山如今的景况,并非你我所为,乃是天意所为。 

猴子大喝:难道是玉帝老儿所为,待我上去揪住他问个清楚。他跃跃欲动,我急忙拉住他一袖黄衫。 

和尚微笑:猴子,你莫偏激。你被压在五指山下数百年了,这人间数百年可历沧海桑田。白驹过隙,人间变幻。这世间万物,有哪一项逃脱得了时间的摧磨?又有哪一项能在岁月沉沦中守住承诺?所以,你的花果山,早就没有了。你那些儿孙,早已树倒,猢狲散了。 

猴子满面怆然,连连后退。似是十分惊恼迷茫。他真如一个沉睡已久的孩子,一梦醒来世间全然不是他最初的印象。我也有些心疼,牵住了他的手。 

和尚再次微笑:孙悟空,可笑你神通盖世,却参不透这世间一切的消逝。人生在世,百年也好,千万年也好,都是未来前的一瞬,这一瞬后你什么都没有,你曾有的只有你自己。就如你身边的这只白狐,你也终将失去。 

什么?猴子猛地抬头,下意识便抓住了我,眼里透出桀骜不驯的光,说:你敢对小狐怎样,我就管那诸天神佛,都烟消云散。 

和尚笑:你可问问那白狐,她的来意为何? 

猴子转头向我,眼里有些惊惧:小狐,你……我慢慢的挣脱他的手,一步一步的向他挪开,心慢慢开始了钝重的痛。他眼里一片澄明,却是我不能承受之轻。和尚微微地笑着,替我开口:千年石猴,一朝成爱,有心如玉,可穿千古。她为了你的心玉而来。我抬起头,猴子红的如血的眼神因怒恨而更加炯亮。他缓慢的直起身子,十指渐渐并拢,十只锋利的尖爪探出指缝。

妖精……原来一切,不过如此!他模糊的笑着。突然一个反掏,他迅速而准狠的往自己的心窝抓了下去!我只来得及一声疯狂的尖叫!天地骤起狂风,沙飞石走,天地昏暗,日月无光。 

远去了的传说

我第一次遇到和尚时,他眼里带了了然说:你是一个来自未知世界的人。你注定不属于这里。你想要回去,却只有一法,取得石猴心玉。 

 

石猴乃天地孕育所成,天生无心少一窍,但若能让石猴生爱,则成玲珑心玉一枚,可助你去你想去的地方。他用手轻轻一挥,眼前虚空突然凝出一面水镜,镜中如漩涡般慢慢显现现代我的家,和**夜想念的父母。他微微的笑:如何?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我咬牙。 

和尚微笑:就凭我和你有着一样的目的。 

和尚远目望天,悠悠叹着:西天取经之于如来,势在必行,而孙悟空是其中最关键的一环。西游成败全系于他身。但西天向佛,必须让他将凡尘羁绊放下。可是不曾得到,何谈放下。所以,必须有人让他去爱,让他去付出爱。得到了,才能失去;拥有过,才能谈放下。看到了,才能够看透。女施主蕙质兰心,相信是懂的。 

……我是懂得的。我缓缓的合上硬皮的古老名著,手里握着一枚光洁柔和、闪着白光的玉石,瘫在沙发上不想动弹。窗外七彩霓虹,车水马龙。现代化的城市湮灭了谁的悲伤心事。但那古老的传说,历经千年却依然为世人津津乐道。可是,有谁知道曾有一个我,那样的生活过。而他的身影印在那个时代里。而我,看得见他的传说。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